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殡仪馆逃生指南

所属系列:无人生还:探寻迷雾中的真相

殡仪馆逃生指南

无人生还:探寻迷雾中的真相

殡仪馆里的所有人,活人,都收到一条信息。

「与遗体独处时,无论发生什么,都请不要出声。」

「每一具遗体,都有复活的机会。」

「复活一位死者,需要杀死 3 个活人。」

「死者会说话,也有适宜的体温,可在镜里不会有人影,手指头也无法弯曲。」

「不要去厕所最后一格!」

「在厕所时,如果有人叫你名字,不要回答!」

「想活着走出殡仪馆,请遵守以上规则,祝大家忌日快乐。」

1

我闺蜜因为校园霸凌,自杀了。

「段宁宁的遗照,照的好风骚哦。」

「想去阴间吊富二代吧,毕竟活着的时候没成功呀。」

来祭拜的同学们依旧嬉皮笑脸,把殡仪馆当游乐场了。

突然,我手机不停振动,所有人都收到信息。

「这里没人穿红色,不要跟穿红衣的人说话,也不要直视红色的眼睛。」

「不要在第十四个台阶时回头,尤其,当背后有人叫你名字。」

「焚化炉是个好地方,但请每次使用时间请不超 2 分钟。 」

「休息室很安全,但每次只有 6 个人可以进去,超出人数,安全失效。」

「殡仪馆里的监控,不可信!不可信!不可信!」

……

「有病啊!」

「无聊,谁在装神弄鬼?」

「靠,谁乐意来这,我现在就走。」

同学们破口大骂着,可突然,空气凝固住。

因为手机地图里,根本没有这间殡仪馆的任何信息。

我隐隐觉得不对劲。

都搜不到,那他们是怎么来的?

「段宁宁生前被你们欺负成那样,你们有什么脸来拜祭?」

她不仅被霸凌,在考试时,有人把一张写满答案的纸条故意弹到她桌面,老师不分青红皂白咬定她作弊。

段宁宁最后被取消了出国交换的名额。

当时,陷害举报她的几个同学,可都来了。

同学们面面相觑,微妙的表情告诉我。

他们有秘密。

还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2

气氛逐渐变得凝重,因为我们发现偌大的殡仪馆里,居然一个工作人员也没有。

极度幽静的空间,让我开始感到莫名心慌。

更糟的是,网络被屏蔽了。

殡仪馆位于郊外,来的时候天气晴朗,现在却白雾重重,几个胆大的男同学性子急,骂骂咧咧闯进雾里,要走出去打车。

伸手不见五指的雾气,瞬间吞没人影。

忽然,我瞥见雾里好像有黑影一闪而过。

那是……什么?

我心里生起不好的预感,下一刻。

惨叫声骤然响起。

我心脏狂跳,脑子一片空白,远处惨叫此起披伏的持续着,混合着皮肉被撕裂的啃食声,把所有人都吓懵了。

雾气里,浮出几双猩红诡异的双眼。

眨也不眨地死盯着我们。

我呼吸都停止了。

怪物脸上布满尸斑,他们有着人类的四肢,但双瞳暗红,鲜血顺着獠牙一个劲淌。

「复活一位死者,需要杀死 3 个活人。」

刚刚出去的男生,有 9 个。

复活的怪物,正好是 3 个。

这下不只我,所有人都意识到。

规则,都是真的!

3

「死人,死人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是从灵车上爬出来的!」

同学们本能地落荒而逃,可跑得再快,也快不过怪物,几个女生瞬间被残忍扑食。

同学倒在我脚边,大量的鲜血从切口处涌出,在地上不断扩散。

对上女孩死不瞑目的大眼,我吓得瘫软在地。

但同时,我想起一条规则。

「不要跟穿红衣的人说话,也不要直视红色的眼睛。」

「如果直视了,请不要眨眼。」

不能眨眼!

不能眨眼!

「都别眨眼,他们会根据眨眼判断是不是同类!」

我大声提醒。

可在生死危急的时刻,人是没法控制那么细微的脸部表情的。

尸体开始嗅我脖颈。

寒气从脚底直冲天灵盖,我跟死人四目相对着,几乎贴着脸的距离,我能看到对方眼睛里虫子在蠕动。

下一秒,尸虫掉在我眼皮上。

我是最怕虫类的,可现在根本不敢去擦,虫子嗅到新鲜血液的味道,猛烈蠕动带来的痒疼让我生不如死。

汗毛一根根竖起,我只能拼命咬住嘴唇,用疼痛提醒自己。

不能眨眼!

绝对不可以!

4

终于,众人拼命跑回殡仪馆,死死压上大门。

「砰,砰砰——」

门外响起疯狂的撞击声。

我们拼命用身体重量抵抗,一轮一轮撞击过后,外头慢慢恢复平静。

我心有余悸地滑坐在地,一时间喘不上气来。

后知后觉,浑身衣服都湿透了。

「都进里头去,我们先厘清情况,谁都不准去厕所。」

先回过神的是班长肖宸。

他成绩优异,思维清晰,无疑是大家的主心骨。

现在,只剩十来个同学。

我这才知道,同学们之所以来,都是因为收到了神秘短信。

「有人发短信威胁,如果我们不按照导航来,就要曝光……谁知道来到这里,才知道是殡仪馆!」

我感到一阵恶心,曝光什么,他们对段宁宁做的事?

房间里陷入惶恐。

「不要跟穿红衣的人说话,也不要直视对方眼睛……段宁宁,一定是她,新闻里说过,她死的时候穿的是红衣!」

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宁宁死的样子。

她是割腕死的,失血过多,身上一袭红裙娇艳似花。

横死的人,直到死去心愿完成,才会结束。

那宁宁的心愿,是复仇?

我猜测:「我想,我们得找出她真正的死因。」

听到这,不少同学崩溃大哭了起来。

「不是吧,我只是在她桌面刻了外号,这也算啊?」

「就是自杀啊,是她自己心理脆弱,怪得了谁啊?」

强烈的愤怒在我心里横冲。

「你们这套受害者有害论到底要用到什么时候?」

段宁宁是卫生委员,提醒他们别在教室抽烟,就因为这句简单的提醒,他们下课后将她拳打脚踢,极尽侮辱。

「人都死了,还那么小心眼,那么恶毒,同学之间都开不起玩笑啦!」

这时,有人勃然大怒。

「狗屁,我看她就没死,这女人最会装白莲花,邓娟娟,王天威,你们几个跟着我,去灵堂,短信八成是她妈妈发的!」

说话的叫唐娇娇,高官之女,娇气跋扈。

也是她,趁着游泳课上扒了段宁宁泳衣,引大家围观嬉笑。

她带着跟班,大步朝灵堂走去。

宁宁的妈,刚还在这忙活祭奠仪式。

「她死了女儿,已经够惨了,你们还想怎么样?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她做的!」

我怕她乱来,紧跟其后。

可推门进去后,唐娇娇整个人僵滞住。

别说她,我都感到无法呼吸了。

灵堂香烛纸人都在,但里头空荡荡,没活人。

桌上摆着两张遗照。

对,没错,是两张。

段宁宁,跟她妈妈。

5

遗照里,段阿姨穿着一袭鲜红连衣裙,笑脸如花。

「不要跟穿红衣的人说话。」

规则如是说。

我感到莫名地心慌:「可明明,她刚刚还在灵堂忙活布置啊。」

口说无凭,我们去看了监控。

我没说谎,段阿姨不仅刚刚在。

现在也在。

监控里显示,在此时此刻的灵堂里,她还跪在女儿遗照前,口里念个不停,不断烧着纸钱。

「她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有些同学受不了折磨,抱头痛哭起来。 

唐娇娇退也在发软,她强撑咬牙:「规则里说监控不可信,都是假的,我怀疑她根本没死,挂个遗照骗人呢。」

可有人找到讣告,里头写得很明白。

段阿姨在三天前,在家中上吊自杀。

死前,她穿上女儿死时的那条红裙子。

段阿姨是单亲妈妈,文化程度不高,白天当出租车司机,晚上给人当钟点工,含辛茹苦养大女儿。

长大后的宁宁漂亮优秀,除了家境贫寒。

她真的毫无破绽。

四周安静得可怕,恐惧爬上每个人心头。

班长环视四周,说还有一个可能。

「这场规则游戏其实早开始了,在我们踏入之前。」

6

我猛地想起。

烧纸时,段阿姨几次点火不成功,我以为她是伤心过度,主动帮忙。

她的手指关节,就像冻僵一样笨拙,根本拿不稳火柴。

「死人会说话,也有适宜的体温,可在镜里不会有人影,指头也无法弯曲。」

所以,她已经杀过三个人了?

唐娇娇一肚子火,把两人遗照全扔在地上,这还不解气,还踩个稀巴烂。

突然,灵堂里的灯全灭了。

我打了好几个寒颤,感觉这里的黑暗可以随时将我们吞没,不知道从哪儿,传出刺耳冷酷的提醒声。

「尊重死者,也就是尊重您自己。」

「恭喜您触犯规则,请将犯规者 3 分钟内,送进焚化炉。」

「否则,在场所有人会死!」

惩罚倒计时,正式开始。

7

「我只是砸了照片,算什么违规!」

唐娇娇慌神了,尤其看到同学们都下意识朝她包围,她只能虚张声势地大声斥问。

「邓娟娟,王天威,你们反了啊!」

她现在惊弓之鸟的样子,让我想到段宁宁。

她去班主任那投诉过无数次,可得到的结果永远是。

「都是同学,打闹是正常的,你别太计较。」

「娇娇的妈妈是家长委员会会长,得罪他们,吃亏的可是你。」

唐娇娇最忠实的两个跟班,这次没听号令。

已经一分钟过去了,时间短暂地凝固住。

我在同学们的脸上,看到了挣扎,痛苦,绝望,但更多的是,求生的欲望。

也就是人类最最原始的,兽性。

终于有人打破僵局。

「不送你去焚化炉,我们都会死啊!」

赞同声立刻跟上。

「就是,明明是你不遵守规则,你谁啊,凭什么让所有人一起陪葬?」

「也是你带头欺负宁宁,把她裸体视频上传,我们早看不过去了,要不是你,人家根本不会寻死!」

语言,是开启潘多拉魔盒的钥匙。

「你们难道没有?就怪我?」

唐娇娇嘶声力竭的辩驳,神色慌张地不断后退,大家合力抓住她,不由分说往外拖。

灵堂离焚化房,隔着一整条走廊。

一个在头,一个在尾。

就像生与死,本就在一线之间。

走廊上,游荡着十来具尸体。

都是刚刚死在外头的同学,我估计只要倒计时结束,他们就会立刻对我们发起攻击。

「救救我,我再也不敢了!」

「娟娟,天威!我让我妈给你们家涨工资,我保证,放了我吧!」

「我爸妈不会放过你们的!」

唐娇娇的叫声像铁钩,揪得人头皮发麻。

我的手猛的被她抓住。

「小彤,我知道你是好人,你救救我!」

我垂低眼,她早就没了往日大小姐的模样,涕泪全下,哀求我得样子无比卑微。

好像我是她唯一的浮木。

「娇娇。」我在她耳边轻声说。

「你以前不是总说,求饶,是弱者无能的行为吗,越求,越会刺激别人的施暴欲吗?」

她表情凝固住,胸口剧烈起伏。

「我现在才知道,你说得可真对。」

说罢,我用纸团狠狠堵住她的嘴。

那边,同学已经打开焚化炉。

大家齐心协力把人按下去,再关上阀门。

时间,已经不足 30 秒。

8

诡异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朝我们涌来,焚化屋的门被撞得砰砰乱响。

「快快快,快按啊!」

「谁来……我不敢,我不要!」

「班长,让肖宸来,你是班长,你应该负责!」

唐娇满目腥红,早就哭成泪人,疯疯癫癫地拍打阀门:「肖宸,救救我,求求你,我知道你不会这样!」

谁都知道,唐娇娇霸凌宁宁的原因之一。

就是班长肖宸。

唐娇娇喜欢他,可一贯眼高于顶的班长,在舞会上,却主动邀请了宁宁跳舞。

唐娇娇有多喜欢肖宸,就有多憎恶段宁宁。

「倒计时,还有 15 秒。」

肖宸额间流下热汗,可我觉得,他表情似乎并不挣扎。

他用力按下红色按钮。

顷刻间,巨大的火焰在舱炉里汹涌而出。

突如其来的火光,吓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

唐娇娇的身体在炉子里狰狞扭动,惨叫回荡在焚化房里,很快就成了满地粉末。

「倒计时:0」

可屋外的尸体已经突破大门,朝我们扑来。

还是超时了吗?我心里七上八下,只能握紧手里的武器,就在绝望之际。

冰冷机械的声音再度响起。

「惩罚结束,解除倒计时。」

9

这声音,如同天赐佛音。

尸体接到统一指令,离开后,大家才松了口气。

但没有人再有勇气看向焚化炉,大家心有灵犀地避开有关唐娇娇的一切话题,好像她本身就不曾存在过。

去厕所前,我跟几个女生强调,记得规则。

「不要去厕所最后一格!」

「在厕所时,如果有人叫你名字,不要回答。」

「但当有人敲门 3 下,无论在哪,请招待他进来,厕所里也该有基本礼仪。」

厕所的灯有问题,有一下没一下地亮着,为了壮胆,大家强行聊天。

「你们上完的,可别先出去啊,大家一起进退。」

「我在上大,你们不嫌臭就等着呗。」

「啊,彤彤,你带纸巾了吗,快借我用用。」

我差不多好的时候,隔壁女同学低低问我。

我条件反射说有啊。

然后把纸巾从门板缝隙里往隔壁递。

谁知,左边的同学吓了一跳。

「干嘛啊你,我没要纸啊!」

我全身汗毛都炸了。

恐惧瞬间席卷全身,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那是谁要的?

我刚刚是应了谁?

我进的隔间是倒数第二间,左边是学习委员江文雅。

右边那间,本不该有人在。

那声音僵硬刻板,每一个字都诡异地拉长着,如诉如泣地催促我。。

「彤彤,快给我纸,我流了好多血啊。」

10

我汗毛直立,这声音……

她就是当初死在我面前女生,冯敏雅!

「在厕所时,如果有人叫你名字,不要回答!」 

可我已经回答了她!

厕所外,洗着手的女生先发出惨叫,,我躲在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喘。

冯敏雅解决掉一个后,开始一间间敲门。

「我的脑袋是不是在你们这?」

其他同学当然不敢开门,但敲门声越来越急促,本来就薄薄的木板随时要被拍塌。

但敲到第三声后,躲着的人惨叫了声,就再不吭声了。

不再求助,不再哭喊,人死灯灭。

「但当有人敲门 3 下,无论在哪,请招待他进来,厕所里也该有基本礼仪。」

不开门都会被规则处理!

不让进,会死。

让进,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冷汗从我额头流进脖子,我咬紧牙关,在第一声敲门声落下后,我立刻拿出纸巾。

一把塞进尸体的手里。

然后我把书包狠狠往外一扔,大喊:「冯敏雅,你的头在那边!」

声东击西有用,她果然被动静吸引过去。

手脚并用爬了过去。

我趁机夺门而出,朝外冲了出去。

11

获救后,我把脸深埋在掌心里,大口地喘气。

四个人去厕所,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回来。

现在,死了的人,恐怕比活着的还多了。

而且不停奔跑让大家饥肠辘辘,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稍作休息后,肖宸提出分组行动。

「现在我们还有 18 人,按男女搭配,分 3 组。」

「一组去找休息室,规则里提到,休息室很安全,这间殡仪馆占地面积很大,有食堂,也有员工宿舍,我们必须找到规则里的休息室。」

「二组,去寻找食物。」

「三组,去寻找有用的物资。」 

去找休息室显然是美差,有几个男生抗议。

「你老几,凭什么听你指挥啊?」

肖宸冷笑:「就凭刚刚,是我按下的按钮。」

但最后,他还是将有异议的几个男生安排去了休息室那组。

我看着他们志在必得的样子,没来由打了个寒战。

「肖宸,你就是故意的吧。」

我跟他负责去找食物时,忍不住问。

「休息室的规则,是只能进 6 个人,而他们组,去了 8 个人。」

为了生存,为了那六个安全名额。

会发生什么事,我不敢细想。

肖宸微微笑了,他的眼睛是淡淡的栗色,看人时会让人产生深情款款的错觉。

「怎么会,人多力量大罢了,我只是怕他们遇到危险。」

我笑了,只有当利益一致时,人多力量大这句话才适用。

可我们现在身处在地狱。

「班长,其实你不觉得,这个世界的规则很熟悉吗?」

「在外头,就没有规矩吗?同样有。」

12

制定规则的,是那群有钱有势的学生而已。

他们定的规矩是:

全班都不允许跟段宁宁说话。

她无权使用宿舍卫生间。

她不能梳跟唐娇娇一样的发型,不能随意开口说话,因为她普通话还带着一点乡音。

她应该无条件,百分百接受所有侮辱。

在弱肉强食的环境下,当权势、金钱、地位都失去效应后,我反而觉得踏实。

反正我们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看我嗤笑,他也不恼,反而低下头。

「李彤,你知道自己最讨厌的点是什么?」

他附耳在我耳边。

「段宁宁曾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

「可她每一次被欺负时,你又在哪里?」

「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抛弃她,转头投靠唐娇娇呢?」

13

「为什么?当时是因为你啊,肖宸。」

走廊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我却感觉不到一样,笑说。

「因为你对段宁宁的那点特别,让我觉得嫉妒。」

谁会不喜欢肖宸?

优秀上进,英俊自持,只是在对他示好的女生里,我自知条件排不上号,所以连告白都懒得说。

但这不代表,我没有嫉妒。

这个答案,让肖宸眼里闪过复杂的情绪,他对我的暗恋只给出三个字。

「没必要。」

我心里淡淡失落,果然。

对无足轻重的人,他给不出浓墨重彩的反应,没必要,精准地概括了我的所有心事。

他转头,但却不是去找食物。

找食物,从来都是幌子。

「我们真正要找的,是段宁宁的遗体。」

14

我们这一队,只有五个人。

肖宸的看法我也赞成,与其一味等到规则惩罚,不如去寻找破解之法。

「解铃还须系铃人,宁宁如果是一切的起源,那就必须从她入手。」

其实我对宁宁的死因一直存疑。

「她是自杀,但是为什么自杀,我们都不知道。」

她经历了很多,但之前那么艰难都过来了。

到底是什么契机,逼她走上绝路?

不找到根源,我们或许永远走不出这个殡仪馆。 

停尸房里,几个冷冻柜打开后,我们终于找到了段宁宁。

我屏住呼吸,慢慢拉开尸袋。

她安静躺在那,双手交叠,面容精致依旧,像童话里的睡美人。

「她,她的肚子……」有人惊呼出声。

我感到一阵晕眩。

是的,段宁宁肚子微微隆起。

很明显,她怀孕了。

15

我脑子炸开一样,怀孕?

一尸两命,还割腕而死,其中怨气可想而知。

「都一个班的,大家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

「几个月前都能藏着,看那些女明星就是,而且她还瘦,校服宽松,很容易藏的。」

同学七嘴八舌地鄙夷道:「看不出来啊,表面清高,实际上滥交。」

我忍不住反驳:「她绝不是这样的人,肯定有隐情。」

宁宁多半是被侮辱的,否则大考将近,她那么多苦都忍下来了,怎么会这个时候放弃?

一定是遇到了,彻底击垮她的事。

肖宸合上尸袋子,没走几步,手机震动起来。

新的规则颁布了。

「当电梯里有死者时,请不要回头。」

「每一个死者可以发起 3 个请求,请务必答应,否则后果自负。」

「只有双数的活人,才能走出密闭空间。」

此刻,我们就在电梯里。

一行 5 人。

16

更要命的是,电梯里没电了。

整个电梯卡在五楼与四楼的夹缝位置,漆黑的密闭空间只剩五个人紊乱的呼吸声。

肖宸立刻强调:「大家千万别回头,待在原地,一分钟报数一次!」 

「1、2、3、4、5。」

我刚松口气,角落里,传来一声幽幽的报数声:「6」

「靠,谁在说话!」

「后面是不是有……有东西?」

我感觉隔壁同学呼吸已经乱了。

我自己的也是。

强忍恐惧,我拿出手机打开闪光灯,反手对着背后拍下一张照片。

照片里什么也没有!

还来不及高兴,肖宸就提醒。

「但,如果规则里提到,死者在镜子里是不显示的,那手机也可能同理。」

话音刚落,一个冰凉的手搭上我肩膀,我吓得一哆嗦。

余光瞥到那双手,我心脏都要跳出身体。

苍白的手腕上,有深深的刀割痕迹。

来的,是段宁宁。

17

她黑长的头发垂在我颈间,毫无生气。

此刻,我感觉呼吸都是痛苦的。

「给我,你的头发。」

我不敢耽误,克制住发抖的手,用刀割断长发。

下一秒,段宁宁僵硬抬起手,来到肖宸面前。

「给我,你的手指。」

18

手指?要手指?

肖宸愣了,我侧站在他身后,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当死者对你们发起请求时,务必答应,否则后果自负。」

我冷汗直流,轻声问:「班长,你真的要……规则里也没提不答应的后果啊。」

后果自负,是个开放式的词。

我认为,有可回转的余地。

可这个提议,被后面三个同学立刻否决。

「太冒险了,你不能拿我们的命当赌注!」

他们生怕遭连累,不断催促:「快给啊,总好过我们所有人死!」

段宁宁身上的腐臭味充斥在狭窄的空间里,而且头顶,电梯盖上也传来诡异的敲击声。

我已经熟悉尸体敲击的动作。

在杀不够三人复活时,尸体的关节都是僵硬的。

也就是说,我们被包围了。

肖宸拿出小刀,我听到他长吸了口气,然后闭起眼,往小指头那狠狠一切!

他坚持不住地弯下腰。

听着闷痛声,我嘴唇忍不住哆嗦起来。

大家刚松口气,可段宁宁对指头视而不见。

转头,她来到了另一个同学张澜面前。

这次,她想要的是。

「给我,你的心脏。」

19

心脏……

「不行,这不行!」张澜恐惧地摇头。

一句讽刺的话从我嘴里脱口而出:「给了吧,总好过我们所有人死啊。」

段宁宁那双发白诡异的眼珠,死死盯着他。

张澜,就是在考场作伪证,亲口说看到段宁宁作弊的人。

「没了心脏,我就是死,来去都是死,还不如拼一拼!」

张澜咬紧牙关,可话音刚落,一把刀扎进他心窝。

他错愕到不可置信。

下手的是他隔壁的好哥们。

瘦高个的平头男生,这两人曾是一个宿舍的上下床,玩得最铁,唐娇娇欺负段宁宁时,他们也是很好的帮手。

电梯里发出绝望的惨叫声。

等其他两组同学听到声响,撬开电梯门时,都被里头的场景惊呆了。

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散不去的腥味。

三具尸体横躺在地。

20

我跟班长最终活了下来。

「张澜被室友杜凯勋捅了一刀,但他临死前反杀了对方,这样,就只剩 3 个人。」

我一五一十诉说过程。

「只有双数的活人,才能走出密闭空间。」

「3 个人,不再死一个,谁也别想走出电梯。」

所以我跟班长一起,反杀了另外一个。

我说得很坦然,毕竟现在没有道德谴责。

谁也没资格指责谁,别的同学也刚经历了同样的事。

出去三个组,能活着回来的人,仅剩一半。

这时,一条特殊的规则颁布了。

「找出段宁宁孩子的生父,会有额外奖励。」

21

谁欺负了段宁宁?我立刻看向最大的嫌疑人。

白天凌。

他是校霸,个子高大威猛,流里流气的,仗着家里有钱,经常骚扰女生。

「我可没碰过她!」

白天凌急得跳起来否认,可别的同学毫不留情地拆穿。

「哈,我可见过你围堵过段宁宁几次,动手动脚的。」

「我也见过,你拖段宁宁到校仓库,她又哭又骂,你不是在宿舍里说迟早睡到她吗?」

「那,那都是视频里看到的,她都被唐娇娇扒光了,我可不要破鞋!」

白天凌争辩得脸红耳赤,他猛地指向班长。

「对,我在天台看到他跟段宁宁接吻,他们才是一对,小孩多半是他的!」

肖宸?我笑出声。

他现在断了手指,虚弱得很,懒得吭声,更懒得反驳,闭着眼靠在墙边。

一个是品学兼优的班长,一个是劣迹斑斑的校霸。

白天凌的话没人信。

起身时,我发现兜里有一个纸团。

谁放的?我狐疑打开。

刹那间,我瞳孔微缩,因为纸条里潦草写着。

「快跑,肖宸是复活的死者!」

22

开什么玩笑,是白天凌在陷害人?

我一路跟肖宸并肩作战,他正不正常我还不知道?

但等等。

我猛地想起一件事。

今天我是第二个到殡仪馆的,最早到的那个人——

是肖宸。

可他明明已很多天没回校了,他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好像就是段宁宁出事后。

我脑子乱糟糟的,那点情愫让我下意识沉默,但万一是真的……

好在大家注意力都在白天凌身上,我不动声色起身,拿出手机一拍。

规则说:死者在镜像里不存在。

那复活的死者也会同样遵守规则吗?

千万别是真的,我心口堵得发慌,不断祈求是虚惊一场。

可我放大照片,愣在了原地。

照片里,其他人都在。

唯独没有肖宸!

这时,肖宸嘴角浮现出诡异的笑。

他起身,径自朝白天凌走去,我脑中轰鸣,用尽这辈子最大的力气喊。

「快逃,肖宸是复活的死者!」

23

可太迟了。

肖宸已经拿刀背刺向白天凌。

「你说得没错,我喜欢段宁宁。」

突如其来的杀戮吓傻了所有人。

我这才发现,白炽灯下,肖宸的眼珠没有一点光泽。

原来,在宁宁出事那天,他在赶去医院的路上出了车祸。

「我对宁宁表白过,但她没接受,她说我们一样出身贫寒,我们在一起会成为众矢之的,她劝我以大局为重,毕竟我们真的惹不起你们。」

他冰凉的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打转。

「她很轻松地说,反正还有半年就毕业了,等我们拿到想要的工作,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一切都会变好。」

「她从来不跟我细说,遭遇过什么。」

肖宸避开白天凌的要害,他要慢慢折磨,审问他。

「你们到底,对宁宁做了什么,让她自杀?」

24

白天凌说,孩子不是他的。

准确说,他也不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

他满脸血,表情痛苦又狰狞。

「那天,我请两个宿舍的哥们去我舅开的酒店玩,我们喝了很多酒,正好看到段宁宁在那里兼职当迎宾小姐,我……我让人偷偷往她的工作餐里下了药,然后带她去了酒店……这不能怪我,我喝了酒!」

我握紧拳头,掐出血都没感觉。

「事后,段宁宁要报警,我早有准备,我告诉她,我可是把所有过程都拍了下来。」

「我说你报了警,我们也不一定有什么事,可她这辈子都完了。」

「她当时妥协了,我没想到她会怀孕……怀了就打掉啊,她不找我要钱去打,怪谁?那会儿那么多人……」

肖宸没让他继续说下去。

他割开了白天凌的咽喉。

斯文儒雅的少年浑身浴来,他是为复仇而来的恶魔。

「这里,是我的执念之地,也是阴阳交接的地方。」

「同学们,尽情享受你们人生的最后时光吧。」

25

同学们慌不择路往外逃,不知道谁喊了声前面有休息室,这下大家更都疯了一样往那边跑。

「休息室很安全,但每次只有 6 个人可以进去,超出人数,安全失效。」

每个人都志在必得,目露凶光。

只要进去,就能活下来!

有人先一步进去,下一秒就被后面的人拖住,我被前面的男生故意绊倒,立刻扭打在一起。

此刻的我们,比野兽还凶悍。

我猛地顶膝,正中男生伤口,他发出痛苦的叫声,我借机一个侧身,挤了进去!

关门,反锁,一气呵成。

无数怪物摇摇晃晃围了过来,落单的同学们跪在门口磕头,卑微求我们放他们进去。

可只能进六个人的房间,怎么容得下别人?

我喘着粗气,模糊的视野里,外头的人正被怪物津津有味地啃食着。

瘫软跪在地上的同学喃喃。

「太好了,终于安全了。」

「我们,真的能活下来吗?规则为什么不说什么时候结束?」

「待在这总归是安全的,只要等到……」

就在大家不断互相安慰打气时,外头,怪物却开始撞门。

他们劫后余生的快乐全凝固在脸上,彷徨无措起来。

只花了几秒,门就倒了。

尸体朝我们逼近。

「怎么回事,规则为什么……会失效?」

「这不是休息室吗,我们才六个人啊!」

「规则不会出错,但问题是——」

我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幕,慢悠悠说出残酷的真相。

「这里,压根就不是规则里指的休息室啊。」

26

「可刚刚明明有人说……」

是我趁乱说这里有休息室,可事实上。

这只是一间普通的房间而已。

「你跟班长是一伙的,我怎么得罪你们了,要这样害我们!」

不是哦,我耐心解释。

「我也是在停尸房才发现他早死了。」

「因为宁宁隔壁的冰冻柜,就写着肖宸的名字呀。」

在他们绝望的目光中,我缓缓拉下拉链外套。

露出里头的衣服。

我最喜欢看他们希望被砸碎的一瞬。

「这里没人穿红衣,不要跟穿红衣的人说话,也不要直视红色的眼睛。」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抱歉,我今天,穿的是红衣。」

「我说的话,不可信哦。」

27

「也是我,给你们所有人发了威胁信息。」 

我手头,有他们作恶的证据。

足以让这群自诩上等人的人渣身败名裂。

我跟段宁宁是同桌,也是最好的朋友。

我们曾经一起被霸凌,一起舔舐伤口,彼此治愈。

我们互相打气,再忍忍,还有半年,等毕业后参加工作,我们就能天高海阔。

宁宁的交换名额被唐娇娇顶替。

我知道她做梦都想出国交换,就想了个办法:「你假装去投靠他们,获取他们的信任,拿到证据后,我们再曝光他们,彻彻底底地!」

宁宁同意,可到底谁留下,谁过去?

「我吧,我身强力壮,我去。」

宁宁望着我,眼神那么温柔,她说那抽签好了。

最后,她抽到了留下。

我拿着纸签手足无措,可宁宁却像预料到一样,我这才意识到,她作了弊。

「我比你大,是姐姐,哪有让妹妹去的道理。」

我反驳:「才大了几天,我不服。」

「就是大一秒钟也是大。」她温和如常。

「而且,我已经跟他们对着干了那么久,我去投诚,唐娇娇也不会信。」

「亲爱的,你去那边,要辛苦你了,收集证据的任务,可就全权交给你了。」

我忍着恶心,去对唐娇娇示好。

每一次看宁宁挨打,我都要死死掐住自己,可唐娇娇不放心,她让人按住宁宁,把烟头交给我。

「按啊,舍不得好姐妹啊?」

我的手在发抖,我不想演了,我受不了。

我想玉石俱焚算了。

可宁宁的眼睛还是那么温柔,她用视线无声地提醒我。

「别功亏一篑。」

我横下心,把烟头按向宁宁手臂。

当晚,我也用烟头,在手臂同样的位置按了下去。

宁宁说我傻,我哭着摇头。

「我只是想记住,记住你遭的疼。」

我不负使命,找到了唐娇娇贿赂人的证据。

「这次,一定要帮你要回名额!」

我信誓旦旦,可在即将上交证据的那天,宁宁死了。

还是自杀。

28

我不信她会自杀。

我们是自尊早被打碎,又互相黏好,死皮赖脸都要活下去的女孩。

出人头地,混出人样。

曾是我们的目标。

她明明跟我约定好,要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的生日都要一起过啊。

该死的,从不应该是我们。

几天后,我收到她寄给我的一封信。

还有好多份礼物。

我才知道,她背后经历的一切。

没法宣泄的痛苦,来回碾压着我,可我知道,这些比不上宁宁受过的万分之一。

再黑的夜,也有天亮的时候。

可我们的痛苦,为什么就不能有尽头呢?

「小彤,原谅我,这里太痛苦了,我要走了,我真的很想陪你过每一次生日,原谅我,求求你,一定要原谅我。」

29

7 月 7 日晚,G 市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

一辆大巴车在前往殡仪馆途中遭遇事故,据悉,车上乘坐的是 A 大 XX 系 38 名学生,32 人当场死亡,6 人被送往附近医院接受治疗,5 人不治身亡。

仅 1 人生还。

30

宁宁,你说得对。

这个世界,确实是有权有势的人在制定规则,这是普通的我们,没办法扭转的事实。

我们只能信天理昭昭,信天理循环。

信那些虚无缥缈的恶有恶报。

如果,我们只能接受所有规则。

那,在另一个世界呢?

我们可以拥有自己的规则吗?

备案号:YXX1azPQLetoL5PamUQ4rK

编辑于 2023-04-19 16:46 · 禁止转载

赞同 46

目录
3 评论

无人生还:探寻迷雾中的真相

海绵小裤衩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