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今天科目一过了没

所属系列:私藏月亮:做她的不二之臣(已完结)

今天科目一过了没

私藏月亮:做她的不二之臣

我哥的朋友最近来协助我过科目一。

但有一说一,他脾气真有点差。

「不按规定安装车牌是怎么个安装法,倒装?」

「……可以的话,我想把你的脑子倒装。」

01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考新规科目一。

第二次考科一不过之后,我哥在微信里笑得像只会下蛋的公鸡:

「哈哈哈哈哈哈艹,怎么会有人科目一都不过的啊?」

听完这句语音,我忍住骂他祖宗十八辈的冲动,硬是给他发了句「帮帮我,谢谢。」

事实证明,我哥行动力还是在的。

两天后,当我穿着个睡衣,脸雀黑也不洗,开开心心给我以为的「饿死了吗」骑士开门

结果门外站着个大帅哥的时候,我杀了我哥的心都有了。

「你哥说你考不过科目一让我来帮忙……」大帅哥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笑,「可以理解。」

????

你什么毛病?

他这个举动,我很生气。

但他那张脸让我觉得,有时候吃亏是福。

侧身让他进了门,我指着地上我哥那双拖鞋说:「鞋穿我哥的吧。」

谁知道他皱了皱眉,毫不掩饰嫌弃:「穿上这个会烂脚吗?」

……

很好,嫌弃我哥是吧?

那我们绝对能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后,我翻遍鞋柜,最终拿着那双巴啦啦能量风的小魔仙拖鞋,略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家里只有这个了。」

帅哥沉默几秒,接过。

「我叫林知意。」话是这么说,我的视线一刻也没离开他的脚。

「……李斯年。」他还真换上了那双拖鞋。

我还没来得及多看几眼,眼睛就被一只手蒙住。

一片黑暗中,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柠檬香。

他的手有点凉,这么盖着还挺舒服的。

「再看,小心长针眼。」

……

他怎么急起来连自己都骂?

02

我错了。

如果我知道科目一考不过的代价是被一个帅哥拐着弯骂一个下午,

我是死也不学车了。

「新中国都成立七十多年了,没道理你还没见识过柏油马路长什么样子啊?」

「你这题,杨幂看了都要从电视里爬出来问你一句『你没事吧?』」

「谢谢你让我知道了科目一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可能确实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学车。」

到最后,李斯年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我的肩,真诚建议道:「把驾校的钱退了吧,好几千呢。」

倔强如我,即便一下午的模拟测试均分 50,也依然顽强。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我握住他的手,差点声泪俱下。

李斯年噎了一下,随后笑得邪气:「你如果还能抢救的话,需要抢救的人就是我了。」

你妈的。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回学校了。」他站起身。

我跟着他走到门口,依旧不死心:「真的没救了吗?」

李斯年闻言,盯着我看了几秒,最终朝我伸出手:「手机。」

看着他动作迅速地加上了我的微信,我刚有些感动,又听到他说:「也好,这样方便你给我发精神损失费。」

……请问您是脸用来积德,嘴用来造孽是吗?

送走李斯年没多久,我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怎么样?李斯年可是我们专业的学霸。」

我思索两秒,回:「那你妹比他牛。」

「怎么说?」

「我可以凭本事把学霸逼疯。」

「……先不说这个,下个星期一你来学生会一趟,帮我个小忙。」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完全不给我拒绝的机会。

有你真 TMD 是我的福气。

我哥,林知和,比我大两岁,我俩读的是本地同一所重点大学。我现在大一,他大三。我不住校,他住校。

而我们的父母,正在遥远的首都打工挣钱。

留守儿童了咱俩属于。

做了一下午的题,脑子受不受得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肚子在抗议。

跑到厨房煮泡面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拿起一看,居然是李斯年。

「别灰心。」

「起码科目一没次数限制。」

「你考一辈子都行。」

……

魔鬼看了都要说一声「妙哇」。

03

小忙。

我哥怎么敢把筹划毕业晚会这事称作「小忙」。

我看着桌子上垒成砖一样厚的资料,脑子差点爆炸。

「我有个很重要的实验,最近走不开,学生会又缺人手,」我哥说得理所当然,「你就当给自己一个锻炼的机会,而且学生会帅哥多啊!」

「那你是怎么进学生会的?」

「……」他挂了。

我随手翻了翻那些资料。

有主题选择、节目预选、材料购买一系列工作。

「你是林知和的妹妹?」旁边走过来一个美女问我。

我点头,并伸出自己的大拇指:「姐姐你好美。」

美女姐姐一愣,随后笑得开心:「哪有。你的工作是去买到时候场地的装饰物,我记得会长还安排了一个人来着。」

我刚想点头并加上这个漂亮姐姐的微信,沈佳楠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用她媲美海豚的夹子音娇滴滴地说:「学姐,我遇到困难了你来帮帮我好不好?」

然后,我的美女姐姐就这样被她掳走了。

……除了晦气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其实我刚入学的时候也是住校的,毕竟家离学校也不算近。

然后我就遇到了沈佳楠,我的舍友。

她有病。

有媚男症以及看不得我比她过得好综合征。

我可以接受一个女孩子爱漂亮爱精致,但我不能接受一个女孩子为了养一池子鱼和别的女生搞雌竞。

刚开始,沈佳楠在我们面前疯狂炫耀有多少男生喜欢她,里面有几个帅哥和富二代的时候,我想我应该学会包容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奇形怪状的物种。

但后来,我知道她因为我有几件比较贵的衣服就暗示她男友我可能是被包养了之后,当天晚上,我直接卷铺盖回家。

听起来好像很怂,但我真的觉得,和这种人多说一句话都是在浪费生命。

拿起桌上的资料,我叹了口气。

「你不会还在为科目一烦恼吧?」身后有人说话。

我转身。

李斯年就在我面前,穿着件白衬衫,头发看着蓬蓬的很好 rua 的样子。

就,不说话的时候还是让我很心动的,只可惜长了张嘴。

「你也被分配去买东西了?」李斯年看了看我手上的资料,「真巧,我也是。」

我思考了几秒,最终还是决定向他汇报我近来模拟测试的进步:「你知道吗,我可以考六十分了。」

十分,多么大的一个进步!

「哦?」他歪头,「那你大学毕业之前应该可以考过。」

……

多么美好的一个祝福。

04

学生会还没有完全决定好要买什么东西,我想想今天闲着也是闲着,便拉着李斯年陪我一起去奶茶店接着做科目一。

「我要一个……感觉葡萄脆啵啵和草莓奶冻都很好喝的样子。」我看着图片,一时很纠结。

李斯年站在我旁边,手撑在下巴上,有点小帅。

「给我一杯葡萄脆啵啵吧,五分糖谢谢。」我下定决心,「你喝什么?」

精神损失费没有,一杯奶茶我还请得起。

李斯年挑挑眉:「草莓奶冻吧。」

点完单后,我和他找了个位子坐下。

我拿出手机,面色凝重并真诚发问:「70 周岁以上的老人不能骑摩托车,对吧?」

李斯年点头。

「那为什么他能骑轻便摩托车!?」我忍住拍桌子的冲动。

「……」李斯年沉默了一会儿,也真诚发问,「你把这记住不就好了?」

我一噎,随后继续问:「不按规则安装车牌是怎么个安装法,倒装?」

「……可以的话,我想把你的脑子倒装。」李斯年说着说着还上手了,轻拍了拍我的脑壳。

我摸了摸他拍过的地方,沉默,随后接着刷题。

但不是我说,科目一真的很难考啊。

路分普通道路、高速公路,地分居住地、核发地、登记地、迁入地、迁出地,车分货车、客车、校车、牵引车,

还有那个 TMD 轻便摩托车。

怎么会有人觉得科目一好考的啊?

做了 100 道之后,我看着 55 的分数,更沉默了。

怎么还退步了……

刚好店员叫到了我的号子,我起身走到柜台前拿奶茶,一转身却看见沈佳楠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此刻正笑得像朵花一样同李斯年交谈。

一天两次,双倍晦气。

我无语,走过去,把李斯年的那份放下就走。

看多了晦气的东西才是真的会长针眼。

走出奶茶店的时候,我给他发了条信息:临时有事,先走了。

隔着玻璃,我看到沈佳楠有意无意地往李斯年身上蹭过去。

呵,给她练出一套连招来了。

没心情观摩绿茶是如何练成的,我走了。

而老子的科目一老师也很有出息的,没回我消息。

看来聊得很开心。

看来男人都很吃茶妹那套。

05

算了,我承认。

我讨厌沈佳楠最根本的原因是她毁了我对初恋的幻想。

想当年,刚入学的时候,我以为我宿舍的人都是我的好姐妹。

所以在沈佳楠第一次告诉我们她交了男朋友的时候,我们全宿舍的人都狂喜并一起吃了顿饭。

然后吃饭途中,我傻了吧唧地和她说了我在学校里有个喜欢的人,我填这所学校有蛮多原因是因为他。

你们能懂吗?我喜欢了 3 年的人,3 个月后成了沈佳楠的男朋友。

看着沈佳楠挽着他的胳膊意有所指地问我介不介意的时候,我一掌把她拍得稀巴烂的冲动都有了。

这还不是最劲爆的。

最劲爆的是半个月后,她故意让我看到他们的聊天记录。

他为了讨好她,在贬低我。

……

我当时就是一个怒发冲顶不知情为何物的状态。

可沈佳楠做得太周到了,那上面完全没有她嘴我的记录。

而为了宿舍和谐——主要是我真的会忍不住上去给她一个大嘴巴子——我不住校了。

用我哥的话来说就是:王八躲进壳里去了。

说是这么说,我哥后来还是帮我教训了那个男的一顿,第二天看见他那脸肿得像被马蜂蛰过一样。

但从此,我对恋爱和男人处于一种「我就看看」的状态,清心寡欲的程度是出家当尼姑都不成问题的地步。

而且我感觉我也不会是男的喜欢的那种类型。

毕竟茶妹从未失手过。

而我恰恰和茶妹完全相反。

那天回家后,我闲着没事一直在刷题。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考出了一个 70 的佳绩。

正当我想发个朋友圈炫耀炫耀时,李斯年发了条微信过来。

L:有什么急事让你话也不说一句就把我抛在那儿?

我盯着这条消息看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他为什么要在我发完最后一条微信 7 小时四 45 分钟 23 秒后回我这么一句。

本着诚实的原则,我实话实说。

我:我看有人和你搭讪,不想打扰你啊。

L:?

他发了个问号。

看着这个问号,我满脑子也是问号。

我:?

L:下次能不能看看我的面部表情?

我:?

L:我当时那个表情看上去像是想和她说话的样子吗?

……

6,完全没注意你什么表情。

06

「居然有人不吃沈佳楠那套啊。「我前舍友方小小在我面前感慨。

我点头,但依旧有些难以置信。

方小小拍拍我的肩,语重心长:「那要不你试试能不能和他谈?」

我做出黑人问号脸:「我才 19,看上去这么饥渴吗?」

方小小想了会儿:「也是,宁寡一辈子,也不找个缺失大脑的男人。

「不过我听说,沈佳楠报名毕业晚会上的表演了。

「就她那爱出风头的脾气,不报名才奇怪吧。」

「但我还听说她的那个表演很复杂,需要很多的舞台道具。」方小小看看我手上的资料,不无同情地说道。

我沉默。

妈的,她还成我甲方了。

下了课之后,我去了一趟实验室找我亲爱的哥哥,顺便想给他来个锁喉让他知道什么叫「没那金刚钻别揽那瓷器活」。

但很可惜,我哥不在。

李斯年倒是在。

他穿着实验室统一的白色大褂,正拿着一只试管,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说脸长得帅真有点儿涩的,这么普通的一件衣服硬是让他穿出了一种禁欲感。

我哥不在,我也没理由在这儿待着。

我刚想转身离开,就被人叫住。

「你站门口干嘛?」李斯年抬头看向我。

我走进去,讪笑:「我来找我哥。」

「前几天的事,你没个解释?」

「呃……」我大脑飞速旋转。

就在这个时候,李斯年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放在桌上开了扬声器。

「斯年学长,今晚有空吗?」沈佳楠矫揉造作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的眉头皱在了一起。

「没有。」他拒绝得干脆。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呢?」

「我……」李斯年还没说完,我冲上去,抓起他的手机朝对面吼了句:「他什么时候都没空,他要陪我。」

然后,我利落地挂了电话。

再然后,我抬头,看见李斯年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你干嘛?」

……

「看不出来吗?我想和你谈恋爱。」我理直气壮。

方小小说得对,试试又不犯法。

虽然好像她压根没说这话。

07

我错了。

一时装逼一时爽,反应过来想去火葬场。

我和李斯年坐在校门口那家烤肉店里,相对无言。

ok,其实是我单方面装死。

「现在你可以说说你刚刚那句话什么意思了吗?」李斯年手撑着下巴,那只手骨节分明,白白嫩嫩。

我就看了那么一眼,脑子里就多了好多乌七八糟还带点颜色的东西。

……我迅速低头看烤炉上已经被烤得冒油的肉并觉得自己目前的状态和它没什么差别。

三分钟后,因为烤肉味实在太香了,我决定早死晚死都是死,不如现在就死一死。

「我刚刚……信口开河,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但其实一切都是误会,玩笑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我垮着个脸,做出痛心疾首的模样。

先把他的台词说完,看他还能怎么嘴我。

结果李斯年不按套路出牌,听了我的话之后什么反应也没有,只点点头,自顾自地吃起烤肉来。

……他不会真生气了吧?

战战兢兢地吃完这顿饭,其间我们谁也没说话,氛围冷到爆炸,就连周围的客人都注意到了我们这桌不同寻常的气氛。

「哎你看那桌,是不是男女朋友吵架了啊?」

「看着像,可能冷战了吧,一直各吃各的。」

我说大学生能不能别那么八卦!!!

好不容易吃完了这顿饭,我感觉我连味道也没尝出来,心倒是拔凉拔凉的。

走出店门的时候,我叫住他:「那个,我把钱 A 给你。」

李斯年瞥我一眼:「你要回家了是吧?」

「嗯,坐公交。」

「一起过去吧。」说完,他径直向前走去。

晚上七点,天暗得不彻底,风倒是凉快得紧。

我和他一前一后地走着,谁也没说话。

我走在他后面,看风吹起他衬衫的一角,竟莫名想到了我那个「初恋」。

就,有时候,其实我也不是喜欢那个人,是喜欢一种感觉。

我喜欢的那个人,本来有着最青涩也最真诚的感觉。

然后……

鸡掰的茶妹让我知道了年少的欢喜都是狗屁。

想着想着,我给想生气了,甚至都没注意到我们已经走到了公交车站。

「林知意。」李斯年站定,转身。

「啊?」我脚步猛地一停,结果惯性太强,我一头往前栽过去。

鼻间瞬间盈满清新的柠檬香,我一愣,随后听见李斯年在我耳边轻轻呢喃:

「我没说不行。」

我呼吸都一窒。

「你不用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没有误会,我喜欢你。」

08

提问,当一个很好看的男生跟你表白了,你会怎么办?

谢邀。

我发神经。

我跑了。

对,就是跑了。

李斯年放开我之后,我一个起跑加加速,跑了两公里之后才停下。

我跑到上气不接下气,跑到想 yue,跑到快忘了我为什么要跑。

……

对啊,我为什么要跑?

???????

我,为什么要跑???

活了快二十年了,好不容易有个人跟我表白了,对方还是个大帅哥,我跑什么???

我站在没人的街上,愣了好久。

打开手机一看,李斯年没给我发一条信息。

我安慰自己:没事,可能他也愣住了,谁见过表白后直接跑掉的对象。

结果,直到我回家,李斯年也没给我发哪怕一个表情、一个句号。

我看着聊天界面,本想着给他发点什么,结果删了改改了删,愣是一句完整的话都发不出去。

睡觉之前,我怀揣着一颗悲伤的心,又做了一次科目一的模拟测试。

55 分。

呜呜呜呜呜呜你妈。

心碎了。

09

第二天,我在学生会遇见李斯年的时候,只想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当地鼠。

他看上去倒没什么异样,和平时一样。

是我,尬得想再跑两公里。

「忘了问你了,最近模拟测试能考几分了?」李斯年拿着各方给他的资料,问我。

……尬得我想再跑 4 公里。

「65。」浅折中一下应该没什么关系。

李斯年点点头,从资料里抽出一张纸:「她这个节目东西很多,等下我们要找她核对一下东西对不对。」

我拿过来一看,《白雪公主》情景剧,表演者沈佳楠。

这剧只需要一个演员?

到了彩排现场才知道,这玩意的表演者应该填沈佳楠和她的鱼们。

真的会有备胎愿意给她演小矮人,还一下就是七个的……

我拿着资料,李斯年负责问沈佳楠核对材料。

「就这些东西了是吧?」他是公事公办的语气。

「嗯嗯,斯年学长,你渴吗?我这儿有水。」她是嗲得我脑袋嗡嗡的语气。

不是,你的备胎们还在后面看着呢。

我往后面一看,那几个男的都一副「哇!她真善良」的模样。

……你们能成为她塘里的鱼是你们应得的。

核对完以后,李斯年带着我去了后台的器材间清点往年剩下的道具。

「你是不是很讨厌她?」点着点着,李斯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他笑。

我刚想说点什么,余光却瞥见沈佳楠从远处走来,那样子,一看就是又想到新招来恶心人了。

那一瞬间,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反正下一秒,我拽住李斯年的衣领,把他往我这儿一拉。

我的唇贴到他嘴边的时候,我还挺庆幸没真亲上去,不然照他的性子,到时候告我性骚扰也有可能。

这个角度在沈佳楠看来,我俩肯定像是亲上去了吧?

我刚想到这个,腰间猛地一受力,李斯年的手狠狠把我往他那儿压了压。

唇齿间一下混进太多不属于自己的味道,但我意外地不排斥,反而品尝出了柠檬糖的清香。

「砰!」器材室的门被李斯年猛地一甩。

他捧着我的脸,狠狠加深了这个吻。

呼吸交错着,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开始升温,尤其是脸,热得要爆炸。

不知道亲了多久,李斯年终于松开了我。

他微微喘着,一双眼睛里都带了水汽,手却不肯离开我的腰。

他俯下身,轻轻问我:「她没看到,是不是有点可惜?」

10

别惹学霸。

因为他智商肯定高,在他面前根本耍不了小聪明。

不过也有可能是我的伎俩太低级。

我仔细盘了盘,破绽是太多了。

比如李斯年从来没有给过沈佳楠电话号码,她能知道是因为我把李斯年在学生会的资料刻意放在了她能看见的地方。

而那天我去实验室的借口也太过拙劣,我哥每周二都固定地不在实验室。

我也承认,挂断沈佳楠的电话和说出那句「我想和你谈恋爱」都在我计划当中。

我又不是什么圣母,被沈佳楠这么搞了之后真能忍气吞声当缩头乌龟。

她对李斯年感兴趣,但李斯年对她丝毫不感兴趣。

多好的一个报复她的机会,我怎么能放过。

只不过,这场戏做到一半我后悔了。

如果我真按原计划进行下去,利用李斯年报复她,我和她又有什么区别。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可能真的喜欢上李斯年了。

因为喜欢,所以在他说「我喜欢你」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跑掉。

无论怎样,我一开始的目的就不纯,说难听点就是别有用心。

怕他发现我的别有用心,也怕原本的计划真的成功,这样就坐实了我的罪名。

可我刚刚又是在干嘛?

可能是,在烦……

在烦沈佳楠这货怎么甩不开,跟个狗皮膏药似的硬要往李斯年这儿粘,看见她就烦。

我的本意不是利用。

所以——

「不可惜,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直视着李斯年的眼睛。

「什么目的?」

我凑上前,轻声说:「宣示主权。」

我的本意是,宣示主权。

11

我,林知意,母胎 solo 快 20 年,终于脱单了!!!

发完屏蔽了我哥的官宣朋友圈后,我特意私信方小小,嘱咐她无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沈佳楠看见这条朋友圈。

「你都不知道,她脸瞬间垮了。」方小小在电话里哈哈大笑。

我!舒服了!

李斯年在旁边见我笑得猖狂,叹口气:「很难不让人觉得,你和我谈恋爱就是为了报复那个谁。」

「哪有?这叫『喜上加喜!』」

「那你干嘛屏蔽你哥?」

我一噎:「那……我怕你被我哥打。」

我哥要他来协助我过科目一,结果科目一能不能过不知道,我已经被拐走了。

主要我哥都没谈过恋爱,我先谈了……很难保证他会干出什么事来。

干完这一切,我美滋滋刷科目一,临近饭点的时候,李斯年问我:「想吃什么?」

我窝在沙发里,懒洋洋道:「都行,但想喝奶茶。」

「喝什么?」

「抹茶和草莓的都想喝……算了,抹茶吧。」

「哦。」他应了声。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

我,现在已经可以考 85 分了!

我看着依旧红彤彤的分数,暗喜:考过科目一这不是指日可待?

奶茶送到的时候是李斯年去拿的,我看着我的亲亲男朋友拿着两杯奶茶和一盒炸鸡朝我走过来,突然脑抽来了句:「你知道吗,你脚上这双拖鞋,其实是有寓意的。」

李斯年把奶茶递给我:「什么寓意?」

我噌噌噌跑到鞋柜那儿,掏了半天,掏出一双和他脚上那双很像的换上。

「是情侣款哦!」我骄傲地挺起胸。

去年的某天买的,好像是刷到了一个关于这个的视频。

这东西对于小学生来说或许不够成熟,但对于一个恋爱脑的大一学生来说刚刚好。

能有个人陪自己穿这个,多酷!

李斯年看着我,突然笑了:「知道了,臭屁小孩。」

坐下来吃饭的时候,我乐呵呵地喝着百香果,又眼尖地发现李斯年又点了草莓奶冻。

「你很爱喝这个口味吗,草莓大侠?」

「没,我不爱喝这些东西。」

「那你点这个干嘛?」

「某人好像一直都想喝草莓吧?」他把他那杯往我这儿一推。

我喝了一口,草莓和牛奶混合得恰到好处,不愧是被我觊觎许久的一款。

然后,我看着李斯年拿起这杯奶茶,旁若无人地喝了一口。

我大惊失色:「你干嘛?!」

「男女朋友喝一杯,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你不会上次就想那么干了吧?!」我开启柯南式推理。

要不喜欢喝,上次干嘛也点这个……

李斯年看着我,那张脸帅得我想嘶哈嘶哈。几秒后,他伸出手拍拍我的小脑瓜,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好聪明。」

……靠,那我上次走那么快干嘛,这不得把沈佳楠气个半死?

「叮!」李斯年的手机响了。

「你看吧,我手上都是油。」他倒是坦坦荡荡。

我打开手机,在看清谁发的信息之后,心情直降谷底。

是沈佳楠,直接发的短信,可能是因为加不上李斯年微信。

「斯年学长,明天能来彩排的地方一趟吗?别和知意说,她好像对我有误会,我怕她到时候闹脾气。」

……

短短几句,茶香四溢。

6 啊。

12

「她智商是不是有点问题,说后半句话的前提是我答应她前半句话吧?」李斯年听完我的转述后,皱起了眉。

我语塞,过了一会儿,我选择大度一点:「去吧,万一是正事呢。」

「不要,爱谁去谁去,我又不是只负责她这一个表演。」他拒绝得干脆,「顺便把她号码给我拉黑。」

……很好,你通过了我的考验。

但是,去还是得去的。

我回了沈佳楠一句「可以」,然后放下手机,严肃地对李斯年说:「必须得去,她欠我的账是时候拿出来算算了。」

虽然我之前是说过沈佳楠的备胎们值得,但了解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我还是想说一句「挺惨的」。

方小小眼睛看着讲台上的教授,嘴不停下:「沈佳楠本来和那个演王子的有一腿,但是听说前几天,沈佳楠找到他,断了他的念想。」

我打了个哈欠:「所以原来演王子的那人是不是不演了?」

「好像是。话说,你真放心让你男朋友一个人去找沈佳楠?」

「那我难道翘课吗?」书总要读的吧?

我打开微信,发了条消息,然后认认真真听课。

下课之后,我去了趟学生会。

李斯年来接我的时候,我和上次那个美女姐姐聊得开心。

「你们……在一起了?」美女姐姐看看我和李斯年牵着的手,八卦道。

「嗯。」李斯年点头,「我看你和林知和也快了。」

和我哥?谁?我眼前这个美女?

李斯年不管我的震惊,打过招呼后就带我走了。

「你哥在追人家。」都不需要我问,他直接回答了。

呃……虽然他是我哥,但我感觉悬。

「你不问问那个谁找我干嘛?」李斯年把我往他那儿拉了拉。

这还需要问吗?

我脚指头想想都知道沈佳楠会耍些什么小把戏。

「她是不是找你演王子?」

「差不多。」

「那你怎么说的?」

「你不是让我在她面前做出一副不同意也不拒绝的样子?」李斯年睨我一眼。

哦对,忘了这茬。

「不提她了。」提多了我会眼前一黑。

我从包里拿出手机,找出模拟测试的记录,把那个大大的「90」㨃到李斯年面前:「看!及格了!」

苍天可鉴,我只是想炫耀炫耀我这飞速的进步。

那他硬要给我奖励,我哪儿管得着呀(得了便宜还卖乖脸)。

就是在校园里亲小嘴真的有点害羞的我说。

13

一切都按计划进行。

我看着学校论坛里我和李斯年的照片,忍不住给方小小点了个赞。

「妈的,你们亲嘴那张我拍得这么好,为什么不让我放上去?!」方小小骂骂咧咧。

我双手捂脸做害羞状:「哎呀,人家害羞的啦。」

大学生果然八卦。

短短一天,学校里大部分人都知道了李斯年有了女朋友。

长得帅真是到哪儿都是热点。

我就不信沈佳楠不急。

果不其然,下午下课后,沈佳楠给我发了条微信:来趟活动楼,我有话和你说。

妈的,什么态度。

答应她之后,我给李斯年发信息:20 分钟后,到活动楼来找我。

到了那儿,沈佳楠让我跟她进了后台的休息室。

休息室的门一关,她表情都变三变。

如果说在外面那些备胎面前,她操的是单纯善良温柔人设。

那在我面前,她可能就是本性暴露做真正的自己。

「林知意,你以为李斯年有多喜欢你?」沈佳楠露出个嘲讽的笑。

好家伙,第一句话就如此具有攻击性。

我陪她演下去:「你什么意思?」

「他昨天来找我了,」沈佳楠靠近我,一脸得意,「他有和你说吗?」

「他来找你?」救命,她身上的香水味好重,我要昏过去了。

但依旧要做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对啊,他还抱了我。」

6,怎么说瞎话还不打草稿的。

我使劲掐了把自己的大腿,硬是挤出几滴眼泪:「沈佳楠,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像有琼瑶剧里心酸女二那味儿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沈佳楠轻笑一声,还推了我一把,「因为我就是看不得你过得比我好。」

「那你之前谈的那些男朋友呢?」终于到这 part 了!赶紧说!

「他们?玩玩而已。」沈佳楠说得轻描淡写。

……你不应该演白雪公主,你应该演她后妈。

「那外面那几个呢?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很过分吗?」

「我过分,我做什么了?他们自己蠢关我什么事?」

OK,行动圆满完成。

我刚想佯装愤怒转身离去,外头突然传进一阵广播声:

「他们?玩玩而已。」

是沈佳楠的声音。

「那外面那几个呢?」

这是我的声音。

外面的广播正在放我和沈佳楠的对话。

可是——

我掏了掏裤兜,录音笔还在。

我靠,那外面那个广播是谁搞的?

14

我本来是这样计划的。

先让李斯年态度捉摸不透点,给沈佳楠点希望,然后让方小小在论坛上上传照片,留下我才是他正牌女友的痕迹。

按沈佳楠的脾气,到嘴的鸭子飞了,还飞到我这儿,她一定会气个半死,然后来恶心我。

昨天我到学生会去,其实是去找迄今为止所有和沈佳楠有过关系的男生的资料。

而现在,录音也拿到手了,就差把这个证据群发给那帮恋爱脑了。

但现在——

谁在外面放广播啊?

我一脸懵逼,沈佳楠则一脸慌张,冲到我面前狂吼:「林知意,你搞我?」

……虽然这事儿真不是我做的,但气势上不能输。

我怼回去:「搞你又怎样,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你……」沈佳楠一时气结,手上的动作却不停,还想再推我一把。

「你再动她,我不保证我会干嘛。」休息室的门被打开,李斯年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沈佳楠。

沈佳楠整个人都一顿。

可以理解,可能是因为看到跟在我亲亲男友身后的「七个小矮人」。

趁她愣住的工夫,我一个疾跑闪现到李斯年面前,拉着他的手带他远离这是非之地。

出了活动楼,我问他:「你做的?」

「嗯。」

「怎么做到的?」早知道能这样,我还费那么多工夫干嘛!

「休息室里有监控,我搞了点小插件。」言简意赅。

……不愧是学霸,这我反正学不来。

我看看表:「不是叫你过会儿来接我吗?」

「正好在附近。」

「那你还专门跑去看监控啊?」我嬉皮笑脸。

李斯年瞥我一眼:「啊对对对,谁叫我是你男朋友呢?」

嘿嘿!男朋友!

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我乐呵呵地打开来一看,嘴角的笑一下僵住。

是我哥。

他问我:谈了?

然后是一个表情包,配文:崽种过来让我揍一顿。

我靠,忘了还有这茬。

15

我哥让我们在校门口的烤肉店等他。

我欲哭无泪。

这家烤肉店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修罗场都要在这儿上演。

我乖乖坐在座位上,手心已经出了汗。

李斯年倒是淡定,还问我:「很紧张?」

这不废话吗?!倒是你,为什么不紧张?!

他点点头,打开手机发了条微信,然后给我倒了杯水:「不用紧张,你哥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直到美女姐姐坐在我对面之后,我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这也太奸诈了,居然使美人计。

很好,我很喜欢。

美女姐姐跟着我哥一起来的,我看看我哥,又看看美女姐姐,确实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我哥坐定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我迅速低下头,把这个问题抛给李斯年。

「在谈恋爱,有什么问题?」好家伙,这口气比我哥还拽。

我偷偷瞄了一眼我哥的表情。果不其然,像吔屎了。

美女姐姐出来打圆场:「谈恋爱不是很正常。」

「就是,你不谈?」李斯年笑。

好家伙,在美女姐姐面前问这个,好家伙!

「……行。」我哥扯出个笑。

居然这么好说话?

直到走出烤肉店,我还震惊于我哥的好说话中。

我扯扯李斯年的衣袖,有些难以置信:「他刚刚说什么?」

「他说谈恋爱可以,但我要是欺负你,他会暴扣我的头。」

「他为什么这么好说话?」

「可能……」李斯年反手拉住我的手,「他也看出,我很喜欢你了吧。」

六月的晚上,天还蒙蒙亮着。初夏的晚风吹过,打在脸上,凉凉的。

我的手心传来另一个人的温度,那样真实又安心。

他说喜欢我。

我的心脏扑通扑通。

或许,这就叫「心动」。

「科目一能不能过了啊?」

「……你能不能让我煽情一会儿?!」

16 番外【男主视角】

我舍友是个妹控,和我熟了之后老和我讲他妹妹最近干嘛了。

「我听她同学说,她暗恋她们班一个男生,所以最近成绩猛升。」林知和不知道该笑还是该烦。

「那不挺好的。」我随便回了一嘴。

说实话,我对他妹妹有印象纯属是因为林知和太会念了。

直到后来有一天,我陪林知和回了一趟他家。

那几天流感正旺,我不幸中了招,所以全程戴着口罩,还不停咳嗽。

那天,他妹妹刚好放假在家。

高二的少女伏案写字,手边是厚厚的一叠试卷,发丝散落在脖颈间也不顾。

林知和回家整理东西,花了挺久。

可能是我咳嗽咳得太频,没过多久,林知意抬头看了我一眼之后,出门了。

林知和拿手肘顶了我一下:「啧,你吵到我妹读书了。」

我无语。

没想到过了十几分钟,她回来了。

「给。」她递给我一盒润喉糖。

我抬眼看向她。

女孩绑了高马尾,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额角出了细密的汗珠。

我接过那盒润喉糖:「谢谢。」

她笑:「没事。」

这是我和林知意的初见。

但她似乎完全不记得。

后来,我听林知和说,林知意考上了我们的大学。

「她本来想出省见见世面的,但听说她暗恋的那人要上这所大学之后,就填了这所。」林知和的语气里多少带点酸。

我想起那日午后的那盒润喉糖,淡淡道:「和你同一所大学,你不应该开心吗?」

反正,我心情似乎有点好。

「在我身边么我多少放心点,但一想到她是为了男人……」林知和猛吸一口气,「我就憋闷得慌。」

……

确实,我也有点。

但上了大学,谁知道人会怎么变呢?

说不定哪一天,她就不喜欢那个人了呢?

再后来,我和林知意在学校路上见过几面。

她没怎么变。

还是喜欢穿 T 恤短裤,绑一个高高的马尾,笑得开心。

虽然她从来没认出过我。

我喜欢把事物掌控在自己手里的感觉,而我清楚地知道,现在出击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十一月的某天傍晚,林知和接到林知意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哭得一抽一抽的,好久才讲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的暗恋对象和她的舍友在一起了。

我费了好大工夫才没笑出声。

林知和也是,嘴上安慰着她「下个更好」,面上却是一副「早该这样了」的表情。

「她和我舍友说,不用在乎我那几件贵的衣服,说不定我是被包养了呢……」林知意说完这句话后,直接哭出了声。

她这句话一出,气氛瞬间降到冰点。

挂了电话后,林知和冷笑了笑:「老子倒要看看,哪个崽种敢说我妹妹被包养了。」

我之前从来没主动打过人。

但我觉得试一次也没什么不好。

和林知和找到那个人后,林知和还没说什么,我直接一拳揍了上去。

「我靠,你干嘛?」林知和在旁边愣住。

我甩了甩手:「日行一善。」

说实话,我感觉林知意暗恋的对象很普通。

要是她喜欢的是那种一看就闪闪发光的类型,我倒还不会紧张。

可她偏偏喜欢这卦的。

给我整得有点焦虑了。

毕竟我没那么普通。

感谢四月份的新规题改革。

要不是它,我可能还要等好一会儿才能等到一个接近林知意的机会。

那天林知和在那儿笑:「我妹,考科目一考了两次都没过,还要我帮她。」

我眉头一跳:「你最近不是要忙学生会的事吗?」

「对哦……那我要不找个人帮帮她?」

「嗯。」

有我在,你还想找谁?

反正,这个机会我抓牢了。

在去她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种开场白。

但最后都没用。

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只想逗逗她。

谁让她让我等了这么久。

她让我穿林知和的拖鞋,那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林知和之前和我吐槽。

「我妹前几天买了双贼丑的小魔仙情侣拖鞋,还说这得是真爱才会一起穿,妈的,这恋爱脑。」

我要穿那双。

果然,她从鞋柜里挖出了那双。

虽然她没穿配套的另一双,但没有关系。

总有一天会穿的。

做事要有双重准备。

单单教林知意怎么过科目一的时间哪够呢?

所以在这之前,我去找了教授,向他推荐了林知和参与下一次实验。

毕竟机会是创造出来的。

就比如她去学生会帮忙,其实背后都是我的手笔。

凑一起当然也是早就安排好的。

本来那天我都准备好撩人了。

结果她一个闪现,跑了。

还把我留在那儿,完全不管她舍友在勾搭我。

「学长,可以要个微信吗?」那个谁凑近我,看得我眼睛疼。

「不行,我在追林知意。」我一句废话都不想和她说,直接起身走了。

回宿舍后,我越想越气,并打算一天都不给林知意发微信,看看她有没有那个自觉先给我发。

结果她压根没打算和我说点什么。

……

算了,宠着呗,还能怎样?

我可能要谢谢那个谁。

「他要陪我!」林知意拿着我的手机狂吼。

那一刻,我狂喜。

「看不出来吗?我想和你谈恋爱。」

我当时差一点就直接应下来了。

但我知道,她没想清楚。她现在这么说可能只是因为胜负欲被挑起来了。

这事急不得。

但我想逗逗她。

没想到她先来了一套自嘲套餐。

吃那顿饭的时候,我好好反思了我之前和她相处的模式是不是有问题,才让她说出这种话。

或许,面对一份感情,她是自卑的,是害怕的?

那怎么行。

所以我先告白了。本来这一趴没那么快。

但我想让她知道,她很好,她值得被爱。

然后,她就跑了。

看着她紧张到同手同脚的背影,我忍不住笑了。

这么容易害羞还想利用我让那个谁生气?

我看悬。

我错了。

那么容易害羞,胆子倒挺大,都敢借位吻了。

亲还没正式确认关系的女孩子,可能不是人。

但喜欢的女孩子都这样了我再不亲回去,那我真的不是人。

无论怎样,反正我亲回去了。

问她「可不可惜」纯属恶趣味,顺便让她知道,我聪明得很,那点小把戏还骗不过我。

然后我喜获一个女朋友!

简直不要太爽!

情侣拖鞋穿了,之前想秀的奶茶的恩爱秀了,还可以随便亲亲!

就是那个谁真的好烦。

我的女朋友说她会解决,但我怎么可能放心她一个人去解决。

论坛上的照片我很满意,所以我浅买了点水军。

和那个谁单独见面的时候,我也阴阳怪气了几句,希望她能识相点,别再惹我女朋友。

谁叫她自己不听,还敢推林知意。

我又不是圣人,她既然敢做,那出了什么事也就只能自己担着。

反正在我这儿,林知意排第一。

至于林知和那儿,我老早就做好了准备。

我要是谈不了恋爱,他也别想谈。

虽然他后来还是给了我一拳。

「你要是敢欺负我妹……」

「我不得好死,行了吧?」

好了,不说了,我要去接我女朋友了。

她今天第三次考科目一。

我想想么,这次应该能过了。

不过也没关系。

反正科目一没次数限制,考一辈子都行。

反正我会陪她考一辈子。

备案号:YX01Vo4KxK3l9GWbq

编辑于 2022-07-27 17:56 · 禁止转载

您的会员即将到期

还剩 12 天到期,最低 9/月续费免费参与千场课程

立即续费

点击查看下一节

父凭子贵

赞同 5

目录

评论

分享

私藏月亮:做她的不二之臣

月亮不睡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