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米兰达行动:华裔富二代,末日基地建后宫

所属系列:神秘档案局:屠杀、诈欺和大逃杀

米兰达行动:华裔富二代,末日基地建后宫

你听说过「末日论」吗?

当地球上爆发丧尸、病毒、核战、极端气候事件……人类就完蛋了。

在美国,有两个奇葩相信核战一触即发,为此他们搞了个秘密基地。

囤枪、囤粮、囤女人。

为了成为地球新霸主,他俩四处绑架。

男的杀死,扔进焚化炉,搅碎了喂鸡。

女的强奸,拍摄录像带,囚禁凌虐。

他们给这一「伟大」行动起了个代号:「米兰达行动。」

在他们杀了几十人被抓后,富二代主谋竟然靠着一通骚操作,逆天改命,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看完这个事件,你就知道「天生的坏种」是真实存在的。

一个中年大胡子忽然在警局内自杀了,死得很诡异。

在等待讯问的时候,他咬碎缝在衣领上的一颗胶囊,几秒钟后气绝身亡。

胶囊里装着剧毒氰化物,通常谍报人员防止严刑拷打泄密时才会用到这玩意。

当天上午,一名五金店老板报警,有个亚裔小伙儿偷了把钳子,放进一辆本田轿车里。

但等他追过去后,眼镜男跑了,车里只有大胡子在。

大胡子拒绝交出赃物,也不肯买单,总之死猪不怕开水烫。

老板不想和流氓多掰扯,当场报警,警察检查驾照时发现有点不对劲。

首先,驾照上的照片明显和大胡子本人对不上。

其次,这辆车曾在一年前报失,车主也失踪了。

警察在汽车手套箱里找到一把 0.22 口径手枪,枪上装了消音器,这在加州属于非法行为。

而车子副驾座上发现一片陈旧血迹,还有子弹射击过的痕迹。

种种线索让警察提高警惕,虽然不敢断定大胡子就是抢车杀人犯,至少他难逃干系。

于是他们以「非法改造武器」的名义把大胡子带回警局,打算仔细讯问。

谁能想到还没来得及问,大胡子先自杀了。

警长紧皱眉头,事儿大了,背后肯定另有隐情。

大胡子死前曾向看守索要纸笔,在纸上写了一个人名。

警察在后台一查,此人是一名年轻的亚裔男性,身材瘦削,戴着厚厚的眼镜。

大胡子为啥临死前要写出同伙的名字,是怀恨塑料兄弟抛弃他还是有意误导?

一切谜题的答案,只有找到眼镜男才能揭晓。

警察们在车座下发现一个盒子,里面装着十几张信用卡,这些卡片近期都曾被刷过。

问题是,每张卡片的主人不同,而他们统统是近几年登记在案的失踪人口!

这十几人分布在加州各地,他们的信用卡却集中在一起。

大胡子和眼镜男搞了什么鬼?想想都脖梗发凉。

警方在一堆日常消费账单中,发现一笔特殊费用:为一座农场的发电机购买柴油。

这座农场位于卡拉维拉斯县郊外,主人是名女性。

经过调查,此人名叫芭拉斯,正是大胡子的前妻。

俩人早已离婚多年,原因是家暴。

离婚时大胡子主动要求:「钱都给你,那座农场得归我。」

芭拉斯当时还挺纳闷,那个鸟不拉屎的农场里长满野草,要它有啥用?

警察们决定过去看个究竟。

农场周围森林环绕,仅靠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与外界联系,最近的人家也在几公里之外。

越往里走越荒凉,一座木屋隐藏在密林中。

看到这里,警察马上明白为啥大胡子坚持留下它。

这地方太适合杀人了!

站在农场里,别说大喊大叫,就算开冲锋枪都没人能听见。

老警察都熟悉这种味道:尸臭。

客厅里乱七八糟,墙板上弹孔清晰可见,墙壁和天花板上沁着大片深色血迹。

警察们头皮发炸,感觉像进入一款「杀人游戏」的真实场景。

卧室的床垫血迹弥漫,血液甚至透过床垫流到床板上。

随处可见带血的女式内衣裤,既恶心又诡异。

仓库里更可怕,尸臭与铁锈混合发酵的味道,熏得人直反胃。

木头桌子上摆着斧头、钢锯、尖刀、电钻等工具,锋刃上血迹斑斑。

警察小心地收集证物,无意间掉下些小东西。

细看原来是几截腐烂发黑的手指头,指甲上还涂着油彩。

警察们脸色煞白,纷纷抱着垃圾桶狂吐……
院子里有个焚烧炉,一部分尸体被焚烧灭迹。

尸肉则另有用途,警察钻进鸡窝查看,出来时脸都绿了。

「妈的,这变态用尸体当鸡饲料!」

更多的尸体被埋在山上,尸体横七竖八重重堆叠,像一座乱葬岗!

事情越搞越大,原本以为只拣条绳子,没想到后面拴头牛。

州政府紧急调集刑侦专家协助,除了完整尸体外,还清理出 50 袋尸骸碎片。

经辨认,土坑里共有 11 具尸体,其中就包括本田车的主人保罗。

挖掘尸坑时,一名专家站在山坡上打量仓库,咋看咋不对劲。

库房依山而建,一部分隐入山体,墙体由混凝土浇筑而成。

与其说它是仓库,不如说是座碉堡。

为什么大胡子要在荒凉的山沟里,花大价钱盖这个玩意儿?不合常理。

专家反复对比房屋室内外空间,感觉房间面积明显偏小。

这说明库房内部有猫腻!

经过一番查找,警方终于在墙板后面发现一扇非常隐蔽的小门。

小门缓缓推开,一个惊天魔窟出现在世人眼前……

中央一张双人大床,床头上方悬着块木牌,上面写着「米兰达行动」几个大字。

在床架上挂着手铐等刑具,床垫上血迹斑斑。

显然这张床的主要功能不是睡觉,而是折磨和蹂躏猎物。

一面墙上贴满照片,出镜者从十几岁到三十多岁不等,均为女性。

这些女人一丝不挂,摆出各种姿势。

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她们的神态极不自然。

有的怒气冲冲攥紧拳头,有的鼻青脸肿恐慌畏惧,还有人愁眉苦脸流泪哀求。

显然,她们是在威逼下被迫展示身体。

房间一角堆放着电视机、录像机和十几盘录像带,录像带上写着不同女人的名字。

警察打开录像机,画面惨不忍睹。

一名女人被铐在床上,大胡子和眼镜男轮流用皮鞭抽打。

女人身上密密麻麻布满鞭痕,她拼命扭曲身体,大声哭号哀求。

下一个镜头,大胡子将女人的头强行按进水桶,眼镜男拿着秒表计时。

冷水呛进肺里,女人疯狂咳嗽挣扎,抽搐几十秒后终于失去意识。

「该死,她没能打破纪录。」眼镜男遗憾地摇头。

另一个女人被捆在柱子上,眼镜男将一枚金属球塞进她嘴里。

「开始吧,本垒打表演!」眼镜男兴奋地拍拍女人的脸,强迫她直视镜头。

女人眼中充满惊惧,大胡子抡起棒球棍,狠狠砸在她脸上!

画面鲜血淋漓,惨嚎声不绝于耳,简直让人怀疑是否进了人间地狱。

这么说吧,连久经考验的老警察也有点吃不消,必须出去抽根烟缓缓。

正常人看看都受不了,这两个变态却玩得津津有味。

被害者叫得越惨,他俩越兴奋,要不怎么说是变态呢。

密室一侧被划为储藏区,墙上挂满枪械,其中不乏大威力军用武器。

墙角堆放着子弹箱和军装军靴等装备,宛如一个小型军火库。

此外还有数不清的压缩饼干和桶装水,足够支撑几个人在里面生活半年。

坚固的地堡,充足的弹药和粮食储备,可以看出他们正在进行有计划的屠杀工作,绝非临时起意。

在房间里发现一本厚达 250 页的日记,是大胡子亲笔写下的犯罪记录。

原来他和眼镜男是铁杆的末日论崇拜者,农场是他俩的秘密基地。

他们把女人抓进来,打算培养成生育工具。

如果工具不听话,那就别怪主人生气了。

在日记里,大胡子详细记录下他俩的犯罪过程,被害人多达几十个。

出乎警察意料的是,大胡子顶多算个工具人,外表文质彬彬人畜无害的眼镜男才是主谋!

每次都是他提出犯罪想法,发明酷刑工具,再指使大胡子执行。

可以说,死者遭受的绝大部分痛苦,都来自眼镜男的「贡献」。

警方当即决定,哪怕这家伙钻进山窟窿,也要把他抠出来!

被害人家属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活劈生剐,扔油锅里炸三天。

谁都没料到,眼镜男接下来一系列骚操作,把所有人都耍了,事情发生一百八十度大逆转……

他从货架上拿了一堆食品,没有付钱,大摇大摆走出收银口。

保安把他拦住,「哥们儿,但凡你低调点我都不会计较,过分了啊!」

眼镜男冷笑一声,「你算个屁,老子在城里吃馆子都不掏钱。」

话不投机,只能物理解决了,撕扯过程中,眼镜男忽然掏出手枪打伤保安。

出人意料的是,他不仅没逃跑,反而指挥被吓坏的收银员打电话报警。

加拿大警察迅速带走眼镜男,而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眼镜男的真名叫吴志达,1964 年出生在香港一个富豪之家。

如果说世界上存在天生坏种的话,吴志达应该算一个典型案例。

俗话说三岁看老,吴志达小时候便显露出与众不同的「天赋」。

他的天赋总结一下就是:坑蒙拐骗黄赌毒,样样功夫全做足;别人身上纹魔鬼,魔鬼身上纹小吴。

这孩子看上去文弱,却特别喜欢欺负更小的孩子。

他的心机很深,每次打完人总是抢先告状,弄得老师胆战心惊。

进小学后,吴志达开始偷鸡摸狗,挑拨离间,把学校搞得乌烟瘴气。

更可怕的是,他还露出虐待狂的苗头,经常拿流浪猫狗做残忍实验。

时间长了,整条街的狗都躲着他走。

学校实在受不了,不得不请他的家长。

「贵公子天赋异禀,在本校怕耽误前程,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甭管换什么学校,吴志达的表现一贯稳定,到哪都能迅速成为害群之马。

老师们纷纷摇头感叹,别人是人性淡漠,这孩子压根儿就没人性!

吴志达的父亲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经常把他捆起来狠抽。

事实证明不但没用,反而让吴志达更加混蛋。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学,吴家托关系把他送进著名的圣若瑟书院。

这是所专供上流子弟就读的教会名校,校风非常严谨。

这次吴志达比较低调,他不偷不抢,也没欺负同学,只利用课余时间做了件小事,把学校的礼拜堂给点着了。

幸亏火情被及时发现,没造成太大损失,但学校吓坏了。

好家伙,百年名校差点毁在这小子手里!

校长亲自出马,光速给他办好退学手续。

吴家实在没办法,一咬牙把他送进英国一所寄宿学校。

这所学校向来以纪律严厉出名,专治败家子,实属对症下药。

事实证明,规则都是给俗人定的,吴志达这样的天生恶棍根本不受限制。

入学不久,因为在学校小卖部偷东西,他被成功劝退回香港。

按正常人的想法,吴志达这个号算是练废了,赶紧再生一个吧。

但吴家爹妈觉得小宝贝还有抢救价值,把他送进美国加州一所大学深造。

因为这样他才能「合法杀人」,符合他越来越暴力的口味。

按照美国法律,只有美国公民才有资格入伍,他不够条件。

吴志达脑子灵活,他用伪造的出生文件,成功混入美国海军陆战队。

那段时间正流行李小龙的电影,吴志达自称「军中李小龙」,到处惹事。

他擅长使阴招下黑手,给一群渣滓当狗头军师,名声很臭。

参军第二年,吴志达所在的连队被派驻到夏威夷,他也按规定晋升为上等兵。

正当大家都以为他会改邪归正时,他又整了个狠活。

一天晚上,他和两个同伙溜进军械库,偷了一大堆武器。

包括三把自动机枪、七把左轮手枪、一个夜间瞄准镜和三个榴弹发射器。

问题夏威夷是个岛啊,他们光想着偷,却忘了考虑往外运的问题。

很快罪行暴露,吴志达被革职收监,等待军法惩罚。

谁都没想到,就在军事法庭开审前夕,吴志达竟然神奇般地逃出军事监狱。

他一路跑回加州,注定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雷克的家庭非常混乱,父母常年不和,三个孩子是奶奶带大的。

这个家族大概有点精神变态基因,雷克的奶奶思维非常另类。

举个例子,雷克小时候喜欢鼓捣照相机,一般家长会鼓励孩子拍花拍鸟对吧?

雷克的奶奶不一样,「花鸟有啥意思?要拍就拍人体艺术!」

小雷克哪懂这些,奶奶手把手带他给女孩拍裸照,而模特正是雷克的亲姐姐。

等到雷克再大一点,奶奶干脆怂恿他强奸了亲姐姐,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在这种家庭环境里长大,想不变态都难!

雷克年轻时参军入伍,那几年美国正在打越南战争,急需耗材。

雷克马上被丢上战场,接受越南人的物理超度。

战争是残酷的,雷克两度因为精神崩溃住进医院,让本不正常的脑袋雪上加霜。

退伍后,雷克在加州圣荷塞定居,和一群嬉皮士们混在一起。

这些人成天无所事事,抽大麻喝大酒,雷克迷上了性虐游戏。

他的生活乱七八糟,欠了一屁股债。

就在吴志达偷军火的时候,雷克也因为盗窃防火材料,喜提入狱一年。

出狱后雷克结婚了,妻子芭拉斯是一名高中助教。

在雷克的洗脑下,芭拉斯很快成为丈夫的信徒,跟随他到乡下生活。

实际上雷克在地里偷摸种了不少大麻,他家是远近知名的毒窝子。

一大群吸毒者来这里吞云吐雾,吸嗨了就搞滥交派对,口味贼重那种。

雷克拿起摄影机,边玩边拍,回头把录像带卖给内部小圈子赚钱。

赚钱后再种更多大麻,招更多的免费群众演员。

商业闭环这块,属实被他拿捏死死的。

这段时间雷克成了「末日论」的狂热信徒,他在仓库里堆满罐头,动员全家人制造武器。

别人家的孩子放学后看电视做游戏,老雷家的孩子手搓炸弹。

雷克心想,反正世界都要完蛋,不如梦想再大一点,干脆当个开国皇上吧!

皇上要掌握生杀大权,很快雷克就把亲弟弟唐纳德弄死了。

原因很简单,唐纳德经常阻止雷克骚扰姐姐,惹得龙颜大怒。

凡挡我者,必须死!

雷克感觉到一个人成事比较困难,于是在报纸上发布征友启事。

内容很隐晦,他相信懂得自然懂。

果然,重返加州的吴志达闻着味儿找上门来。

同样在美军服过役,同样偷东西坐过牢,同样狂热追求变态……
最关键的,这俩家伙一个头脑缜密擅长策划,一个心狠手辣冷酷无情,堪称绝配。

所以俩人一见如故,啥也别说了,你就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吴志达比雷克更极端,他认为到了世界末日,金条珠宝都没用,繁育后代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因此必须多储备些女人,供他俩发泄性欲,传宗接代。

吴志达读过一本《禁室培欲》小说,女主角米兰达被囚禁在密室内,因此给计划取名为「米兰达行动」。

搞女人需要武器,搞武器需要钱,俩人一合计,还是先卖大麻搞钱吧。

没多久就遇到一点小挫折,因为私藏非法枪支,两人被加州警方逮捕。

雷克能保释,吴志达就没那么幸运了,军队也在找他呢,两罪并罚,判刑一年半。

在吴志达坐牢期间,雷克离婚了。

芭拉斯实在受不了他的暴力,跟别人过要钱,跟这家伙过是要命!

妻子带着孩子离开,雷克则搬到那座偏僻的农场修地堡。

当重获自由的吴志达找到雷克时,俩人兴奋极了。

现在他俩无牵无挂,拥有理想的行动基地,那还等待什么?

米兰达行动立即重启!

他俩决定先拿性工作者练手,这些女人居无定所,即便失踪了也没人关注。

傍晚,吴志达和雷克开着车,在臭名昭著的「红灯区」缓缓行驶。

几名站街女围过来,吴志达选中一名叫苏西的金发女郎,谈好价格后让她上了车。

但是当车子一路开向郊野时,苏西害怕了,她尖叫着要求下车。

「让她闭嘴,我都听不清音乐啦!」吴志达不耐烦地说。

雷克立即狠狠掐住苏西的脖子,直到她昏过去。

当苏西醒来时,她已经被捆绑在大床上,身上一丝不挂。

「求求你们,只要放了我,要我干什么都行……」苏西哭着哀求。

吴志达邪魅一笑,「如果你能乖乖配合,我肯定会格外仁慈的。」

苏西被轮奸后拍摄照片,经受无数酷刑折磨后,被吴志达亲手枪杀。

用死亡结束痛苦,这就是他口中的「仁慈」。

有时候他俩还玩「钓鱼执法」,给在报纸上招嫖的老色批打电话。

「我们这有最辣的妞儿,最狂野的玩法,带上你的钱包快来吧!」

当这些家伙走进农场,迎接的不是裸体美女,而是冰冷的枪口。

果然是最狂野的玩法,有些人当场吓尿裤子。

而他们的现金、信用卡和汽车,当然顺理成章进了恶魔口袋。

雷克想要一部音响,他在报纸上看到一个叫哈维的人出售二手货,便打电话联系交易。

当吴志达听说哈维家里有老婆孩子时,他兴奋地舔舔嘴唇。

「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这次交易机会呢?我们可以收获更多乐趣。」

他亲自出面,邀请哈维一家三口来到农场「试听音效」。

在高雅的歌剧伴奏下,哈维后脑上挨了一枪,鲜血喷涌,当场毙命。

他的儿子被活活勒死,目睹这一切的妻子当场精神崩溃。

两个恶魔兴奋地张大鼻孔,像在欣赏一出精彩好戏。

有一次他们要搬运些东西,雇佣了一家搬家公司帮忙。

东西搬完后,两名黑人搬运工想借用厕所。

他们无意间走进库房,好巧不巧,密室的门忘了关。

更可怕的是,现场没来得及处理干净,一颗狰狞的人头正挂在架子上。

黑人吓得转身就跑,吴志达和雷克持枪追赶。

他俩像猎杀兔子一样,把两名猎物追得团团转,最后一枪毙命。

「他们简直是上帝派来的活靶子,」雷克在日记中写道,「后来吴让婊子们穿上搬运工留下的橘色工作服,我们在农场里玩射击游戏,非常开心。」

警察在农场里发现布满鲜血和弹孔的工作服,上面不知附着多少亡魂!

由于农场里的尸坑已经填满,吴志达想把新尸体埋远些。

他和雷克在树林里挖坑掩埋时,不巧被邻居女主人布兰达发现。

布兰达怀疑他俩在干什么非法勾当,她和另一名邻居吐露了担忧,还雇佣一名保安来保护家人。

没想到那名邻居口风不严,没过多久,这话传到了吴志达和雷克耳朵里。

吴志达气坏了,大家街里街坊住着,平时关系不错,就算我们杀了几个人,可您也不能随便乱说呀!

另外您雇保安是什么意思,怀疑我们的业务能力?

没多久,他俩将布兰达一家三口,连同保安一起,全部绑进农场。

孩子当场被枪杀,从某种意义讲是件好事,避免他看到接下来的地狱场景。

男人们被紧紧捆在一边,布兰达哭泣着哀求恶魔饶命。

「好好配合我们,听话就能留条命,」雷克威胁道:「你也可以说不,下场就是被绑在床上强奸,然后像狗一样拖出去宰了!」

吴志达挥着烧红的烙铁,「你的孩子已经永远睡着了,现在给老子跳脱衣舞,不然有你好看!」

布兰达边哭边跳,动作稍有迟疑,烙铁就落在她身上,惨叫声和肉皮烧焦的味道弥漫整个房间。

折磨持续了很久。

两个恶魔没有丝毫怜悯,直到猎物彻底昏死过去。

所有走进农场的人,只有死亡一种结局。

从 1983 年到 1985 年间,吴志达和雷克一路暴走,手段越来越疯狂。

他们没耐心长期蓄养性奴,玩腻了就迫不及待杀掉,再去寻找下一个。

农场周围的邻居、一起种大麻的毒友、流落风尘的站街女……统统成为野鬼冤魂。

警方统计至少有 25 人死在他俩手下,但这只是根据现场尸体残骸的推测结果。

真实数字,可能永远是个谜团。

这俩家伙早就预感到,像这样疯狂杀人,等不到核大战,警察就得找上门来。

他俩把毒药缝在衣领上,很义气地约定,落网后立刻自尽,绝不连累对方。

今生不当反骨仔,来世还是好弟兄!

那天吴志达心血来潮偷完钳子后,听到店员的喊声,他立刻明白被发现了。

吴志达心里很清楚,一旦惊动警察,过去的罪行必然败露。

他当机立断,去他妈的塑料兄弟情,兄弟你先上,老子跑路先!

傻乎乎的雷克在临死前写下吴志达的名字,大概是不甘心自己先死吧。

不管怎样,雷克死了,吴志达活下来。

甚至,在你看到这行文字的时候,他依然活得好好的。

他有个姐姐住在加拿大的卡尔加里市,吴志达打算去投奔亲人。

他大意了,姐姐态度很坚决,「赶紧滚,再不走老娘就报警!」

吴志达无处可去,身上又没钱,在街头混了一个来月。

他通过报纸得知雷克已经身亡,农场的真相也公之于众,他现在是国际通缉犯,大街小巷贴满悬赏照片。

看样子被捉拿归案是迟早的事,就冲自己干的那些事,回去至少够枪毙五分钟。

他脑瓜一转,想到一个法律空子。

按加拿大规定,如果有人在加拿大被捕,而他回国后有被判死刑的可能,引渡手续就会非常复杂,扯上十几年也不稀奇。

于是他果断去商店打伤保安,主动在加拿大坐牢。

吴志达落网后,加拿大法院以暴力袭击、抢劫、非法持枪等罪名,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半。

因为吴志达是在美国杀的人,加拿大管不着,只能依据他在当地犯的罪量刑。

美国舆论一片哗然,民众强烈要求把这小子弄回来,吃枪子儿坐电椅炮轰……给受害者报仇雪恨!

两国司法部门扯了六年,加拿大最高法院终于同意把吴志达交还美国。

因为他那对阔佬爹妈,终究割舍不下这个逆子,大笔往监狱里塞钱。

更准确地说,是研究美国法律的漏洞。

回到美国后,吴志达撒泼打滚,用各种手段逃避罪责。

他把责任甩到雷克头上,说自己年幼无知,不过是跟着犯了一点点小错而已。

可惜雷克在日记里反复夸吴志达聪明,能想出那么多杀人的好主意。

录像带也是铁证,大多数酷刑是由吴志达出主意,由雷克执行。

当律师出示证据时,吴志达快气疯了,这个傻瓜雷克,正经人谁特么写日记呀!

一招不灵,他又使出第二招,故意拖延审判时间。

比如在庭审前他总是身体不适,理由千奇百怪。

监狱的床太硬没睡好导致身体不适;
食物太凉不新鲜导致身体不适;
新配的眼镜度数不对导致身体不适;
来法院的路上晕车药吃多了导致身体不适……

为了保证犯人权益,新律师接手案子后,法院会给几个月的调查时间,充分了解案情后再开庭辩护。

吴志达就抓住这个漏洞,在开庭前解雇自己的律师,重新雇新的,等新律师熟悉完案情后再解雇换更新的……
一个个律师走马灯似地轮换,只要流水线不停,他就能一直不上法庭。

美国的律师费很贵,尤其像这种轰动全国的恶性大案,愿意接手的律师往往收费高昂。

奈何吴家舍得砸钱,前前后后花了 600 万美元,硬是把开庭日期往后拖了七年!

在无休止的拉锯扯皮中,加州检方总共花费 1900 万美元。

这桩案子的花销远远超过辛普森杀妻案,成为加州司法史上最昂贵的案件。

多年累积的证据和法律文件足有六吨重,不得不用叉车抬进法庭。

受害人家属愤怒了,纳税人愤怒了。

这种公然拿钱续命的把戏有完没完?

这到底是对凶犯权益的尊重还是对法律的嘲弄?

终于,1998 年 10 月,吴志达站在正式审判席上,这时距离他落网已经过去了十三年。

到这个时候,还有人关心吴志达的「权益」是否得到保障……

但是一名法官提出,这样的行为是「不人道」的,于是铁笼子被撤掉了。

检方当庭播放了一盘录像带,虽然尺度已经是最轻的,陪审团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在事实面前,吴志达的抵赖显得苍白无力。

陪审团一致认为,吴志达杀人罪名成立,应当判处死刑!

但吴家坚决反对审判结果,他们以「判决不公」为名提起上诉。

上诉申请得到受理,这起案件又陷入没完没了的拉锯战。

美国老百姓气愤地嘲讽,几吨物证、几十名人证、几千万美元的诉讼费,居然不能让一个连环杀手认罪伏法。

看来最应该被审判的是这套扯淡的司法体系!

时至今日,吴志达的审判程序还没走完。

随着废除死刑运动兴起,从 2006 年起,加州再也没执行过死刑处决。

所以吴志达大概率能逃过电椅。

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恶棍,能滋润地活到现在,实在令人一言难尽。

这所监狱被誉为全美国最舒服的服刑地点,配备有设备先进的医疗室、高档餐厅和舒适豪华的单人牢房。

吴志达把牢房当成养老院,他的气色越来越好,每次接受采访都面带笑容。

他的主要工作是为自己洗刷罪名,谴责司法不公,他还建立了个人网站,拥有不少粉丝。

幸亏这货没进军短视频产业,否则真有机会直播带货一条龙,年入千万不是梦。

莎士比亚说:发光的、宝贵的金子,这东西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

吴志达既卑鄙无耻,又家资富足,手上沾满鲜血,却能逃脱惩罚,将司法公正玩弄于股掌之中。

不得不说,这是对美国司法制度的嘲讽,更是对公众情感的践踏。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绝对值得反思。

但愿恶魔早日伏法,以告慰冤死的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