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顶头上司暗恋我

所属系列:热恋盲盒:给你一颗小甜糖

顶头上司暗恋我

热恋盲盒:给你一颗小甜糖

睡过头后,我在早点铺遇到了摸鱼的上司。

我慌的满地埋狗头,他尬的脚趾扣魔仙堡。

隔天,公司却传出,我们俩在偷偷摸摸谈恋爱……

1

通宵赶完上司布置的夺命 ddl 后,我第二天成功的睡过头了。

本着迟到十分钟和迟到一小时扣的钱是一样的思想,我觉得怎么也得犒劳犒劳快要猝死的自己。

所以我理所应当的迈入早餐店点了碗馄饨,淡定如狗。

早餐店人挺多,抢先占了个座后,我悠闲的往碗里撒着香菜。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他就饿的慌啊。

我一边吃着,一边抬头瞥了眼早餐店里的人。

忽的,咀嚼馄饨的动作一顿。

卧槽?

那个发型像年轻时的金城武,侧脸像白嫩时期的古天乐,喉结还有点像木村拓哉的大帅逼,好像有点眼熟?

怎么那么像昨晚压榨我到凌晨 3 点的狗上司陆知白?

我定睛一看。

妈的,好像就是他!

哆哆嗦嗦的咽下嘴里滚烫的馄饨,我正想拔腿跑。

陆知白却拿着爱的号码牌看了过来,表情散淡。

这一眼,差点让我原地去世。

陆知白看到我,也是虎躯一震,立马欲盖弥彰的扭回了头。

一向挺直的背都有些弯。

于是乎,一家人声鼎沸的早餐店里,我慌的满地埋头,他尬的脚趾扣地。

可随即我意识到了不对劲。

噫?

他慌什么?

耳根都他喵的红了。

2

我用一个馄饨的时间想到了为什么。

丫的刚刚还在群里义正言辞的说自己一个人去厂里考察,早上就不去公司坐班了。

现在他却穿着拖鞋老汉衫在这里吃早餐?

刚起床吧哥!

偷懒了吧哥!

被我抓包了吧哥!

形象都毁了吧哥!

但我的幸灾乐祸没敢表现出来。

只是佯装没看到陆知白一般,低头吹着滚烫的馄饨。

偷瞄见他端着一碗粥,站在人群里一脸懵逼的找座位。

别坐我这里别坐我这里!

心软的神啊,信女一生戒素吃荤,就听听我的呼声吧。

就在此时,服务员大姐热情的呼唤他。

「帅哥,那个美女对面有个座位!你快去!」

「……」

我的神经瞬间紧绷,头一次希望美女这个词不是形容我。

「帅哥,快去啊,愣着干嘛,一会儿被人抢了。」

大姐梅开二度,让人推辞不了。

「好,谢谢。」

只听见陆知白礼貌的道了谢,声音低沉,带着刚睡醒的哑。

??

什么意思?

不会真的要坐我对面吧?

我的脑袋直接一片空白。

mmp,要不我还是硬着头皮打着招呼算了。

但我又怂又不敢。

整张脸快埋到馄饨汤里了。

余光却瞥见,陆知白还是无奈坐到了我对面。

既然这样,那再安静就真的不礼貌了。

我鼓起勇气堆起假笑,做足了思想准备,抬头想打个招呼时,却发现陆知白的头,比我刚刚还埋的深。

哈?

大哥,您搁这儿洗脸呢?

3

于是乎,我们两个昨晚工作到 3 点的上下级,在一个早餐店里对着头儿,相隔不到几寸,诡异又和谐的各自吃着各自的早餐。

我囫囵吞枣般生咽馄饨,陆知白拿双筷子扒拉粥。

画面心酸又搞笑。

这也导致我俩整整做了十分钟陌生人。

看不到对方的脸,却知道对方吃的多急,吞咽声、舌头被烫的嘶嘶声此起彼伏。

毕竟谁先吃完谁解脱啊!

我还好,拿双筷子喝粥的他可就尴尬了。

一筷子舀不起一口粥,纯划拉。

简直是鸡屁股拴绳,扯淡呢。

像是犹豫了好久后,我听到陆知白小声的问刚刚那个服务员大姐有没有勺子。

热情的大姐咧嘴高声回答,「在那个美女的胳膊边,放着一盒勺子,自己拿就行帅哥。」

「……」

「……」

桌子上出现了数秒的死寂。

要不我递一个过去?

忽地,我余光瞅见他视死如归的端起了粥碗,吨吨吨的一口气喝了下去。

猛人啊!

在我震惊加懵逼的视线里,陆知白潇洒的擦了擦被烫红的薄唇。

长腿一迈,溜了。

就跟身后有鬼撵一样。

4

我狂奔来到公司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咱这速度,怎么都得比陆知白那个狗男人快吧。

他那拖鞋老汉衫还得回家换,估计等他人模狗样的打扮完来了,我已经是喝着咖啡的都市丽人了。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他就很骨感。

电梯门打开,我正要精神焕发的走出去时,一抬眼看到外面的人,高跟鞋差点震惊到自己踩断。

此时的陆知白已经一身笔挺西装,头发打理的清爽有型,眉眼疏散气质清冷的站在那里。

只是薄唇还是有点红。

这哪还有早上玩命喝粥的都市土狗气质,全是资本主义的压榨气息扑面而来,活像被夺舍了。

这小子是坐火箭来的吧?!

他此时也看到了我。

我俩再次命运般的对视。

像极了半小时前尬到扣地的早餐店。

「陆总好巧…」

我皮笑肉不笑的打着招呼。

陆知白嘴角一勾,笑得散淡,「不巧,我在等你。」

玩尬的是吧?

5

我以为陆知白是要借机揪我小辫子,毕竟平时他对我压榨甚多。

结果他只是面色淡淡的抓我去讨论昨天项目的遗漏之处。

噫?

陆知白竟然做了一天人?

就在我暗暗感慨这个月全勤保住的时候,这狗男人说话了。

「去把上个案子总结一下,顺便给我带个中杯脱脂拿铁,加两份糖,十五分钟后送来。」

我起身的动作一顿。

什么玩意儿?

两份糖也不怕齁死?

最重要的,我可不是他端茶倒水的小秘啊!

「陆总,这活应该让 lisa 去吧……」

陆知白却掀起眼皮凉凉的看了我一眼,「谁给你发工资?」

「…….」

这是威胁吧,这肯定是赤裸裸的威胁。

我顿时唏嘘不已,资本主义压榨之风尚存,看来社会主义的铁拳还是不够硬啊。

古人说的好,威武不能屈。

冷哼一声,我刷的站起来,相当的气势汹汹,然后我——

「陆总,记得报销哦~」

陆知白看着狗腿的我,一手搭在唇边,深沉幽邃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报。」

得嘞。

我跪安后,立马滚去买了。

6

有了陆知白的保证,我喜滋滋的也给自己买了杯咖啡,压压在早餐店受到的惊吓。

一出门,却差点撞到人。

「不好意思——江伟?」

真是巧了,买杯咖啡碰到了那该死的前男友。

说起的这个前男友,可真是一朵璀璨的奇葩。

大学时的我天真无邪,穿的简单朴素,在被人模狗样的他追求时,不设防的答应了。

原因很简单,谁会拒绝一个你生病时偷偷给你送药、肚子饿时匿名给你点外卖,甚至在你埋头哭泣时,无声在旁陪伴的人呢。

尤其他是唯一一个追我的。

恋爱两年,虽然和追我前的态度截然相反,但他也算是合格。

就是抠抠索索,约会时最常吃的就是 6 块麻辣烫。

当时恋爱脑上头的我还认为他这是勤俭持家、接地气。

哪成想一毕业,这货踩狗屎运考上了公务员,走上了仕途。

俗话说的好,上岸第一剑,先斩意中人。

所以我在他出成绩第二天就惨遭抛弃。

而这狗东西给的理由是他们领导的女儿能给他更大的帮助,我太穷了。

我当时呵呵一笑,把原本要送他的跑车钥匙拿出来。

在他目瞪口呆中,抬手扇了他一个决绝的耳光,然后我就潇洒的开着我的跑车扬长而去。

我物质欲低,不爱漏财,也不想靠着家里的资本发展,但不代表我家没钱。

我爹,本市首富,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

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不要也罢。

想到这儿,我脸上的歉意立马收起,转而不客气的飞了几个白眼,不耐烦道,「让开,好狗不挡道。」

江伟看到是我,脸上欣喜不已。

「欢欢,我找了你好久,你搬家了?」

我不耐烦的躲开他要来碰我的手,「嘛呢嘛呢,当街耍流氓啊?」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找到你,可你拉黑了我。」

「不然呢,留着明年给你上坟?」

我俩争吵的动静让周围路人好奇的看了过来。

江伟虽然贱,但他脸皮薄,那白到肾虚的脸上立刻透露出窘迫之情。

「欢欢,我们来边上说,好吗?」

「有屁就放,别给我拉拉扯扯,小心我抽你丫的!」

江伟却执着的要把我拉走,差点把我的咖啡洒了。

这不纯纯欠揍?

我怒了,正打算给他来一招黑虎掏裆时,身后忽地响起一道阴恻恻的声音。

「程欢,我就说你咖啡买了半个小时,原来是在忙啊。」

7

听到这死亡般的声音,我一愣,脖子一卡一卡的扭回去。

十几米远处,陆知白那张俊脸上满是阴沉,下颌线紧绷着,漂亮的眼睛正嘲讽的睨着我俩。

!!

娘希皮!

陆知白怎么来了?

完了完了,光顾着和江伟拉扯,忘记他老人家交代的要十五分钟回去了。

我赶紧回头,照着江伟腿上一踹,出脚姿势帅气。

「滚蛋,找你的局长女儿去!」

江伟却不知道犯什么病,硬生生的受下了这一脚,手却依然箍着我。

「欢欢,我想你,我们能不能和好?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局长女儿已经不存在了。」

「呵。」

陆知白忽地在后面发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轻笑,让我直接头皮不由得一麻。

妈的,当着狗上司的面丢人了。

我冷着脸,迅速快刀斩乱麻。

「合格的前任应该就像死了一样,江伟,请你圆润的爬开,不然我打幺幺零了啊。」

警察叔叔的威名把这渣男唬住了。

他悻悻的想要放开手,嘴里却不死心的嘟囔道,「你果然变心了,那个男人是不是你的新男朋友?」

江伟指着旁边看热闹的陆知白。

我直接地铁老人看手机同款迷惑表情。

exo me?

「大哥你没事吧,是你为了局长女儿甩的我,结果现在说我变心,脑残片不够我给你买点,傻缺。」

我怼开他,一脸无语的要离开。

江伟这次没有再拦着我,只是惨白的面上有些扭曲,让我眉头不安的突突一跳。

!!

我靠,半年不见他都要变态了?

这时,我余光只看到一阵残影快速闪过。

陆知白就沉着脸站在我面前,身形高大,堵在了江伟和我中间,眼神凌厉。

而他清冽的味道涌入我鼻腔。

奇异般的,让我心里一安。

8

江伟悻悻的走了,嘴里说他还会回来的。

他以为他是灰太狼?

我鄙视的对着他竖了个中指。

反正他一个再狠的细狗碰上陆知白这种身高腿长的狼狗,也只能怂的嘤嘤叫。

「还看?」

「那啥,谢谢啊陆总。」

我急忙道谢,装模做样的帮他掸去西服上不存在的灰尘,十分狗腿。

狗上司也不错啊,以后少骂他几句。

陆知白却神色莫名的看着我,声线微哑,「前男友?」

我尴尬的点点头,「啊对,半年前他为了仕途把我甩了,今天不知道又发什么疯呢。」

「哦,这样啊,我以为…….」

一阵汽车鸣笛声响起,恰好遮住了陆知白后面的话语。

「啊?」

我懵逼的表示没听清。

可他却忽地清浅一笑,眼里亮亮的,「没事,回去吧,我的咖啡该凉了。」

我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手里的咖啡上,痛心疾首,十分抱歉。

「呜呜呜陆总,我在给您买一杯去。」

「不用了,回公司吧。」

陆知白难得这么好说话,让我有些好奇,忍不住频频侧目。

他乐什么呢?

走路都顺拐了啊亲。

9

回了公司后,陆知白突然忙碌起来,不停的打电话。

神色很是急迫。

我探头观察了好久,疑惑不已。

咋了这是,股票暴跌了还是本拉登复活了?

不过我乐的他不压榨我,一到点,我拎包就溜。

回到小区时,看见有很多装修工人进出楼道,他们小心的搬着昂贵的家具上了楼。

唔,原来楼上有人搬来了,虽然高档小区隔音好,但还是别打扰到我就行。

我不甚在意的拎着外卖回了家。

原以为会有一整晚的装修声音,可不久后,就安静了。

看看这素质,我必须得给楼上邻居比个大大的赞!

美好的心情延续到睡觉,导致当晚我竟莫名的做了个不可描述的梦。

醒来后整个人有点呆滞。

妈的,我竟然梦见了陆知白,还和他……

我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在床上滚来滚去。

一定是最近被他压榨狠了,再加上江伟昨天的骚扰,所以才这么不要脸的馋男人。

可是,他么的这个梦真的美滋滋啊!

我瘫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脑子里有一个嚣张的念头。

唉,要是能包养陆知白就好了,让他每天给我暖床,带出去也倍儿有面子,各种方面的能干。

想想我就乐,心神荡漾。

简单洗漱后,我哼着歌出门等电梯下楼。

滴。

电梯从楼上下来了,门打开。

掀起眼皮,我抬脚正想往进走,却和电梯里的清隽男人对上了视线。

我直接僵在原地,哼着歌的声音戛然而止,耳根燃起不正常的温度,同时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崩腾而过。

他么的,谁能告诉我我的春梦对象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小区电梯里??

10

我从来没有觉得 13 层的电梯有这么久才能下去。

煎熬。

十分煎熬。

我脚趾已经尴尬的快把电梯抠穿。

陆知白,他什么时候搬家了?

我偷瞄了眼旁边闲散矜贵的男人,心里猜测着。

难道,昨天搬来的楼上邻居就是他?

啧,资本家就是牛,房子想换就换。

许是我频频的偷瞄让他察觉到了,他薄唇轻启,侧头看向我,「早饭吃了吗?」

我被这张脸帅懵了两秒,才迟缓的摇头。

「还没。」

「嗯,走吧,一起去吃。」

等再次坐到昨天早上的那家早餐店时,我还有些恍惚。

看着淡定点粥的陆知白,脑海里想起他昨天大裤衩子老汉衫加拖鞋的打扮。

为了早餐,也是形象都不顾了,公司的美女们要是看到,滤镜不得碎一地啊。

早餐?

我突然有了个离谱的想法。

陆知白不会是因为这里早餐好吃才搬家的吧?!

我委婉的关心了下上司的搬家问题,为以后和谐的邻里关系和职场关系打好基础。

陆知白却摇摇头,眼角微敛,眸子里闪着我看不懂的意味,「为了一个人。」

这个回答相当的具有玛丽苏言情的气质,我好奇的想追问时,热情的服务员大姐来了。

「呦帅哥美女又来了,看来你们果然认识啊,我就说呢,昨天你偷看他,他偷看你,两个脸臊的跟个猴屁股一样,肯定是小两口吵架了。」

「……」

那是又急又烫的脸红吧……

我倒抽一口凉气,试图解释,「那个大姐,我们——」

「粥来了,慢慢喝,我去收拾桌子了。」

热情大姐来的无声,走的还快,留下一地惊悚和尴尬。

我瞠目结舌的时候,陆知白却把粥推给我。

「喝吧。」

「哦。」

他老人家都不解释,我也就不在意了。

今天白嫖一碗粥喝和一名帅气司机,美滋滋。

但他,为了谁搬家呢?

哪个女生吗?

11.

又熬到下班时刻,我乐颠颠冲出公司,宛如脱缰的野马。

哦吼,今天要去酒吧和小姐妹嗨皮!

「欢欢,我终于等到你了!」

一道惹人厌烦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翻了个白眼,原本就快的脚步更快了。

晦气!

江伟急促的脚步声在后面响起,接着我的胳膊就被大力扯住。

「欢欢,我就和你说说话,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周围有相熟的同事都看了过来,作势要上前帮我。

我微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同事先走。

扭头就冷下了脸,「认错免了,我们已经结束,叙旧更是大可不必。」

他的表情窘迫了一下,嚅嗫着,「没局长女儿了,她爸…落马了。」

这不棺材上画美女,逗死人了啊。

我刚想幸灾乐祸,但随即转念觉得不对。

「所以你靠山没了,事业也没了,我就说你怎么有那个心思找我呢,合着想让我接盘啊,做梦吧你。」

我直接了当的戳破江伟,让他很是尴尬难堪,脸上一阵白一阵青。

作势又要把我拉走,那干瘦的手箍的我胳膊犯疼。

最主要是他眼里闪过的几丝疯狂,让我心惊。

我急忙大喊着公司门口的保安。

可保安却不知道去哪里摸鱼了。

就在这时,陆知白出现了。

12

一拳重重的把江伟砸到地上,陆知白脸上满是摄人的寒意和戾气。

他一手护着我,冷着脸对姗姗来迟的保安说道,「扔出去。」

「好的,陆总。」

我靠着他的胳膊,心砰砰直跳,一副呆滞的表情。

陆知白低头睨着我,带着显而易见的紧张,「程欢,没事吧?」

我迟缓的摇了摇头,眼睛一眨不眨,「没事……」

我真没事。

他以为我吓傻了,其实我心里现在在疯狂躁动着。

啊啊啊啊!

陆知白怎么可以这么帅!

刚刚那一拳不仅打到了渣男脸上,还打到了我的心巴!

果然英雄救美是培养感情的最佳方式。

电视剧诚不欺我。

怎么办,想包养他的欲望越来越强了!

嗷呜~

我内心狼嚎不断,表面柔柔弱弱,还用爪子趁机揩了几把油。

嘶哈,这个身材,就很馋,完全符合我的取向狙击。

余光瞥见他似乎嘴角抽搐了一下。

「一起回家吧,你前男友也许会跟着你,不安全。」

「啊,好好好。」

啧,看看,这上司不压榨人的时候,简直是人间天使啊。

我摸出手机,赶紧悄咪咪的告诉小姐妹今晚就不去嗨皮了。

不顾她们的怒斥,我跟在陆知白身后,乐颠颠的回家。

现有的帅哥还去什么酒吧啊~

13.

坐在陆知白的车里离开时,我看到了路边狼狈不堪的江伟。

内心不住的唏嘘起来。

当初那个偷偷送我零食、药和各种礼物的男生,终究变得丑陋至极。

唉,分手了也好。

恋爱两年,总觉得他并不是自己的良人,相处时也是束手束脚。

总之现在,姐很高贵,他不配!

更何况我还有个这么帅的上司,够养眼了。

想到陆知白,我不自觉把视线偷摸移了过去。

嘶,这手,这腿,这喉结。

我这个时候要是说想包养他,他会不会当场把我踹下车呢?

在我神游天外的时候,开车的陆知白忽然开口了,声音带着点哑。

「你前男友这么有病,为何你还要答应他呢?」

这是突然关心下属生活?

我抠了抠包,回他,「当时不爱打扮,邋里邋遢的,他是唯一一个勇敢的追我,还给我偷偷送奶茶什么的,我就答应了。」

说完,车里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几度。

我瞅了空调,明明是热风啊,怎么这么冷?

「唯一一个?」

「对啊。」

车里寂静片刻后,陆知白幽幽的回了一句,「这样啊。」

嗯?

怎么好像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

我又惹他了?

男人心,海底针啊。

14

第二天,由于梦实在太香,我又睡过头了。

早餐都没顾得上吃就狂奔去公司。

也就没在电梯偶遇我那春梦对象。

一进公司,我就收到了无数八卦、打量和不善的视线。

嗯?

咋回事,怎么都这么看我?

难道我今天特别美?

我有些开心的甩了甩头发,进了工位刚坐下。

隔壁小周贼兮兮的凑过来,「可以啊,欢欢,什么时候上位了?」

啥玩意儿,上位?

我一脸懵逼,「上什么位?」

「你和陆总啊,昨天陆总冲冠一怒为红颜,帅气值爆表,然后你俩相视一笑,相携离去,你不知道多少妹子昨天心碎了。」

我压住内心的波澜,无语的扯了扯嘴角,「别瞎传,那是我前男友纠缠我,陆总为了保护员工,仗义出手,一起离开是因为他成了我邻居,我蹭个车罢了。」

虽然我暗地里馋陆知白的身子,但是他要是知道我和他传绯闻,肯定又来压榨我。

狗命重要。

小周却表示狐疑,「不可能啊,你看隔壁部姐妹拍下的视频,这没三五年奸情的,你俩眼神能这么拉丝?」

眼神拉丝?

我是纯涩涩的眼神,陆知白是什么眼神?

我满脑袋问号的凑过去。

视频里,陆知白一脸戾气的揍翻江伟,护住懵逼的我,之后低头询问我有没有事。

那个眼神……

急切,心疼,满是隐忍的情愫,只要看到这个视频的人,应该都能发觉。

我脑袋里骤然间乱成了一锅粥,说辩解什么却又无从说起。

脑海里只有一个问题。

他…为什么这么看我?

而小周在旁边一锤定音,「所以我们一致推断,陆总肯定喜欢你。」

什么玩意儿?

陆知白,喜欢我?

15

感情这种事情,都是当局者迷。

我也不例外。

但当小周告诉我陆知白喜欢我后,我直接一个战术后仰挤出双下巴。

「别搞我,要是让陆总听到,我就准备拍拍屁股揍人,再说他那双眼睛,看狗都深情好吧?」

「你就逃避吧,反正陆总看我们时可没那么深情呦。」

顶着同事们戏谑的视线,我溜进了卫生间。

砰砰砰……

心跳猛烈跳动着。

我抬眼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满眼氤氲水雾,脸上绯红。

他么的,我怎么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在想什么?」

「想男人……」

懵逼中的我脱口而出,但抬眼看到来人是谁时,我立马滑跪,恨不得抽烂自己的嘴。

「那个,陆总,你听我给你狡辩!」

陆知白倚靠在墙壁上,料峭骨骼把西服撑的极好看,当然他此时的脸色也是很好看。

满面嘲讽。

「既然这么闲的想其他东西,麻烦把上季度的业务数据整理出一副报告出来,下班前交上来。」

说完,他长腿一迈,周身寒意的离开了。

我怔在原地,欲哭无泪。

这叫喜欢我?

纯纯他娘的扯淡!

16

我一边做一边骂,终于在下班前,头晕眼花的把报告踩点递了上去。

陆知白却看都不看,反而掀起眼皮凉凉的看着我。

就在我以为他又要叭叭什么时,他问了一句,「饿嘛?」

「啊?」

我怔愣了一下,立马可怜巴巴的点头,企图让这资本家有些怜悯。

「饿饿饿,中午就啃了个饼。」

陆知白眯了眯眼,眼里闪着我看不懂的意味。

不会还要整什么幺蛾子吧?

我警惕的缩了缩脖子。

良久,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声音又低又哑,「走吧,我带你吃饭。」

嘤!

这狗男人还是有人性的!

17

公司关于我和陆知白的传言越来越多。

我解释的都倦了,陆知白却巍然不动。

好似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我心里一动。

按照他这个龟毛性格,要是传他的桃色绯闻,早就亲自下场铁血镇压了。

不会是现在这么任之听之。

难道……

他不介意和我传绯闻?

再结合小周对我的洗脑,我也有点相信陆知白喜欢我了。

啧,多么惊悚的事情啊。

陆知白喜欢我。

我瞬间有些膨胀了。

陆知白啊,我们 A 大的顶级校草,天之骄子,虽然大我两届,但是盛名十足啊。

哪个女的不迷他?

我也不能免俗,但自觉配不上他,所以大学时只是远远看了几眼,连搭讪都不敢去。

后来和江伟谈恋爱时,倒是还偶遇过他几次,虽然都是冷着一张脸。

可现在,咱竟然是他的心上人。

瞧瞧,这想低调都低调不了啊~

我喝了口咖啡,笑的猥琐且嚣张。

心里想着怎么快速拿下他,以后就不用加班了,公司里我横着走。

可随即,我就被狠狠打脸。

这天,公司来了个成熟挂的美女,她在前台报备时,用的陆知白未婚妻的名号,之后便风情摇曳的进入了陆知白办公室。

啪。

门一关,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了我。

怜悯,震惊加懵逼。

我淡定的抬头,「看我干啥,我脸上有花?」

「欢欢,你没事吧?」

「我有啥事,三口一头猪都没问题。」

可我的手,已经在暗地里狠狠攥起,指甲嵌入掌心。

疼得让人发闷。

娘希皮,是我多想了,人未婚妻都有了。

18

当晚,我没有再厚脸皮的蹭陆知白的车回家。

而是一个人挎着包提前去打车了。

心塞。

好不容易心动一次,结果人有未婚妻了。

今夜寂寞如雪啊。

唉,早知道回家把那辆跑车开出来去白马会所装装逼,看看男模了。

我满身萧索的走到楼道门口,却忽地被人抱住。

一股酸臭味儿涌入鼻腔,差点让我作呕。

我靠!哪个不长眼的男的在这里埋伏我!

法治社会玩儿这么花?

「欢欢,欢欢!我想你!」

……

又是江伟。

本就憋屈的心正好没处发泄,他还送上门来找打。

我冷笑一声,屈膝狠狠一顶,抡起包就揍他。

「还敢来?老娘今天让你看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不知为何,江伟今天分外虚,捂着裆在地上哀嚎。

「再来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变太监!」

「欢欢,我错了,我什么都没了……」

「铁饭碗丢了,你不是还有手有脚?」

江伟却忽地开始呜呜的哭泣着,一个大男人硬生生把我哭出一身鸡皮疙瘩,冷风一吹都感觉渗的慌。

「我爸去赌了,欠了一屁股债,债主来找我了,这几天还不上就让我废手废脚,我躲不过去,只能找你了,欢欢,我知道你有钱,你就借我点吧!」

「你是首富的女儿,我求你了,我活不下去了!」

甘霖娘,这是把我当冤大头了。

高升的时候没想起我,落难的时候就有我事儿啊!

我气笑了,抡起包又给了他一下。

「滚蛋,关我屁事。」

转身就走,相当的冷酷无情。

身后的江伟却忽然安静下来,声音低沉,「欢欢你真的不救我?」

我脚步一顿,心里隐隐有点不安。

借着回头骂他的动作,我看到了他的脸

一张扭曲疯狂的脸,平时的斯文全然散去,让我牙关开始打颤。

江伟好像,又要变态了。

毕竟会咬人的狗,它不叫。

我得快点走!

同时,我手直接伸进了包,快速拨打了幺幺零。

19

果然,江伟猛的向我袭击。

我虽有防备,但还是脚步不稳跌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他双目猩红的走来。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今天陆知白去陪美女了,他来不了。

而我程欢,还没来得及包养帅哥就要芭比 q 了啊!

「江伟,你冷静点,需要钱我们可以谈。」

「我不想谈了!都怨你骗我,你要是说你爸是市首富,我也就不会这么惨了,都怨你!」

妈的,这还怨我了。

我气的差点都不害怕了,甚至想抽他两个大嘴巴子。

人不行还怨路不平。

点儿背还非得怨社会。

就在我准备和他来一场互殴时,警笛声响起。

这让疯狂的江伟一下子醒悟过来,瞬间慌的想要逃跑,却被按倒在地。

切,本来就是个软蛋,再狠也害怕警察蜀黍。

我拍着手站起来,脚腕处火辣辣的疼。

嘶,扭着脚了。

我疼的龇牙咧嘴,刚想走两步,却被人直接一个横抱。

卧槽?

哪个警察蜀黍这么给力,爱了!

我惊讶的抬眼,和额头满是薄汗的陆知白对了个正着。

他眼里闪着浓浓的后怕,薄唇紧抿,下颌线紧绷,面色愠怒,凝了一层寒霜。

「对不起,我来迟了。」

我有些怔了。

他怎么来了?

不是应该和美女未婚妻约会吗?

一想到这儿,我就不爽了,挣扎着要下来。

「别动,配合完警察我抱你回去。」

「谢谢陆总,不用了。」

我表情冷淡,透露着明晃晃的不爽和疏离,像是闹脾气一般。

但靠着他坚实胸膛,我心里却化成了一滩水。

20

配合完警察蜀黍做笔录,我便一瘸一拐的回了家。

陆知白一直跟在我身后,在我要站不稳的时候,扶我两下。

啧,谁能想到我上司现在这么紧张我呢?

这眼巴巴的小眼神,是谁爽了我不说。

我心里的不满和阴翳也慢慢散去。

咱就是说,陆知白不会真喜欢我吧?

那他未婚妻怎么回事?

他再帅,我也不可能当三的,女德十级。

胡思乱想着,电梯到了,我掏钥匙准备开门。

??

钥匙呢?

我把包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

坏了,不会丢了吧,我就这么一把钥匙,另一把在我爹手里,他估计正在哪个雪山滑雪呢。

看来我今晚得去住酒店了。

「钥匙丢了?」

陆知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哑哑的,很好听。

我摸了摸发痒的耳朵,「嗯,可能没带。」

「去我家吧。」

「啊??」

我眼睛立马睁的滴溜圆,脑内开始自动 yy。

这不会是那个意思吧?

哒咩,我可是正经人!

陆知白轻笑一声,抬手点了点我的额头,「想什么呢,单纯住一晚。」

我强迫自己从美色里拉回理智,闷声闷气,「谢谢陆总好意,但是您有未婚妻了,我再去您家,孤男寡女的,不合适。」

陆知白挑了挑眉,「未婚妻?我什么时候有了未婚妻?」

「今天来公司找你的美女啊。」

他脸上的表情空白了一瞬间,随即无奈的笑了声,「那是我妈,平时就爱这么逗人玩,上次去找我爸,说是他小姨子,害得我爸风评被毁。」

「……」

您妈妈,这么调皮吗?

我一脸凌乱。

陆知白当着我的面给他妈打了个视频,我才相信。

直接原地满血复活!

21

既然没有那个未婚妻,我心里的灰暗立马散去,眼睛都乐弯了。

屁颠屁颠的跟着陆知白去了他家。

包养大业再次提上了日程。

嘶,直接说包养,被打死的可能性极大,那我就另辟蹊径,改为色诱。

虽然我不至于倾国倾城,但起码清秀可人,而且这 36c 可不是白长的。

今天拿下他!

由于没有衣服,我理所当然的穿着陆知白宽大的短袖,一瘸一拐的出了浴室。

言情小说诚不欺我。

果然,原本表情散淡的陆知白眼瞳骤缩,他快速又细致的打量着我,然后轻咳一声扭过了头,耳根处微微泛红。

这哪还有平时天凉王破的霸总压迫感啊?

分明是什么纯情男高,嘶哈。

「程欢,把衣服穿好。」

「我穿着呢呀,这还是你给我找的。」

我笑吟吟的看着他,内心狂嚎。

这都拿不下你?

陆知白睨了眼搔首弄姿的我,抬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眼睛微阖,声音颇哑,「去睡觉吧。」

这无奈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看不上我?

还闭眼?

谢谢, 有被侮辱到。

22

我如愿躺在了陆知白的大床上,而他去了别的卧室。

深夜的风,如此的孤单寂寞冷。

嘤,难道陆知白不喜欢我?

可他次次救我,又跟个小学鸡一样欺负我。

总不能当妹妹吧。

难道有情人终成兄妹?

我在各种狗血的猜测中睡着了,鼻息间萦绕着陆知白那股清冽的味道。

早上醒来,我的衣服干了,吭哧吭哧的换下后,瘸着脚走出卧室。

陆知白早已经闲散的坐在那里。

我笑呵呵的遛过去,「陆总,谢谢您的早饭~」

这夹子音,男人听了激动,女人听了落泪啊。

陆知白喝水的动作差点一呛。

「程欢,好好说话。」

「哦,好的。」

我悻悻的坐下吃早饭。

手机忽然响了,我爹打过来的,昨晚我问了他在不在国内。

「喂,爸。」

「欢欢啊,爸爸在隔壁市,你的钥匙爸让小孙给你送过去。」

我疑惑询问,「小孙?」

「就之前给你推的相亲对象啊,人小伙儿子倍儿精神,你上次不是还主动约人家吃饭吗,满意的话明天就一起回家我看看。」

我爸的大嗓门透过听筒传遍屋里。

!!

陆知白刷的抬头看我,眼神凌厉,快把我当场凌迟处死了。

我的满级求生欲立马上线,「爸,别开玩笑哈,我可是正经人,钥匙同城快递给我就行,拜拜!」

一口气说完忙不迭挂了电话,防止我那亲爱的爸爸再放什么厥词。

「相亲?」

陆知白语气平淡,但是确是从牙根里挤出来的,让我不知为何头皮一麻。

23

餐桌上的气氛有些凝固,我干笑一声。

「呵呵那啥,我爸开玩笑呢,我这么敬业的人,怎么会为爱抛弃工作呢?」

看看,这职业操守!

陆知白听闻只是面无表情点了点头,用一张纸优雅的擦着嘴后,站了起来。

「我一直觉得,对你,我需要徐徐图之,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方式不太适合你。」

啊?

我叼着勺子,一脸懵逼。

什么玩意儿?

「因为你欠收拾。」

我:「???」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什么玩意儿,但是我敏锐的感觉到了危险。

刚想起身瘸着脚溜走,就被他按在了椅子里。

姿势,是有那么点美妙且少儿不宜。

我眼神飘忽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陆知白,美颜暴击,让人腿软。

这女流氓罪判多少年来着……

「陆总,这这这,咱有话好好说,打人不可取啊。」

虽然我馋你,但是我可不惯着你。

陆知白嗤笑一声,嗓调淳淳,「你以为我为什么搬来这里?」

哦对,他为了一个人搬过来的。

「这我哪知道啊……」

酸了,我酸了。

「为了你。」

「那可真是——什么?为了我?」

我瞳孔大震。

陆知白有点挫败无奈的捏了捏我的脸,视线缱倦,「所有人都看出来我喜欢你,只有你自己不知道。」

「……」

这突如其来的喜悦砸的我头昏脑胀。

陆知白,原来真的喜欢我。

砰砰直跳的心脏提醒着我此时的真实感,我飘散的视线逐渐聚焦起来。

在陆知白紧张的期待中,我嗷呜一声抱住他。

「我的包养大业实现了!」

陆知白僵了一下,随即用力掐着我的后脖颈把我揪出来,阴恻恻的说道,「包养?」

坏了!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不是不是,是追爱大业,我当然也喜欢你了!」

陆知白狠狠的咬了口我的鼻子,「这还差不多。」

24

成为男女朋友的第一天,陆知白将我手机里的小孙直接拉黑。

然后牵着我的手光明正大的进入公司。

收获了无数的下巴和震惊。

这人啊,一不小心就拿下了上司,走上了人生巅峰。

我笑得嚣张。

小周狗腿的帮我倒了杯咖啡,「老板娘,今天能不能准时下班可就仰仗您了啊~」

我嘴角一勾,「好说。」

陆知白淡淡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工作时间闲聊,每人扣 200,包括程欢。」

我白眼一翻,差点撅过去。

狗男人,都谈恋爱了,还扣?

下班后陆知白带我去了趟警局,我见到了江伟。

「欢欢,我错了!我没想伤害你!你能不能给我个谅解书?」

我摇了摇头,有些感慨,「我是怎么也想不通,当初那个大学时给我偷偷送奶茶送药的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江伟显然不想听我叙旧,烦躁的说,「因为那压根就不是我送的,我只想要谅解书,你能不能给我?」

什么?

不是他给的?

我懵了,脸色白的吓人。

就是因为这些,我才选择了江伟,现在却得知不是他。

那是谁?

「是我。」

陆知白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

他把我带到一个清净的角落里,温声道,「是我给的,虽然让你阴差阳错的认错了人,但是还好,你现在是我的了。」

25 陆知白视角

在一次大学社团活动活动里,我对一个学妹一见钟情。

她叫程欢。

明明长得很漂亮,总是笑得傻傻的,也不爱打扮自己,但那双眸子莹亮圆润,看着人的时候,让人忍不住陷进去。

也让我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她。

说来可笑,我也像一个冲动上头,但又羞涩的少年一样表达着喜欢。

听说她爱喝奶茶,我就偷偷给她订了一个月的奶茶。

她生病了,没来参加社团活动,我又把药偷放到她包里。

看到六级没过而埋头痛哭的她,我心疼的坐到她旁边,无声陪伴着,即使她埋着头全程不知道我是谁。

虽然后来我才知道,她以为都是这些江伟做的。

真是阴差阳错的错过了快三年啊。

年少的我以为折了一身傲骨去追她,她一定会喜欢上我。

可在我参加一个比赛匆匆回校时,她的身边有了一个男生的身影。

她恋爱了。

我站在原地,顿觉血液倒流,通体发凉。

毕业典礼当天,我想着去最后努力一遍,却看到了她和那个男生相拥的画面。

我败的彻彻底底。

毕业后,我进了家族企业发展。

第三年时,在一份人事简历上,我看到了她的名字。

程欢。

她来应聘我的公司。

她会打扮了,也更漂亮了,那双眼睛还是那么清亮。

那一刻,我沉寂许久的心,再次跳动。

我原以为她还和那个男生在一起,结果她早已被分手。

站在热闹的马路边,得知这一消息的我内心狂喜不已,庆幸万分。

我有机会了。

但是江伟却一而再的伤害她,这让我害怕。

我要护着她,可她的性格只能让我徐徐图之。

得知她相亲的时候,我内心慌乱不已。

我忍不了了。

徐个屁,拿下才是王道。

在一起后,我时常觉得恍惚,有些不真实。

程欢看出了我的兴奋,追问我是不是喜欢她很久了。

我点头,笑得缱倦。

「那你为什么早点说呢?偷偷摸摸的送我奶茶还匿名,我当然以为是那个渣男送的啊。」

「因为我喜欢你,与你无关。」

这就是暗恋,但幸好,我的暗恋结果了。

(完)

作者署名:是灯灯啊

备案号:YXX1jppOjzxiOOOXEPzTPM3Y

编辑于 2022-11-15 19:26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学霸校草暗恋我

赞同 73

目录
3 评论

热恋盲盒:给你一颗小甜糖

朱鲤鲤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