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时光的幻想

所属系列:招惹:她似骄阳与星火

时光的幻想

招惹:她似骄阳与星火

室友的婚礼上,我踹了摸我大腿的伴郎。

陪着蜷缩起来嗷嗷大叫的他去医院,医生是前男友。

前男友看起来好像不在意的样子,忽然不小心按到了伴郎的伤处。

「哪儿疼?是这里吗?」

伴郎叫得更大声了。

1

大学室友结婚,邀我给她当伴娘。

婚礼上,伴郎们多喝了点酒,提议玩游戏。

结果演变成了婚闹。

我被人按在地上,对着扯坏我裙子摸我大腿的那人狠踹一脚。

随着霎时响起凄厉的嚎叫。

混乱的场面总算停下来了。

救护车来的时候我从桌子上拿了块喜糖。

不理会场中众人各种或是好奇或是恼怒或是看热闹的神色。

坦然跟着坐了上去。

2

我踢的这人叫付辰,是新郎的同事。

到医院,送急诊。

旁边小护士对着我身后喊:「江医生——」

我回头。

呵呵,江妄。

前男友。

他看到我同样也愣了一下,随即并未理会我,径直从我身边走过。

我也假装不认识他的样子,把攥在手里的喜糖剥开塞嘴里。

——今天实在是晦气,有必要吃块糖甜一下自己。

他走到病床前,看床上付辰弓着身子,嘴中发出无意识的呻吟。

「怎么回事?」他问。

小护士神色尴尬,扭头看向我。

「我踹的。」我嘴里含着糖,说。

小护士这才把话接下去,对他小声道:「好像是婚礼上玩得有点过火……」

她话只说半截,但相信江妄应该已经能明白了。

毕竟我穿着伴娘服,后背还被撕裂了个口子,内衣都露了出来,床上付辰也是正式得不行的打扮,穿成这样的两人总不能在街上互殴吧,一说婚礼指定就能懂了。

不过江妄仍旧是面无表情。

他走到付辰身前,开口问:「哪儿疼?是这里吗?」

我心说还问什么呀,没见他手捂着哪儿吗。

结果就见江妄身子一歪,好像不小心碰了一下。

那人顿时又是杀猪般的惨叫。

「哦,不好意思。」江妄这样说着,可他脸上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

回过头对小护士道:「准备手术吧。」

小护士连忙招呼人推着付辰进了手术室。

3

房间里顿时只剩我和他两个人。

「他欺负你了?」他忽然开口。

我一怔。

「关你 P 事。」我说。

他听见我这话,向来平静的眸中终于有了起伏,正要开口说话,却听见门外小护士喊他:「江医生,手术室准备好了。」

他扭头深深看我一眼,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放在床沿,对我道:「挡一下吧。」

之后不待我有何反应匆匆离去,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我站在原地。

先前一直忽视近乎裸露的后背带来的羞耻,努力装作若无其事。

我咬着牙挺着身,就是不想在他面前丢人。

但其实,人家早就注意到了。

也是,谁能看不到呢。

时隔多年再见,没想到自己会是以如此狼狈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

他心里一定在嘲笑我吧。

他一定在想,幸亏当初与我分了手。

我嚼碎了嘴里的糖,混合着心中苦涩一同咽下。

想了想,我还是拿起了他的衣服,轻轻披在了身上。

接着推门而出。

4

在门外等了会儿,电梯转角处忽然急忙忙冲过来一群人,其中一个中年妇女上来就哭喊:「我儿子在哪儿!我儿子没事吧!」

我知道,付辰的家属来了。

陪同的还有当时伴郎团中一人,他看见我,立刻向我走了过来:「我是新郎的同事张翎,呃……付辰他怎么样了?」

我记得这个人,当时伴郎们大部分上来闹,就他还保持着理智在旁拉他们,表现得还算有礼,于是我的态度也不是很生硬,淡淡道:「已经进手术室了。」

「哦……」他点了点头,又犹豫着开口,「刚才在婚礼上冒犯到你,实在是抱歉……」

话音未落,旁边那中年女人看到我后忽然间冲了上来,扯着我大吼:「就是你伤的我儿子!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事!我绝饶不了你!」

我这时身上披着江妄的白大褂,被他这样一扯,白大褂掉在了地上,露出近乎赤裸的后背。

医院里人来人往,她这么一嗓子喊,大家都朝这边望来。

有不少人的目光停留在我的后背上,火辣辣的,我心中霎时又羞又怒。

说起话来也不客气:「你儿子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撕我衣裳!我踢他一脚怎么了!」

「你!」

她一声尖叫,猛推了我一把,那架势像要冲上来打我。

张翎慌忙从后拉住她。

可是我被她推得一个踉跄。

眼看就要摔倒时,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那人一手扶住我的肩膀,一手架住我的腰,帮我稳住身形。

我还未来得及看他是何人,便已听到他带着怒意的声音在我头顶传出:「这位女士,医院禁止喧哗!你再这样我便叫保安了!」

是江妄。

我连忙就要从他怀里钻出来。

却不想他仍旧扶住我,没让我挣开。

接着迅速蹲下身,捡起掉在地上的白大褂抖了抖,重新披回到我身上,他这才放开手。

「别披着,直接穿上。」他对我说。

5

我看着他走到我身前,直接面对那女人,好像那句话只是随意一说的样子。

便不再多想,套着衣服穿上。

那女人一看到他,也不再闹了,急急上前问:「大夫,我儿子没事吧!?」

江妄表情冷淡:「手术很成功,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太好了!谢谢大夫!」她感激涕零。

「病人现在麻药还没醒,一会注意事项会有护士告知你。」他继续冷淡地说着,却只是短短几句话。

接着他忽然看向我,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上前一步,客气道:「谢谢江医生,衣服我洗过后再给您快递寄回来。」

他眉头轻皱,半晌甩下一句「随你吧」,转身走了。

见他走远,我则转身面向那群人:「既然现在没什么事我也先回去了,后续你们要报警或是起诉,我随时奉陪。」

说完也不待他们如何反应,转身就走。

听着身后传来的吵嚷与劝说声,我一次也没有回头。

走到医院楼下,刚要掏出手机叫个车,却见微信上十几条未读消息。

随手翻了翻,大部分都是同样参加婚礼的几个同学问我有没有事,要不要过来帮忙之类的。

我心中冷笑,不理会这些虚情假意。

真心想要帮忙的话,手术这么长时间也该过来了。

还不是看闹出了事,都想撇清关系。

继续下滑,直到我翻到那个发来消息最多的人。

点开消息一看,心彻底凉透。

6

柳鑫。

也就是今天的新娘。

大学四年的室友。

在出事之后第一时间给我发来消息,用的还是语音。

我点开外放。

「杜时予,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怎么能下那么重的手!」

「我好好的婚礼让你闹成给这样子!」

「婚礼上让你把 120 闹来了,这多晦气!」

「不就是玩游戏吗?你就不能忍忍!」

「大家都玩的很开心,怎么就你这么矫情!」

「早知道不邀请你了!」

……

我听着这一条一条,手里手机几乎握不住。

所以……

这是怪我吗?

我在她的婚礼上遭到的婚闹,差点被猥亵,她还在怪我吗?

我一时间说不清自己心里是愤怒还是无语,总之胸中情绪澎湃不息,脑袋都有点缺氧。

颤抖着打开聊天框,在里面输入「SB 滚!」几个字,点击发送。

想了想完全不解气,于是又继续写。

「你下次结婚可千万别邀请我!」

再次发送。

之后果断把她拉黑。

7

做完这些事后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原本今天就忙碌了一整天,身体十分疲惫。

医院楼下有个长椅,我走过去坐在上面。

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心有怒火之余,忽然有些委屈。

那天收到柳鑫的伴娘邀请时,我本不想去。

毕竟与她关系也没好到这种程度。

四年室友期间大家没少闹过矛盾,有段时间我甚至被她们三人孤立。

后来虽然和好,但心里总是存着芥蒂。

所以这次婚礼我没打算去的。

但是还没来得及拒绝,聊天的界面一条一条翻滚。

【寝室别的姐妹也都一起哦】

【我还邀请了班上其他同学】

【除了太远的实在没办法,大家都会过来呢】

【正好趁此机会聚一下】

【反正时予你也在 B 市】

【而且结婚那天是周末你不上班】

【所以就这么说定了,绝对要来哈~】

一条一条,把我想到的借口都堵死了。

得,那就去吧。

看在同寝四年的情谊上,就当帮她个忙。

8

婚礼相当有排场。

柳鑫穿着白色的纱裙坐在中央。

我与同寝其他几人则穿着统一定制的伴娘服围着她。

初见新郎与伴郎们时他们也都彬彬有礼。

新郎是本地人,看起来比我们大几岁,样貌不错,而且从婚礼的排场来看,家底也颇丰。

在与室友们闲聊时听到八卦,新郎是江临集团的项目经理,年薪百万,伴郎们都是他的同事。

「江临集团?是江妄他们家的江临集团吗?」她们说到此时,都饶有兴致看向我。

我则假装没听见。

江妄跟我谈过恋爱这件事她们都知道,我自然也明白她们的目光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们见我没反应,于是继续八卦。

柳鑫毕业后入职江临集团,与自己的上司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办公室恋爱,不到一年便结婚。

我这才了然。

怪不得柳鑫会如此得意了。

小说里的情节照进现实,她当然恨不得把自己的甜蜜告诉全世界。

而且我也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会锲而不舍邀请我。

因为入职江临集团这个名额,原本是我的。

所以她想向我炫耀。

并不是要我见证她的幸福。

只是这样罢了。

9

洞悉了柳鑫那些小心思,我无所谓笑笑。

做室友四年,我太知道她的性格。

她得意的这些事,我已经没有当年那么在意。

虽然没有入职江临集团,但我也有了自己喜欢的工作。

我是真的无所谓的。

所以那时我也是真心祝福她,起码在婚姻上能够的到幸福。

可是现在……

看着手机里那一条条语音,我胸口堵得慌。

长按删除,手机锁屏放进口袋。

眼不见为净。

自己站起身,深吸两口气。

我现在只想回家睡一觉。

但是,俗话说得好,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会塞牙缝。

我刚起身没走两步,身体就是一顿。

高跟鞋插到了地砖的缝隙里。

无奈之下只好先伸出脚,之后蹲下拔鞋。

「啪」一声,鞋跟断了。

这鞋是柳鑫统一给我们的,极细的跟,却也不应该这么容易断的。

也不知她是从哪里淘来的货色。

我蹲在地上,无语得想笑。

心中不禁自嘲,今天真是各种玛丽苏女主角待遇。

这时候再来个帅哥就可以拍电视剧了。

正这样想着,头顶忽然投下一片阴影。

我抬起头,逆着光,看到江妄笔直地立在我身前。

「你蹲在这里是想装蘑菇吗?」他说。

我:「……」

10

帅哥。

的确是个帅哥。

可是这个帅哥我却不想见到他。

不知道其他分过手的人是不是跟我一样的心理。

在前任面前,自尊心特别敏感,要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至少要表现出比跟他在一起时还要过得好。

否则不就要被他看轻了吗。

结果现在以最狼狈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

老天,干脆来块陨石砸晕我得了。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你眼睛有问题啊,没看到我鞋跟断了么!」

所以我只能从别的方面找回点强势,不让他有机会取笑我。

比如说用粗暴的语言,来掩盖尴尬的事实。

「所以你打算在这里蹲一天?」

比起我的粗暴,他轻飘飘的嘲讽更让我难堪。

我恼羞成怒:「跟你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乐意,我现在躺地下你都管不着!」

他这次没说话,只是低头看着我。

现在他站着,我蹲着,他居高临下,我仰头仰得脖子都酸了。

因为逆光的关系,我看不清他是什么神色。

可是我告诉自己不能低头。

低头就输了。

于是我便这样瞪着他。

他忽然叹了口气,微微弯腰,向我伸出手:「起来吧,我送你回去。」

我鼻头一酸。

好不容易止住要坠下的眼泪。

先前被伴郎们按在地下撕扯时我没哭,在医院被付辰的妈妈羞辱时我没哭,听到柳鑫骂我的那些话时我也没哭。

可是当他用这样的语气同我说话,我却险些哭出来。

「不用你管!」

我一把拍开他伸过来的手正要起身,手却被他顺势拉住。

他稍稍用力将我拉起。

「听话。」他说。

我一下愣在原地。

他继续道:「在长椅上坐着等我一会,我去把车开出来。」

我还是没有反应。

他干脆拉着我来到长椅前,按着我的肩膀让我坐在上面。

「你不用想太多,我没有别的意思,」他站起身,后退两步,「遇见任何人有这种情况我都会出手相助的,只不过这次那个人刚好是你。」

说完他便走开。

而我坐在长椅上,自嘲地笑笑。

也是,自己对他来说能有多特殊呢。

只是短暂地喜欢过,之后发现是错的。

仅仅这样罢了。

11

很快江妄的车便开了过来,我坐到副驾上。

「你家在哪儿?」他问。

我向他报上地址。

他轻轻「嗯」了一声,发动车子。

两人都是静静不说话,气氛相当尴尬。

我考虑要不要找个话题,还是这样尴尬下去,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对了,你出来送我,医院那边怎么办?」

他一顿,好像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开口道:「下班了。」

「下班?」我愣,「这个时间?」

我看向车外明晃晃的阳光,又拿出手机看了看。

这半下午的,怎么都不像是会下班的时间。

他却是不再回答我。

我一看人家这样子,指不定是不想搭理我呢,自己还费什么心找什么话题。

于是也闭上了嘴。

12

车很快开到我家楼下,我推门下车。

由于先前一鞋跟断了,走路也不方便,于是我干脆把两个鞋子都脱了,拎在手里,自己光着脚下去。

正要回头跟他道谢说再见,却见他也从车上下来,绕到我这边。

「你这样子可以吗?」他问我。

「没关系,」我说,「走两步进电梯就到了。」

「嗯。」他点头。

「今天真的谢谢你了……」我说着,忽然想起自己还套着他的白大褂,于是一边说一边脱,「这衣服要不然你直接带回去吧。」

我这样说是为了避免日后麻烦。

从刚才在车上他对我冷淡的态度来看,他显然也并不想与我有太多交集的样子。

人家帮我是人家的教养,那我必须要把握好分寸。

日后当然不能以这种借口再去骚扰他。

当断则断。

这是我两年前跟他说分手时就清楚地知道的。

我脱得很快,一半袖子已经拽下来了,又露出了可以看到内衣的后背。

他却皱了皱眉,忽然伸手抓住袖口:「不必了,毕竟你……让人看到不好,以后有机会再给我便是。」

毕竟我衣衫不整,让人看到不好。

我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听出了他想说的话。

这就是江妄。

在教养和绅士风度方面简直无懈可击。

不管与人的关系多不好,他总会给对方留有相应的体面。

印象里他还从来没有让人在公共场合出丑过。

哪怕当年我在众人面前向他表白,为了不让我难堪,他还是答应了。

想到以前,我心中又是一痛。

强行把升起的酸涩感压下去,淡淡道:「无所谓,家就在楼上,也不会有多少人看到。」

我说着,就要继续往下脱。

他抓我的手用力了些,眸中闪过一丝愠色,拉过我已经脱下来的袖子就要给我穿上:「等电梯的时候遇上人怎么办,你这样子,看起来就像是被人欺负了。」

「没事,我……」

我正要开口,话还没说完,眼角的余光就看见从旁忽然飞来一个鸡蛋。

鸡蛋?

我尚未反应过来。

那鸡蛋已经从我眼前闪过,「啪」一下。

正中江妄脸上。

时间仿佛静止,我们俩都懵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

一扭头,就见我妈手里拎着菜篮子像金甲圣斗士一样冲过来,边冲边喊。

「你这个臭流氓!你想对我闺女做什么!!!」

江妄:「……」

我:「……」

13

懵逼间我妈已经冲到身前。

从菜篮子里掏出韭菜当做武器就要往江妄身上招呼。

我顿时反应过来。

「妈你别激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连忙拉住她。

「他都撕你衣裳了还能是什么样子!」我妈大吼。

我一怔。

想起方才的场景。

江妄的确是扯着我外面套着的这件白大褂来着。

不过他是要给我穿上,是我自己非要脱下来。

而且想想我现在的形象,光着脚,拎着鞋,后背赤裸一大片。

还在跟江妄拉扯。

感情这样就让我妈给误会了……

「妈你听我解释!」

我迅速抱住冲动的老母亲,言简意赅把情况解释给她听,当然隐藏了我们之前谈过恋爱这一部分。

我妈一听也懵了,连忙扯着江妄道歉:「对不住啊江医生,你扯着时予的衣裳,我以为你是要欺负他的臭流氓呢!」

但紧接着她又怒火冲天,大骂柳鑫是王八蛋。

我踮着脚,用袖子擦江妄脸上的鸡蛋液——总归这衣服是要洗的,索性不怕再脏一点。

江妄摆摆手说没关系,脸却有点红,自己也狼狈地拿纸收拾着。

直到我妈说了一句:「江医生要不然去我们家吃晚饭吧,就当是谢谢你帮时予」时,他停住了。

我以为他是十分尴尬,不想与我有太多的交集。

我正要随便找个理由帮他拒绝。

「好。」我听见他这样说。

我:「……」

14

最终他还是跟着我们回到了家,我妈去厨房放菜。

江妄去洗手间洗脸,我把毛巾递给他。

我妈又从厨房探出头来:「江医生,有什么忌口吗?」

江妄还没说话,我脱口而出:「他不吃香菜。」

然后我妈就顿住了。

我立刻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吞吞吐吐补救:「江医生送我过来的时候我们无意间聊到过。」

我妈意味深长「哦」了一声,缩回头去。

我悄悄松了一口气,一回头,就见江妄正含笑望着我。

我不自在地轻咳一声,一指沙发:「坐吧,我给你倒水喝。」

说着慌乱地逃离了他的视线。

倒了杯水,我也坐到沙发上,两个人沉默着,对立无言。

不是陌生人,不是客人,不是朋友,不是爱人,只是前男女朋友的关系。

我们坐在一起,除了尴尬,只剩尴尬。

「你这几年过得还好吧?」最终还是他先开口。

「挺好的,你呢?」我反问他。

「我不太好。」他说。

我一怔。

接着心中就是一个激灵。

好险,我差点就问出来了,他为什么过得不好呢?

可是一想到自己与他之间的关系,到嘴边的关心就咽了回去。

「呵呵,那你加油。」最终我还是这样说。

他眸中闪过一丝懊恼,正要开口说话,忽然门口一阵响动。

我爸走了进来。

看到江妄,他惊喜:「咦,这是男朋友吗?」

我:「……」

29

我妈看到我爸回来,宣布可以吃饭了。

我把趁江妄去洗手,我去端菜的功夫,跟在我屁股后面一个劲问我:「是男朋友吗?是男朋友吗?」

我无奈。

在饭桌上把江妄又正式介绍了一遍。

我爸听到柳鑫所作所为也是气得不行,但毕竟在饭桌上,他没像我妈一样直接骂出来。

接着他就把目光放在江妄身上。

「江医生有女朋友吗?」吃饭期间,他问江妄。

「还没有。」江妄说。

「这么巧,我们时予也没有」我妈立刻附和。

「江医生多大了?」我爸又问。

「二十五。」江妄说。

「哎,我们时予也是二十五」。我妈紧接着。

我无语地瞟了他们两眼,心说你们这心思也太明显了吧。

再看江妄,他倒是老老实实回答着。

就这样,我爸我妈用这种一唱一和的方式,把江妄扒得底都不剩了。

问到最后,我爸一拍大腿。

「对了江医生!你留一下时予的联系方式,到时候衣服洗好了正好她上班顺路,让她给你送医院里去!」

我一惊。

连忙开口:「没关系,到时候我用快递给江医生送过去就行。」

「顺路的事,废那功夫干什么!直接送去多好。」我爸十分不满。

我心说就算我想去,人家还不一定想见我呢。

结果一扭头,江妄已经在端着手机:「你扫我?」

我:「……」

14

吃完饭,江妄离开。

我妈拉着我的手不住地说:「闺女,你努力努力,让江医生成为我的女婿吧。」

我无语。

把江妄的白大褂洗了晾上。

晚上回想着与江妄相遇的种种,心中有一个困惑,翻来覆去始终没睡着。

第二天上班时,我妈还不住叮嘱我:「别忘了把白大褂给江医生送过去哈。」

我嘴上应着。

但是想到与他见面的尴尬场面,决定还是用快递给他寄回去。

正这样想呢,手机传来消息提示。

江妄:「你什么时候过来?」

我:「……」

15

没办法,与他约好时间,第二天下班时我来到医院。

江妄也已经下班了,他在办公室等我。

我进去,把白大褂给他,又向他道了一遍谢,正要离开。

他却忽然拉住我。

「我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请我吃饭吧。」他提议。

我一怔。

「昨天晚上你不是已经在我们家里吃过了?」我说。

「不够。」他理所当然。

我无语。

我看着他,心中一动。

那天晚上困扰着我的困惑忽然又升起来了。

从相遇时他给我披上衣裳,到送我回家,到现在帮我,他好像,并不拒绝与我接触。

我忽然想要把心里的困惑问出来。

「你是不是……」我开口。

你是不是还喜欢我,所以才会这么主动。

然而看着他清澈的目光,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想到了从前。

想说的话顿时说不出口了。

「没什么。」我跟他的笑笑,「我先回去了。」

但是他却禁锢住我没有动。

他看着我,好像知道我想的是什么。

「是。」他说。

16

听到这个回答,我有一瞬间的恍惚。

「是什么呀?」我不确定地问。

我怕是自己误会了,也怕是他误会了。

「是我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忘记你,所以才主动靠近你,所以才想要问你,你还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呢?」

他看着我,认真地说。

我的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

想到以往种种,我问他:「那你当初为什么不回我的消息,为什么消失?」

「又为什么,要跟我分手呢?」

然后他就沉默了。

「再等几个月,我全部都告诉你。」他这样对我说。

17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

脑袋里全部都是关于我与江妄的过去。

我们两个是校园恋爱,后来他出国留学,我们开始了并不甜蜜也并不艰难的异地恋。

但某一段时间,他忽然消失了。

我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发了无数条消息,都如石沉大海。

直到那一天,他忽然发来一条:「我喜欢上别人了,我们分手吧。」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可笑。

而现在他回来了。

对于过去,他还是隐瞒。

显得,我像个傻瓜。

我拉出江妄的联系方式,再次删掉了。

18

彻底断绝与江妄的联系,我的生活再次回归正轨。

这天,老板说公司有一个重要的项目需要接洽,但是负责这个项目的同同事出了意外做不了了,所以临时将项目情况与接洽情况整理给了我。

但文档刚打开,我就愣住了。

对接集团:江临集团。

我叹了口气。

兜兜转转,还是绕不开他。

19

第二天我神色复杂地来到了江临集团楼下。

接待人员将我带到会议室。

我握着手中的茶杯,想着江妄虽然是江临集团董事长的独子,但他现在的工作是医生,肯定不会出现在这里。

又那天婚礼上曾听说过,柳鑫的老公就是江临集团项目部的经理,那天伴郎也大多数是他们的同事。

抱着百分之一万的期待,我希望一会儿跟我洽谈的不是他们。

结果让我失望了。

推门进来的是柳鑫。

我无语地叹了口气。

她今天见到我倒是十分开心:「哟,是你啊,可真巧。」

20

「本来因为疫情我没办法去度蜜月,心情还挺不爽的。但看到今天来的人是你,我忽然觉得还挺不错。」她说。

我在心里默念了两遍职业道德,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微笑。

向她伸出手:「你好,我是星海公司新的项目负责人。」

结果她理都没理我,自顾自走到桌子对面坐下了。

我看这架势顿觉不好。

都说吃一堑长一智,上次被她坑得那么惨,所以这次我留了个心眼儿。

在她往桌子那边走,视线没放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偷偷打开了手机录音。

把手机放回口袋里,这才在柳鑫对面坐下。

将项目计划书递给她:「这是我们公司的项目计划,你可以先看一下。」

她接过,随意地翻了两页:「做得不错……」

我有点意外,心想她今天怎么有点邪门。

不过紧接着她话语一转,对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但是,不通过。」她说。

21

我攥紧了拳头。

虽然知道项目不会太顺利,可遭到这样的戏耍,我心里免不了也升起一股子气。

我忍了忍,还是对她笑着:「柳鑫,这毕竟是公司的项目,我希望我们不要夹杂私人恩怨。」

「私人恩怨?」她立刻笑出了声,问我,「这个项目对你很重要是吧?我就夹杂私人恩怨,你能拿我怎么样呢?」

看到她这个态度我就知道了没办法再往下谈。

那我也没必要再装下去了。

我冷笑一声,可以带私人恩怨是吧?

「行,我告诉你怎么样。」

我把笔往桌子上一扔,自己在她惊愕的目光中走了过去,拽起她的头发,「啪」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为我在你婚礼上被人按在地上时,你在旁边拍手大笑打的。」我说。

她瞬间就懵了

过了一会儿才大叫起来:「你疯了!保安!保安!」

我看她慌张地乱叫,退后两步,静静站着,没有其他动作。

门外很快涌进一群人。

包括他的老公还有当时的同事,大部分都是婚礼上的熟面孔。

我揣起手,得,人都到齐了。

22

他们涌进来,有些慌忙地问发生了什么情况的,有些安慰在疯狂大叫的柳鑫的,还有些大声地斥责我,你究竟做了什么?

我看着他们,有点儿想笑:「我做了什么?我能做什么?我做的有你们对我做的多吗?我只不过是甩了她一巴掌,这也是她罪有应得!」

「你!」柳鑫的老公作势就要冲过来。

我喝止住他:「怎么?你们还想像在婚宴上一样,把我按在地上拽我的衣裳?我奉劝你们不要,这屋里可是有摄像头的。」

我指了指墙角的摄像头。

他们顿时都不动了。

因为闹出了这档子事,会议室门口人越聚越多。

柳鑫本来窝在她老公怀里嘤嘤嘤哭的,这时忽然抬起头,委委屈屈地喊:「杜时雨!你不要太过分,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我!凭什么这么嚣张!?你给我道歉!」

人群顿时传出一片对我的议论声。

毕竟柳鑫是他们公司的,我一个外人,相比起我,他们当然会护着自家人。

我无语。

「我过分?是我在你的婚礼上差点被你旁边这群人猥亵过分?还是婚礼过后你不仅没安慰,反倒指责我破坏了你的婚礼过分?」

我上前一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自认为没亏欠过你什么,我打你也是你自找的!」

「杜时予!」柳鑫感觉像被我气疯了。

她忽然抓起会议桌上的笔筒,想都没想朝着我扔过来。

我反射性抱住头一躲。

但是那笔筒却没落到我头上。

——我被人护在怀里了。

江源对我呈搂抱的姿势,我一抬头就能触碰到他贴近的脸。

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之际,就听门口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都在吵什么!」

23

人群霎时安静了。

只见门口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大家纷纷打招呼:「董事长。」

我一怔。

江临集团的董事长的话,岂不就是江妄的父亲?

我不自觉抬头看了江妄一眼。

他的视线也望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没关系。

我这才发觉我们两个还紧贴着,连忙从他怀里钻了出来。

柳鑫已经在哭诉了:「董事长,这位星海公司的项目负责人,我原本对她客客气气的,但是项目谈不成,她就要打我,呜呜呜~~」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仿佛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

但是江妄的父亲没理会她,而是转向我。

「杜小姐,我想听听你怎么说。」

柳鑫尴尬地顿在原地。

我愣了一下,也没多说,干脆掏出手机放出录音。

随着录音越放越多,众人的脸色都渐渐变了。

而在他们都在认真听的时候,我的关注点在于,江妄的爸爸,他怎么知道我姓杜?

我若有所思,看了江妄一眼。

他眸中露出疑惑:「怎么?」

我摇摇头,表示没什么。

录音听到我打柳鑫的那一部分,我按下了暂停。

后面其实也没必要听。

我面对着众人,窥然不惧,继续说:「大家也都听到了,公司项目不想合作的并不是我,而是柳鑫,至于刚才所说的殴打……那是我的私人恩怨,我会对此负责。」

柳鑫和她老公早就急了:「董事长,我们……」

但不想他们还没说完,江妄的爸爸已经严肃开口:「你们已经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人事那边会有相应处罚通知的,至于现在这个项目,我会安排其他人负责,你们可以出去了!」

柳鑫他们还想挣扎,江妄的爸爸戏谑地说:「你们难道也想要我叫保安吗?」

他们这才渐渐出去。

会议室中只剩我们三个。

江妄的爸爸扭过头来看向我,顿时换了一副面孔,和善地说:「杜小姐……」

「爸,你也先出去吧。」

只是他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江妄爸爸:「……」

我:「……」

最终他嘟囔了一句,「过河拆桥啊你小子!」骂骂咧咧,还是出去了。

于是房间里只剩江妄和我。

24

「谢谢你替我解围。」这次换我先开口。

他看着我:「时予,我……」

他像是有话要对我说,但被我立刻打断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他一把拉住我,轻叹了口气。

「我是来把一切都告诉你的。」他说。

25

我看着他,本想硬气地说「不必了」,转身就走。

可终究没忍住,心软了。

于是我姑且听听,他当初跟我提分手,究竟是什么理由。

然后我就看到他开始脱衣服。

「你、你干什么!」我慌里慌张地扯住他。

这里可是有摄像头的!

他苦笑不得:「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这才把扯住他的手放开。

他掀开衣服,露出一条长长的疤。

我愣住了。

「我是在留学第一年就发现自己生病的。」他说。

「那段时间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看到你发来的消息,打来的电话,也想过自己要不要告诉你,还是假装若无其事。」

「可是,如果告诉你,你该有多伤心啊,我会心疼的。」

「如果不告诉你,还像以前一样聊天、视频,事情也早晚会穿帮。」

「我曾经想过,如果我是你喜欢的人,要是哪天我忽然死了,那我深爱的小姑娘就要一个人孤单地在世上了。」

「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

「我故意不回你的信息,故意不接听你的电话,先让你讨厌我。」

「然后在那一天,给你发了一条分手的消息。」

他说到这里,我已经泣不成声。

他伸出手擦擦我的眼泪:「别哭啊,我可舍不得。」

「那现在呢?现在好了吗?」我着急地问。

他笑了笑。

「五年。」

「如果五年内没问题,那基本上算是好了。」

我算了一下,从我们分开到现在,只有四年多,我忽然害怕起来。

他见我脸色变了,连忙继续说:「我来到你的城市所在的医院,本来想等彻底好之后再来找你的。」

「我都想好了,到时候我会用各种手段,一定一定要重新追到你。」

「可是没想到,我们会阴差阳错提前遇见。」

「然后遇见之后,我发现,自己可能等不了五年。」

「所以我努力接近你,我总是在你眼前出现,我想着,既然出现了,那就离你更近一点,只要熬过五年。」

「那如果没熬过呢?」我忽然问。

他张了张嘴。

我继续说:「没熬过,你是不是又像以前一样忽然消失?」

「所以那天我问你,你才不肯告诉我对不对。」

「如果又有问题了,你会像上次一样忽然消失在我的生命里,顶多再发一条消息告诉我,你又爱上别人了对不对?!」

「江妄,你看不起谁呢!」

面对我的质问,他哑口无言。

伸出手来,轻轻搂住我,拍着我的背。

「抱歉啊,我这不是过来把一切都告诉你了么。」

「原谅我这次吧,好吗?」

我紧紧抱住他,放声大哭。

26

时隔四年多,我跟我的前男友复合了。

我们之间,虽然存在着时光赠与的不确定,但是也增加了对彼此的珍惜。

日子照常进行。

公司里,与江临集团的项目正式对接,他们派新的项目负责人过来。

我一看,是张翎。

他脸上带着笑:「又见面了。」

我笑着点点头,为前些日子发生的事向他道谢。

他无所谓摆摆手:「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是他们太过分了。」

他语气中对柳鑫等人尽是鄙夷。

「对了,柳鑫怎么样了?」我问。

「辞退了……有监控,有录音,公司这么大的项目她就敢这么耽误,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张翎说。

我顿时有些感慨。

看来都说人不能过于张扬,这话果然不错。

他从包里拿出一个 U 盘,递给我:「我已经从婚庆公司那里搞到了婚礼那天的录像,里面那些人,随你处置。」

我诧异地接过。

说实话,这两天有点忙,我都把这件事忽略了。

「你会放过他们吗?他们可能会报复你哦。」他问我。

我奇怪地看他一眼:「当然不会!他们凭什么!」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他忽然笑了笑。

我问:「你笑什么?」

他摆摆手说:「我想也是,一个在婚礼上被那么多人欺负都不肯哭的姑娘,又怎么会怕这些呢。」

我正想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就见他伸出手。

「合作愉快。」

我一愣,把手搭上去。

「合作愉快。」

项目基本谈妥,张翎走后,我也收拾东西下班。

刚下楼,就见江妄在远处树下等着。

我飞奔过去,他接住我。

我拉着他的手,紧紧靠着他慢慢走。

看远处,夕阳渐落,明月来升。

时光曾给予我们怅然的幻想,我们沉醉其中。

无法自拔。

作者:黑羊于何

备案号:YX019LRbXAZyD1Bz6

编辑于 2022-09-15 17:45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和影帝隐婚后,我掉马了

赞同 37

目录
10 评论

招惹:她似骄阳与星火

圣火喵喵教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