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太太的客厅

所属系列:致命花园:爱,谋杀和死亡漩涡

知乎盐选 太太的客厅

1

那天是我和宋春华的结婚纪念日,我特意提早回家,想要好好和她庆祝。

我才刚走到客厅,就听到卧室里有人在聊天。

是她和一个男孩的声音。

她说:「集团的三分之二都是我的,我让他死,他就得死。」

男孩随声附和:「姐姐好棒哦。」

透过虚掩的门缝,我看到一个男孩趴在她的胸口,宛如一只乖巧的小狗。

我认识那男孩。

他是我儿子马康伟的大学同学,上周他们还在家里开派对。

现在他就爬上了我老婆——这个他该叫阿姨的人——的床。

我推开门,男孩子立刻慌了,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抱着裤子就跑了。

宋春华挑衅地看着我:「离婚啊,马志,你敢吗?」

是,我不敢。

我不敢拿我的名声和家庭去冒险,我更不可能让她白白拿走我三分之二的事业,那全都是我苦心经营而来的。

我深深地呼吸,然后嘴角勾起一个微笑。

「说什么呢,不就是玩玩小男孩儿嘛。」我笑着说。

她看着我,眼睛里全都是轻蔑。

她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男人能无能、软弱到这种地步。

殊不知,从那一刻起,她在我眼里就已经死了。

2

当年,宋春华的爸妈看不上我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觉得我配不上他们宋家的大小姐。

但她不顾家里的反对,一意孤行地非要嫁给我,即便跟家里决裂,也在所不惜。

最后,她父母到底还是妥协了。

他们不仅同意她嫁给我,还给了我们一小笔用来创业的启动资金。

如果没有那笔钱,我的事业要走上正轨,我要买得起永安花园八号这栋房子,怕是还得再等上几年。

也正是因此,这么多年来,我从没有亏待过她。

即便她从不参与公司经营,即便她从来都只知道吃喝玩乐,我还是让她拿家庭财产、公司股份的大头。

她拿去跟床上小男孩炫耀的资本,全都是真的。

我知道自己出身不好,娶了她是娶了天上的仙女,所以我尽我所能地对她好。

她想要的一切,我都会想尽办法地给她。

可她却似乎从未想过要去做一个妻子。

为了和我在一起而去对抗全世界,仿佛就是我们爱情的最高峰,那之后就只有下坡路可走。

她挥霍无度,她滥用违禁药品,她和一群不知道是谁的闲杂人等混在一起。

这些我都可以忍,我以为她早晚会醒悟。

后来,我们生了一个儿子,取名马康伟,又生了一个女儿,取名马康敏。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一家四口都是外人羡慕的对象。

可只有我自己知道,她从未有过一刻是安定的、健康的。

后来,儿子、女儿都长大了,公司越来越大,我也越来越忙。

我一门心思全都为了这个家和这个公司,为了让她和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

可她对我的冷漠和蔑视,却一日胜过一日。

我的一再忍让,却换来她的越发过分,如今连最后一丝忠诚都没有了。

她不仅瞧不起我这个人,还想要谋夺我的财产和性命,她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

现如今她已经嚣张昏庸到在床上对着儿子的大学同学说,她想让我死,我就得死。

我已经到了不能不反抗的时候。

我清楚得很,她既然说得出,那她便做得到。

她当年能为了我发疯,现在就能为了别的男孩发疯。

这么多年来,她从都没有变过。

我唯一庆幸的是,她暂时还没有真的爱上谁。

她会跟那男孩这么说,终究只是玩弄性的权力罢了。

可万一哪天她真的爱上了谁呢。

我不敢再想。

我必须得先下手。

3

第二天,我就在家里各处都装上了隐蔽的的窃听器。

摄像头工程量太大,瞒不过宋春华,我只能退而求其次选窃听器。

没想到竟是这个选择,使得我看不到事情的全貌,最终让我堕入了无边的黑暗深渊里。

装完窃听器,我又把马康伟叫到跟前,告诉他我允许他以后每周都在家里开派对了。

「啊?」他很吃惊。

他从来都很喜欢每周呼朋唤友地到家里来派对。

但我总是嫌他吵闹,嫌他只知玩乐,嫌他不务正业。

每每遇到客厅里的派对,都会对他一顿训斥。

现在我突然允许,他当然很是不解。

「你可以请同学来,也可以请朋友来,朋友的朋友也欢迎。」

「把咱们家办成一个固定社交场所,这样对你以后的事业发展也是有利的。」

我解释道。

「是啊,是啊,我就是这么想的,爸,你真是明智。」

他嬉笑着说。

他这么想个屁,他就是一心只想玩乐罢了。

我从来都不喜欢这个软弱无能、娇生惯养的儿子,也从没想过他能继承我的事业。

和他比起来,他妹妹小敏,简直就是天纵英才。

小敏聪明机敏,遇事沉着冷静,明明才二十岁,处事却已经颇有大将之风。

更难得的是,她从小就看透了男人的浅薄之处,从不会被甜言蜜语、爱情套路所打动。

在这个家里,只有小敏是我唯一真正看重的亲人。

而马康伟只是一个在他妈妈的娇惯下,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罢了。

但也幸好他是个热爱玩乐的纨绔子弟,我如今才能有机会安排一切。

毕竟,那个被宋春华搞上了床的男孩,就是从他的派对上来的。

儿子的派对就是宋春华的狩猎场,也是她注定无法逃脱的坟墓。

4

这种纨绔子弟的派对,一般都人来人往,多得是「朋友的朋友」。

也因此,大部分人都是互相不认识的,这就给了我安排人进去的机会。

我从相熟的朋友那里找来一个收费男模,让他去勾引宋春华。

那男生长得实在帅极了。

他以前做过偶像,参加过某档热门的男团选秀节目,只是卡位没能出道。

从节目出来以后,他又在娱乐圈混了几年,始终没能混出名堂,就想跟公司解约。

结果又被公司坑了,莫名其妙身上就背了好几百万的负债,迫于无奈,只能卖身。

从前积累的人脉,如今都成了他的客户,大多是富商名流。

他的粉丝们都不知道他如今做着皮肉生意,都以为他是退圈好好生活去了。

「你的任务就是让她爱上你。」

我拿过一张宋春华的照片。

他瞥了一眼,很是轻佻不屑:「这好办。」

当晚,他就来到了马康伟的派对上。

他实在英俊,所有男孩、女孩的注意力都被他夺去了,可他的眼睛却只有宋春华。

宋春华当然很高兴。

这些年,她虽然保养得宜,风韵仍在,但到底已经年过四十,她心底的自信是越来越少的。

如今有年轻帅哥投怀送抱,她自然很是受用。

当晚,就把这男孩留在了家里。

那之后,连续三天,他们都在家里纵情声色。

透过窃听器,我听着她忘情的叫声,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过她因我而那么叫了。

我以为事情会这样顺利进行下去,却没想到刚到第四晚,就听到了我意料之外的对话。

宋春华对他说:「以后你不要再来了,我看着你就烦。」

说完,就当着他的面,摔上了门。

5

隔天,我把那男孩叫到我书房里。

「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宋春华这么快就厌倦了。」

「我什么都没做啊,我都是按照最高标准来的,她喜欢什么,我就做什么,她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

「真的没有别的了?」

「真的没有别的了,我都是顺着她来的,哪会有女人不喜欢。」

「全都顺着她?」

「是啊……」

他也很委屈,但我却想明白了。

我还是太小瞧了宋春华。

她根本就不会满足于这种简单的肉体满足。

她手里多得是钱,如果她想要肉体欲望得到满足,她大可以花钱去买春。

有的是帅哥可以供她挑选,她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地在儿子的派对上搞什么狩猎。

她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种一切顺从的逢迎,她要的是真正的刺激和征服。

一个对她千依百顺、百般讨好的男人,是没有任何刺激和快乐可言的。

于她而言,这男孩不过就是一块唾手可得的草莓蛋糕,甜美但腻味,很快也就厌倦了。

如果我想达成我要做的事情,那就必须给她提供一个更自由的空间和更自然的男孩。

「你走吧。」我对那男孩说,「钱我今晚就会打给你。」

那男孩有些莫名其妙地离开了。

我打开耳机,听到宋春华在她房间里幽幽叹气的声音。

她怕是正在百无聊赖地琢磨接下来要去猎谁。

我知道,真正的战争现在开始了。

6

从那时起的每一周,马康伟都会在家里办派对。

我则不断安排男孩进来。

这些男孩有些是马康伟的朋友,有些是他朋友的朋友,还有些是我朋友的儿子,抑或是朋友儿子的朋友。

马康伟早就放出风去了,我们家的派对欢迎四方来客。

有人抱着拓展人脉的目的,有人抱着一夜偷欢的目的,还有人单纯就是为了过来见见世面。

我家的大客厅里周周都是人声鼎沸的。

宋春华作为女主人,每周都热情地招待大家,并从这些来客里寻找自己下一个猎物。

我安排进来的这些男孩有各种各样的类型。

清秀书生,肌肉猛男,英俊小生,知识渊博……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找不到的。

我把他们源源不断地送到派对上来,送到宋春华的床上去。

宋春华并不知道这些人都是我安排进来,她快乐地享受在狩猎的乐趣里。

更重要的是,这些男孩也不知道自己是被我安排进来供宋春华狩猎的。

他们只知道自己是来参加一个小圈子里久负盛名的派对。

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只看宋春华能选中谁。

她仍旧风韵犹存,她仍旧美艳动人,她是最丰腴明丽的女主人。

她曾经是社交圈里人人爱慕的大小姐,她后来嫁给了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她陪着穷小子一路成为养活了五千多人的企业家,她自己却因此成了一个芳心寂寞的美丽妇人。

哪有年轻男孩可以抵挡得住这样禁忌的诱惑呢。

我一个一个地送,宋春华一个一个地睡。

我就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听着她热情如火地征服他们,又冷若冰霜地厌弃他们。

马康伟的周末派对就这样变成了宋春华的「太太的客厅」。

在那阵子,「太太的客厅」这个名字都成了某个小圈子里的传说。

在那传说中,「太太的客厅」里有最香甜的酒、最绚丽的灯光和最醉人的音乐。

而这一切的深处,坐着一个美艳的中年妇人,她热情如火地需要着源源不断的年轻男孩。

在那些与她一夜欢愉的男孩口中,她丰腴而美丽,白皙又温柔,需索无度,还技艺高超。

一时间,许多男孩都想来一探究竟,却又苦于找不到进入的门路。

「永安花园八号」成了神秘又香艳的代名词。

甚至有一篇关于「太太的客厅」的公众号文章,曾经隐秘地冲上过某个国内社交媒体的热搜榜。

那文章描写之露骨,细节之真实,就差指名道姓地写上宋春华和我的名字来了,完全满足了大众对豪门恩怨的猎奇想象。

幸好那篇文章很快就被我发现,然后找人花钱压了下去。

这件事小圈子地传播可以,广为人知绝对不行。

半年后,马康伟发现了「太太的客厅」的存在。

7

他甚至都没敢有片刻犹豫,连夜就跑来告诉了我这件事。

他可当真是个沉不住气的家伙,一丁点儿事都藏不住。

「爸,我妈这样也太过分了!」

我看得出来,他是在佯装生气。

他一向胆小懦弱,他不是在生气,他是在害怕,害怕我迁怒于他。

跑来告状也不过是为了讨好我,为了表忠心,为了让我知道宋春华做的事与他无关。

「你妹妹知道这事儿吗?」

「小敏应该不知道,她很少回来嘛,即便回来,也只是打个招呼,聊上两句而已,您知道的,她一向不爱玩儿的。」

「那就好。」

我不想让这些事情脏了小敏的耳朵。

「那我妈……」

「她想要做什么,都可以啊。」

「啊?」

「小伟,你也是大人了,有些事情我也就不瞒着你了,在这个家里,看起来是我说了算,其实真正重要的人是你妈。」

他一脸疑惑。

我把家里的财产分割和集团的股份协议找出来给他看。

「你看到了,你妈才是占大头儿的那个。」

「为什么啊?这不都是您一手打下来的江山吗?」

「可我最早的那笔本钱是你妈,不,是你姥爷给的,这样分割是我当年对他们的承诺。」

马康伟沉默了,他开始盘算怎么才能对他更有利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吗?」

「可我承受不起她离开我的代价,一旦她离开我,这个家、这个集团的一大半就都会被她带走的,就连永安花园这栋房子,我都保不住。」

「我没有办法,我只能把她伺候好了,她才不会离开我。」

我的语气沉痛而懦弱,俨然就是一个软弱可欺的可怜男人。

我眼看着马康伟一向蜷缩的脊背,在我面前忽然挺直了起来。

这应该是他头一次发现,原来他严厉冷静的父亲,竟是一个受制于人的软蛋。

他从小就都怕我,现在他突然发现原来我也不怎么可怕。

「那你想让我不怎么做?」他问。

「不怎么做,她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或者,想做谁,就让她去做,你继续好好操持你的周末派对就是了。」

「行。」

他站起来,昂首挺胸地离开了我的书房。

这个蠢货。

8

从那之后,马康伟就越发热情地操持起了那些派对。

这不是因为我应允和鼓励,而是他知道了,在这个家里,真正应该讨好、值得讨好的人是谁。

所以,他就努力去讨好,以给自己搏一个能永远吃喝玩乐的未来。

赵桥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当时,我已经送了不知道多少个年轻男孩进来,什么类型的都有。

可宋春华对他们的兴趣都没有持续很久,最多也不过两三周,她就厌倦了他们,将他们抛之脑后。

我知道,我要做的事情需要耐心,更需要时间。

可「太太的客厅」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却依然毫无进展,我确实有些着急了。

就在这时,赵桥出现了。

他是我早年同学的儿子,从小父母双亡,是拿着父母的遗产,跟着亲戚长大的。

他是和小敏一起长大的朋友,如今也在同一所大学里念书。

「马家有好玩儿的派对」的消息几经辗转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他不是最帅的,但清爽干净,也不是最聪明的,但踏实温柔。

这种人其实在我所处的圈子里是很少见的。

这些养尊处优的小姐少爷们,要么自傲于自己的与众不同,要么干脆沉沦在物欲享乐里。

他们眼睛里都只有自己,仿佛只有自己才是天之骄子,清爽、踏实反而成了稀有的品质。

我站在远处,看着他走进来,带着一丝局促和一丝大气。

那感觉很熟悉,像是看到了一个年轻时的我自己。

在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心底里就产生一种隐约的预感:他会帮我做成这件事。

他如同一个过去的幽灵,倏忽而至,将宋春华的灵魂全都勾走了。

是他真正为宋春华打开了通往地狱的大门。

9

宋春华疯狂地爱上了赵桥。

在她对他下手后的一个月,她不仅没有厌倦,反而对他爱得更为热烈,甚至追到了他的学校里去。

打着「看望小敏」的旗号,其实只是为了见到赵桥。

小敏回来后,跟我抱怨。

「我都上大学了,她还来学校里看我,很丢脸的。」

「谁让你那么少回家嘛,你妈也是想你啦。」

这些话我自己都不相信,但我实在不忍心让小敏知道这些糟烂事。

「她还问我赵桥的事。」小敏表情很是不解。

「妈妈是关心你身边有没有坏同学,也是正常的嘛。」

「我都上大学了!」

「哈哈哈哈,知道我们小敏是大姑娘了,回头我说说她。」

「而且赵桥哪里能算是坏同学嘛,我们整个学校都不会有比他更好的同学了。」

「哦?」

小敏一向眼高于顶,没想到对赵桥的评价倒是不低。

「成绩好,人聪明,长得端正,为人也正直。」

「这么说来,还真是个好孩子啊。」

「是啊,所以他会跑到我哥的派对上去,我才是真没想到,现在我妈居然也来打听他,你们到底想干嘛呀。」

「哈哈哈哈,我们都是关心你嘛。」

我一边打哈哈,一边在心里盘算,看来宋春华这回是动真格的了。

挺好,等我把她处理掉,家里就清静了,我和小敏也就有安稳日子可以过了。

这么多年,只有小敏把我当作一个父亲那样去爱、去尊重,我心里也只把她当作我的亲人。

宋春华那样骄横,马康伟那样昏懦,家庭这样糟乱,公司那样艰难。

只有小敏是我人生里的光亮,只有小敏是我活下去的动力。

等这一切都过去了,我一定要抽出更多时间陪伴小敏。

到时候,她想继承公司也好,想去做任何事情也好,我都随她。

就快了,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了。

宋春华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和她当年非要跟我恋爱、结婚时一模一样。

想到这个,我不禁一边苦笑,一边觉得很是无奈。

原来她爱的始终是那个年轻时候的我。

而我现在已经老了,变了,不再是那个她曾经爱着的少年郎了。

所以,她找到了一个像我、但比我更好的少年郎,然后疯狂地把自己投了进去。

我们俩真是可悲又可笑。

我知道,那个我等待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

10

我一刻不停地听着宋春华和赵桥的动向。

她对他热情似火,但慢慢地,他对她却没有了同样的热情。

她说:「我可以把一切都给你。」

赵桥回:「我要你的一切做什么。」

她问:「那你想要什么。」

赵桥回:「我不想要什么,我什么都有。」

她又问:「那你什么时候再来找我。」

赵桥回:「等我有空吧。」

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她如同一个陷入爱情的迷乱少女,慌乱,多疑,又充满占有欲。

她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了好一会儿,又给赵桥打去了电话。

「今晚来找我。」

「我说了我没……」

「我不是在请求你,今晚不来,你后果自负,我是不会对那个女人心慈手软的。」

说完,她赶紧挂断了电话,像是害怕再听到赵桥的拒绝。

她不会对谁心慈手软?

看来他们两个人中间,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而且那第三个人深刻影响着他们的关系。

事情走向越来越精彩了。

当晚,赵桥果真来找她了,他们在她的房间里吵了起来。

最开始,宋春华说,她可以设计将我杀死,然后和赵桥结婚,那这个家里所有财富就全都是他的了。

赵桥大惊失色,觉得她简直就是疯了。

「你什么意思?」宋春华语气很是阴冷。

「即便我们在一起了,我们结婚了,然后呢,我们就不用生活了吗?」

宋春华沉默了。

「我的亲人朋友,你的亲人朋友,会怎么看我们,我们以后还要怎么再生活下去?」

「你真的觉得有爱就比天大了,是吗?」

「离开了这些朋友和圈子,我们自己又能有多少能耐?」

「我们以后是不可能有好日子可过的。」

「我不希望你去承受那种压力,我是为你好。」

赵桥有理有据地说。

宋春华沉默了许久。

「其实你根本不是怕这些吧。」

「嗯?」

「其实你根本就只是想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吧。」

「我是为了你考虑……」

「那你跟我走。」宋春华说。

「你在说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就只要你,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可能过不上什么大富大贵的日子,但好好活下去,总是足够的。」

宋春华说出了惊人之语。

「你别闹了……」

「你怕了吧。」

「你根本就不是为了我,你是为了她。」

赵桥陷入了沉默。

「我告诉你,赵桥,你休想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只要我还活着一天,你们就不可能在一起。」

赵桥的语气也激动了起来。

「你疯了!」

「我是疯了,为你疯了。」

又是一阵沉默后。

「行,那我们一起离开这里。」赵桥说。

「三天后,我们就走。」

宋春华一听这话,就兴奋地拥抱了他,如同拥抱一个幸福的未来。

殊不知,她不仅走向了她的噩梦,也把我带进了我人生最黑暗痛苦的时刻。

11

隔天,我便离开了家。

我跟他们说,我要去外地出差,一周后才能回来。

其实,我是飞到海边去度假了。

我就是为了给她留出时间,让她更方便地收拾自己,然后离家出走。

夫妻多年,我不想亲眼看着她迈向火坑。

我太了解她了,比她自己还要更了解她。

只要她迈出了这一步,就必然会毁灭自己。

她当年就是这样爱我的。

那种足以毁天灭地的热情和疯狂,让她做出了「宁愿和父母断绝关系,也要和我在一起」这种事情。

当时的那种情况,说和父母断绝关系,可能就真的断了。

但她是并不是博弈的态度,她是抱着「真断了也无所谓」这种不要命的心情跟我在一起的。

只是她父母后来心软妥协了,这才有了我们后来的婚姻。

以前是她的父母捧着她,后来是我捧着她,中间是完全的无缝衔接。

我们帮她挡住了这世界上的所有痛苦和伤害。

也正是因此,她才能任性地活到今天,她才能一天都没有长大过。

所以,即便如今她早已经已经四十多岁,她却依然觉得自己是个青春热烈的少女。

她的父母去世前,让我好好照顾她,我也以为我会好好照顾她,直到她死或者我死。

但我没想到,她会一步步走到这样过分的地步,把所有爱、尊严和忠诚都踩在脚底,走到让我不得不除掉她的地步。

她想要刺激,她想要新鲜,她想要年轻的爱情,那我就给她。

我放任「太太的客厅」存在,就是为了让她再次陷入一段疯狂的爱情里。

我一个一个地试,所有类型的年轻男生,我都给了她一遍。

她最后却爱上了赵桥,这个年轻升级版本的我。

她用当年爱我的方法,去爱赵桥。

可她却没有意识到,她自己早已经不是那个青春正盛的少女宋春华了。

而能来到「太太的客厅」的年轻男孩,没有一个是单纯的傻白甜。

他们每一个都如同豺狼一般。

12

他们要么贪恋她那一丝猎奇的熟女风情,要么对马家的财产、地位另有所图,要么就是想攀附人脉。

但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是想要爱情,更不会是想要和她的爱情。

他们绝不会想要长久地和宋春华纠缠在一起。

可宋春华却在她的父母和我的保护之下,依然如少女般热情狂暴。

一旦她爱上一个人,那在她疯狂的占有欲支配下,任何极端的事情,她都是干得出来的。

她不会和我离婚,因为她很清楚我知道「太太的客厅」的存在。

所以,她也很清楚,我手里有的是她出轨、违法的证据,打离婚官司对她很不利。

更重要的是,在被爱情冲昏头脑时,她根本就不会想花时间和精力去做这种事。

所以,她就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要么,就对我痛下杀手,那我就顺势把她送进监狱。

要么,就什么都不要,只带着爱情,和她的年轻男孩远走高飞。

如果是前者,那监狱就是她的下场。

如果是后者,那爱情就是她的地狱。

一个年近五十的女人和一个二十刚出头的男孩,一开始他们或许还可以靠荷尔蒙的冲动维持关系。

可不用多久,他们就会陷入相看两厌,乃至互相仇恨。

二十出头的男孩,可不会像宋春华的父母或者我一样,处处捧着她、宠着她、护着她。

到了那个时候,在他们两个之间,任何疯狂、血腥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更何况,我听到了,他们之间还有一个第三者,一个赵桥处处维护、宋春华始终仇恨的第三者。

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我实在是很期待的。

用尽手段让妻子净身出户算什么复仇呢,那只会让一个人痛苦,却不会让一个人从身体到灵魂都全部毁灭。

而且还很可能脏了自己的手。

我要让她自己一步步主动走进她命定的陷阱。

那个陷阱,曾经被她父母挡着,后来被我挡着,现在没人帮她挡着了。

死于她自以为最爱的人之手,这才是真正的绝望。

我在海边度假的第四天,接到了警方的电话。

警方说,宋春华死了。

这不出我所料。

但警方接着说,马康敏也死了。

我的女儿,我唯一在乎的人,我生命里仅剩的一点光亮。

她死了。

13

我连夜赶回家,迎接我的是一片血污的客厅。

警察把事情发生的经过告诉了我。

原来,宋春华和赵桥之间的那个第三者,宋春华口口声声的「那个女人」,就是我的女儿马康敏。

死活不提小敏的名字,只以「那个女人」代称,这大概是她最后一点羞耻心了。

也是因此,我才没有在窃听中,发现小敏早已经卷入其中。

赵桥原本就是带着对小敏的倾慕,才来到马康伟的派对上的。

他暗恋小敏多年,却一直不敢放手追求。

那天,他终于鼓起勇气,来到我家的派对上,却发现小敏根本就没有出现在派对上。

正当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宋春华出现了。

他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孩,再加上在派对上喝了几杯酒。

他怎么可能扛得住宋春华的百般诱惑。

于是,他们就发生了关系。

赵桥本以为那只是一场露水情缘,就像江湖上传说的「太太的客厅」那样,赵桥以为宋春华很快就会厌倦。

没想到宋春华却爱上了他,如同一个疯子一样地爱上了他。

更糟糕的是,他这时才得知,小敏也一直喜欢着他,他们多年来,竟是互相暗恋着彼此的。

于是,他们很快便在一起了。

这本应是甜蜜美好的事,却将赵桥打进了一个痛苦的两难境地。

赵桥不敢拒绝宋春华,因为他实在害怕宋春华把他们的事情告诉小敏。

他又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小敏,因为他实在害怕失去小敏。

所以他就只能瞒着小敏,一次次地满足宋春华的所有要求。

他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件事,于是就本能地这样拖了下去。

直到宋春华说,要和他一起远走高飞,去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他才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妥协下去了。

他必须要解决掉这件事。

于是,他假意答应了宋春华,背地里却偷偷计划着带小敏离开这里。

小敏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要远走高飞,不肯就这样放弃自己本来的生活。

他自然不能说出真话,那样就会失去小敏。

可他若是不说出真话,小敏又不会跟他走。

当两个人在客厅里争执不下时,宋春华回来了。

她本已经做好了放弃一切、和赵桥远走高飞的准备,没想到赵桥欺骗了她,根本没有赴约。

她在约定之处苦等不来,便沮丧落寞地回到了家,正好撞上了争执中的小敏和赵桥。

她立刻就明白了一切。

宋春华气急败坏地想要把这一切都告诉小敏。

她得不到的东西,谁也休想得到。

赵桥为了拦住这个如恶魔般口无遮拦的宋春华,情急之下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一刀捅了下去。

然后,又是一刀。

直到宋春华倒地身亡。

直到客厅的地毯被鲜血染红。

14

宋春华死后,赵桥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小敏。

小敏不仅没有离开他,反而当即就决定跟着逃走了。

一向对恋爱、男人没有兴趣的小敏,一旦爱上了一个人,竟能疯魔到这种程度。

我一时竟不知道该怪谁了。

当晚,马康伟回到家中,一打开灯,便看到了倒在客厅血泊里的宋春华。

当场便吓疯了。

邻居闻讯过来,赶忙报了警。

家里的防盗监控拍下了大部分行凶过程,警方很快便找到了赵桥和小敏。

他们开车去了城郊的山上,当着警察的面,跳崖殉情了。

赵桥知道自己躲不过法律的惩罚,小敏竟也甘愿陪他去死。

我总觉得自己看重小敏,却不知道她心里还有这样激烈悲壮的一面。

我一心只想着报复宋春华,只想着让宋春华自取毁灭。

却没有料到,这会把我这辈子唯一的一点光也一并毁灭了。

我算到了一切,唯独没有算到爱之激愤、爱之惨烈竟能到这种地步。

是啊,我拼了这么多年,守了这么多年,我只知道谋算人心,争斗竞逐。

我早已经忘了爱是什么。

为了爱和自由,他们所能做出的事情,早已远远超出了我的算计。

我终于崩溃在这血红的地毯上,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

15

此时此刻,我的家门口外,聚集了很多闻讯而来的记者和自媒体人。

豪门恩怨、母女情杀、猎奇伦理、殉情而死。

每一个都是足够耸动的标题,他们当然不想放过。

「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帮您把记者赶走。」

警察很是贴心地说。

我擦擦眼泪,然后摆摆手,表示不用了。

我已经没有了小敏,我不能再没有事业。

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那说不定就会酿成很凶险的公关危机。

到时候再补救,就真的来不及了。

不如现在就下手定性,把一切都扼杀在源头。

在外界看来,我现在就是一个妻女枉死、儿子疯了的可怜男人。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赵桥这个外来的闯入者。

他早已经没有了父母,成年后,他和把自己养大的亲戚也来往不多,不会有人跳出来执着地为他分辨。

那我只需要把这一切都推到他的身上,就可以把损失降到最低。

我会把他讲成一个疯狂、愤怒、偏执的年轻男人,品学兼优、谦逊有礼不过都只是他的伪装。

他苦苦追求小敏而不得,于是便气急败坏地想要将小敏掳走。

宋春华则是一个一心只想保护女儿的母亲,为了保护女儿不受伤害,她勇敢地挡在了女儿面前。

她替女儿挡下了刀,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被赵桥掳走,她自己则惨死在了自家客厅里。

赵桥自知逃脱不掉,便协迫小敏与他一起跳崖自杀了。

而马康伟就是那个无辜受牵连的胆小儿子,被自己妈妈的尸体吓到精神失常。

这个故事很好。

有悲壮的母亲,有可怜的少女,有凶恶的歹徒,有软弱的儿子,能挑动人心的元素全齐了。

也只有这样,才能将这个奇情凶杀案对我、对集团的影响降到最低。

若是真相泄露出去,以后人人看到我们集团,便只会想到荒淫无度和血腥凶杀。

那是绝对不行的。

当然,这个故事存在漏洞,但那没有关系,它足够让大众咀嚼一阵子了。

等这阵子过后,自然会有新的新闻出现,到时候也就没有人再在乎这件事了。

我深深呼吸,让泪水再次充盈在我的眼中。

我将自己的表情调整到最憔悴、最崩溃、最痛苦的状态。

所有人看到我,都会觉得我是一个骤然丧亲、痛不欲生的可怜男人。

他们想得没错。

但事实又远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