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我和影子交换了余生

所属系列:时间胶囊:我和影子交换了余生

知乎盐选 我和影子交换了余生

深夜,我被窗外的一声雷鸣惊醒。

深夜,我被窗外的一声雷鸣惊醒。

屋子里的灯是亮着的,我发现我的床头坐着一个人!

他穿着我的睡衣,踩着我的拖鞋,翘着二郎腿,嘴里还叼着半截没抽完的烟。

突然,他将烟头掐灭扔进了烟灰缸里,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套黑色的衣服换上,那是我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异常地合身!

最不可思议的是,他有着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的屋子里?你…… 你怎么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对方并没有搭理我,屋子里一片死寂。

「你到底是谁?你在我家干嘛?信不信我报警!」

「报警?你倒是试试看!」

他头也没回地应了我一声,他的声音居然也跟我一模一样!

我想去床上拿手机报警,却发现身体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地移动了起来!

我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摁在了墙上,紧接着我移动到了柜子上,瞬间我又躺在了地板上,我在房间里飘来飘去,我发现自己薄得像一张纸!

1

不,更准确地说,我根本就没有厚度!我发现我的所有动作似乎都在模仿眼前这个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人!

「你把我怎么了?我的身体四肢怎么不受自己控制?」

「你已经完全被我控制了,眼下你只能模仿我的一切!因为,你现在只是我的影子!」

「什么?我是你的影子?开什么玩笑!」

他只是淡淡一笑,然后蹲在一旁开始换鞋。

我的身体四肢不受控制地跟随着他做着完全一样的动作,我的部分身躯被印在墙上,另一部分被印在地上,整个身子显得扭曲而又狰狞。

我依旧拥有视觉、听觉、嗅觉甚至还有触觉,但我却唯独没有厚度!

难道,我真的变成了一具影子?而且是一具拥有所有感官知觉和意识的影子?

「现在相信了吗?你就是我的影子!」

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问他:「为什么会这样,睡觉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觉醒来我就变成了影子,那你又是谁?」

他已经换好了鞋子,起身坐到了床上,然后盯着地板上的我说:「原本我是你的影子,咱俩只不过调换了一下身份,现在我成了本体,你成了影子,就这么简单!」

「为什么会调换身份?咱们还能再调换回来吗?」

他深沉一笑,「怎么,你都做了二十几年的本体了,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心甘情愿地做你的影子,咱们才调换了这么一会儿,你都不乐意了?」

「不是我不乐意,是我不习惯这样!咱们还是调换回来吧!」

他摇了摇头:「不急不急,等我出去办件事回来再说!」

说着他又从衣柜里找出一个黑色的鸭舌帽和一副黑色的口罩,他将帽子和口罩分别戴到了头上和脸上,接着又从抽屉里找到了一双手套和鞋套塞进了衣服口袋里。

我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说:「你要出去?现在是凌晨两点,你要去干嘛?」

「去了你就知道了!」

说着他径直朝房门走去,他关掉了屋子里的灯,然后打开房门就出去了。

2

出了屋子他没有进电梯,而是走的楼梯下楼,我住在 17 楼。

尽管他的步子很轻,楼道里的声控灯依旧应声亮起,我作为他的影子踉跄着跟随着他下楼,整个身子显得格外扭曲狰狞!

「你到底要去干嘛?」

「不是跟你说了吗,去了你就知道了!」

我想了想突然又说:「我这么跟你说话,让别人听见会不会觉得很诡异?」

他一边下楼一边说:「放心,你的声音只有我能听见,别人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

我听后沉默了,别人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那我岂不是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难道从此以后我都将以影子的形态存在于世间?

两分钟后他终于来到了一楼,不过他并没有停,而是继续沿着楼梯下入了地下室。

接着他又绕了好大一个圈才来到了地下室的一个临时出口,从这里出去直通小区的后街,后街分布着一排排老式的旧房子。

此刻的街道上死寂沉沉,夜空中时不时会传来一声惊雷,惨白的闪电将街道上照出一人一影。

他是那个人,我是他的影!

穿过了几条狭窄的小巷之后,我们忽然来到了一栋楼房跟前。

3

这地方我再熟悉不过,这是我前女友杨梅所住的地方!

我跟杨梅刚分手没几天,说好听点叫分手,其实是她找了一个有钱的富家公子之后立马把我给甩了。

被甩之后我跟杨梅再没见过面,可这深更半夜的,我们来这里干嘛?

我赶紧问他:「你来这里干嘛?这是我前女友杨梅的住处!」

他压低了声音说:「我当然知道,不过要更正一下,是我前女友!你现在只是我的影子,一个看客!」

我听后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赶紧说:「我和杨梅已经分手了,跟她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你还来找她干嘛?」

「分手?说得真好听,明明就是被甩了!」

「对,我是被她甩了,那你还来找她干嘛?求她复合?这不是成心让我难堪?」

「求复合?亏你想得出!我才没你那么下贱!」

说着他转头望了望四周,见四下里没人,忽然压低了帽檐就冲进了楼梯口快步上楼。

他依旧没有选择坐电梯,他一口气爬到了 7 楼,而杨梅就住在 704 号房间。

他悄悄地来到了 704 门前,他将事先准备好的手套和鞋套分别戴到了手上和脚上,然后他掏出药匙开始开门。

不出所料,杨梅还没来得及换锁,钥匙刚捅进锁孔里轻轻一转,门咔地一声就开了。

他轻轻地推开了房门,进屋之后,他又轻轻地将门关上。

透过窗边划过的一道道闪电,我看到了躺在床上熟睡的杨梅。

杨梅总是习惯戴着耳机听歌睡觉,今夜也不例外。

此刻即便窗外闪电雷鸣,她也一直没有醒。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继续询问他来这儿的意图,他却再没有搭理过我。

杨梅住的屋子是一室一卫一厨房的标准间,他进门后只是远远儿地忘了一眼床上熟睡的杨梅,然后径直走进了厨房。

他很熟练地找了煤气罐的位置,然后毫不犹豫地将煤气罐阀门开到了最大!

他开始检查所有门窗是否关严,包括阳台和卫生间,我忽然明白了,他是要让杨梅煤气中毒而死!

在他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他看到了洗漱台上放着的一只碧绿通透的玉镯子,那是杨梅新找的那个富家公子不久前刚给她买的。

当初杨梅就是拿着这只镯子在我面前狠狠地炫耀了一番之后把我给甩了的!

我知道那个富家公子,他叫周海,不仅长得帅还特有钱,可是有钱又怎么了,有钱就能随便抢走别人的女朋友吗?

盯着这只镯子看了许久,忽然他顺手拿走了镯子放进了口袋里,然后轻轻打开房门悄然离去。

他头也不回地冲下楼梯,我踉跄地跟在他的身后。

「她会煤气中毒而死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贱女人仗着有几分姿色,不知道背着你勾搭了多少男人,你能忍我可不能!我就是要她死!」

「可你这是故意杀人,犯法的!」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在来的路上专门避开了所有监控,没有人会知道我来过她家,她最终会被认定为煤气中毒意外死亡!」

他一边愤愤地说着一边快步下楼,而我,也沉默了!

我何尝不知道杨梅背着我在外面找男人,可每次我都说服自己原谅了她,毕竟她从来都没在我面前提起过别的男人,至少在她每次回到家里之后是完全属于我一个人的!

可是几天前当杨梅戴着那只镯子把我从她家里轰出来的时候,我对她的所有幻想也终于全部破灭,她当着左邻右舍的面骂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甚至还当众嘲笑我是阳痿性无能!

老实说我很恨杨梅,我甚至连做梦都想亲手掐死她,然而我没那个胆量,我怕担责!

如今我的影子操控着我的躯体杀了杨梅,反倒帮我解除了心头之恨!

但我其实更希望死的人是周海,只可惜他今天没有在杨梅的屋子里过夜!

若是能亲手送这对狗男女一同上路,我想我做梦都会笑出声来的。

下了楼,他选择原路返回,再次穿过狭窄的旧房小巷回到了我住的小区,再次通过地下室的临时出口走进了楼梯口,他依旧选择徒步上楼而不是坐电梯。

再次回到家已经是凌晨 251 分,他一去一回居然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

他取下了帽子和口罩,脱掉了衣服和鞋子,迅速上床躺下,最后,他关闭了屋子里的灯。

当屋子里变得一片漆黑之后,我什么也看不到了。

慢慢的,我的意识也逐渐模糊了起来,我猜他应该是睡着了。

我大概…… 也快睡着了。

4

突然,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屋子里一片漆黑,我赶紧摸黑打开了屋子里的灯。

我发现我有血有肉,能动能走,我能在地上看到我的影子。

难道我又重新恢复了我这身肉体的控制权?

还是说,那本身就是一场荒诞至极的怪梦?

可要说是梦,那感觉也太过真实,我能清楚地记得梦里的每一个细节。

我梦见我和我的影子交换了身份,我还梦见我去了杨梅的家打开了煤气阀!

我也真希望那只是一个梦,要不然我将成为杀死我前女友的凶手!

我看向了墙上的时钟,现在是凌晨三点。

接着我又扫视了一圈整个屋子,突然,我在一旁的地板上看到了我在梦里穿过衣服、鞋子,还有戴过的鸭舌帽和口罩!

我浑身一怔,赶紧捡起地上的衣服在口袋里摸索,顿时感到头皮一麻,因为,我从口袋里摸到了那只镯子!

那不是梦!我真的去过杨梅的家,而且刚回来不超过 10 分钟!

「慌什么,不就是去了趟前女友家吗?有什么好紧张的!」

寂静的屋子里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本能反应地看向了地上我的影子,「是…… 是你在说话?」

「当然是我,只不过此刻你又做回了本体,我又做回了你的影子!」

我吓得慌忙后退,影子也随我一起后退,此刻我作为一个正常人的视角,看着地上自己的影子居然能说话,我感到一阵极度的毛骨悚然!

「你用不着怕我,我又不会害你!现在你是本体,我的所有动作都只能是在模仿你!」

我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然后说:「可我还是无法接受影子也能说话,这简直违背科学违背常识!」

「那是因为你从来都不了解我,从今天起,我会让你重新认识我!」

「重新认识?怎么认识?如果你真的只是我的影子,你是如何做到与我调换身份的?」

「这个问题三两句说不清,我之后会告诉你,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忘记你曾去过杨梅的家,她的死将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长吁了一口气,这才想起我的前女友杨梅。

我看了一眼时间,从她家里离开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几分钟,她现在应该已经处于深度昏迷状态了吧!

我赶紧对地上的影子说:「如果我现在赶到杨梅家把她送到医院,兴许还能救她!」

「你简直就是个懦夫!杨梅一直在欺骗你的感情,她不知道给你戴了多少顶绿帽子,像她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死一万次都不够,你居然还想着救她!」

「可我不想成为杀人凶手,要不然我这辈子都会活在负罪感里!」

5

正当我和影子起争执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我打开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一张照片,照片比较黑,拍的好像是一间光线比较昏暗的房间,而在房间的中央还立着一个人影。

我定睛一看,照片拍的居然是杨梅的房间,而照片里的人影就是我!

有人居然拍下了不久前我进入杨梅屋子里的一幕!

紧接着我又收到了对方发来的一段话:我知道今天夜里你去杨梅家干了什么,我还有你进入她家后的整段录像,如果不想东窗事发,三天之内准备好 10 万块钱,三天后我会通知你交钱地点!

看完短信的内容,我顿时整个人都凉了半截,心乱如麻的我瘫坐在床上,接着又看向了地上的影子,「都是你干的好事,你害得我不仅成了杀人凶手,还被人勒索,怎么办怎么办,我哪有这么多钱!对了,杨梅现在应该还没死,我得去救她,这样对方就勒索不了我了!」

「笨蛋!即便你现在去救了杨梅,那也算是杀人未遂,对方同样可以勒索你!」

「那你说怎么办?我到哪去弄 10 万块钱!干脆把这只镯子抵给他?」

「先别慌,这不是钱的问题!咱们必须得弄清楚对方是谁!」

「就算知道了对方是谁又能怎么样,我又不能报警说他勒索我,我还不是要给他钱才能把这事盖过去!」

「放屁!一旦让我知道了他是谁,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你要连他…… 一起杀掉?」

「不错!从照片的拍摄角度来看,摄像头应该就在杨梅屋子天花板上的某个位置,这是典型的偷窥手法,对方用的肯定是针孔摄像头,而且摄像头存在的时间肯定不止一天两天,可能在杨梅还没搬到那里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你和杨梅曾今在那间屋子里做过的每一件事都早已被人家看得一清二楚,如此卑鄙下流之人我怎么可能还让他活着留在世上!」

听完影子的话我沉默了,一想到我和杨梅可能已经被人家偷窥了几年,我是即羞愧难当又恨得牙痒痒,如果影子真的有办法知道对方是谁并且可以杀掉他,这确实是最直接最不留后患的办法!

影子继续说:「从短信的内容来看,对方应该认识你和杨梅,至少也跟你们有过交集,要不然他不可能知道杨梅的的名字还有你的手机号码!我想到的第一个人是房子的房东,他完全具备在屋子里安装摄像头的条件!」

我记得那房子的房东是个六七十岁老大爷,顿时我脑子里就浮现出了一张胡子拉碴满脸褶子的老脸!

如果真是他在偷窥我和杨梅,那也太恶心了!不过我记得我存有他的手机号,莫非勒索短信是他用新号发来的?

「从现在起,你按我说的做,首先,你用微信添加好友搜索这个手机号试试!」

我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图,赶紧照做,然而结果却显示该用户不存在!

影子继续说:「打开手机支付宝,再搜索一次试试!」

我继续照做,然而结果还是什么也没搜到。

「看来这家伙比较谨慎,他的这个手机号并没有绑定社交账号!」

影子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你把这个手机号存储到手机通讯录里面,名字随便起一个,就叫做…… 猪狗不如!」

我听后一脸懵逼,不过还是照做了。

然后就听他继续说:「现在你用手机把你知道的所有短视频 APP 和一些直播软件都下载下来,然后用你自己的手机号依次登录这些软件,接着分别在这些软件上找到『添加朋友』的功能,然后点击查看通讯录朋友,希望能找到线索!」

我听后恍然大悟,赶紧又照做。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操作,果真让我在某直播平台上找到了这个猪狗不如的家伙!

他的账号头像是一张自拍照,他是个光头,年龄大概四十多岁,他给自己的账号取名为『捡垃圾的光头强』,而他这张自拍照的拍摄地点也正好是在一个垃圾回收厂的大门前拍的。

这个人并不是房东,但我却跟他有过一面之缘,他是杨梅租住的那间屋子的上一任住户!

当年我帮杨梅搬到那里的时候,正好在门口碰到过这个人,我记得他好像是回来拿他遗留的东西的,走的时候他还好心帮我们带走了扔在门口的快递包装盒,他肯定是通过盒子上的快递单号知道了我们的名字和手机号的!

这个人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那种贼眉鼠眼的小人脸,在屋子里装摄像头偷窥他人隐私的事他一定做的出!

我还特意查看了一下他账号关注的对象,全部是一些身材火辣的美女主播,账号最近的动态也是跟一些美女主播的调情。

我再次点开他的头像将画面放大,我看清楚了他身后大门上的白色喷漆字:东南路垃圾回收站!

「知道了这个人是谁,知道了他的住处,那么一切都好办了!」影子忽然说道。

我沉默了片刻之后问他:「你…… 真打算杀了他?」

「当然,这个人手里有我们杀杨梅的证据,他必须死!」

我点了点头,「你要我怎么做都行,我全力配合!」

6

今天天刚亮我就出了门。

按照影子的指示,我去文具店买了一个普通望远镜。

去药店买了一瓶安眠药。

去超市买了一盒蚊香和一个打火机。

然后我坐上了前往东南路的公交车。

那个垃圾回收站位于整座城市的东南边儿,属于郊区,与城郊的树林接壤,即便是公交车也不经过那里。

我在距离垃圾站最近的一个站点下了车,然后避开监控,绕道穿过了好几个旧房小巷,直到下午 4 点多的时候,我终于来到了垃圾站东侧的那片树林里。

我趴在一个视角极佳的山坡上开始用望远镜观察,整个垃圾站占地约一个篮球场,四周用一些废旧的木板做成了简易的围墙,上方露天没有任何遮盖,里面的情况一览无余。

垃圾厂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杂物,在围墙的 4 个角上我分别看到了 4 个摄像头。

我还看到厂子中央有个人正开着一辆叉车在转运废品,他是个光头,年龄大概四十多岁,正是我手机通讯录里的「猪狗不如」,某直播品台上的「捡垃圾的光头强」!

在厂子内大门的左侧,有一个用废旧木板搭起的小木屋,木屋的东侧和南侧分别开有两扇窗户,透过东侧的窗户我甚至还能看清木屋内的情况,里面有椅子、桌子、电脑,还有床,那是光头强晚上睡觉的地方!

快下午 6 点的时候,光头强走进了木屋,他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放在窗边,刚喝了一口,然后就骑摩托车出去了,我猜他是吃饭去了。

趁他离开的空档,我迅速穿过丛林冲下山坡,然后慢慢地来到了木屋的窗前,我看到窗边的茶杯上还冒着热气,我怕热水减弱了安眠药的药性,于是倒进去了半瓶,然后我迅速撤离,藏到了不远处的树林里。

半个小时后,天已经暗了下来,远处传来了摩托车的声音,是光头强回来了。

光头强提着打包的饭菜走进了木屋,他开了灯,拆开了饭菜包装盒摆到了桌子上,然后他打开了电脑!

很快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个视频小方框,他点开了其中一个,那是某房间内的偷拍视频。

过了一会儿他又切换了下一个视频框,那又是另一个房间里的画面。

鬼知道他究竟在多人的家里安装了摄像头,他一边满嘴流油地吃着菜,一边得意洋洋地欣赏着他的一个个作品!

吃完了饭,他端起窗边的茶杯一饮而尽,也许是察觉到了味道的不对劲,他砸吧了几下嘴,又把鼻子凑到杯口闻了闻,也许是茶水的苦味儿盖住了安眠药的味道,他放下杯子就没再管了。

他继续趴在桌子上看着电脑,没过多久就开始哈欠一个接着一个,最后他关闭了电脑,爬到床上倒下就睡了!

我继续躲在丛林里潜伏着,直到月亮爬上当空,我听从影子的指示,将一整盒蚊香全部掰成一指长的一截,然后用打火机将每截蚊香都两头点燃,接着我来到了垃圾回收站的围墙之下,我将一截一截点燃的蚊香扔进了围墙之内。

在木屋的四周堆满了泡沫盒、塑料废膜、回收的汽车电瓶、矿泉水瓶、油桶、轮胎等等各种易燃易爆的废品,这一整盒的蚊香将在围墙内遍地开花。

我继续潜伏在草丛里等着看好戏,直到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围墙之内终于冒出了零星的火花。

不到一支烟的功夫,火势迅速蔓延成了一片火海,小木屋在火海的中央,火苗一拥而上瞬间将其吞噬!

当整座城市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东南路郊区的夜空亮起了一片红晕,那里所有的一切都将化为灰烬!

7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三点。

我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坐到了床上。

我盯着地上自己的影子看了许久,然后说:「你可真有办法,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将这个勒索我的人给解决了!我真想知道你究竟是以一种怎样的形式的存在,难道你真的仅仅只是我的影子?这终究让我很难接受!」

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淡淡地说:「我虽然只是你的影子,但我也拥有自己的意识,只不过你一直感受不到我的存在罢了,我和你只是以两种不同的形式过着相同的人生,只不过你是主体,拥有操控人生的权利,而我是影子,只能默默地服从你的一举一动!」

「影子一直都有意识?」我惊讶地问他。

「是的,只不过在昨天之前,我和你从来没有过互动,我们彼此过着彼此的人生,谁也没有干扰过谁!」

我缓缓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为何你要打破常规,搅乱我的生活?」

他嘿嘿一笑:「你自己也知道,你这一生混得并不好,一把年纪了也没个正经的工作,平常又好吃懒做不思进取,这么些年也没赚到什么钱,即便是有点钱也全都花在了那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杨梅的身上,到头来还不是人财两空,最后连做人的尊严也不要了,你活得就像一只臭蛤蟆!」

我被他说得一文不值,竟也感到有些羞愧难当,「这么说,你是来帮我的?」

「不错!我时常在想,如果我能和你调换身份,我一定会努力追求我的理想,好好经营我的一生!只可惜我始终都只能做你的影子,做一个旁观者!」

「你只不过是我的影子,即便真的由你来主宰人生,也不见得就比我做得好吧!」

他很是轻蔑地笑道:「那你就错了,我和你所有的一切都完全相反,你性格懦弱,我个性刚强!你不思进取,我奋勇精进!你笨头笨脑,我心思缜密!如果我们互换身份,情况会截然相反!」

我皱起眉头不再作声了,他却继续说:「不过在昨天夜里,我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我终于成功和你调换了一次身份,当我成为本体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杀了杨梅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我要把你失去的尊严找回来,那也是我的尊严!」

听到这里我彻底沉默了,我感到后背阵阵发凉!

沉思了许久之后,我开始直勾勾地盯着地上自己的影子,我从未如此认真地看过自己的影子!

他就是一团模糊的黑影,我从来没有想过他居然也会有自己的意识,他藏在阴影里窥视着我的一切,我在它面前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更可怕的是,他居然时刻都在想着跟我调换身份,他想将我取而代之!

我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对他说:「既然你这么厉害,从今以后你来监督我,你教我如何经营我的后半生,以你的能力,你一定能让我变成一个事业有成有钱有势的成功人士!」

没想到他居然冷冷地笑道:「凭什么你留下来的这副烂摊子要我来替你收拾!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我听后一愣,「那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我要做本体,你来做影子,从今以后由我来接手你的后半生,我保证让你改头换面,我会给你一个锦绣前程,让你的生活品质上升好几个档次!」

「那怎么行!这样我岂不是成了你的傀儡!」

「做傀儡有什么不好,我不是已经做了你二十几年的傀儡了吗?不过你要换一种思维来想,即便是傀儡,也是有思维意识,有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的傀儡,我将来所拥有的一切,你都会身临其境地感受得到!能做这样的傀儡,也是一种幸福!」

我听后沉默了,老实说,我有些心动了。

试想一下,如果从今以后我什么也不用干,大把的金钱美女都会接踵而至,我只需要坐享其成,这不是每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都梦寐以求的吗!

一想到从明天起我就要继续为房租费、水电费、生活费发愁,这种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了,于是把心一横,就答应了影子的要求!

「那好吧,我答应和你互换人生,不过我很好奇,影子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他听后沉默了许久才说:「我和你的区别,从本质上说就是两种不同意识的存在,我们共同附着在同一个躯体之上,只不过你的意识是主体,能控制躯体,我的意识是影子,只能做一个旁观者。」

我似懂非懂地点头,「如此看来,影子和本体的交换,其实就是两种意识的交换?」

「不错!我曾无数次尝试过要取代你,可都没有成功,因为意识的本质是神经元之间所有生物电流信号的汇总,你和我的意识分别产生了两个强弱不同的磁场,你的磁场一直都比我强太多,所以我对你的干扰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我听后忽然感到后背袭来一股凉意,我故作镇定地继续问他:「那么昨天夜里,你是如何成功跟我交换身份的?」

他哈哈一笑,「多亏了那几道闪电,闪电打破了你和我磁场之间的平衡,我对你的干扰终于取得了一次胜利!」

他用「胜利」这个词来形容他对我的取而代之,足见他对我的不满已经隐忍了太久太久!

他顿了顿继续说:「可是当你醒来之后恢复了自己的意识,你本身的磁场也在逐渐恢复变强,你的本能意识会促使你重新变回本体,所以我只能在你变回本体之前赶到杨梅家去杀了她,这是我成为本体后最想做的一件事!」

他终于再次提到了杨梅,我忍不住问他:「为什么杨梅一定要死?给我一个你非杀她不可的理由!」

「她水性杨花,她给你戴绿帽子,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不够!比起杨梅,我更希望死的那个人是周海!是周海抢走了我的杨梅,你应该连周海一起杀掉!」

当我提到周海,他忽然沉默了,片刻过后他才继续说:「周海其实也是被杨梅给骗了,他不清楚杨梅的为人,他跟你一样,也是受害者,真正该死的人是杨梅!」

我不想听他替周海说好话,索性话头一转继续问他:「你在杀掉杨梅之后便急匆匆地往回赶,回到家后你倒头就睡下,你是要我们在睡梦中进行交换?」

「对!在睡梦中我们的意识都会逐渐模糊,各自的磁场都会降到最低,影子跟本体的交换既顺畅又不会对彼此的记忆造成大的影响,所以我们才能再次回到各自原本的位置上!」

他说完忽然又补充了一句:「这种身份调换的机会可遇不可求,你我若要永久交换身份,就必须借助外力彻底打破我和你磁场之间的平衡!」

「借助外力打破磁场平衡?具体要怎么做?」见他终于说到了主题,我也立刻打起了精神。

「很简单,用电!只要让交流电通过你的身体,我自有办法让你变成影子,我变成本体!」

我听后犹豫了,他却继续说:「放心,220 伏的电压电不死你,但你必须顶住 5 秒钟以上!现在该你做决定了,你是想继续做本体,还是做影子?」

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一旦我做出选择,将会决定我余生两条完全相反的走向!

我思考了许久,最终我做出了决定,与其碌碌无为一生,不如换一个活法,哪怕从今往后只做一个看客,那也好过劳心劳力地苟活!

我按照影子的指示,手里攥着一颗铁钉,然后缓缓地插进了墙上的插座里!

在触电的那一刹那,我的手本能反应地缩了回来,我感觉整个臂膀都在发麻。

影子一再强调我要顶住 5 秒钟才能成功,于是我一咬牙,再次将铁钉插了进去。

我强忍住全身传来的麻木和阵痛硬是没有松手,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抗住了多长时间,我开始感到全身无力头晕目眩,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当我的意识再次恢复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了一具影子。

是一具彻头彻尾的影子!

而他,已经成为了我的本体,我们彼此…… 交换了余生!

我也即将开启我新的人生!旁观者式的人生!

8

几天后,他从手机上看到了东南路垃圾回收站意外着火导致一人丧生的新闻。

他还从好友那里知道了杨梅死于煤气中毒的消息。

他嘴角上扬,笑着走进了一家珠宝店。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只从杨梅家拿走的镯子,他以低于市场价两成的价格很轻松地卖了出去。

很快他就得到了一笔不小的巨款,临走的时候他还跟店家侃侃而谈,他让店家帮他好好保存好这只镯子,说是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回来以双倍市场价又买回去!

当我看到这笔巨款的时候我其实是有些后悔的,我知道那只镯子应该会很值钱,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值钱,早知道我就自己拿去卖了换钱,也用不着跟他交换余生了。

然而让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带着这笔巨款,来到了一家整形医院的门前!

我不解地问他:「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得意地笑了笑,然后说:「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如果我能成为本体,我一定会好好追求我的理想!」

我想了想说:「我记得,难道你是不满意自己的长相,你要去整容?你要让自己变得更好看?」

他笑得更肆无忌惮了,「你只说对了一半,我不仅要让自己变得更好看,我还要做变性手术!」

「什么?你要做变性手术?为…… 为什么?」

「我曾经还跟你说过,我和你所有的一切都完全相反,你性格懦弱,我个性刚强!你不思进取,我奋勇精进!你笨头笨脑,我心思缜密!当时我还说漏了一点,你是男人,而我,其实是女人!我们的性别,也完全相反!」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曾经的影子居然是个女人,这简直太荒唐了!

「从今以后,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女人,不仅仅是灵魂,还包括身体!」

他一边继续笑着,一边大步走进了医院里,任凭我如何恳求,他也没有改变他的注意!

9

两年之后,当他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长发飘飘,身材和皮肤都保养得极好的美女,就连他的声音也变得细腻委婉!

他去派出所重新办了一张身份证,他给自己改名为张静,身份证上的性别也变成了女!

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活成了他喜欢的样子!

从今以后,我对他的称呼,也不得不从「他」,变成了「她」!

我从头到脚地打量着她,我简直都不敢想象她曾是原来的我,当她画上妆,穿上长裙,再踩上高跟鞋,就连我看了也会有忍不住想入非非的冲动!

「我好看吗?」她用细腻的声音问我。

「好看是好看,但我看着别扭!」

她甜甜地一笑,「等你看习惯了就不别扭了!」

我索性也开玩笑说:「你就不怕等我看习惯了之后喜欢上了你?」

她噗嗤一笑:「不要脸,你就是只臭蛤蟆!」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我是真的没想到,你的理想就是变成一个女人!」

她撩起耳旁的一缕发丝,突然问我:「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杀杨梅吗?」

我一愣,「因为她水性杨花,因为她给我戴绿帽子,她让我失去了尊严,也让你失去了尊严,这是你的原话!」

她缓缓地摇头,「这只是原因之一,杨梅千不该万不该,也不该去勾引周海!」

「周海?」

「不错,周海虽然是位富家公子,但他却是一个非常善良单纯的人,他不知道杨梅的身后已经有了一群男人,他对杨梅百般呵护,他为了杨梅可以付出所有,可是像杨梅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又怎么配得上周海这么优秀的人!」

「你嫉妒杨梅?你喜欢周海?这才是你非杀杨梅不可的理由?」

「对,从我第一眼见到周海的那一刻起,我就喜欢上了他,他不仅人长得帅,性格好,家境也好,我绝不容忍我喜欢的男人被杨梅玩弄于鼓掌之中,所以杨梅非死不可!」

「你居然喜欢上了我曾经的情敌!我的天!」

「你不用大惊小怪,我本身就是女人,我给这个躯体做变性手术的目的就是为了周海,我听说他现在还是单身,从现在起,我要努力实现我的理想了!」

10

她果然说到做到,从那天起,她开始更加注重自己的形象和气质,她利用她高超的智慧和缜密的心思,制造了一些跟富家公子周海接触的机会。

而周海也对她一见钟情,经过几次约会之后,两人的关系快速升温,短短几个月,他们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某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一对年轻情侣手拉着手走进了一家珠宝店,女人一袭长裙,秀丽端庄,男人西装革履,温文尔雅。

女人名叫张静,男人名叫周海!

他们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周海要为他美丽的新娘挑选一样订婚礼物!

张静拉着周海直接来到了靠里边儿的柜台前,她指了指柜台里的一只玉镯子。

周海隐约觉得这只镯子有些眼熟,不过他并没有多想,只要张静喜欢,他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而且为了图吉利,他选择用双倍价买!

两人手牵着手走在公园的石阶上,周海亲自为张静戴上了那只镯子,张静的脸上流露着幸福的微笑。

看着他们你侬我侬地卿卿我我,我却只能暗自叹息,我曾今的影子如今占用着我的身躯,跟曾今抢走我女朋友的男人搞到了一起,我既感到无比的讽刺,同时又充满了无奈,因为如今的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只是一具影子,一个心如死灰的傀儡!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走停停,这时张静扭头看向了地上,她用她两条纤细的手臂在空中摆出了一个造型,然后看着地上印出的影子笑得异常地开心。

周海立刻凑过来问她在笑什么,张静一脸娇羞地说:「我在笑我的影子,你看你看,我的影子像不像一只臭蛤蟆!」

周海看了看也跟着笑了起来,连忙迎合着说:「嗯嗯,是挺像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