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霸总读心术

所属系列:夏日情书,全世界只想你爱我

霸总读心术

夏日情书,全世界只想你爱我

和霸总老公提离婚时,我意外地拥有了读心术。

他表面波澜不惊。

实则在内心脑补起了狗血虐文。

听着他给自己安排了车祸、失忆、绝症等种种设定后。

我吓得撕毁离婚协议:「要不先不离?」

宋时砚点点头——

转头就又在心里脑补起了甜文。

1.

和宋时砚商业联姻的期限快到时,我主动地提了离婚。

因为我觉得他霸总病有点儿严重。

我快忍不了了。

离婚协议拟得非常公平。

各自拿走各自的那份。

谁也别占谁便宜。

宋时砚盯着桌上的离婚协议,怔怔地出神。

我正想出声催促,耳边却传来宋时砚的声音:「两年婚姻,她始终未曾对他动心,也从未看到宋时砚深藏的爱意。」

离婚就离婚,怎么还编起小说来了?

我正要开口骂宋时砚有病,却发现他还在出神,根本没张过嘴!

是我精神不正常,还是这房子不干净?

早说别买这么大的房子,现在中邪了吧?

我惊恐地环顾四周,再次听到宋时砚的声音。

「她不知道的是,宋时砚之所以同意离婚,是因为他已经身患重病,时日无多。」

哦豁,还是绝症文学。

我试探地开口:「老公,你身体是不是不舒服?有没有去医院检查?」

难道是宋时砚真的得了绝症,想靠这种装神弄鬼的方式提醒我?

宋时砚回过神来,淡淡道:「我没事。」

我松了口气,以为是最近小说看多了。

可宋时砚又说话了:「啧,这么一打岔,我编到哪里了?」

「哦对,我得了绝症,决定放她自由。」

看着宋时砚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我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我刚刚听到的,好像是宋时砚的心声。

宋时砚的故事还在继续:「她终于知道真相,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两人注定天人永隔……」

我整个人就是一个大震惊的状态。

不是。

离婚就离婚,脑补就脑补。

这怎么还给自己整死了呢?

我开始纠结,是应该让宋时砚去看心理医生,还是应该我们一起去?

在宋时砚精神最不正常的时候离婚,算不算无效?

我一点点地扯回了离婚协议:「那个,我突然想到狗的归属还没写清楚,你等我去完善一下。」

虽说这段婚姻不算太幸福。

但在我家最困难的时候,是宋时砚施以援手。

如今他碰上了这种事,我没办法一走了之。

最重要的是,我对宋时砚编的故事有那么一丁点地感兴趣。

……

我收起离婚协议朝门外走去。

刚要推门的时候,宋时砚的心理活动又来了。

他说:

「好哦!她肯定还是舍不得跟我离婚,我不用绞尽脑汁地编借口不离婚了。」

「那结局应该改一下。」

「就改成,最后发现所谓的绝症只是一场误会,两人也互明心意,最终举行了世纪婚礼。」

额。

他是懂大团圆的。

2.

我为了观察宋时砚的精神状态,每天都找借口待在他身边。

但不知道是不是他最近没灵感。

我只能听到宋时砚在心里想,结婚纪念日该送什么礼物。

应该怎么在我面前巩固霸总形象。

还有应该怎么处置公司那个把合同放进碎纸机里的蠢助理。

想了一堆有的没的。

反正就是没再编故事。

我想着应该是自己想多了,于是再次地提出离婚。

这次我说得情真意切:「我很感谢你当时对我们家伸出援手,所以我不能耽误你,要不还是离婚吧。」

我看到宋时砚眉头一皱。

继而他的心声就传进了我的耳朵:「她怎么又要离婚?难道不喜欢我这款的了?」

「好生气!我要扭曲、阴暗地爬行,尖叫、激烈地翻滚……」

我吓了一跳,赶紧安抚他:「我当然不是不喜欢你啦,离了婚还可以做朋友的。」

宋时砚的目光落在我身上,酷酷道:「我不缺朋友。」

随即在心里补上后半句:「但是缺老婆。」

我叉着腰,质问他:「你什么意思?」

又不离婚,又不说爱我。

把心里话说出来会死啊?

啊?

宋时砚看了一眼腕表:「我要去开会了,离婚的事回来再聊。」

我刚要拉住他,就听到他心里想:「我又没说是哪个会开完,一会儿就让他们多安排几个会,我真是绝顶聪明。」

宋时砚一边在心里叨叨,一边下楼。

我跟在他身后,想听听他又在想什么。

我蹑手蹑脚地跟在他身后,终于听到了声音。

「宋时砚终究还是没能打消她想离婚的念头,于是两人去了民政局,办理离婚。」

哦,这次的剧情进展到离婚了。

「从民政局办理完离婚出来后,她说此生都不要再见了,宋时砚盯着她毫不犹豫地离开的背影,有些心神不定。」

我又抓住了槽点。

宋时砚也太没常识了。

不知道现在需要度过冷静期吗?

「因为心神不定,他过马路的时候被疾驰的货车撞倒……」

大哥,到底谁教你编故事的时候用自己的名字啊?

还总是给自己安排这些惨惨的设定。

我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跟着宋时砚。

一个没注意,直接撞到了他身上。

我一抬头,就看到宋时砚一瞬不瞬地盯着我:「有事吗?」

心理活动紧随其后:「又要提离婚?是我给自己安排的结局还不够惨嘛?果然不被爱的男人最可怜……车祸换爆炸,会不会好一点?」

我吓得都快哭出来了。

你不想离婚就直说啊,干嘛给自己编这种故事?

我都不知道要不要夸宋时砚一句贴心。

他受的伤再重,都没给我编出一点伤害。

还真是——

贴心至极。

见宋时砚还在盯着我,我扯出一抹笑容,帮他整了整衣领:「没事,路上小心,我等你回来吃饭。」

宋时砚冲我笑了笑。

他转身的那一刻,心声也无比清晰地传进我耳朵:

「真好,不离婚了,那么结局就是,伤势痊愈,她回心转意,终于坦白了自己对宋时砚的感情……」

「不行,不够甜,那要不再加一段……」

3.

一周后,我顶着硕大的黑眼圈,陪同宋时砚参加了一场宴会。

不是我想熬夜,而是因为宋时砚的创作欲实在太过旺盛。

我跟他提离婚,他会脑补各种结局惨烈的虐文。

我对他态度稍好些,宋时砚就会脑补小甜文。

从校园文到霸总文学应有尽有。

托他的福,我都已经很久没有打开小说软件了。

宋时砚站在镜子前整理衣领。

我坐在梳妆台前,一遍又一遍地遮盖自己的黑眼圈。

本来怎么遮都遮不好就够烦,宋时砚还透过镜子偷偷地看我:「天啊,她黑眼圈好重,昨晚去偷地雷了吗?」

手里的遮瑕都快被我捏碎了。

看着宋时砚明明心理活动丰富得要命,面上却丝毫不显,我气不打一处来。

狗男人。

天天编小说害我睡不着觉,还有脸说我黑眼圈重?

许是我眼中的杀气太过浓烈,宋时砚对上我的目光,问我:「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

我没说话。

宋时砚又开始了:「澜澜的眼神好像有杀气,不会我偷看得太明显了吧?不行,我得收敛。」

话音还未落,宋时砚就收回了目光。

为了让自己显得自然些,他不停地整理着领带。

最后成功地解不开了。

眼看他把自己勒得快喘不上气来了,我赶紧起身帮他。

由于宋时砚在打死结这件事上实在天赋异禀,加上我指甲不方便,我们之间的距离极近。

我甚至都听到了宋时砚的心跳声。

「澜澜身上好香哦,好想亲她。」

「我记得她喜欢霸总,那我现在应该怎么说才能亲到她?」

「就说,女人,我要吻你?」

宋时砚深呼吸了一下,开口道:「女人……」

我急忙打断他:「闭嘴!」

怕阻止不了宋时砚,我甚至收紧了手上的力道。

宋时砚猛烈地咳嗽起来:「我要被你勒死了!」

我下意识地松开手。

许是觉得自己的霸总形象有些崩塌,宋时砚脸色有些不自然:「刚刚在想什么?」

在想我什么时候才能治好宋时砚的霸总病。

但我不能说。

我随口地敷衍宋时砚:「就是觉得你今天穿这么帅,很像个霸道总裁,要是少说话就好了。」

宋时砚眉头皱了皱。

我以为他听出了我的意思,连怎么狡辩都想好了。

可他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好半晌才道:「这身衣服是你挑的,的确不错。」

他居然以为我在夸衣服……

死结实在解不开,我没了耐心,转身去拿剪刀。

回来的时候,看到宋时砚还站在镜子前欣赏自己:「澜澜说我很像霸道总裁?我有那么帅吗?」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她果然很喜欢霸总风,看来以后要继续向这个方向发展了。」

「咔嚓」一声。

宋时砚的领结被我剪断了。

他看着落在地上的领结,好像有点伤心的样子。

我听了半天都没听到宋时砚的心声,只好先开口:「领结多得是,你快去换一个吧。」

宋时砚没动,仍旧盯着地上的领结。

「哪有很多,明明就这一个,你只给我买了这一个!」

啊,我居然只给他买过一个领结吗?

怕宋时砚太过伤心,我赶紧弥补:「我明天就去给你买个新的,不,买两个!」

宋时砚看了我几秒。

然后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好,辛苦你了。」

我:???

这突如其来的老干部风是什么情况?

宋时砚拿起一旁的外套穿上,同手同脚地走了出去。

「嘿嘿,老婆要送我新领结了,好快乐,我要天天抱着睡觉!」

我实在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抱领结睡觉?

那估摸着第二天醒来,他就会满世界地寻找丢失的领结。

4.

我挽着宋时砚的手臂进了宴会厅。

虽然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但还是笑着跟在宋时砚身边。

宋时砚递给我一杯酒:「累了的话,先去休息会儿?」

我正要点头。

就听到宋时砚在心里说:「澜澜眼中清澈的愚蠢也太明显了,再不去休息,别人就该看出来了。」

我捏紧了酒杯。

宋时砚居然偷偷地在心里骂我蠢!

今天要是不把宋时砚的脸丢遍全场,我就不是人!

看着我眼中熟悉的杀气,宋时砚全然没有意识到是因为他自己。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脸色顿时变得跟我一样难看。

「该死,我说为什么杀气这么重,原来是看到了某任不知名追求者!」

啥?

追求者?

我还在疑惑宋时砚抽哪股邪风,迎面就走过来一个男人。

定睛一看——

不认识。

宋时砚已经主动地跟对方握手了:「方总,怎么又换女伴啦?」

我奇怪地看了宋时砚一眼。

人家就算带男伴来,也没惹到他吧?

难道他羡慕?

眼见对方要跟我说话,宋时砚再次开口:「不是我说你,到了这个年纪也该安定下来了,跟我一样找个这么好的老婆,多幸福啊。」

「我就是要让我老婆知道,你就是个一周换八个女朋友的渣男,根本比不上我!」

对方显然跟宋时砚很不对付。

他点了下头,然后直戳宋时砚的心窝子:「确实是该安定下来了,不过听说你们最近闹离婚?」

宋时砚没说话。

他心里在怒吼:「谁说我们闹离婚了!我就知道你个绿箭没安好心,打扮得像只花孔雀,难道不知道我老婆最讨厌你这种打十二层发蜡的男人吗!」

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

这个方总头上的发蜡好像确实有些过量。

宋时砚心里还在继续:「居然还敢说我们在闹离婚,挑拨我们之间的感情,下次的炮灰男配就是你!」

他甚至在盘算方总的炮灰戏份。

幼稚鬼。

方总看到宋时砚不说话,有些得意:「离婚嘛,也没什么,澜澜就算离了婚,也能过得很好。」

他目光移向我:「澜澜,我这边有很优秀的离婚律师,你有需要可以找我。」

可我不认识你啊。

这话我没来得及说出来。

因为宋时砚已经快要爆炸了:「什么居心!居然还要帮我老婆找离婚律师,气死我了!」

「好想告诉他我们没打算离婚,狠狠地打他的脸,可是他说的好像是事实,澜澜要是当众揭穿我的话,我还怎么见人!」

心里说这话的时候,宋时砚还看了我一眼。

眼神里包含着三分委屈、三分幽怨,还有四分哀求。

我决定配合宋时砚。

不然他又要开始给自己脑补虐恋文学。

我挽紧了宋时砚的手臂,笑着看向方总:「我们俩闹着玩呢,你也知道,夫妻俩吵起架来,什么话都说的,以后结婚就懂了。」

宋时砚愣了几秒,面上虽然只是淡定地微笑。

但内心早已经发出了土拨鼠的尖叫:「啊——澜澜站在我这边,她站在我这边!」

「她好可爱,我好想亲她!」

我默默地松开了他。

嗯。

他内心的尖叫声太大,吵到我了。

5.

方总定定地看了我们几秒,找借口离开了。

宋时砚主动地牵上了我的手,问我:「真的不离了?」

我想说是假的,但又怕宋时砚当众给自己编写爆炸桥段。

就在我想着该如何搪塞过去的时候,宋时砚心里又有想法了:「这种时候好像是感情升温的绝佳时刻,我应该说点什么呢?」

讲真的,我也挺好奇他会说点什么。

宋时砚微微地皱眉,有点苦恼:「是应该投其所好吧?」

他没再继续想下去了。

所以我也不知道他打算说些什么。

好奇心过重,我问宋时砚:「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这一开口,宋时砚立刻邪魅地一笑:「女人,你这一辈子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要命的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刚好有几个朋友走过来。

全被人家听到了。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宋时砚说不出什么正常人说的话来!

我气得想踹宋时砚两脚。

对面的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揶揄起我跟宋时砚来:「霸道总裁爱上我?你们俩还挺潮流的哈。」

「可不是嘛,潮得我风湿病都快犯了。」

「听说你们最近闹离婚诶,澜澜你不会是打算带球跑吧?」

……死了算了。

本来我的脸都已经丢没了。

偏偏宋时砚还没打算放过我。

他看向对面三人,一本正经地解释:「我老婆就喜欢这种风格。」

我大惊。

什么时候!

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随时随地抽风的霸总文学了?

三人笑得直不起腰来,直说我口味还挺独特。

宋时砚好像也觉得有点丢脸。

因为我听到他心里想:「我也觉得这样好傻哦,唉,澜澜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能喜欢我不做霸总的样子呢?」

很好。

他都把我的脸丢遍全场了,居然还有脸说我不成熟!

我极力地压抑着怒气,等三个朋友走远后,才咬牙切齿道:「宋时砚,我到底什么时候跟你说我喜欢霸总了?」

宋时砚满脸无辜:「你每天都说我像霸总啊。」

我捂着额头,觉得自己快冒烟了:「我那是说你长得像!不是让你模仿这种霸总语录!」

看出我生气,宋时砚「哦」了一声:「那我以后不说就是了。」

我怒气刚刚消散了一点,就听到宋时砚在心里欣慰道:「澜澜终于成熟起来了,回去就把我买的霸总语录都丢掉,耶!」

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回去连宋时砚一起丢掉!

耶!

6.

宋时砚丢掉霸总语录后,我发现生活都比以前美好了。

不用再害怕随时随地尴尬了!

我心情好的同时,决定也让宋时砚开心一下。

我给他做了顿丰盛的早餐。

宋时砚很开心:「啊,我终于吃到老婆做的早餐了,我好幸福!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平时不给他吃饭呢。

我给宋时砚夹了块培根:「多吃点,你要是喜欢吃的话,我明天还能给你做。」

言下之意,就是,吃到我做的早餐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就别拿出去炫耀了。

我以为宋时砚会高兴地在心里尖叫。

谁知他摇了摇头:「太辛苦了,偶尔做一顿就行了。」

嗯?难道是不好吃?

宋时砚在心里补上一句:「澜澜每天都睡到十点,她做早餐就不能睡懒觉了,好辛苦哦,我才舍不得。」

呜呜,眼睛要劈叉了。

我觉得好感动,于是在宋时砚准备出门上班的时候,抱了他一下。

宋时砚身形一僵。

好半天,他才抬起手来揉了揉我的头发:「去睡个回笼觉吧,下午回来给你带蛋糕吃。」

我点点头。

等到宋时砚走远,我才慢慢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脏。

我突然发现,我好像越来越喜欢宋时砚了。

……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睡不着了。

甚至时不时地就会想起宋时砚。

好想见他。

在床上翻滚了一百八十个来回后,我还是没能压下想见宋时砚的心。

于是我穿了自己最漂亮的一件衣服,打算去公司探班。

宋时砚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握着钢笔,正在看文件。

啊,好帅,好霸总。

宋时砚还没看到我来了。

助理正在问他要不要喝咖啡。

宋时砚摇摇头,竟然有几分得意:「我早上吃了我老婆做的早餐,特别好吃,现在不想喝咖啡。」

我有些哭笑不得。

不是告诉他不许到外面显摆吗?

助理顺着他的话道:「吃到爱人做的饭的确很幸福。」

宋时砚好像突然被打开了话匣子:「还有她前两天给我买了新的领结,全都是我喜欢的款式,唉,你说说,她也太了解我的喜好了。」

我实在忍不住了,推门进去。

再让宋时砚说下去,他可能要将我前天帮他倒了杯水,大前天帮他搭配了衣服的事情也一并地说出来。

这看着也太像恋爱脑了,一点儿都不霸总。

看我进来,宋时砚脸上有着一闪而过的慌乱。

「啊,我炫耀竟然被老婆抓了现行!她不会觉得我很傻吧?」

「怎么办?呜呜。我以后一定收敛点。」

助理看到宋时砚这副样子,捂嘴偷笑了一下,转身出去了。

凭我多年经验来看。

十分钟后,全公司都会知道老板今早上吃到了老婆做的早餐。

……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宋时砚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我打趣他:「我做的早饭有那么好吃吗?」

宋时砚的脸有些红,没吭声。

「是很好吃没错,但是被澜澜撞到我在外面瞎嘚瑟,有一点丢脸。」

啧,心理活动还挺丰富。

我正在偷听宋时砚的内心活动,就听到他问我:「怎么突然到公司来找我了?」

我说:「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

「啪嗒」一声。

宋时砚手里的钢笔掉在桌上。

「救命啊!澜澜竟然说想我了!我果然早上没睡醒。」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好半晌,宋时砚才开口:「那……那你等我一会儿,我忙完就带你出去玩。」

嘴上这么说着,可我发现,他每看一行字,就会偷瞄我一眼。

工作效率极其低下。

不仅如此,他还在心里脑补起了小甜文:「她突然发现自己对宋时砚的思念难以抑制,所以跑到公司找他。」

「宋时砚十分惊喜,带她一起去了游乐场。」

「在摩天轮升至最高处的时候,秦澜主动地吻上了宋时砚,因为她听说,在摩天轮最高处接吻,就会一生相爱。」

我听得津津有味。

宋时砚的文学天赋真不错。

可下一秒,宋时砚的心理活动变了。

他想:「对哦,我跟澜澜好像还没有一起去过游乐园,不如今天带她去坐摩天轮!她应该会很高兴的吧?」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宋时砚此刻一定连接吻的时间都掐算好了。

可惜——

我看了一眼窗外。

天空阴沉沉的,眼看就要下雨了。

宋时砚也注意到了,看起来有些不大高兴:「啊啊啊啊,为什么会下雨啊?」

「澜澜好不容易才来公司看我,就不能换一天下雨吗?」

「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不会下雨啊,一会儿应该就放晴了吧?」

下一秒,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

7.

外面雨下得太大,我回不了家。

索性窝在沙发里画画。

宋时砚还在偷看我:「嘿嘿,幸亏我给澜澜准备了画具,不然她就要无聊了。」

他的目光实在太过灼热。

我丢开画笔,有些画不下去了。

本来是想画宋时砚认真工作时的样子,可他的眼神老往我这边瞟。

根本画不下去。

宋时砚还没反应过来,问我:「画完啦?要不要再给你找点别的乐子?」

我摇摇头:「宋时砚,你好好地工作,别老看我了,你这样我都没有办法画。」

宋时砚立即收回了目光。

「澜澜在画我?她在画我!」

「澜澜以前说过,她很喜欢给自己爱的人画画……啊!她爱我!」

「不行,我不能再乱动了,得控制一下,不然澜澜没办法好好地画了。」

宋时砚坐在那里,有些刻意地摆了个动作。

每过几秒,就忍不住瞟我一眼。

「画好了没啊?是不是画累了?啊,好想看看澜澜画里的我是什么样子。」

我画完最后一笔,却没有给宋时砚看。

因为在画的背面,有我留下的一句话。

我的爱人。

8.

工厂出了点问题,我需要紧急出差。

宋时砚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我在收拾行李。

他没说话,就站在门口看着我。

「澜澜怎么开始收拾行李了?我最近没有惹她生气啊。」

「怎么办,她不会又要跟我离婚吧?」

「我现在应该说点什么才能留住澜澜?」

我一扭头,是宋时砚。

……难怪突然觉得变吵了。

宋时砚猝不及防地跟我的视线对上,有些无措:「你怎么突然开始收拾行李啦?」

想到宋时砚刚刚的心理活动,我不由得有些好笑。

故意地板着脸逗他:「哦,我觉得我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了。」

说着,我拖着行李箱准备走。

宋时砚急忙拽住行李箱:「等等,为什么要分开?」

看他总算没有以前那么端着了,我唇角忍不住勾了勾:「我之前跟你说离婚,你不同意,那我们就先分居喽。」

我承认这话里有些赌气的成分。

谁让他昨天答应了给我带小蛋糕,后来却忘记了呢?

宋时砚看着我,心理活动又开始丰富起来。

「不是都说好不离婚了吗?我到底犯什么错了呀?谁能来提醒我一下?!」

我听着宋时砚心里疯狂地猜测原因,忍着笑意:「骗你的,工厂遇到了一些小问题,,我出个差,大概两三天就回来了。」

宋时砚抿了抿唇,更不开心了。

「什么!居然要出差三天?那我岂不是要独守空房了?」

「不要啊,一个人睡觉真的好冷啊。」

「我能不能把自己装在行李箱里,偷偷地跟着澜澜去?」

我满脸黑线。

大哥。

谁家好人会想着把自己装行李箱里啊?

不说安检能不能过得了,我们家哪有那么大的行李箱啊?

我挑眉看他:「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宋时砚:「澜澜竟然要请我一起去!她果然也离不开我。」

「但是听说欲拒还迎才是最有效的办法,我要是直接答应,澜澜肯定会觉得我太黏人了。」

于是,宋时砚摇了摇头:「公司的事情很多,我走不开。」

哟,还两副面孔呢。

我没再跟他说话,拎着行李就走。

你就嘴硬吧。

哪天就把老婆给嘴硬丢了!

身后传来宋时砚的心声:「啊,澜澜好像生气了,我刚刚是不是应该答应来着?」

我加快了脚步。

笨得要死。

晚上你就一个人睡觉吧,最好冻死你!

9.

我刚到地方,宋时砚就准时地发来了信息。

无非就是问到了没、吃了没、能不能解决之类的。

我盯着手机冷笑。

天天心理活动那么丰富,到真正地说话的时候就这么惜字如金。

我才不要回他!

刚开始的时候,我忙着处理工厂里的事情,没空理会宋时砚。

可事情处理完,我就觉着有些不得劲。

都好几天没听到宋时砚的心声了,也不知道他这两天在想些什么。

我垂眸盯着手机上的信息。

我们俩的对话还停在宋时砚问我什么时候回家,他来接我。

我回复:「你都问多少遍了,怎么,想我了?」

我等啊等,最终也没等到宋时砚的回复。

我关掉手机。

我决定了,我要留在这里度假。

绝对不可能回去!

10.

我玩了两天就有些想家了。

不知道为什么,宋时砚都已经好几天没有给我发信息了。

我想回去的心顿时歇菜。

我趴在酒店的大床上,滚来滚去,无聊得要命。

突然,宋时砚的声音清晰地传进我的耳朵:「都两天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在澜澜面前啊。」

「她现在正在生气,我要是出现,会踢飞我的吧?」

「澜澜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我啊。」

我以为自己幻听了,暗骂自己没出息。

想那个锯嘴葫芦干什么?

他都没觉得我有多重要!

我想忽略掉这道声音,可无论如何,都一直能听到。

「要不我大胆一点,主动出击?」

「也不知道澜澜看到我是什么反应。」

「哎呀不管了,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虽然知道宋时砚不大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但我还是打开了门。

宋时砚站在门口,好像在纠结。

看到我,他的手僵在半空中,好半天才放下来:「你怎么在这里出差啊?」

他甚至还在故作惊讶。

我翻了个白眼。

演技不要太浮夸。

我明明给他发过定位的。

我问他:「你来干什么?」

宋时砚又开始纠结:「澜澜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啊?要不我就说是碰巧来这里出差?」

「这也显得太嘴硬了吧?」

「算了,还是嘴硬吧,要是被澜澜拒绝了,还能强行地挽尊。」

他开口:「我正好……」

我打断他:「宋时砚,你要是再敢跟我嘴硬一句,咱俩现在就飞回去离婚!」

宋时砚被我吓住了,半天没说话。

「这咋又要离婚?」

憋了这么多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也不想再忍下去了:「咱们结婚这么久了,你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一句心里话,哪怕心里再喜欢我送的领结,面上还是不表现出来。」

「你宁愿出去跟外人炫耀吃到了我做的早餐,都不愿意在家里表现出一点开心。」

「宋时砚,我听不到别人的心声,我也不是能掐会算,你什么都不说,让我怎么相信你想一直跟我在一起?」

「因为你从来没有给过我正面的回应,所以我不敢说我喜欢你,你看着我的脸是说不出话吗?」

如果我没有读心术,那我就会一直以为宋时砚不喜欢我,然后绞尽脑汁地离婚。

而他在心里安排那么多凄惨的结局,却不肯大声地告诉我,他不想离婚。

熟悉的声音又出现了。

「等等,让我先捋一下。」

「澜澜希望我能表现出我的心理活动,原来她不会嫌弃我聒噪啊。」

「还有她说她喜欢我……等等,她说她喜欢我!」

眼看宋锯嘴葫芦又上线了,我简直要气死了。

他是怕跟我说话会浪费口水吗?

什么话都在心里偷偷地说?

我现在要烦死读心术这个能力了!

放弃再跟宋时砚交流,我给他下最后通牒:「我看你也没什么想跟我说的,那正好,上次的离婚协议还在,你回去签个字,咱们找时间去办手续。」

我才不想跟锯嘴葫芦过一辈子!

宋时砚这次来不及在心里想了。

他拉住我的手:「我一直以为你嫁给我只是单纯的商业联姻,怕跟你说出我的想法会让你困扰,我没想到你根本不嫌我烦!」

我抹了把眼泪,撇开脸不看他。

他难道不知道,听爱人絮絮叨叨也是一种幸福吗!

宋时砚见我生气,是真的急了:「我发誓,我真的可爱你了,你给我买领结,我高兴得一晚上没睡着觉!」

「还有你说你喜欢霸总风格,我看了十几本霸总小说才学会那些语录的。」

「我发誓,我真的只是怕你觉得我烦才不说,早知道你想听,我能二十四小时不停!」

这倒也不必。

但是——

我扭头瞪他:「你把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动不动就『女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这种类型的霸总了?」

宋时砚的眼睛里浮现出清澈的愚蠢:「你上初中的时候,说你以后一定要嫁一个这样的男人,我记了十年呢。」

我感觉我要昏过去了。

十年前的话他也敢记得!

我小学的时候还说我要开后宫呢。

我郑重地声明:「那会儿纯属年轻不懂事,我现在真的听到那个就犯尴尬癌,所以求求你以后别说了。」

宋时砚松了口气:「那就好,我每次说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像个二傻子。」

我白了他一眼。

他自己都觉得尴尬,到底为什么觉得我会喜欢?

宋时砚抱着我,再次地向我确认:「我以后什么话都对你说,你不会嫌我烦的,对吧?」

我还是决定慎重一点:「那倒也不是,比如说你上厕所这种事情就不用向我汇报了,就是我给你做早餐的时候,你要夸夸我,我给你买东西的时候,你要告诉我,你很喜欢。」

宋时砚了然地点点头。

然后,他问我:「那我今晚能抱着你睡觉吗?一个人真的好冷,我都睡不着。」

我将头埋在他怀里,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宋时砚一喜,低头就吻了上来。

……

我也不知道房间的门什么时候就关上了。

我唯一知道的是,宋时砚那天晚上不停地在我耳边说:「我爱你。」

11.

……我突然觉得有点后悔了。

就不应该跟宋时砚说,我给他买东西,要告诉我他很喜欢。

因为从那天之后,宋时砚就变成了夸夸群群主。

每天都绞尽脑汁地夸我。

我给他做个早餐,他夸我人美心善。

我给他买个衣服,他夸我人美眼光好。

就连我生个女儿,他都要夸我基因真强大,女儿长得跟我一样漂亮。

我看了眼给女儿换尿布的宋时砚:「你老是夸我,我也是要捶你的。」

宋时砚连头都没抬:「哇,老婆真是文武双全。」

我:……

咱就是说,你别硬夸啊!

我觉得宋时砚在敷衍我。

于是我生起了闷气。

宋时砚很快地就察觉到了,坐到我身边。

我猜,他要夸我连生气的样子都那么可爱。

我瞪着他,不让他说。

宋时砚凑过来亲了我一下。

这次,我又听到了宋时砚的心声:「我老婆真的好好亲哦,嘿嘿,我要天天都亲她」

耳边的声音才刚刚消失,宋时砚就又亲了上来。

我放弃了抵抗。

算了,谁让他刚刚夸我了呢。

我这个人啊,就是不太经夸。

「完」

备案号:YXX1MaKvelbsoMXk19U69y0

编辑于 2023-04-09 23:32 · 禁止转载

为你推荐热门书单

换一换
2023年度作者「颜自迩」热门代表作

包含大女主、言情、沙雕等题材作品

9
言情 · 大女主
12.1 万热度

点击查看下一节

腹黑教授他不装了

赞同 293

目录
12 评论

夏日情书,全世界只想你爱我

棠棠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