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人人都爱女主

所属系列:我本命中绒绒仙:女配在崩坏世界里逆天改命 巧克力阿华甜

人人都爱女主

我本命中绒绒仙:女配在崩坏世界里逆天改命

1

一开始这事儿我也没往穿越上靠。

由于之前刚熬夜两天看完了《仙界生存法则》这本小说,我还以为自己梦到了故事里的场景。

总之,一睁眼,我就突然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里。略微回忆了一下,想起来了,这是女主天樱炼制本命法宝的那个远古遗迹。

男配尘樊一手护着天樱,一手举着剑,遥遥指向我:「秦绒绒,你别太过分了!」

被这倒打一耙的行为惊到,我愣了一下:「我怎么过分了?」

「天樱不像你,出身宗门嫡系,修炼资源数不胜数,又是单一的水系天灵根,从小便是天之骄子!如今这遗迹乃是无主之物,本就该有缘者得之!」

他这台词就勾起了我的记忆,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剧情,这里是一位大乘期修士留下的洞府,府中宝物数不胜数,然而大部分顶尖的东西,什么灵丹妙药、天地灵宝都让女主拿走了,我连口汤都没喝上,结果她又看上了这里的一个半成品神器白翎扇,想弄回去炼制本命法宝。

这时候「我」秦绒绒,故事中最重要的恶毒女配突然跳了出来,要跟女主抢这个东西。

「哦。」我反问他,「你凭什么就觉得我和神器无缘呢?」

尘樊沉默了一下。

天樱看着我笑了,淡淡道:「这等天地神器,纵然未炼制完成也是有灵性的,若论有缘,自然是看白翎扇更亲近谁。」

我他妈当场就想给她一耳光。

这小说有好几段剧情我之前就想吐槽,远古遗迹这块槽点尤其多。

《仙界生存法则》这书披着修仙女强文的皮玩虐恋,原本是想塑造一个逆风翻盘的女主,结果这个天樱相当白莲花,明明从头到尾都在抢别人的机缘,到最后还给自己整了个自立自强人设。

恶心。

「行。」我说,「看有缘是吧?那我们来比灵根属性吧,白翎扇好像是水系灵宝吧,我正好也水系灵根,你就说巧不巧吧?」

天樱的脸色很不好看。

我歪着脑袋,看着她冷笑:「你若是不借助某些外力帮忙,我们再来看白翎扇到底更亲近谁?」

天樱的脸色更难看了:「你到底知道什么?」

我知道的那可太多了。

我知道你体内寄宿着魔界大佬仇天的魂魄,大佬还对你有一些不可言说的想法,后续你结成金丹又练成元婴之后他就把你带回了魔界,开始进行彼此拉扯的虐恋。

我还知道这白翎扇是仇天曾经的死对头练的,所以他知道弱点是什么。

真没意思。

我从乾坤袋里摸出个灵果啃了两口,走到白翎扇旁边,一伸手,那扇子自动飞到我手里,很是亲近的模样。

女主望着我,眼睛里全是杀意。

「行了行了,扇子已经认主了,你赶紧走吧。」我说,「你们那边就俩筑基期的菜鸟,我这边三个金丹长老,你们打得过吗你们?」

我知道她能暂借仇天的力量,然而这远古遗迹里还有仇天曾经的仇人在,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那位男主会出手干点啥。

女主走了,走之前还放了句狠话:「是我的东西,我迟早会拿回来的!」

好了,这下我差不多该醒了吧?甲方爸爸让改的方案还没改,再睡下去要扣钱了。

想到这里,我猛地一睁眼。

……眼前毫无变化。

2

我用了三天时间来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

我不但穿越了,还穿进了一本修仙虐文之中,成了悲惨的女配。

想到这里,我赶紧梳理了一下这小说的剧情。

女主,出身草根,四灵根的天赋,结果童年偶然在一座山洞里认识了疗伤的魔界大佬仇天,从此开始了自己的开挂修炼以及和仇天的爱恨纠葛之路。

而我,秦绒绒,典型炮灰女二。出身修仙世家,天赋过人,七岁就进入修仙界第一门派天元门修炼,深得师门宠爱,因为一次抢丹药和女主结下梁子,处处作对;后来看上了男主仇天,想致女主于死地,刚好碰上仇天和女主吵架,利用我演了一下戏,女主伤心之下流产,仇天就把我扔进了万魔窟。

大哥,这不是你要跟我演戏的吗?

我决定以后离这两个神经病远远的,免得他们玩虐恋时波及我。

之前我和三个长老把白翎扇拿回去后,我师父显得非常高兴,直夸我有天赋有机缘有手段。

说起来我这个师父也很是厉害,火灵根的修炼天才,修到金丹期就敢跟元婴期的大佬斗法,还以一敌三,虽然最后伤得很惨,但因此破后而立,一举跳到了化神期。

原本他非常宠爱我来着,可惜后来被坚强不屈的女主吸引,直接对我这个徒弟粉转黑。

我在那万魔窟里奄奄一息的时候他来看我,我本来以为他是来救我出去的,结果他站在我面前冷冷一笑,一句「凭你也配」之后,把之前赐我的本命法宝收走,直接送了我最后一程。

没了本命法宝保护,我的元神被万魔窟的怪物啃了一百多天,疼得日日夜夜都在号叫,最后魂飞魄散,连轮回都没入。

想到这,我瞬间笑不出来了。

师父穿了个白袍,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居然还有脸问我:「绒绒,你今日怎么了?我看你好像心情不佳?」

废话,一想到你日后要帮着男主杀我,我这心情能佳到哪儿去啊。

「没事,我就是在想,这东西应该怎么才能炼成本命法宝。」

「哦,这等小事,你不用操心了,让师父来。」

让你来?然后等万魔窟的时候你再强行给我把东西收走?那我得多惨呐。

「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我疯狂摆手,「这等小事怎么能劳烦师父您出手,绒绒自己来就可以了。」

说完,我一把从他手里抢过白翎扇。

作为一个看过全本小说的人,我很清楚这东西有多牛。

可以说,全文女主最大的金手指就是这玩意儿,后期她被男主虐得元婴尽散后逃出魔界,虚弱至极的时候,竟然还能靠这玩意儿直接沟通仙界。

这样的东西,当然还是得完完全全放在我手里才安全,不然万一他搞了什么小手段,我岂不是死得很惨。

我在心里噼里啪啦想了一通,一抬眼,就看到师父的神情变幻莫测,我顿时有些不安,悄悄往后退了两步。

他叹了口气,眼神十分复杂:「绒绒长大了。」

3

第二天,我原本蹲在自己的洞府旁烤鱼,结果眼前白光一闪,忽然就有个男人出现在我面前。

「……大哥你谁?」

「师妹,我是你青叶师兄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啊,青叶。

我当然记得,这是女主的暗恋后宫团之一。后期陪我一起出门历练,结果无数次暗中帮助女主,还把原本属于我的珍贵丹药偷走,拿去救了女主一命。最后还理直气壮,说我恶毒妖女,罪有应得。

想到这我上下打量他,这老哥穿得普普通通,长相也挺普通,目前脸上露出的还是朴素的微笑,丝毫看不出他后期居然那么不要脸。

「原来是青叶师兄,有事吗?」

我刚问完,他就从乾坤袋里噼里啪啦掏出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递给我:「师妹,这是师父让我送来给你的。他说你若想将白翎扇完善后炼成本命法宝,这些材料肯定用得上。」

「……啊?」

「师父还说,若是你实在不行,也别逞强,只管交给他便是。这是你的机缘,他不会私吞的。」

这语气有点意味深长啊?我原本正在把材料往乾坤袋里装,这会儿不禁有些发愣,抬眼瞧过去,青叶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话就说。」

我对这个女主的舔狗没什么好脸色,他却仿佛没察觉到,吞吞吐吐:「师、师妹啊,你忘了师父当初对你的恩情了吗?师父一个化神期修士,见过的天材地宝数不胜数,又岂会私吞你的东西。你这样猜疑他,师父有点伤心……给我材料的时候,他都没有笑。」

话真多。

我在心里暗暗吐槽着,却到底是起了点疑惑。

小说里只简单交代了一下秦绒绒和师父陆流的师徒关系,说她刚一进天元门就拜入陆流门下做了亲传弟子,却没说前因。

如今想来委实有点疑惑,陆流已经是化神期的高阶修士,轻易不收徒,纵然秦绒绒是水系天灵根,倒也没那么稀有。

况且按原著的描写,前期她还颇为受宠。

原剧情里秦绒绒虽没有从女主手中夺到白翎扇这等神器,却有着一柄世间难遇的饮雪剑做本命法宝。那玩意儿是陆流从某仙人洞府里淘来的,不是凡物。

只是后来他又收回去了,还顺带收走了我的命。

我递了条烤鱼给青叶,他连连摆手:「师妹,我已辟谷。」

「让你吃就吃,废话那么多干吗?」你不吃点我怎么好意思开口问话?我把烤鱼强行塞他手里,「放心,没杂质,我还加了磨碎的灵果,不会耽误你修行。」

纵然是修士,谁能抵御烧烤的诱惑?我眼看着青叶啃了半条鱼,这才慢悠悠开口问:「师兄,我此前出门历练受过一次伤,大抵是对神识有损,竟不记得你说的恩情是什么。」

这么拙劣的借口,青叶倒是很轻易就信了,不愧是后来被女主骗到的人。

接下来,我从他口中听到了秦绒绒与陆流的过去。

我虽出身天元门嫡系,家族里明争暗斗却颇为复杂。六岁那年,被嫉妒我修炼天赋的堂哥骗进山里喂野兽,是来采灵草的陆流救下了我,还给了我一块护身玉佩,此后在家族斗争中救下我数回。

我满 12 岁时,成功进入天元门,凭着那块玉佩,被陆流接到他所在的纯阳峰,成为同届最受器重的亲传弟子。

我听得目瞪口呆,万万想不到我与陆流竟然有这样的渊源。

既是如此,他后来又为何要杀我呢?难道真是女主光环太牛,以至于盲目的爱情蒙蔽了他的双眼?

4

我的满心不解一直持续到深夜。

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时,陆流突然到访。

见我躺在竹床上,他倒一副十分诧异的模样。我略一思索,突然反应过来修仙者都是不睡觉通宵修炼的。生怕他看出什么破绽,努力想着借口时,他却忽然伸手摸摸我脑袋。

「果真是神识受损了,竟如凡人一般需要睡觉。」

我:……

怎么从这话里听出了一股羞辱的味道,一定是我太敏感了。

陆流见我没反应,顺手拽了把椅子过来坐下:「既然神识受损,为何不早早与我说?竟要青叶说来,我才知道。赶紧把蕴神果吃了,好好疗伤,不然会伤到根基。」

说完从乾坤戒里摸出个闪闪发光的果子递给我。

这果子很甜,味道有点像芒果,就是啃起来有些费劲。我慢吞吞地吃着,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白天的事再结合目前的情况,不难看出陆流目前是真的对我很好。只是我每每想到他后来爱上女主之后对我施的那些手段,便只想离他远一点儿,再远一点儿。

陆流略略坐了会儿,见我没啥反应,不禁有些失望,叹气道:「这蕴神果还要再吃三日,只是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最有效果,我明日再来送与你。」

说完拂袖而去。

我倒是很清楚他的意思。按青叶白日所说,我与这陆流的情分绝不一般,他定然是在等我解释,好消除误会。可惜我已经提前看了全文剧情,知道他后面会对我粉转黑,还怎么跟他友好相处。

我叹了口气,躺在床上,继续回忆剧情。

《仙界生存法则》,又名《无论人界、魔界还是仙界,总之修仙大佬们都爱女主》的玛丽苏虐文,女主和魔王仇天的爱恨纠葛罄竹难书,三天三夜都吐槽不完。

我师父陆流可以算作苦逼男二,为女主付出一切最后自毁修为助她渡逆仙劫,可惜女主还是不爱他,生下仇天的孩子后就 HE 了。

另外的什么青叶啊、男三四五六七八号,基本都是女主的舔狗。他们大多修炼天赋好,又出身名门世家,所以对于女主这么个从草根修上来的修仙界楚雨荨,那是又佩服又心疼。

而按照原著的发展,远古遗迹探索结束,这会儿故事应该已经进行到 20% 了。再过不久,就是修仙界的一大盛会,远古三界战场开启。

在那里,女主会找到一枚仙界掉落的神丹,交给仇天凝练身体。然后俩人困在一间密室里,仇天欲火焚身,把她给这样那样了之后,女主终于靠着仇天的力量成功练成了金丹,变成了结丹期修士。

后来二人合力打破密室封印,正好撞上欲找女主寻仇的区区不才在下。仇天把我一顿暴打、元神都快打散之后,原主反而斯德哥尔摩一般爱上了他。

除了有病之外,我很难用其他词汇概括这种行为。

既然剧情细节都想起来了,我便下定决心,那个三界战场能不去就不去;要是实在躲不过非去不可的话,就离女主远远的。

……等等,我那个师父陆流,好像也是在这一次的战场副本里,对女主芳心暗许的?!

5

不知是否因为陆流的关系,我在天元门地位着实不低。

我不过刚结丹的萌新,就有一群大佬十分和蔼地叫我「绒绒师妹」,我捣鼓吃的时若是缺少什么调料和食材,还会有师兄弟主动送与我。

这对于穿越前要看甲方爸爸和老板双重脸色的卑微社畜来说,简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绒绒师妹,这是你昨日说要的铜火锅,我用黄铜精炼成,又引地火焚烧,还在锅底埋入了三枚火焰晶石,只需打入少许灵力,便有火焰一日不灭。」

隔壁凌云峰擅长炼器的师兄将锅放在我面前,又好奇道:「不过师妹,你要此物作甚?看上去也不像什么厉害的法器啊,莫非另有玄机?」

我摇摇头:「不,涮火锅。」

我穿越之后,发现这个地方的人饮食着实单调。

修仙者大肆掠夺资源,凡人大多生活困苦,粗茶淡饭能填饱肚子已是万幸;修仙者大多辟谷,入口的都是些灵果灵酒灵茶,虽然看起来带个「灵」字,实际上吃起来异常寡淡,和不加糖的四季春茶没啥区别。

而我虽然已经结丹,勉强也算半个修仙大佬,骨子里却仍然是凡人思维。如今这天元门难得资源丰富,我不好好捣鼓一下吃的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我一边想,一边从乾坤袋里找出把小刀,咔咔咔地剁起了辣椒。

说起这个辣椒,那也是相当有意思。这地方的人把这东西叫「通血果」,青叶跟我说这东西是有人在深山里找灵药时无意中发现的,除了对火灵根的人修炼时的灵气运转稍稍有点帮助之外,没发现有其他作用。

「这东西不是拿来修炼的。」我一边切一边科普,「这是拿来做菜的。」

修仙这东西对我来说还是相当有吸引力,不但涮火锅方便了许多,烧烤烘焙也不在话下,前几日我闲来无事,迷上了御剑飞行,还踩着一柄低级法器在天上来来回回了几百趟。

若非想到自己之后的万魔窟结局,我倒觉得这个穿越着实不错。

另外,我还稍微琢磨了一下那半成品神器的完善方法,不得不说,很是复杂。纵然陆流已经将所有材料都备好,我却仍然不知该从何下手。

这东西可是我的保命利器,无论如何我也要进来将它炼好。何况我迈入结丹已有数月,至今未有本命法宝,境界上便也停滞不前。

想到这里,我晚上便端着火锅和灵酒去纯阳峰找我那师父陆流。他原本拿了个鱼竿坐在灵湖边钓鱼,见我前来,脸上有意外之色一闪而过。

「受伤的神识都恢复了吗?」

我赶紧点头:「多谢师父的蕴神果,绒绒已无大碍。」

接着我就听他又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顿时僵在原地。难道我又做错什么了吗?

陆流道:「我听青叶说,你近日对凡间的吃食颇感兴趣,整日都在研究这些?」

我疯狂点头,赶紧趁机从乾坤袋里掏出热气腾腾的火锅和加了冰块与蜂蜜的灵酒:「是,我还带了些来,不若师父和我一起尝尝?」

「我已辟谷多年,对这些东西倒是兴趣不大。」陆流扫我一眼,「不过若能让你分心,不再那般拼了命地修炼,倒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啊?

我有些发愣,陆流又道:「我昨日去寻了王、林两位长老,听说你在寻到白翎扇那处远古遗迹中,曾与人起了冲突?」

我顿时浑身冰凉。

6

按理来说,陆流应该在之后的剧情里才认识女主天樱,并且是与她相熟后得知我们的矛盾,才回来训斥我的。这怎么剧情提前了这么多?难道是因为我穿越之后导致的蝴蝶效应?

我吓得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挤出个笑容:「师父怎么知道的?一点小冲突,不碍事……」

「我听长老们说,那二人修为不过筑基,而你已是结丹期的修士。可有此事?」

来了!!兴师问罪!

原文里陆流也是这么说的:「天樱与她的朋友不过是筑基期的修士,而你已经结丹,怎么好意思以修为压人?我当初是如何教导你的?」

据作者描写,陆流说这话时怒气勃发、满眼失望,骂完还布了个阵法,把我关进玄冰洞禁足了半年。

虽然原主因此因祸得福晋级成为元婴期修士,但那半年实在冻得够呛,以至于她心里对女主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层。

「是……」我一边磕磕巴巴地应声,一边在心里飞快地组织着解释的话。

原主被关进玄冰洞已经是她结丹后期的事,且有饮雪剑护身。而我现在刚进入结丹,连个本命法宝都没得,现在进去不得活活冻死,「呃,那姑娘之前在坊市与我争抢过一枚丹药,本是我用来疗伤的,我未能争过她,所以心中有些生气,跟她吵了两句,不过绝对没对她动手。」

其实那颗丹药只对女主的伤势有用,原主当初抢的时候不过是嫉妒女主美貌。但我此时若是实话实说,那锅定得牢牢扣我头上,玄冰洞必然也得去冻上一遭。

陆流略一愣怔后,竟问道:「你受伤了?」

啊?大哥,这是你该关心的问题吗?

不过好在他似乎信了这个借口,不再追究女主的事,我也赶紧彻底把话题转移开,含糊道:「是……当初出门历练,与人斗法,神识上受了些伤。好在之前师父赐下蕴神果,如今伤势已然全好了。」

哎呀妈呀,我真是个小天才,这下前后剧情不就串起来了嘛!

但是男二的心思着实难猜,除了女主大概也没人能摸得透。因为我这下往陆流那边一扫,他神情又淡下来,抿了抿唇道:「说的什么话。」

我一脸蒙地看着他,不明白自己又说错了啥。好在陆流终归也没追究什么,反倒将目光重新投到我带来的火锅与灵酒上。

「我虽已辟谷多年,但终归是你带来的东西,我便陪你吃点吧。」

我用力点点头,给他倒了杯酒,又夹了一筷子毛肚和肥牛。有灵力掌控火候,一切食材的口感都涮得刚刚好,再配上芝麻酱和香油碟,吃得我万分感动,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陆流吃了一会儿,评价:「的确不错。」

我瞅见他又喝了口酒,在心里寻思他此时心情应该不错,于是终于把今晚来的目的说了出来:「师父,我研究了好几日,还是不懂那白翎扇应该如何完善。你让青叶拿过来的材料,我一个也没用上。」

不知道是火锅辣的还是灵酒令我染上醉意,我惊觉自己的声音里竟带上了几分软绵绵的委屈。修仙界规矩森严,尤其是师徒间,更是礼教繁多,想到这里,我似乎已经看到了陆流呵斥我「没规矩」的画面。

没想到一抬眼,他竟一脸笑意地看着我。难道是火锅吃开心了?看来我今晚这步吃人嘴短的棋应该走对了。

就算是修仙界,也没有人能抵抗火锅的魅力。

「那白翎扇虽然是半成品,但已经位列天地灵器的榜上,纵然是化神期修士也难下手。你一个刚结丹的小姑娘,自然是奈何不得。」陆流说,「绒绒若还信得过我,便交予我吧――放心,完善之后,我会第一时间将之送还与你。」

醉意浸染,我脑袋已经有点昏昏沉沉:「可……师父不也是化神期修士吗?」

「你回来前,我已晋入炼虚期。」

我一个激灵,猛地清醒了一点。

陆流这么早就晋入了炼虚期?这怎么和原著剧情对不上?在《仙界生存法则》的原文里,他是在中后期为了帮女主渡心魔,才强行将修为提至炼虚期;后来又是为了女主,透支生命把自己变成了合体期。

现在进度怎么这么靠前了?

大概是我一脸惊诧地瞪着他的样子太过痴呆,陆流笑得更开心了,还向我伸出了一只手:「嘘,这可是秘密。白翎扇给我吧。」

我在心里思忖,如今我并无其他灵宝可用来充当本命法宝,而两个月后宗门大比,半年后三界战场开启。如果不想按原文走向,就只能尽快提升实力了。

而就算陆流帮我炼制了本命法宝,也不代表他未来一定会收回。我只要和他保持良好关系,并在他追求女主时出手帮忙,最好让女主变成我的师母,那我就一直是安全的。

再不济,我又不喜欢仇天,最差的结果也就是我逃出宗门,远走高飞,拼命修炼,直到有一天修为超过了陆流,他也就拿不走我的东西了。

在心里想了一大通,我终于放下心来,将白翎扇与那些材料一并掏出来,递给陆流:「谢谢师父。」

7

那白翎扇确实是柄不俗的神器,纵然是陆流这样的炼虚期高阶修士,也要小半个月才能将之完善。

而为了和他搞好关系,让他放弃在扇子里做手脚,我便隔三岔五带着灵酒与食物去找他。有时是火锅,有时是烧烤。

还有一次我在陆流的药园里发现了一株长得像番茄的红彤彤植物,当即摘了两个给他做了道番茄炒蛋。结果端上餐桌他才告诉我,那东西是外界上万高阶灵石都难求的赤血果,是炼制长寿丹的主要材料之一。

我快哭了:「对、对不起师父,我不知道……」

我之前刚清点过自己的乾坤袋,好像是因为原主之前开启阵法的缘故,目前高阶灵石加起来连一百块都没有,十分寒酸,着实不像个出身名门的恶毒女配。这怎么赔得起?

陆流一脸轻描淡写:「不过两颗赤血果罢了,你若是喜欢,我再送你点便是。」

说完当场摘了一个递给我。

我捧着那果子,感觉自己像捧了座金山,心里对陆流的好感噌噌噌往上涨。高阶修士太有钱了,我小叮当自愧不如。

半个月后,白翎扇完善成功。神器临世,那一日纯阳峰电闪雷鸣,总共劈下来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劫。当然都被陆流轻轻松松挡了下来,我在一旁看得叹为观止。

雷云散去,他从天空徐徐落下,站在不远处看着我。长身玉立,剑眉星目,那一双温柔的眼睛望过来,竟令我心跳乱了几分。不愧是后期曾令女主动心过的男人,这修为,这颜值,阅片无数的我也险些把持不住。

我正要说话,身后倏然传来一道爽朗的笑:「陆流师弟,这是在炼什么灵宝吗?竟如此声势浩大?」

白翎扇早已被他收进乾坤戒,陆流轻描淡写道:「帮小徒绒绒炼制一柄本命法宝罢了,引来了几道雷劫,掌门师兄勿怪。」

两个人客套了几句,我立在一旁保持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直到掌门离开。

陆流看了我一眼:「进来。」

我乖乖跟着他走进洞府。

「这白翎扇是用凤凰骨与雪青鸟的羽毛制成,其中又加了许多仙界才有的材料,不是凡物。只可惜在那远古遗迹中沾染了魔气,好在天雷劫已将其彻底清除。你滴入精血,打上神识,这便是你的本命法宝。」

我依言照做。滴精血这个事相当疼,我龇牙咧嘴地完成了,又听陆流道:「白翎扇太过强大,以你目前的修为,能掌控其威力不足百分之一。况且这东西既是你本命法宝,还需放在丹田内细细温养,不宜现在拿出来斗法。」

我连连点头:「师父放心,我生性爱好和平,绝无与人打……斗法的念头。」

陆流似乎笑了一下,一闪即逝,速度太快我没看清。

「我自然知道,绒绒喜好和平。只是两月后的宗门大比,你却必须得上,才不辱我纯阳峰名头。我从前与人外出历练,曾在一仙人洞府中寻到一柄灵剑,名唤饮雪。」

饮雪剑?原主的本命法宝?!

我满脸惊愕,眼睁睁看着陆流从乾坤戒中拿出一把银光凛冽的长剑。

「此物虽比不上白翎扇,却也算极品灵宝,你收着吧。听长老们说,之前我给你的那些法器,都在远古遗迹中损毁得差不多了。」

还有这事?小说里没写,兴许是秦绒绒还和其他人打过架吧。

我一边思索着,一边接过那把剑,装进乾坤袋里。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我发现陆流对我是真的挺好,连几位师兄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既然如此,我也准备投桃报李帮他追求女主,反正仇天这个邪魅狷狂的霸道魔王,我着实是喜欢不起来。

想到这,我从乾坤袋里掏出一瓶万年青竹凝露。这是我费了老半天劲儿才做出的香水,女主因为一些童年遭遇,最喜欢青竹那股淡淡的清香。若是陆流从细节处入手,说不定能先男主一步赢得她的芳心。

「师父,这是绒绒送您的礼物,按一下就可喷出带有香气的液体气雾。说不定师父日后有喜欢的女子之后,用得上呢。」

我疯狂暗示,希望过段时间他爱上女主之后,还记得我曾为他操碎了心。

陆流挑挑眉,从我手里接过香水瓶:「绒绒有心了。」

8

这寒暄也寒暄得差不多了,我找了个理由回到自己洞府,开始研究自己手里的两神器。

饮雪剑没啥好说的,这东西就是锋利、速度快,而且带有附加的冰冻技能。倒是白翎扇我很好奇,原文说得语焉不详,只说它十分厉害,但具体怎么个厉害法,却没有描述。

我召出白翎扇,灌入一点法力,随手一挥。

面前药材的小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高了一点,旁边的花花草草也突然艳丽了很多。我目瞪口呆,又试着多输入了一点法力,眼前一花,我竟然进入了一片繁盛的药园,旁边还有几座山。

空间法宝!

这什么逆天金手指,为什么女主拿着它还能被男主虐那么惨啊?!

我从空间里出来,又琢磨了半天,才摸清了这玩意儿的用法。目前我能用的功能大概分为三种:催生植物、独立空间、制造幻境。

不过这个幻境有多厉害我不太清楚,准备过两天诓青叶过来试验一下。

这一趟穿越倒是值了,起码没穿在女主得到白翎扇之后,那我是没啥挽回的机会了。像现在这样,纵然女主之后还有无数机缘,但我已经有了保命神器,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因为心情着实不错,我晚上又做了鱼汤火锅去找陆流吃饭,很不巧的是青叶也在。我礼貌地客套了一下,他竟然就答应下来,于是这天晚上一起吃火锅的,就变成了我们仨。且不知道是否因为青叶在场的缘故,陆流对我生疏了不少。

我多喝了几口灵酒,有些醉醺醺地趴在了桌子上。大脑一片混沌,眼前的东西也看不太清楚了。恍惚间,我身边的陆流洞府竟然变成了我的葬身之地――万魔窟。

一片黑暗,万魔哭号。无数怪物撕扯着我的灵魂,啃噬我的神识。我疼得蜷缩起来,一抬眼忽然看到了陆流。

他仍然穿着那身仙风道骨的白袍,居高临下地望着我。

「你是来救我的吗?」我听见自己问。

「天樱的东西岂能容你染指?」他说,「秦绒绒,凭你也配?」

说完他一伸手,生生将带血的白翎扇与饮雪剑从我身体中剥离。剧烈的疼往我四肢里钻,我张了张嘴,问得却相当软弱:「为什么啊师父。」

陆流转身走了,大约是不屑于回答我。没了本命法宝保护,我的神识比凡人还脆弱。万魔扑上来,肆无忌惮地吞食,直接给老子生生疼晕了过去。

9

我醒过来的时候躺在自己的竹床上。略略回忆了一下,估计是陆流或者青叶送我回来的。

爷傻了,昨晚发生了什么?我堂堂一个结丹期修士,居然让几口灵酒灌醉了?喝醉之后似乎还梦到了原主的结局,那股逼真的痛感和绝望,我这辈子着实不想再感受第二次,不管在梦里还是现实。

我翻身下床,一转脸便看到空气中浮了个小纸鹤。灵力一点传出了陆流的声音:「我有事需要闭关一个月,之后你的修炼便交由三位师兄指点。昨晚你喝醉了,今后不许再饮酒。」

不用他说这酒我也不打算喝了,至于三位师兄?我皱着眉略一思索,总算记起了剧情。

原文里,宗门大比前陆流也闭关了一段时间。而我那三位师兄,大师兄曾玄,二师兄凌严,三师兄青叶,到后期基本都是女主的裙下之臣。凌严还因为对女主因爱癫狂,试图挑衅仇天,结果被恢复实力的魔王一巴掌拍死了。

炮灰啊,死得够惨。

我啧啧感叹了两声,推门出去,竟正好看到一个长得挺帅可惜神色有点阴沉的男人站在我门口。和书里的描写对了一下,这人果然是凌严。

「凌严师兄。」

我状似热情地打了个招呼,他冷淡地扫了我一样:「师妹既然醒了,那便跟我来吧。师父闭关这些日子,你的修炼便由我们负责。」

「呃,大师兄和三师兄呢?」

「在小遥峰等你。」

这狗男人说完就抬手招了个飞梭飞走了,甚至没回头看一眼我是否跟上了。我对他这种眼里除了女主再没别人的行为十分不屑,默默骂了两句,从乾坤袋里掏出饮雪剑,飞着跟了过去。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这三个人给我安排的修炼计划,就是让我和他们仨轮流打架。

先和青叶打,什么时候打赢了就换凌严,打赢了凌严再换曾玄。等把三个人都打赢了,这修炼就算圆满成功。

我咽了咽口水:「朋友,你们莫不是在逗我?曾玄师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半年前就修成元婴了吧?」

这笑面虎笑眯眯地瞅着我:「师妹记性真好。」

「那打个锤子啊?我才刚结丹。」

「师妹此言差矣。」曾玄笑容一敛,一本正经道,「师妹有师父赐下的饮雪剑,战斗力定然不俗。况且师父曾越阶与人斗法,师妹作为纯阳峰弟子,又是此次宗门大比中天元门的代表之一,定不能辱没了师父的名头。」

我:「……」

我默了一默:「大师兄为何不能代表我纯阳峰参战?」

「因为此战只能元婴期以下弟子参加,况且,这是师妹你的机缘。」

机缘?打个架能有什么机缘?我就记得原著里,秦绒绒输给了男配尘樊,而且在对方一通嘲讽下,又把这事怪到了女主头上,之后埋了个坑挑拨她和男主的关系,让女主栽了个大跟头。

我晃晃脑袋,把原文剧情暂时抛诸脑后:「既然如此,让凌严师兄去不就好了?凌严师兄是结丹后期修士,功法又厉害,定然力压群雄。」

凌严瞥了我一眼,将头扭到一边去,用实际行动表现了他的不屑。

我强忍住给他一耳光的冲动,又看向青叶。他讷讷道:「师妹,这是师父指名要你参加的,我们谁都代替不了你。」

10

得,陆流这尊大神都发话了,我还能说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便开始了漫长的战斗。

青叶修为比我高一线,结丹中期,且他因为时常带领低阶弟子在附近山林巡逻清理妖兽,战斗经验十分丰富。在陆流的嘱咐下,他们对我不曾留手,因此我每一日都被打得很惨。

我龇牙咧嘴地惨叫着从天空跌落,被曾玄及时接住。青叶落下来,一抱拳:「师妹,承让了。」

你承让个屁!

我气得要命,恶狠狠道:「今晚的火锅没有你的份!」

青叶立刻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并主动掏出一瓶疗伤药递与我,以示讨好。我满意地接过去,还是决定火锅留他一份。

这几天我带着他们研究厨艺,纵享美食,三个已经辟谷的修士终于又一次感受到了属于人间的快乐,就连凌严的脸也没那么冷了。晚上我把炖好的鸡汤倒进铜锅,码好食材,调好蘸料,又一次愉快地涮起了火锅。

吃着吃着,就聊起了之前出门历练的事。

陆流教徒弟向来是信奉不破不立,所以我们四个时不时就被放出去历练。我还好点,身边有几个长老跟着,三个师兄就惨了,都是各走各的,单打独斗,很多次在生死线上挣扎而过。

「一年前,我出门历练,曾遇上一处远古传送阵。传送后掉入一处深潭,竟意外遇上一名赤红眼瞳的女修。我原本以为她要杀我,没想到她却救了我一命。」

凌严说。

我原本去夹肉的筷子顿时僵在锅边,迟了几秒才恢复过来,装作无事发生的亚子继续吃饭。

赤红眼瞳?!不就是被仇天附身的女主吗,她与凌严竟然这么早就认识了?

我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隐约觉得这事情不太对劲。按照原文剧情,凌严爱上女主应该是他元婴期以后的事情,而且是因为女主舍身救了自己的灵兽,还发表了一通「灵兽如朋友」的言论。这时间线怎么对不上了?

我心里在想什么无人察觉,曾玄倒是笑起来:「女修?师弟从前最不屑女修,如今倒是记得牢,莫不是对人家有什么想法?」

凌严难得的脸红更引发了他肆无忌惮的嘲笑。我在心里吐槽,你笑个屁!等你以后因为她的自立自强爱上女主之后,只会比这位大哥更夸张好吗?

接下来的日子便在我与曾玄三人的吵吵闹闹中度过。饮食最能促进感情,不出五日,我们的相处倒真如师兄妹般亲密了许多。且打到第十天时,我终于寻找个机会,通过银针暗器偷袭的方式,打败了青叶。

既然青叶输了,接下来要与我斗法的自然换成了凌严。眼看他握着一把金环刀站在对面跃跃欲试,我一抬手:「且慢。」

凌严不解,我召出白翎扇:「师兄让我试试这幻境好不好使。」

「师妹只管出招便是。」

凌严一脸「你能厉害到哪去」的表情,我心中暗道:朋友,珍重。

我仿佛不要钱一般,哗啦啦往白翎扇里灌入法力,直到那扇子在我手中似乎都沉甸甸了些许,这才用力一挥。

眼前一花,我眼睁睁看着凌严周围先是花团锦簇,接着便是白雾弥漫。凌严身在其中,不时传来几声打斗和嘶吼。

曾玄和青叶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问我:「师妹,你这是什么宝物,怎么从前没见你使过?」

白翎扇是神器这件事,目前整个天元门也只有我和陆流两个人知道。青叶倒是知道我从远古遗迹中拿回来一个较为厉害的法宝,但他绝对想不到这东西这么厉害。

「害。」我故作高深,「这是师父替我炼制的本命法宝,名唤『奇幻扇』,毕竟我不爱与人争斗,师父说,有个幻境保命就可以了。」

曾玄一脸奇异地看了我一眼,我也没太往心里去。

凌严还挣扎在幻境里,时间过长,我倒也有些不放心,于是决定下手把他打败,然后接下来再考虑和曾玄这个元婴修士越阶战斗的事情。

我往白雾里走了两步,一句「凌严师兄」还衔在嘴边没来得及开口,他却蓦然抬起头,一双猩红的眼睛直勾勾瞪着我。

「恶毒妖女,去死!」

他一声低吼,手中金环刀重重砍向我。猝不及防之下,我只来得及将白翎扇挡在胸前,但那股力道还是重重地击在我身上,差点让我倒飞出去。

我眼前一黑喉头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

点击查看下一节

抢女主机缘,就是虎口夺食吧
?
赞同 294
?
目录
16 评论

分享

我本命中绒绒仙:女配在崩坏世界里逆天改命

巧克力阿华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