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我和丑女换了身体

所属系列:五年怨种三年逆袭

我和丑女换了身体

五年怨种三年逆袭

我被一个饱受霸凌的女生夺走了身体。

我找到她。

她却顶着我的脸,对着我冷笑:

「只要我变得像你一样漂亮,我就可以拥有完美人生。」

后来,她待在我的身体里,孤零零地望着她曾经厌恶至极的身体……被众星捧月地包围。

01

镜子里的脸,小眼睛,肉鼻子,矮塌的山根上架着厚重的黑框眼镜。

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地重新贴近那面已然有了裂痕的梳妆镜。

不否认,我于筱筱是个低调的人。

是典型的那类,不想依靠富裕家庭,想靠着自己双手打出一片天下的奇女子。

没有人知道我的家庭背景,我也极少打扮。但哪怕如此,我依旧靠着自己的人格魅力以及秀美的脸蛋收获了不少的朋友。

可再怎么样低调。

我也不可能低调成镜子里这副丑样。

而且这张脸我熟得不能再熟了。

因为是我,亲手将她从教学楼天台的高顶上救下来的。

02

我试图回忆起有关我这张脸的一切。

可她太没有存在感了。

我仅有的印象还停留在,她被校领导拎到主席台上,因为多次作弊以及骚扰异性同学而进行全校通报。

那时,她就是顶着我现在的表情,屈着肥胖的身体,矮着头,阴郁地站在台上。

嘴里哆哆嗦嗦的,只对着话筒念出一句:「我没有作弊。」

台下的唏嘘声此起彼伏,大家都是像在看笑话一样看着台上的那个人。

不绝于耳的谈论传入我的耳中。

「余消小说她没有作弊。」

「看她那长相就不像是正经的主,听说都骚扰到 A 班那富二代头上了。」

「就她?她是不是对自己的外貌有什么误会……」

「哈哈哈哈……」

那时的我在想什么?

我可能压根没当回事,我只是随口说了句:「不懂她,好端端作弊干什么,肯花时间背书不就全解决了。」

「就是啊。」同班同学附和,几个人交头接耳,笑得大声,「筱筱,你知道吗,你和台上那个丑女名字读音一样,太晦气了。」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在这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将我俩的名字放在一块儿,连带着校园网上都有一些嘲讽的声音。

我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对我没有实际影响。

而再次见到这个「丑女」,就是在教学楼的天台顶上了。

我只是想来楼顶和家里人打个视频电话,没曾想会撞到有人跳楼。

余消小站在黑夜中,突降的零星小雨打湿了她的头发,湿哒哒地粘在了她的两颊。

我着急地朝着她招手:「不就是作弊吗?下次好好考不就行了,没必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她只是抬起那双充满恨意的鼠眼瞧向我。

「于筱筱,很得意是吧?」

「什么?」我一愣,「你认识我。」

「就是你吧。」她说,脚尖前倾,做出要跳楼的动作。

我心里顿时一咯噔。

她笑了,像被笼罩的恶鬼,眼神远远锁定住我:「看到大家把我俩放在一起比较,你很不爽吧。让人把我的头摁进马桶,让人诬陷我作弊,让人疏远我……

「这一切,都是你于筱筱唆使的吧!」

03

晕过去前的最后一秒,我看到了余消小扭曲的脸。

「不就是作弊吗,说起来真容易啊。那既然如此,你就来体验看看我的人生。

「我们交换一下,看看你用着我的这具身体,还能不能过得像你嘴里说的那样简单!」

再醒来时,我就变成了余消小的模样。

四面八方传来的熏臭味充斥着我的鼻尖,我忍不住皱眉,环视这令人作呕的环境。

说是房间,都算抬举了。

这顶多就是个……脏恶臭的杂物间。

额头针扎似的,我敲了敲脑袋,坐起身,试图梳理这起离谱事件的前因后果。

我这是被报复了?

这么说起来,余消小她是故意瞅准了我,她的目的就是让我变成她。

可她那句「这一切,都是你于筱筱唆使的吧」,到底是从哪里冒出的结论。

我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而如若真是我所猜想的这样,真正的余消小接下来一定会顶着我的身体胡作非为!

我可不想我在学校被人标记上「第二个余消小」的殊名。

想到这,我几乎是一刻也等不及了,出门拦了辆车后直奔我家别墅。

说来巧,远远就看见穿着米白色高定的「我」被我的好友苏辽搀扶着,缓缓从遥控大门走了出来。

她亦步亦趋,保姆给她递行李时,她也是小心翼翼地接过。

下一秒,我俩的视线相撞。

她眼神异样。

我拍下车门,还未上前,就被她的尖叫声给制止了脚步。

我眼睁睁看着,我的身体一下蹲坐在地上,双手捂着头,大喊:「你离我远一点!」

两道警惕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张了张嘴,很想对面前敌意十足的苏辽和刘阿姨说:「我才是筱筱啊,她是冒牌的。」

却被苏辽重重推开。

我因为惯性跌坐在地上。

苏辽目眦欲裂:「你就是那个欺负我们筱筱的丑女。我们筱筱是什么身份,我告诉你,你这样,我们会让你负法律责任的。」

04

我……欺负她?

想必这个余消小,用我的身份颠倒了是非。

我忍不住抬头道:「余消小,这样诋毁你自己,你不难受吗?」

可余消小压根就没有看我,她全程低着头,瘦小的肩膀细微地颤抖。

看起来可怜极了!

我顿觉一口气不上不下,郁结在胸口,可这样,只是让我喘气的频率更大了些。

这具身体太胖了,只不过短时间的小跑,就给我造成了负担。

我不禁有些崩溃。

我可不想一直在这么一具废物躯体里过日子!

「刘阿姨。」我把目标对准了保姆,我一把抓住保姆的手腕,我爸妈工作忙,可以说,我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刘阿姨陪伴着我。

刘阿姨绝对了解我的。

我深呼吸,努力让自己恢复应有的冷静自持。

「刘阿姨,花圃新进的那批玫瑰种子,要用弱酸性的泥土施种。」

我对玫瑰花情有独钟,平日里没空的时候,都是刘阿姨帮我施肥播种的。

我不信她余消小连这个都能预料。

刘阿姨却是怪异地拍开了我的手。

「你这么了解我家小姐,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满腹的解释瞬间卡在了喉咙口,同一时间,余消小柔弱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

「你这次想要多少保护费,我给你。」

我一愣。

她变本加厉,哭得愈发梨花带雨:「我给你,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求求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这话一出,完美置我于死地。

「你还敢威胁筱筱!」苏辽跳脚,看这架势,随时随地准备回院子拿棍子来驱赶我。

「真是人丑心更丑。」她恨恨道,像护犊子一样把余消小护在身后。

「小姐,你别怕,我们报警!」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刘阿姨也立马被带跑了节奏,她挡在余消小身前。我看到她拿出了手机。

我深知现在这种情况对我不利。

进了局子,也没人会相信我和余消小换身的荒唐事。

更何况我以余消小的身份模样被拘留,没有人会来保释我。

思及此,理性战胜了感性,我不敢再冲动行事。

要想换回来,只能从长计议。

我不能暴怒,这样,只会向余消小显露出我的无措,我的痛苦。

这对我是不利的。

余光里,余消小躲在刘阿姨的怀里,仍在不停抽泣。

握紧拳头,我爬起来,恶狠狠望向那个看似柔弱的背影。

「余消小,你以为你躲在我的身体里就可以过完美人生了吗。

「就你这个性格,哪怕我把身体送给你,你也只会白费力气。

「你等着,我会让你求着我把身体给你。」

05

我在电脑上查阅了有关身体互换的资料。

跳出来的都是这类题材的小说,只有一条五年前的回答吸引了我的视线。

被换身者,必须由换身者同意,才可换回。

我往下翻阅,评论不少。

「说得和真的一样,我都信了。」

「这世界上真的有换身术吗?」

「那如果一个人嫉妒另一个人比她优秀,真的换身了,嫉妒者怎么可能同意换回来?」

「楼上,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各自过好自己的人生了。优秀的人自然有优秀的道理,要我,我就把嫉妒者的身体过好,过得比原来的自己还好,气死那个嫉妒者。」

「聪明啊,那么嫉妒者就会自愿把身体还给优秀者了!」

我抿了抿唇,这条评论,并不全无道理。

如果真的需要余消小同意才能换回我的身体,那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余消小的身体过得比于筱筱好。

我只要让她后悔就行……

我解开余消小的手机,望着通讯录里了了的几个手机号,思绪乱成了一团毛线。

余消小一看就是个孤僻的人,我都没法从她的朋友嘴里套取有关她的信息。

我漫无目的地又打开余消小的社交软件,试图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无一例外,连个聊天记录都没有。

不难看出,余消小这人的社交面有多窄。

唯一的一条还是,备注为班长陈薇的人发的警告,让余消小一个人去学校后面的垃圾焚烧厂。

显示的日期是 5 月 13 日,和我与余消小在天台相见的那一天是同一天。

所以说…….余消小那天的跳楼,并不是意外。

这个陈薇,肯定是对她做了些什么。

这是个突破口。

正打算登录我自己的账号联系一下我的朋友们,理由我都找好了,我得传染病了,让他们近些日子离我远点。

「是否向绑定手机号发送验证消息」的信息弹了出来。

完蛋,忘记现在登录社交账号都需要手机验证了,而我的手机现在还在余消小那厮的手上!

然而压根没给我时间后悔。

因为不过堪堪几秒钟,我就收到了我自己手机号的回信。

「不要挣扎了。

「没有人会相信的。

「放弃吧。」

06

「余消小,我警告你,不许拿着我的身体乱来。」

我忙不迭发送短信,可是还是晚了一步,短信发送失败了。

我被余消小给拉黑了。

我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也只有先得过且过了。

不可能不上学,也不可能任由余消小拿着我的身体为非作恶,反而最保险的方式,是我亲自去学校盯着她。

她余消小不是不相信我能用这具身体过得好吗,我偏要试试。

我要让她求着我把身体给她,我说到做到。

07

我首先找到了那天数学考试的监考,让他给出余消小作弊的证据。

那个监考一开始并不想理睬我,我心想反正不是我的身体,干脆破罐子破摔,对着他死缠烂打,以死相逼。

各种无理的行为被我做了个遍。

终于得到了一个稍许有用的信息。

作弊这件事,是有人举报的,并不是监考主观判断的。

这就够了。

第二步,就是找到这个举报的人,证明这具身体的清白。

而同时,我也得保证接下来所有考试的正常发挥,让老师知道我的实力并不需要依靠作弊。

我还给自己安排了严格的减肥和护肤计划。

我注意到高三的年级第一谢遂是个游戏控,我便趁着放学去 A 班找到他,和他说,只要他愿意给我补课,我就带他上最高段位。

周边的窃窃私语声尽数落入我的耳朵里,我当即抢过谢遂的手机,给他表演了一把什么叫作炫技五杀。

随着一声激动人心的「Victory」,我成功推了敌方的塔,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惊呼。

陆遂的眼神也从一开始的狐疑变成了如今的崇拜。

我说:「一天一把,等到了高考那一天,你就是无双王者。」

我的诱惑太大,他当时就把手里的笔记本递给我。我看着那些圈画的重点,情不自禁勾起了唇角。

正巧顶着我身体的于筱筱从教室门前路过。

当看到我正和 A 班的同学玩得热火朝天,她不可思议地瞪大眼,从门口来来回回了好几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我朝她挑挑眉。

手下却故意搭上了陆遂的肩膀,凑过去指挥他的操作。

要知道,余消小可是因为骚扰异性被通报批评过的,而陆遂,就是被骚扰的主角之一。

如今我和害她被通报批评的主角走得那么近,不气死她,也能恶心死她。

最主要的是,陆遂并没有推开我,甚至我后桌的同学们还凑上前围住了我,和我一起观看。

果然,余消小的脸色变了。

我俩四目相对,有人从她身后经过,我的同学捶了下她的肩膀,热情地和她打了声招呼。

肉眼可见,余消小的身体僵硬住了。

她没有抬手,也没有转身,而是不尴不尬地站在那里,她的性格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同学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小声嘟囔了两句,走了。

余消小想叫住她,可她开不了口。

她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骤然变成了我,也没法融入进那些团体中。

我有预感,随着时间的增长,那些人会逐渐疏远余消小,而余消小,很快,又会重复作为「余消小」的每一分每一秒。

而这种时候。

就是对比感最强烈的时候了。

08

我性格大方,不会像余消小那样自闭,为了打入班级内部,我去小卖部买了一箱钟薛高,在体育课后发给了班里的同学。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虽然有些人表面还是不愿搭理我,但从一些小细节来看,有的人的成见已经逐渐改变了。

然而当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女生宿舍时,莫名被一股子的外力给推出了门外。

我回过神。

这才后知后觉,我回到了隶属于于筱筱的宿舍了。

而我就这样看着,「我」站在我对面,对着真正的我露出幸灾乐祸的目光。

「听筱筱说,你一直缠着她?」室友刘慧是知道我家条件的,有一次无意中被她发现了我的银行卡余额。

看在她平日里待我极好的份上,我告诉了她,还给她送了几只我爸送我的包。

可现在,我看着曾经对我百般呵护的室友双手环胸,尖细的食指一下又一下点在我的肩头。

「余消小,你一个因为作弊和骚扰被全校通报的烂人,还不赶快退学,我要你,我恨不得原地去世。

「还妄想靠着一些小恩小惠贿赂我们。」

污言秽语不停地,从平日里那个温文尔雅的室友嘴里吐出。

我动了动唇,见刘慧还要对我动手。我干脆先一步反手抓住她的小臂,另一只手从书包里掏出一瓶上千的防晒,递给她。

「送给你。」

刘慧想说的话猝不及防被堵在了喉咙口。

我又拉开书包拉链,开到最大,对着周围看戏的一行人大方说道:

「谁还想要,我免费送。」

几个女生面面相觑。

有些犹豫地走上前。

很快就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兴奋。

余消小的笑容也随着我的举动僵滞在嘴角。

我把目光幽幽对向她,如愿在她眼里看到了错愕。

「余消小。」我含糊不清地念着她的名字,对着她有意无意地透露,「这点现金,够我买好几箱防晒了。」

「也给你一瓶?」

她瞳孔骤然缩小。

我的视线从她双侧紧握的拳头上划过。

她嘴唇哆嗦:「你哪来的……这些钱?」

答案不是显而易见。

我不信她不知道。

我故意没看她,对着一众围观群众转移话题。

「下周学校要举行一年一度的校艺术节开黑,和我组队的人,我一人送一张千元百联购物卡。」

09

这话一出,余消小彻底急了。

可她又做不了什么,这不是她说的吗,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我,我就是她。

我没有放置现金的习惯,银行卡密码也不像手机密码,并非我的生日,她压根花不了我的一分钱。

而我曾经,最喜欢干的事,就是请客买礼物,这是收拢人心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收获人心是长时间的积累,可失去人心,往往只需要一瞬间。

我特意在众人面前对着余消小挑衅:「听说你是最强王者,比赛场上见。」

立马有人附和:「筱筱,丑女在挑战你,这你忍得下去?」

「还不上场好好打她的脸?!」

余消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就是要逼迫她上我精心准备好的台阶。

果然,隔天走廊上的报名表,我看到了名单上出现了我和余消小的名字。

我其实有一秒钟的迟疑的,我怕她真的会打荣耀。

所幸是我多虑了。

因为会场上,我亲眼看到余消小被人骂骂咧咧地踢出了队伍,且不再有人愿意同她组队。

她含着眼泪,咬着下嘴唇,手上的手机被她紧紧攥在手掌心。

余消小压根没玩过这类游戏。

而我于筱筱,以一个完美五杀,成了各队伍的香饽饽。

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地将我围了起来。

「看不出啊余消小,你教教我玩兰陵呗,你怎么一个女生玩打野玩得比我们班男生还溜啊!」

「余消小,谢谢你前几天的雪糕啊!」

「余消小,你铭文用的哪套啊?」

余光里,我对上了真正的余消小不知所措的眼神,她眼含泪光,视线茫然地眺望着远处成群结队的女生。

我能看出,余消小这人是有自卑情绪在心里头的。

如果我俩关系好,我会和她说,其实你要改变的不是身体,而是心理。

可惜了,我和她是仇人。

我朝余消小勾勾手,得到回应后,明目张胆对她竖了个中指。

隐隐听到身后传来的抱怨。

「于筱筱那么自告奋勇,我还以为她会玩儿呢,笨得要死,拖我们后腿。」

「亏我还赌她赢呢。」

「她最近奇奇怪怪的,和她打招呼也不理,高傲得很。」

「倒是那个胖墩余消小,越来越会做人了,不仅大方,还玩着一手好操作,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现在看着顺眼多了。」

我把手机翻转,望着那一头孤零零的余消小,和此时此刻被众星捧月的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会做人,哪怕换了身体,依旧会被讨厌。

余消小,应该会懂这个道理吧。

10

经过陆遂的帮助,我如愿在第一次校模考中取得了出彩的好成绩。

我把最后一道冲刺题做完,顺手就把作业丢到了桌后。

后桌女生供奉似的双手接过。

「谢谢你啊,消小。」后桌边抄作业边骂骂咧咧,「教导主任真过分啊,你成绩那么好,竟然还冤枉你作弊,这不纯粹的脱裤子放屁吗!」

我掐了掐这些时日因为运动和戒律饮食而瘦下来的腰,深深感慨:

「人们只愿意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

后桌探过头:「说真的余消小,我们一直想问你个问题。」

「什么?」

「你是怎么做到两个月瘦三十斤的!还有还有……」后桌身旁的女生犹豫了下,还是鼓起勇气对我说,「我这么说你别生气啊,没有针对多意思。我们就是想说,余消小,你性格变化真的太大了,你都不知道你以前有多让人讨厌,可现在,简直就是我们的神!」

这话一出,几个人哈哈大笑:「给我们抄作业的神!」

「不过你们还记得那个和消小同名的女生吗,叫于筱筱。」

我忙不迭眼神一凛。

后桌小声说:「听她们班的人说,她变得可怪异了,性格扭曲,成绩也大幅下降,不爱和人说话,明明以前很开朗的。」

其实我常常和余消小在走廊相遇。

我不像余消小,我是属于吃不胖的那类体制,可如今见着余消小,居然能用微胖来形容了,完全是横向发展。

仔细看,脸上还长出了些许的青春痘。

以前经常围绕在我身边的朋友也都不见了,她总是低着头走路,好几次都撞到了我的身上。

在看到是我后,落荒而逃。

我看着那道逃窜的背影,心情复杂。

11

余消小本以为她可以利用我的身体走上人生巅峰。

可她只是将我的身体变成了第二个余消小。

她不爱说话,那些曾经因为于筱筱能说会道而围绕在于筱筱身边的朋友就离开了。

她不爱运动,那些与于筱筱一起打篮球而积攒的友谊便渐行渐远了。

她不爱分享,那人家也不是傻子,自然不愿意再浪费口舌单方面付出。

余消小又变回了一个人。

反之,我顶着余消小曾经厌恶至极的身体,与源源不断的人成为了朋友。

体育课上,我被一群人围在中央,她们在和我讨论最新上映的电影。

我遥遥看到了一个孤独的人影。

余消小孤零零地站在墙边,双目出神地盯着聊得热火朝天的我们。

我承认我是刻意的,我拉着朋友嘻嘻哈哈地绕开了她。

我能感觉到,我们走后,余消小她看了我很久。

她目光沉沉,透过哄闹的同学,深深锁定住我。

我不知道她这一刻心情是什么样的,是否会后悔,又是否会嫉妒。

又是否会惊觉,她将一切的不满怪罪在我身上,而真正有问题的,从来都是她自己。

12

期间我偷偷回家过一次,发现我那些精心呵护的玫瑰花都死了。

本应该艳丽的花瓣儿嫣儿吧唧地垂下了头,花苞也不再绽放。

余消小不是我,她不会,也不喜欢花时间在她认为无意义的事情身上。

我悄悄把我托人买的肥料放到了篱笆旁。

正欲转身离开,一道声音叫住了我。

「你是……筱筱吗。」

我身体僵滞。

抬起头,好友苏辽不可思议地迎上前,将信将疑,但又似乎很笃定。

「于筱筱变太多了,她不爱玫瑰了,不会弹钢琴,又整日哭哭啼啼。

「我印象中的于筱筱,是绝对不会干出这些事情的。」

13

鼻头一时间有些酸涩。

几个月前苏辽对我的态度仍旧历历在目,要说不难过,那都是假的。

我把这段时日发生的事情和她简略概括了一遍。

苏辽就像侦破了世界谜题似的,激动得上蹿下跳:「这段时间我总是不自觉地对你产生厌恶情绪。

「我以为是我的问题,一直在故意躲开你。

「那你们还换得回来吗?」

我丧气地说道:「我不知道。」

苏辽也不知该如何安慰我,只能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找我。」

我让她想办法,让我的那些朋友疏远余消小。

苏辽笑了笑:「你放心,不用你说,你的那些朋友现在也不会搭理她了,她性格太奇怪了。已经不止一个人来和我抱怨,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我点点头,只是又叮嘱了苏辽几句,才离开。

有些事的发生,都是命中注定的。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

直到某天下晚自习,我被拦在昏暗的路灯底下,几个女生将我团团围裹住,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

最中间的高马尾,我认识。

我们班的班长,陈薇。

也就是霸凌余消小,把她逼得跳楼的罪魁祸首。

14

所幸我提前在手机上设置了紧急报警。

因为余消小这具身体太容易招人恨了,我生怕出什么事。

面前,高马尾女生嚼着口香糖凑近我,死死掐住了我的下巴颏。

「最近混得很好啊余消小,不仅成绩上升,居然还跑去 A 班勾搭上了陆遂,怎么,你准备逆袭给谁看?我当初怎么和你说的来着?

「呵呵,以为瘦个几斤就可以变成天仙了,痴人做梦!

「别忘了,我能让你被扣上作弊和骚扰的帽子一次,就能让你被扣上第二次。」

哦,原来幕后黑手,就是她。

嘴上却傻傻说道:「我没有啊,我就是单纯想向陆遂请教些问题而已。」

显然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陈薇愣了愣,又很快反应过来:「你还敢给我装傻!你不想要你的照片了?」

陈薇笑容可怖。

「就你的那些衣不蔽体的照片。

「还是说,你想再尝尝厕所水的味道?」

我顿住,视线若有所思地在陈薇和她身旁的人身上流转,恍然大悟:「原来你不仅诬陷我作弊,还霸凌我,你不怕我举报你吗?」

「举报我?」陈薇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教导主任是我亲姨,班主任是我干爹,我当初送你钱让你给我在考场上传答案,你不愿意。」

「那我当然要给你点颜色瞧瞧。」

「哦……」我拖长音调,意味深长。

但我还是装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所以我不给你传答案,是我的错吗,你不应该好好背书吗?」

她终于察觉到了我的语气不对。

「余消小,你胆子大了,敢这么和我说话?」

我挥挥手:「不敢不敢。」

我这人向来会察言观色,大丈夫能屈能伸,当即就答应了陈薇的要求。

我又套出了点陈薇霸凌余消小的证据。

为了完整脱身,不闹事,我还得装出一副哆哆嗦嗦的怂样哄陈薇开心。

我先是对着陈薇保证,我绝对会听她的话,演得那叫一个惟妙惟肖。

陈薇满意极了。

然后,我转头就把录音文件发到了校园网上。

热度之高,一下就被顶上了首页。

有人把那段音频和余消小被霸凌的照片放在了一块儿,然后又把我躲在教务处门口抹眼泪的照片传了上去。

当然,这是我找陆遂帮我补拍的,本来只是想以防万一,毕竟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还是和她余消小学的。

没承想派上了用处。

不能否认,这张照片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陈薇平日里嚣张惯了,大家早就看她不爽了。

导致舆论风向不自觉地偏向了我。

15

这件事过去没多久,余消小找到了我。

她指责我,为什么要和陈薇对着干,害得她的照片被传到网上。

她说她绝对不会把身体还给我。

我看着眼前这个眼眶凹陷,黑眼圈乌青的人,深深喟叹一声。

我突然就很想问她一个问题。

「余消小,再让你选择一次,你会选择给陈薇传答案吗?」

余消小被我问得懵了懵,但回答得倒是很快。

「不会。」

「哦,那你知道吗,她又来找我了,让我在下个月大考上给她答案。」

余消小不自觉地抿了下唇角。

我哂笑,双手环胸:

「看在你还挺有原则的份儿上,我帮你报仇怎么样?」

余消小别开脸。

「我唯一的仇人是你。」

我没理她,只是接着道:「你舅妈来向我讨你爸妈的保险费,我把你的那些现金藏好了。」

「她没打你?」余消小声音上扬。

闻言,我摸了摸鼻子。

我想起那天,喝得烂醉如泥的中年妇女冲上来狠狠扇上我的脸。

等回过神,我的脸上已经火辣辣地疼了一片。

眼镜被打飞,落在了墙角,与乱七八糟的纸盒子混在一起。

她龇着牙,嫌恶地「啧」了声嘴,随后便对着我恶言恶语:「长这么丑,我也不期待你能找个富二代给我祸祸了。

「听说你想考大学?就你这样的考大学也是浪费钱……告诉舅妈,你妈的保险费被你放哪儿了?」

我揉了揉脸颊,火速理清思绪,短短两句话,我大致猜到了余消小家庭的关系网。

以及我现在寄人篱下的险恶处境。

我轻轻抚摸嘴角,「嘶」了声,抬起头,注视着眼前这个肮脏不堪,自称是我舅妈的女人。

余消小平日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的吗?

既然如此,我权当帮她了。

我立马回了女人一巴掌。

女人一个后退砸在了身后的墙板上。

我居高临下望着那个狼狈不堪的女人。

「你这样对我,还妄想我会把保险费交给你?」

她果然变了脸色,想必也没想到作为余消小的我会反抗。

她厉声嘶吼,声音像锯子一样难听。

「余消小,我从你七岁就抚养你长大,你敢这样和我说话!」

「你打骂我,还觊觎我妈留给我的保险费。」我弯腰,捡起角落那副平光眼镜,重重摔进垃圾桶。

我耸肩,突地冷笑一声。

对上了对方那双因为喝了酒而充血的眼睛。

我无所谓道:「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你如果害得我想不开了。

「我就杀了你,和你同归于尽。」

……

想到这,我疑惑地问余消小:「你是觉得我会像你一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我真是不懂你,对我说的倒是一套一套的,对别人屁都不敢放一个。」

余消小下颌线紧绷,把头转回来,在看到我笃定的表情后,眼里有着一闪而过的异样。

她忽地问道:「你在帮我?」

「是。」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余消小能说出这句话,说明她的内心松动了。

「我要求不高,只要你给我好好运动,别做些没脑子的蠢事。

「你护好我的身体,我负责把你丢掉的名声抢回来。

「这份交易,你做不做?」

16

余消小迟疑了。

对于我来说,那就是默认。

我开始监督她控制饮食,带着她一块儿在操场夜跑。

说真的,我又不是傻子,我把她余消小的身体维护得井井有条,到时候我的身体反而变得一塌糊涂,万一哪天换回去。

我才不要给别人做嫁衣。

终于,经过我的不懈努力,于筱筱的身体又恢复到了原有的肤白貌美。

唯一的缺点就是,里面住的不是于筱筱,而是余消小。

余消小太自卑了,和我身体的气场极度不合,她根本没有办法自然地和别人相处。

但对我,她倒是一如既往地任性嚣张。

我找到陆遂,让他帮忙给于筱筱辅导功课。

我本以为陆遂会爽快答应。

谁想他各种推脱,左右为难,和我说:「只想给你一个人辅导。」

我被震惊住了。

要知道,他可是放着于筱筱这个大美人身体不要,去喜欢一个一言难尽的躯体。

我只能亲自上手担任起了这份重任。

好在余消小在学习上还不算笨,稍许指导,很快成绩就恢复到了名列前茅。

而这些天,我都避免与陈薇单独相处,一方面我是忙于找证据。

另一方面,我是觉得陈薇这人混得很,万一她利用自己的身份对我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作为余消小的我并不容易反抗。

却没想还是被陈薇逮到了机会。

她领着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将我堵在了教学楼天台。

17

我想到方才收到的短信。

余消小告诉我她在教学楼天台等我,她同意和我换回去。

走到半路,天色暗淡,瓢泼大雨倾泻而下,我给余消小发了短信。

「下雨了,记得去躲雨,不要像上次一样傻乎乎地站在顶上淋雨。

「我回宿舍拿两把伞来接你。」

我承认我大意了。

我怎么能轻易相信一个性本恶的人会变成好人呢。

趁我分神,陈薇狠狠将我踹倒在地。

手里亮闪闪的刀片自我眼前闪过。

几个男人摁住我,鞋底压在我的身上,我倒在泥泞地上,雨水糊了我满眼。

冰冷的触感抵在我的脸庞。

我根本无路可逃。

「余消小,于筱筱那么讨厌你,她怎么可能会真心和你做朋友?」

「你看。」陈薇拍打我的脸,露出蛇吐信子般的丑恶面孔,「你们同名不同命,你以为她是喜欢你才给你送的曲奇饼干,却有没有想过,这曲奇,她给了每一个人。」

「包括我。」

我怎么听不懂陈薇的这番话了?

陈薇挥动刀子。

此时此刻,我心里也是恨得不行,又被余消小给摆了一道。

罢了,算我倒霉,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余消小的心可能是石头做的,捂不热。

我认命闭上眼。

千钧一发之际,我看到一道人影踏着雨水猛然向我跑过来,扑在我身上,牢牢将我锁在身下。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对不起,对不起于筱筱。」

也是在这一刻,我感觉脑袋一轻,呼吸也变得顺畅了起来。

只是视线格外模糊。

因为有黏腻的液体喷洒了我一脸。

同一时间,警车的鸣笛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混乱中。

陈薇一行人被控制住,反手戴上了手铐。

而我看到一具微胖的身体倒在血泊中,她艰难地看了我一眼,随后被抬上了纯白的担架。

红与白形成了视觉冲击。

我盯着重新回归到我身体上的纤长手指,陷入了沉思。

18

余消小被送到医院急救。

她被捅伤了肺部,内出血,岌岌可危。

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正顶着殷红的纱布,虚弱地躺在病床中央。

「换回来了。」她说。

我没有说话,沉默半晌,也只是问了句为什么。

她苦笑,脸上毫无血色。

「你们都说,是我没有过好我的人生,大家讨厌我,都是我活该。我也曾想好好生活,可生活并没有给我一丝的温柔。

「我没有报之以歌的伟大思想。

「于是跳楼那天,我就在想,那些嘴皮碰嘴皮的人要是遇上了我的人生,还能不能轻轻松松地说出是我自己的问题这句话。」

余消小苍白的唇微抿,可能是疼的缘故,她一句话要分成好多段。

「直到我看到你顶着我的身体,依旧活得潇洒肆意。

「于筱筱,我曾经以为你会和其他人不一样。

「你漂亮,优秀,朋友多,待人温和,做出的曲奇饼干又香又甜。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星星,我的榜样。」

19

可有一天,余消小的榜样碎了。

她看到她最想成为朋友的女孩儿,和那群欺她辱她的人站在一起有说有笑,女孩儿和那群人一起谈论着她。

她本应该高兴,她的榜样记得她。

可临走前,却听到。

「你们说这个余消小的日子能被她给过成那样,她自己的问题是最大的。

「要是我,我绝对不会作弊。

「和这样一个人同名,有点点丢脸。」

20

我以为我做事光明磊落。

可我也曾,无意间用言语中伤过一个女孩儿。

「有一刻我想过,余消小这具身体死了就好了,从此以后,就只有于筱筱。」

余消小自顾自地说着。

「可我后悔了,后悔那个唯一给过我温暖的人,就此消失。」

她眼眶红了一圈。

「于筱筱我讨厌你,我想报复你,可我也很感谢你,我想跳楼的那一瞬间,是你拉住了我。

「那年的曲奇,也是我吃过最甜的曲奇。」

21

余消小是在高考前三天离开的。

她在医院住了一个月,伤势没有好转。

同一天,我彻底洗清了余消小的冤屈。

她没有作弊,她也没有骚扰男同学,她很干净。

可当我在主席台上说出这一切的时候,大家都表现得异常茫然。

对于那群学生来说,这只是他们人生途中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余消小也只是他们成长路上的过客。

没有人在意这一切,也没有人会知道,曾经有一个女孩因为这些恶言恶语险些跳楼自杀。

我想我是恨余消小的。

她害我无缘无故经历了一场噩梦。

但我从来没否认,余消小是个可怜的人。错的不是被霸凌的人,而是那些霸凌者。

所以我还是选择帮助了她,同样也是帮助我自己。

换回身体后,我立马让我爹取消了对这所学校的捐款。

学校也彻查老师层面,结果扯出了教导主任背后的一长串关系网。

人员大调动。

与陈薇有关的都被开除了。

因为不将他们绳之以法,以后还会有无数个余消小出现。

22

后来,我去余消小家里为她收拾遗物。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的家和她的家庭情况了。

我从她的床底翻到了一个密码箱。

只有最宝贝的东西才会被藏得那么深,毕竟余消小连那么厚一沓现金都是随手塞在抽屉最角落的。

盖子掀开。

上面是一本存折和一叠更厚的现金。

而存折下面,压着小小一罐礼盒装的小饼干,已经发霉了。

可我认得这个罐子。

那是我亲手烤制的曲奇。

义卖那年,突然下起了大雨,我随手就把最后一罐曲奇送给了蹲在花坛边的一个胖女孩。

这不过是我记忆中的一段插曲。

我很快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可我没有想到,就这样一个举动,余消小记了三年。

番外(余消小)

我叫余消小,是一个没爹疼没娘爱的孤儿。

我本来也是有爸妈的,可他们抛下我去大城市里做生意。

我每天都伸长脖子等他们的消息,却只等来了他们的死讯。

村长说,他们给我留下了一张巨额的存折。

再然后,我从没见过的舅妈将我领养了。

但我心里清楚,她只是看中我爸妈留给我的保险费。

我其实对钱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好好念书,去爸妈做生意的城市看一看,看看到底有什么吸引他们的。

值得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挤破头往里冲。

可大城市没有想象中的容易。

同学们对我不友好,他们嫌我是乡下来的。

起初,舅妈对我还很好,会给我煮好吃的,给我买新衣服,弟弟妹妹们也甜甜地叫我姐姐。

后来,舅妈开始有意无意地对我旁敲侧击,想让我交出保险费。

我不同意。

她掀翻了我的晚饭,扇了我一巴掌。

她还把我丢进了杂物间,和她的丈夫、女儿、儿子一起,翻我的抽屉,捣乱我的衣柜。

我终于明白,他们从来没有把我当成过自己人。

为了保护爸妈用生命获得的财富,我故意把杂物间弄得臭气熏天,使得他们不敢踏入。

我也因此得了抑郁症,只能靠药物控制情绪。

我身材走样,脸也越来越肿。

我真的好累啊。

我在家要面对舅妈。

在学校还要面对恶语,班长把我推进肮脏的厕所,说这里最配我。

我彻夜苦读,她们一句我作弊,就将我的努力推翻了。

我只不过是替老师向别班的男生转达竞赛的消息,她们就传我骚扰男同学。

还好,我遇到了我的救赎。

她叫于筱筱,磅礴的雨幕下,她步伐轻盈地向我走来,将一罐曲奇饼干递给了我。

我不知所措。

她却笑得柔和,随后用手掌作伞状,转身钻入雨中。

……

我俩换身的那段时间里。

于筱筱一直以为,她拿捏住了我,她以为我害怕她用完我爸妈留给我的保险费。

可其实,我只是害怕。

她会看到保险费下面的。

那一束光。

作者:kukukajiji

备案号:YXX1R55xKOSwwwkl5piEYdo

编辑于 2022-09-21 14:37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并蒂芍药

赞同 20

目录
11 评论

五年怨种三年逆袭

半弦月牙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