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倒数六天:为买房,丈夫逼她嫁给老人

所属系列:谈钱伤感情

倒数六天:为买房,丈夫逼她嫁给老人

情难比金坚:谈钱伤感情的虐心故事

一、倒数第六天

五通未接来电,都是罗浩打过来的。整齐排满屏幕的来电通知如同倒数计时,陈茵茵赶紧回拨过去。

「六天,还差 650 万。」电话那边,罗浩的声音有克制不住的颤音。

「房款吗?怎么会差这么多?」陈茵茵在操场上停下脚步,瞪大眼睛。前不久开发区有楼盘新开,放出一批房源在网上摇号。他们的城市新房现价,和周边二手房的价格已成倒挂,即使定价 4 万每平,也有上千人追逐摇号。罗浩跟她商量,把结婚这五年来的积蓄盘点下,也去摇号碰碰运气。

噼里啪啦地,罗浩按着计算器。咱们名下已经有一套住房了,按照首付五成算,最多买个 70 平的小户型,每个月还款 5000 多。

这样手头未免太紧吧。陈茵茵从小就是乖乖女,罗浩常笑她循规蹈矩。

过两年转手卖掉肯定是赚的。看到陈茵茵撇着嘴,罗浩又笑着加了一句,你想多了,其实能摇到号就不错了。

「摇是摇上了,咱们的号不够靠前你知道吗?小套一开始就被前面的号抢光了。」

罗浩说着,刚才售楼处的场景又在眼前浮现出来。座椅已经被推倒一片,人群犹如潮水推着他往前走。排号在前的人跟着销售大踏步地上去选房,指指点点的爽落好像在菜市场挑选大白菜,回来时满面红光、眼睛发亮。

不到半个小时,中间楼王的那栋贴上了「售罄」的标签,两个鲜红的大字刺痛了罗浩的眼睛。

「70 平小套卖完了!」他听到有销售在对同事喊话,等待的人群不约而同爆发出哀叹,那声音好像是从他身体里冒出来的。他攥紧了汗津津的号码牌。

终于听到销售在叫自己的号码,罗浩连忙高举起手臂,从人群里挣扎着挤出。

销售在前面带路,头也不回:「只剩最后几套两百平的大户型了,带您看一下位置。」

两百平?他的脚步缓慢了下来,脑子里绷起一根弦。

「两百平的这几套得房率都很高,客厅设计上采用目前最流行的横厅,配超大景观阳台。」

两百平,八百万,目前现金只有一百五十万。罗浩调出手机里的计算器,伴着心跳咚咚计算。

销售瞄了他一眼,语速飞快:「首付按您目前五成来算的话,要在六天之内准备 400 万的现金,剩余部分贷款按揭 30 年,每月月供大概在两万二的样子。」

一个个数字冲击着他的心脏。两万二,要不算了。

罗浩在一家园区的管委会上班,企业编制的考核,事业单位的工资水平。陈茵茵是一家普通小学的语文老师,没有课外补课,两个人的月收入加在一起也够不上两万。罗浩的额头开始冒汗,他紧盯着沙盘上的玻璃房子,晶莹的灯从内部照亮整个模型,绿色的草坪环绕的沙盘犹如一场海市蜃楼。

「罗先生,您看这套还要吗?后面还有其他购房主等着。」销售用签字笔一下一下敲着合同,「您还要吗?」

「不要给我,我要我要!」排在后面的号有几个人远远站了起来。

「嘿,这么好的户型都不要,这人是跟钱过不去啊。」人群里有嗤笑的声音。

销售淡淡地说:「这里是新区发展最好的地方,目前房价已经倒挂。先买下来肯定是不亏的。」笔尖又在号码本上敲敲,准备叫下一个号。

「我要了!」罗浩的身体里腾起一股气,中气十足得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销售连连冲他点头,像看到学生交出满意答卷的老师。

交完定金出来时,罗浩也和其他购房人一样满面红光、眼睛发亮,走到外面风一吹,才想起来给陈茵茵打电话。

「650 万!我们去哪里凑这么多钱?」陈茵茵急得快哭出来,「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声就签约了?不买的话定金还能拿回来吗?」

「我想好了,先把咱们目前住的小房子卖了,再离婚。」

罗浩看着手上的户型图,「当初听我的话,离婚就只要首付三成。」听到那边没有声音,又继续说:「现在离婚办按揭,首付也只要三成。」

二、倒数第五天

早上九点,小区门口的房屋中介刚开门,罗浩就第一个走了进去。听说要卖房,中介赶紧给他递了根烟,张罗实习生去泡茶。

「我可以跟你们签独家销售代理,但要确保六天之内一定能帮我卖掉。」罗浩在来之前,已经做了一整晚关于房屋买卖的功课。中介听着频频点头。

但听到罗浩报出的卖房总价和小区名以后,中介脸上挂出一丝微妙的笑容。他弯腰按下电脑主机的开启键,风箱嗡嗡开始运转。

「这个价格不好卖啊。前几天中考成绩出来了您知道吗?」

电脑屏幕亮了,鼠标点击跳转几次以后,罗浩家的小区房价走势图是一个无精打采的下坡线。

「您这个小区房龄有些老了,前几手交易都是家长为了给孩子上对口初中置业的。结果这两年学校中考成绩不理想,家长们都闹翻了,初中对口的这几个小区带看率也很低。」

「两年的中考成绩能说明什么?」罗浩和陈茵茵没有孩子,他们还从未关注过学区的问题。

「影响大了去了。」中介给自己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又点开一个网页――某某小区业主集资挂横幅,庆祝本小区对口学校中考成绩优异,重点高中录取人数创新高的新闻亮在屏幕上,标题瞩目。

「这小区,中考成绩一出来买卖就很火爆了,单价每平米涨了 5000 还很抢手。」

那两条巨型横幅从高层的楼顶垂下来,劈天盖地。

罗浩擒烟的手也垂了下去。

回到单位的工位上,横幅的鲜艳红色还在他眼前晃。手指在通讯录里划动,点进了几个名字想开口借钱,字斟句酌,发送前按不下发送键,最后又删掉了。

要不按照陈茵茵的想法,找人把房子退了,定金要回来?

他在工位上扭来扭去。

突然,一只手按在他肩膀上。

「老罗啊……有你的嘛!」

回过头,单位主任站在他身后,中年人的小腹快要贴到他的椅背。

老罗当然不老,但叫小罗也不再合适。老罗的戏称就像蒲公英的种子,不知哪天开始飘散,然后扎根在他这种入职十年都还没有职称的人身上。

「摇中了豪宅啊!恭喜恭喜!」主任一发话,单位同事热络地包围了过来,听说罗浩中签的楼盘和户型面积以后,都发出惊呼。

「深藏不露深藏不露。」有人感叹,「原来我们中间除了吴师傅,还有第二个隐形富豪。」

吴师傅是罗浩单位的司机,因为拆迁补偿,家里一下子有了七套房。上班对他来说不过是图个开心。人有了底气,周身气场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连主任也对他客客气气。

「这次的中签率很低啊,百分之三都不到。」单位有人对房产一向比较关注。「赚大啦赚大啦。」

「老罗买的那个小区很好的,刘区长和王总不是都住在那边。」

买房时候的那股气又涨起来了,托着罗浩轻飘飘的满足感。

势在必得。一回到家,他又跟陈茵茵商量起离婚的事。

「是假离婚。」罗浩说,「一张纸而已。假离婚以后我去买房首付就只要三成。卖房的钱付完首付还有一百多万在手里,可以慢慢还贷款。」

陈茵茵埋头批改作业:「我不喜欢搞假离婚这种事,说出去让人笑话。何况卖了房子的资金缺口也很大,完全不是我们能承受的。」

罗浩扒拉开她的一堆作业本,给她算账:这个楼盘周边的二手房已经是四万五,未来新区开发完毕,冲到六万也不是没有可能,六万,200 平,转手卖掉就是 1200 万。他们俩要上多久的班,才能赚到这多出的大几百万?

看她还犹犹豫豫的神色,罗浩气不打一处来:「不放手一搏,咱俩永远就这样!我快四十了你知道吗?这是我人生唯一的翻身机会了!」

三、倒数第四天

陈茵茵凌晨醒来,再也睡不着。月光像海水一样弥漫在房间的床单上。节衣缩食买到这个房子,装修好住进来时,她和罗浩欢天喜地搬离了出租屋。下班后,两人手牵手去逛家居市场,一点一滴添置着两室一厅里的物件。

一晃十年,虽然精心维护着,房子老了,人也不再年轻。

枕边人轻微的鼾声她再熟悉不过,转过身的背影却和记忆中有所不同。

她印象最深的那个罗浩,是学校篮球队的前锋,带球突破时身影利落,跳跃投篮,汗滴顺着发梢在阳光里闪光。

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背对着她,头顶隐约可见要秃的趋势。

这是我人生唯一的翻身机会了。想到罗浩的那句话,她心头颤动了一下,贴近他的身边。后者在睡梦中迷迷糊糊伸出一只手揽过她,掌心的温度守护着她的皮肤。

于是她在心底下定主意了。

早餐时间,她跟自己的一个律师朋友微信咨询「假离婚买房」的事。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来假亦真。」那边笑嘻嘻这么回答:「法律意义上来说,没有所谓的假离婚,只要是手续办理了,都是真离婚。」

「罗浩说房子买到我们就立马复婚。」陈茵茵的回复像给自己打气。

对方发了一串语音过来:「你们家老罗我见过,是个老实人,应该不会害你。不过我确实见过假戏真做的几对。你这种情况呢,就算复婚,最后买的房子其实也算老罗的婚前个人财产了,你要考虑好。离婚协议上写清楚财产分割,最好赡养费后面多加几个零……」说着那边就咯咯笑起来。

她还想再问什么,电话响了,罗浩在电话那头抑制不住地兴奋,好像忘了昨晚的争吵。他告诉陈茵茵,中介已经帮他们找到了买家,对方答应了他们的报价,约他们在中介谈。

陈茵茵跟学校请了假,匆匆忙忙赶到中介,看到罗浩正在给中介递烟。狭窄的会议室里烟雾弥漫,除了他们仨没有别人。

「买家呢?」陈茵茵问。

「买家没来。」中介坐下来,吐了口烟圈。「这个买家真的好,能一次性全款打到你们的卡上,都不用等银行按揭排队,正好赶得及给你们交那边的首付。你们带离婚证了吗?」

陈茵茵和罗浩对视了一眼,前者回答说:「我们还没去办手续。」

「怎么还拖着?姐我跟你说这种事得抓紧,万一政策变了就很被动了。就拿你们这套房的这个买家来说,本来有两套房还想再买第三套的,限购新政一下来就没有购房资格了。」

「等等,」陈茵茵往前倾了倾身子,「没有购房资格怎么买我们家的房子?」

「罗先生没跟您说吗?」中介吐出的烟圈浮在半空。陈茵茵看了眼罗浩,他的脸躲在烟雾后面,看不出表情。

「你直接说方案吧。」罗浩说。

「行,那我就直说了啊。」烟头在烟灰缸里压灭了火星,折成两断。「其实很简单,对方是单身状态。您太太跟您离婚,离婚协议里约定这套房完全归她所有。她带着房跟买家结婚,在婚内把房子过户给人家,净身出户,人家把房屋全款一次性打给你们。这样又快,还不用交契税。对方说了,省下来的几万块契税钱也可以分你们一半。」

陈茵茵看着中介发声中不断变幻的口型,手臂僵硬,身上一阵热又一阵冷。提到钱分一半的时候她一下子站了起来,纸杯里的茶水溅在桌面。

「你们神经病吧。」她转过头,看向罗浩的眼里汪着泪,「罗浩,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等不到后者的回答,在眼泪落下来之前她夺门而出。屋子里陷入了尴尬的寂静。

中介干咳两声,打圆场:「嫂子的情绪有点激动啊,也能理解……」

「她在学校教书,没怎么遇上过这种事。」罗浩声音干涩,努力回应着话题。

「哦哦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啊,难怪。」中介站起身跟他握手,「不过大哥,您这事真的不能再拖了,跟嫂子好好解释下。其实很正常,我们这里还有为了避税,一家子里面公婆一对,儿子儿媳一对,两对同时离婚,媳妇再跟公公结婚转移房产的。」说着,屋里的两个男人也觉得话题滑稽,忍不住齐声笑起来。

最后中介止住笑,说:「真的,好好劝劝嫂子,多好的机会。」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嘛。」

四、倒数第三天

「不离婚真的就来不及了。」

她眨眨眼睛,像是不认识似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工作这些年来第一次出现在她的单位,一早急着赶过来,为的是离婚。

正是课间休息阶段,身边的小学生如同原子一样在他们周围不规则地运动,有一个调皮鬼不小心撞到罗浩的身上,被他不耐烦地轻轻推开。

「我求你了,别闹了行吗?我们去离婚吧,不然就真的来不及了。」

陈茵茵咬着嘴唇不说话,十多年的相处,罗浩认识这样的表情,每次她拿定主意的时候都是咬着嘴唇,眼睛看向某处,连呼吸都好像停止了。这个时候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

但他还是忍不住要说,倒数计时的几百万首付款让他食不下咽,坐立不安。他挥舞着手脚,大声给陈茵茵再一次计算着倒挂的差价,说要带她去看那个宽敞的客厅。咬咬牙,也许他们可以还得起月供,这样就可以住进去,真要住在那里,领居的圈层都不一样了,说不定还能和那些局长们套套近乎。实在撑不下去住不了,等房价涨起来时转手卖了也行。

「你想过代价吗?」陈茵茵盯着他的眼睛问。

「假离婚,一张纸,一个手续而已。」

「假结婚也可以?自己的老婆和别人结婚你也能接受?」

「我能接受,因为我知道这也是假的。」罗浩几乎是咬着牙回答。

「我不能接受。」陈茵茵看着他眼神热切,「我们怎么会把自己逼到这一步的?你还记得我们刚毕业那年,住在出租屋的时候吗?」

那个时候,一到快下班时陈茵茵的心就砰砰地跳,出了地铁站口,罗浩高瘦的身影已经在人潮中安静地等她。两个人手牵手往出租屋所在的老小区走,在路过的菜市场时挑一点菜回家做饭,吃完饭再依偎着一起看部电影。一室一厅的「老破小」被他们拾掇得整洁明亮,连换了新窗帘两个人也要开心很久。

「你现在还怀念这个干嘛?难不成我们还一辈子住在出租屋里?」罗浩不耐烦地打断她。中介说得好,夫妻同心,其利断金。陈茵茵这种低物质欲望的女人恋爱时难能可贵,在这个节骨眼上却让他窝火。错过这次,他还有什么机会能赚上几百万?她怎么就不懂过日子的底气来得有多难?

「陈茵茵我告诉你,这个婚必须得离,离定了!」扔下这一句,罗浩转身就走,吼声太大,让周围孩子的喧闹都安静了几秒。

陈茵茵面无表情,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似的回办公室里继续批改作文。办公室已经有了窃窃私语,听说陈老师要被离婚了,丈夫都气急败坏闹到学校。八卦在身边发酵,她也懒得解释,红笔一条条地在作文本上批注修改,在一篇作文的一句话上停留下来。

「在我看来,时间和阳光一样,都是有重量的,这重量让成熟的果实压弯了树枝,也压弯了老奶奶的背。」

她给这篇作文评了个「优」,一滴眼泪滴在「优」字最后的那个点上。这十年的爱情长跑,五年的婚姻,时间的重量原来已经把一些东西压得变了形。

五、倒数第二天

陈茵茵有时候在想,为什么人在梦里,连最简单的事情都做不了?比如她梦到罗浩收拾行李要去上战场,再也回不来,她想求他不要离开自己,但是却发不出声音;比如她梦到结婚时妈妈在哭,她想伸出手抱抱妈妈,告诉她自己会过得很好,但是她也做不到。

然而阳光一照进现实里,他们又可以去做那么多事情,甚至可以集中在一天全部做完。按照中介的话说:「要把所有的流程都走完。」

这些流程走起来都不难。离婚和结婚登记处在同一大厅的不同窗口。他们去到门口的时候,中介已经帮忙取好号,绕过那些排着队真离婚或假离婚的人,坐下来就直接办理。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她翻也没翻,拿起笔直接签下名字。把结婚证交上去,再收回来时两个人的照片旁盖着醒目的蓝框章,里面有「作废」两个大字。

结婚的流程也不难,离婚手续刚办好,对方就卡着点到了。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男子,满头白发,眼袋快到垂到脸颊,眼神却和年龄不相符的犀利。对方用犀利的眼神快速从头到脚扫视她,陈茵茵感觉像被蚁虫爬过般刺痛难忍。但她还是忍住了,以为会很快结束。

但其实才刚开始。婚前财产公证签字完,中介搀着老人去隔壁拍照,走到门口回过头来,「嫂子,你也要来一起拍。」

原来是要拍结婚的合照。两个人在一张长椅上坐下,都直视前方,避免眼神接触。摄影师说新人笑一笑,中介立马上前,耳语一番。摄影师没让他们再挤笑容了,镜头里检查一下后说,那靠近一点吧,总得入镜头。

于是老人就往陈茵茵身边靠了靠,一股老年人特有的气味飘了过来。陈茵茵没有看镜头,她死死盯着站在门口的罗浩。五年前他们肩并肩拍结婚照,底下悄悄十指相扣,出了门罗浩就挥着结婚证眉飞色舞:「有了这个,你跑不掉啦。」而现在罗浩只向她瞟了一眼,就心虚地躲过身去假装玩手机。中介往拍照的这一对瞅了瞅,笑着拍拍罗浩的肩膀,给他递了一支烟。

「女方请看镜头。」摄影师的要求把陈茵茵的视线拉回。「咔。」一道白光暂时模糊了眼前的世界,照片定格。

中介特意叫了辆车,拉着一行人又赶往房屋产权交易所。办理房屋过户交易,再拉到银行,转账剩余的房屋款项。罗浩不停称赞,这个中介靠谱,把所有事情安排得行云流水,时间都卡得刚好。中介轻描淡写透露,自己有亲戚在房管局,否则一般人要想加急办理,怎么着也要塞个红包。于是罗浩又讪笑着递烟,给那位老年男子也递上一支,后者摇摇手说不用,早戒了。

备注着「交易金额」的银行短信滴一声进来,所有流程终于走完了。罗浩看着手机,露出满意的笑容。他给自己牌友的微信群里扔了张截图,群里立马炸开了锅,嚷嚷着要他发红包,请吃饭。祝贺和起哄刷满了屏,他像气球一样轻飘飘地快乐着。那股气托着他的身体,让他很想喝两杯。

陈茵茵一个人回到了家,坐在沙发里发了会儿呆。房子已经卖掉,这个家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她把家里仔仔细细地摩挲了一遍,从厨房里精挑细选的印花瓷砖,到客厅角落里默默开了小黄花的绿植,纹路都很熟悉的木质餐桌,还有当年从出租屋里带过来的窗帘。这个窗帘白纱质地带点金丝线,拉上时会露出纱线编织的镂空的星型,于是白天也有星星在他们家的地板上跳舞。她盯着那些轻盈舞动的星星看,直到夜晚的黑暗溢满房间,把星星淹没时,罗浩才带着一身酒气回来。

「还没睡吗?明天要一早起来,准备租房子和搬家喽。」罗浩兴致高昂,陈茵茵的沉默也丝毫没影响他的心情。洗澡时他哼歌的声音填满了房间,同一个单调的旋律,一遍又一遍。出来后倒在床上,头还没挨上枕头,鼾声已经海浪般响起。

陈茵茵还坐在黑暗里一动不动,犹如海面静止的船。罗浩的手机在黑暗里闪烁几下,像是夜航的浮标。她无声站起来,跟着那点光走过去,划开手机。

牌友的微信群里还继续着饭局的讨论。

「房款到手,老婆不要啦?跟着有钱人跑了怎么办?」有人调侃。

「跑了就不要了。跑了的老婆还要来干嘛?」这是罗浩的回复。

「年轻人不懂了吧,筑巢引凤呗。有了房子,还怕没老婆吗?」有人跟着起哄。

罗浩跟在后面回复了一个咧嘴笑的表情。

陈茵茵把手机放回原处,又返身回到沙发里坐下。她看着窗外的路灯,淡黄色的光一盏盏延伸开来,相同的间距宛如时间的刻度。隔着玻璃,她清楚地听见外面的世界破碎开来的声音,而她唯一的庇护之处也不复存在。她咬着嘴唇,在沙发上呆坐了一整晚,直到街边的路灯一盏盏熄灭,新的一天被猛地拉到她眼前。

六、最后一天

罗浩一夜无梦,睡得很香,午间的阳光照到他的脸上时他才醒过来。

醒来睁开眼,他发现家里的东西已经被收拾了一些。陈茵茵已经着手搬家了。他满意地闭上了眼,打算再眯一会儿。

然后他又突然睁开了眼睛。

家里被收掉的东西都是陈茵茵的,她不在家里。

桌子上摆着昨天签字的离婚协议和离婚证书。原来离婚证书也是红色的,搁在那里尤其刺眼。

他大喊着:「老婆!老婆!」没人答应,他有点慌神,然后发现离婚证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

「如你所愿,一别两宽。今后各自珍重。」

开什么玩笑!他光着脚狠狠跺地板,一边给陈茵茵打电话一边满屋子乱转。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嘟嘟的忙音好像有人在用拳头敲击他的太阳穴。

难道不是玩笑?

他猛扑到桌前,翻看那份离婚协议,看看有没有被陈茵茵动什么手脚。没有,财产分割那行还是他当时拟的内容,房产归她,其余夫妻对半。

再手忙脚乱输入网银密码查询昨天的房款,也是分文未取。

长舒一口气坐下来,想了想又赶紧给昨天的买家打电话。这次很快接通了,是对方儿子接的:「你太太一早就联系我爸,要去办离婚手续。这会儿应该在登记处呢!」口气轻快,看来也是怕夜长梦多涉及到财产分割。

陈茵茵还是那个陈茵茵,他的鼻子突然有点酸,身上的气力都消失殆尽,顺着沙发倚靠下来发愣。风吹起窗帘印在地板上,星星点点。他终于想起在出租屋的回忆,和陈茵茵一起挂上这幅窗帘的那个时候。为了省钱,他踩着凳子把挂钩一个个贴上去,陈茵茵在下面仰着脖子帮他扶稳椅子。他装好一片窗帘,低头要拿下一片时,看到陈茵茵抬起光洁又肉乎乎的手臂,定睛看着手臂上的一个小黑点。是一只小飞虫。陈茵茵鼓起脸颊轻轻把它吹走,抬头看着小飞虫飞到窗外消失在蓝天里。阳光下她的嘴唇红得像樱桃,睫毛金色闪闪。

那个时候,他在心底发誓要给这个女孩一个家。是一个家,不只是房子。

电话响了,罗浩扑过去接听,可惜是中介打来的。

「不好了哥,政策有变。」

「什么意思?」

「就在昨晚,刚发的文。最近一年以内离异的,不能享受单身首套购房政策,而且首付比例也提高了,要付到六成!」

罗浩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瞬间苍老了十岁。也许好运气在摇号那一天就全都用完了。「好,我知道了。」他声音嘶哑得连自己都觉得陌生,「我再了解一下。」

他打开手机刷新,关于限购新政的新闻果然已经引爆了朋友圈。六成首付他是垫着脚也够不上的,更不用说少了陈茵茵的那份月供,每个月的还款他也都差了一大截。

沉寂开始渗透进只剩一个人的屋子,罗浩再难以忍受,打开了电视。荧幕里成功人士在接受采访,电视购物声嘶力竭,新闻报道夫妻为争夺房产反目成仇,女团淘汰赛一个女生在镜头前哭花了妆,她对着话筒哭喊我渴望成功啊,我真的真的很想超越平凡!镜头拉起,舞台上一百多个穿着同样颜色裙子的女生,化着同样的妆容。镜头在场内飞转,密密麻麻的头顶熙熙攘攘,分不清谁是谁。

罗浩淡漠地看了一会儿,关上电视,又给陈茵茵打电话,依然是没有人接。

罗浩给陈茵茵发微信:「我错了,我们复婚吧。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跟你离婚的。」

等了半天没有任何回复,他又发了一条微信:「你住在哪里?我把房款的一半打给你,你注意安全。」

他给陈茵茵的卡上转了一百多万。

接着他又拨通中介的电话,告诉他自己放弃那套房子的购买了。

「你是说真的?」中介连声感叹,新政出得太不巧了,亏大了。

罗浩没应他,准备挂电话时忽然听对方说:「不买的话您的这个号可以转让掉,估计能卖个三、四十万呢。」

他恍惚了一下定了定神,瞳孔放大,气流又开始在他体内流动了:「怎么转让?」

「悖∧现在不是单身吗?我认识一个老太太想买房,您跟她办个结婚手续,不复杂,就是走个流程……」

□ 艾栗斯

点击查看下一节

兰博基尼之恋:和富二代相亲是种怎样的体验
?
赞同 447
?
目录
160
分享

情难比金坚:谈钱伤感情的虐心故事

艾栗斯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