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布达拉宫的爱情

所属系列:她比烟花寂寞:情到深处人孤独

布达拉宫的爱情

她比烟花寂寞:情到深处人孤独

我拿着癌症通知单从诊室出来,碰见了我的丈夫扶着我的妹妹从妇产科出来。

他是那么小心翼翼,看向她的目光是那么温柔似水。

而我,只是一个抢了妹妹幸福的恶毒女人。

1.

医生和我说,肺癌晚期了。

「还有两个月。想吃什么就吃,想去哪玩就去吧。」

我浑浑噩噩出了诊室,实在是有些不明白,一个从不抽烟的人怎么会得肺癌呢。

我才 27 岁呀。

我坐在走廊上,有些不知所措。我要打电话告诉他吗?

他大概,不耐烦接吧。

可我还是鼓起勇气,拿起手机,刚想拨打他的电话,熟悉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响起:「阿珠,小心点。」

我僵硬地转头,我的丈夫,沈澜,正扶着我同父异母的妹妹苏宁珠从妇产科出来。

我的妹妹才刚离婚不久,怀着孕也要离婚。她的肚子看上去有些圆润,整个人气色红润,散发着母性的温柔。

「我知道。」

她轻轻笑了笑,有些嗔怪沈澜。

沈澜抿了抿唇,俊朗的脸闪过一丝心疼。

我呆在原地,看着沈澜扶着苏宁珠慢慢走远,我在想,我的人生为什么是这样呢?

20 岁的苏小小,你看到 27 岁的苏小小,是不是要怀疑人生啦?

我直直走出医院,自虐般悄悄跟着他们,看着沈澜扶她上副驾驶,看着他们开车远去,留给原地的我一个渐行渐远的黑点。

突然,我开始干呕。可我什么也呕不出,只能捂着嘴。

拿开手,我才发现手上都是血,我的鼻子底下还在淌着血。

有几个路人看见了好心地过来问我要不要帮忙。

我努力笑了笑:「没事的叔叔阿姨!流鼻血!」

一位阿姨从手中拎的一袋苹果里掏了一个给我:「小姑娘,不管什么时候,都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呀!不能让爸爸妈妈担心!」

我接过苹果,傻傻地笑着点头。

可惜,苏小小的爸爸妈妈不会担心她啦。

爸爸是苏宁珠的爸爸,妈妈已经去了天堂啦。

我抱着苹果,打了一辆车,随着车的摇摆回了家。

这个我和沈澜生活了七年的家。

意料之中的,他不在家。

打开朋友圈,果然看见了苏宁珠发的文案:兜兜转转还是旧人。

配图是她拍的一张医院的照片,左下角有个男人的手。

是谁的手我很熟悉。

可是我竟然心情平静,只有一点点的小难过。

我藏好病例单,一如既往地开始准备给沈澜的晚餐。

即便他很少回来吃。

我在他心里,只是一个下药勾引他的无耻之徒,是害他不能和妹妹长相厮守的恶毒女人。

所以,我的生日,沈澜要跑去陪着妹妹。

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沈澜要送受伤的妹妹去医院。

就连我流产了,沈澜也要照顾着妹妹的心情躲着不见我。

我曾经,是多么期待我和沈澜的孩子降临啊。

可这个孩子和我一样,是不被上天祝福的。

意外的,沈澜今天回来了。

他看到在厨房忙碌的我,顿了顿:「苏小小,先别忙了,我有事和你说。」

我回过头笑着摆摆手:「马上就都好了。有什么事等一下说吧。」

似乎是被我脸上的笑容刺到,沈澜垂下了眼,心中有些不安。

不一会儿,我就端着最后一道菜来到了餐桌。

「清蒸鱼汤。你最喜欢的。」

我期待地看着沈澜,他却连筷子都未曾拿起,而是安静地坐在对面。

也正常,我做的菜,他一定不想吃吧。

「你要说什么?」

我轻轻地问着沈澜。

他却不知为什么,烦躁了起来:「没什么。我还有事,今晚不用等我了。」

说完,他抓起沙发上的衣服,冲出了门。

我没有挽留他,也挽留不住。

我静静地坐在餐桌上,一口一口喝着刚出锅的鱼汤。

鱼汤很鲜,也很烫,可是只有疼痛,才让我感觉到我还活着。

我开始思考到底我和沈澜,是怎么走到今天这步的。

2.

我和沈澜,以及苏宁珠,是从小一块长大的。

我的爸爸,在我三岁那年被妈妈发现出轨。

妈妈一气之下跳了楼,没有换来丈夫的愧疚悔恨,得来的只有第三者的入门和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

爸爸和我说,这是我的新妈妈和妹妹。

妹妹叫苏宁珠,我叫苏小小。

妹妹很可爱,我很喜欢她。

于是我带着妹妹和隔壁阿姨家的沈澜一起玩。

阿姨很喜欢我,也很心疼我。

但是沈澜不喜欢我,他总是会捉弄我,把我气哭是他最大的乐趣。

妹妹来了之后他喜欢上了妹妹。他从不捉弄她,还会给她带好吃的糖果。

我眼巴巴地站在旁边,他就坏笑着让我给他抄作业。

妈妈走后我从来没有再吃过糖果,我太想要了,于是我总是答应沈澜各种过分的要求。

苏宁珠轻易能得到的东西,我总要费尽最大的力气才能够到。不,有时永远也够不到。

无论是甜甜的糖果,还是慈爱的爸爸,还是深情的沈澜。

妹妹不喜欢我,长大一些后我才感觉到。

每次沈澜想捉弄我,她总会眼泪汪汪地劝阻。可回家后,她就会恶毒地嘲笑我怎么有脸和沈澜玩的。

新妈妈为了面子,衣食住行上并不亏待我。可是他们一家三口能在周六一起开心地去博物馆,妹妹生日能够得到漂亮的公主裙。

即便那时家里没有多富裕,可爸爸和新妈妈依旧让妹妹学了舞蹈、小提琴。

高中时,妹妹已经成了学校耀眼的女神,无数人暗恋她,也总有同学惊讶地问我:「你和苏宁珠是亲姐妹啊?」

妹妹太耀眼了,我像一只灰扑扑的小鸭子,藏在她的光芒下。

即便如此,小鸭子也还是喜欢上了英俊的王子。

我喜欢上沈澜,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在我被学校女生堵在巷子里霸凌的时候,是沈澜挺身而出。

那一刻,我傻傻地相信阳光也是会照到小鸭子的。

于是我偷偷地观察着沈澜的一切。

他喜欢喝鱼汤,不喜欢吃青菜。他喜欢穿黑色,不喜欢穿蓝色。他喜欢打球,不喜欢跑步。他喜欢边写字边跷二郎腿,还喜欢进门时左脚比右脚先进门。

在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他被一些混混报复了。

混混们按着他打,把他打得浑身出血。看见这一幕的我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

混混们狞笑着靠近我,我极度恐惧下说自己报了警。

他们看了看对方,最终跑了。

我赶紧抱起沈澜,发现他已经晕了过去。没办法,我只好背着他一步一步去到医院。

到医院后,我给沈澜的妈妈打了电话,我怕爸爸知道我这么晚回去打我,赶紧跑了回去。

路上偶遇苏宁珠,和她说了沈澜的事,她大惊失色往医院跑。

后来沈澜好了起来,我彻底放下心。

但就像我喜欢上沈澜是理所当然的事,沈澜喜欢上妹妹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毕竟从小,沈澜就对妹妹格外关照,不是吗?

3.

沈澜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了。

一条短信都没有发给过我。

我呆呆地盯着手机,坐在医院的长廊座椅上。

今天是来做化疗的。

医生和我说,要把头发都剪掉。

可是我真的不愿意。我说能不能再等一周啊,医生奇怪地看着我,叹了口气。

我都知道的,我这情况,什么时候做化疗其实不那么重要了。

我看着微信里沈澜的头像,心里想着,放过他吧,也放过我自己。

我是真的累了。

十二年的爱而不得,七年的纠缠不清,我是真的累了。

我要放手了。

回到家,我疲惫地躺在床上。手机「叮」的一声响了。

我拿起一看,本来已经麻木的心脏还是感觉到了疼痛。

「我们离婚吧。」

我以为我已经不会感觉到疼了,毕竟这七年我都是这么过来的。

从我中了药和沈澜乱性,破坏了他和妹妹的婚约后,这七年就是我应得的惩罚。

他的冷嘲热讽,他的厌恶鄙视,我都该受着。

但是为什么,看到这句话,我的心脏还是那么痛呢?似乎比我的肺还要痛。

我只感觉我的身体好像破裂了,脑子都无法思考。

我捂着嘴剧烈地咳嗽起来,指缝间又渗出了血。

鲜红的血一滴一滴掉向洁白的床单,仿佛我们肮脏的婚姻。

我笑了,喘着气,双眼模糊。

半晌,我还是回了一句话:「好。周五见。」

我想幸亏我还没有剃头发,还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地最后一次去见沈澜。

周五那天,早上八点,我就到了民政局。

我站在寒风中,呆呆地等着沈澜。

可是从清晨到中午,从中午到傍晚,他却迟迟没到。

终于,赶在工作人员下班的前一刻,他开着车到了。

我被冻得脑子都有些僵硬了,看着他下了车,沉默地走向我。

车里似乎还坐了一个人,得意地看着我。

「你确定吗?」这话倒是沈澜问向我。

我有些疑惑地看向他,他目光有些躲闪,不知为何他看起来憔悴了许多。

「嗯。」我麻木地点点头,今天真的累了,早点办完事早点回去休息吧。

他似是有些不可置信,扯了扯嘴角:「行,苏小小,你狠。」

说完也不等我,大步走向了工作人员。

七年前,迫于压力,他一脸冷漠地站在这里和我领证。

七年后,他还是一脸冷漠地站在这里和我离婚。

什么都没变,变的只是世上要没有苏小小了,沈澜要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离婚有一个月的冷静期,可我想,这太长啦。

我只有两个月了,我还想出去看看这个世界呢!

出了民政局,车里的人已经下了车,站在门口等着沈澜。

果然是我的妹妹,挺着大肚子的苏宁珠。

她善解人意地、愧疚地看着我:「对不起姐姐,都怪我。」

说着弯下了腰,似乎有些痛苦。

沈澜一把扶住了她,淡淡开口:「没什么对不起的,事情只是回到了正轨。」

我不解地看向他们,也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你不用道歉。原本就是我的错,该道歉的是我。以后,就祝你们幸福啦。」

苏宁珠和沈澜似乎没想到我有这么「大度」,都呆愣得不知接什么话。

沈澜皱着眉头看着我,似乎想说什么。

可我已经很累啦,我要回家了。

于是我向他们道别,在他们复杂的注视中打车离开了这里。

4.

还有一个多月,我要干什么好呢。

我在车上出神地想着。

去旅游?去大吃大喝?

对了,得先把沈澜的东西打包还给他。

到家后,我快速洗漱完,瘫在了床上。

我给沈澜发了一条消息,问他要不要把东西寄给他。

他很快就回了:「不用了,没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扔掉吧,谢谢。」

客气又疏离。

不过,意料之中。在这个家的,能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呢。

我撇撇嘴,闭上了眼。

第二天,我又去往了医院。

我请求医生给我开点药就行,我不想做化疗。

「我还是想漂漂亮亮地走。」

我笑眯眯地对着医生说。医生定定地看向我,转过头说了一句「好」。

出门时,我看见他在擦眼睛。

他一定是在惋惜这么美好鲜活的一条命就要逝去了吧。

在心里,我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我拿着药,回家收拾了一些行李。

其实也没什么,几件衣服,一些生活用品。

收拾好之后我又把沈澜嘱咐的物品都给扔了。

这下子,屋里就空空荡荡的了。

收拾好一切,我拖着行李箱出了门。

「再见。」对着这间屋子,我笑着告别。

我要踏上最后的旅程了,就我自己。

我早已做好打算,坐上了去往西藏的火车。

以前,我梦想着能够婚后和沈澜来一次西藏,在这虔诚之地见证我们的爱情。

不过后来嘛,他不恨我就不错了,哪能奢求那么多。

我在火车上打着盹,不知何时身旁坐了个人。

我眯着眼瞧他,是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男子。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微笑着和我打了声招呼。

「你好。」

「你好。」我也回了他一句。

他长得很是有些像年轻时的郭富城,我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人都要死了,多看看帅哥没什么吧。

这时,他忽然笑出了声:「这位美女,看来我长得很让你满意啊。」

我有些尴尬,真是的,太不礼貌了。

于是,我假装无事发生,转过头看窗外的风景。

谁知某人就在旁边念起了诗。

「你在窗外看风景,而我在看你。」

我恼怒地转过头,却撞进他含笑的眼眸。

于是,一段奇妙的缘分跑过了死神的镰刀,先来到了我身旁。

我和他慢慢聊天,慢慢熟识。

他说他叫季念萧,寓意是他的父亲念着他的母亲。

我羡慕地听着,不由哀叹自己的破名字。

「可我觉得『小小』这名字很好听啊,」他一本正经,「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诗?」

我好奇地摇摇头。

「还似钱塘苏小小,只应回首是卿卿。」

他轻柔地念出这句诗:「你看,苏小小,多应景啊,我一回首不就是你嘛!这肯定是你爸爸妈妈对你的出生非常开心!」

我睁大了眼,虽然知道与事实相反,可还是开心了很久。

原来我的名字,也能有这般美好的意思啊!

5.

没想到季念萧的目的地也是西藏。

他和我说他是摄影师,来西藏是为了拍出震惊世人的照片的。

我不由得佩服他广大的志向。

可是没想到,他却死皮赖脸地要跟着我。

「你看你一个女孩子,肯定需要我这么 man 的人的保护!」他一脸理所当然。

我说不过他,也就答应了。

于是,孤独的一人行变成了奇怪的二人行。

第一天我们在西藏玩得很是痛快。

可没想到,到了晚上,某人却起了高原反应。

看着他生无可恋却又疯狂吸氧的样子,我实在觉得好笑,捂着嘴笑了起来。

「这是不道德的,苏小小同志!」

虚弱的声音透过氧气罩传来。

突然,我感觉手心一片湿润。

该死的,偏偏在这时候。

我本想藏着,却没想到季念萧眼睛很尖,一下子看见了。

他猛地从床上爬起,抓起了我的手。

果然,一片鲜红。

他颤抖地看向我,我苦笑一声:「肺癌,晚期了。」

我看到他的喉咙明显滑动了一下,手握紧成了拳。

「还有多久?」他沙哑着声音。

「还有一个多月吧。没事!所以我才来西藏嘛!这一个多月,拜托你多给我拍几张好看照片啦大摄影师!」

我不想让气氛这么沉重,故作轻松地开着玩笑。

他什么都没说,起身拿起了纸巾,仔仔细细地给我擦拭着。

可我还是发现了,那颤动的眼睛和手。

第二天,季念萧好像没事人般喊我出去玩。

我跟着出去疯,还打趣他不怕高原反应啦?

他肆意地笑着,嘴上说着我才不怕呢,背包里却藏着一瓶小型氧气罐。

还以为我没发现呢。

我偷笑。

他让我站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上,「咔」地定格了我的笑脸。

在这一瞬间,我突然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想起沈澜啦。

是啦,也许我早就该放过他,也放过自己了。

甩去杂念,我在西藏和季念萧疯玩着。

但是,世事总是不尽如人意。

6.

我看着手机上沈澜发来的信息:我和宁珠打算这月底结婚,你来吗?

此刻我的心情平静,我甚至带着真心的祝福回了消息:不了。祝你们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我那宝贵的时间怎么能浪费在看你们结婚上啊!

发完,我就被季念萧抓着去拍照片了。

他总是拉着我到处拍照留念,我觉得死之前多留下一些照片,到时候遗照还能挑张好看的,也就没拒绝。

很快,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快要到底了。

我没什么感觉,只是心里知道,时间快要到了。

在某一天清晨,太阳都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季念萧拍了拍我的脸。

「小小,快起来。我们去看布达拉宫的朝阳!」

「嗯?」我迷迷糊糊地睁眼,被季念萧抱着去了洗漱间。

这段时间我已经越来越没有力气了,季念萧温柔地替我刷着牙,擦着脸。

我真的很幸运,死前遇见了这么好的人。

整理好一切,他抱起我,坐上了去布达拉宫的车。

在车上,我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

「念萧,我还能看见布达拉宫的朝阳吗?」

我强撑着说话。

季念萧抱着我,我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觉得他整个身子在颤抖。

「一定可以看见的!苏小小,马上就到了!你给我坚持住!」

他说话声音都抖了,我真的很想伸手拍拍他安慰一下,可是我连抬头都很困难啦。

我动了动手指,碰了碰他的手。

「好,我一定要看到。」

我从不知道,说出一个字是这么困难。

终于,在季念萧的疯狂催促下,我们到了布达拉宫。

正好太阳已经冒出了一个圆圆的头。

季念萧抱着我,坐在了布达拉宫的台阶上。

金黄的太阳缓缓升起,身后是神圣的布达拉宫。周围的一切显得那么生机勃勃。

初升的阳光洒在我身上,我感觉心头一阵温暖,就连死亡似乎都不那么可怕了。

季念萧握紧了我的手:「小小,我们以后每年都来看布达拉宫的朝阳吧。」

他的声音颤抖得我都要听不出声调了。

「好。」我费力笑了笑,感觉到有水滴滴在脸上。

难道是下雨了?

「呵……我以为我会随着夕阳一起离开,没想到迎接我的是朝阳。

季念萧,我想长眠于布达拉宫,谢……」

我一个字一个字想说完最后的话,可是还是没来得及,沉重的睡意袭来,我控制不住地闭上了眼睛。

耳边似乎听见季念萧说了什么,我已经无暇思考了,只是用尽最后的力气用小拇指碰了碰他的手心算作回应。

随后,我永远地陷入了黑暗。

我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我终于可以去见妈妈啦。

7.

苏小小癌症去世了。

这个消息发到他手机上的时候,沈澜第二天就要和苏宁珠举办婚礼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苏小小是不是在恐吓他不想让他和苏宁珠结婚?

她那么倔强的一个人,不久前还回拒了参加他结婚典礼的消息,怎么可能突然就没了呢?

这一定不是真的!苏小小从不抽烟,抽烟的是他!苏小小怎么会得肺癌呢!?

他要去找她!对,找到她然后痛骂一顿,她凭什么再次来毁坏他的人生!?

沈澜坐在他和苏宁珠的新房里,干咽着唾沫,手不住颤抖。

明天他就要和心爱的人结婚了,他穿着修剪合适的西装,看上去沉稳帅气。

可惜新郎现在抱着头,大口大口喘着气,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狼狈不已。

突然,房门被推开。

是得到消息赶来的苏宁珠和他的岳父岳母。

两人看见沈澜的样子吓了一跳。苏宁珠凑近沈澜,抱住了他。

「阿澜,我们也不想姐姐出这样的事。节哀顺便吧,明天我们的婚礼还要继续呢!」

什么?婚礼?和谁?

苏小小吗?他和苏小小有婚礼吗?

对啊,他要去找苏小小,他要告诉苏小小,只要你没事,我愿意和你办个婚礼。

沈澜好像沙漠里快渴死的人猛地看见希望,脸上带着奇异地笑容。

他一把撞开苏宁珠,飞快地冲出了门。

身后的苏宁珠倒在地上,不可置信地呐喊着他。

突然,他想起来他的戒指没有拿。

没有戒指的话,苏小小那么小气的人肯定会不高兴的!

他机器地转身往回走。

手刚放在门把手上,却听见了里面激烈的争吵。

「苏小小得了癌症是她的报应!当初她借药和沈澜发生关系,害得阿澜和宁珠有情人却被拆散,这是她的报应!你替她伤心什么!」

报应?听这声音,是他的好岳母呢。

他的岳父突然朝她大喊了一声:「你闭嘴吧!那药到底是谁下的你们心里清楚!小小她背了七年的锅啊!」

「我闭嘴什么!明天就是宁珠和阿澜的婚礼!苏小小这个时候死,膈应谁呢!她就是看不得宁珠好!」

他的岳母神情激动,多年的好教养似乎都不要了。

突然,门外的沈澜听见了苏爸爸哽咽哭泣的声音。

「都是我的错啊!是我对不起小小啊!我的女儿啊……」

苏宁珠的妈妈突然冷笑一声:「你现在装什么?即便药是宁珠下的又怎么样,你当时不也默认了是苏小小下的吗?」

门外的沈澜,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他的心跳,他的血液,他的头脑,在这一刻停止了思考。

他僵硬地推开门,木呆呆地看着惊慌失措的众人。

「你们刚才说什么?」

苏宁珠大惊失色。她的妈妈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强笑道:「阿澜,你……你听错了,我们刚才开玩笑的!」

沈澜木木地转头看她,突然他做出了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沈澜猛地冲上前,掐住了他岳母的脖子:「再说一遍,药是谁下的?」

一个字一个字,他看向明天就要成为他岳母的人,眼中是将死之人的绝望。

女人被他掐得喘不过气,苏宁珠大着肚子哭着跑过来打沈澜,求他放开自己的母亲。

这时沈澜的父母也到了,沈妈妈和沈爸爸本就很不喜欢苏家这一家,但也不能让儿子掐死人,便劝着他松手。

可是沈澜双眼充血,面如恶鬼,任凭谁劝死也不松手。

这时瘫在地上的苏爸爸说话了,他双目无神,嘴巴一开一合:「放开她吧阿澜。药是宁珠下的。宁珠那段时间虽然和你在一起,可是她总感觉你不是真心喜欢她。于是她的母亲偷偷怂恿她下药,想让你们生米煮成熟饭。

没想到药被小小误吃了,让她背了七年的锅……」

说完,苏爸爸眼中带泪:「都是我,竟然让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进了门!孩子也被她教坏了!是我的报应啊哈哈哈!」

8.

沈澜松开了手,他的头脑快要爆炸了。

突然,他恶狠狠地看向苏宁珠:「高中时,从混混手里救了我,还把我送去医院的,是不是苏小小!?」

他那宛如恶鬼的样子好像要吃人。

苏宁珠一阵心虚,她努力回想着这件事。

当时听苏小小说沈澜受伤了她就急忙去往了医院。正好赶上沈澜醒过来。

刚醒的沈澜睁开眼,温柔地看着她,问她是不是她救了他。

她当时鬼迷心窍,就点了点头。以为一件小事,撒谎了也没什么。

可是,这都什么时候的小事了,沈澜怎么突然会问她!?

「说!不说实话我弄死你!」沈澜后槽牙咬得咯咯响,双眼简直要瞪出来。

苏宁珠被吓得瘫软在地,连忙点了点头。

这一刻,沈澜真正地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

「啊!!!」沈澜跪在地上抱着头怒吼,震惊住了在场所有人。

沈妈妈双眼含泪,痛骂着苏家一群人:「你们这些丧良心的,对得起小小的妈妈吗!?我告诉你们,婚礼取消!我儿子就是一辈子不娶,也不能娶你们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

苏宁珠母女俩羞愧得抬不起头,苏宁珠更是瘫在地上痛哭。

突然,沈澜站了起来,他浑浑噩噩地想要出去。

他要去西藏,接小小回家。

小小一定在那里等他呢。等他看见小小,一定会跟她好好道歉的,他会告诉她,他们之前都是误会,他爱的人一直是她,从来没爱过什么苏宁珠。

小小那么爱他,一定会愿意和他回家的。他们还可以再有孩子,他一定会好好对她们母子俩的!

他笑着,哭着,神情扭曲。

沈妈妈捂着嘴,沈爸爸拉住了他:「阿澜,我们和你一起去,接小小回家。」

沈家父母是喜欢苏小小的,特别是沈妈妈。她原本就不赞同沈澜离婚再娶苏宁珠。可腿长在儿子身上,她也没有办法。

沈家父母也知道,他们的儿子亏欠小小太多了。

丈夫的冷漠无情,不小心流产后的躲避,婚后的背叛……

这一切的一切,都怪他们没有教好儿子。

所以他们要带着沈澜,一起去向小小赎罪,即便小小再也看不到。

9.

他们坐上了苏小小曾经坐过的火车,踏上了苏小小曾经走过的旅程。

沈澜已经憔悴不堪,双眼无神。看不出原先的沉稳俊朗,反倒像个快死的重症病人。

越靠近西藏,他的心里不知为什么越慌张。

那是一种做了错事的心慌,是一种对方永远不会再原谅自己的恐惧。

他缓缓看向窗外,这片风景小小也曾经看过吧。

这段时间,他的眼泪早已流干,心早已痛到麻木。

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苏小小了。

沈家和苏家一直是邻居。苏小小刚出生没多久,他还去医院看过他呢。

那么小小的一团婴儿,粉粉嫩嫩。年幼的他无知地对苏叔叔苏阿姨说:「叔叔阿姨,妹妹好小啊。可不可以叫她小小啊?」

两对夫妻被他逗笑了,苏阿姨竟然同意了。她含着笑,看上去温柔极了:「好,妹妹就叫小小。长大了阿澜要保护妹妹哦~」

他坚定地点头,他一定会保护好妹妹的。

回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

长大一点他总喜欢捉弄小小,其实他只是想引起她的注意罢了。

哪怕后来苏阿姨死了,苏宁珠来了,他也幼稚地要让所有人知道,苏小小,只有他能欺负。

苏小小总是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和苏宁珠。他其实很痛恨她的软弱。想要什么就去争取啊!

可是现在,他知道了他那时的想法有多可笑。面对着这样恶毒的后母姐妹和沉默的爸爸,小小要怎么去开口呢?

后来高中混混的事情,他相信了苏宁珠那个恶心女人的谎言。

他被打得奄奄一息时,只记得有个身影冲向了他。

瘦弱的,却爆发出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他在她背上时感受着身下人的焦急担心。年轻气盛的高中生想,他爱上这个拯救了自己的天使。

会是苏小小吗?

可惜,他一睁眼,是苏宁珠。再一问她,救他的人竟然是她。

他心里竟然有淡淡的失望。可气血上头的高中生执拗地认为自己喜欢上了苏宁珠这样坚强的女孩子。

而现在,他只恨不能穿越回去,给当时眼瞎的自己一拳!

他痛苦地想,小小从没被人坚定地爱过。爸爸爱她的妹妹,妈妈轻易放弃了她,就连她的丈夫,心也不在她身上……

想到这里,沈澜心里又是一阵绞痛,他感觉自己就像个溺水的人,快喘不上气了。

10.

和苏宁珠交往后,他不是没有感觉到小小失落的眼光。

终于,他觉得他要面对自己的内心,他不想和苏宁珠这个女人继续下去了。

那天他和苏宁珠回苏家见了她爸爸妈妈,就是打算说清楚这件事。

可没想到,意外发生了。

他从杂乱的床上醒来,面对着苏宁珠和苏叔叔苏阿姨不可置信的眼神,他慌乱不已。

低头一看同样慌乱的苏小小,他第一次恨上了她。

他们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啊?沈澜的目光呆滞。

他没有给小小盛大的婚礼,没有长辈的祝福。

有的只有他无情的话语和鄙视的眼神。

他认为自己对不起苏宁珠,苏宁珠才是受害者。所以他用尽一切去补偿她,哪怕是在小小的生日,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甚至是小小流产后……

想到孩子,本已干枯的双眼泣血般再次涌出泪珠,顺着眼角滑落。

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有多么期待那个孩子的到来。

虽然小小告诉他她怀孕了时,他表现得不咸不淡,可小小却没发现他颤抖的手指。

那天,他一个人跑到了江边,对着滚滚的江水兴奋地大喊:「我要做爸爸啦!」

路人本来很害怕,听了这话都纷纷善意地笑他。

可是啊,他和小小期盼了那么久的孩子,就这样不声不响地离开了人世。

小小不小心流产了。是了,小小的身体一向不好。他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才能面对小小脸上的难过。

于是,他选择了一个人躲去爸妈那,只对小小说自己去了苏宁珠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小小流产后,似乎变了个人。

她不再每天期待地等着他回来,也不再关心他有没有多加衣服。

他很生气,也很心慌。

他感觉到什么东西要离他远去了,而他,握不住。

就在这时候,苏宁珠那个女人离婚了。

她的丈夫出轨了,所以她怀着孕也要离婚。

沈澜是有些心疼她的,他一直觉得苏宁珠的婚姻不幸福是自己造成的。所以他一直很愧疚,对苏宁珠的所有要求都答应,即便是陪她做产检。

他都从来没有陪小小做过产检呢……

如今,他咬紧牙关,泪水早已糊满脸颊。

哪怕一次,他陪小小做个产检,或者全身检查,小小都不会死!

他痛得心脏都要炸了。

11.

火车很快就到了西藏。

按照信息上的指示,沈澜和他父母赶到了布达拉宫。

看着眼前巍峨的世界屋脊,没有一个人有欣赏的心思。

沈澜知道,他的最终审判要来了。

等他们爬上层层台阶,早有一人站在门前等着他们。

他穿着藏装,却明显是个汉人,虽然留着胡碴,看着很憔悴,但依然很是帅气俊朗。

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他抬起头,无悲无喜地看向沈澜一行人。

沈澜一步一步走向他,盯着他,却死也不看他手里抱着的盒子。

季念萧平静地看着沈澜走过来,直到两人还有一步之遥时,沈澜开了口:「她在哪?」

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季念萧缓缓举起手中的盒子,沈澜身后的父母捂上了嘴。

沈澜的嘴唇动了动,他僵硬地扯了个微笑。

「苏小小是不是躲起来了?没关系,我知道她不想见我。你只要告诉我她还活着,我发誓我这辈子不会再去见她!」

沈父沈母早已泣不成声。

季念萧还是很平静,他温柔地垂下眼,轻轻摸了摸手中的木盒。

「小小长眠于此。」

接着,不顾沈澜通红的双眼,他用怜悯的声音接着说:「请你不要误会。让你来这里,不是为了带她回家。小小和我说,她没有家,她愿意长眠于布达拉宫。

但是,她留了个纸条,拜托我一定要交给你。」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张被折的四四方方的纸条,不舍地递给沈澜。

沈澜颤抖着手接过。

他已经没有思考能力了,像是具行尸走肉。

他木木地打开纸条,纸条上只有八个字:

后会无期,祝你幸福。

他愣住了,刚想转身抓住那个男人,却发现男人和木盒已经消失不见了。

就如同苏小小,他的挚爱,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世界。

这个世界,从此消失不见的不只是苏小小,还有一个叫沈澜的男人。

只是在布达拉宫的喇嘛庙,多了一个每日诵经的喇嘛罢了……

番外:季念萧独白

我叫季念萧,是一位摄影师,已经 26 岁了。

其实我的父母并不想我当摄影师,他们总觉得这是不务正业。

为了让他们对我狠狠刮目相看,我决定去西藏拍一组震动世人的照片!

但是,命运是最不可捉摸的东西。

在火车上,我碰见了我 26 年来的宿命。

看到她的第一眼,那种感觉,相信你们有些人一定能明白。

那明亮又可爱的双眸,那圆圆的笑脸,那害羞又恼怒的生动表情……一切的一切,都让人那么心动。

为了能接近我的「宿命」,我厚脸皮地缠上了她。

我跟着她一起到了目的地。途中聊天时,我偶然得知她刚离婚,出来散心。

我大感庆幸!谁说这不是上天赐给我的缘分我跟谁拼命!

第一天我和她一起玩得很开心,我把她逗得直笑,她和我说她好久没有这么大笑过了。

那可不,以后跟我在一起,绝对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暗戳戳地想。

可是,上天给我开了一扇窗的同时,又给我关了一扇窗。

苏小小,肺癌晚期,只有一个多月了。

我的心那一瞬间疼得皱起来,我第一次,怨恨上天的不公。

多么年轻的生命,她那鲜活的笑脸,老天爷你真的忍心带她走吗?

可惜,神是不会听我们这些凡人的烦恼的。

我想假装无事发生,照样带着小小到处玩,还给她拍了许多好看的照片。

她可开心了,说自己还没有一张真正的照片呢。

我握紧了拳头,心中唾骂着她那肯定不是好人的前夫。

可是,白天无论我怎样笑得开怀,深夜我的枕头总是湿润的。

我知道,小小一定听见了。可她温柔地和我一起,粉饰太平。

我真的爱上了她。

你不相信吗?为什么我不会爱上她呢?为什么我不会爱上这样一个温柔善良、乐观坚强的女孩呢?

她是那么地坚强,独自面对着病魔。

她又是那么地善良,不愿我为她担心一点。

那几天我时常在想,老天爷,你到底是厚爱我还是不厚爱我呢?

为什么让我这么晚才遇见我心爱的人啊?

每一天,每一天的日落都让我心慌。

我快装不下去了。

终于,那一天还是到来了。

我一夜未眠,天还未亮,我就喊醒了小小。她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我抱着她洗漱,温柔地给她整理好衣服。

我要带小小看一眼布达拉宫的朝阳。

路上,小小虚弱地问我她还能看见吗?我心里仿佛有一头野兽快要失控。

我安慰着小小,疯狂催促着司机。司机大概看到了小小的情况,一句怨言都没有。

很快,我们到了布达拉宫。

天刚蒙蒙亮,我不顾众人惊讶的目光,涕泪横流地抱着小小爬上了台阶。

最后一层,我坐下来,让小小靠在我身上。

小小的眼睛其实已经看不见了吧。

我的泪水滴在她脸上。

我颤抖着问她,我们以后每年都来看布达拉宫的朝阳好不好?

我心爱的女孩,点了点头。

她慢慢地说她以为她会随着夕阳离开,没想到,迎接她的是朝阳。

她说她想长眠于此,还想跟我说「谢谢」。

可是,还没来得及说完,她的声音就不见啦。

我目视前方,颤抖地握住她的手。

「小小,下辈子让我来爱你,好不好?」

我以为小小听不见了,可没想到,我心爱的女孩用尽最后的力气,用小拇指碰了碰我的手心!

那一瞬间,我知道,我这辈子再也不可能爱上别人了。

我的姑娘,下辈子,等等我。

我们一定会在布达拉宫的朝阳初升时,再次相遇。

(全文完)

备案号:YXX1jKKJYwixxxRKMOC9ldw

编辑于 2022-10-26 16:54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月寒日暖煎人寿

赞同 43

目录
11 评论

她比烟花寂寞:情到深处人孤独

玖鸽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