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结婚前分手

所属系列:早知婚后,不如结婚前分手

结婚前分手

早知婚后,不如结婚前分手

李思思和张明翰决定要结婚了。

这个决定对于李思思和张明翰的两家老人来说,其威力不亚于引爆了一个炸弹。

李思思和张明翰是在一个同事的生日会上认识的,两个人属于一见如故,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顺其自然地发展下来,相识、交往、热恋。

在两个人认识一年后,李思思的生日当天,张明翰举着一束鲜花和一枚钻戒,在李思思的办公室下跪求了婚。

李思思和张明翰属于典型的都市白领,独立自主,两个人约好了先不跟家里提起两个人谈恋爱的事情,一是想避免家里人问东问西;二是不想家里人过多参与,等到结婚前再和他们说。

这突如其来的婚讯,并没有给两家老人带来惊喜,更多的是惊吓。

「他(她)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她)家里是哪的?是不是独生子女?」

「他(她)父母是做什么的?有没有保险?」

「他(她)家里经济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房子和车?」

看吧!该来的还是躲不过去。

在两个人回答完家里所有的问题后,在两家老人觉得还凑合的情况下,李思思和张明翰安排了双方家庭的第一次见面。

「妈,你们快点,这都几点了,该迟到了!」李思思看了看表,第四次忍不住站起身催促道。

「哎,别你们啊,我早就准备好了,是你妈太慢。」李爸爸穿戴整齐,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游哉游哉地看晨报,顺便反驳女儿的措辞。

李思思没心思和老爸斗嘴,噘着嘴瞥了一眼幸灾乐祸的老爸后,快步朝母亲卧室走去,边走边嚷:「母亲大人,您能不能快点?就等你了。」李思思站在母亲卧室门口,看见母亲正坐在梳妆台前,两只手拿着两条项链,在不紧不慢地对着镜子比来比去。

「急什么,沉不住气。」母亲边比较着,边举起左手的项链对着李思思说:「思思你看,这条项链是不是更配这条裙子啊?还是那一条显着更贵气?」

李思思看着母亲简直无语,一屁股重重地坐在妈妈床上,「妈,我早就提前好几天跟你说好了,今天 11 点半在饭店见面,这都已经 11 点 20 了,您还在比项链。刚才明翰跟我说他们 11 点就已经到了,这第一次见面迟到,不太好吧!」

母亲放下手中的项链,淡定地说道:「你懂什么?这叫下马威!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千金宝贝,是能说嫁给他们家就嫁给他们家的吗?他们也太便宜了!我们就得端着点,这叫高姿态,这样他们才不敢怠慢咱们!心理上先压倒他们!」

李思思一个头两个大,她无心反驳母亲的理论,因为以往的惯例是,反驳母亲的话只要一开始,那这场辩论至少要持续半个小时以上,母亲永远要说得大家心服口服、理干词穷才算完。可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李思思哪有心情和母亲斗嘴皮。

「好了好了,妈,您就快点吧!」

李思思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母亲拉下楼的时候,已经 12 点半了。

而此时,酒店的包间里,张明翰的爸爸和妈妈,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但是气氛已经从刚才的高高兴兴,明显转为阴暗低沉。

张明翰的爸爸又一次看了看手表,用鼻子重重地喘了一口气。

张明翰和妈妈同时看向明翰爸爸,他们知道,这是明翰爸爸在努力压制情绪的一种表现。张明翰转身,悄悄走出房间后,快速拿出手机,拨打了李思思的电话。

「你到哪了?这都快 1 点了,你们怎么还在路上?快点吧,我们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快点吧!」张明翰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第一次见面,看来是不会愉快了。

张明翰希望思思家快点来,同时心里也在默默祈祷,父亲的脾气千万别爆发。

车里,李思思挂了电话,母亲就问道:「是不是张明翰打的?多等一会儿不行吗?催什么催!」李思思无心跟母亲抬扛,她只想两家的第一次见面能和和气气的。

终于,1 点 15 分,李思思一家终于到了。

一开门,两家人脸上就堆起了笑容,李思思父亲先开口道:「实在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啊。」李思思父亲伸出手边说边朝着张明翰父亲走了过去。

张明翰父亲看见李思思父亲满脸笑容,当即也马上笑了起来,伸出手迎过去,边握手边说:「没事没事的,稍微等一会儿,不要紧,来来来,快请坐!」

两位父亲的态度,让小俩口心里放松不少,最起码,这面子上是乐呵呵的。

小俩口相互看了一眼,都微微笑了一下。

张明翰的母亲看着两个老头子乐呵呵地打招呼,觉得自己也该说点什么,就朝着李思思母亲走了过去,边走边说:「亲家母,快来,里面坐……」

还没等张明翰母亲说完,李思思母亲就把手抬了起来,阻止了张母伸过来拉自己的手,淡淡地说:「亲家母?千万别这么说,这称呼也叫得太早了点吧。」

李思思母亲说完,并不看张明翰的母亲,就这么径直地从张母身边走过,自己到桌边,放下小手包,一边坐一边对服务员说:「来一杯咖啡,要摩卡咖啡。」

刚缓和一些的气氛,马上又紧张了起来。谁也没有料到,李思思母亲会来这么一手,气氛顿时冷到冰点。

张父的脸,瞬间拉了下来,把正在寒暄的李父晾在一边,独自坐了下来。

张明翰看着还愣在当地的母亲,还举着要伸过去的手,目瞪口呆地站着,满脸通红。

李思思快速小跑到张明翰母亲身边,拉着手把张母拉过来,笑着说:「阿姨,这边坐,快坐吧。我听明翰说您爱喝碧螺春,我给您点一壶。」张母被动地跟着李思思走到桌前,看了一眼张父,坐了下来,一言不发。

张明翰强忍着心中的愤怒。本身今天李思思一家迟到一个半小时就够让他为难的,现在又让自己母亲受委屈,他觉得胸口压抑着即将要喷发的火焰,他觉得自己真的要压制不住了,真想现在就拉着父母转头就走。

一抬眼,看见小心翼翼望着自己的女友,她眼里透漏出歉意和难过,还有期望和祈求。

「婚,还是要结的,但是别人家商量结婚都高高兴兴的,偏到自己这,怎么就这么别扭。难到这就是所谓的好事多磨?」张明翰心里强压住满满的郁闷,自我安慰着,「怎么办,到这个节骨眼,自己也只能跟着思思和稀泥了。」

明翰随即抬起头看着李思思父亲笑道:「来,叔叔,您点菜吧,喜欢吃什么随便点。」明翰边笑着边把菜单递了过去。

李思思父亲一边接过菜单,一边对身边沉默不语的张明翰父亲说:「来,老兄,你来点吧,嫂子喜欢吃什么,多点点儿」。

原本默不作声的张父看见李父一脸热情地递过来菜单,脸上也不好意思再绷着,再看看站在一边一对金童玉女般的孩子紧张地看着他,「哎,算了,都是为了孩子。」张父边想着,边微微笑着推辞,「你来点,你来点,都一样啊,都不是外人,随便点。」

「对啊,咱都不见外啊,商量着来。」李思思父亲笑着应和。

两个老父亲都笑着商量着点菜。

老天啊,总算是,这顿饭可以顺利进行了。

李思思和张明翰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暂时落了下来。直到两个人落座的时候,才发现在这并不热的初春里,两个人早出了一身的汗。

菜都上齐了,张明翰父亲开口,步入正题,「今天呢,把两位请来,主要是商量一下两个孩子的婚姻大事。我们呢,对思思也很满意,也非常喜欢,两个孩子呢,也是情投意合。这婚姻大事嘛,还是得我们两家老人商量着给孩子们操办,看看两位对孩子们的事,都有什么想法。」

张明翰父亲话音一落,李思思母亲就应声道:「我们家思思啊,可是在我们手心里捧着长大的,自小娇生惯养的,没干过活。」

思思母亲边说着,边转头对着张明翰一笑说道:「明翰啊,我把这个心头宝嫁给你,我是一百万个舍不得。没办法,你们两个感情好,我也知道,我也是看中你对我们思思一心一意的份上,我才勉强同意你们俩的事。

「但是你们结婚后,别指望思思在家里像个老妈子一样去干活啊!丑话咱说在前头,我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是让你去疼的,不是给你去干活的,明白吗?」

「懂,阿姨,您放心,我明白。」张明翰一边认真地回答,一边紧紧握住身边思思的手。他转头看了一眼思思,思思也同样回望着他。

思思母亲满意地继续说:「还有,最重要的,你要对思思好,一辈子对她好。唉……」思思母亲说完,重重叹了一口气,红了眼眶。

思思看着母亲,感受到母亲对自己的不舍和不放心,转过身,轻轻地拉着妈妈的手,柔柔地喊了一声「妈」,也跟着红了眼眶。

思思母亲慈爱地看着身边亭亭玉立的女儿,紧紧拉着女儿的手,仿佛下定决心般地看向张明翰,万分严肃地说:「明翰,思思就是我的命,你要答应我,一辈子对她好,永远爱护她,忠于她,呵护她,让着她,你要让她永远快乐,一生幸福。我今天当着两家人的面问你,你能做到吗?」

「能!」张明翰没有半分犹豫,认真地看着思思的母亲,郑重地说道。

他知道,这是一个男人,对一个母亲最重要的承诺。

思思母亲微微一笑,复又转过头看着张明翰父母说道:「明翰父亲,明翰母亲,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如果两个孩子结了婚,我希望你们也能疼爱她,照顾她,迁就她,像爱女儿一样去对待她。」

明翰母亲本不愿意说话,但是看见思思母亲看着自己,又点名和自己说话,也不能不表态,稍显局促地应道:「你放心,我们老俩口也就这么一个儿子,当然希望孩子们幸福,我们会向对儿子一样对待思思的。思思进了门,就是我们的闺女,儿女都一样,你放心好了。」明翰母亲说完,转头看向明翰父亲。

「这个自然。」明翰父亲转头看着思思父亲说:「我们都是做父母的,心思自然都一样,绝不会亏待了思思的。你们放心。」

坐在明翰父亲身边的思思父亲,面容稍显沉重,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那,看看对于孩子们结婚的事宜,你们有什么要求吗?」明翰爸爸接着说。

「现在是四月份。」思思母亲接口说:「我希望思思他们的婚礼能在九月份举行。九月,收获的季节嘛,而且不冷也不热,也有时间去准备,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婚房怎么办?」

「婚房我们早就给明翰准备好了。」明翰父亲说道:「就在五环,120 平米的新房,小区环境很好,出了小区走个十分钟就是地铁站,很方便。而且我们以前就装修过地面和墙体,只是没买家具,孩子们可以自己喜欢什么买什么,买完家具然后晾一晾,放放味,再布置布置。九月份结婚的话,没什么问题。」

「我的意思是这样,家具你们男方买,毕竟我们是嫁女儿,床什么的得男方买,我们来买电器。你们看怎么样?」思思母亲问道。

「没问题,没问题。」明翰父母双双表态。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来来来,吃菜吃菜,边吃边说。」思思父亲张罗着。

大家都拿起筷子准备开动,思思母亲瞪了一眼思思父亲,「什么叫没问题了?多着事没说呢,选日子啊,婚礼啊,彩礼啊,这什么都没说呢,就知道吃!」

「没事,还有什么要求啊,想法啊,尽管提。只要在我们能力范围内,我们一定尽力满足。」明翰父亲放下筷子,看着思思母亲。

「我是这样想。」思思母亲直接说:「婚礼的具体日期,还是根据两个孩子的生辰找个人算一下,求个吉利。婚礼的形式呢,我们可以再商量,至于彩礼——」思思的母亲看了一眼女儿说:「哎,就是给我座金山,也没有我女儿宝贝啊。」

思思母亲微微沉思了一下,看着张明翰父母说:「我这女儿,可真是万里挑一的出色,彩礼嘛,就十万好了,取意十全十美,万里挑一,怎么样?」

张明翰父母对视了一下,眼里透出隐隐压抑着的意外。

不等明翰父母表态,思思母亲继续说:「还有,你们那房子在五环,太远了,我女儿上班实在不方便。等结婚时,让明翰给思思买一辆汽车,我们也不过多要求,二十万上下就行,代步工具。」

「明翰有汽车啊。」明翰母亲紧接着说道。

「那是明翰的汽车,再说他们俩上班也不顺路,难道明翰上班开车,就要思思天天挤地铁?」思思母亲眉头微皱地不满说道。

「我的态度很明确,我心疼我女儿天天早高峰挤地铁。我,也就这点要求,你们觉得呢?」

明翰父亲看着明翰母亲,两个人沉默了。

十万礼金,加二十万的车,再加上家具和装饰,四五十万就进去了,老俩口半辈子的积蓄,就没了一半。

老俩口不说话,小俩口更是连呼吸都小心翼翼。这哪里是谈结婚,这分明是一场博弈。博弈的双方是两家老人,而博弈的,却是他们的幸福。

真像是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明翰父亲像是作了重大决定般,定定地说了句:「好!」抬眼看着思思母亲,「就按你说的办!只要孩子们开心幸福,我们老俩口怎么都行!」

明翰母亲有点意外地看着明翰父亲,但,什么都没说。

「那好,就这么办了。」思思母亲满意地笑了,这笑是从心底透出来的,这不仅是为女儿争取权益,也关乎自己家嫁女儿的面子,更是要压住未来亲家一头,目的都达到了。

思思母亲对这场「谈判」结果很满意,「来,大家都动起来吧,菜都凉了。」边说边给身边不安的明翰母亲夹了一块鱼肉说道:「快尝尝,他们家的清蒸鱼是最有名的。」

第一次见面,就在思思母亲全胜的状态下「顺利」结束了。

思思母亲心情大好,回家哼着歌,往沙发一坐,春光满面。而思思却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

思思妈一看思思的样子,就忍不住来气,「你看看你,我为你结婚,让你风光啊,你还不满意了。」

思思为难地看着妈妈,「不是啊妈,以前我问过你,你可没说过这些条件啊,我跟明翰说的也是我们家没什么要求。现在,你突然提出这么多要求,弄得我……」

「我跟你提有什么用?这些都是得当着双方老人谈的。再说了,这礼金,我们也不要,是替你存起来,以后结婚了,你得有自己的小金库,万一有用钱的地方,你这就可以直接用啊!你以为我是给我自己要啊,我是给你要啊,傻丫头!」

思思母亲理所应当地继续说:「还有汽车,明翰每天上班开车,你们又不顺路,难到要你挤地铁?这还不是心疼你啊!让明翰给你买辆车,他开他的,你开你的,是不是就不受罪了?你还埋怨起我来了,我可都是为了你。」

「不管怎么说,第一次见面,咱们也不该迟到这么久。」思思低着头,小声嘟囔。

「我说句公道话。」思思爸爸开口了,「思思啊,你妈那都是为你,我也理解,谁家的孩子谁心疼嘛,只不过提得太突然了,我都不知道。」转头对思思妈说:「我看那个明翰家老俩口也是个实在人,以后这都得相处,你今天实在是不该说不是亲家这话,太尴尬,也太抚人家面子了。」

「哎!你们两个!」思思妈噔地从沙发里弹坐起来,「怎么枪口都对着我来了,我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她不受气嘛!给他们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懂不懂?我这都是为了谁啊?你们两个都冲着我来了?」

「好了好了,没人说你啥,我去找人下棋了。」思思爸看思思妈急了,不想把事闹大,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思思也知道妈妈是为自己好,心里虽有不安,但是也没有办法。

李思思家的战斗刚停,张明翰一家也并不轻松。

张明翰知道,自己的父母不说话代表着什么。

今天自己并没有太向着父母说话,关键是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说。

在这之前,并不是没见过思思母亲,从不知道她是这么会刁难人的人,也问过思思结婚有没有什么要求。然而今天这一切的一切,也出乎自己的预料。

他知道,今天父母的隐忍,都是为了自己。本来以为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只是把两家老人约一起见面认识一下,商量个结婚日期就好了,结果今天这会面让明翰感到,自己根本不能做主,而且还让父母跟着看脸色,这更让早已独立的张明翰觉得心痛不忍。

明翰再也在家里待不下去了,他看着母亲和父亲,只能更惭愧。他觉得,有必要找思思谈一谈,这,毕竟是他们两个人的婚礼。

当晚六点,两个人在一个清静的小饭店见面。两个人的心里都压着沉沉的石头,谁也开不了口。

「你怎么从没说过你妈妈的要求啊?」看着同样沉重的思思,明翰知道思思心里也不好受,也就压住了烦闷,耐心地说。

「我也不知道啊,我妈从没有说过。」思思抱歉地看着明翰,「今天的事,唉……」思思低着头,叹着气无奈地说:「真是没想到,我也不想这样的。」

「不管怎么说,你们今天也不该迟到吧!专程选了一个离你家近的地方,我们从大北头跑过来,还提前到,结果等了一个多小时啊!这是什么意思啊?」

明翰想着今天父母受的委屈,不觉说话声调越说越高,「还有,你妈对我妈这态度,让我妈脸面往哪放?你们家今天的种种,不是等于打我们家脸吗?今天要不是我爸妈隐忍,你以为还能谈下去吗?」

李思思从没有见过明翰这么对自己讲话,更觉得委屈。

自己为了两家能好好地谈,已经受了母亲一肚子气,现在还要再受明翰的气,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啊!

「你也怨我!我真是里外不是人了!难到我做得了我妈的主吗?我只能说,我妈今天说的话从没跟我说过,我也不知道她有这么多要求!你也怨我,那别结婚了!」思思说完,拿起包转身就走。

「思思!」明翰赶忙起身抓住思思的手,看着思思哭得梨花带雨的脸,一肚子气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好了好了,我也知道你有苦衷。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也不说了,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事今天也都定了,好了乖,不哭了!」明翰伸手给思思擦去泪水。

思思也知道明翰心中的不快,自己这边也确实有做得的不好的地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唉,就这样吧,希望快点结婚。

好事是好事,但,别再多磨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买家具,布置装饰,包括选思思的新车,一切都进展顺利。这期间,无论是思思去明翰家,还是明翰到思思家,两家老人也明显拿小俩口当儿女般那么亲热自然地对待,这也让这小俩口终于有了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喜悦感。

结婚日期终于敲定,定在九月九日,寓意长长久久。

这天,两家老人约好第二次见面,主要是商量婚礼细节。

虽说最近很太平,但是毕竟有过第一次见面不快的阴影,这多少还是让小俩口内心恐慌不安。

在见面之前,思思特意跟母亲畅谈,希望不要引起不必要的不快。「我是嫁女儿,不是去斗气的。」这是思思母亲的态度。

这次的见面,两家老人谁也没有早到,但是,谁也没有迟到,总算是开局不错。

商量,又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婚礼嘛,我的意思还是要隆重,找专业的婚庆公司去做。

女人一辈子就一次,我的意见是绝对不能马虎。」思思妈开门见山,直接抛出自己的想法。

「这是肯定的!我们也要让思思风风光光地进门的,这个我们没意见。」明翰爸爸点头同意。

「那太好了。」思思妈接着说:「我已经想好了大概。婚礼嘛,要与众不同,才能显出浪漫别致。现在的明星都时兴海岛婚礼,我也不说什么出国这些不切实际的,咱们就去三亚举行婚礼吧,找一个沿海的五星酒店,在草坪举行典礼,蓝天白云,大海为证,多好啊!典礼举行完,再去室内举行宴会,你们看怎么样?」

三亚、五星酒店、草坪婚礼,这一切又是出乎张明翰家意料之外的。

思思妈接着说:「宴会的桌数嘛,毕竟太远,我们也只请挚友亲朋参加,也就十桌吧。」说完思思妈从包里拿出名单递给明翰妈妈,「就这些人,我们也不多请了,就直接安排住在举行婚礼的酒店就行了,这样大家都方便。

「但是这些人去三亚的机票和酒店住宿,得你们来出,毕竟你们是男方嘛,请客人得你们出钱。当然了,这些客人的礼金,我们家就不收了,都给你们好了。」

思思妈自顾自地继续,「还有,不能真请人跑那么远只去参加个婚礼啊,至少怎么也得住三天。第一天客人到了你们跟我们一起接待,晚上大家就一起吃个便饭。第二天参加婚礼。第三天怎么也得安排他们去著名景点玩玩,也不用多,就天涯海角或者大小洞天,简单转转就行,第四天就飞机回去了。」

「还有。」思思妈从包里拿了几张纸,上面是罗列好的酒店,推到明翰妈妈面前,「这是我精心选的酒店,都是一线五星大牌酒店,至于最后选择在哪个酒店举行,你们去商量吧,我都没意见。」

明翰拿过酒店名单,简单看了一眼,全都是三亚最贵最著名的奢华酒店,随便那个酒店最不好的房间一晚,都要一千多块钱。十桌人,住三晚,这要多少钱?加上这些人的往返机票!

明翰不用去看父母,因为他心里已经很不舒服了!自己的婚礼,他们自己完全不能做主吗?只能听她的安排?还都安排好了?那以后结婚后,是不是自己的生活,她都要这样颐指气使地来指手画脚?

「还有,这婚礼具体安排,就找专业的机构去策划吧。至于钻戒,也你们年轻人自己去挑吧,我就不管了。但有一样,这婚礼的礼服,包括伴郎伴娘的礼服,那是要买的。」

还没等思思母亲说完,思思就急忙开口说:「不用了妈,就穿一次,不用买,婚庆公司都有的,我们就租一天就好了。」

「你一辈子就只穿一次哎!婚礼哎!你还要穿人家剩下的?你知道前面穿过的人过得幸福不幸福啊你就穿?万一前面穿过这礼服的人离婚了,你再穿着结婚,你也不嫌晦气!」

思思妈瞪了女儿一样,越过明翰,直接看着明翰父母,发问:「你们觉得呢?」

还没等明翰父母说话,明翰就直接说道:「阿姨,其实婚礼我和思思都已经想好了,我们有我们的想法,我们想……」

还没等明翰说完,思思妈就打断不悦道:「我是和你父母再商量,不管同意不同意,都应该是我们长辈之间的对话,你这样出面反驳,是不是太不礼貌了?难到你们家不是长辈说了算吗?」思思母亲嘴里数落着明翰,但是眼睛盯着明翰的父母,指责明翰父母不会管教孩子的意味非常明显。

思思都快哭了,不知道怎么又闹成这个样子!心底发出深深的绝望!有那么一瞬,她想逃避,想逃离这一切,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夹在中间的滋味,实在太难受。

没有人说话,出奇的安静。

时间就这么流逝,没有人知道怎么打破这个僵局。明翰看出了思思的难过和绝望,但此刻,他顾不上思思的感受,他已经被愤懑填压得满满的。

「我们家条件虽然不是太差,但终归也是一般家庭。先不说婚礼费用,单说客人都去三亚举行婚礼,你们家加上我们家的客人,住宿加上往返机票,实在不是个小数目。」明翰父亲终于开口说话了,沉着脸,谁也不看。

「那这话的意思是,你们家负担不起了?难到你们家娶媳妇儿,我们娘家还要陪送婚宴吗?」思思的母亲怪笑道:「那这样吧,我们家全负责三亚的婚礼和婚宴,但是这得写成『李府婚宴』,等于你们张明翰入赘我们李家,好不好?」

张明翰的父亲忍无可忍,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转身就走。张明翰的妈妈也是满脸的不耐烦,跟着张父走了出去。明翰一脸的冷漠,看都没看一眼思思,也随着父母走了。

终于,思思忍不住,哭了起来,「妈!你是有多恨我?这么搅局?这也没有外人了,你给我句话,是不是你根本就不想我和明翰结婚?」思思哭得撕心裂肺的,看着母亲。

「这是什么话?」思思妈一脸不可思议,「你能风风光光地出嫁多好,我这不都是为你好,你还不领情!我要是不同意你和明翰的事,我根本就不会见他们家人!」

思思妈也生气地对女儿叫道:「现在你看看,他们家什么态度,这是商量事的态度吗?连商量都不商量就直接走了,这是娶媳妇的态度?我这都为你好,你还冲我嚷嚷!还没嫁过去就能胳膊肘往外拐!」

「行了!」思思爸皱着眉低声喝止,「吵什么吵!不嫌丢人吗?!」思思爸看着思思妈,「你有条件,怎么在家从来不说?」

「我跟你说得着吗?这得跟他们家说!是咱们把思思嫁给他们家,不跟他们说,跟你说有什么用!」思思妈瞪着眼反驳。

「行了行了。」思思爸站起来就走,「还吃什么吃,回家吧。」

思思家这边一团乱麻,明翰家里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明翰的心底,也生发出阵阵的冰凉,那种冰凉,好像能使自己不带一丝感情色彩来看这件事,第一次,明翰对和思思结婚,产生了绝望的念头。

「这事,实在是超乎咱家的经济能力了。」明翰爸冷静地说:「不算房子,前两个月已经花了四十多万,这去三亚结婚,这么多人,得多少钱?我们是开银行的吗?」

「爸,你别说了,这婚,我不结了。」明翰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婚还结不结?这婚,该怎么结?

谁都没有答案。

整整一周,李思思和张明翰双方都没有过联系。

他们也都不知道怎么面对。

思思想着明翰的爱,真的心痛得难以附加!为什么自己的母亲要这么刁难自己的婚事呢?难到她真的希望自己不幸福吗?

看着手机上备注为「老公」的号码,思思泪流成河。她舍不得明翰,舍不得这份感情,她不能眼看着这到手的幸福就这么逝去。

思思痛定思痛,给明翰打去电话,约好见面。

一周没见,仅仅一周时间,仿佛一年一样,分分钟难熬。明翰憔悴了,冷峻了,她不知道这表情意味着什么,她必须打破这一切,她不要失去他。

「明翰,我替我母亲道歉,明天我去跟叔叔阿姨道歉,但是,我母亲这所有的要求,我事先并不知情。我已经想好了,婚姻是我们两个人的,我们完全可以自己说了算,我们就按我们的想法去做,或者干脆,我们直接旅行结婚,避开这一切。」

「难到,你就不回来了?避得了一时,能避得了一世?你回来不还得面对你母亲?」明翰冷静得让思思发慌。

「我去说服我母亲,不去三亚结婚,或者——」思思低下头,拿出包里的一张银行卡,递给明翰说:「这是我这几年工作攒的钱,大概二十万吧,你拿去作为婚礼的费用。还有那十万礼金,结婚后我也给你,补做这次婚礼费用,你看行不行?」

「拿你的钱结婚?哼哼。」明翰从鼻子里挤出笑声,「将来还不知道你母亲会怎么说,我可受不了。」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你不想结婚了?」思思眼圈泛红,死死地盯着明翰,问出她最不敢问的那句话。

明翰抬起头,看着面前自己深爱的女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怎么不想结婚?谁不想高高兴兴地结婚呢?但是现在这一团乱麻的局面,谁能解得开呢?即使解开,心里不会有阴影吗?

明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打从心里,明翰心里已经到了连见一面都不愿意见李思思母亲的地步,他不知道这样以后,两家还能怎么相处。

不结婚了?想想两个人的感情,明翰心中的愤怒足以让他红了眼,怎么结个婚这么难?怎么这么多破事?怎么偏偏摊上个这么难缠的「岳母」?!

「你别不说话!」李思思一边哭,一边说:「我去给你父母道歉不行吗?我去说服我妈,不在三亚结婚不行吗?结婚的是我,不是我妈,我嫁给你,有没有婚礼都行,不行吗?我一辈子都对你父母好,不行吗?」思思哭得喘不过气,但是话里透出的坚定,无人能移。

明翰再也压不出心里的酸痛,紧紧地搂着这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痛得说不出话。

「我去做,我去说!不用你管!」李思思抬起坚定的面容,强笑着说:「我去做我母亲的工作,不会有三亚的婚礼,我嫁你,不要婚礼!」说完,思思轻轻挣脱了明翰的怀抱,朝家的方向走去。

明翰不知道李思思是经过了怎样的斗争,才取消了她母亲定在三亚的婚礼计划,他只知道,这一定是一番激烈的斗争。斗争?呵呵,是的,以她母亲的性格,说斗争,真不为过。

在思思的努力下,自己的父母也接受了思思的道歉,看着思思心力交瘁地忙活,自己心疼,也无可奈何。

时间转眼到了七月底,离婚礼的日期越来越近。两家老人之间再也没有见过面,一切都是小俩口在周旋。思思常去明翰家看明翰的父母,而明翰,却再也没有上过李思思家的门。

既然要结婚,该躲的还是躲不掉。

这次见面,是在达成取消三亚婚礼的基础上进行的。虽然取消了三亚的奢华婚礼,但是在本地的婚礼还是要举行的,对此,张明翰父母也没有提出异议。

尽管张明翰父母心中一万个不痛快,但也还是来了。

这次的见面,思思妈闭口不开,全由思思爸和明翰爸沟通,请客的人数,婚礼的酒店,以及婚庆事宜,两个父亲都很容易地达成了共识。

总算是,尘埃落定了。

在小俩口都松口气的同时,思思妈开口了——

「我也没有其他要求了,不管怎么说,我的中心思想就一个,要体现出你们家重视我们家思思,其他没条件!」

这话,就像晴空霹雳一般砸在每个人心头。李思思看着母亲,心中闪过那么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

「请讲。」明翰父亲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第一,这房本上,必须写上我们家思思的名字,这婚房,属于他们两个。马上就去办过户!婚礼前必须完成。」

「还有吗?」明翰爸爸依旧不带一丝表情。

思思妈妈不顾思思爸爸的阻挡,依旧大声说道:「为了表示你们家对我们思思的重视,接亲的时候,必须要让明翰的奶奶爷爷亲自上门接亲,这样才行!」

「胡闹!」明翰爸爸忍无可忍,站起来大声说道。

「什么胡闹?怎么就胡闹了?」思思妈妈显然已经憋得太久了,爆发说:「让你们家老人去接亲怎么了?难到你们家的人都请不动吗?娶媳妇的是你们,既不想出钱,也不想出力,难到我这娇生惯养的宝贝女儿,就这么白白便宜你们了?想得美!」

「你、你这不是欺负人嘛?」明翰妈颤抖着声音说:「又要彩礼,又要新车,我们家可都同意了,现在还要房产证写上你女儿的名字?为什么?这是我们老俩口一辈子的心血啊!你、你这三番五次的强人所难,这、这不是在卖女儿吗?」

「你说谁卖女儿?」李思思母亲一把抓住明翰母亲的衣领,吼道:「要不是你们家儿子死皮赖脸,我会把女儿嫁给你们家?做梦去吧!你就是跪下来求我,我都不看一下!」

「你放手!」明翰妈妈也颤抖着用手使劲掰思思母亲的手,「你也不问问你女儿,天天去我家道歉是为了什么?还不是要嫁给我儿子?你先管管好你自己姑娘吧!放手!泼妇一样!」

「我泼妇?!我还就泼妇了!」思思妈妈显然被人戳了痛处,恼羞成怒,一把抓住明翰母亲的头发扭打起来。

「住手!别打了!成何体统!」明翰爸死命去拉架。

「放手!放手啊!」思思爸也使劲去拉扯思思妈的手。

思思绝望地看着这一切,早已没有了眼泪。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声,骤然停止了一切。

只见思思妈妈挥舞的手停在空中,明翰爸不可置信地用手捂着左脸。

「啊!」明翰大喊一声爆发了,他看见扭打中,思思妈妈给了前来拉架的父亲正正的一耳光。

明翰大步跑过去,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推开了愣在当地的思思妈。

「哎呦!」思思妈被这猝不及防的大力推搡,一头碰到了旁边的桌角上,鲜血直流。「哎呀,杀人了!杀人了!哎呀!」伴随着这哭天喊地的声音,酒店服务员马上报了警。

「老头子!老头子!你怎么了?」这边,明翰妈妈扶着渐渐滑下去的明翰爸,哭着喊道:「快!明翰,拿你爸包里的药,快啊!你爸心脏病犯了!」

「爸!爸!」明翰跑过去,找出药喂父亲吃下,背起父亲要往外跑。

李思思走过来,面无表情地说:「把叔叔放下来吧,我已经打了 120 了,马上就到。」

没有过多的语言,什么也不用再说了,乱糟糟的一切,仿佛自己已经被隔离。思思空洞地看着一切,终于还是扶住了头被磕破的母亲。

120 来了,110 也来了。

该说的说完了,也就没有什么再说的了。

李思思和张明翰,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李思思忘不了的,是张明翰抬起他父亲,坐上救护车后,车门关闭前对自己投来的最后一个眼神,没有了爱,什么都没有,陌生人一般。

九月九日,原本是两个人结婚的日子,两个人选择了见面。

这次见面意味着什么,心里都明白。

自从上次闹得天翻地覆后,两个人,两个月没有见过一面,也没有联系过一次。

李思思不知道再怎么去挽回。

而明翰也忘不了救护车上,父亲捂着胸口挤出的那句话:「思思这个儿媳妇,我们家供不起!」

无止尽的沉默。

两个人默默无语,感受着两个人的最后一刻。谁也不用说,他们知道,他们不会有婚礼了,不会有未来了。原本相爱的两个人,终究要归于殊途。

思思的眼泪,悄无声息地流淌。她心中对母亲的所作所为是不满的,甚至说是带一丝恨的,但是她能怎么办呢?她能选择顺着自己的母亲吗?还是能选择不要自己的母亲呢?她不能,她什么都不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爱情流逝。

明翰知道,自己也不可能和思思有未来了,即使深爱,也会被这些事情消磨殆尽。趁着还有一点余温,也只够自己对心里的爱情说声再见了。

谁也不说话,就这么坐着。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天色尽暗,就像他们的爱情,没有了一丝的温度,和一点的光芒。

曲终人散终有时,是时候说再见了。

「明翰,再给我唱一首歌吧,就是我最喜欢的那首《十年》。」思思低着头,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稳,「唱完这首歌,我们就是陌路人了。我不想再说谁对谁错,我只想请你记得,你我爱过!」

思思的泪,伴着话语,字字敲打在明翰心上。他多想伸手抱住身边的人,多想把她紧紧兜在怀里,可终究,他什么都没做。他知道,他们已没有了未来。明翰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在明翰低沉压抑的歌声中,思思默默站了起来,听着身后的歌声,走了,走得撕心裂肺,哭得不能自已,但是,她没有回头。

明翰心如刀割,却知无法挽留。

曾经,这一对一生一世要在一起厮守的人,就这么分开了。此后天涯,各不相关。

可这原本,应该是这世上最最亲密的人啊!

大抵,最深刻的心痛就是这样的吧。

有缘无份,终究也,无可奈何。

备案号:YX014qm4wwqwqDo5X

编辑于 2021-05-07 15:16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月子,是衡量婚姻的唯一标准 ​ 赞同 144 ​ 目录 103

早知婚后,不如结婚前分手

深夜情感研究所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