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救命,我被困在了同一天!

所属系列:请回到 2008(已完结)

救命,我被困在了同一天!

请回到 2008

2008 年夏天,王阿姨守在酒店外,负责望风。

客房里,我给我爸发去短信:「肥羊,去洗澡了。」

我爸收起了手机,腰上别着根钢管,走进了酒店。

我们的「观音跳」,要收网了。

所谓的「观音跳」,你把「观音」替换成「仙人」,便明白了。这是我们的黑话。

对了,我就是那个「女观音」

2

我叫于小小。这个夏天刚考上大学。其实我也没想到,自己要重操旧业。

家里,实在是没钱了。

想凑大学学费,「观音跳」,是来钱最快的。

3

我们会踏上这条老路,都要从今天早上说起。

夏天开始,我家有一笔十五万的高利贷,彻底还不上了。我爸就跑路躲债去了。但没想到,今天早上,被要债的人堵回了家里。

当时我迷迷糊糊睡醒,来到客厅,便看见两个混混,给了我爸一耳光:

「跑啊?再跑?!」

黄毛混混回头瞥了一眼,家里,都是些简单的家具。以及我这个小女生,不安的后退了几步。

我知道,完蛋了,今天,不从我家扒层皮,他们是不会走的。

「小小……」

我爸轻轻叫了一声我,和我对视了一眼,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我们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共识。

怎么弄走这两个混混的共识。

「我报警了。」我说。

「欠钱不还,报警有用?再吵弄你!」

「他欠了你们多少?!」

「大人的事你别管,回去!」我爸出声呵斥我。

「到底多少?」

「让你回去你听不见吗?!「

「说啊,还要我帮你还多少?!」其实数字我早就知道了,装作恼怒的样子,倒也不难。

两个要债的,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们的骂架。

「不说是吧?你们说!」

「十五万。」黄毛说。

「十五万……」我喃喃:「你就是把我卖了都没有十五万啊……」

我沉默了一会,转身进了厨房。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把菜刀。

「你干什么?」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人没了,钱就不用还了对不对?」

「你冷静点……我操拦住她!」

「啊我操!她咬我——」

我冲上去要砍我爸。被两个混子拼死按住。最后只来得及将菜刀飞出,我爸嗷嗷叫的躲闪过,菜刀插进了沙发靠背。

那两个混混悻悻地走了。家里只剩下一地狼藉。

但那张存了大学学费的银行卡,还是被他们从家里搜走了。

我爸抽出了菜刀:「下次还用这招。」

「下次,这招就没用了。」我蹲在地上收拾着,披头散发,垂头丧气。

我知道,就算再凑到学费,他们还会来的,一分钱都不会给我们剩下。十五万还清之前,我永远都别想上大学。

「爸,我不想失学。」

我爸沉默了很久,

他叹了口气:「再干一票吧。」

4

以前,我爸和一个阿姨联手,骗过几个外地来的客商。专门挑有老婆的,威胁要把「证据」发给他们家人,那些人事后也不敢报警。

所以,成功率很高。

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年纪小,就在楼下放风。有时也跟我爸一起上去,以阿姨女儿的身份,哭着骂那些客商不赔钱就不许走,之类的。

你可以说我们三个不要脸。但 98 年那会,大家都下了岗,不捞偏门,很难活下去。据说,还有父子一起拦路抢劫的。相比起来,仙人跳就温和多了。有家有室的,还出来乱搞,活该被我们骗。

当然,犯罪就是犯罪,我们也没脸说自己盗亦有道。

只是,没想到,一晃十年过去,我们,再上岗了。

「我也去。」我对我爸说。

我爸很不情愿,但确实得有人望风。少一个外人,就能少一个人分钱。

他叹了口气:「先去找王阿姨吧。」

王阿姨,当年我们的合作伙伴,后来找到了稳定工作,收费站上班。这生意也就放下了。

她现在住我家隔壁。

是两个孩子的妈。

5

「王阿姨。」

我们在楼下一个巷子里碰面。这种事情,不好在家里谈。

王阿姨站在巷子口,假装看风景,实际是在看有没有人经过。

她小我爸两岁,保养得很好。想也知道,能当仙人跳女主演的,美貌不俗。她留了个大波浪,是个话不多的美阿姨。

出乎我们意料,我们说了来意,她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

「老于。早上,家里来客人了,对吧?」她听见了动静,猜到发生了什么,但没有说破。

我们尴尬地点了点头。

「干完这次,别再去借了。」她说:「小小是大学生了,不该过这样的日子。」

我感激地看了王阿姨一眼。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她本不必趟这趟浑水的。

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她会成为我的后妈。

6

总之,就这样,为了大学学费。一对父女,和隔壁邻居。再一次干起了违法生意。

我们找出了以前用过的小卡片,撒在了酒店客房的门口。

一个小县城,会来住高档酒店的,通常只有外地人,而且有钱。这就是我们筛选客户的方式。简单,但有效。

我爸接了几通电话,装作手底下很多服务人员的样子,问客户想要什么样的。实际阿姨那边,早就记下了手机号,把手机号尾号最后一位,替换成另外 9 个数字,挨个打过去。

那时候,运营商,都爱给夫妻推荐情侣号,号码基本一样,只有最后一位不同。

挨个打过去,如果是男人接,就挂掉。如果是女人接,就假装朋友,问您爱人是不是在清流县出差(我们的县城)。好像刚刚在清流县看到了。叙叙旧什么的。

只要答复是肯定的。这个人,半只脚,就已经在我们的套里了。

很快,肥羊入套了。

下午,烈日当空。那只肥羊的房间,开在二楼。

我戴上口罩,替代王阿姨,进入了酒店。

不是临时起意,一开始我就想好了。没理由,再让王阿姨来承当这个风险。她负责望风就好。

他们当然死活不同意,但拗不过我。

王阿姨给了我一小瓶防狼喷雾,叮嘱我保持联系。我爸没有看我,在那恶狠狠的叹气,竟隐隐有泪光。一场仙人跳,搞得好像生离死别。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爸,就当为了我。」我转过头,说:「多讹点。」

7

坐上电梯的时候,我突然留意到,身后跟了一个男生。背着书包,高高瘦瘦的,也戴着口罩,进电梯后,一言不发。

大夏天,不热么。同行?男性同行?

这个男生突然说话了:「你还好么?」

「什么?」我一愣。

「没什么。」隔着口罩,他似乎笑了笑:「认错人了。」

进了客房后,一切都很顺利。

那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连手都没碰,火急火燎的就先去洗澡了。

我靠着阳台边缘,给我爸发去短信:「肥羊,去洗澡了。」

我爸别上钢管,进入了酒店。

我们,要收网了。

不经意间,一抬头,王阿姨竟然正朝这个方向跑来。手机里,很快来了王阿姨的电话:

「跑。」

王阿姨努力让自己不大叫起来。

我张望过去,远处,酒店外,不知何时,停了一辆警车!一些换上便衣的警察,正从警车下来!

一瞬间我便明白了,被收网的,是我们!

8

从正门出去,已经来不及了,只会和那些警察正面撞上!

还好,口罩始终没摘下,没人看到过我的脸。那个警察假扮的「肥羊」,正在浴室里放水,麻痹我的警惕。

我们还有时间!

我立刻打开电视,调到最大音量。

旋即,敲门声。我爸的声音:

「您好,客房茶叶。」

他也收到了王阿姨的短信,立刻换了个说辞。我打开门,说了声谢谢。

我爸压低了身形,我的身子遮挡着他,关上门。父女二人,就这样,小心翼翼从浴室门外,走回到房间里。

几秒钟后,二楼阳台,一床被子铺了下去。

我抓着被子,蹑手蹑脚地往下爬。被子的另一头,被我爸抓着。

动作要快,一定要快。如果那个「肥羊」出来,看到我们往哪跑,就全都完了!

浴室里,水声逐渐小了下去。

我爸看到我落地,丢下被子,咬了咬牙,从阳台翻下,摔在被子上,发出轻微的闷声。

二楼的客房里,随即传来了无数脚步声和喊声。就差一步,好险!

「他们跑大厅里了!」我胡乱喊了一声,声东击西。有警察从阳台探出头来,到处看了看。我们三个贴着墙根,抱紧那床被子,大气不敢出。

良久,一直到小心翼翼地确认,阳台上暂时没人了。我们才慌忙从酒店绕出去。

9

我们在一个巷子里停下了。气喘吁吁,狼狈不已。

阿姨点起了一根烟,意识到我还在。又掐灭了。

「应该是让人给点了。」她平静地说,好像在评价别人的事情。「老于,你得罪人了。」

我苦笑,这些年,我家,得罪的人可真是不少。

「找出来我弄死他。」

王阿姨责怪地看了他一眼:「孩子还在这呢。」

我倒是无所谓了。说实话,日子都过成这个球样了,我还能考上大学,我都觉得是教育界奇迹。

「这个来钱的办法,不行了。」王阿姨想了想,说:「老于,我知道你不想听。但是,卖楼的事……」

王阿姨没有说下去。沉默了一会,只低声说了句:「要不别等她了吧……日子,总是要过的。」

我摸了摸,我脖子上的项坠。一条温润的小鱼。

王阿姨说的,是我妈。97 年,香港回归,我妈却离奇失踪。唯一留下的,只有这个鱼形项坠。

这些年我家里的钱,举的债,都用在了寻人上。

我和我爸都没有说话。

10

夏夜,楼下的烧烤摊。陈叔做东,请整栋楼的大人们吃饭。

酒过三巡,又聊起了卖楼的事情。

08 年,不知道哪里来了一个有钱人,看上了这栋楼。想买下来,改建酒店。开了一个极高的价格。

陈叔女儿要读高中了,早就想卖了楼,分到钱,好带女儿搬到市里去。离这个鬼地方越远越好。唯独我爸不同意,咬死了不肯卖。

这楼,少一户,就卖不成。

又是一通车轱辘话,我爸油盐不进,就是不松口。王阿姨本来也想劝劝我爸,卖了楼,大家都有好处。没想到,陈叔说急眼了,把酒杯一放。

「老于。」陈叔说:「你和王姐干的事,不想让王姐两个儿子知道吧?」

一瞬间我明白过来,下午,是谁向警察点了我们。

饭桌上,一片沉默。

王阿姨没有说话,她拿起了一瓶啤酒。迤逦的走到陈叔面前。好像要给陈叔倒酒。

啤酒瓶,在陈叔的脑壳上爆开。

乱了,全都乱了。

王阿姨扎了一个漂亮的头发,来到我边上:「小小,回家去。」我犹豫了一下,但她看我的眼神,不容我拒绝。

离开那里的时候,大人们已经掐作一团了。陈叔和我爸在地上,互相夺命剪刀脚。王阿姨被陈叔老婆薅着头发,狼狈地还击。

一片狼藉。

11

我坐在家里,打开了电视。调到了最大音量。掩盖了楼下的动静。

摸了摸,脖子上的玉坠。

只有我知道,我多么恨我妈。恨她为什么要不告而别,把我们的生活,搞得一团糟。

恨她为什么还不回来。这样,我和我爸就不用死守着这栋楼不放。成为所有人的讨厌鬼。

电视里,出现了遥远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开始了倒计时。

「5,4,3,2……」

这个时候,我突然泪眼朦胧地发现,我家的墙面,慢慢的鼓了起来。

像一只在呼吸的怪兽。

几秒钟后,轰然一声巨响!火光冲破了墙面,朝我席卷而来!

我终于意识到,这是一场爆炸!

12

我……被炸死了吗?

眩晕渐渐褪去。

我慢慢睁开眼睛。

清晨的日光,洒在地上。蝉鸣,鸟叫。

我愣愣地走下床,来到客厅,清脆的耳光声。

两个混子,一个按着我爸的脑袋。一个黄毛,打了我爸一记耳光:

「跑啊?再跑!?」

我懵了。

我爸看到我出来了,叫了我一声。看着我的眼神,努力想和我达成共识。

但我完全呆在了那。

「什么情况这是?!」

13

那两个混子,没有纠缠太久,撂下一句:「记住了,我们知道你女儿在哪!」打砸了一些东西,搜走了大学学费的银行卡,骂骂咧咧地走了。

我和我爸收拾着狼藉的家里,我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我爸叹了口气:「再干一票吧。」

14

我觉得,我很有可能活在梦里。

烈日,酒店,便衣。二楼阳台,一床被子,一个女人,蹑手捏脚地往下爬。

唯一的区别,今天往下爬的是王阿姨。那也只是因为我光顾着发懵,忘了提出替她!

15

又是那一番落荒而逃。全都和昨天一模一样!!

我们三个躲在小巷子里,气喘吁吁。王阿姨想要给自己点一支烟,意识到我还在,掐灭了。

我从王阿姨的手里,接过了那只烟。

他们惊诧地看着我。

我颤抖着,干吸了一口。到现在,我已经彻底凌乱了。我……我这是做了一个梦么,一个预知了所有事情的……梦?

「爸,我们的房子,上了保险么?」我两指夹烟,颤抖不已。

「没有……」

「那可真是……出大事了。」

16

我家不能炸!

夏夜里,我蹲在楼下,守着煤气罐,电磁炉,二锅头……

从我家里搬出来的,我家全部易燃易爆物,都在这了。

烧烤摊,大人们早已打了起来。不知谁家的电视里,传来了奥运会开幕倒计时。

「5,4,3,2……」

我捂着耳朵跑远了,却听见头上,传来一声轰然巨响。

我愣愣地抬起头,爆炸的源头,仍然是我的家。墙体迸裂。一张床,屁股冒烟,朝我坠落而来。

我捡起一个锅盖,挡在我面前。

在我有限的视野里,那张床在我头顶不断不断不断放大。

我轻轻骂了一声:「干!」

17

我睁开眼睛,颤抖地走出客厅。

两个要债的,正在打我爸。

「这梦没完了是吗?」我颤抖着问。

「什么?」

「为什么我每次都死得这么惨啊?!!」

「你在拱虾米啊?!!」

18

从此以后,我的日子,变成了一个死循环。

不管我死没死,不管我跑到哪……只要时间来到晚上八点,我家就会准点发生爆炸。一睁开眼睛,就是要债的在客厅打我爸!

我也终于明白,我很可能,要被永远困在这一天里了!

19

夏夜里,我骑着一辆自行车,飞驰在国道上。

我只想逃出去。从这该死的一天里出去!

在我身后,升腾起了一簇簇烟花,在空中绽放打开。那是庆祝奥运的烟花,快到八点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眯起眼睛,前方刺眼的光,照亮了我。但事实证明,那只是一辆大货车的远光灯。

我呈抛物线飞了出去。

跌落在地上的时候,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无数的剧痛,在身体各个角落沸腾。身体,不受控制地微微抖动。

迷迷糊糊之间,我隐约看到。一个男生,停在了我面前。

朴素干净的短袖,戴着一个医用口罩,背着一个书包。

手腕上,戴着一个红绳手环。

他打开书包,拿出了一个塑料小盒,从里面取出了一根针管,弹了两下管壁,俯下身子,在我的手臂上,注入了一些什么东西。

我好像见过他。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眼,是他低下了头,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是我的幻觉吗?

20

要债的在客厅打我爸。

我疲惫地看着天花板。

那辆卡车,似乎,把我心里的一根弦也给撞断了。

我累了。

同一天就同一天吧。

来都来了,这么过吧。

22

永无止尽的夏日里,我成了一个旁观者。

看着要债的上门,看着仙人跳未遂,看着大人们互殴,看着我家爆炸。

我的生活,变成了一部被迫反复观看,味同嚼蜡的老片。

还踏马的,是部烂片。

23

那个傍晚,我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县城里。

后来,我在一座废弃的游乐园前面,停下了。

自从 98 年下岗之后,这游乐园就一直废弃在这,腐朽破败。外面被围上了一圈铁栅栏,唯一的出入口,是一个城堡外形的通道。

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我想进去看看。

那甚至……不像是我的记忆,我好像很多年以前,曾经在里面,遇见过一个人。

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24

我穿行在通道里。

幽深黑暗,什么都看不见。我后悔死了。早知道,带把手电来也行呀。

脚踩到了什么腐烂的东西,发出了糜烂的声响。

我终于受不了了,随便找了个方向,闷头就跑。

「嘭!」一声。

我迎面撞上了什么东西,倒在地上。

随后我反应过来,惊叫着连连往后爬。

那好像是……一具肉体!

那是人?还是尸体?

25

光亮照来。

那个被我撞到的「它」,打开了手电筒。

我看清楚了,是一个男生。

干净朴素的短袖。戴着一副医用口罩。

我之前见过他,出车祸那次。

他没有说话,手电筒照了一下我。

我下意识地捂住眼睛。

手电移开了。

我眯着眼睛,看见他从地上捡起了一个红绳手环。大概是刚才的撞击,被我撞掉了。

这一次,我看清了。

那个手环上,挂了一个鱼形玉坠。

一条温润的小鱼。就和我脖子上的玉坠,一模一样。

我愣住了。

26

我记得,小时候,总是偷偷打开我妈的首饰盒。那里面,一条项链,一条手环。都有鱼形玉坠。

我妈不告而别后,我一直以为,那个手环,被我妈带走了。

我愣愣地看着那个男生,他重新将手环戴在了手腕上。我不会看错的,他手腕上的这个,真的,很像我妈妈当年带走的那个!

「你是谁?」我愣愣地问他。

他没有说话。下一秒。他关上了手电。

黑暗重新降临。

我听见他不紧不慢地走远了。

「喂!你说话啊!」我喊了几声:「……你你你,你别走呀。」

我坐在那,欲哭无泪。

就算不想和我说话。你至少……先送我出去嘛。

27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颤抖地走了出来。

站在阴森森的城堡外。

上下打量了一下,这是我来时候的门。

而那个男生,是往相反方向走掉的。

也就是说,他去了城堡的背面。

我抬头望去,城堡背面,是游乐园的深处了。

残缺不堪的大摆锤,倾斜倒塌的摩天轮……越看越慎人。

大晚上的,他去那里面做什么?

我咽了口唾沫。大哥,你狠,我明天……再来找你。

28

我必须找到他。

「第二天」晚上,我打着手电,和一把防身用的菜刀。小心翼翼的,再次进入了那个通道。

走着走着,突然注意到很怪异的一点:

我来的那段路,被泥泞所覆盖,大概是多年没人来,全是烂兮兮的泥土。

但走过通道的半截,前方的地面,居然又变成了坚实的水泥地面。

继续往前走,来到了尽头,一扇上了锁的铁门,挡住了去路。

推不开。

奇怪的是,今天晚上他没有出现。

这小子每天都干什么呢?神秘兮兮的。

我狠狠地踢了几脚铁门,当真纹丝不动。像是锁死了。

再来!

29

再一次的夜里。

我眯着眼睛,给自己打着手电,用一根铁丝,捅那扇门的锁眼。

没捅开。

我气鼓鼓地回到了外面,望了眼那一圈铁栅栏。

「索性翻进去呢?」

几秒钟后。

某个叫做于小小的女高中生,躺在地上,抱着摔断的腿嚎得老惨。

再来!!!

30

大铁门前。刺耳的噪声响起。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还是那个女高中生,举着一台手提切割机。

刀片兹哇乱转。

火星四溅,照耀着她满脸的狞笑。

……

门栓被切开了。

吱呀作响。

我推门进去,却被眼前的景象,彻底震住了。

31

一辆轿车从我眼前驶过。

「这是哪?!!」

我抬头仔细打量,这是一个隧道,一个穿山隧道。

我转过头一看,身后哪有什么城堡,分明是隧道里常见的拱门。给施工工人歇脚用的那种。

我彻底懵了,捏了捏自己的脸,不是在做梦。

那为什么……我会一下子,跑到一座山里边?!

32

我小心翼翼地,走出了穿山隧道。

一直向前走,没多久,一个小县城,出现在了我眼前。

清流县。

我彻底懵了。真的是见了鬼了。我的小城就是清流县。

可我从不记得,县城周边,有什么穿山隧道。

这个叫做「清流县」的城镇,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33

我提溜着手提切割机,走进了这个「清流县」。

渐渐的。察觉到了一丝毛骨悚然的诡异。

街上行人走动,周围的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街道,也都还是熟悉的街道。

可是,一些原本在左侧的店面,来到了右侧。

一些记忆中早就被拆毁的建筑,竟然依旧矗立在那。

我甚至看到了一座前年烧毁的教堂。现在仍然在那里。亮着灯,完好无损。

我可以确定。

虽然十分相似。但这绝对不是清流县!

至少,不是我长大的清流县。

这到底是哪?

我心底发毛,转头往回狂跑。不管这里是哪,我要回去!

没想到,路过一个巷子口的时候,一个身影闪了出来。

是一个男生。

他被几个染了发的混混,从巷子里踢了出来。

男生跌倒在地上,而那些混混们扑了出来,用力踢着他。

我注意到那男生脸上带着奇怪的笑。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我们两个人,都怔住了。

是那个小子!

朴素干净的短袖(当然现在上面都是鞋印),单眼皮。红绳手环,挂着一个鱼形玉坠。

34

他满脸是血,眼看快要被打死了。

「别打了!」

一个混混注意到我,走了过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给了我一巴掌。

「关你屁事啊。」

我捂着脸,有些发懵。

或许是习惯了发小们那群傻男生,我还是第一次直面,同龄男生的暴戾。

「你谁啊?还不滚?」

又有一名混混,看我站在那不动,走了过来。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闭上眼睛。慌乱之中,举起了手里的切割机。按下开关,胡乱挥舞着。

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所有人都退出了一个扇形区域,紧张的看着我。

他此时也正从地上爬起。

我顾不上那么多了,丢下切割机,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调头就跑。

35

好吧我必须承认。虽然从小就参与违法乱纪活动,斗殴这种事,我参与的还是少了。

我就不该丢下那台切割机!

我们被那群混混追了一路,上气不接下气,忍不住回头大喊。

「别踏马追啦——」

最终,我们躲到了一个小区里。

我蹲在那大喘气。还没缓过劲来,就看到他的影子,突然遮盖了我。

他用力抓住了我的肩膀,一言不发地盯着我。我从未见过那么复杂的神情。像是有无数的话想跟我说。

我还是第一次,看清楚他的脸。皮肤很白,是个清秀的男生。像个小书生。只是脏兮兮的,还流了血。

他颤抖着,双手像是要嵌进我的肉里。

「好疼」。

我轻轻叫了一声。

他回过神来,松开了手。

小区外,传来了那些混混的叫骂声。

他们发现我们了!

我拉住他想继续跑。可他一把甩开了我的手。我一个踉跄,看见他朝着那些混混们声音的方向走去。

「你干嘛啊?」我气不打一处来:「想被他们打死吗?」

他回过头,平静地看着我。

「我只有被死了,才能回到今天早上。」

不知是谁家里。传来了奥运会开幕式的倒计时。

「5,4……」

我怔在那里。

他不再看我。转头走向那些挥舞着家伙,叫骂着奔来的混混们。

城市的上空,升腾起了庆祝奥运开幕的烟花。

「3,2……」

「于小小。」他背对着我,说:「你循环过后,来这里见我。」

遥远的另一头。我的家里,爆炸冲破了窗户。

我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被烟花照亮。

36

清晨,蝉鸣,鸟叫。

「观众朋友们。2008 北京夏季奥运会,将于今晚在北京鸟巢举行开幕仪式……」

我睁开眼睛。要债的在客厅打我爸的耳光。

我呆呆地坐在床头。

呆若木鸡地起床。

呆若木鸡地打鸡蛋。

呆若木鸡地端出早饭。

直到我在餐桌边坐下。

客厅里的男人们终于听见了我的大喊。

「他他他到底什么人啊?!!」

备案号:YX01Y7DzBrPvo34v3

编辑于 2021-01-25 13:38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讨厌的他

赞同 1134

目录
103

请回到 2008
叶小白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