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我跟皇上互换了身体

所属系列:三生有幸,四季有你

我跟皇上互换了身体

三生有幸,四季有你

我跟皇上互换身体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我的死对头苏贵妃。

看着她在我面前搔首弄姿,各种讨好我,就乐得嘎嘎笑。

然而我是开心了,皇上则气得脸色铁青。

他掐着我的脖子,警告我不要太过分,否则他杀了我。

我对他挑衅般地扬了扬眉:「杀啊,反正又不是我的身体。」

1

我看着夜无极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

这狗皇帝是真帅,就是眼睛太瞎了。

总以为他的白月光苏淼淼是朵单纯无害的小白花。

每次我跟她对上,他都要亲自来警告我一番。

因为我爹是镇国大将军,他还得要靠我爹的支持,所以他不敢明面上斥责我,只敢私底下来警告我。

见我在走神,夜无极的脸色更冷了,蹙眉怒喝。

「陆知瑶,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朕说话?」

回神,我漫不经心的颔首:「有,皇上您继续说。」

「再有下次,你就去冷宫呆着吧!」

哟,这次的警告加重了?

我扯了扯嘴角:「皇上,臣妾真没推苏贵妃……」

「够了,朕不想听你狡辩。」夜无极冷声打断我的话,「陆知瑶,你好自为之。」

看着他的背影,我朝天翻了个大白眼。

啧,真应该让他亲身体验一下他的白月光有多绿茶,手段有多狠毒。

我正这么想着时,脑海里突然传来一道机械般的声音:「宿主,如你所愿。」

谁?什么如我所愿?

我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白光一闪,我的灵魂就穿进了夜无极的身体。

2

我懵了,低头看着身上的龙袍,很明显这是夜无极的身体。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跟夜无极互换身体了?

「恭喜宿主,你答对了。」那道机械般的声音又在我的脑海里响了起来。

我瞪大了眼睛:「你……你是系统?」

我穿来天元国十几年,终于要拥有金手指了吗?

系统:「是的,宿主,我是怀孕系统。」

我:「……」

为什么会有这种系统?

它不会是想让我不断怀孕吧?

想到这种情况,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系统:「宿主你想多了,你现在是夜无极。」

对吼,我差点忘了这件事情。

我咧开嘴还没笑出来,就听到系统的下一句话。

「所以你要让后宫的妃子们怀孕,不然你将受到惩罚。」

「……我会受到什么惩罚?」

系统毫无感情的回答:「会遭受恐怖的电击,直至死亡。」

我:「!!」

哈,哈哈,不就是体验做男人的快乐吗?

我可以!!!

3

这时,夜无极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

他操控着我的身体冲过来:「陆……陆知瑶?」

我低头看着他,脸上适时露出惊慌的表情:「是臣妾。皇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平时夜无极是这个角度看我的,嗯,还挺美。

可惜夜无极眼瞎看不到,只看得到他的白月光。

现在我跟他的身体互换了,他很快就能看到苏淼淼的真面目了。

哈哈,到时候他的表情一定会非常精彩。

夜无极双手揪着龙袍,眼神冷漠地盯着我。

「陆知瑶,是不是你搞的鬼?」

「皇上,您太瞧得起臣妾了。」

夜无极脸色阴沉的跟我对视着。

半晌,他松开手,走到椅子上坐下来。

我悄悄地松了口气,走到他对面坐着,假意问他怎么办?

夜无极可能是不习惯我的身体,换了好几个姿势才黑着脸说这件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

我嗯嗯的点着头。

幸好每次夜无极来警告我,都会让太监宫女们出去,不然这么灵异的事情准吓坏他们。

「还有……」

「皇上,红叶求见。」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外的周公公打断。

来了,来了,好戏要来了。

我兴奋地站起来,大步走去开门。

红叶看到我,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皇上,贵妃娘娘她突然头痛欲裂,求您去看看娘娘吧!」

4

呵,苏淼淼的招数真的是百年不变。

每次夜无极来找我,她都会派人来截胡,借口一律都是哪哪不舒服。

然后每次都能成功,为此,我这个皇后都快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

这一切都是夜无极那个狗男人害的。

要不是他的纵容,苏淼淼也不敢这么做。

红叶见我不吭声,又把苏淼淼的情况说的严重了一点。

我背着手清了清嗓子,正准备说话,就看到夜无极神情焦急地越过我身边,大步往外走。

我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一把拽住他的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皇后,你这么着急的想去哪儿呢?嗯?」

夜无极这才想起来他现在的身份,语气生硬的道:「臣……臣妾有点担心苏贵妃,想去看看她。」

「既然皇后这么有心,那就一起去吧!」

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会放过?

就算他不想去,我都会想办法拉他去的。

等走到苏淼淼的关雎宫门口,我故意牵着夜无极的手走进去。

夜无极愣了愣,抬起头瞪着我:「陆知瑶,放手。」

我低头凑到他的耳边,轻笑了两声:「皇上,您急什么呢?是担心苏贵妃会误会吗?」

「你……」

不等他把话说完,我就松开了他的手,抬眼看向躺在床上的苏淼淼,及时捕捉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恨意。

我在心里暗笑起来,很好,我的目的达到了。

5

「皇上,您怎么来了?」苏淼淼挣扎着要爬起床给我行礼。

我快步走到床边,轻压着她的肩膀:「淼儿,你快躺下,不必多礼。」

平时见多了夜无极跟苏淼淼的相处方式,我学了个十成十,保证连苏淼淼都察觉不出来,我其实是她的死对头陆知瑶。

苏淼淼摇头:「皇上,礼不可废,不然姐姐她会生气的。」

这话说的好像我平时很小气似的。

我不再阻止她,想看看她又准备玩什么把戏?

她给我行完礼后,准备给夜无极行礼,还没蹲下来,夜无极就心疼的伸手去扶她。

我亲眼看到她趁机用夹在手指缝的绣花针,狠狠地扎向夜无极的手。

夜无极吃痛,下意识地甩手,苏淼淼顺着他的力度倒在了地上,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姐姐,你……你……」

夜无极的脸色僵了僵。

我是看在眼里,笑在心里。

哈,这只是刚开始呢,以后有得他受。

我掩下嘴角的笑意,弯腰把苏淼淼扶起来,关心地问她有没有摔伤?

她整个人钻进我怀里,红着眼眶道:「皇上,您不要怪姐姐,她不是故意的。」

「淼儿你这个傻姑娘,到这种时候还帮她说话。」我故意看向夜无极,「皇后,你到底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竟敢在朕面前对淼儿动手。」

夜无极沉着脸,警告般地瞪着我:「我没有推……」

我如同他之前打断我的话那样,出声打断他:「够了,朕不想听你狡辩。」

夜无极的脸色极臭。

我看得在心里狂笑,风水轮流转的感觉真好。

我低头无意中看到苏淼淼对夜无极露出挑衅的笑容,在心里就笑的更开心了,恨不得在原地蹦两圈。

我极力控制住脸上兴奋的表情,对夜无极挥了挥手,让他先回去。

夜无极似乎被打击到了,扭头飞快地走了出去。

6

看到他那副模样,我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我真的会乐得大笑出来。

苏淼淼抬手摸了摸我的胸口,声音带着诱惑:「皇上,您今晚可以留下来陪陪淼儿吗?」

我垂眸瞟了她一眼,毫不犹豫的挪开她的手:「今晚不行,朕还有奏折要批阅。」

苏淼淼没想到我会拒绝,愣了一下,随即又故作大度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皇上您要注意身体哦。」

我颔了颔首,又跟她说了几句话才离开。

刚走出她的宫殿,脑海里就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宿主,你今晚必须要宠幸一位妃子。」

我拒绝:「我今晚没心情。」

系统:「立刻电击。」

我还没来得及反悔,就被电了。

电的我浑身打颤,差点跪在了地上。

见状,周公公担忧的问道:「皇上,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对他摆了摆手,抖着声音道:「没~~事~~」

周公公:「皇上,您真的没事吗?」

这时电击已经结束了,我恢复了正常,语气镇定地告诉他真的没事。

话落,系统又冒出来问我要不要执行任务?

这次我毫不犹豫的回答说要,然后转身朝颐华宫走去。

华嫔跟我的关系还可以,我不介意先把好处给她。

周公公见我走的方向不对,疑惑的开口:「皇上,您要去哪里?」

「摆驾颐华宫。」

「皇……皇上,您今晚打算留宿颐华宫?」

我点头嗯了一声。

周公公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其实真不怪周公公会这么惊讶。

因为夜无极是个不怎么贪色的皇帝,除了偶尔会去我跟苏淼淼的宫殿留宿之外,从未去过其他妃子的宫殿留宿,所以……

不过从今晚起,这种情况就要打破了。

7

华嫔看到我的到来,惊讶之余又非常的惊喜。

她给我端茶倒水,温柔似水的跟我聊天。

我在系统的催促下,笑着打断她的话。

「爱妃,我们就寝吧!」

华嫔脸上露出娇羞的神情:「好。」

我拥着她倒在了床上,然后……就没然后了。

我无语的爬起来,跟系统道:「夜无极不会不健康吧?」

系统估计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斟酌的道:「宿主,要不你跟其他妃子试试?」

「好吧,只能这样。」

我不顾华嫔的挽留,又去了其他妃子那里。

结果,都不可以!!!

我灰溜溜的走回我的宫殿,一关上门就被夜无极掐住了脖子。

「陆知瑶,你在搞什么鬼?」

知道今晚的事情瞒不过他,我笑嘻嘻的道:「皇上,臣妾在替您繁衍后代啊!」

夜无极登基五年了,还没有一儿半女。

别说太后担心,就连大臣们都很担心啊!

夜无极的神情更冷了,咬牙威胁我。

「陆知瑶,你别太过分,否则朕杀了你。」

我对他挑衅般的扬了扬眉:「杀啊,反正又不是我的身体。」

夜无极气极,却又拿我没办法。

我正想继续气他,神出鬼没的系统又出现了。

「宿主,你可以跟夜无极试试,没准能。」

我差点被口水呛到:「那……那是我的身体。」

这不等于我自己跟自己那啥吗?

这……这也太惊悚了。

系统:「现在是夜无极的身体。」

我弱弱地反驳:「我不……」

系统:「电击准备……」

「打住打住。」我连忙喊停,「我试,我试。」

8

我不想再体验电击的滋味,就只能豁出去了。

我猛地伸手抱着夜无极,故作深情的看着他:「皇上,您给臣妾生个孩子吧!」

夜无极的脸色瞬间黑了,用力推开我,骂我脑子是不是有病?

「宿主,废话少说,直接用武力镇压他。」系统兴奋地指挥我。

「……好。」

我扑过去把夜无极像扛麻袋一样扛了起来,大步往床边走去。

夜无极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他羞愤的捶打着我的背脊,让我放他下去。

就他那点力度,我当他是在挠痒痒,走到床边就把他抛了下去,整个人迅速压住他。

「陆知瑶,你给朕起来,不然朕灭了你全家。」夜无极拼命的挣扎都挣扎不开我,只能放话威胁我。

要是不办了你,不用等你灭我全家,我就被电死了。

我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却笑着安抚他:「皇上,您不用担心,臣妾会很温柔的。」

「陆知瑶,你找死。」夜无极的牙齿咬得咯咯响,「暗一,出来。」

瞬间,一个黑衣人出现在床边,把我吓了一大跳。

完蛋了,我忘了夜无极身边是有暗卫的。

暗卫肯定知道我跟夜无极互换了身体,不然他也不会听夜无极的话。

夜无极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命令暗一把我丢出去。

「皇上皇上,您别忘了这是您的身体。」我赶在暗一出手前,急忙开口,「要是被丢出去了,到时候丢脸的只会是您。」

我同时在脑海里跟系统说不是我不想执行任务,而是夜无极找了帮手来,我也没办法。

系统这次比较好说话,说今晚就算了,明晚再试。

我顿时松了口气,不等夜无极开口,我就爬了起来,对他挥了挥手:「皇上,臣妾告退。」

「站住,朕让你走了吗?」

9

我脚步一顿,转身看着夜无极,问他还有何吩咐?

夜无极指了指地上,让我今晚打地铺。

啧,小鸡肚肠的的男人。

我撇了撇嘴,再次拿出杀手锏:「皇上,您确定要这么糟蹋您自己的身体?」

夜无极冷哼:「睡一晚死不了。」

这狗男人狠起来,连自己都整,佩服。

我对他竖了竖大拇指,转身去柜子抱出两床被子铺到地上,就躺了下去。

不知道是夜无极身体的原因,还是怎么的,我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觉。

好不容易有点困意了,又被周公公的敲门声吵醒,让我起床去上朝。

这么早就要起床去上朝,难怪皇帝的命都那么短。

我在心里边吐槽边打着哈欠爬起来,头上就响起夜无极的声音。

「陆知瑶,你装病吧!」

「啊?」我抬起头楞楞的看着他。

夜无极背靠着床头,眼神冷漠的看着我:「朕让您装病,装到我们身体换回来为止。」

我盘腿坐着,好奇的问他要是这辈子都换不回来了,怎么办?

我是不是要装病装一辈子?

10

夜无极拒绝这个可能性,说他已经派人去找云游四海的智慧大师了,他应该会有办法。

我假装高兴的点头,随即在脑海里问系统,它能不能阻止别人把我跟夜无极换回去?

我还没体会到做皇上的快乐呢,不想换回去那么快。

系统霸气的道:「如果别人把你们换回去了,我再把你们换回来!」

有系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我心情极好地重新躺回去,跟夜无极说我要开始装病了。

夜无极拍了拍他旁边的床板,让我躺上去。

「皇上,您不是不想跟臣妾同床共枕吗?」我好奇地问他。

「等下太医来了,看到朕躺在地上,成何体统?」夜无极冷哼,「朕不想毁了自己的声誉。」

嗤,难怪他会这么好心。

我撇了撇嘴,慢吞吞的爬上了床,然后看着夜无极去跟周公公说我生病了,让他去宣太医来。

没多久,太医就匆匆忙忙的赶来了。

我命令周公公他们出去后,跟太医密谈了一番。

太医没得选择,只能配合我跟夜无极演戏。

等他一走,妃子们跟大臣们都知道了我生病的消息。

而苏淼淼来的最快,她奔到床前红着眼眶看着我:「皇上,您哪里不舒服?怎么突然间就病了呢?」

说完不等我回答,就指责夜无极,「姐姐,你是怎么照顾皇上的?」

哎哟哟,好戏又来了。

我掐着大腿强忍着兴奋,眼睛看向夜无极,看看他怎么回答?

11

夜无极冷冷地斜睨了我一眼,不吭声。

我干脆拱了一把火:「淼儿,不关皇后的事,是朕不小心累着了。」

「昨晚翻了好几个妃子的牌子,能不累吗?」夜无极嘲讽。

哈哈,不得不说夜无极真的是神助攻。

我决定再扎一扎苏淼淼的心,叹着气道:「没办法,母后盼孙子盼很久了,朕不能再让她失望了。」

这话刚说完,我就看到苏淼淼白了脸色。

昨晚我拒绝她之后,去了华嫔她们那里,她心里肯定不舒服。

夜无极看得很是心疼,隐晦的警告我:「皇上,您现在最重要的是保重龙体。」

到了现在,他都还护着苏淼淼?嗯,看来他受得刺激不够。

我坏心眼的拉着他的手,笑着说等我养好身体,就跟他生个嫡子。

夜无极想要抽回手,却被我紧紧的握着,怎么也抽不开,他顿时气得眼睛都快要喷火了。

而在苏淼淼眼里,我跟夜无极是在打情骂俏,她难受得整个人晃了晃,脸色白得像是死了三天的人。

「淼……妹妹,你没事吧?」

夜无极用力甩开我的手,想要去搀扶苏淼淼,却被她大力挥开:「别碰我。」

「淼儿,皇后关心你,你对她发什么脾气?」我蹙眉怒斥,「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回去吧!」

12

苏淼淼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微抖着嘴唇喊了一声皇上。

其实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她从进宫以来就被夜无极独宠着,从未受过这种委屈。

现在被我这么对待,她怎么可能接受得了,偏偏她又不知道我跟夜无极互换了身体。

所以她肯定会胡思乱想,以为夜无极不爱她了。

夜无极开口帮她说话:「皇上,妹妹她没做错什么……」

「皇后,不用你假惺惺的帮我说话。」苏淼淼不领他的情,「皇上,臣妾明天再来看您。」

等她一走,夜无极的脸色就冷了下来,他凑到我的耳边警告我。

如果下次我再这么针对苏淼淼,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我。

我语气平静的说这不及苏贵妃对臣妾的万分之一。

当年我本无意进宫做皇后,是他为了得到我爹的支持,硬要娶我的。

为了陆家,我不能违抗皇命的嫁了,也从不介意他心里有谁,独宠谁,只想苟着过完这辈子。

可苏淼淼她不是这么想的,她既想要夜无极的独宠,又想要我的皇后之位。

遂她时不时在夜无极面前上眼药水,甚至在暗地里用各种手段想要我的命。

要不是我太过谨慎,坟头草都不知道长多高了。

如今我有这个机会整治她,我为什么不整治?

要是白白错过了这次机会,我才会后悔到呕死。

13

夜无极不相信我说的话,依旧向着苏淼淼,觉得她不会无缘无故的针对我。

我差点对他翻了个大白眼,似笑非笑的道:「皇上您还没感受到苏贵妃对我的敌意吗?」

夜无极噎了一下。

这时门外传来周公公的声音,说华嫔她们来了。

刚好我不想再搭理夜无极这个狗男人,就让华嫔她们进来。

华嫔她们向我跟夜无极行礼后,就围在我面前,对我嘘寒问暖。

这一刻,我终于理解男人为什么喜欢三妻四妾,左拥右抱了。

被这么多美女围着关心着,是男人都得飘,就连我都差点飘了。

夜无极实在是看不过眼了,重重地咳了两声。

我抬眼对上他的眼眸,秒懂他的意思。

找了个我要休息的借口,打发华嫔她们走了。

见我这么听话,夜无极满意的颔了颔首,又让我把奏折搬来这里,他要批阅。

我只能吩咐周公公把奏折全部搬来我寝宫,让夜无极慢慢看。

就这样,我这病一装就装了半个月。

除了没完成系统的任务,被惩罚了两次之外,其他时间都过得很开心。

尤其是苏淼淼跟夜无极上演的宫斗剧,满级绿茶大战钢铁直男,看得我直呼精彩,真想看一辈子,哈哈~

我正这么想着时,苏淼淼又雷打不动的来了。

我扬着眉梢看向夜无极,问他要不要见?

14

夜无极狐疑的看着我:「陆知瑶,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我神情自若的耸了耸肩膀:「您不想见就算了,我让周公公打发她走就是了。」

我知道这么说,夜无极肯定舍不得的。

果然,他瞪了我一眼就去花厅见苏淼淼了。

没多久,花厅传来苏淼淼尖锐的声音:「陆知瑶,你凭什么不让我去见无极哥哥?你不会以为无极哥哥在你这里休养,就爱上你了吧?」

「哈,你别痴心妄想了!当初无极哥哥为什么会娶你,你心里没点数?等你爹没了,你这个皇后也就做到头了。」

哎哟哟,精彩的场面又来了。

我激动的溜到花厅门口偷看,正好看到夜无极变了脸色。

然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苏淼淼就拿着茶水泼到自己的脸上,又狠心的扇了自己两巴掌,让自己看起来很惨。

见状,我连忙跑回寝宫再假装打开门,苏淼淼正好跑到了门口,直接扑进我怀里。

我拍了拍她的背脊问她怎么了?

她哭着说:「皇上,臣妾没想过要跟姐姐抢您,只是想让她好好的照顾您,没想到她……呜呜……」

「皇后,你又欺负淼儿了?」我照例抬头看向夜无极。

夜无极面无表情,丢下一句没有,就越过我进寝宫。

见他心情这么不好,我不敢再作妖,赶紧吩咐周公公送苏淼淼回去。

苏淼淼气得要喷火了,柔弱娇羞冲我喊:「皇上……」

「乖,听话。」

丢下这句话,我关上了房门,转身对上夜无极欲言又止的神情。

15

「皇上,您是想问苏贵妃的事情吧?」我扯了扯嘴角,「臣妾只能说,皇上您这半个月来经历的事情,是臣妾一直在经历的。」

夜无极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我也不再多说,说再多都不如他自己去经历。

苏淼淼就像只打不死的蟑螂,第二天又准时来了。

「皇上,您还要去见苏贵妃吗?」我笑着问。

夜无极看着奏折,头也不抬地吐出两个字:「不见!」

我故意逗他:「皇上,您确定真的不见?」

「确定。」夜无极抬起头看着我,「陆知瑶,这下你满意了吧?」

「皇上,臣妾有什么好满意的?是您自己不想见的。」

夜无极不说话,就这么冷冷的看着我。

要是眼神能吓死人,估计我早就被他杀死千万遍了。

我耸了耸肩膀,不再挑战他的底线,起身去见苏淼淼。

她见到我很是高兴,拉着我的手跟我说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我像听故事一样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应两声。

苏淼淼的母亲跟太后是闺中密友,关系极好,她小时候经常被太后接到宫里玩。

可以说她跟夜无极是一起长大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感情自然很好。

如果不是她时刻想要我的命,我真的会祝她跟夜无极白头偕老。

可惜……

「无极哥哥,你是不是不爱我,爱上皇后了?」苏淼淼突然扑到我怀里,红着眼眶问。

我回过神来,低头对她淡淡地笑了笑:「淼儿,你怎么会这么想?」

16

苏淼淼委屈的说,我这半个月来都待在凤仪宫,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现在宫里的人都觉得她已经失宠了,都在暗地里嘲笑她。

宫里的人向来都是捧高踩低的,苏淼淼这半个月来确实是有点不好受。

不过她经历的这些,我早就经历过了,还经历了好几年。

我眼里闪过嘲讽,拍着她的背脊安慰她不要想太多,等我的病好了就搬出凤仪宫。

到时候不用我说,夜无极都会迫不及待的搬出去的。

苏淼淼不甘心,跟我撒娇说能不能搬去她宫里休养?

我毫不犹豫的拒绝,除非我的脑子进水了,才会给她做面子。

这下苏淼淼哭的更厉害了,说我食言了,不再独宠她一人了。

还说我肯定是对皇后动心了,不再是逢场作戏了。

噢?原来夜无极曾对苏淼淼说过跟我是逢场作戏。

难怪她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狗男人,都是他害的。

我恼怒地磨了磨牙,推开苏淼淼,对她呵斥道:「淼儿,朕有朕的难处,你得要体谅朕。」

「无极哥哥,是陆将军给你施压了吗?」

我不能给我爹惹麻烦,摇头说不是,还让她不要胡思乱想,以后有机会再告诉她。

苏淼淼担心自己继续胡搅蛮缠会惹我生厌,就妥协地点了点头,然后转移了话题。

等我打发走苏淼淼回到寝宫,夜无极就问我跟苏淼淼说什么了?

看他一副担忧的样子,我在心里冷嗤了一声,坐在椅子上道:「放心,臣妾没欺负您的小心肝。」

夜无极蹙着眉头:「陆知瑶,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能!」我对他微微一笑,「皇上,我们来圆房吧!」

说出去恐怕没人信,我嫁给夜无极这么多年竟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所以我很怀疑他是不是不可以,不然独宠的苏淼淼怎么也没怀孕?

17

我眼神古怪的看着夜无极,看得他神情恼怒地问我在想什么?就这么想跟他圆房?

我摊了摊手:「臣妾倒不是很想圆房,只是想试试您身体健不健康而已。」

「半个月前,臣妾跟其他妹妹试过,发现不可以,心里一直很担忧,就想牺牲一下臣妾自己的身体,看看您到底有什么毛病?」

夜无极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了,对我怒吼:「陆知瑶,你再说一遍!」

我苦口婆心的劝他:「皇上,咱不能讳疾忌医,有病得治。」

夜无极可能觉得我伤害了他身为男人的尊严,丢下毛笔走到我面前,拽着我往床边走去。

我眼里闪过得逞,在脑海里喜滋滋地问系统,要是这次成功了,我的任务是不是就完成了?

系统:「等夜无极怀孕,平安生下孩子,宿主你的任务就完成一半了。」

我:「……」

这个任务太难了,要不是为了活命,我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察觉到我的心情,系统人性化的鼓励我:「宿主,加油,你可以的。」

谢谢,我并没有被鼓励到。

我沮丧的躺在床上,四脚八叉的摊开手,对夜无极道:「皇上,来吧,臣妾做好心理准备了。」

夜无极不吭声,用力地扯着我的衣服。

就在这时,暗一突然出现,跟夜无极说已经找到智慧大师了。

夜无极的手一顿,脸上是显而易见的高兴,连忙问智慧大师在哪里?

暗一说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大概后天就能到了。

听到这话,夜无极就更高兴了,直接丢下我又去批阅奏折了。

我郁闷的撇了撇嘴,想着要不要对他霸王硬上弓?

18

系统冒出来鼓动我:「宿主,上啊,上啊!」

我嘴角一抽:「我不敢,除非你帮我迷晕他。」

系统:「我没那个能力,宿主你还是去找其他妃子吧!」

我决定听系统的,反正夜无极的妃子多,我可以慢慢试。

我爬起床整理好衣服,慢悠悠的往外走。

夜无极见了,问我要去哪儿?

我能告诉他吗?当然不能。

我对他摆了摆手,说我出去散散步。

丢下这句话,我赶紧溜了出去。

然后带着周公公去了一个又一个妃子的寝宫。

试到第十个妃子还是不行时,我放弃了。

我叹着气跟系统说:「你不是怀孕系统吗?就没点特殊的能力让夜无极生猛起来?」

系统:「有是有,只是还没到时候。」

我好奇:「那要到什么时候?」

系统不肯告诉我,只说我到时候就知道了。

我也就没再追问下去,带着周公公回了夜无极的寝宫。

因为我败坏了夜无极的名声,怕他手撕了我,所以就只能回他的寝宫躲着他了。

连躲了他两天,直到智慧大师来了,我就没办法躲了。

19

智慧大师看了看我跟夜无极,掐着手指头算了算,半晌开口道:「皇上,你如了皇后娘娘的愿,事情就会有转机。」

我听得心里一惊,智慧大师不会算出我有系统吧?

「智慧大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夜无极瞟了我一眼,「请您明说。」

「阿弥陀佛,皇上,你跟皇后娘娘该有子嗣了。」

这话够直白,夜无极听懂了,我也听懂了。

只是夜无极不甘心,问智慧大师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得知智慧大师没有其他办法后,就死心了。

他跟我回到寝宫,也不管现在是白天,就要跟我圆房。

看他这么迫切,我在心里嗤笑了一声,现在急了,早干嘛去了?

夜无极见我站着不动,干脆自己动手了。

我抓着他扯我衣服的手:「皇上,臣妾现在没心情。」

系统:「宿主,你是要受惩罚吗?」

我:「……」

我翻脸比翻书还快,放开夜无极的手,笑眯眯的催他快点,别磨磨叽叽的。

见我这么反常,夜无极反倒迟疑了,问我又想搞什么鬼?

「皇上,臣妾只是想通了而已。」我无辜的看着他,「您不是想快点换回身体吗?别磨叽了,快动手吧!」

20

夜无极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后来……我美滋滋的跟夜无极说做男人真好。

不过我觉得夜无极的身体生猛得有点不正常,就在脑海里问系统是不是它动了手脚?

系统承认了,它给夜无极的身体用了特殊的能力。

这就说得通了,只是可怜了夜无极,累得他都无力说话了。

我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恰巧对上他冷漠的眼神:「陆知瑶,我们怎么没换回来?」

「皇上,您问臣妾,臣妾问谁去?」我收敛起心神,镇定的跟他对视着,「要不……咱们再试一下?」

「滚!」

好嘞,我立刻穿上衣服滚了,还秉着要帮夜无极繁衍后代的渣男心理,滚去找其他妃子了。

结果证明是我想太多了。

我都懵了,问系统怎么会这样?

系统表示它也不知道原因,还提议我去找苏淼淼试试。

毕竟她是夜无极的白月光,肯定跟其他妃子不一样。

我想了想就决定听系统的,去跟苏淼淼试试。

苏淼淼见到我高兴的不得了,为了讨我欢心,还要跳舞给我看。

只是她跳着跳着就跳进了我怀里,嘟着嘴巴要亲我。

吓得我连忙推开她,找了个借口跑了。

不行不行,我跟苏淼淼试不了,太恶心了。

系统也不逼我,只让我多跟夜无极在一起,让他早点怀孕。

21

一个月后,夜无极怀孕了。

我高兴的打赏了凤仪宫所有宫人。

整个凤仪宫喜气洋洋,除了夜无极本人。

我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关心地问他怎么了。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说他是男人。

「皇上,您现在是女人。」我提醒他。

夜无极黑脸:「闭嘴!」

我非常干脆地闭上嘴巴,在脑海里跟系统聊天。

求它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把我跟夜无极换回来,我不想经历怀孕生子的痛苦。

系统答应了我的请求,我才放下心来。

等看到夜无极因为孕吐吐到昏天暗地时,我愈发感激系统,让我不用经历这些痛苦。

而夜无极也受不了了,又跑去问智慧大师,我们什么时候能换回来?

智慧大师让他再耐心等等,时候到了就能换回来了。

他实在是没办法了,就只能暂时接受这个局面,安心养胎。

我心里松了口气,等他怀孕满三个月了,就把这个好消息公布了出去。

一时间,皇宫内外都沸腾了,也粉碎了皇上不行的流言。

我不知道后宫有多少人是高兴的,只知道大臣们是真高兴。

在我上朝时,纷纷恭喜我。

没错,我现在要上朝了。

因为装病装太久让大臣们很担心,所以夜无极只能妥协,让我去上朝。

朝堂上有什么事情,我下朝回去再告诉他,他来做决定。

我有时都挺同情他,怀孕了都还要这么辛苦。

所以后来,我对他好的不得了。

特别是在他孕吐,吐的吃不下东西时,我更是着急上火,想办法收罗各种能止吐的东西哄他吃。

他可能是被我感动到了,对我的态度软化了很多,能时不时跟我说笑了。不过也仅此而已,其他的我是帮不了他的。

毕竟我是个工具人,帮多了怕他怀疑我想要篡位。

但工具人偶尔也得要发挥一下作用,这不,太后收到皇后怀孕了的消息,很快从行宫赶回来了。

我去慈宁宫见她时,苏淼淼也在,两人不知道在聊什么,聊的还挺高兴的。

我假装好奇的问她们在聊什么,聊得这么高兴?

太后对我招了招手,让我坐在她旁边,说她跟苏淼淼聊起了以前的事情。

紧接着又说皇后现在怀孕了,我也得要雨露均沾,让苏淼淼也早日怀上孩子。

苏淼淼有点害羞的低下头,我看得在心里冷笑了两声,开口道:「母后,还是等皇后平安生下孩子再说吧!」

22

苏淼淼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得一干二净,抬起头委屈的看着我。

太后心疼她,极力帮她说话。

我知道这件事情要是不彻底解决,太后依旧会给我施压。

我蹙了蹙眉头,对苏淼淼挥了挥手,让她先行离开,我有事要跟太后说。

苏淼淼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太后,见太后也不挽留她,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告退。

「皇儿,你想要跟哀家说什么事?」太后好奇的看着我。

我沉默了半晌,才支支吾吾的开口告诉她,我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我除了皇后之外,对其他妃子都不行,包括苏淼淼。

太后大惊失色,连声追问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叹气:「母后,儿臣没必要骗您。」

太后颓然:「皇儿,你怎么不告诉哀家呢?」

「母后,这种事情儿臣怎么跟您说得出口?」我怕会露馅,抬手捂着脸,「而且儿臣是在三个月前才跟皇后圆房的,也才知道这件事情还有转机。」

「你……你跟皇后成亲这么多年才圆房?」

见我点头,太后戳着我的额头骂了我一顿,我趁机让她对皇后好一点,毕竟只有皇后能给我生孩子。

太后说她知道,然后给皇后赏了很多东西。

我回到凤仪宫,看到堆在院子里的东西,笑着跟夜无极道:「皇上,您得要谢谢臣妾在母后面前帮您说好话。」

夜无极:「不用你说,母后都会对我好。」

「您确定?今天您去见母后时,她没敲打您吗?」

以前太后对我的态度就是这样,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敲打我一番,我不信她今天没敲打夜无极。

夜无极一时无语。

半晌,他抿了抿唇角问:「母后她……一直都是这么对你的吗?」

「皇上您说的是被母后骂跟罚跪吗?」

看来他今天被太后收拾了一顿,甚至还罚跪了。

夜无极微微颔首,我也跟着点头。

他见了就叹了口气,伸手握着我的手,说我辛苦了。

我哼笑了两声:「您现在知道臣妾过得有多艰难了吧?不但要防着苏贵妃,还要应付母后。」

说到这里,又提醒他一句,「对了,母后希望臣妾早点让苏贵妃怀上孩子,臣妾拒绝了。您最近注意点,别中了苏贵妃的招。」

这几个月来,苏淼淼的小动作不断,夜无极已经彻底看清了她的真面目。

昔日的白月光,如今变得面目全非,他心情说不复杂是假的。

我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挥开我的手,又送我一个字:「滚!」

23

这次我没滚,找出一本书要给孩子做胎教。

夜无极拗不过我的死皮赖脸,就只能随我去了。

转眼间又过了一个月,太医就查出他怀的不是单胎,而是三胞胎。

我惊呆了,不愧是怀孕系统,一整就整了三胞胎出来。

这消息一出,皇宫内外再次沸腾。

太后的赏赐更是如同流水般流进了凤仪宫,可见她是真高兴。

然而还没高兴两天,夜无极就差点流产了。

那天,他去御花园散步,我下朝看到他,正好撞见一只猫从旁边跳出来,直扑他脸上。

夜无极为了躲猫,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导致差点流产。

讽刺的是,那只波斯猫是他送给苏淼淼的,算是他们两人的爱宠。

我让人把苏淼淼喊来,苏淼淼看见我先哭出声,先发制人。

她说雪雪一向都很乖,是不会咬人的,除非有人伤害了它。

「苏贵妃,你的意思是皇后咎由自取?」

苏淼淼听到我喊她贵妃这么生分,愣了一下后就红了眼眶:「皇上,雪雪是您送给臣妾的,您知道它有多乖的,从不会抓人咬人。」

我扭头看向躺在床上的夜无极,他的脸上很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夜无极不说话,我便等着他,这是他的白月光,就让他自己做决定。

沉默中,苏淼淼恶狠狠地看了夜无极一眼,像是在痛恨这个孩子为什么没掉。

夜无极彻底对她失望了,不想再听她的狡辩,语气冷漠道:「皇上将她禁足吧,等本宫生了再放她出来。」

其实这个惩罚算是很轻的了,不过这是他做的决定,我尊重他。

我挥手让人带苏淼淼走,没我的命令不准她出宫殿。

不管她怎么哭闹,我都无动于衷,更不会对她心软。

这次就连太后也没心软,也没帮她求情,甚至还叮嘱我一定要把凤仪宫围成铁桶,把皇后保护得滴水不漏。

24

这件事过后,整个后宫的妃子都安分了下来,不敢再搞小动作,我也轻松了很多。

因为夜无极怀的是三胞胎,随时都有可能会早产,所以我天天陪在他身边,心里还挺紧张的。

这天晚上刚吃完饭,我牵着他在花园里散步,突然他觉得肚子痛,说好像要生了。

我一下子就慌了,边抱着他往产房跑,边喊着皇后要生了。

夜无极躺在产床上,看着我还有心情说笑:「皇后,朕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

「我……」

我话还没说完,灵魂就出窍了,主动钻进了我自己的身体。

我整个人都傻了,在脑海里呼唤系统,问它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在这个时候将我跟夜无极换回来?

系统:「宿主,夜无极付出了这么多,你也得要付出一点,不能坐享其成。」

我:「……」

这下我真的哭了,眼泪哇哇流,夜无极倒是笑得很开心,说孩子果然是向着他的,没让他经历生产之痛。

但他看向我的时候,眼里有隐藏不住的担心与疼惜,眸里的情绪浓稠得化不开。

我气呼呼的瞪着他,疼得把他赶出了产房,不让他在我面前碍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都快要死了,才终于生下三个孩子,一个哥哥两个妹妹。

可能孩子是夜无极怀的,他对他们格外的好,很多事情都亲力亲为。

不仅如此,他还对我很好,没事就往我这边跑,有时甚至还要与我一起同宿,抢我的被子和床。

我看得都有点佩服了,然后问他什么时候放苏淼淼出来?

「过段时间再说吧!」夜无极转身哀愁地看着我,「皇后,你爱朕吗?」

他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我诧异的挑了挑眉:「爱呀!」

才怪。

皇帝是最无情的,我要是爱他,这辈子就别想过开心的日子了。

他明显也是不信我说的话,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改了称呼:「瑶儿,我会让你爱上我的。」

我微微一笑,那就拭目以待吧!

(全文完)

作者:银满多

备案号:YXX1PNNAlg2hoooyvDJCJywE

编辑于 2022-11-14 17:07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我真的不是她

赞同 143

目录
33 评论

三生有幸,四季有你

李厌离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