深色 浅色 自动

1抹杀白月光

所属系列:烈焰如我

抹杀白月光

烈焰如我

攻略目标有了读心术后,我不忍虐他,被抹杀了。

他看到我肚子高隆的尸体,忽然大笑。

「你终于死了,她能复活了!」

我愣然,原来他也在做任务?

「反攻略成功!恭喜宿主获得复活券一张!」

他狂喜地选择抹杀我,复活他上一个位面的白月光。

下一秒,他听到系统冰冷的提示音。

「复活目标已被抹杀,无法使用。」

01

我又遇到裴煜了。

十年前,他是我上一个位面的攻略目标。

当时他是影帝,全网公开求娶我。

我成了所有粉丝羡慕嫉妒的对象,圆满完成任务,脱离了位面。

而现在,他又成了我的攻略目标。

此时,我蜷缩在裴家冰冷的地下室,听他亲口说我不过是他养了十年的狗。

我忽然有些委屈。

毕竟上一世,他对我做过最狠的事,就是断了我一晚的宵夜。

可这一世,他却让我吃了十年剩菜。

「咳、咳、咳——」

我捂着心口,浑身都因为疼痛在剧烈的颤抖。

常年暗无天日的囚禁,我身体的抵抗力变得极差。

无法接触到阳光,我患上了严重的骨质疏松,身形逐渐佝偻扭曲。

甚至,时空穿梭者强大的精神力,让我连发疯都做不到。

以至于十年的每个日日夜夜,我都无比清醒的「享受」着他带给我的折磨。

这十年,唯一陪伴我的是地下室悬挂着的那张残缺的狗皮。

02

「诺诺」这个名字,是我跟裴煜上一世的萨摩耶的名字。

这一世我给它起了一样的名字,裴煜很震惊。

却没发现我这个小小的暗示。

它如同前世,喜欢咬裴煜的裤腿,喜欢在我怀里蹭头撒娇。

见我被囚禁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诺诺」替我撞开了通风管道。

那一刻,我以为我可以重获自由。

却没想到,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我又被裴煜抓了回去,而那天晚上,诺诺的惨叫持续了一夜。

我不知道它经历了什么。

第二天,裴煜带着一张无数碎片缝合起来的「皮」扔在我面前,眼神嘲弄又冰冷。

还带着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癫狂。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我不许。」

从那之后,他给我带上了脚铐,地下室也彻底成了监狱。

这十年里,连只老鼠都进不来。

但他不知道,就算没有脚镣我也走不了。

因为,我早就打算放弃这次任务了。

我已经丢下他一次,舍不得让他再经受一次离别。

03

裴煜一开始发疯,只是将我圈禁在卧室。

虽然不让我离开半步,却也会每天变着法的给我带各种新奇的小玩意逗我开心。

我会蹬鼻子上脸,看他被逗弄的面红耳赤却又极力克制的窘态。

像所有虐文剧情里的男女主。

我们不断纠缠,不断折磨,他对我的爱意值却也在不断的上涨。

只要爱意值刷满,我就算完成任务了。

「看来小虐怡情,他对你又爱又恨的心理,反而助涨了你的爱意值。这样下去,你马上就可以脱离这个位面了。」

系统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我的脸色却猛然一变。

我忘记告诉系统,裴煜觉醒了读心术。

他把我囚禁,也正是因为发现了我对他的感情只是在做某种任务,任务完成就会离开。

果然,我一抬头,就迎上了裴煜猩红的眸子。

「看来我对你还是太仁慈了,让你产生了可以离开我的错觉。」

我被愤怒的裴煜狠狠的摔在了床上,他的唇如狂风暴雨般落在我的身上,随后蛮横肆意的攻城略地。

他企图以这样的方式,将我永远的留在他身边。

「我会剪断你所有的羽翼,让你这辈子只能牢牢的禁锢在我身边。」

那段时间,他就像发了疯,每晚都会到地下室。

偏执地用他自己的方式想将我彻底融入他的身体。

我很痛,但我不怪裴煜。

上一世我脱离位面后,系统告诉我,他疯了。

堂堂影帝最后落得在疯人院被人打骂,拿来试药。

所以这一世,哪怕他对我百般折磨,我也无法为了完成任务再让他忍受一次别离。

我利用他的读心术,让他以为我介意替身。

第三天,他就带来了我在这个时空的双胞胎妹妹。

妹妹长得跟我相差无几,却比我更会勾人。

没多久,他便让妹妹住进了我们两的主卧,穿上他送我的限量款衣服。

甚至亲眼看到妹妹打骂诺诺,他也只是刮着她的鼻子说她调皮。

而他对我的爱意值也不断的跌落。

尽管这是我所期待的,但我多少有些失落。

好在还没跌到负数。

不然我会被判定为消极怠慢任务,要接受电击惩罚。

「诺诺,外面的阳光大吗?我的桃树长得好吗?」

地下室里,我对着受伤的诺诺喃喃自语。

诺诺敏感地发现了我的情绪,它摇摇晃晃叼着一只鞋子,像邀功似得凑到我面前。

我才意识到,原来裴煜并不是放下了。

他还会来看我,怕脚步声吵醒我,还会提前脱下鞋子。

直到诺诺助我逃跑。

他狠心对诺诺下手的那一刻,就意味着,他对我爱意值也终于跌到负数。

此后,他很少来地下室了。

十年弹指一挥间。

这一天,照常对我进行负值惩罚的系统,提示我怀孕了。

那是三个月前他一次醉酒闯进来惹的祸。

系统看着身体孱弱的我,叹气道:

「要不告诉他你怀孕的事吧?至少可以把爱意值拉回正数,不用每天受惩罚啊!」

我本想拒绝,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最终气息微弱地点了点头。

可我整整又等了三个月,都没能等到他。

偌大的地下室寂静无声,只能听到头顶的房间每日传来活色生香的声音。

我的孩子终究也没能熬过来,胎死腹中。

04

我死后,系统替我上报了放弃任务,脱离位面的申请。

离开前,它细心提醒我:

「以你之前累积的积分,可以申请延迟一年脱离,你要用吗?毕竟以后你可能再也遇不到他……」

我沉默,随后点头。

裴煜的爱太偏执了。

我既欣慰他放下了我,又忍不住想知道,他看到我一尸两命的尸体时。

会是怎样的表情?

05

灵魂脱体,我离开了那个困住我十年的地下室。

庄园的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却又是那么陌生。

哪怕是我拱手相让,我却还是忍不住搜索那个人的身影。

来到原本的卧室,这里和我们上一世布置的婚房一模一样。

上一世,他为我准备了最浪漫的新婚夜。

可现在,床上的裴煜正和我妹妹恩爱缠绵。

床头,他俩婚纱照笑的格外甜蜜。

或许是我如今的灵魂状态,我的心没有多大起伏。

我努力劝告自己,他不记得上一世了,他只是个被刷新的 npc 主角。

这样想着,我静静地靠在窗外听了一夜。

直到天亮,裴煜才从房间离开。

路过楼下的小花园时,他蹙了蹙眉。

「院子里那株桃树呢?」

我随着他的目光看去,院落中心矗立着一颗郁郁葱葱的梧桐,生机勃勃。

没记错的话,当初这里我栽了一颗矮小的桃树。

那是前世我两在一处寺庙求来的姻缘种子。

被我脱离位面时带走的。

管家恭敬答道:

「新夫人说那颗桃树多年没人打理,已经快要枯死了,肯定也长不出桃子了,让我找人砍了。」

我下意识反驳,怎么可能长不出桃子?

这可是我从上一个位面带来的!

我还花了不少积分兑换了上等营养液,它结出来的桃子可甜了!

不过随即我又释然了。

再好的品种,无人打理没有枯死已经不错了,怎能还指望它结果?

可裴煜却怒了,「谁给你的胆子砍了它?」

「找人栽回来!桃树要是死了,我就把你砍了!」

我不理解,为什么他要留着那颗快死的桃树?

本就是颗小矮桃,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哪还活的了?空留着膈应罢了。

傍晚,裴煜回到庄园,看了眼重新移栽回去的桃树,阴戾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一些。

饭桌上,我听见妹妹告诉裴煜,她怀孕了。

裴煜一愣,随即欣喜若狂。

哪怕未曾显怀,也贴着她的肚子,不断逗弄。

「煜哥哥,这么大的好消息,是不是得去地下室告诉那条狗?」

裴煜的表情猛地一僵,随后冷冷道: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那就去看看吧!」

我的心跟着高高提起,一路飘着随他们来到地下室。

可我猜想了万种结果,都没想到——

当裴煜看到我那已经僵硬,一尸两命的尸体时,他忽然癫狂地大笑。

「你终于死了,她能复活了!」

我当即愣在原地,什么意思?难道他也在做任务?

下一秒,我听到了他的系统提示音。

「反攻略成功!恭喜宿主获得复活券一张!」

他狂喜地收下复活券,立马点击使用。

「温馨提示:复活券需抹杀掉您的攻略目标才能使用哦,请宿主确认是否抹杀攻略目标?」

他表情一愣,垂眸看了眼我肚子高隆的尸体,面无表情道:

「她这么喜欢我,能被我抹杀,她应该会很高兴吧?」

他说着,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确认。

06

在他毫不犹豫的按下确认键后,我的尸体开始消融。

被抹杀会怎么样?

意味着肉体跟灵魂都会被消融,这个人会像空气一样被抹除。

等同于灰飞烟灭。

这一刻我才惊悟,原来裴煜也是个来做任务的快穿者?

可这怎么可能?

按时空管理局的规定,一个位面只允许出现一位快穿者啊!

我想询问我的系统,可我已经灵魂脱体,跟它失去联系。

不过,就算我问,它也不会告诉我,毕竟系统也要遵循时空管理局的员工保密条例。

此时,不知道是不是我花了积分保存一年灵魂的原因。

我的肉体正在消融,但灵魂还在。

我下意识看向裴煜,心中既震惊又酸楚。

他到底想用我复活谁?

裴煜正淡漠的看着我被系统白光消融的尸身,他的视线落在我苍白的脸上,似是自我安慰般的喃喃自语。

「抱歉借用你一条命,你很像她,但终究不是她。我花了很大的代价才能来这里,我必须得到这张复活券,复活我的阿玥。」

我震惊地转头看他——

「阿玥?这是我上一个位面的名字啊,为什么他会……」

忽然,我明白了一切。

在裴煜疯狂的期待眼神中,我的尸体消融干净了。

下一秒系统冰冷的提示音响起。

「叮!检测到复活目标已被强制抹杀,复活失败!」

07

裴煜先是一愣,接着脸刷一下变得惨白。

「不……为什么!!」

他忽然对着一旁的空气大口,眼神疯狂。

「你骗我!你不是答应我,只要我刷满虐值拿到复活券,就能复活阿玥吗?」

可回答他的只有系统不断重复的冰冷提示音,「目标已被强制抹杀!无法复活。」

我就这样静静的飘在他身后,看着他情绪的大起大落,从满怀希望到充满绝望。

可我脑海中都是这十年的地下室囚禁生活。

原来这十年的地下室囚禁,这所谓的占有欲和爱,只是为了刷我的虐值啊。

我有些想笑,又实在笑不出来。

墙上残缺的狗皮,适时地飘落到裴煜眼前。

他浑身一僵,愣在了原地,像是灵魂被抽离。

「诺诺……」

他终于发现了我之前的无心提示,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08

「阿煜,这只萨摩耶好可爱,像个糯米团子,我们给它起名叫「诺诺」好不好?就像你要永远记得你爱我的承诺哦!」

「阿煜,你知道吗?这颗桃树是我从灵音寺求来的,大师说只要好好呵护,相爱的两个人吃掉它结的桃子,就会永远不分离。」

「阿煜,你相不相信前世的缘分呀?」

时空管理局的历史上,从没有任务者会连续两次重复攻略同一个主角 NPC。

所以当我再次和裴煜重逢的时候,我认为只是长得一样的巧合。

估计他也这样认为吧?

所以,他也忽略了我那些潜意识的行为试探。

后来诺诺被他生生剥皮虐杀。

姻缘桃也因为他活活枯死。

让我更加确信,他不是我的大影帝阿煜。

那时候我便在想,这种重复攻略一个人,又让他绝望失去的行为,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我打算放弃这次任务。

至少,我无法再伤害这个跟我的阿煜同名同脸的男人。

可我的阿煜,你为什么能下这样的死手,抹杀跟我同名同脸的人呢?

还有我们的诺诺。

它当时该有多疼?

09

裴煜也在这一刻终于明白,原来一切都不是巧合。

我就是他处心积虑想要复活的「阿玥」。

但此时此刻,我已经彻底在他眼前「烟消云散」。

仅存的尸身也都在系统的白光中消融殆尽。

「不……阿玥……对不起,你回来好不好?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回来……我们说清楚好不好?」

他无助的抚摸着地面,妄图找出我残存的痕迹,可终究只是徒劳。

「阿玥,我知道错了!你已经丢下我一次,你不要再丢下我好不好?」

「对不起……我不知道……不知道那是你……它明明告诉我,阿玥是个普通的 npc,不应该是个快穿者啊!」

他捂着脸,哭得像个无助的小孩。

我面无表情地听着。

无论是普通的 npc 还是快穿者,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都是鲜活的生命。

被抹杀都会灰飞湮灭。

裴煜这种以命换命的爱太偏执了。

始终会伤害所有人。

10

「煜哥哥,你怎么了?不过是一个替身死了,何必这么伤心?」

怀着孕的妹妹看不到我的尸体被消融,她尝试搀扶起地上的裴煜。

嘴角忍不住上扬到极致。

因为她知道,从今往后,裴煜只属于她一个人了。

但是她忘记了,她也不过是裴煜为了复活我的过程中拿来用的一个工具人。

「滚!阿玥才不是替身!」

她被推倒,一个踉跄撞到了我的魂体,我被吸进了她的身体。

11

我占了我妹妹的身体,也看到了她的记忆。

从妹妹的视角,我看到了裴煜更多的偏执行为。

我是时空穿越者。

集美貌,才华,万千宠爱于一身。

而她作为我的双胞胎妹妹,自然而然成了众人对比的对象

从小到大,无论她再怎么努力,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永远都是,「你为什么不学学你姐姐?你要是有你姐姐一半该多好!」

她不甘心,凭什么无论她怎么努力,所有人都只能看到我。

她要夺走属于我的一切。

而当裴煜想要找个替身的时候,她很轻易的就上钩了,成了裴煜虐我的最佳工具人。

在裴煜的安排下,她很快就占了地下室上方那间我和裴煜的婚房。

当时他含情脉脉地对她说:「这样,你就能骑在你姐姐头上了。」

裴煜会经常带她去逛小吃街,去坐摩天轮。

然后躺在草坪上看落日余晖的天空,拍绚烂的晚霞。

还会特意在天黑后绕四五条街,只为了买一个五块的草莓小蛋糕。

这时候裴煜总会用手沾一抹奶油抹在她的脸上,「快尝尝甜不甜,这可是你最喜欢吃的草莓蛋糕。」

在裴煜的温柔攻势下,她一度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即便她隐约觉得奇怪,裴煜大部分的情况下,都像透过她在看另一个女人。

这样的感觉,在两人温存的时候尤其明显。

那些缠绵的夜晚,裴煜都很粗暴,让她大声点,同时掩盖自己在叫着一个叫「阿玥」的女人的名字。

无论每次结束的多晚,他都会立刻进浴室洗漱,出来之后更是全身通红,也从未在她房间留宿。

她也问过很多次。

裴煜只是笑笑,敷衍的说上一句「我有洁癖」。

她也只能自我安慰,毕竟除此之外,无论裴煜做的任何事儿,都算得上模范男友。

12

原来,感情真的可以演出来。

我不断读取着妹妹的记忆,忽然觉得,我从未真正了解过裴煜。

每一次温存的粗暴,也并不是他不会怜香惜玉。

不过是因为卧室下方正对着地下室,他刻意想要将声音传到我耳朵里,刷我的虐值罢了。

至于草莓蛋糕?

每次吃完,他总会带着妹妹将吃剩的带到地下室给我。

我认得那包装盒上的商标,那曾经是我最喜欢的一家店,因为他家的奶油有一种特别的香味儿。

看天空,拍彩霞,每一件他曾经带着我做过的事,他都会刻意带着妹妹再做一遍,然后说给我听。

可他忘记了,前世的阿玥也是最喜欢天空的,也喜欢各式各样的云朵。

明明他曾经陪我拍过几万张天空照。

他知道我喜欢云的自由自在。

可他却将我关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整整十年。

想到这,我忍不住吸了吸鼻子,想憋回自己的委屈。

他已经不是我的阿煜了,我再也没人可以委屈。

我的阿煜,那个我救赎过,变得阳光温暖的阿煜。

一定是死在了上一个位面了。

13

时空管理局的每一个副本都有既定的结局。

而快穿者需要的就是扭转所有会影响结局走向的不稳定因子。

上一世,裴煜就是那个所谓的不稳定因子。

他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小和奶奶相依为伴。

按照剧情的发展,在他六岁的时候,奶奶会因为一场车祸丧命。

而他也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只能靠拾荒度日。

接下来他会被孤儿院收养,经常遭受小伙伴的霸凌。

起初他还会向老师求助,磕得到的却是老师的一句:

「他们怎么不欺负别人?你好好反思一下你自己是不是有问题!」

而小裴煜从小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下长大,性格也自然而然的变得扭曲。

他表面上是阳光开朗大男孩,但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最后,会引起一场大暴乱,终结这个剧情单元中所有与他相关的人的性命。

而我的目标就是攻略裴煜这个不稳定的目标。

避免剧情大崩,位面走向毁灭。

而我也成功的做到了。

在小裴煜受到霸凌的时候,我会帮他赶走所有欺负他的人,温柔的帮他擦拭伤口,给他递上一颗大白兔奶糖。

以至于哪怕裴煜长大成了影帝,每次我俩吵架我用奶糖哄他,也是百试百灵。

后来我又偷偷写信,检举了那个师德败坏的老师。

虽然过程磕磕绊绊,但我成功的在裴煜的心里留下了一束光。

或许缺爱的人,才更能懂得如何去爱人。

长大后的裴煜,也成了我冰冷任务生涯中唯一的救赎。

我喜欢天空,想要像鸟儿一样自由自在没有束缚,因为没有任务的时候,时空管理局里永远都是机械的铁壁,牢牢的圈禁着所有任务者。

裴煜能看出我的孤独,他会在每一个周末的午后,骑着车带我去野外兜风。

在傍晚的时候买上一罐汽水儿,带我躺在草坪上吹着晚风,看落日余晖。

在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下。

我爱上了这个我攻略的目标。

裴煜也爱上了我。

而这注定是悲剧的开始。

攻略完成,任务者就会被时空管理局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强制脱离任务世界。

当时我花了不少积分,让时空管理局给我定制了一个最容易让人接受的离开方式。

在某个春日暖阳的午后,我靠在裴煜的怀里,静静的闭上了双眼,嘴角还带着笑意。

我想,这应该是最美好的结局了吧?

毕竟时间会冲淡一切。

而他过个一两年,也会遇上比我更好的女孩,以他现在的地位和性格,肯定能再次携手坠入爱河。

但,我忽略了裴煜的偏执。

当心底唯一的一束光熄灭之后,他彻底的疯了。

我死后不到一年,他就从高高在上的影帝,成了疯人院里任人欺负的疯子。

我从管理局知道他的结局后,我也疯了。

我接了一个没人敢接的位面任务。

任务看似很简单,只要刷满男主的爱意值,就能得到高昂的积分。

我想攒积分,买一张能回去上一个位面的回溯券。

接下前系统问我:

「这是时空管理局所有位面中下场最惨的任务,基于因果论,如果你无法完成任务,失败可能会彻底被抹杀,灰飞烟灭。你确定要开启任务吗?」

当时的我还不明白系统的暗示。

我想着一旦苗头不对,我可以放弃任务啊,虽然代价是被扣除大量积分和删除这个位面的记忆。

但至少灵魂还在,我再重头打工就是了。

于是坚定地点头,我想赌一赌。

可赌徒果然没有好下场。

现在,我后悔了。

14

那天过后。

我以妹妹的身份,以一个旁观者,继续跟在裴煜的身边。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心态。

或许我想看看他在知道亲手选择将我抹杀之后,会怎么做?

事实证明,裴煜在不偏执的情况下,的确算得上是个十佳好丈夫。

他把曾经的婚房改造成了一间最舒适的妇产科培护室,放置了最先进的医疗设备。

给我找了最好的妇产科医生随时待命,每周做一次最专业的身体检查。

还请了米其林三星大厨,根据我的体质,制定了最适合的我的孕妇营养套餐。

虽然他自己从那天之后,就再没露面。

裴煜住进了那个关了我十年的地下室,他把地下室改造成了我们婚房的模样。

原本的婚纱照在十年前被他当着我的面烧了。

他就找人 P 了一张,挂在床头。

而他经常摸着诺诺的皮,靠在钢筋浇筑的地下室通风口边上,发呆一整天。

他甚至还将姻缘桃移栽进了地下室。

大多数时候,他就那么静静的坐在姻缘桃的边上,然后默默的浇上一瓢水。

我觉得有些可笑。

本就快枯死的桃树,本就遭伐了一次,现在又被移到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没死就已经不错了,难道还指望它在地下室里开花结果么?

到了晚上,裴煜又会将自己关进浴室,疯狂的搓洗自己的身子。

一边洗,一边喃喃自语,「我脏了,我要把自己洗干净,不然阿玥会嫌弃的。」

直到将皮肤都搓得红肿破皮,鲜血顺着花洒的水流淌。

皮肤上新旧交织的狰狞伤疤,或许这早就成了他的习惯。

但是脏了,就是脏了。

我喜欢的一直都是那个干净爽朗的少年影帝,而不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裴煜。

为了我那死去的孩子,还有哀嚎一整夜的诺诺。

无论他现在有多可怜,我都没办法有一丝的共情。

哪怕他再怎么折磨自己,也永远无法体会我这十年在地下室里经历的孤独与绝望。

我不知道我的心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

或许是在我因为常年缺钙,骨质疏松疼的翻来覆去打滚,他勒令庄园里所有人都不能给我请医生的时候?

又或者在我日日被系统惩罚,怀着孕卑微祈求他能来看我一眼,他却在床榻上搂着我的妹妹缠绵悱恻的时候?

我想大概是我的孩子胎死腹中的那一刻吧。

15

裴煜再一次疯了。

自己将自己折磨疯了。

「他疯了?」

当管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忽然变得空落落的。

他都疯了,为什么我还活着?

他怎么可以疯!我这十年受的折磨可远远不止这些。

我一度有想要找全世界最好的精神科专家治好他的冲动。

但是当我看到地下室那个胡子拉碴,浑身邋里邋遢,嘴里不住的念着「阿玥」两个字傻笑的身影的时候,我承认我还是有一丝心软了。

这真的是曾经那个风光无限,意气风发的少年吗?

那个攻于算计,冷漠偏执的男人去哪了?

现在的他怀里抱着狗皮,手上拿着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剪纸,被剪成了一朵朵桃花的模样,挂满了整株姻缘桃。

「阿玥,你看诺诺现在可乖了!过段时间我就再去领养一只小狗,给诺诺取个老婆,然后生一大堆的小诺诺。」

「你没想到吧,当年那颗小矮桃真的开花了!你看,现在这桃花多美呀?再过两年,这桃树就能结果了,到时候咱俩就能吃上姻缘桃了。」

「大师说了,吃了姻缘桃的两个人,会永远永远在一起,一辈子都不会分离。」

说着说着,他哭了。

我也忍不住别开眼。

眼前的画面好像和记忆中的画面重叠了。

「你们不要打我,不要抢阿玥给我的糖好不好?」

「阿玥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好害怕,他们每天都打我,还用针扎我,每次扎完我的头都好疼。」

「阿玥,他们今天又抓我打针了,我头更疼了,我好想你。」

上一世,他在疯人院被当成试药的药人,最后为了在我的忌日给我带一颗奶糖被活活打死……

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或许,我们都应该互相放过彼此了。

我走到他身边慢慢蹲下,学着我妹妹的语气,轻拍了拍他的背。

「煜哥哥,她已经死了!你能不能振作点?她要是还活着,肯定也不希望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想,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至于原谅,我想我可能没办法当个圣母。

闻声,他扭头看向我。

癫狂的眼神里,忽然变得有些许清明,「我利用了你,你不恨我吗?」

我摇头。

「至少,你陪我的那段日子我很开心。」

这也的确是我妹妹的心里话。

她从未奢望过裴煜爱上她,至少那段时间,裴煜让她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被完完整整放入眼底的感觉。

闻言,他沉默良久。

随后又抬起头看我,莫名其妙的问了句,「她开心,那你呢?」

我下意识一怔。

他的眼里燃起了一种叫做希望的光,不过更多的是愧疚和小心翼翼。

我顿时垂眸,语气淡漠,「煜哥哥你又犯病了?我再说一遍,她死了,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死在这个地下室里。」

「我……我应该是犯病了吧?」

他颓然的低下头,眼神中的光也彻底熄灭。

我知道刚才他读到了我的心。

但,我就是故意的,在我知道他没疯的时候。

因为,我没资格替我的孩子和诺诺原谅他。

16

哀莫大于心死。

裴煜再也没有犯过病,因为哪怕是装疯,他也没法再去幻想什么。

他让人封死了地下室的门,将自己彻底的关了起来。

他穿上了这一世我俩最初相遇的衣服。

在诺诺的皮里塞满了棉花,做成了一只布娃娃。

坚持着每天给姻缘桃浇水。

他也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期待罢了。

时间匆匆——

我亲眼看着他的皮肤因为长期缺少阳光而褪去血色。

看着他的身形因为骨质疏松变得佝偻变形。

看他因为抵抗力下降而被各种病痛折磨的痛不欲生。

十年,他关了我十年,让我吃了十年剩菜。

如今,他关了自己十年,也吃了十年剩菜。

而我妹妹这具身体的孩子也在这十年里慢慢长大,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

眼睛忽闪忽闪,很像当年的诺诺。

这十年,是我最开心的十年。

而我对于裴煜的恨意,也在时间中慢慢消散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时空管理局没有来回收我的灵魂。

但我能感觉到我的灵魂在日渐消散。许是因为意外进了妹妹的身体。

才拖了这么久。

而裴煜也快死了。

我想,的确该给彼此一个解脱了。

「阿煜。」

这次,我是以阿玥的身份去见他。

「阿玥?」

裴煜惊讶的抬头看我。

我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递到他手里,一如我们最开始相遇的那天。

「真甜」我看到他笑了,笑的像个孩子。

我告诉他,我马上就要死了。

而我作为他的攻略对象,他早已经圆满完成任务了。

但他这次超时没回去报道,很可能会受到时空管理局的惩罚。

会被格式化掉所有的记忆。

他就这样安静的吃着糖,坐在那问我,「那我们还会相遇吗?」

我笑了笑。

「我也不确定,万一能遇到呢?但是我会忘记你,你也会忘记我,如果相遇,我希望我们是第一次相见。」

闻言,裴煜也笑了。

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可能他在期待下一次的相遇吧?

但,再也不见啦~

喜欢这东西别藏太久,藏得太久,就分不清是喜欢还是执念了。

裴煜是偏执的,我又何尝不是?

裴煜番外:
1

我是一个偏执狂,我会不择手段的留住一切我喜欢的东西。

可偏偏,上一世我最喜欢的女人死在了我的怀里。

我们明明还有那么多未完的事儿要一起去完成。

我明明答应她要拍够十万张天空的照片。

约定还未完成,她怎么就丢下我一个人走了。

我不甘心,但是我无能为力。

有人骗我,能发明一种让人死而复活的药物。

于是我从知名影帝成了疯人院里试药的小疯子。

然后我死了。

死后,偏执的怨气不散,甚至影响了世界的平衡。

时空管理局不得已回收了我的灵魂。

让我穿梭各个位面给时空管理局打工。

祂还给了我一个系统。

告诉我只要完成任务,系统就会满足我心底最深处的愿望。

「阿玥,等着我,无论多少个位面,我一定会把你复活。」

2

她是我的第一个攻略对象。

见到她第一眼的时候我惊呆了。

「阿玥?」

世界上怎么会有长相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但是时空管理局规定,所有的攻略世界只会存在一个任务者,其余人物皆为支撑剧情世界轮转的 NPC。

我查过系统,它说阿玥就是一个普通的位面 npc。

我不甘心她忽然病逝的结局,我想复活她。

但现在看着这张脸,我实在狠不下心。

曾经的阿玥可是我捧在手心怕冷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心尖尖。

我又怎么忍心拿她来刷虐值?

朝夕相处之下,我渐渐发现,她和我的阿玥真的好像。

无论是那张脸,还是言行举止。

她和我收养了一条狗,起名叫「诺诺」。

上一世,我和阿玥也养了一条叫诺诺的萨摩耶。

她也喜欢吃桃子,不知道从哪找了一株矮桃栽在小花园里,我还笑她,等这小矮子长大结果,怕是要等到头发花白了。

我的心开始乱了——

我已经开始分不清阿玥和她了,我好像有点喜欢她了?

我慌了,我开始自责。

我怎么可以对不起阿玥?

我开始认真刷虐值。

我先是有意无意的疏远她,想各种办法去伤害她,甚至将她囚禁在卧室。

我想要逼她离开我。

而我的任务完成度也在不断的上涨。

作为新人奖励,系统让我觉醒了读心术。

3

起初我试着读了几次她的心。

每次读到的都是各种奇奇怪怪的独白。

「诺诺这么可爱,应该是男孩子吧?」

「这姻缘桃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果?也不知道那个大师说的灵不灵,但是看这桃树的长势,想要吃上桃子好像很困难?」

「阿煜这么高冷,为什么会喜欢穿粉丝的内内?」

!!不知道这个女人每天到底在想什么!

但是我能确定的一点就是,她真的很喜欢我。

渐渐地,我就放弃了读她的心。

我害怕自己越陷越深。

但是有一次,我忽然读到了她在重复别人对她说的话。

「小虐怡情,你很快就能完成任务脱离这个世界了。」

什么意思?完成任务?她也是快穿者?

我心有疑惑,但由于时空管理局的规定,我并未多想。

如果她是快穿者,就更不可能是我的阿玥了。

这样想着,我就能心安理得继续刷虐值了。

「你想离开我?我不许。」

从那一刻,我决定利用她的感情,帮助我尽快完成任务。

果然,什么快穿者,只有我的阿玥才不会想着离开我。

4

我找到了她的妹妹,她的妹妹很嫉妒她。

所以我甚至没用什么手段,她就主动贴上来,成了我的工具人。

她的妹妹和她也长得很像,亦和阿玥有七分相似。

所以我可以毫不费力的演绎深情。

她的妹妹被我哄的团团转。

当然,她妹妹偶尔也会耍耍小心机,利用我各种羞辱她。

而我也乐意满足她妹妹所有的愿望。

因为每一次,都能准确的波动她的心弦,产生大量的虐值。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会经常去地下室看她。

用我的方式,宣泄所谓的主权。

让她误以为我是以为知道攻略者的事儿,不想让她离开,想要禁锢她。

但她不知道,这不过是我让她产生愧疚的小手段。

我也靠读心术知道了她介意有个替身。

所以我找来了她的妹妹。

让她妹妹穿她的高定,和她妹妹当着她的面亲热。

她表面不介意,但是内心格外难受。

当她以为我真的移情别恋的时候。

我故意偷偷半夜去地下室看她,甚至不小心留下了一只鞋子被诺诺发现。

果然,她又上钩了,虐值再次开始波动。

这时候又到了工具人上场的时候了。

地下室的天花板我没有做隔音。

卧室也是我故意设置在地下室正上方的。

我会长时间的不去看她。

然后和她的妹妹夜夜笙歌。

我知道,她一定能听到那些动静,因为我对她妹妹可一点都不温柔。

而每次这时候,系统都会收集到大量的虐值。

但为什么,我的心好痛?

每个和她妹妹缠绵悱恻的夜晚,我都格外的痛苦。

我的脑海里,会同时浮现阿玥和她的身影。

我觉得我脏了,不仅仅是身体,心也脏了。

我害怕阿玥复活后会嫌弃我,所以无论多晚,我从来都不会在她妹妹房间留宿。

每次结束,我都会飞快的逃进浴室,开大水龙头然后疯了一样的往自己身上倒上沐浴露,使劲揉搓,直到皮肤通红破皮。

5

在我精心的筹划下,虐值很快就满了。

我以为我马上就能完成任务了。

但是系统却告诉我,复活券需要一条人命和一具尸体来兑换使用。

我问系统,「她一定要死吗?」

「命运的礼物,价格是恒定的,她不死,你的阿玥就回不来。」

那个晚上我在地下室外整整站了一夜。

「对不起,我回不了头了。」

6

我对自己玩弄人心的手段十分满意。

从小到大的经历,让我了解怎么样能让一个人彻底绝望。

我禁止任何人去地下室探望她。

而我却和她的妹妹夜夜笙歌。

我当着庄园所有人的面说她是我养的一条狗。

给她吃我和她妹妹吃剩下的饭菜。

可我没想到。

我都做到了这个份上。

她还是坚持了整整十年。

当我见到她的尸体的时候,我都不敢相认。

面容枯槁,身形佝偻,活像个小老太太。

最让我吃惊的是,她怀孕了,只不过很可惜,胎死腹中。

我印象中,好像是我喝醉了酒,迷迷糊糊闯进了地下室?

这个未能落地的新生命,是我意料之外的。

但是,我真的回不了头了……

我已经做错了太多,现在我只想阿玥能回来。

于是我颤抖着手,点下了系统确认抹杀的按钮。

7

「目标已被抹杀,无法复活!」

当听到系统提示的时候,我的世界彻底崩塌了。

我开始回忆我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原来一切早就已经有了提示。

重名的诺诺,姻缘寺求来的树种。

可我太执着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那么多巧合。

我亲手抹杀了我的阿玥……

8

我住进了那个曾经关住阿玥十年的地下室。

我请来了最好的医生照顾她怀孕的妹妹。

她和阿玥相似的面容,是我唯一的寄托了。

所以我想好好照顾她。

但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

在内心强烈的自责中,我意识里的精神病开始发作。

可能是管家通知了阿玥的妹妹。

她来地下室安慰我。

但是她忽略了一件事,阿玥的妹妹可从不会安慰人。

我读到了她的心,她就是阿玥。

我问,「她开心了,那你呢?」

我期待她能给我一个救赎。

然而她却亲手掐灭了我最后一丝幻想,「她死了,和她的孩子一起死了,死在这冰冷的地下室。」

我明白,阿玥再也不会原谅我了。

9
我把自己彻底关起来了。

又想起了这一世和阿玥的点点滴滴。

原来,阿玥一直都在给我救赎。

但是我却被执念蒙蔽了双眼。

我想,我也是爱这一世的阿玥的。

可她到底还是不是上一世的阿玥?

无所谓,因为我会反复爱上阿玥。

我关了自己十年。

体验了这一世阿玥经历的一切。

原来,严重的骨质疏松会疼的整宿睡不着。

白化的皮肤真的很丑。

我不敢面对,只能每天浇灌姻缘桃树,期待它有一天真的可以开花结果。

恍惚间,我又看到了阿玥。

她告诉我,她要死了,我也要回归时空管理局了。

我问她,我们还能不能重逢?

她说大概吧,希望我俩都不记得对方。

嗯,这一世你太疼了,忘了也好。

一切只如初遇,何事秋风悲画扇。

阿玥。

会不会我再次睁眼,你就又出现在我面前了?

我好期待。

(全文完)

作者署名:粥周洲

备案号:YXX1lMMyoZpu0009ZXQhZ28J

编辑于 2023-04-06 17:27 · 禁止转载

为你推荐热门书单

换一换
2023年度作者「铁柱子」热门代表作

包含言情、娱乐圈、虐恋等题材作品

11
言情 · 娱乐圈
22.5 万热度

赞同 538

目录
78 评论

烈焰如我

络贝贝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