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朝凤

所属系列:天命成凰:女主她又美又飒

我的二妹死了,死在了我的设计之中。不仅名节没了,连命都没了。

苏家大挂丧幡,都在准备下葬事宜,二妹却突然醒了过来。

可她不过是一个穿越女,怎么斗得过世家贵族培养了十几年的大家闺秀。 1 我是丞相苏家嫡女苏天落,苏家正正经经的大小姐。

我自小与黎王殿下有娃娃亲,圣上钦定的黎王妃。

我的二妹是个姨娘所出的庶女,苏雨夏。

一次宫宴中,二妹对黎王殿下一见倾心,一次次设计想让我出丑好了却和黎王殿下的婚姻,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可这小丫头片子下手太狠,居然想着毁我名节,却被我将计就计。

苏雨夏羞愤难当,当场跳湖自尽,捞上来的时候早就没了气息。

那日出丧,林姨娘在前面抱着牌位哭哭啼啼,我也跟着假意抹着眼泪以示哀痛。

只是没想到,我前方的棺材忽就动了起来,抬棺材的四个大汉谁都没想到有这般变故,由得棺材直直倒地。

二妹就坐在棺材中一脸迷糊地看着我们,她活过来了。

这事一出,满京城都在传,说是苏家苏雨夏凤凰涅槃是难得的皇后命格,更有传言说得苏雨夏得天下。

我抱着打探的心思,与苏雨夏打交道,发现她前事忘尽。

现在的苏雨夏显得活泼了许多,也让人觉得亲近了许多。

苏雨夏本是个没啥才华的绣花枕头,除了她那张脸也就没啥拿得出手的东西。

可是现在死了一回的苏雨夏,吟诗作对弹琴作画样样精通。

我脑子里有了些可怕的想法,我想苏雨夏已经不是那个苏雨夏了。

民间有些传说,七月十四死去的人,可能会被些孤魂野鬼夺舍了身体。

我想着苏雨夏死去的时间,不禁打了个冷颤。

我让春梅时时关注这二小姐的动向,一有风吹草动就向我汇报,而我要准备参加后日的宫宴了。

只是我没想到苏雨夏突然找到我,甜甜地叫我阿姐,说着些有的没的。

最后提出要跟我一起参加宫宴。

「胡闹。」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本以为是改了个性子的,结果还是这般好高骛远,「这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一介庶女进宫赴宴,要是被爹那群死对头知道了,这可是株连九族的藐视皇威之罪。

苏雨夏还是不死心,说是可以在我身边装作一个小小的婢女,接着又是苦肉计说自己从未见过皇宫,想了却这一桩心愿。

「你可知你说的是什么?」我突然就被气笑了,「这大楚国泱泱几百万人,有多少个见过皇宫的?按照妹妹这般话说的,怕是都抱憾终身了?本以为你鬼门关走了一趟,转了性子清醒了,结果还是这般贪心!你可知你这不洁之身,入了宫宴会给家里招来多大的灾祸。」

苏雨夏一听这话突然就激动了起来,说什么,「女子就该这般吗?不洁之身为何就一定是女子的错。」

我理解不了,我只知道,在大楚国就是这般,你再是清高也堵不住悠悠之口,再说这是她自食其果。我觉得苏雨夏不是楚国人。

苏雨夏开始哭,我承认她真的很好看,梨花带泪别有韵味,她说,「姐姐,同是女子,为何你会这般恶言相向。如果连女子都攻击女子,那么谁还会为我们女子讨一个公道。」

我看着她,想来也是个可怜人,也没有对我有恶意,我只是好心提醒道,「你要知道无论在什么时候,人言可畏。无论你是否有错,但是当一百万人说出同一句话,那就是真相,哪怕是暂时的真相。」

我挥了挥手让她退下,时代有时代的规矩,楚国也有楚国的规矩,想要活得好,必须要学会守规矩。

我没想到的是,苏雨夏还是进宫了。我更没想到的是,她是跟着我的未婚夫进的宫。

宫宴里她笑意盈盈,对每个人都很热情,一颦一笑都是勾人的模样。

宫宴上的女子都对她保持了距离怕被这不洁之身牵连,官宦家的男子也是因为那句得苏雨夏者得天下敬而远之生怕被牵连进这皇权之争。

围在她身边的都是些皇族中人,包括我的未婚夫。

我看着她一脸挑衅地看着我,大概颇有些得胜了的韵味。

皇权之争多么残酷,我只希望这个女人不会牵连到整个苏家。

林家小姐林清漫步过来捂着嘴打趣道,「怎么,未婚夫带着你妹妹进宫,你就没有一点表示吗?」

「你说这种话。」我看着她,早就习惯了,这林家小姐跟我打小的交情,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有这功夫,请我去福满楼吃一顿。」

「你呀,等会未婚夫没了,有你哭的。」林清眼里的担忧不作假,「到时候姐姐我都帮不了你。」

「好啦好啦,知道啦。」我敷衍着跳过这个话题。

林清并不知道我不喜欢黎王,我喜欢的只是那滔天的权势,别人看不明白,但我清楚。

大楚朝开国皇帝钟爱的白贵妃没有好下场,第二任皇帝喜欢的柳贵妃也没有好下场,第三任皇帝喜欢的永乐后也没有好下场。

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由男人,简直就是愚蠢。

就如同现在的苏雨夏。

但无可否认的是,苏雨夏在这宫宴上大出风头。一曲《十面埋伏》一首《将进酒》将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收入囊中。皇帝带头鼓掌赏了些小玩意,我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阴霾。

没有一个皇帝喜欢自己的儿子对皇位虎视眈眈,黎王一群人的动作无疑触碰了皇上的大忌。

我心里暗暗盘算,皇上没法对自己的儿子们下手,但要动苏雨夏简直轻而易举。

我感受到有目光注视着我,我抬眸望去,发现是最不受宠的绝王。

绝王一生下来乌云密布,都说是个不祥的。皇上也最不爱这个儿子,视为耻辱。但是绝王是唯一一个没有靠近苏雨夏的,有点意思。

他朝我举杯笑了笑,转而把脸扭向了别处。

黎王为了表示对苏雨夏的重视,在宫宴结束后驱车送她回家,一路上都嘘寒问暖,将我这王妃置于不顾。

父亲知道宫宴发生的事后,大夸二妹争气,说什么明珠蒙尘终有重见天日之时。

我不想听这番话,人人都道苏雨夏好,却不知飞得越高摔得越惨。

春梅常常替我打抱不平,我也只是笑笑不回应。惹得春梅气急了,「小姐,你这么聪慧一定有法子的。」 2 我的确有法子,只是时机未到。

苏雨夏经过那次宫宴就再也没来过我这里。听春梅说,最近苏雨夏常常跟黎王殿下出去,春梅常骂苏雨夏不要脸,连姐夫都不放过。

我没说话,我不是很难过,当然也开心不起来。我说出去走走吧。春梅便替我打点了一切。

在街上散散心的确有助于身心健康,我坐在福满楼的包间里,慢慢盘算着接下来的路。

现在皇位之争因为苏雨夏的出现几乎已经是明面上的事了,黎王的动作最为明显,几乎逮着空就和苏雨夏风花雪月。

太子殿下称病,不常出门,只能差人送些小物件。

三皇子不爱朝政,对苏雨夏也没什么兴趣,日日流连迎春楼。四皇子绝王倒也好似无心朝政,但我总觉得有些猫腻。

现在也是大臣们急于站队的时候,一步错步步错,我也一样。黎王不是个能成大事的,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那么我现在该做的就是将计就计,帮上苏雨夏一把,解除和黎王的婚约。

我和黎王的婚姻是圣上御赐,退婚也得圣上说了算。

我叹了口气,又是一个大麻烦。

春梅听我叹气,急得不行,拿着她的手一下又一下轻拍着安抚我,挺讨喜的。

「春梅,你知不知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我看着她,轻笑。

春梅挠了挠头,说自己没读过书是不懂的。

我吩咐她回去准备好宴席,邀二妹一叙。而我一个人拐进了街上的巷口,走进了一处破败的院落。

前些年救了个刺客,他允我三个要求,这是我最后的底牌。

这院落很是萧条,萧条到我都怀疑是不是他骗了我,我慢慢悠悠念出何处是归人这语句不通的话,院落里缓缓走出一老者。

我和他寒暄了一番,要了当朝所有皇子的资料。他神色不变说三日后来取。

我回到家时,春梅已经准备好了一切,说二妹还在跟黎王殿下游湖,晚些时候过来。我也不恼,现在的苏雨夏正是水涨船高的时候,个个都捧着,护着,想来她也觉得自己是天命之女了吧。

苏雨夏来的时候旁边依旧是黎王,我的未婚夫。

我依旧轻笑着让春梅端茶。只不过苏雨夏已经没有了当时刚活过来的那份唯唯诺诺,整个人都是趾高气扬的。

她比之前更好看了,眉间画了朵红艳的梅花衬得整个人娇媚。

她依旧甜甜得唤我姐姐,比之前多了丝戒备,黎王没有说话,眉眼间有一丝愧疚。

我扯了个由头让他们不必拘谨,只是苏雨夏沉不住气了。

苏雨夏缓步走到我面前,直接跪了下来,黎王过来站在她身边,盯着我,眼里带着一丝威胁。我心里暗笑,刚还对你愧疚的人,现在就开始胁迫你了,我拉着苏雨夏就起来了,说姐妹二人不必如此。

她拿着梅花刺绣的手帕抹着眼泪说对不起我。她看着我,眼里都是泪水说,「姐姐我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我还是希望你成全我们。」

我感觉以前那个苏雨夏又回来了,「姐姐,我和黎王是真心相爱的。」

我装作有些震惊,看向黎王,他也没说话,我又听得苏雨夏聒噪地喊道,「姐姐,在感情里,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我本意想装作痴情被负的,怎么地也得嗷一嗓子晕一下,但是这个苏雨夏实在是太无脑了,好似被人夺了智,扰的我全无心情。我也只是淡淡地看着黎王,问了句当真如此?

黎王没有回答也不敢看我,只是低头说了句抱歉。

我沉默着思考怎么解除这段姻缘对我的影响小些,他们却以为我黯然神伤。

苏雨夏轻拍我,说难过就哭出来,哭出来就好了。

我有些无语,却也没拂了她的面子,我看着黎王,带了些哭腔,「你理应明白,在大楚国,被退婚的女子是什么下场?」

黎王将头低得更下了,我也更明白此子继承不得大统。

苏绿夏在一旁说着,「姐姐,你失去的只是不爱你的人,将来定有位疼你入骨的人,无视这些规矩来娶你。」

「好一个无视规矩来娶我,你如若真的爱黎王,为何不做了她的妾室?」我冷笑地盯着她,看她手足无措地辩解,说什么爱就得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喃喃道,「一生一世一双人。」

转而又拿出嫡女的气势看着他们,「你可知被退了婚的我该如何?」

我望着他们心虚,真是一个个都欺软怕硬,无趣得紧,「我该一步一叩登上泰丰庙,以示虔诚,我该削发为尼,从此青灯伴古佛。我该三尺白绫了断自尽,自证我苏家清白。你说你们的爱情,凭何我来成全?」

我又转头望向黎王,「你说过,皇上最是疼你。我想黎王殿下该是有法子的。」

黎王似有些不舍,我又加了把火,「如果我出了事,大楚国想是会将我这未过门的黎王妃记入史册吧。」

随即黎王开始假惺惺地看着我说,「虽说你我还未是夫妻,但多年情分,我又怎会让你受如此之苦。」

他握着我的手,缓缓说着,「当年我大退敌军,皇上许我一愿,如今是该兑现了。」

我苦笑着抽出手谢恩,强忍着内心作呕的情绪,「那臣女便祝愿黎王和妹妹早生贵子,百年好合。臣女有些乏了,先行告退。」

我还没走出门,就听着苏雨夏惊喜地喊着黎哥哥。

真是愚蠢。 3 三日后,我如约来到院落,老者也是将所有皇子的信息恭恭敬敬地递到我手上。

我看着总结了一下:

当朝太子楚情,是个能成大事的,可惜身患隐疾无法传宗接代,近日一直在寻各方神医。

二皇子黎王殿下,有野心,暗中势力达三万之多,是最有望成器的,是个十成的伪君子。

三皇子楚练就如表面看到一样,扶不起的烂泥。

四皇子绝王大楚国不祥之子,存在感最弱,可是暗中势力居然达到五万,比黎王还多两万。

我将这些信息烧毁后,老者眼中有一抹赞叹,随即又给了我一份资料,上面是黎王作恶的证据。老者摸了摸胡子,一脸满意的样子,「主子说,姑娘会用到这些的,权当是报恩了。」

「多谢。」我抱了抱拳学着江湖中人的模样,随后直直往福满楼去。

黎王退婚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福满楼里人人都在讨论此事。黎王寻了个极为蹩脚的理由,只说是小时候认错了人,其实黎王妃一直都是苏雨夏。我成了鸠占鹊巢之人。

我低头摇了摇杯里的茶,暗想:好一对狗男女,真是贪心,又当又立。

春梅急得不行,说是什么脏水都能往人头上扣。

我抿了抿茶杯里的普洱,并不着急,「春梅,你该是多读点书。有句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不仅不能破了这流言,我还要让这流言成为最后一把火,一把让苏雨夏再无翻身之地的火,「走了春梅,今晚才是大戏呢。找找那条素净的如意裙,今晚宫宴可要好好迎接第一波恩典了。」

这次的宫宴跟之前不一样,气氛明显沉重了许多。

高位上的天子眼里的阴霾是个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可我们的两位当事人却是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毫无察觉。

林清拿手撞了撞我,一脸恨铁不成钢,「那小丫头片子斗不过你,你为何还要遂了她的愿?」

「你还不了解我?」我挑了挑眉,「恶趣味嘛。」

而且钝刀子杀猪更痛啊。

我看着当今圣上咳了两声,开始发话了,「今日,朕有件大事宣布。」

他又望向我,有些愧疚,只是不达眼底,「落丫头,想来你也知晓了,今日朕是要解除你与黎王的婚约的。你是朕看着长大的,是个乖巧可人的,朕也颇不舍得,思来想去,便想着封你为安落公主,今后便做朕的女儿,你意下如何?」

「是臣女之幸。谢皇上恩典。」我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抬眸看到他眼里些许满意之色。

等一套礼仪下来,林清将我拉到一旁,「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今天的情况了?」

我也不瞒着她,「是想到了。」

我俯身在她耳边慢慢解释,「皇家退婚可不是一句话的事,若是单纯赏赐些小玩意根本就挽回不了我的损失,大楚朝以礼治国,那么身为天子就该以身作则,唯一能让别人无视我被退婚的身份的法子,便是给予我更高的权利和地位。」

林清看着我,眼里的担忧消散了不少,「你呀,以后该早早跟我通气。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可急死我了。」

「那么,请你去福满楼?」我笑着,林清真是个极好的人。

「那必是宰你一顿。」她挽着我,「你是没看到,刚刚苏雨夏的脸都绿了。」

我转眼看向苏雨夏,她看向我的眼里是愤恨还有不甘。我有些疑惑,她在不甘什么,好似我抢了她的东西。

在宫宴的最后,皇上才慢慢悠悠颁下了赐婚的圣旨,将苏雨夏赐给黎王做了侧妃,赏赐了些藩国进贡的宝贝就草草结束了。

马车上春梅直叫好,说是上天有眼。

我无奈地摇摇头,「说什么呢傻丫头,苏雨夏本身就是个庶女,能当侧妃已经很不错了,更何况她还是不洁之身。皇家要面子,定是容不下一粒沙子,看来黎王也是下了一番功夫了。只是我想有些人应该是不知足的。」

果然,等我说完这些话时,苏雨夏的马车就停在了我的面前。

她带着妒忌和愤恨走向我,「姐姐真是好计策。」

她今日打扮得很精致,只不过这份精致并没有换来对应的待遇。「姐姐怕是开心极了。我原以为姐姐是个良善之人,可没想到终是我看走了眼。」

我望着她带了些嘲讽,「侧妃娘娘,你要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已经实现了。我将黎王妃之位让了出来还不够吗?」

「我没空跟你费这口舌。」苏雨夏眼底染了些疯狂,「我乃凤星转世,苏天落,你现在得到的一切,我会一样一样让你失去,因为我才是主角。」

「失不失去,本宫不知道。但是本宫的名讳可是你小小一个黎王侧妃可以喊得?」我盯着她,「狠话不应该说在前面,这是本宫身为你长姐教你的第一课。来人,掌嘴。」

随后几个小厮便按住苏雨夏,我看着她大喊,「我是黎王侧妃,我看你们谁敢!」

我笑了笑,对着春梅说,「看见了吗,会叫的狗不咬人,会咬人的狗不会叫。」

等过了这刑罚,我捏着她的脸,一个字一个字地告诉她,「主角?你可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想要活得好便要守规矩,我苏天落也是有规矩的。」我强迫她看着我,「苏雨夏,再怎么重生也改变不了你的脑子啊。」我看着她慌张的脸,我想我猜对了,「不过本宫的确无趣得很,期待和你对战。」

我无视她对我的骂骂咧咧,带着春梅回了府,我知道真正战争还在后面。

苏雨夏是重生了,她说的那番话看着我的眼神又像是夺人所爱,我想她大概预知些什么,这场游戏好像有趣了起来。

听春梅说,那日过后,苏雨夏便将自己关在房门内整整三日,哪怕是黎王邀约也闭门不见。黎王送来了定亲的聘礼整整是我的三倍之多,为苏雨夏争了不少面子。苏雨夏成了侧妃之后跟变了一个人一般,不再跟之前那般嚣张跋扈了,处处交好,还拿出自己的月俸在城门后施粥,不出三日,所有人都说她是菩萨转世。

「倒是学乖了。」我咬着春梅做的桂花糕,「知道拿舆论造势了。春梅,我们帮她一把吧,让她飞得再高些。」

春梅有些不解,「小姐你说什么呢。」

「春梅,我是不是让你多读书?」我缓缓解释着,「舆论用好了的确不错,但是这舆论是把双刃剑。她的月俸能支持她多久呢?只要有一日她支撑不住了,你说这把剑会朝着谁?」

春梅挠了挠头,弱弱说了句小姐,我还是不懂。

我起身锤了下春梅的脑袋,「你做一日的好人,人人念及你的好,如果人们习惯了之后,你突然停止了,那么便是你的错处了。所以我们只要一日比一日更狂热地去歌颂她得好就足够了。」

苏雨夏还是很天真呀。

春梅道了声是,又说道,「小姐,绝王生辰宴,我们可要赴约?」

绝王是最不得宠的皇子,往年生辰都是草草度过,跟别的皇子一比简直云泥之别。

「去,另外准备好贺礼要一视同仁,别的皇子什么档次,绝王就什么档次。」我转眸一想,「打听下我们可爱的二小姐可去?」

大抵过了很久,春梅派去的小丫鬟才过来通报,苏雨夏决定赴宴,还准备了东海珊瑚当贺礼。

我点了点头,赏了些银子就打发了这小丫鬟。春梅看着我一脸信誓旦旦,说定会寻个比东海珊瑚玉观音更好的寿礼。

「不必,就按寻常皇子的贺礼准备即可。」

生辰宴很是冷清,个个都知绝王不受宠,来的宾客都可以省略不计。

绝王在主位看不出悲喜,照例和上次宫宴那般举起酒杯对我晃了晃又将脸转向别处。

我寻了个位子坐下,等待宴会正式开始。 苏雨夏坐在旁边看着我,眼里是必胜的光芒。绝王挥了挥手,旁边开始出来一个小厮开始唱礼单。

「礼部尚书送千丝蚕布一匹。」

「谢大将军送清风剑一把。」

「浔中侍郎送大好河山图一幅。」

「安落公主送洛河古琴一架。」

「黎王苏侧妃送东海玉观音。」

台下的官员们议论纷纷,东海玉观音那可是有价无市的宝贝,送与绝王真的是大手笔了。

此时苏雨夏一脸高傲地站了起来,说是还有一物,说着差人拿上来一个黑色的四方盒子。「此物算不得贵重,却也算嫂嫂的一片心意。之前嫂嫂人微言轻做不得主,今个都给你补上。这是嫂嫂亲手做的糕点,嫂嫂给它取名为蛋糕,只有生辰时才吃的。」

接着苏雨夏又往上面插了蜡烛,说是许愿之后吹灭愿望就会成真,还给绝王唱了一首所谓的生辰歌。

整个宴会的确有了些氛围,绝王站了起来笑着说这是他经历的最难忘的生日。

我知道苏雨夏是想拉拢绝王,毕竟从表面上来看,绝王不得宠,他想要从这皇位战争活下去只能找对阵营,现在最有望继承皇位的只有黎王。

我不知道绝王是真被感动着了还是在逢场作戏,我不敢轻举妄动。我原以为只有东海玉观音这一招,那么只需三言两语就能让绝王觉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绝王生母赵贵人死得早,他从小寄人篱下,难保不是个缺爱的性子。今日这一场怕是已经达到了绝王地期待了。

台下浔中侍郎又说到黎王侧妃近日在城门施粥一事,都说苏雨夏是个良善之人。今日苏雨夏就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个主角,她那张满是笑意的脸在我眼里突然扭曲了起来。我恍惚间看见苏雨夏拿着一条白绫死死缠着我的脖子,语气嘲讽地对我说着,「姐姐,我说过我才是主角。」

身旁的春梅看我不对劲晃了晃,说该离席了。

绝王今日心情大好,连送客都亲自上阵了。我途径他身旁时却听得他轻声低语,「本王可没有这么好收买。」我抬头望向他,他眼睛里带了些我看不懂的意味,有些复杂。

苏雨夏在前方像一只骄傲的孔雀,她不再像之前那般失了智,而是语气平静又有些恶毒地说道,「姐姐,游戏开始了。」 4 苏雨夏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断地做好事,又是大张旗鼓去寺庙祈福,又是城外施粥,一天天忙得不亦乐乎。

平民百姓特别是从周边涌来的难民们对苏雨夏感恩戴德,连带着黎王的声誉步步高升。苏府外常常有人自发过来感谢,只要苏雨夏一出门都是又跪又拜大喊活菩萨。

春梅打听到消息说苏雨夏为了让自己的形象更加光辉伟大一些,直接将白粥改成了药粥,说是黎王那边出了笔巨款资助,现在所有人都说这才是郎才女貌。

我听着这话,毫无波动,的确像是他们的作风,踩一捧一又当又立。「春梅,去打探下粥里放了什么药材。」

等春梅将方子递给我时,我发现里面竟用了一味沙参。

我拿着方子忽然一下就笑了出来,春梅在旁边一脸疑惑,「小姐你在笑什么啊?」

「我啊,当然是在笑有些人上赶着把把柄送到别人手上咯。」我半捂着嘴,「春梅,如果我记得不错城东是否有一块药地?边上应该有许多毒芹,这玩意跟沙参长得可是一顶一的像。」

「我明白了小姐,我这就放出风去说那块药地有沙参。」春梅立刻就准备行动起来。

「不,春梅,你放消息给百姓们,就说那块药地里有毒芹,跟沙参很像但是药效相反,让他们注意别采错了。」

「这?」春梅有些不情愿,「小姐,你为何不仅不破解他们的招数还要帮上他们一把呀?不会又是让他们飞得更高吧,可是现在黎王出钱,估计等他们断粮停止是够难的了。」

「你呀,你要知道现在苏雨夏为了省下不必要的开销都是向百姓们收购的药材,到时候按你这么说保不准有人将你供了出去。但是我们现在这么好意的提醒,那部分人的不怀好意就不是我们能控制得了,投机取巧的人可不在少数哦」我看着她慢慢明白的眼神,这小丫头还是太单纯了。

「我知道了小姐,到时候如果有人发现我们说过这些话,也只会称赞我们默默奉献。春梅这就去办。」

「等等。」我叫住她,「最近皇后娘娘染了风寒,我这个公主也得去瞧瞧。明日就入宫吧。」

入宫也算是件大事,父亲知道后让我带上苏雨夏,说带她见见世面,说不定这正妃就能收入囊中。

我看着他冷笑,今日才知道原来父亲也是个见风使舵的,「父亲,入宫是件大事,侧妃娘娘要是想去自行通报便是,本宫带着未免失了礼仪吧。」

父亲看出我有些不悦,不敢再强求,毕竟此刻我头上顶的是皇家头衔,若是真要算下来他是没有好处的。

春梅扶着我上了马车,「小姐,老爷这回怎么这般糊涂?」

我没有说话,我暗暗思衬着苏雨夏复活之后的所有事情,好像跟她有关联的人直接就跟失了智一样。明明只是个谣言,可是皇室那些皇子却跟看到了圣旨似的,一个个都想要拿下苏雨夏。黎王殿下明明之前也算是智勇双全,苏雨夏一出现,他硬是要退婚,听着她那所谓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甚至都忘记她是个不洁之身。今日父亲这般举动更是可疑,父亲在官场这般久,出了名的老狐狸了,今日却说出这些个孩童都不会说的话。这中间好像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操控着。我又想起了苏雨夏染了疯狂的脸以及那句「姐姐,我才是主角。」我想她可能不是胡说的。

好不容易来到凤仪宫,皇后娘娘病得不算轻,说上两句话便咳个不停,整个人面容憔悴躺在贵妃椅上,听在旁侍奉的林太医说这是染了风寒了。皇后娘娘向来身子弱,听说当年是当年为皇上挡刀的后遗症。楚国每到这段时间都会有大量的百姓感染风寒,还会有传染的现象,过几天就会按照往年的惯例分发防疫药材给到民间。

林太医说皇后这次病得有些久了,之前的药方子吃了都不是很管用。我看着太医院拿来的药方,「林太医,本宫斗胆想往里加入一味藜芦你看可否?本宫刚观察了皇后娘娘的情况,娘娘咳嗽是因为喉咙不舒服,藜芦正好祛痰,加上林太医的药方,性温和,更适合娘娘凤体。」

林太医寻思了一番,直说妙啊,接着就差人去抓药方了。林太医冲着我行了个大礼,「这方子臣会与太医院商量一番,说不准更适合今年防疫的需求,公主此番是立了大功了。」

「本宫不是个爱出风头,此番就说是你的功劳罢。」我接过太监熬好的药进了凤仪宫。

皇后喝了药有些乏了,我也识趣地告了退。

春梅难得懂了我的心思,「小姐这招真是高,这般就算毒芹没法子治那苏雨夏,这相冲的药性也够她喝一壶了。」 4 过了两日,宫里传来消息说皇后痊愈了,皇上差人赏了些金银,又给了张帖子,说是藩国使臣带着公主来示好,宫里准备开接风宴让我和苏雨夏进宫赴宴。

苏雨夏今日穿得与平时不同,一身白衣多了几分飘飘然的气质,头上戴着琉璃八宝簪垂下来的华丽流苏衬得她更显几分娇媚,只不过对着我没有什么好脸色,「姐姐打扮得这般简朴,怕别说我们苏府我们楚国亏待了你这一朝公主。」我听着她阴阳怪气的话语,只是反击了一句,「看来侧妃娘娘忘了如何守规矩了?」接着她的表情变了变,我知道她只是想起那日狼狈了。

今日的宫宴完全就是政治的主场,过分出众并非什么好事。我想她一定没听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父亲还在一旁嘱咐着进了宫要互相照顾,我们也就虚情假意地附和。

对于进了几次宫的我们来说也算是轻车熟路,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皇后看见我便招手让我过去,说已经是个公主了还这么谦让坐在小姐们的位置上,我看见她眼里的感激。皇后拉着我的手,轻声说道,「若不是你,本宫的处境可能就不似这般了。」我知道她意有所指,宽慰着,「娘娘是母仪天下的娘娘,自有上天保佑。」她笑着直说我是个懂事的孩子。

我又瞥见苏雨夏暗暗攥紧的拳头。这次苏雨夏身边的人明显多了些,这些日子她做的善举还是有作用的。周围都在讨论苏雨夏施粥祈福一事,都说她心系于民,还有些官家小姐为了表示自己的良善,甚至还有了资助的想法。我没有阻止,这个宫里最不缺的就是墙头草,现在的苏雨夏有多受欢迎,那么以后她便会多受唾弃。

皇上过了好一会才到达宴会,身旁的赵公公扯着嗓子宣使臣觐见。

藩国使臣和公主走到台前行了个标准的楚国跪拜礼,「藩国使臣谢允带藩国长公主叶云霓觐见。」

叶云霓我有些印象,前些年头闹得沸沸扬扬说是神女降世的女人,她除了一张魅惑人心的脸以外还有聪慧的头脑,曾在楚藩战争上有过不小的功劳,可惜最后还是寡不敌众。但那个传闻从藩国到楚国都流传了不短一段时日,都说娶妻当娶叶云霓。

「云霓长公主是我藩国神女,藩国国师曾预言说得神女者得藩国,今带神女前来,愿与楚国永结同好。」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这句话就是说谁娶了叶云霓,谁就是藩国的王。

皇子们各个蠢蠢欲动,毕竟藩国归了楚国也是一片不小的封地,无疑是夺王位的一大助力。

场上脸色最不好看的就属苏雨夏了,她望向黎王想要得到肯定的答案,却发现黎王正看叶云霓看得出神。

最后还是绝王出来扯开了这个话题,说是早就听闻云霓公主一舞倾城,不知可否一见。

叶云霓也不端着,直接来了一曲《云霓舞》,皇上大悦赏了不少东西。其中黎王毛遂自荐说是要带着云霓公主逛逛京城。苏雨夏一声不吭,只是从她的脸色中就能看出她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城中的贵族小姐们也对云霓公主好奇,纷纷围在她身边,苏雨夏几乎是无人理睬,就连她的黎王殿下也对着藩国的公主大献殷勤。

我拿起一盘糕点,缓缓走向叶云霓,「公主刚刚一舞可真是妙极了,我也不舞文弄墨了,想着你进宫到现在什么也没入口该是饿了,先吃吧,这是京城有名的桂花糕,尝尝?」

叶云霓望着我有些感激,道了声谢就吃了起来。

一旁的苏雨夏看着这幅景象,开口道,「姐姐都不关心关心我这个做妹妹的有没有饿着,看来我们云霓公主的魅力都是有见证的。刚刚那一曲《云霓舞》不愧是云霓公主成名舞,人间哪得几回闻啊。」

我捕捉到叶云霓瞬间的讶异,又见她拍了拍手,「偷来的东西名不正言不顺,小学的水准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我听不太懂她们说的话,但我明显看见苏雨夏脸上出现的和刚刚叶云霓同样的讶异。

叶云霓一番话模棱两可,在场的人都在议论苏雨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其中林清更是夸张,好似想帮我报仇似的,「偷东西,天啊,这不是丢我们贵族小姐的脸嘛。」经林清带的这波节奏,不少人又开始添油加醋道,「她还抢了安落公主的未婚夫呢。」「你看她今日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一看就是个爱出风头的主。」「连姐夫都不放过,真不要脸。」

苏雨夏听着这些话看了看旁边毫无动作的黎王,有些恼,「公主,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能乱讲。我到底是偷了些什么?」

叶云霓不紧不慢,「偷了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

她走近苏雨夏,低声轻语。我看着那唇形依稀说了些「穿越者」,「抄袭狗」,「小三」之类的话。

最后叶云霓一把推开她,用所有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了句,「三人者,人恒三之。」

这事都没经我的手,已经在京城传开了。黎王又日日跟叶云霓出去,今个是游湖,明个是赏花,苏雨夏还没过门就有了失宠的迹象。

苏雨夏只能埋头在她的事业里,城门口的粥铺已经满足不了她了,加上这段日子我有意让春梅压了对她的赞扬,我想她也感觉到有些不满足了。苏雨夏在百姓家大肆收药,准备在城西口再开放个施粥点。

苏雨夏也来找过我和我求和,我应了下来。春梅说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我也和往日一般轻笑着回复,「苏雨夏这是想要休战呢,她并非是个蠢笨之人。现在她失了名声,又多了叶云霓这一劲敌,甚至是黎王殿下都不再对她有求必应,现在这个时候再与我交恶并非上策。」

「小姐,那我们应该联合云霓公主将她彻底打倒。」春梅突然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我,「小姐,你不会是心软了吧?」

「傻丫头,你家小姐何时心软过。再说了苏雨夏是一条蛇,我可没兴趣当那个农夫。」我抿了口茶水,「只不过你家小姐想看着苏雨夏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罢了。」 5 这段时间没了苏雨夏,日子过得还算清闲。

我应了绝王的邀约去了福满楼,等我到时,估摸着他已等候多时了。他见着我像往日那般笑了笑,「今日邀公主前来实属有些唐突了。」我笑说无碍,他便开门见山道,「 近日云霓公主和亲一事是该有个结果了。本王不想娶那妖艳的公主,又想到安落公主尚未婚约,不如联手?」

此事与我来说有利无害,我虽是公主之称,不过也是外姓。

我翻阅过古籍,楚国大多数外姓公主最后的下场都是成为政治联姻的棋子。

绝王现在虽是个不受宠的主但是胜在有勇有谋,可以与黎王一战。「我不厌你,此事与你我二人称得上双赢,不过无论你日后如何,本宫不做小,若是绝王殿下能接受这条,本宫便等着绝王殿下的聘礼。」

我不似寻常女子,说什么此生只愿寻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在苏府我便知道,所有将希望寄托于他人,最后都落得个肝肠寸断红颜薄命的下场。

林姨娘是如此,崔姨娘是如此的,连姨娘也是如此。

绝王的动作很快,直接请得天子赐婚,以及满满当当十里红妆。我摇身一变又成了绝王正妃。

春梅近日最爱跟我说的话题便是黎王对苏雨夏不管不顾常伴云霓公主身边,气的苏雨夏在房里砸东西,还说苏雨夏根本斗不过叶云霓,正如我所说的那般屡战屡败。

「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这不是苏雨夏说的嘛?怎么到她身上便受不了了?」我有些嘲讽,天道好轮回。

只是这般喜悦的日子没过了两日,一大队禁卫军浩浩荡荡地将苏雨夏带走了。

我带着春梅在父亲的嘱托下进宫打探消息,春梅说我该拒绝的,这就是苏雨夏应有的报应。

我没说话,好歹也是个有血缘的,若是真随了性不闻不问倒是落人话柄,更何况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万一被连累了,那不是得不偿失。

等进了宫,我才知道缘由。

黎王殿下为了展示自己爱民如子,特意带着云霓公主去了施粥点。这还不够,黎王还说什么吃惯了锦衣玉食偶尔喝些清淡的粥也是人生一大幸事,结果现在双双中毒了。

满殿的太医都大汗淋漓地忙着,这边施个针稳住毒性,那边找源头看是什么中毒。

这边还没解决,又有御林军来报说是皇宫外跪了一大批平民百姓说是喝了宫里分发的汤药都出现了昏迷的症,宫里人人自危。皇上知道这些事后大发雷霆,说三日内定要查清楚,在此期间苏雨夏便关在慎刑司等待处置。

黎王病危,查明真相一事就落到了绝王头上,而我身为绝王妃于情于理也该帮衬着些。

我知这前因后果,这本就是我设计的结果,但在我抬头望向绝王时,他眼里的无奈以及了然,我明白他也知了,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聪慧。

出了宫,他直说我胆子大,官家小姐居然连当今圣上都敢算计。末了,他摸了摸我的头,说本王就是喜欢你这般聪慧。

我有些不懂,这句话来得太突然,我只当是他与我逢场作戏。

我吩咐春梅准备些二小姐爱吃的东西,是该给她搭戏台子了。

我亲自去了慎刑司。慎刑司里遍地都是血腥味,还能瞅见一两只老鼠掠过,想来苏雨夏这段日子并不好过。

关押苏雨夏的牢房在最尽头,好歹也是黎王侧妃,还是单独关押的。我看见苏雨夏蜷缩在角落里早已没了之前的傲气,身上虽然没有明显的伤痕,但从她瑟瑟发抖的身影中,我还是确定慎刑司对她用了刑。

她看见我,直道歉,「大姐姐,我错了。大姐姐救救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装作有些不忍,「大姐姐也想救你,我们姐妹斗归斗,好歹血浓于水,姐姐怎么真的忍心你这般苦。」我看着苏雨夏眼里渐渐恢复的希望,「可是姐姐无能,皇上那边已经查出来了,妹妹你错将毒芹认成沙参放入粥中,现如今黎王殿下和云霓公主昏迷不醒。」

苏雨夏抓着我的手,不肯松开,她明白我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继续将现在的情况告知她,「民间也是大批百姓中毒,皇上现在龙颜大怒。今年分发的药方子里的藜芦与你粥中的沙参相冲也是令大批百姓中了毒,这可是大罪。」我看着苏雨夏慢慢呆愣的表情也知道不能演得太过了,「姐姐只有一个法子,但是姐姐知你良善,至于做或者不做就只能妹妹你自个决定。」我从食盒中拿出之前老者给我的黎王罪证,「这是姐姐帮你收集到的,现在你只能断尾逃生。不然只怕难逃一死,姐姐只能说这么多了。」

春梅悻悻地问我,「小姐,你为何还要救她?这可是打倒她最好的时机。」

我停下步伐,难得带了一丝情绪和厌恶,「因为,在一段出了轨的感情中,渣男往往比第三者更可恨。春梅,苏雨夏没了黎王,又有这般污点,蹦跶不起来了,现在只不过是留了她一条命。」 6 我与绝王将探听到的消息一一如实地汇报了皇上,皇上立刻将苏雨夏提出来审问。为了平民愤,特意公开审问。

黎王特意拖着大病初愈还虚弱的身子前来旁听,说是要与这个毒妇做个了断。

苏雨夏是被架着出场的,在慎刑司不吃不喝甚至还被用了刑,她此刻比黎王还要弱上三分,原本白净娇媚的脸也布满了污渍。

皇上亲审此次案件,我又回想起那日他眼中的阴霾。

他带着极大的怒气将事情一一陈述,其中细数了苏雨夏的种种罪状。

我看到苏雨夏眼里有一丝不舍,皇上问她是否认罪,她也支支吾吾却始终没有拿黎王挡剑,倒也算个痴情的种了。

旁听得民众气急了,菜叶子鸡蛋一股脑地扔了过来。黎王咳了两声,在太监的搀扶下不带一丝情感,「本王原先觉得苏氏二女是个良善之人,却终是被蒙蔽了双眼,今日在此休了苏氏,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此事是本王管教不严,本王愿亲自执刑,给百姓们一个公道!」

我冷笑了下,正想出言,却发现苏雨夏先我一步,「皇上,罪妇有话要说。」她跪在地上却将背挺得笔直,眼里充满了决裂,「皇上这一切都是黎王殿下指示的。」台下的人对于这般转折显然没有反应过来,「皇上,罪妇不敢不说,皇上是真龙天子明辨是非。黎王殿下想趁此般事情动摇皇上龙威,让百姓不满。罪妇逼不得已,黎王说若是罪妇不做,便将苏府拉入深渊,罪妇不忍大姐姐和父亲被拖累,现在见着皇上,我想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皇上,求皇上明鉴。」苏雨夏颤巍巍将那些罪证拿了出来,似是不甘心,像皇帝那般一桩桩一件件念了出来,「明治十三年三月,潮州大水,黎王私吞了三万两黄金。明治十三年八月,利州疫情,为封传染源,立新村一千八百人口全部葬身火场无一幸免。明治十三年十二月,黎王招募私兵三万,意图谋反。」

场上所有人哗然,黎王大骂着贱人说苏雨夏肆意抹黑无中生有。苏雨夏也回怼道,「罪妇若无证据岂敢乱说?皇上,之前是罪妇被情爱冲昏了头脑,今日将黎王作恶所有证据一并呈上。」

皇帝看着那陈列出来的罪证以及台下民众们越发激动的情绪以及那一句句「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口号,脸色愈加黑了起来,若是别般小事都还可饶恕,招募私兵可是直直踩在了皇帝的逆鳞上。今日这么一闹,饶是再大的本领也无缘皇位了,毕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皇家本就没什么亲情可言,皇帝思忖了会便直接下令道,「今个黎王犯下大罪剥去所有封号,即刻前往封地永世不得回京。苏雨夏死罪难免活罪难逃,念其坦白有功,择日送往泰丰庙祈福以消自身罪孽。」

「本宫倒是觉得不必如此。」一旁静看的叶云霓忽然就开口了,「让苏雨夏和黎王殿下一起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若是这般就当本宫大发善心,此事便不追究了。」她看着苏雨夏,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毕竟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亲。 你说呢,侧妃娘娘?」叶云霓字字珠玑,阴阳着苏雨夏做的缺德事。

苏雨夏没有说话,眼里是失了希望的黑。这都已经撕破脸了的两个人在一起还谈得上什么亲昵,只能自相残杀罢了。

叶云霓又趴在苏雨夏耳边轻语,我听不得清,只能依稀辨得说的是,「这不就是侧妃娘娘要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了吗?毕竟黎王失去的只是权势,得到的可是你的爱呀,我真以和你同个时代为耻。」

苏雨夏失了魂般仍由士兵架着退了下去,黎王拿淬了毒的眼神望着苏雨夏,缓缓走了下去。

叶云霓朝我走来,扔给我一包点心,「谢了你当日解围,正巧我也不喜她,这般也算是有因有果了。」

押着苏雨夏的御林军突然跑来说苏雨夏疯了,刚刚神志不清胡言乱语还刺杀了黎王,是一刀毙命。

我直觉不可能,黎王是练过武的,可抬眼看着楚绝我也明了,他过来抱着我,多了分无奈,压低了声音,「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呀,万一苏雨夏出卖了可就有大麻烦了。」

苏雨夏死了,这一次她连葬礼都没有,只有林姨娘在城外为她立了个衣冠冢,苏府为了自保将她踢出族谱,好似从来未有过这个女儿。她死后凤凰涅槃的谣言不攻自破,绝王步步高升,而黎王离了我没得好下场,世人都说苏氏嫡女苏天落才是凤星转世救活了苏雨夏,绝王和我的声望提升到空前的高度,甚至民间有些话本子因为真假凤凰还大捞了一笔。

明治三十二年,皇帝病危,传位至绝王改年号同仁,封苏氏嫡女苏天落为后。 7(番外)

进宫三年,我与绝王相敬如宾。

宫里嫔妃不少,但都是难得的良善之人,并未像话本子那般争来斗去。

春梅今日托人带了宫外城西的青梅,最近不知怎么好酸口。春梅打趣着说是不是有了小主子。

我又回想起那日大婚,盛世的婚礼艳羡了不少贵族小姐的眼。

那日难得绝王喝醉了酒,摇摇晃晃来到喜房揭了我的盖头,温柔地拥住我像个孩童般,「落儿,我娶到你了。」我听着他在我耳边说着,「你都把本王忘了,本王可还记得十二岁的你还跟本王说龙王出现的地方都是乌云密布的,本王信了。你还不知道呢,落儿你那日救的刺客就是本王,还有两个要求没实现呢。」

我有些震惊,也感叹他的演技实在有些好,他又在我耳边呢喃,「落儿现在有几个要求都可以,本王都给你实现。」

往后的日子绝王几乎是百依百顺,我想着的没想着的他都做到了,从一开始的结盟到现在真像是过日子的样子。

绝王登上皇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大肆筹办封后大典,说是夫妻本是一体,这等荣誉自当与我分享。

春梅说得不错,我的确是害了喜,太医为我把脉直说恭喜,甚至宫里那些妃子们比我还高兴,我有些不解。

当了皇帝的绝王更是小心翼翼,除了上朝都在凤仪宫待着,他批他的奏折,我瞧我的话本子。

过了九月终是诞下一子,他瞧着我面色苍白赌气地说以后不生了。我瞧他孩童般的话语不知为何觉得有一丝甜蜜。

楚绝为他取名什么楚爱天,楚怜天被我一并否决了,说是显得俗气了,最后决定叫楚仁贤,希望以后他仁厚节俭,贤明果决。

有日楚绝惹得我气急了,坐在御花园不理他。春梅说我越活越回去了,好久不见得我这番小女儿作态了。

我还记得那日月色很美,楚绝在我耳边说,「看在朕遣散后宫的份上,便不气了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