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失败的后妈

所属系列:喜欢你时,世界好甜

知乎盐选 失败的后妈

穿书后,我成了女主后妈。

穿书后,我成了女主后妈。

我当机立断放弃了她之前所有母爱的一面,决定洗心革面,做一个合格且称职的恶毒继母。

就从…… 生儿子,抢夺家产开始吧。

作为一名长期混战在各种网站的霸总,医妃,种田文的资深读者,我幻想了无数次,如果我穿越会怎么办?

所以当这件事真正发生时,我丝毫不慌,先去银行看了一下我的余额,然后满意去公司接我的霸总老公下班。

「你怎么来了?」

面对帅爆全宇宙的傅景航(十个总裁九个傅)的疑问,我没有回答,直接伸出一根手指搭在了他的性感薄唇上,「别说话,吻我!」

让我也感受一下那种苏到浑身发软的感觉吧!

傅景航略有惊讶地在我面上落下一吻后,转身想要继续工作,却被我勾住了脖子,「男人,把你欲擒故纵的把戏收起来。」

「…… 再不滚,把你卡停了。」

「再见了您内!」

我一溜烟跑了,决定去春田花花幼稚园会会女主。

此时还在小班的傅乐思,还不知道平日对她疼爱有加的新妈妈,已经摇身一变成了把她视为眼中钉的恶毒继母!

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作社会的险恶。

「妈妈!」

傅乐思小朋友在看到我的第一眼,就高兴地扑了过来。

果然是女主,从小就长得跟洋娃娃似的。

我冷着脸和她牵手回家,路上遇到冰激凌店,我问:「吃吗?」

傅乐思:「吃!」

我:「不买!」

傅乐思:「……」

经过玩具店,我牵着她进去逛了逛。

「妈妈,我想要这个!」

「不行!」

出来继续往家走,我们路过一间书店。

「妈妈我想买本书。」

「不可以。」

还想学习?不让你成为九漏鱼就不错了!

由于我的多番拒绝,傅乐思小朋友接近崩溃的临界点,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

为了不让她成为我和霸总恩爱的绊脚石,进家门以前我警告她:「回去不许和你爸说!」

可是,我忘了小朋友不讲武德这件事,她看见傅景航的一瞬间,「嗷」的一声就哭了。

那声音,凄惨极了。

我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接受霸总狂怒的洗礼,却不想傅景航在听完前因后果以后,赞许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宠溺地和自己的女儿讲起了道理。

「妈妈不给你买冰激凌,是怕你肚肚疼啊。

「不买玩具,是因为家里还有很多玩具没有拆,太浪费了。

「书是因为你之前的话本还没有读完。

「妈妈最爱你了,怎么会讨厌思思呢?不信你问问妈妈。」

傅家一大一小转头看向我,直接给了我颜值上一个暴击。

小的那个奶声奶气,「妈妈,你是最爱思思吗?」

大的那个在她身后点头示意我要肯定地回答。

「肯定…… 不是啊!」

「哇!」

「我最爱你爸。」

傅乐思:「……」

傅景航:「……」

小的摸了把眼泪,挣脱了大的的怀抱,「我最讨厌爸爸了!」

傅景航:「……」

我:「……」

我怎么也没想到,父女之间的矛盾竟然如此好挑拨,就因为我说爱爸爸,傅乐思不只不同她爸说话,甚至还对我异常地献殷勤。

看着费劲给我端洗脚水的小姑娘,我心中升起了一个邪恶的计划。

我以后要常常在她面前秀恩爱,让他们父女的关系越来越不好,届时我再生个儿子,讨傅景航开心,那这个叛逆女儿自然是不会再受宠了!

这家里的皇位,指日可待啊!

我为了故意挑拨他们父女的关系,当晚竭尽所能地和傅景航秀恩爱。

什么突然的后背抱啊,体贴地夹菜,殷勤地喂水果啊,凡是我梦想到的健康的亲昵,我都试过了。

毕竟,我还要考虑傅乐思是个未成年。

可当我躺在宽敞的大床上,侧头看着身旁熟睡的傅乐思时,还是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

她只是个孩子啊!

我为什么要在她面前向傅景航索要一个爱的么么哒啊!

如今,我只能对着那边的霸总默默流泪,吃不着也看不清的滋味真是难受极了。

傅乐思一连几日的争宠操作,让我得不偿失,不仅没有挑拨父女的关系,甚至让霸总对我这个后妈的表现非常满意,直接把我的零用钱提升至了每月五百万。

这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想做恶人的自己,难道善良是我骨子里无法抛弃的美德吗?!

正在我不知要如何摆脱傅乐思,同霸总实施造人计划时,管家告诉我今夜傅景航要应酬,恐怕会很晚回来。

这一刻,我知道前日买的那套「制服」能用上了。

待哄睡了小的,赶走了管家以后,我凹着造型等着给傅景航一个闪亮登场。

可他回来时已酩酊大醉,完全看不清我诱惑的「制服」,只一味地抱着我,嘴里嘟囔着:

「阿柠,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

「阿柠,还好她出现了,否则我的日子根本就没有一丝乐趣。

「我拼命赚钱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给你一个家!」

卧槽,我还是个替身?

因为这本书主要是讲成年以后傅乐思的爱恨情仇,对她的亲爹后妈确实没费什么笔墨,只说他们是普普通通的首富罢了。

所以我压根不知道还有这一层隐情。

只能说,我这个反派当得太失败了。

我当夜就收拾了行李,第二日天一亮就走了,留给傅景航一封离婚协议书,还有一脸蒙的众人。

我家在邻市,条件也非常好,虽然不能与首富比,但好歹我爸跺跺脚也是能让地抖三抖的。

可是…… 一切的一切在傅乐思这个主角光环下,显得那么渺小和可笑。

她是女主啊,她爹是首富啊!

我从傅家出发到娘家不过三个小时的路程,刚一进门,我爸就哭着告诉我:「咱家破产啦!」

我……

这是个玄幻小说吧!

是我娘家太弱了,还是作者的道德太沦丧了?!

我在爸妈的哭声中,又坐上了返程的汽车,临行前二老还叮嘱我:「你回来爸妈很高兴,下次别回来了。」

我:「……」

早上六点出发,来回六个小时车程,到家刚好十二点,赶上中午饭。

我和霸总相对而坐,他泰然若之,而我却食之乏味。

我有意无意地瞟了他好几眼,我实在想不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会让这么一个天之骄子为她痴,为她狂,为她哐哐撞大墙。

而我又有多像她?

在我第无数次看过去的时候,霸总终于有了反应,他斜了我一眼,清冷地开口:「有事就说。」

啧啧啧,真是言简意赅啊!

我也不含糊,直接问道:「阿柠是谁啊?哪个姑娘会舍得离开你啊?」

这可是移动的刷卡机啊!

我话音刚落,霸总的神情便落寞了几分,像是想到什么伤心的往事一般,过了许久才答非所问地开口:「你就是为了这个和我离婚?」

「对!」

「她都不在人世了,你和她争什么?」

这就相当于四大爷的纯元,嬛嬛一辈子代替不了的白月光?

我挺了挺胸膛,很有骨气地回道:「我不做替身。」

霸总闻言一愣,唇角勾起了一丝弧度,神情中有揶揄的味道,「谁说你是她的替身了?」

他边说边拿出手机,翻了张照片递给我,「这才是阿柠的替身。」

一只哈巴狗,站在大门口,眼睛黑黝黝,向我点点头。

「你们都不是同物种,怎么做替身。」

那你抱着我哭干什么!

还说什么赚那么多钱就为了给她一个家?

当然了,后来当我看到阿柠曾经的房子时,我终于明白什么叫作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是我格局小了。

这次的乌龙事件,最后以我错失了一次造娃机会,以及让爹娘破产后又起死回生而告终。

由于我起了个大早,下午睡眠不足的我站在幼稚园门口时,人还是蔫蔫的。

可当我听到身边一个家长叫自己的孩子「墨染倾城」时,我一瞬间就清醒了。

是的,这个土包子样的小豆芽,就是这本书的男主角。

别看他现在豁牙漏齿的,二十年后他可是突然出现的神秘新贵,和傅乐思两个人他追她逃,她插翅难飞。

什么割腰子,借子宫,替罪入狱,全都来了一遍,最后大团圆。

当时看得我有一种吃了「屎」的感觉。

但现在不一样了,我既然要做恶毒继母,肯定是要让女主从小就感受到人间疾苦的。

于是,我热情地邀请男主和他妈来我家玩,想着让他俩好好接触一番,让男主好好虐虐她。

但是,这个神秘新贵,小的时候是不是太弱了,不到半个小时,已经被傅乐思欺负哭了四次了。

最后走的时候,他还抽噎着,说不出「再见」两个字。

事后,霸总教育自己的女儿要温柔,要有礼貌,小朋友来家里就是客人,要谦让,要分享。

看着一脸不服的傅乐思,我又心生一计,假装无所谓地开口道:「你别说孩子,小姑娘就得厉害点。」

天地良心,我的本意是想让女主染上刁蛮任性的坏习惯,而不是让她以为我向着她,和她最好。

甚至很久很久的以后,她还会对自己的爱人说:「我妈对我最好了,我如今能这么优秀,都是我妈培养得好。」

我冤枉啊!

论一个人到底能社死到什么程度?

别人我不知道,但当我看到因为躲猫猫不小心翻出了我的「教鞭」的父女,整个人都不好了。

傅乐思天真地问:「妈妈,你要当老师吗?」

「教谁?」

我一脸要死的表情,求助地看向傅景航,后者却直接避开了,只是他勾起的唇角和泛红的耳尖格外的显眼。

因为我的沉默,换来了傅乐思更大的喊声:「妈妈,你要教谁?」

我扫了眼事不关己的霸总,心一横直接甩了一句:「教你爸!」

傅景航:「……」

原来小说中嘎嘎有钱又纯情爱脸红的霸总是真实存在的啊!

本来这事糊弄过小孩就拉倒了,谁知下午的时候霸总接我出门,说是从前误会我了。

「我总想再给你些时间,总以为你不乐意嫁给我,嫌弃我小。」

哪儿小?

在我思想即将要歪的时候,傅景航握住我的手,拇指轻轻地摩挲着我的手背,侧头看我的眼神,专注、深情。

我呆呆地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要如何回应,毕竟我压根不知道原来这两口子还有故事。

后来,在我的旁敲侧击下,才知道原来霸总比我小了三岁,还带了个孩子,所以我对他一直淡淡的。

知道了前因后果的我,松了一口气。

呼,吓死我了!

霸总把我带去了商场,一进去我就吓了一跳,不是因为它有多大,不是因为东西有多奢华,也不是因为这商场是傅景航的,他又恰好包了场。

而是因为…… 他连工作人员都赶出去了,整个商场上下几层只有我们两个人。

尤其是他后来还挑了一场悬疑电影,在电影院幽暗的空间里,硕大的屏幕上出现了一张鲜血淋漓的人脸,不仅给了我视觉冲击,更多的是耳边的尖叫声,震得我脑瓜子嗡嗡的。

是的,傅景航此时捂住了双眼,蜷缩地靠在了我的肩上。

我实在是不知道,这是他在哪儿学的阴间浪漫。

出了商场,他还挑眉问我:「感动吗?」

我都要吓死嗝屁了!

好在后来的烛光晚餐确实不错,最起码这次他没搞什么幺蛾子,安安静静地品尝美食,交流感情。

一切的准备都已到位,所以刚迈进家门的第一时间,两张嘴就迫切地贴在了一起,又迅速地分开。

因为…… 我们吃了蒜。

彼此老老实实地刷牙,洗澡,在这期间,我还去悄声对着熟睡的傅乐思显摆,「哼,我要抢你家产了!」

等两个洗得干干净净的人躺在床上,关灯。

然后…… 天亮了。

我迷糊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白花花的胸膛,一时眼晕。

我身子不过微微一动,就吵醒了身旁的男人。

他抬手环住了我,声音带着睡醒后的低哑,「早。」

我俩就这么你按按我,我抱抱你,腻歪了好一会儿,直到傅乐思敲门才爬了起来。

哎,真是不想起啊!

吃过早饭,我在门口目送上班和上学的父女,心里想的是我一会儿要睡一个回笼觉。

可刚关上门,身后的管家就一脸慈爱地同我回忆霸总的往事。

说他从小就被作为家族继承人来培养,整日安排了极重的课程,虽然外表光鲜,但却一点也不快乐。

最后在我的哈欠中,管家说了最后一句话:「少爷都十年没笑过了。」

我:「…… 没去医院看过吗?」

管家:「……」

「因为夫人的出现,少爷现在开朗了不少。」

啧啧啧,这种霸总文标配,还真是一个也不少啊!

就在我以为中午能睡回笼觉的时候,我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傅乐思的亲妈,要找我见一面。

我忍着困意去赴约,看着面前优雅地摘下墨镜露出高傲表情的女人,心里有那么一丝的不舒服。

她叨叨叨地说了许多,大体的意思就是她年少不知事,为了梦想伤了爱人的心,如今她幡然醒悟,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她说我不过是傅景航无聊的消遣,是没办法的选择,他们才是真爱。

我越听越生气,毕竟是和傅景航睡过的女人,我的第一次给了他,他却给了别人。

这是一个双洁党非常不爽的地方。

因着心里的这份郁结,看到女人拍在桌上的空白支票,我更是懒得再给她好脸色。

她傲娇地说:「随便填。」

我不客气地写上:「999999999.99。」

我把写好的支票推给她,「我这人说话算数,只要钱到手,我马上走。」

女人一脸透黑,咬牙切齿地盯着桌上的支票道:「我要是有这些钱,我还从国外回来干啥?」

我:「……」

不是真爱吗?

不是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吗?

一场不欢而散后,我的回笼觉彻底泡汤了,等到晚上霸总回来时,我面上已经全然没有早上的甜蜜,只剩阴冷。

我不明所以地被他抓进房里一把抵在门上,看着他凑近的脸上露出了霸总专属的冷漠,以及骨子里透出让人退避三舍的寒意。

「一张支票就能让你离开我?」

「我就那么不值钱?」

我看着眼前不满的傅景航,一时语塞,我不明白他对钱到底有什么错误的认知。

999999999.99 还叫不值钱?

这是我对他最大的敬意好吗?

当然,在傅景航随手转了我两笔 999999999.99 时,我回手就是知道大写的膜拜。

老板大气,多谢老板!

吃饭的时候,傅乐思一直在兴奋地说着今日幼稚园的趣事,对上她天真灿烂的笑容,我想起白天见到的那个女人,心里又是一阵堵。

她不爱自己的孩子,回来也不是为了傅乐思。

我突然有一种老母鸡护崽的感觉,我不希望她抢走傅景航,也不愿看到她伤害傅乐思。

睡前,我认真地告诉傅景航,抓紧时间解决那个女人,不要让她出现在傅乐思的面前。

我怕她勾起了她的回忆,又毫不留恋地抽身而出。

这对一个孩子来说,太残忍了。

哎,我可真是人美心善啊!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霸总应该已经处理好了傅乐思的亲妈,反正她再也没来打扰我们。

而这段时间,我们三口人的生活是热热闹闹外加鸡飞狗跳。

今天,她和他最好,明天她又和我最好。

这段时间的快乐,都让我有点忘记自己恶毒继母的人设,好在深夜时霸总突然邪魅地在我耳边问:「女人,想不想要一个像我这样举世无双的小宝贝。」

「嗯嗯嗯,我可太想要了!」我点头如捣蒜。

虽然他不洁很让人膈应,但是谁会和钱过不去啊!

就算是在书中,我也要贴近生活,他主动找我分家产,哪有拒绝的道理?!

就在我们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时,傅乐思被绑架了。

我只能说,霸总办事还是拉了胯,一个前任都整不明白,真是太失败了。

起初我是不担心的,虎毒尚不食子,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她哪里会下死手,不过是为了让傅景航担心用的一点小手段罢了。

没准此刻人家母女俩正开心地玩耍呢!

我如此宽慰傅景航时,他却一脸灰败地告诉我:「思思不是她的孩子。」

「那是你和谁的孩子?」

「…… 她也不是我的孩子。」

原来,我俩双洁,原来我们的女主有一段非常狗血,但又符合霸总文设定的出身。

傅景航有一个小青梅叫 a,a 有个闺蜜叫 b。

当年 a 怀了孕,但孩子的父亲不详,于是傅景航出于友情和世俗眼光的考量,非常霸道地对外宣布这是他的孩子。

这导致偷偷暗恋霸总的 b 非常嫉妒 a,于是便找了个同伙绑架了 a,并且两人做了一场手术,交换了子宫。

这…… 行吧,毕竟是小说,合理!

事后 b 生了孩子,也就是傅乐思,而 a 却身患绝症死了,临终之际,a 拉着傅景航的手声泪俱下地让他一定要原谅 b,一定要照顾好孩子,一定要和 b 结婚,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额…… 善良嘛,可以理解!

面对多年好友的遗愿,傅景航全数答应,只不过婚后,他把 b 当成了一个透明人一般对待。

半年之后,b 提出离婚,原因是要实现 a 生前的理想,环游世界。

于是,她拍拍屁股扔下了抢来的孩子,和别人拿命给她换来的老公。

只可惜旅程还没过四分之一,钱就没了。

她这次回来,傅景航给了她许多的钱,本以为她会走,却不想她可能另有目的。

如今事情的真相,已经了解得一清二楚,既然傅乐思不是她的女儿,那现在的危险系数就大大地增加了,我们只好尝试着和对方沟通。

我们通过电话问对方:「你想要什么?」

b 疯狂地大叫:「我爱傅景航,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他!」

我们问:「你要怎么做才能放过思思,她还是个孩子,她是无辜的。」

b 的声音歇斯底里,「为什么全世界都要和我作对,为什么明明嫁给了他,他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为什么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他的爱?!」

霸总失去了耐心,「你到底要怎么样?」

电话那头传来 b 的痛哭流涕,「为什么没有人关心过我想要什么?」

放屁!

我第一句话问的就是你想要什么?!

你在这儿跟我装孙子呢是吧!

后来,经过一番驴唇不对马嘴的交涉后,她说她要我。

行,我看看这剧情还能离谱到哪儿去!

我知道自己和傅乐思最后肯定会没事,毕竟她有主角光环,是我们的平安符。

可傅景航作为书中人,却对未来一概不知,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觉得无力,自己不能掌控全世界。

他疯了一般雇了大量的杀手、雇佣兵,地毯式地搜索 b 的藏身之处,却依旧毫无所获。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距离让我去到约定地点还有一个小时,傅景航终于忍不住抱着我哭了。

他紧紧地把我圈在怀里,脸埋进我的脖颈处,滚烫的泪水顺着我的皮肤滑进衣服里,灼热了我从前那颗局外人的心。

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嬉笑间看着这些书中人的爱恨情仇,却不想最后被他们左右了喜怒哀乐。

我轻轻地顺着他的背,如同第一次去公司找他时那样玩笑道:「别说话,等我。」

我被他的情绪影响,离开的脚步也沉重了许多,按照 b 的规定,独自一个人前往约定地点。

这期间,傅景航的人试图在暗处跟着我,但都被 b 一一发现,甚至连远处的狙击手都被她要求撤离。

我越来越好奇,她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直到,我在那个地下室看到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人,方才明白是我太傻了。

我怎么忘了,这是一本古早狗血玄幻小说啊。

我们的男主是五岁就能破解联合国机密系统的顶级黑客,八岁就成了世界第一雇佣兵,十一岁就被各国首脑闻风丧胆的霸中之霸的存在啊!

就算他前段时间被傅乐思欺负哭了好几次,那也只是他聪明的伪装,他可是有着无法让人忽略的名字——

墨!染!倾!城!

是的,今天的这一切,是他和 b 的联手杰作,一个想要虐女主,一个想要我的命。

b 得逞地狂笑,「傅景航再厉害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

她说话间死死地盯着我,大概是想看到我害怕的神情,但我却只心疼地抱起蜷缩在一旁的傅乐思。

她被吓得不轻,泪流满面地扑倒我的怀里,充满希望和依靠地喊着:「妈妈,妈妈……」

这一声声的呼唤彻底激发了我的母爱,回想这几个月的种种,在潜移默化间,我已经把她当成了我的女儿,我们成了一家人。

我低头看着傅乐思因为多日紧张,如今见了我终于安心地在我怀里熟睡的可怜模样,一时怒上心头,瞪着眼睛,冲着 b 吼道:「思思就算不是你的孩子,好歹也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吧。如今你这么对她,怎么对得起她的亲生母亲!」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求情,你恐怕早就被处理了!」

b 因为我的话有些怔愣,但不过一瞬就恢复如常,神情哀怨地说道:「你知道什么?那个贱货巴不得我早点死呢!」

我一时没有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刚想再问胃里却一阵反酸,吐在了当场。

当墨染倾城老神在在地闭着眼为我把脉时,我真的是一口鲜血没吐出来。

这居然还是个老中医!

不过一分钟,他就睁开眼奶声奶气地说:「你怀孕了。」

他这四个字一出口,别说我和 b 了,就连被吵醒的傅乐思也愣在了当场。

刚刚所有的吵闹和歇斯底里,在一瞬间全部消失,只余死一般的安静。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傅乐思,她小小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我平坦的肚子上,抬头说话时,无论是眼神和声音都带着雀跃,「妈妈,你怀宝宝了?」

我抬手附在了她的手背上,轻轻地点头,「嗯。」

当孩子来临的这一刻,我想的不是男孩女孩,不是争夺家产。

而是他们之间彼此的陪伴,是我们一家四口的幸福未来。

可也不过是想想,因为眼前还有一个炮仗在疯狂输出。

b 像是承受不住打击一般,乱砸东西,她咆哮地吼着:「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我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他为什么要和别人生孩子?

「他为什么不等等我!

「明明是我先爱上他的!

「他是我的,是我的!」

我听着霸总文里恶毒女配常见的台词,紧紧搂着害怕的傅乐思,尽量缩成一团减少存在感,以免给 b 更大的刺激。

直到她咒骂了近一个小时后,终于冷静下来,然后恶狠狠地看着我,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

剧情,终于往更离谱的方向发展了。

我被绑在了手术台上,而我的隔壁床躺着 b,身旁是站在凳子上的墨染倾城。

是的,这个老中医要给我俩来一场换子宫手术。

玻璃窗外的傅乐思哭得撕心裂肺,一直在喊着:「放了我妈妈!求求你放了我妈妈!」

我听得心中一阵酸涩,眼尾的湿润流下隐在了头发里。

身侧的墨染倾城对着窗外的傅乐思露出了邪魅的一笑,我不知道接下来血腥的一幕对小女孩幼小的心灵会有怎样的创伤,但只要想到未来她会和这个天才新贵来一场虐恋情深,就觉得像是吃了「屎」一般恶心。

我的女儿,凭什么被他欺负?!

在墨染倾城一切就绪时,我出口阻止,我告诉他们,我绝不会像 a 那么善良,我就算死也一定要拽上他们,我一定不会让傅景航放过他们的!

躺着的 b 听了哈哈大笑,笑我的天真和愚蠢,「等一会儿我变成了你,死的就是你了!」

我疑惑地侧头看她,也许是我眼中的迷茫取悦了她,让她大发善心,决定在同我废话几句。

原来,当初的确是 b 嫉妒 a 便同她换了子宫,但当时 a 没有反抗,是因为知道自己得了绝症时日无多。

而且她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就是她也爱着傅景航。

她当时会和其他男人睡,也是因为认错了人。

我就说嘛,霸总文里,只要是个女的就得爱霸总!

后来,a 临终之际,告诉霸总要好好对待自己的闺蜜 b,不是因为善良,玛丽苏。

而是因为…… 她要变成她!

对,你没看错,在 a 死后的一个小时,有人把 a 和 b 的大脑换了。

死的人是 a 的身子,b 的大脑和子宫。

后来活着的是 b 的身子,a 的大脑和子宫。

现在我俩要做的,也不是换子宫的手术,而是换大脑,届时就算我百般辩解,也只会让别人以为我是个神经病,毕竟我顶着 b 的脸。

请跟我大声喊:墨染倾城,牛逼!

就算是小说,也不能啥都敢写吧!

不过,我还有一个小问题:「那你为什么要离开?」

为什么她结婚不过半年,就要追求自己的梦想。

顶着 b 的脸的 a 苦笑,「因为身体出现了排斥反应,我需要出国治疗。」

这么牛逼的手术,还会有排斥反应?

真是严谨得莫名其妙!

看着墨染倾城拿着要开颅的锤子走近时,我真的慌了,「老弟,麻药都不打吗?」

墨染倾城愣了一瞬,神情闪过一丝抱歉,「不好意思,我忘了。」

庸医!

在他爬上爬下找麻药的时候,我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句:「你那一锤子下去,确定我脑瓜子不会碎吗?」

忙碌的小背影又是一顿,然后恼羞成怒地转头盯着我,「女人,你说这话是在玩火,虽然我昨天才看过换脑手术的书,但凭借我过目不忘的聪明才智,肯定能成功。」

这么小,就熟读霸总语录,真是不学好。

我:「…… 你确定?」

墨染倾城到底是个孩子,性情还没有那么成熟,在我的眼中看到了明显的质疑后,急于证明自己。

他也不找麻药了,直接走到是 a 又是 b 的女人头顶,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锤子就下去了!

我天!玄幻变刑侦?

这是…… 谋杀文?

好在他力气太小,女人只是晕了,就在他抬手要再来一次时,剧情出现了反转。

墨染倾城他以后再厉害,此刻也是斗不过全宇宙首富的。

况且,他也没有以后了。

傅景航出现得非常及时,杀手踹开了地下室的门,在一片尘埃中,霸总自带 bgm 闪亮登场。

接下来的一切,就是霸总的主战场了,我和哭晕的傅乐思被接回了别墅。

后来,那个顶着 b 的脸,a 的大脑的恶毒女人,被当成了神经病关了起来,再也没有出来。

至于墨染倾城,恐怕也没有机会成为什么新贵了,能安分地当个老中医,都算是傅景航给未出生的孩子积德了。

一切又归于平静,生活继续往前走,只是家里这一大一小总是盯着我的肚子看,让我很惶恐。

傅乐思天真地问我:「妈妈,你幸福吗?」

傅景航狗狗眼地问:「媳妇,你幸福吗?」

我看他们的眼神透着三分凉薄,三分讥讽,四分漫不经心,「滚!」

傅家父女,「好嘞!」

十月怀胎不过是一转眼的事,在临产前一个星期,我就住进了霸总特意为我建的一座医院,只为了迎接我们的第一个宝宝。

但是半个小时我就搬出来了,因为甲醛味太重,差点没给我送走!

我老老实实地住进了普通医院,和周围的待产妈妈打成一片,感受孩子即将到来的快乐,才是我这个老百姓所向往的。

我生产的那一日,傅乐思对着我的肚子说:「小宝宝,你要快点出来哦,不许欺负妈妈!」

而傅景航则是担心地对我说:「媳妇,你是熊猫血,我准备了十只熊猫随时待命,给你输血。」

噗!你直接给我送进去得了呗!

当然,这是霸总自认为的一个小幽默,但也确实因为这个刺激,我生得特别快。

因为我好害怕生到一半的时候,身旁真的坐着一个吃竹子的猛兽。

回家后,我被霸总圈在怀里,看着兴奋得围着宝宝团团转的傅乐思,突然想起我刚穿书时的目标,做一个恶毒继母,生个儿子抢她的家产。

如今我心愿完成了一半,生了儿子。

另一半就算了吧!

可是一晃二十年,当我们一家四口其乐融融时,眼前少男少女十指交握的手,还是让我忍不住地感叹一句:「干得漂亮!」

傅乐思本该与墨染倾城虐恋情深,害我吃了苍蝇的剧情,完全偏离了。

我的儿子和她内部消化,直接从异父异母的亲姐弟,变成了欢天喜地的小情侣。

我一时高兴于家产终于都是我的了,一时又不知如果两人吵架,我究竟是丈母娘还是老婆婆?

尤其是这彩礼,我要多少?

又该给多少?

我要如何同自己讨价还价?

我因着种种思绪,睡眠不大好,神色也暗沉了许多。

平日里总在一处的贵太太们,给我推荐了一个大夫,说是调理这一块相当到位。

可我万万没想到啊,为我搭脉的老中医竟然是墨染倾城!

真是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啊!

后来我回了家,夜里和傅景航说起这事时,他翻身把我压在身下,邪魅一笑,「女人,在我的床上还敢想别的男人,看来还是我太温柔了,今夜我要让你下不了床!」

睡觉!

关灯!

□ 喜欢糖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