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晚意

所属系列:日日夜夜,偷偷念你

晚意

日日夜夜,偷偷念你

结婚前,江耀对我说:「我很大度,可以接受你有别的异性朋友。」

第三天,我和刚从国外回来的我哥一起逛街时偶遇了江耀。

我哥:「Hi!你就是江耀吧。」

拉着脸的江耀:「嗨~~你就是江耀吧~~」

1.

我哥要回国的那两天,好巧不巧地赶上江耀公司年会。

他作为他们公司的理事,这两天忙得不可开交。

一个合格的未婚妻是不会每天黏着自己的老公的,所以我哥回国那天,我自己一个人拎着个空行李箱就去了机场。

见到我哥的那一刻,我脸上的笑再也藏不住了:

「免税店还是商场,你选一个。」

我哥扶额:

「免税店吧……」

语落,我拉起我哥就直冲机场免税店的大门。

经过接机口时,我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本想转身确认一下,但脑子比理智更快一步地跳出了一个答案:

「江耀现在应该在公司。」

所以当那道身影转过身时,我连正眼都没给他,「咻」的一下就从男人身边蹿过。

我哥无奈地捏了捏眉心,随后转身追我:

「时冉,你跑那么快干吗?又没人跟你抢。」

免税店里,我看着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化妆品,当场打开了行李箱。

柜姐被我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问了一句:

「小姐,您这是干吗?」

我冲她微微一笑,指了指行李箱:

「当季有什么新品,都搞里头吧。

说完,我停了一瞬,随后指了指我身后的男人:

「他付钱。」

柜姐秒懂,脸上的表情变得微妙,甚至有些扭曲。

我歪头示意怎么了,她有些尴尬地举起手:

「嗯……您说的是哪位?」

我顺着她的目光向后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半死。

「我靠,大变活人啊?」

身后,时晏冲我挑眉,而他旁边,江耀脸色铁青,正死死地盯着我。

尴尬的气氛迅速地蔓延,我哥见我不动,自己先开口了:

「Hi!你就是江耀吧,我是……」

时晏话说了一半,江耀突然转头看向了他,一脸的嫌弃:

「嗨~~你就是~江耀吧~」

等等,他在干吗?

阴阳怪气呢?

我哥张开的嘴停留在脸上,他僵硬地转过头想看我,却被江耀一巴掌抡了出去。

「看什么,我老婆,滚。」

我的笑容停留在脸上,下一秒,我抱着肚子在免税店爆笑如雷。

「你在干吗!那是……我……我……」

我边笑边含糊不清地吐字,江耀见状,一把把我从地上捞了起来:

「不管是谁,现在把他拉黑。」

我缓了好一会儿,冲他摆了摆手:

「不行,这个拉不了,这是我哥,亲的。」

2.

画面一转,江耀已经十分抱歉地站在了我哥面前。

我哥大手一挥,原谅的话还没说出口,一道清脆的女声就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时晏?你也回国了?为了躲着我你不至于吧!」

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大步流星地往我这边走。

我疑惑,我哥在看清来人的脸时,慌了,直接站到了我身后。

「时冉,拦住她。」

我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我哥长得帅,只是听他说他谈过的女朋友就能从这里排到法国。

如果不出意外,这估计也就是他众多前女友中的一个。

我用手比了个数,我哥咬牙切齿;

「那么多?」

我讪笑道:

「哎哟,很多吗?那算了……」

我哥一听,顿时变了一副脸色:

「晚点转你。」

女人三两步地就走到了我身边,她看见我,终于摘下了脸上的墨镜,露出了脸。

对视上的那一刻,我们俩都愣住了。

几秒后,机场内传出了两声尖叫。

「时冉!」

「江晚意!」

江晚意,我高中最好的朋友。

高考过后她就出国了,而我舍不得爸妈,就留在了国内。

下一秒,我们扑进了对方怀里。

寒暄过后,我们都注意到了对方身后的男人。

「你们认识?」

我们脱口而出,联想刚刚的画面,我的大脑飞速地运转:

「他不会就是你跟我说的那个你倒追了一年都没追到的邻居吧?」

江晚意也反应过来:

「那他是不是你嘴里的那个超级帅的总裁未婚夫?」

我们俩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随后同步开口:

「这不会是你哥吧??」

3.

我还清楚地记得,江晚意高中时是怎么跟我描述他哥的……

那时的江晚意听我吐槽完我哥后,同样发出了一阵叹息。

我顿时来了兴趣,让她也说说她哥怎么样,于是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开始跟我吐槽他哥。

在她嘴里,他哥简直禽兽不如。

不仅欺负她,还动不动就上手。

我听得心里一股子气,站起来就要帮她出头,她却拦住我说她哥可能会连我一起揍。

讲真,我怕了,于是咽了咽口水,发誓以后都不会找对方那样的哥哥做男朋友。

可现在,我看了看眼前的战况。

「挺好,咱俩都没遵守约定……」

语落,江晚意这才想起了我身后的时晏。

她看见时晏,双眼都放光。

「时晏,一年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跟我谈恋爱!」

我瞬间转移战线,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江晚意那边。

「渣男,我看不起你!」

「你也是,从高中就当舔狗,真没骨气!」

数落完我哥,我又看向了江晚意。

说来也搞笑,她的感情道路属实坎坷,从高中起就一直在倒追。

场面有些混乱,一直没开口的江耀终于忍不住了。

「江晚意,现在回家。」

江晚意的小脸扭成了一团,张嘴还想说点儿什么,江耀瞪了她一眼,她只能作罢。

走之前她还依依不舍地拉着我,我拍了拍她的手:

「现在咱们是一家人。」

江晚意一听,拉着我的手就往前走。

我哥愣在原地,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冲着我们的背影大喊:

「时冉?你不是来接我的?」

听到他的声音,我嫌弃地白了他一眼:

「你搞错了吧哥,我明明是来接我的大宝贝的。」

4.

回到家时已经下午两点了,晚上就是江耀公司年会。

「冉冉,你和江晚意收拾一下,晚上是要出席的。」

江耀临走前才撂下一句话,毫无准备的我一脸懵逼。

「之前怎么不告诉我,我也要出席?」

江耀一脸歉意地揉了揉我的头发:

「对不起宝宝,忘记了,快准备一下吧,我得去忙了。」

江耀说完,又看向了江晚意:

「你也是,看看你脸上化的,晚上可不许化这个妆来年会。」

嘱咐了一通后江耀这才离开,江晚意冲着江耀离开的方向吐了吐舌头,随后把脸转向了我:

「冉冉宝贝,新研究的妆怎么样~」

我刚刚一直没注意看,现在一看差点儿被吓了一跳。

黄蓝色的眼影和芭比粉的口红,或许是因为路途遥远,妆已经花了一半,但仔细地看还是可以看得出来。

我扶额:「哪学来的新造型?」

江晚意得意洋洋地打开手机:

「郭老师同款,嘿嘿……」

我皱眉:「你之前在 M 国也化这个妆吗?」

江晚意点点头:「对啊,我那里的朋友都说我这个妆超级好看!超级特别!」

我叹了口气,我貌似知道为什么江晚意为什么追不到我哥了。

我打开手机,给我的私人妆发师陈茶茶打了个电话,确认好时间后,我对江晚意说:

「想不想让我哥倒追你?」

江晚意一听到我哥,双眼都放光:

「怎么,难不成你要强制爱吗?啊啊啊,我也不是不可以!」

我抬手就给了她一下:「今晚听我的,保证让你惊艳全场。」

陈茶茶来得很快,他到了后,一上来就扑到了我的怀里:

「冉冉宝贝,那么久都不找我是把我忘了吗~」

我嫌弃地把他推到一边:「别闹,时间很赶,先给她搞,不需要清纯,要一眼美女的那种妆,你懂的。」

陈茶茶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向江晚意,下一秒,他发出了惊呼:

「OMG Baby,你的脸那么完美,怎么化了个那么奇怪的妆!」

没等江晚意说话,陈茶茶已经挤了两泵卸妆油糊在江晚意脸上了。

「素颜就好好看了,如果我不喜欢男人的话一定和你在一起~」

陈茶茶边给江晚意打底妆边和她聊天,等我化完妆时他们已经聊成好朋友了。

陈茶茶和江晚意你一言我一语地从天聊到地,我看了眼时间,还剩两个小时,礼服还没选:

「快点你们俩,别聊了。」

语落,江晚意就从板凳上站了起来,我闻声看去,险些尖叫出声。

「好美好美!」

江晚意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眨巴眼睛;

「是吗?,这样就可以让时晏倒追我了?」

我的头刚点了两下,陈茶茶就一声尖叫:

「什么?时晏?冉冉宝贝,你哥回国了?你怎么不告诉我!」

5.

我没反应过来:「啊?」

陈茶茶也回过头看向了江晚意:「你也喜欢时晏?」

江晚意在别的事情上或许脑子不太好使,但在倒追这件事上,她比谁脑子转得都快。

「干吗……难不成你也喜欢?」

他们俩站在一起,仿佛下一秒就要打起来。

陈茶茶率先出声:「不许顶着我化的妆追我的 Cursh!」

他抬手就要抓江晚意,我回过神,立马抱住了他。

江晚意也反应过来,冲陈茶茶吐两个舌头:

「我就不,我就要盯着这张脸让时晏倒追我!」

现场一片混乱,他们俩撕得不可开交,仿佛刚刚上演姐妹情深戏码的不是他俩。

「够了!作为时晏他妹,你们俩公平竞争还不行吗!」

「那我今晚也要见到时晏!」

陈茶茶见机开口。

我犹豫片刻,还是同意了。

陈茶茶父母也是做生意的,甚至不亚于我们,只是他父母做海外生意,没有过多地接触而已。

所以今晚按照惯例,陈茶茶也是可以去的。

见我同意,江晚意冷哼一声:

「反正时晏喜欢女的,你,没胸、没屁股,勾引都没法勾引。」

说完,江晚意转身就蹿下了楼:「我的礼服肯定比你的好看!」

陈茶茶反应过来:「啊啊啊!你耍赖皮啊,等等我。」

我无奈地揉了揉额头,本来以为我已经很幼稚了,没想到他们俩比我还像小孩子。

6.

时间卡得刚刚好,我们到了的时候晚会刚好开始。

刚下车江耀就迎上来抱了抱我,来回的人都在看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推了他一把:

「都是人啊。」

江耀在我耳边轻笑:「抱自己老婆,还怕别人看?」

我娇羞地低下头,江耀加深了这个拥抱:

「想你了,冉冉。」

我的脸红成了屁股,刚想说话,却在抬头时看见了两道幽怨的眼神。

我急忙推开江耀,轻咳了两声,江晚意和陈茶茶这才移开视线。

江耀顺着我的目光看去,可他们俩早就没影了。

晚会的门再次被推开,众人的目光纷纷地落到了门口。

时晏一身白色西装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下一秒,他的两条胳膊已经挂上了两个人。

我扶额,没眼看,一共就这两个朋友,竟然都喜欢一个人。

喜欢谁不好,都喜欢我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拿你当朋友,你却想当我嫂子?

时晏吓了一跳,随后就看见了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我。

他嘴角抽搐,最后用唇语说了一句:

「你叫我来就是这个目的?」

我冲他点了点头,随后走了过去,掐了一下江晚意和陈茶茶。

「能不能矜持点儿?」

她俩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了,都放开了时晏的手。

时晏在看清江晚意的脸的那一刻,脸上竟意外地泛起了些许红晕。

我挑眉,果然,这妆化对了。

7.

晚会进行得很顺利,我看了一眼流程,江耀下台之后就没什么事儿了,估计就能陪我了。

我抬头看着在台上熠熠发光的江耀,满心欢喜。

江耀见我看他,眼底的温柔藏都藏不住。

身后的陈茶茶江、晚意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些小孩子斗气的口水话。

江耀也终于讲完,可他一只脚还没迈出来,身后的门就又开了。

晚会已经进行一半了,迟到的人竟然还敢大张旗鼓地从正门走,所有人都向后看去,想看看来者何人。

我也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蓬蓬裙的女生。

她的脸只有巴掌大小,弯眉下是一双漆黑清澈的鹿眼。

她全身上下都透着贵气,只有头顶的两个双马尾在这个晚会里显得格格不入。

「江耀哥哥!我来晚了!」

江耀哥哥?

我怎么不知道江耀还有个妹妹?

我戳了戳江晚意:「你还有个妹妹?」

江晚意慌张地摇头:「我家就我们俩,没妹妹了。」

她这样说那我就懂了。

女生大步流星地走向江耀,上手就要搂江耀的胳膊。

江耀眼疾手快地躲开,迅速地躲到了我旁边,看向我时,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委屈巴巴:

「冉冉,我和她不熟。」

我看向女生,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愣了一瞬后,我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我刚和江耀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总是找我茬的傲娇大小姐吗?

江晚意走过来站在了我旁边,她看清女生的脸时,眼睛都亮了:

「哟,这不许娇娇吗?小舔狗~」

对,想起来了,她就是叫什么娇。

许娇娇一听,来气了:

「小舔狗?你说你自己呢吧,从初中舔大学,哎,你最近在舔谁呢?是不是还是和之前一样毫无长进,想当舔狗都排不上号。」

江晚意还是家教太好,脸憋得通红都没说出来一句话。

我想替她反驳,却看见一直安分守己地坐在位置上的我哥站了起来,把江晚意拉到了身后:

「我怎么不知道我的小女朋友之前还当过舔狗,她这些年可是只喜欢我一个人,你造谣也不分场合吗?」

许娇娇的脸绿了,伸着手「你你你」了好一会儿也没说出来一句话。

回过头看江晚意,她的耳根已经红透了。

或许是因为时晏来了,江晚意的脑子也开窍了:

「看见没?我现在可是有男朋友了,再看看你,舔了我哥,哎,结果我哥和我的好朋友在一起了~气不气?」

语落,人群开始躁动,许娇娇这才意识到晚会的所有人都在盯着她看。

她看着我身后乌泱泱的一群人,气急败坏地跺脚:

「你们人多欺负人少,我……我今天不跟你计较。反正江耀哥哥最后都要和我结婚,让给你两天又怎样!」

8.

许娇娇走了,吃瓜群众如梦初醒般地散开,打趣着转移话题。

我站在原地,看向了江耀。

许娇娇这话是什么意思?不会是什么狗血的娃娃亲,或者是什么婆婆只喜欢她的这种戏码吧。

「别听她瞎说,冉冉,我和她真的不熟。」

江晚意也拉起了我的手:「就是啊,我妈不会喜欢她这种坏女人的!放心吧,姐罩你。」

有些感动,我回握住她的手,这才注意到陈茶茶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

我开口想叫他,他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后就转身离开。

坏了,忘了还有一个。

我要去追他,可他步子飞快,我步子轮得飞快才赶在他上电梯前抓住他的胳膊。

话还没说出口,电梯门就打开了。

当陈茶茶看清电梯内的人时,眼睛都亮了。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映入眼帘的是男人美到无可救药的脸。

鼻梁高挺,琥珀色的清冽寒眸倒映出我们的剪影,却染上了一丝邪肆。

电梯内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将他的美貌放大。

我一时失了神,男人见我们不动,侧身经过我们,离开时我隐约地听见了他道了一句:

「不好意思,借过。」

陈茶茶转过身,望着男人的背影,握着我的手又紧了紧:

「时冉,三分钟,我要他的全部信息!」

说完,他撒开我的手,健步如飞地蹿回了宴会厅。

我无奈地跟上,发现刚刚的男人正和江耀聊得甚欢。

走近我才听清他们的对话。

竟然是发小,我怎么不知道江耀还有个那么帅的发小?

我站在一边没有动弹,可后背突然被一只手狠狠地推了一把。

飞出去前,我听见了陈茶茶在我耳边嘟囔了一句:

「冉冉宝贝,我的幸福靠你了!」

下一秒,我整个人扑进了江耀怀里,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江耀反应过来,把我扶正。

「你老婆?」

对面的男人脸上的笑意深了几分,江耀点点头:

「是,她……」

江耀开口准备介绍,男人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不用介绍,时冉嘛,我可太熟了,你好,我是宋淮之。」

宋淮之伸出手,我也赶忙伸出手,可手却被江耀拉了过去:

「手不能牵。」

宋淮之的手僵在半空中,随即窝成了拳头捶在了江耀肩膀上:

「手都不给握。」

9.

晚会结束后,我跟在江耀旁边听他们聊着往日的旧事。

回过头就能看见陈茶茶冲我挑眉,还指了指手机。

我硬着头皮打开手机,陈茶茶像个炮弹似的一顿输出。

另一只手被江耀握住,我只能单手一条条地回复陈茶茶的一顿输出。

陈茶茶:「叫什么?」

我:「宋淮之。」

陈茶茶:「性格咋样?」

我:「看着还行。」

陈茶茶:「公子哥吗?」

我:「是吧应该。」

陈茶茶:「三围多少?」

我汗颜……转头白了他一眼。

到了楼下,宋淮之和我们挥手告别。

摆脱了陈茶茶的盘问,我长舒一口气。

宋淮之离开时,我灵机一动,学着陈茶茶的样子把他推了出去。

陈茶茶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人已经扑进了宋淮之怀里。

我无视陈茶茶红透了的脸,本想拉起江耀转身就走,可他貌似还不能现在离开,于是我拉起了站在我哥旁边的江晚意。

「我们一起来的,先走喽~」

江晚意被我拉得猝不及防,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我塞到了副驾驶。

车子开出去老远,江晚意后知后觉地才开始激动。

「冉冉,你听见时晏说什么了吗?他说我是他的小女朋友!」

反射弧怎么那么长?

「我哥看见路边的狗长得不错都能说是他的小女朋友。」

没忍住,还是说出来这句话。

毕竟不能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越陷越深,而且就我哥那个尿性,还不知道能不能安安稳稳地喜欢一个人。

10.

夜幕降临,我和江晚意躺在同一张床上。

上次这样和她一起睡觉还是在六年前。

我们谁都没有讲话,就这样面对面地躺着。

过了很久,困意来袭,就在我迷迷糊糊地准备睡着了的时候,却听到了江晚意的抽泣声。

我被吓了一跳,那么多年来,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江晚意哭。

她在我眼中仿佛愿意都是那个小太阳。

我伸出手,慌乱地帮她擦了擦眼泪:

「怎么了小意,你哭什么?」

本来哭得不厉害的江晚意见我说话,哭得更大声了。

「冉冉,我真的很喜欢时晏。」

我一愣,虽然她之前也喜欢过很多人,可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为男人掉眼泪。

沉默许久,我终于开口:

「有理由吗?」

江晚意吸了吸鼻子,跟我讲起了她在国外的这一年。

她说她在国外的这些年过得并没有那么好。

因为独居,她又那么娇小,在 M 国经常被一些街头混混吹口哨。

不仅如此,她刚到学校的第一个月就和学校里出了名的风流公子谈起了恋爱。

但因为思想保守,她始终都不愿意和他太过亲密。

后来,那男人本性暴露,不仅造谣她私生活混乱,还说她就是个 Bitch。

说到这里江晚意停顿了一会儿:

「我就是在最低谷的时候遇到的时晏。

「那个时候没有人愿意和我玩,身边的人看见我都避之不及。」

「后来那个男生不知道从哪儿偷来了我家的钥匙,偷偷地藏在了我家里。」

「是时晏及时发现才没让他得逞。」

我听得血压飙升:

「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诉我?」

江晚意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因为时晏帮我解决了,他被送到了警察局,成功地吃了牢饭。」

我松了口气,没想到我那不正经的哥哥竟然干了人事儿。

「冉冉,你能懂那种感觉吗?」

江晚意眼神炽热。

我点头:「能懂。」

江晚意摇头:「你不懂。」

我急了:「我懂!」

江晚意也急了:「你不懂!」

胜负欲上来了,我脱口而出:

「我说了我懂!」

我真的懂她说的这种感觉,因为我和江耀,也是这样认识的。

11.

我和江耀认识那天,雨下得特别大,下班后的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说姥姥快不行了。

我着急忙慌地赶到停车场,结果发现我的车抛锚了。

等我打车赶到医院时,姥姥的身体已经变得冰冷。

接受不了现实的我在酒吧里买醉,结果被一个油腻的老爷们儿缠上。

他恶心扒拉地要带我回家,我想伸手推开他,却根本挣脱不了他的怀抱。

江耀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他一把就把我带到了自己怀里,那男人见到江耀,脸上泛起谄媚的笑,灰溜溜地就跑了。

所以我能理解,在绝望中遇到一束光是什么感觉。

江晚意默默地听完,最后叹了口气:

「为什么我们的开头那么相似,结局却差得那么远?」

犹豫片刻,我故作轻松地拍了拍江晚意的脸颊;

「小意,无所谓,我会出手。」

「嗯?」

江晚意眨巴眼睛,看向了我。

我重复了一遍:「无所谓,我会帮你拿下我哥。」

其实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哥他从小就倔,当初他出国也是为了自由。

他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自己不会结婚,不会被任何东西束缚,连爸妈的万贯家财都可以抛掷脑后。

「会尽量地帮你拿下我哥……」

我后知后觉地补充了一句。

第二天一早,江晚意还没醒我就爬起来了。

给我哥打了个电话,手机响了两声,然后被无情地挂断。

我皱眉,又打了好几个。

电话终于被接通,电话那头很吵,隐隐约约地还能听见一道很官方的登机提示。

我心一惊,想起了他之前的种种不告而别:

「时晏?你又要去哪儿?」

我着急忙慌地又问了一句,还是没有回应。

下一秒,我把还在睡觉的江晚意从床上叫了起来:

「快点去机场,再晚就见不到我哥了。」

12.

车是江晚意开的,我坐在副驾驶瑟瑟发抖。

她把油门踩得飞快,我在一旁劝说无果,只能抓紧安全带。

本来二十分钟的路程愣是十分钟就到了。

到了机场后,江晚意打开车门就蹿了出去,身上还穿着那套粉色的小兔子睡衣。

我把车钥匙拔下来,关上车门就跑去找江晚意。

她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在偌大的机场里叫时晏的名字。

我握紧拳头,心里默默地祈祷时晏能有点良心。

来往的人纷纷地用看精神病人的目光看江晚意,她却丝毫都不在乎。

我看不下去了,拉住了她的手:

「估计已经走了,别找了。」

听到我的话,她整个人瘫坐在地上,眼泪流了一地。

我蹲下身去想抱抱她,却被一个身影抢了先。

「哎,干什么呢?满机场地找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出什么事故了。」

是我哥,他没走。

「哭什么?别哭了。」

时晏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把江晚意从地上抱起来。

看见我哥,她哭得更大声了。

「吓死我了,我差点儿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

时晏轻轻地帮江晚意拂去了眼角的泪水:

「谁告诉你的?我可舍不得我的小女朋友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这里。」

江晚意不哭了,取而代之的是她红透了的耳根子。

一个合格的电灯泡是要学会自己灭掉的。

我悄无声息地离开他们的视线。

解决了副线,我的主线任务还没完成呢。

我打开手机,满屏都是江耀的撒娇。

嗐,离开我就不能活的小男朋友,我来喽。

13.

我和江耀的婚期定在了一个月以后。

期间不止一次地被许娇娇骚扰。

她死皮赖脸地缠着江耀妈妈说她才是她儿媳妇,被江耀妈妈拒之门外。

她不服,还要来找我单挑。

我同意了,迎战那天,我全副武装。

上场之前,江耀一脸地担心,生怕我受了什么伤。

我流汗黄豆,一把把他推开:

「斗地主我能受什么伤?难不成她扔的炸弹能把我炸死?」

我和许娇娇大战了十八个回合,她输得体无完肤。

我收起手机,仰头看她:

「小妹妹,你这个技术不行啊,不然你拜我为师,我传授你斗地主的经验?」

说完,我得意洋洋地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许娇娇叫住了我;

「好,那你快教教我!」

我被她从门口拉了回来,被她强行地按在沙发上研究了一下午「斗地主该怎么玩。」

等我反应过来,天已经黑了。

许娇娇如释重负地从沙发上坐起来:

「终于学会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许娇娇唯一的姐,以后如果江耀敢欺负你,我就打死他!」

转场来得太快,我根本来不及消化;

「什么?你不喜欢江耀了?」

许娇娇摆了摆手,坐回沙发上又开了一局斗地主;

「早就不喜欢了!」

「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我一头雾水,提到这里许娇娇的明显地开始激动了:

「学习斗地主该怎么玩啊,程怀说了,做他女朋友必须会斗地主,不然他看不上……

「终于赢了!耶!」

我低头看了一眼专注于斗地主的女孩,没有再说话,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她家。

14.

和江耀领证那天,在民政局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没顾得上在一旁买花的江耀,我一把就抓住了眼前全副武装的男人。

男人被吓了一跳,转身就要跑。

我眼疾手快地扯下了他的墨镜和口罩。

果不其然。

「哥,你也来结婚?」

时晏见藏不住了,挣脱我的束缚,还摸了摸口袋。

眼尖的我一眼就看见了他兜里的红色小本本。

「我靠,真结婚了?和谁啊?你裹那么严实,不会把江晚意绿了吧?」

我上手就要去摸他兜,身后却突然凉飕飕的。

回过头,我看见了江耀拉着的脸:

「你现在是有妇之夫,这是干什么?」

我被江耀从时晏身上扯了过去,我尴尬地指了指我哥的脸:

「我哥……」

黑着脸的江耀:「你哥也不行。」

僵持不下之际,我看见江晚意一如那天在机场一样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

「哎,被发现了。」

她笑嘻嘻地拉过时晏。

我明白了,他俩偷摸着来结婚了,还不告诉我。

我故作生气地背过头;

「你们俩背着我偷摸领证?」

江晚意脸上划过一抹谄媚的笑,随后拉住了我的胳膊:

「冉冉,是你哥,他怕你嘲笑他,让我瞒着你……我还担心你爸爸妈妈会不会不喜欢我呢……」

我一听,急忙摇了摇头:

「那不可能,我爸妈巴不得他赶紧找个伴儿管管他,而且他们对我哥的另一半就一个要求:是人就行。」

话音刚落,江晚意长舒一口气:

「那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庆祝我们成为有夫之妇!」

我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行,你们俩现在的主线任务是去互相见一下爸妈!」

刚好我们今天领证,我爸妈和江耀爸妈在一起。

于是我们马不停蹄地把他们俩带到了双方父母面前。

我妈看见时晏结婚,比看见我结婚还激动。

抱着江晚意一把鼻涕一把泪,好像失散多年的亲闺女回来了一样。

没来得及感叹,我的电话就响了。

电话上陈茶茶的名字让我瞬间惊醒。

想起来我也有好长时间没和陈茶茶联系了。

电话被接通,陈茶茶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时冉,你丫的结婚了都不请我当伴娘?要不是宋淮之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要结婚了!」

他语速极快,我却还是捕捉到了他那一句宋淮之告诉我。

八卦之心燃气,我问他;

「江晚意都追到时晏了,你呢?」

语落,陈茶茶沉默了,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只留下一句:

「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

「全文完」

备案号:YXX1oKKBn29upppB0LACMXyQ

编辑于 2022-12-21 21:11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碎嘴子与闷葫芦

赞同 224

目录
18 评论

日日夜夜,偷偷念你

舞九命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