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男友英雄救美,受伤住院。 他让我留下来照顾他,我不肯。 他说他心中坦荡,对我绝无二心,我不信。 后来我干脆提了分手。 「剩下的路我不陪你走了,我不能当舔狗。 「我妈把我生出来,不是让我干...

晚风荡漾:调皮小狗和少女

我从绑架犯手里救下霸总。 嫁给他或三千万,他让我选一个。 我选三千万。 一个月后,他突然晕倒,我送他去医院挂了一瓶葡萄糖。 嫁给他或者三千万,他让我选一个。 我选三千万。 又一个月后,我送...

朱颜辞镜:最是人间留不住

归去来 朱颜辞镜:最是人间留不住 和亲那天,我的夫君身体抱恙,是他的皇弟代他与我成的大礼。 北周说他们有这样的习俗,让我不必介怀。 然而,那天风吹落了我的盖头,我看见了那小王爷冷厉的眼...

异想花开:梦里光芒万丈

抹杀男主 异想花开:梦里光芒万丈 攻略周珩 25 年,他终于和我求婚。 婚礼当天,他的白月光来割腕抢亲。 「周珩,你赌赢了!我和他离婚,你别结婚了…」 我求周珩别走,可他还是走了。 【攻略失败,...

春日恋爱指南

我穿成了耽美文女配。 捡来的少年是万人迷极品 Omega。 我一边养着他,一边美滋滋地准备近距离嗑 cp。 可就在我完成任务要跑路时,发情期的少年却卸下了伪装,把我绑在了床上。 「你穿错书...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

攻略萧玹失败的那日,所有人都见证了萧玹绕过我这个相伴他多年的太子妃,把曾许给我的皇后之位对他的白月光拱手送上。 作为失败的代价,系统挖走了我的玲珑心。 我再也不用受任务指使,尝情爱...

短歌可咏,长夜无荒

穿书时我刚杀了男主全家。 少年跪在血海中,双目猩红。 抖着牙说:「你杀错了,隔壁才是我家。」 1 我摊开目标人物画像,随意掀开地上断手的一具尸体。 靠,还真杀错了,这找谁说理去? 我第一次...

浮世三千:卿为朝朝与暮暮

小姐的系统不止一次告诉她: 【你这个丫鬟很诡异,你离她远点!】 可小姐舍不得,因我实在好用。 骂名我替她背负,打我帮她挨,全心全意只为她。 她笃定地告诉系统:「旁的事情我都信你,但冬雪...

假如历史有外挂

栓条狗都比你强?假如刘禅魂穿赵构 假如历史有外挂 刘禅对着镜子,里边的人怎么看怎么眼生。 脑瓜子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人就是你自己,你现在是赵构,南渡天子,大宋官家,离魏晋洛阳城八百多...

浪漫救赎:满天星辰不及你

穿成男主恶毒后妈。 便宜继子要高考。 我撕烂他的准考证,教唆他爸把他打得下不了床。 导致叛逆继子长成大反派,在白手起家后,把我关进小黑屋日夜折磨。 想到我的结局,我腿一软,直接跪在他面...

凉风有信,风月无边

我是一国公主,我的夫君造反了。 他和我表姐率军攻城那日,我被押上了城楼。 守城将军将我推搡上前: 「同嘉长公主在此,叶贼尔敢越雷池一步,定教你发妻血溅五步!」 他想用我要挟叶崇退兵。 可...

人海逆旅,何必委屈

老板高薪挖我为他开拓新项目。 项目成了,眼看年底就有一大笔年终奖,他却转手把我放进裁员名单。 人事告诉我,公司减员增效,高管身先士卒。 但公司不会亏待我,按劳动法赔我 N+1。 我去他妈...

升温:我的少年抓住蝉

看见反派将男女主折磨得死去活来后,我气到穿越。 直接大喊反派名字,试图制止。 谁曾想,巷外传来小孩脆生生一句:「在!」 我:「?」 眼前人眉眼锐利,嗤笑出声。 「不记得我,倒记得儿子。」...

春日不再来

穿越到古代的第五年。 我还是没找到回家的办法,最终决定嫁给一直追求我的齐王。 大婚那日,我们互相坦白秘密。 我告诉他:「其实我是穿越女,你要是对我不好,我就回到原本的世界,让你再也找...

玫瑰疯长:我于黑暗向骄阳

嫁给陆执第三年。 他 35 岁。 我不到 21,刚大四。 我还没想好是否要做全职太太。 就听到他和一帮圈内大佬闲聊说: 「酥酥除了年轻一无是处。 「比起来,她还是不如白沫知性。 「我开始后悔结婚了,...

末路爱情:把自己还给自己

意外的孩子 末路爱情:把自己还给自己 结婚两年,终于怀孕。 可是丈夫却带回来一个八岁的女孩儿。 那个女孩儿叫他爸爸。 一、 发现自己怀孕,挺意外的。 主要功臣是我妈的一碗饺子馅儿。 那是一碗她...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1-8大结局全集_南派三叔 《七星鲁王宫》 第一章 血尸 50年前,长沙镖子岭。4个土夫子正蹲在一个土丘上,所有人都不说话,直勾勾盯着地上的洛阳铲。 铲子里还带着刚从地下带出的旧...

你眼中星辰,在我心头降落

旷课出去玩,我把性感照片发错给了助教学长,照片上的我肤白细腰。 对方秒回了个问号。 我石化在原地,脑子一转,问他:【你的照片呢?】 助教男神给我发来了点名册照片,我两次旷课没去,即将...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我穿书的时候,故事已经结束,男二隐居乡镇,男女主共执天下。 我是书中命不久矣的路人甲,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我,同男二成了婚。 我一直知道,他爱的人是女主,我迟早会死,可成婚三年,他无微...

她有桀骜骨,温柔亦藏刀

我的夫君谢无尘是天才剑修,而我只是个凡人。 谢无尘最厌蠢人蠢物。 为了追上他,我努力修炼,他却始终冷漠: 你没有慧根,白费功夫。 后来他飞升,我改嫁。 大婚这日,他闯下凡界,一剑横在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