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王妃是我前男友

所属系列:我之蜜糖:心动对象不对劲

王妃是我前男友

我之蜜糖:心动对象不对劲

一觉醒来,我拥有了不属于自己的权势、地位,还有身体部件。

我变成了男人,一个国家的王。

我的王妃征战四方,我躺在皇宫里胡子拉碴。

一身红裳的王妃凯旋而归,用马鞭指着我道:「奇变偶不变。」

老乡!我正要冲上去来个他乡遇故知,却发现,这不是我那个跟白月光跑了的前男友嘛!

1

我一觉醒来,穿越成了古代诺国的王,还是架空历史版的。

诺国很富裕,不用费劲改进化肥,也不用花式做火药,除了没有抽水马桶,一切都显示着,我已经穿越到了终点线上,直接成了顶级王国的王,连后宫佳丽三千都给我准备好了。

只有一件事有点问题: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

睡觉前我还在祈祷,做个好梦,让我遇见个白马王子。

好梦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我直接变成了白马王子。

我看着镜子里面身高八尺,剑眉朗目的那个男子陷入了沉思。

别说,长得还挺帅。

这时有人来报:「大王,王妃已攻占阿布扎比,带队凯旋了!」

所以这个世界,居然是王妃打仗,我坐享其成,只要貌美如花就好了吗?哈哈哈哈好一个躺赢的世界。

「快,列队欢迎!」

下属看着我欲言又止。

「你有什么话就快点说!」我最烦打哑谜了。

他看着我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跟我说:「您是不是忘了,王妃出征之前,说等她回来了,如果你还不遣散三千佳丽,她就把您送去阿布扎比。」

我现在遣散可还来得及?

2

我见到了敢威胁王的王妃。

好一个飒姐!她穿着一身红衣,秀发梳成马尾,腰间一柄长剑,手上还捏着一根长鞭,腰细腿长,又帅又有型。

我忍不住吞了下口水。这么漂亮又拉风的姐姐,不管哪一世,都难得一见啊。

她看了看我的表情,用马鞭指着我:「你,觉醒了?奇变偶不变?」

我忙不迭地点头:「符号看象限。美女姐姐,你有没有回去现实世界的办法?」

她哼了一声:「你在这里可以作威作福,回去干什么?」

「回去找我的白马王子!」我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星星眼:「又高,又帅,又有型,还很爱我。最重要的两个条件是:男的,活的。」

旁边的小太监脸上的表情很精彩,大概可以称之为抽风。

我这才想起自己这会儿是一个身高八尺的男人。脑补了一下这个画面,我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王妃冷冰冰地看着我:「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点?」

我突然觉得这个话很耳熟:「Pardon?」

「我说,」王妃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盯到我有点心慌:「程思思,你什么时候能成熟点?」

这话确实耳熟。上一个说这话的,还是我的前男友袁智。

一个又高,又帅,又有型的男人,活的。而且我穿越过来以后,叫做诺诚,不叫程思思。

「你穿越成了女的?哈哈哈哈。」我瞪着她看了很久,最后实在是没忍住,笑场了。

她恶狠狠地把鞭子扔在了我的脚旁。

「等等,」我往她身后看去:「你不是应该带着八胞胎儿子回来找我吗?」

她臭着一张脸:「你少看点那些奇奇怪怪的小说。我还是,」她停下来,斟酌了一下用词,「我还没有跟人滚过床单。」

「在现实世界也没有吗?」我忍不住接着问。

「程思思,」袁智从我身边捡起了鞭子,「我有没有你还不知道吗?别说有的没的,程思思,先讨论下究竟该怎么回去。」

「我为什么要回去?这里有吃有穿,还没有你的白月光。」

我和袁智分手的原因,是因为我在地下车库里看到他抱着自己的白月光。那时他恰巧一抬头,也看到了我。

抱着别的女人被现场抓包,还一脸镇定,这男人不能要了。

我严重怀疑他不跟我滚床单的原因是白月光。

有好几次,我暗示得都明了,他还是拒绝了我。送上门都不要,这男人不是身体不行,就是心理不行。

袁智看着我,叹了口气,伸出手来,看起来是想摸我的头。

我及时躲开了。作为一个胡子拉碴的八尺男儿被摸头,我会做噩梦。

3

第二天我就遣散了三千佳丽,反正留着她们也没什么用。就是遣散费发得我肉疼。

上朝没什么难的。一个大臣说要减税,一个大臣说要治水,都是名载史册的好事儿,我都准了。

当大王的感觉真好。

除了也会被催生之外。

我实在没想到,大家都盯着王妃的肚子,尤其是知道我遣散三千佳丽后。

当天晚上,我桌案上就垒了五十封催生的折子。

可虽然用着男人的身体,我还是女人啊!腰细腿长的美女,只能让我羡慕嫉妒。

我有苦难言。

我找到袁智跟他商量办法,我现在是个男的,大臣非要娃,其实也不一定要我努力嘛,袁智他如果能……我还没说完,就被袁智提溜着,丢出了门。

啧啧,知道他心里只有白月光,不会为别人献身,真烦。

但我也就嘴炮下,他这么暴躁,难不成是……大姨妈了?

Girls help girls,我要去告诉她身为女人应该知道的注意事项。

结果他说:「我知道,我以前给你冲过红糖水,买过巧克力。但是,我没有那个时候。」

「你居然没有……」他上前捂住了我的嘴,力气太大了,所以「大姨妈」三个字愣是把我脸憋肿了。

没想到他变成女人,力气还是这么大。

「那你是不是不能生?」我还是没忍住,问他。

回答我的是一个背影。很好,不能生。

我自言自语:「你说,我要不要顺应民意,找个真正的女人生孩子?」

王妃直接大步走了。

哼,让你也尝尝争宠的感觉。

4

我正在琢磨今后怎么办,八王爷来了。

八王爷,是我这具身体的八弟,他长着一张白净的娃娃脸,嘴角总是带笑,漩出很甜的梨涡,眉眼弯弯,像三月的春风。

他谦虚恭谨,对贩夫走卒也以礼相待,用优秀的品德收服了宫里一众太监丫鬟的心。

更何况他三岁熟读《诗经》,十岁做社论,十八岁随军出征,于万军中也可取敌方上将首级。

不过我的王妃更厉害,他拉满朔日弓,一弓三箭,直接送对方上将领了盒饭,一举奠定了他在军中的地位,阻止了八王威望的无边界扩张。

不然我这弟弟简直是所有 buff 值堆满,妥妥的男主标配。

他现在管着户部,正经的财神爷。

天知道我多羡慕他,这不就是一步到罗马吗,钱多事少离家近,数钱数到手抽筋。

偏偏这人不知足,正在跟我嚼王妃的舌根:「王妃历年征战,扬我大国神威。」

他摇了摇扇子,话锋一转:「但是,粮草军饷,耗资甚巨。哥哥这两天遣散后宫,减税,治水,哪一件都要钱,户部实在是银子不够了。」

「贤弟意下如何?」我不动声色,看他怎么说。没钱了?开玩笑,我是财务总监女魔头手下的开山大弟子,找钱这事儿,我本行啊!

「臣弟有一计,」八王爷把扇子收了起来:「我打算带头捐款,拉上宗亲和众臣们一起,足够把亏空补上,不让哥哥劳心。」

我谢谢你啊,干这种从别人兜里往外掏钱的事情,最后人情都是你的,骂名都是我的。这弟弟年纪轻轻,长得挺好,可惜心肠太黑!

我表面上不露声色,还频频点头,说道:「贤弟真是为公忘私啊。不过这眼看着要七夕了,节后再议,再议,哈哈哈哈。」

无论古代现代,谁还没点拖延症不是?

其实我一直都挺聪明的,只要别让我遇上袁智。遇上他,智商直接打骨折。

5

七夕是诺国的大节,这一天,订婚的和没订婚的青年男女都可以一起上街看杂耍,买首饰,赏花灯。这就是古代嘉年华啊!

一大早我按古礼派人给王妃送过去了八箱子礼物。礼重情更重,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全是精工巧匠用上好的材质打造的。

当大王真的好爽。可以疯狂撒钱。

王妃也有回礼。他身影轻巧地越过窗户,脚尖一点落在地上,桌子上就多了一套女装,和一个面具。

「赶快刮刮胡子,我带你去见世面。」他说。

诺国的习俗是,未婚女子们都得戴面具,这倒方便了我男扮女装。不对啊,我本来就是女的,女装我比他熟!

逛了一会儿工夫,我的怀里就塞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

毕竟现在我不方便说话,只要我盯着什么东西超过三秒,王妃就二话不说买下来塞给我,真是霸道王妃俏大王。

这让我想起在现实世界的时候,袁智带我去逛庙会。

我不会说他家乡的方言,逛之前他特意叮嘱我少说话,免得被乡亲们劫富济贫,不好砍价。

路过糖葫芦摊,我馋了,正要拽拽他的袖子。

他走到我的前面。背影也帅。我看着他的背影出神。

那时候我喜欢他,喜欢他的一切。

可一个姑娘跑过来,抓着他的手轻晃:「袁智哥哥,你回来啦,我好想你啊。」那个姑娘叫白小月,他的童年白月光。

他脸上也是惊讶和喜悦,不仅没有推开她,还介绍我们认识。

死直男!完全看不到我的眼睛里已经飞出了十万把飞刀,想要斩断他们俩之间的联系。

想着往事,我不由停了两步,望着他的背影出神。

明明已经分手,明明他现在换了样子,也换了性别,但我好像还能看见袁智的背影。

清逸俊秀,让人心动。

这时候一个兵士过来,跟王妃耳语了几句。

我有点生气,这兵士看着怎么那么讨厌,像他那个小白花的白月光。

幸亏兵士说完就走了,不是他的白月光穿越过来。

我心里笑自己杯弓蛇影,但还是松了一口气。

王妃回过头来问我:「想不想看一场好戏?」

6

王妃带我到了一处房顶,可以看到最热闹的广场。四个巷口都出现了杂耍队伍,一队踩高跷的人正穿过巷口,另一个口子则是一顶大花灯,花灯后面是同样够大够宽够堵路的官轿。

「那是谁的轿子?」我指着轿子问。

王妃打了个响指:「自己看。」

变成女人以后,他的小动作倒没变。

广场上杂耍的艺人正在喷火,突然间,变故发生了。

火苗引燃了旁边的杂物,火和烟冲上了高空,人群向后躲去。

花灯,官轿,高跷,同时挤入广场,人群里有人在一边挥着手里的红绳子,大喊别挤啦,一边把身边其他人狠狠地推向地面。

不好,这样下去,一定会有人受伤!

突然,角落里刚才不起眼的一个舞狮队,踩着屋檐冲了过去,直接拿狮子皮把几处着火的杂物堆给盖灭了。我眯着眼睛看,看来狮子皮提前浸足了水。

舞狮队直接把花灯拆了,腾出好大一块儿地方。

这场混乱因为舞狮队的闯入即将结束。而我在舞狮队舞动的时候,分明看到,那狮队头头,是刚才和王妃汇报的士兵。

看来是有人制造了混乱,王妃为护百姓,派士兵暗中守护,这场戏就这?

这时,变故突生!一个高跷队抬着一面大鼓冲向了人群,人群四散之后,只留下一个小姑娘在大鼓面前瑟瑟发抖。她们的家人被高跷队拦在了圈外。

大鼓向小姑娘砸过去。恰时,官轿的帘子掀开,我那年少有为的八贤弟正欲踏风而来。

「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我指着现场跟王妃说,没人回话。我身边只剩了空气。

再看场中,一身利落男装的王妃从空中飞了过去,几鞭子就把大鼓抽了个稀烂。

等八贤弟跑过去的时候,小姑娘已经站在王妃身旁,举着糖葫芦笑得很灿烂。

这场戏这才落下帷幕,看样子是我的好弟弟准备装英雄,结果被王妃截了胡。

我正打算过去好好夸奖王妃一番,却见到弟弟上前握住了他的手。

「你什么时候离开我哥,跟我在一起?」

7

太扯了吧,这个世界没有白月光,来了个蓝颜知己?

袁智拔出手,上下打量八王:「你在胡说什么?你不怪我又把你出风头的机会抢了?」

「我们之间分什么你我。」八贤弟连连点头,「我知道你是担心我身处险境,所以才出手解围,你的心意,我都懂得。」

懂你个头!我扎扎实实翻了个白眼。

王妃嗤笑:「八王爷,你想多了,在我眼里,你还没这个小姑娘重要。」

八贤弟连连点头:「民为重,君为轻。我知道王妃是在教导我。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

「你一早说过不跟他生孩子,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八贤弟举起了拳头,「你等我,再过些日子,我就会让他让贤的!」

什么玩意儿?这不是蓝颜知己,是蓝颜祸水吧?

8

王妃回来的时候我正在生气。

我心里明白,八王是把袁智当成了本来的王妃,跟他有一腿的是袁智穿上的身体。

可我还是不高兴,不论袁智是男是女,总有办法跟别的人不清不楚。招蜂引蝶的体质也可以穿越是吧?

「玩得高兴吗?」她自己倒跟没事儿人一样,还来问我。

「没你高兴,你神兵天降,够威风的。救完人还有空给小孩送糖葫芦,跟我弟弟聊天,你这算跟谁去逛庙会?连个糖葫芦都不给我买。」

我以为袁智会和我解释,结果,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我最烦袁智这一点。高冷给谁看啊?!每次吵架都不解释,放着我一个人冷静,过几天又没事儿一样凑过来。

就不能直接多哄哄我嘛,狗男人,活该你是前男友!

可是没一会儿,她又回来了,还带着一串糖葫芦。

原来是去给我买糖了,锯嘴葫芦嘛,都不说一声,害我误会。

我心满意足地吃完了糖葫芦,舔了舔嘴边的糖渣。

王妃看着我,打了个冷战。

「你下次伸出可爱的小舌头舔糖渣之前,能不能先想想你现在什么长相?」

我坏笑了一下,冲她嘟起了嘴。

她转过头去干呕。

我玩得很开心,一边嘟嘴一边摇头晃脑。她直接塞了个东西在我手里。

是一面铜镜。我把糖渣吐了。我被镜子里自己的样子恶心到了。

9

七夕过了以后,我没采纳八王的建议让大家捐款,而是用了以酬抵工、鼓励开荒的办法来充盈国库。

大臣们对于这些小钱还是乐意出的,反正他们不肯出工,就出钱呗。我用小金库出了大头,把三千佳丽那一批全出了。

臣子们大呼「我王英明」,然后继续催生。

没办法,我只好开始物色新的佳丽。

开玩笑,谁要跟变成女人的前男友从一而终,他又不能生育,还跟八弟不清不楚。

而且选个佳丽,朝堂的催生队也能消停两天。

我个灵魂的女人又不能真对选出来的后妃做点啥,也就没上心,甩手让下面的人选了。

结果人送上来,我发现——这个人不太对劲!

她叫白家丽,性格和袁智的白月光白小月如出一辙。

长得普普通通,王妃一瞪眼睛就不敢说话,但是又极为崇拜王妃。

我好好捋了捋这个事儿,有点乱。

首先,白家丽不是穿越来的。

其次,白家丽黏着王妃。

很好,虽然我变成了男人,袁智变成了女人,这混乱的关系从现实世界跟来了!

我看了眼花园,王妃正在教白家丽练武,强身健体。

他站在白家丽身后,扶着她右手的手腕,教她把手里的树枝舞出残影。

白家丽回头看她,两人正好四目相对。

不行!我看不下去了!这俩人必须拆!

10

我在宫里徘徊着思考怎么把白家丽赶走的时候,

看到了一只鸽子。白色的,一看就很肥美,让人想起香嫩的鸽子汤。

我一下就扑了上去,没想到真抓住了。

这鸽子脚上还绑了个小纸条儿,我打开,上面写着:「王妃每顿吃五碗饭。」

啥意思?我家王妃是吃得多,但又没吃你家大米。

鸽子汤显然没有王妃重要,我把它放生了。

第二天我在同样的位置捉到了同一只鸽子,这次写的是:「王妃跟大王总是斗嘴,但好像并不生气。我觉得她没有在等你接她回去。」

很好,知道是谁的人了,我的八王弟弟,我觉得自己头上的草又绿了三分。

第三天我顺藤摸瓜找到鸽子的时候,也找到了白家丽。

就是她放的鸽子!她是我弟弟的人。

我问她想不想吃红烧鸽子肉。

白家丽跪在地上哭得肝肠寸断:「诺文哥哥跟媛媛姐姐本来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后来,阴差阳错,媒人搞错了,媛媛姐姐以为订婚的是诺文哥哥,结果嫁给了你。」

诺文是我弟弟的名字,媛媛就是王妃本名,看来我拿的剧本是恶毒男配。

「所以媛媛姐姐宁可出征三年,也不回来圆房。」

「最近几天,媛媛姐姐还偷偷跟我说,她以后肯定会走的,让我对你好一点。」

好你个袁智,在我头上种出一片青青草原了。

「当女人当上瘾了是吧?」王妃被叫过来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怒火。

「媛媛姐姐,我跟大王说了,你跟八王爷清清白白的,什么也没有。」白家丽这胆儿可够肥,当着我的面还敢通风报信。

说完,她哭哭啼啼地跑掉了,看来是感动了自己。

「你想不想知道回去的方法?」王妃无视我的怒火,直接问了个关键问题。

我全身的炸毛一瞬间全蔫了。

「你知道怎么回去了?」

「不知道。」

「不知道你忽悠谁呢?」

「我看你入戏太深,怕你陷在这里,不想回去了。毕竟在这里,你有吃有穿有权有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我确实有点乐不思蜀,我承认。但不是因为我是这里的王,而是因为,你是我的王妃,我们之间没有你的白月光。

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我当然想回去。我的巧克力、麦当劳、薯片、电视、游戏机,我还没吃够玩够呢。」

还是回去吧,再待下去,我怕真放不下了。

我又想起了地下停车场那一幕。袁智抱着他的白月光,昏暗的车库里,他们抱得很紧,而我这个正牌女友,远远地看着。

那一刻的心痛又席卷上心口。

王妃突然凑上前来。

我下意识闭上了眼,不想让她看到我眼里的泪光。

我感到有个柔软的东西碰上了我的嘴唇。

让我想起分手以前,有时候他把我气狠了,也不肯解释,就这么凑过来轻轻地吻我,吻着吻着,我就不生气了。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

王妃躲开了我的目光,去一边干呕了。

「你好歹听我的建议,把胡子刮一刮,」她边干呕边说。

「我上次刮了啊。」我也很无辜。

「我说的是每天!」

凶什么凶,我怎么知道胡子要每天刮?你以为都像你,专业当男人二十五年?

「所以接吻并不会回到现实世界。」她干呕完,若有所思地说。

「那你觉得怎么能回到现实世界?滚床单吗?」

「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想跟男人滚床单。」

「呵呵,正好我也不想跟女人滚。下次别趁机亲我,恶心!」我丢下这句话就跑走了。

难得看到袁智吃瘪。我心情终于好了点,也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做热脸贴人冷屁股。

当初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可没少干这种事。

当然,他自己肯定不觉得。

11

顺藤摸瓜,白家丽这个藤已经被我逮了,她后面的瓜也该抓出来遛遛了。

八王跪在我面前,没有哭诉求饶,也没派兵逼宫,而是列举自己这些年的丰功伟绩,跟我换奖赏。

原来这些年他争的不是皇位,而是我媳妇,他嫂子。

还不如说要篡位呢,这事儿怎么就这么别扭。

三岁熟读诗经,十岁会写社论,十八岁把自己吓成筛子也要去敌军中闯一闯,原来就是为了泡妞。

泡妞就泡妞嘛,你找个白家丽那样的不好吗,你非要找这个火爆脾气的。

信不信她捂个嘴叫你小声点,你的脸就肿了?

没留神我把这话说出来了。

「信,信,」没想到弟弟点头如捣蒜:「我的脸也肿过。」

我真是使出了洪荒之力才忍住了谋杀亲弟的念头。

「如果哥哥不答应,我就终身不娶!」

我翻了个白眼,你终身不娶拿来威胁我?

「咱们国家只有我们两个王室嫡系,如果我终身不娶,大臣们就会围着你催生。」

好!我的好弟弟,我还真被你威胁到了!我选择曲线救国。

「哎,我告诉你,王妃她不能生育。」

「那我也非她不可!」

「王妃他是男人。」

弟弟拿出看智障的眼神看我:「她是女人,她有胸,还很软。」

我使出洪荒之力也没有忍住,把他一脚踹到门外去了。

12

第二天上朝的时候,禁军统领说倭寇来犯。

原来七夕节那天,制造混乱的,不是我的恋爱脑弟弟,是倭寇。

犯我国者,虽远必诛!我们决定打回去,用战无不胜的大杀器——我的王妃。

如果把她派出去,大臣就没法催生了。耶!

我刚要下令,又突然停了下来,我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问大臣们:「倭寇是从哪儿来的?」

「回陛下,从海上来,但我们船大炮坚,不怕他们!」边军统帅气势汹汹地说。

你们不怕,可袁智怕啊!他怕水,就算换了壳子,现实里的心理问题也还在啊。

我正踌躇头疼的时候,我的傻弟弟八王请战,我准了。

管他会不会水呢,反正现实世界里我自己是独生女,没弟弟。

13

我在王府后门口发现了八王。他不去准备出征用的东西,在那里探头探脑。

王妃跟我在一起。

八王向我,不对,向她表忠心:「我一定会打败那些倭寇,回来找你的!」

王妃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大拇指。

「自从十二岁那年,我救起落水的你之后,就开始苦练水下功夫,我现在虽然陆上打仗不如你,但水上绝对可以独当一面。媛媛,你这辈子都不用学游泳,我会永远保护你。」

原来是这样,看来王妃和八王还真是青梅竹马。

「你什么时候穿越过来的?」我斜眼瞪着王妃,从牙缝里冒出这句话。

「在你跟我说了分手以后,醒来就在带队进攻阿布扎比了。」他也学我斜眼,从牙缝里冒话。

「还好还好,这么看来,当年掉在水里被他摸胸的不是你。」

我感到王妃眼里飞出了三十万把飞刀直冲我而来。

三个月后,八王爷大胜的消息传来。

我打算奖赏八王,把王妃让给他。当然不是现在的,等我和袁智回到现实世界之后。

到了晚上,白家丽得到消息,拿着酒兴冲冲来谢我。

她声情并茂地给我讲了王妃和八王从小到大缠绵感人的爱情故事。

我的弟弟八王从小就是个学霸,一生难逢敌手,直到遇到他的伴读,一个被宠上天的宗室小公子。两人比学习,比武术,彼此惺惺相惜。

十二岁那年,八王在小花园的湖里,救了个落水的小姑娘。

捞上来一看,居然是他的伴读!原来,他每天较劲的不是个小公子,而是个小丫头。

为了迎娶不会游泳的小姑娘,蛙泳蝶泳自由泳,八王爷一骑绝尘。

求亲那天,天降大雨,媒人的聘礼单上,八王爷的八被冲掉了,只剩下了王爷两个字,也就是我。

八王爷去求父皇,可父王缠绵病榻,没来得及说清楚就一命呜呼,传位给我。

我把父王的遗愿全盘接收,包括这个莫名其妙娶到手的王妃。

本来该是八王爷和王妃过着幸福的生活,却变成了八王爷郁郁寡欢,王妃四处征战,我过着幸福的生活。

我娶了王妃后,八王仍然没有放弃,为着渺茫的希望一直努力。

但王妃打完仗回来却像变了一个人,可八王相信金城所至金石为开,他依然不离不弃。

好感动,我立刻决定,论功行赏,王妃就这么嫁给小王爷吧!

白家丽在我脸上啵了一下,崇拜地看着我:「大王你好英俊我好爱!」

不是,咱们等等,虽然,但是,我不喜欢女人啊!救命,为了她在我脸上那一下,我差点把自己脸皮擦破了。

14

我为着别人的爱情而流泪,一想到自己的爱情就心灰意冷。

王妃这几天到处瞎忙,不理我了。可能听到我要把他送人,不高兴了,我也懒得解释。

是她自己说,我们终有一天会回去的,她对我有信心,让我准备好后路,把这个世界的关系捋顺。

我对自己都没信心。累了,毁灭吧,就这样了。

如果这个世界肯听我的,它就应该知道,我只是想要一个又高,又帅,又有型,还很爱我的白马王子。就像曾经的袁智那样。

可惜他喜欢白月光。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喜欢她了?」咔吧一声,王妃把桌角捏碎了一块。

「一眼就看出来了!你敢说你讨厌她?在庙会上,她抓着你的手你也没躲!」

「我们久别重逢,我确实没注意。」

「她知道你有女朋友还抓你的手,你还不许我说她坏话!」

「她不知道我有女朋友,我们好多年没见了,两分钟以后我介绍你们认识,她才知道我有女朋友。就为了这个我就要说她坏话?你讲不讲道理?」

「那,地下车库那次呢,你为什么要抱着她?」

王妃陷入了沉思。

「没话说了吧,既然你喜欢别人,分手就对了。」我转过头,不争气的眼泪掉了下来,我不想让他看见。

「我没有喜欢别人。不是你说不喜欢我了,看上别人了要和我分手,让我走。」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还说不想再看到我,说我们两个最好不要在一个城市。那天我本来想要告诉你,我已经找好了这边的工作。」他继续说着我从来不知道的话。

「我说过哪些?」我不确定地问道。

袁智点点头,他顶着一张飒姐的脸,表情却是我熟悉的,高冷认真,不爱说话,却从不说谎。

「我说的是气话,谁让你大半个月不理我,我去找你了,却看见你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我在找工作。」

我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他想和我一个城市,想和我有一个未来,可我在怀疑他。

我对这段感情没有信心,因为我不知道,这么好的他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15

我和袁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有个小姑娘在湖边玩,不小心掉到水里了。他在一旁大喊大叫却不敢下水,我下水把小姑娘推到了岸边。

我游泳二级运动员的水平可不是盖的。虽然跳下去以后我才发现,水只到我的胸口那么深。

袁智把我和小姑娘拉上了岸,小姑娘的奶奶不断地向我们道谢,她腿脚不好,这会儿才跑过来。

我和袁智相视一笑。他瘦高个儿,浓眉大眼,笑起来真好看。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帅又干净的男孩。

那时候我的衣服都湿了,头发乱七八糟,跟美女一定也搭不上关系。

「你水性真好。」袁智对我说。

他还没看到我的浪里白条,为了让他见识见识,我要了他的手机号,微信号。

好叭,都是借口,我就是想再见他。我去他学校,暗戳戳宣示主权。他的学校也比我的好,他还是在读硕士。

一直都是我主动,他话不多,没有排斥,我就默认他是接受的。

我带他见我的朋友和父母,他却很少把我带入他的世界。还是我觍着脸,趁着他回老家,偷偷跟了过去,他不好赶我走,才带我过了明路见了家长。

他的老家在一个小镇,清贫却温馨,他的父母不像他那么冷清,很热情地叫我城里姑娘,一迭声叫他回老家省会城市找工作。

我们一南一北,一高一矮,一个学霸,一个普通人。

我拿不准他会喜欢我多少,会不会胜过他的家乡,他的父母,和他的白月光。

那个女孩子,看向他的时候满满的都是崇拜。他们童年就认识了,我很嫉妒。

我想让他们分开,让他只喜欢我一个人。

可我下意识地觉得配不上他。他成绩优异,是家里的独生子,到哪都能找到好工作。

而我,是一个被父母宠坏了的普通女孩,工作是父母托关系安排的,领导是父母的朋友。

我一直觉得是我上杆子追,才缠来了这个男朋友,但是他的白月光出现了,偷来的果子就要还回去了。

可是袁智却说:「那天在地下车库,她突然抱住我,跟我说撑不下去了,这座城市压力太大,想要回老家。」

「我没有推开她,那只是一个朋友之间的安慰。」

「可是她喜欢你。」我说。

「我知道。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我不忍心在那个时候说出口,她松开我后,我就和她说了。而她对我,也只是童年时候的感情罢了。我们都长大了。」

16

「既然……既然你们没什么,我说分手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叫住我?」

「我当时以为你是真的遇到了其他喜欢的人,我觉得,我……」袁智咬了咬牙,说:「怕我配不上你。」

这次轮到我傻眼了。

「怎么会?你那么聪明,那么帅。」我实在是没想到。

「今年工作很难找,我很久都没找到满意的工作,而且,我家里条件你也看到了,镇上只有一个小房子,我父母没去过除了省会以外的大城市。」

「他们以为省会是最好的城市,他们觉得你不会真的喜欢我,我家那么穷。」

「你大方,热情,开朗,你会游泳,会开车,经常笑,你身边有那么多朋友,和谁都能聊得来,而我只会念书。」

袁智一口气说下去,我看着他,眼前这个美女和那个高个子男孩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我……我……」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优秀。

「这些话,你为什么从来不肯告诉我?」

「我也有我的自尊,」他垂着眼,像是在躲开我的视线,「如果不是在异时空,我不会和你说这些,你跟你领导的一顿饭,能花我一个月的生活费。」

「傻子!我和女魔头吃饭,那是请客户,都是公司报销,装 X 用的,肯定越贵越好!你不知道女魔头送走客户以后,转头就全打包了,还分了我一盒!」

我紧紧地抱住了他。

原来我爱慕的男神,也会因为爱情,因为我,小心翼翼,低落尘埃。

17

我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我和袁智共同回过头。

八王爷的一只手里拿着一颗硕大的珍珠。对,他说过要给她带礼物的。

另一只手把墙锤垮了。

「你听我解释!」我赶忙喊住他。

「我都看到了。」他冷冷地说,把珍珠放在地上,走了。

他看起来万念俱灰。

我们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对不起,我理解了你当时的感觉了。」袁智说道。

「那他……」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我只能管你了。」

唉,怎么办,他被我带坏了,他现在好自私。但是我好喜欢,怎么回事?

八王爷就让他去吧。反正只要等我和袁智走了,他喜欢的人和他的哥哥就会回来的。

我和袁智又试过几次接吻,我刮了胡子,但是他睁开眼睛还是会吐。

其实我也有点想吐,可我现在毕竟是男人了得有点担当,我忍。

「你穿越前有啥特别的事嘛?我先说我,我就是睡了一觉,睡前许了个愿,你呢?」我忍不住问道。

「我喝醉了,醉了之后在想你,想要你不要喜欢别人,想要你重新喜欢我。」

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疯狂上扬。

「我的愿望是找到一个白马王子,又高,又帅,又有型,还很爱我。四舍五入也算实现了?」

我们两个抓破了头,不知道哪里还有没想到的。

「可能,问题出在我这里。」袁智说:「我当时还在心里加了一个附加条件:不要伤害到别人。」

「我们也没伤害到别人啊?」说完,我突然看向了桌上的大珍珠。

心虚,八王爷谁也不见好些天了,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看来被伤得不轻。

18

我们决定去找他。

根据白家丽曾经讲述的故事,我猜测他大概率在曾经和小王妃偷偷约会的小花园里神伤。

小花园的门关着,怎么敲也不开。

我正发愁,王妃揽住了我的腰。

我怎么忘了!门怎么会关住我的王妃呢,她会飞!

她带着我,一个起落就飞进了小花园,然后啪地直接掉进了湖里。

这小花园里有个湖!

袁智不会游泳,王妃也不会。湖水还很深。

幸亏我是游泳二级运动员。

幸亏我是男的,我力气大。

幸亏八王爷真的在这里,所以我们两个一起把他救上了岸。

他死沉死沉的。也对,王妃也身高八尺,腰再细也少不了多少肉,何况她还胸大。

我觉得自己反应已经够快了,可是救上去以后,她没醒。

我赶忙开始急救,双手开始按压。

八王爷在旁边拿起了块石头,看样子有点想揍我。

「学着点,这是救人,」我百忙之中跟他强调,「一会儿还得做人工呼吸呢,你记得仔细看要领,我没劲了还要换你来!」

八王爷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他表露出了学霸的基本功,在旁边乖乖地学。

我刚刚教到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鼻孔,另一手握住颏部使头尽量后仰,保持气道开放状态,深吸一口气,吹气进去的时候,我被石头打了。

被王妃打得。

「你给老子滚远些!」王妃刚醒过来,一手拎着一块石头:「刚才我还没使劲儿,你敢再碰我,你试试看!」

没使劲?我伸手一摸,一脑袋血。

「哥哥,你没事吧?」八王爷连滚带爬地扑过来。

「哥哥是为了救你,你们俩上次还抱在一起又哭又笑。我都打算把你让给他了,你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

我这学霸傻弟弟心肠倒是不坏。

「我什么时候跟他抱着又哭又笑了?不是说好了,打到阿布扎比就一起私奔吗?怎么我睡了一觉醒来就掉水里了?他还趁机占我便宜?」

王妃在我身边晃悠着那块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

「媛媛?媛媛你没放弃我?你又变回曾经的样子了!」我弟弟惊喜地叫道,手一松,我后脑勺直接磕地上了。还真是,好疼好疼啊!

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向前拉了一下,拉住了一只熟悉的大手。

「你醒了!」映入眼帘的是袁智那张厌世脸,男的,活的。

是真的袁智!看见他这张脸我就来气,长这么帅干嘛,让人好没安全感。

「我这是,怎么了?」我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你发烧好几天了,」我妈在旁边唠唠叨叨,「小袁一听说你病了就赶紧过来,忙上忙下,送你到医院,还照顾你。你怎么搞得嘛,我和你爸前几天也生病了,恢复得都比你快。」

我使劲儿捏了捏他的脸,他是真的袁智。

「别捏了,疼。」袁智的声音和表情还是一副性冷淡的样子,但我听出了里面的撒娇。

「我们不是分手了吗?」趁着我妈回去歇着,我故意问他。

「没有,你记错了。」他一脸的假正经:「我们俩只是闹了别扭,已经和好了。」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你变成了女人。」

「不可能,我怎么会变成身高八尺的女人,这根本就不合理。」

「我没说过你身高八尺…….」

他愣了愣,一脸被戳穿了的样子,倾身过来吻我。

下巴扎扎的,睁开眼我才发现,他的胡子没有刮。

「所以那个梦,是真的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在他耳边问。

「梦里,我掉到水里了,醒来就回到了现实世界,但是还像呛了水一样一直咳个不停。我赶忙来你家找你,才知道你发烧了,一直没醒。」袁智说。

「不知道媛媛和八王爷最后会怎么样?」

「希望白家丽和原本的大王也有个好结果。」

「哼,你还是喜欢白月光那一型的!」

「你就是我的白月光。」

作者署名:惑众妖言

(全文完)

备案号:YXX1jKKJE8wTxxxRKMOC9ldw

编辑于 2023-03-16 17:30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我的小狐狸

赞同 8

目录
3 评论

我之蜜糖:心动对象不对劲

星星海里捞月亮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