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身为一个绿茶婊的自我修养

所属系列:我洛静静当虐文女主的那些日子

身为一个绿茶婊的自我修养

我洛静静当虐文女主的那些日子

我是洛静静,地婊最强绿茶女。

大家好。我不好。

我摊上事了。

「你这个毒妇!!」

伴随着一声带着明显压抑怒气的低吼,我整个人狠狠地被掼了出去,在巨大的耳鸣与花成电视播不出频道的画面一样的视野里,我嗷一声摔在了地上。

???

我他妈???

我,被人,打了???

「谁!!」我头晕眼花地大吼,「谁打老子!出来单挑!!老子要报警带着一队武警叔叔挑你一个王八蛋!!!」

场景很安静。

站在旁边、一身肃杀之气的男主听到这个回答,怒气明显断片了一瞬间。大家都愣住了,他也愣了一下,随即怒极反笑:「洛静静!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过给青青下毒的罪责吗!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我头昏眼花地趴在地上,我他娘的只是一个绿茶婊,我今天被人打了,我还要被人吼,我好难过。我只能娇弱地捂着自己的小心肝跟他对吼:「有事说事吼吼吼吼你妈卖批耳背啊!这么大声音你说屁啊老子不跟你个瓜批这么说话!!!」

大约是我娇弱的样子太引人怜惜,又或者是我的声音太过悦耳,眼前这个人居然一把拔出了腰间的剑指住我的脖子,剑意凌冽煞气如霜:「洛静静!我早就该一剑杀了你!」

他的声音里饱含着疼痛与恨意:「当年,我便不应救你!你本就该死!」

我看着点着我咽喉的剑尖,愣住了。

???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日这是真剑啊!

在这个男人冷寒如冰的目光下,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其实所处在,生死关头。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怎么有真剑。」我心疼地抱住胖胖的自己,毫不客气地哭唧唧,瑟瑟发抖,「冷兵器是违禁物品警察叔叔都不管你吗?」

男人面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疑虑:「洛静静,抄佛经把你抄得失心疯了吗?」

我懵逼地发着抖,低头看着自己突然出现的大胸,才反应过来我已经不在温暖的家里惬意地喝着肥宅快乐水舒爽地看着知乎上「如果你是虐文小说女主你会怎么办」的话题,而是,老子被亲自拉进了这本《王女不二嫁》的虐文小说里。

对,我穿书了。

说来惭愧,在下阅文无数,什么甜文宠文恋爱文不说八千也有一万,打死我我也没想到那么多书我居然进了本虐文。虐文就算了,这本小说只算是其中无甚出彩平平无奇的一本,但是它依然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因为,这位女主实在是,太,傲(二),气(逼),了。

文如其名,女主是个王女;剧情如文名。王女女主果然没有二嫁,因为她嫁了三次,为了表示自己是本恋爱小说而不是王女婚恋史,这位女主神他妈每次都是同一个人。

先是被死鬼老爹嫁给重臣之子,过去就守望门寡;再到国破家亡之际被和亲他国亲王,更是喜提误会连连各种折辱;最后三嫁青梅竹马,出嫁前晚得知事情所有真相以为自己还要再次受辱一次,喝了女配送的毒酒,凉了。

没错,这他妈是本 be,老子辛辛苦苦挑灯夜战追了几天就想看男主追妻火葬场,没有,女主服毒就他娘的真死了,一点也不含糊,干净利索地眼一闭腿一蹬唢呐一吹,全村老小等上菜;而那集臣子,亲王,青梅竹马仨身份于一体的男主,最后只能对着女主的尸体发疯。

好,男默女泪,作者功成身退,读者怒而撕书。

按我的眼光来看,本文里原女主的凄惨经历,无疑是因为她的直女特质与书里男性的直男特质,俩直愣子一相逢,不知道逼死了多少金风玉露。

女主是王女,秉承王家血统的天家贵胄,从头到尾好一身傲骨,从来不屑于过多解释;而书里男主也不甘示弱,更是钢铁般坚硬的大男子主义,男主大爷一心要女主大姐低头,比如后期明明知道了自己的恩人之女是女主,女配不过是冒名顶替,他还是能一边心痛如刀绞一边看着女配欺负女主等着女主开口求自己,忙着行军打仗征战四方就真的撒手不管后院事情。这个瓜批一心只想得到女二假冒别人该是会心虚气短,他想不到女二假冒了别人,就真心实意地更想弄死了正主。

总之,女主玩脱了,被女配弄死了;男主也玩脱了,他让女主真的被人弄死了。

这叫什么?

这叫憨批。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操作,以至于我陷入了沉思。

现在我将亲自进行这种操作,我觉得我对面这男的是真的想掐死我。

但是我洛静静跟平嘉公主洛静静才不一样,我洛静静不是王女,只是二十一世纪地婊最强绿茶女,江湖人称绿茶大波浪,又婊又骚浪,就书里这几个瓜批女二女三,老子今天就勉为其难重出江湖教她们一个个重新做婊好好绿茶,嘻嘻嘻。

「平嘉!」男人终于失去了耐心,一把揪起我的胳膊,冷笑,「你倒是自恃王女之尊!可你如今身在慕容府,谁给的胆气叫你作践青青!!」

来了来了!你又开始了!

被人揪着胳膊的我跟这位大哥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记得这一段,女主被女配诬陷下毒,傻 X 男主上门算账,根据原剧剧情,接下来女主会自持公主之尊正面莽一波强刚男主,然后喜提暴室关押受辱,出来之后正房地位全无,第一波失去尊严,开始她下本书的漫漫被虐长夜。

我呸,这种眼前亏老子才不吃!他这一揪叫我脚步虚浮,整个人如经了雨的娇花似的撞进了他胸怀——男主大哥不得不又信手把我人捋直了,我怯怯地抬眼看着他,还没说话眼泪就掉下来了。

男人眉心更紧了:「你哭什么!」

「您拽得妾身胳膊好痛。」我低声说,眼里含着泪怯生生的样子似是怕极了,「将军所言,妾身实不敢当。」

男人愣了一下:「???」

「不知做了什么,」我使用技能仙女落泪,对方明显措手不及。女配是女主光环下的清冷美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那种,老子今天就秀一波盛世小白花,不仅要近观还要一波推倒直男的心。我怯怯地看着他:「妾身是女子,不能承将军之力。将军不掠老弱妇孺盛名在外,不知妾做了什么,将军……竟要对妾动武?」

先给这个狗东西扣个帽子,再声明自己的「柔弱」,免得发现这狗东西以后动不动「卸了她手脚」之类的瞎操作。当婊千万条,安全第一条,操作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在我哀怨的目光下,男主明显有点错乱:「……我怎会对女子动粗!」

眼泪又不要钱,当然往死里流啊:「将军方才推了我。」

「……」男主觉得有点不对劲,感觉事情逐渐偏题,但是他还是有必要维护自己的名誉,「我不曾想对你动武!」

我哭得更伤心了,咬着下唇整个人都似不能承受一样微微颤抖起来:「将军……方才还用剑指着妾。」

男主大哥:「???」你刚才不也吼我吗???

「妾害怕,妾好害怕!」我嘤嘤嘤地就着他拽我胳膊的手大哭起来,我见犹怜弱不禁风,「将军为何如此用利器恐吓妾!妾自幼体弱多病长于深宫不曾见过世面,将军不能如此待妾!」

他明显被哭得头大如斗,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好了!以后不会如此了!你别哭了,先说正事!」

「那将军保证以后不会再如此待我。」我泪如泉涌,模样怯怯,手死死地祖攥着他的手,「妾身实受不住,妾身是将军发妻,将军要爱护妾身,有下次妾身吓死了,将军要守寡。」

男主:「……不许再哭!」

「妾身与将军结发为夫妻。」我恨不得把毕生婊气都集中在现在,表情楚楚动人而眼神委委屈屈,铁了心要做暴雨后的微白梨花化这钢铁直男为绕指柔。

这届男主就是个瓜批,那个清冷恶毒女配一暗示他就冲过来找女主麻烦,按原女主的性格肯定是傲然摆出正房的姿态,然后跟这个瓜批反目成仇接着被各种羞辱。老子不一样,我洛静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是渣女界一霸,当下就拿出来地婊最强绿茶女的职业素养哭哭啼啼:「她是将军义妹,便也是妾身的义妹,妾身自然要对她好了,何来折辱?为何下毒?将军何以生疑?」

男主卡壳了,他的表情看上去像是出门吃了屎壳郎,又挑不出毛病,只能继续他的冷酷人设:「……你还不配做青青的义姐!」

????什么东西?您放什么屁呢女主再不济也是个王女好吗?就您那不知道哪个山沟沟跑出来野鸡义妹,老子对她那叫纡尊降贵好吗?

但是这些我不能说,因为,他手里有剑。

「妾身为何不能?」我哭得更加梨花带雨,弱不禁风,肝肠寸断,当场就扑上去抱住他的胳膊。他一时没防住被我扑了个正着,我婊气全开,楚楚可怜地巴在他身上:「是因为妾身是不受宠吗?将军大义,不计贫贱用人才,为何计较妾身的不得圣眷?」

男主噎住了,圆不回话,又不能推我,场一时景很胶着。

我婊里婊气地擦眼泪:「将军厌恶妾身至此,是妾身无能,将军把妾身退回去,换个有圣眷的人儿做正妻让妾身继续去冷宫里面做平嘉好了。」放屁呢,老子才不回去,你全家进冷宫老子也不进冷宫,呸,什么东西,老子绿茶只挖鱼塘开后宫!

「这么快就自己求去了?」男主果然冷笑,说出了原著里面的台词。

原文里面女主跟他对峙时也要求和离,男主被激怒,强行把女主留下来折磨,各种卸下巴卸胳膊卸腿断手筋脚筋啊(……),女主能活下来,想来也是个硬汉……

但是我洛静静不是硬汉,我洛静静是朵娇花,娇花就要有娇花的亚子。

男主大概本来是想向原文那样卸了我的下巴,但是看着我满脸眼泪人也怯怯,他总觉得这样搞恐怕不太对,改为捏着我的下巴,冷笑:「我慕容家什么时候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了!」

又来了又来了,跟原文一模一样的话。我心里嗤之以鼻,但是面上乖顺地主动捧起他掐我下巴的手贴在自己脸上:「将军不赶妾身回冷宫吗?」

我眼睛亮晶晶,水汪汪,说出那句绿茶婊名言:「将军对妾身真好~将军是大好人!」

「……」

男主浑身僵硬。

这张好人卡直把这个钢铁直男砸得头晕眼花,他人都蒙了,跟我大眼瞪大眼半天,看我笑得贤良淑德,他猝然转身就走。

进了老子的套还想往外走?我几步就跟上了,温柔亲切地挽着他胳膊送他到门口,小鸟依人秀气极了地把头靠在他胳膊上,落在人眼里小模样简直像是依靠着全部的天地:「天气冷了,妾身给将军做的披风还没有做好,将军要注意身体呀。」我还嗔怪他:「将军一向都是忙人儿,如今是难得来看妾呢!」

男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出门的时候还左脚拌了右脚。

我温柔亲切地送走了这个傻批,然后温柔亲切地回到梳妆台前,然后失控地尖叫出声。

艹!

这镜子里面不是仙女吗!什么时候下的凡!妹妹留个联系方式老子可以为爱弯成蚊香啊!姐姐可以 1 可以 0,还可以为了仙女不消停!!!

我不好形容我眼前镜子里面的美貌,我只能说,女主不愧是书里面加了光环的第一美人,简直如同一株泰然怒放的魏紫牡丹,浓艳纤合,华容婀娜,全书女人捆一堆加起来都抵不过她回目风华,但是抵不过书里男人又蠢又瞎。

但是我不蠢不瞎,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跟女主在一起,我愿意为爱(颜值)改正归邪公然出柜

这么好看的妹妹有我就够了!

什么男主!什么男配!什么反派!

不!需!要!

加载中… 我在原地思考了很久自己跟自己结婚的可能性,觉得先废了原文里害女主的清冷女配才好;这么好看的妹妹我还没有看够,敢毁我的女人老子把她全家脑壳揪下来当球踢。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勉为其难地当当这慕容府上的盛世白莲花,再改善一下男主头上的绿化情况。

我洛静静一向稳坐鱼塘当海王,绿茶渣女大波浪,既然目前爱不了女主这个黑头发妹妹,那么只能找找其他美人解闷。

其实在看知乎上关于「穿越到虐文里面当女主」的系列,我发现很多姐妹都对男二下手,而我不一样,我不敢对男二下手。

无他,只是因为这本书里面的男二是个变态尔。女主的不幸虽然源于她自己的性格和男主的傻批直男,但是男二也贡献出了无与伦比的推动力,对于这种心理变态的毒蛇,当姐妹我都怕他刀插我两肋,真下手了我寻思我就保不住女主这么好看的黑头发妹妹。

我还坐在镜前欣赏女主的盛世美颜,外面就闹起来了。

有人气势汹汹闯了进来,我一看,嚯,来者不善正是清冷孤傲女二的狗腿小妹。这妹儿带了一帮人闯了进来,张嘴就是:「洛氏!还不滚过来与我师姐磕头认错!」

磕头?你妈头七了吗让我替你戴孝?老子心里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却看见了劝阻却被连连推搡的少年。

我眼前一亮,当即进入小婊贝状态,只是微皱了眉,袅袅地出去坐下来,软声:「妹妹找本宫,又是为何事?」

「洛氏!」狗腿小妹见我出来,眼前一亮,旋即冷笑起来,「你欺我师姐,我师姐心慈不与你计较,你今日与她磕头认错,我也就放过你!」

还真跟书上一样是个小傻 x。我微皱了眉,眉眼哀愁:「妹妹这话说得错了,本宫何时做过这般事情?」

「师妹,师妹!」少年是急了,连连高声,「这是是平嘉殿下!你僭越了!」

「不要你管!」狗腿小妹蛮横地把他一推,「你不与师姐出头,好啊,我来!」

「你们莫要因本宫伤了和气。」我起身劝起架来,善解人意劝狗腿小妹,「你又何必因我的缘由,斥骂师兄呢?」

小妹大概被我突如其来一婊,人都气半死了:「我骂我师兄,关你什么事!」

「范公子年少有为,又得将军看重。」我忧心且哀弱地看着少年,扯了他的袖子,默默开始属于我的绿茶婊表演,「你这样当着他人下了他的威风,太过欠妥……」

少年身体僵了,一动不动地被我扯着袖子。

「你这贱妇!」狗腿小妹开始口不择言了,「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

「本宫,本宫是将军夫人,平嘉公主!」我眼里又含了泪,一副强撑着仪态的娇花模样,「本宫是王女!又与将军明媒正娶,本宫为何不能……」

狗腿小妹轻蔑:「你抢了我师姐的位置,还有脸说话?你就该有自知之明地躲起来——」

少年额头青筋都快爆了:「师妹!住口!」他转向我,抱拳,郑重其事,眼神懊悔:「望殿下宽宏大量,不计较今日之事!」

「范公子话已至此,」我微微扶住他抱拳的手,笑容哀戚,「本宫又哪里有回绝的余地?」

少年惶急:「我本意非是要迫殿下——」

「范公子不要再提了。」我笑容虚弱,「也可否给本宫留些颜面……」

一边的狗腿小妹炸了:「师兄!你竟要帮着她不成!」

「住口!」范公子喝道,「还不快给殿下赔礼!」

光是赔礼哪儿够啊?老虎不发威当老子病死算球?我抬眼看着范公子,眼里有了水光,面上还是欲哭一样微笑着:「公子不必了,本宫……其实并不能把你们如何。」

「你自己知道就好!」狗腿小妹冷笑,「还不快点乖乖滚回去把位置腾出来——」

范公子爆喝:「闭嘴!」

「我明日,我明日就把你送回师傅身边,让师傅好好教教你礼法!」这兄弟还是太嫩,被我几句话勾出欺负弱者为虎作伥的愧疚,又被激起保护欲,当即就强扯着狗腿小妹走了,还不忘郑重声明,「殿下见谅!在下并无轻慢殿下之心!」

你当然没有,你是这本书的男三呀嘻嘻嘻,书里本来应该跟狗腿小师妹在一起,不好意思,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鱼塘之一了哦。

加载中… 我微笑地看着他们一行人大张旗鼓地来又又轰轰烈烈地走了,拍手叫来一直候在外面的对女主忠心耿耿的标配丫鬟:「把这院子给我砸了。」

标配丫鬟:「??」

「全砸了。」我笑眯眯,「快。」

晚上的时候男主这个逼果然又来了,直男开口就是:「你让范七把小晴赶回师门了?」

哟,男三在你师门排第七啊。我站在一片狼藉的院子里,怯怯:「将军,妾身没有地方住了。」

男主直男懵逼:「???」

「晴妹妹来妾身这里闹,让妾身滚回冷宫去。」我怯怯地牵住他衣袖,模样乖顺,「将军……将军当真有此意吗?」

「将军可否……再让妾身留几日。」我眼泪又掉下来了,反正不要钱,「妾身找好宅子就会搬出去,将军宽宏妾身几日……」

男主卡壳了,憋了半天果然又说了跟原文一样的话:「你除了我慕容府,哪里也不许去!」

「可是妾身没有地方住了!」我又哭起来了,「妾身好害怕!妾身不要住在这里!晴妹妹说要揍妾!我不要嘛!」

「若妾花了面容将军便不会再喜欢妾身了!」我嘤嘤嘤地擦泪,伤心欲绝,「妾不要挨打!妾不要挨打!」

男主直男式招架不住了:「无人要你挨打,那你要如何!」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我才烦得一批呢,但是还是要哭唧唧:「妾身与将军结发为夫妻,将军救我!」

男主眉毛一扬,我知道这话对于他这种标准大男子主义直男来说算是毛顺到猫咪下巴上了。这厮当下就眼睛一眯,板了脸起来,慢条斯理:「哦?那你要本将军如何救你?」

「妾身实是害怕……」

我楚楚动人地拭泪,又期期艾艾,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软声抱了他胳膊求他,反正脸皮几块钱一斤啊:「将军英武,将军救一救妾身,妾身就不害怕啦。」

「本将军听闻平嘉之前,」他放慢了语速,「可是甚傲气啊。」

我面不改色心不跳:「哦肯定是你听错了。」

男主:「???」

「哎呀妾身不管。」我眼睛亮晶晶,声音软软绵绵的,「妾生得这样好看从前又住在宫里,若不要强些,哪里还有活路?是将军人最好啦,将军救一救妾身。「

我也放慢了语速:」妾身最喜欢将军啦。」

「……」

男主听不得这话,当即又猝然地一把挥开我跑了:「不知礼法!口无遮拦!」

被甩开的我:「???」

咦?这厮还挺纯情的?我看着他跑路,「啧」了一声。

果然翌日,上午管家让我搬到了一处华美院落,下午就有范公子登门。

隔着屏风,他一揖到地:「殿下心仁,范某不才,受军令从今日起将功赎罪,护殿下周全。」

我正在舒舒服服瘫在贵妃椅上被人伺候着染蔻丹,当个懒懒散散的贵妇,虽然我昏昏欲睡,但是漂亮男孩子我肯定还是不能放过的,马上支棱起来精神,柔声道:「范公子才是帮本宫大忙,有如此高人相护,本宫喜不自胜。」

男三是地地道道的君子,平素不与女子相处,现在被我夸得简直清隽的脸一路红到脖子:「在下当不起殿下夸赞,还望殿下高抬贵手,不与小晴计较……」

「晴妹妹也只是一时着急了,本宫不生她的气哦。」嘻嘻嘻本宫只是准备抢她男人挖她官配送她去死而已,我温柔大度,大言不惭,「范公子不用担心。毕竟本宫只是挨了骂,就有文韬武略文武双全的范公子护卫,是本宫赚了呀。」

加载中… 男三小可爱都害羞到结巴了:「殿,殿下过誉。」

我指甲染好了,今天也不想干活只想葛优躺。主要是我这壳子目前的技能只有看书和绣花,我不想看书也不想绣花,我只想调戏好男人。当时我就摆出忧郁的样子躺在榻上看着窗外园景:「范公子一定去过很多地方吧?」

我回头,笑容温和,微微冷寂:「本宫还未见过这四方宫墙之外的地方,范公子如不介意,可否讲给本宫听?」

男三微微发愣:「殿下……?」

「本宫时常想,若本宫身为男子,许是便不必如此身在笼中。」我托着下巴无聊地打量手上的蔻丹,反正这人隔着屏风与层层叠叠的纱幔只能看见我一个模糊身影,我语气极落寞,「许也是可同范公子一路,行走四方,看天下景也说不定。」

「殿下…殿下金枝玉叶!」这兄弟简直面红耳赤,「怎能同在下——」

我打断他的话,不让他跟我画清楚距离:「范公子去过越国么?」

「啊?去、去过的。」

「什么时日去的?冬日么?越是北地,雪大么?」

「在下是四年前游学去的,时值二月,雪也大极了。」

「哦,」我拉长语调,轻手轻脚地下了榻,「范公子在越国可见了什么人?」

这个老实人还在老实巴交回答:「自是见了人,越国有二师叔与五师姐,人都是极好的——」他冷不防我一下从屏风后探出来半身笑语盈盈问:「那越女好看么?」

范男三被我突如其来的没礼法行径骇得下意识往后一退,张目结舌:「殿下!」

「你急什么,昨儿是没见过么!」我失笑,戏谑地看着他满面通红,「怎么?原是本宫比越女美貌?」

男三满脸通红:「越女如何能同殿下相比!」

真忠心,真老实。我心里啧啧:「这么一说倒真是本宫更胜一筹了。」

他不敢看我,从脸到脖子全红:」……殿下金枝玉叶,如何能与民间之人一并相提。」

「金枝玉叶?金枝玉叶又不是天上人,怎么不能跟凡人比?」我理直气壮把我这张继承了原女主的美得晃眼的脸往他面前塞,「不是说越王族也美貌传世,本宫不过是怕输了我齐人的阵仗!」

「……」男三噎了半天,真心实意,「殿下是在下平生见过最美貌之人。」

「若真有天上人……也该是殿下的模样。」

我微微扬了眉,还想撩动这少年心:「我真这么好?」

范男三认真地看着我:「是。」

我勾起唇角,夺目之貌也入艳三分:「那为什么你师兄不爱我这天人貌,却倾心于凡女?」

男三:「……」

加载中… 这题答下来眼看男主和男三必须得死一个,男三这倒霉孩子急得简直脑门冒汗:「师兄与卢姑娘并非您想的如此……师兄还是心里有您的!」

心里有我?是心里想着我怎么还没死吗?我对他嫣然一笑:「没事儿,本宫习惯了。」

「本宫从来都是不被爱着的那一位,」我悠悠地收割着这颗果然溃不成军的少年心,人也幽幽,「如今残躯半生,日后也是黄土一捧,这生也没所谓了。」

他脱口而出:「怎会如此!」

我笑着看他:「从来如此。」

「殿下不会如此。」男三自己也糊涂了起来,胸膛里只是热流激涌,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急得冒汗,「殿下……这样好!」

「哦~」我拖长了音量,「我这样好,若是你,我和卢家凡女,你选哪一个?」

男三不假思索就要脱口而出,但是真的当他看着我饶有兴趣的笑,脑子却嗡一声炸了。他满脸通红,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懊恼地摁着自己简直要蹦出来的心口,就来得及放下一句「在下改日再来拜会」就落荒而逃。

我礼貌性留饭,在后头喊:「有时间一起吃饭!」

他连句「不吃」都来不及留下,人就冲出了门。

我耸耸肩,这兄弟不吃了我总得吃吧。我的小丫鬟刚刚带人给我送了一桌席面来,老子刚刚坐下拿筷子准备吃男主家的白食,又听见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你到是跟他相谈甚欢!」

来了,傻 x 男主又开始说原文台词,原文里女主跟男三清清白白,他来虐女主,现在我马上都快跟男三亲亲抱抱,他爱虐谁虐谁,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

我惊喜地回头,丢下筷子跑过去扯着他衣袖:「将军用晚膳了吗?」

他脸色好一点了:「无。」

「那在妾身这里吃点嘛。」我牵着他到桌前,侍女马上上了一副碗筷,他凉凉:「现在不害怕了?」

我逗这个直男:「现在有范大哥保护,妾身不怕。」

男主脸又阴了,筷子一甩:「你倒是自在!」

「范大哥人超好,还给我讲了好多江湖事呢!」我恍然未觉,表情崇拜,「感觉他敲腻害啦!」

男主眼神冰寒:「是吗?」

这人完全不行,这人就像个热血青铜的小垃圾,我心里啧啧啧啧啧,表面上还是要眼睛亮晶晶地凑到他身边,小手熟门熟路抱上他的胳膊,婊里婊气:「范大哥给我讲了将军的事情!」

他有点意外,皱眉:「嗯?」

「他说将军肩膀上好长一条疤。」我轻轻摸他肩头,语气疼惜,「你一定很痛很痛吧。」

他默了默:「还好。」

「将军也用不着这样厉害。」我小声,「反正父王还有别的将领,妾身只有将军一人,将军就不能小心些吗?」

傻批眼神稍微柔软一点,随之又淡了下去:「我为你洛家卖命,不是应当的吗?」

呦,送命题,臭傻批还试探老子哦?我笑嘻嘻:「错了,将军应该为妾身留下命来,举国上下,皆为国尽忠,阖府上下,只有将军才能庇护妾身。」

加载中… 「将军带妾身离开那四方宫墙,」我把头靠着他肩膀上,「不管为什么也好,妾身都是欢喜的。」

我发卡毫不手软:「将军是大好人呢!」

男主顿住了。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我半晌,他似乎难得地犹豫了一瞬间,但是最后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最后他轻轻抽走了自己的胳膊:「你早些睡。」

「嗯呢,」我嗓音甜美,「将军注意身体。」

他看着我半晌:「你……」

我乖巧歪头:「?」

「……」他最终还是哑声说,「没什么。」

男主从来不留宿这里,我也没想着他留,当即十分愉快地面上带笑送他离开,实际上老子心里冷笑,好了,按剧情发展,这厮也该带兵诈死去邻国当他的亲王了,老子赶紧收拾收拾准备守寡哭丧。

这兄弟国恨家仇,是一刻都坐不住要连夜跑路,说走就走,可等王帝震怒,慕容府连条狗都不会留下。这梁子一旦结下了,日后开启女主第二婚,就是高虐炼狱模式的开始。刚才看他欲言又止半天,我也没指望这兄弟能突然良心发现,只是狗男人也实在不道义了。

翌日清晨,这货果然声都不做一大早就带兵出发了,府都不回,消息还是满脸通红的男三传来的。狗男人走得太早,我懒得起早床十里相送,我估计他也不想;所以我舒舒服服一觉睡到下午。

然后就叫了管家来。

狗男主不在,府里我最大,老子第一时间就叫人把女二给我压来,结果还堵了空;人家卢家女估计听到了什么风声跑得快得很,几日前就「回家省亲」。我心情好,以此为由头佯装大怒天天寻了由头开除府里的奴仆,管家恨不得跳脚骂我老虎不在家猴子打野,我冷眼,静等巨变。

三日后丧信与王帝的旨意一起来到府上,我的便宜狗狗比亲夫慕容将军战死沙场,决策失误葬送了三万精兵——虽然我知道这兄弟是带着自己三万旧部集体诈死跳反去母族之国当亲王,但是我那便宜王帝爹不知道。我的便宜王帝爹震怒决定把慕容抄家灭族,官兵围了府,领头的跪倒:「卑职奉旨迎平嘉殿下回宫。」

我懒懒散散地挥手,我的陪嫁宫人们就浩浩荡荡搬了东西回宫,我们一走,慕容府就空无一人了。

禁军都傻了:「殿下,慕容府人呢?」

「那群奴仆做事懒散荒唐,本宫自然是全赶走换成了自己的宫人伺候。」我打量自己指甲,不耐烦催他:「愣着干嘛!抄家啊!父王不是下令连条狗都不要留吗?!」

是的,慕容府现在被我赶得连条狗也没有了。禁军领头人脑子活泛,决定不参与这种神仙打架,只是苦笑着搬家当入国库交差去了,我叹了口气,同样就这样被搬进宫了。

加载中… 不要误会,虽然说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但是我并没有打算跟男主再相见。我变成了寡居的公主,跟我的王后老娘抱头痛哭了一场后迅速地被禁足,我的便宜齐王爹为了不浪费我这个身体的美貌,也开始迅速为我再次议亲。

这他娘的一议议到毒蛇男二身上了。原文里女主的傲气清贵成功得引起了男二的兴趣,被男二折磨得够呛,我洛静静虽然跟个绿茶婊,但是我没兴趣泡心机婊,我已经打通关键离跑路不远了,只要我打发掉男二,我就阔以远走高飞当个快乐的富婆。

所以当我看见男二,对方彬彬有礼,温润如玉,婊里婊气。我说:「你瞅啥?」

男二摇着扇子的手停住了:「……」

我笑得温柔:「再瞅削你哈。」

加载中…

备案号:YX014meMJOlXMRxEb

编辑于 2020-06-06 22:05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来都来了玩把大的 ​ 赞同 662 ​ 目录 174

我洛静静当虐文女主的那些日子

人间阿火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