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

所属系列:晴天爱雨靴:重生后,我成了绿茶女配的妈妈

晴天爱雨靴:重生后,我成了绿茶女配的妈妈

老天爷想玩我。

一次还不够。

当我悠悠醒来看到眼前那双写满了恐惧的大眼睛和那张似曾相识的小圆脸时,便知道了。

宿醉的眩晕恶心感令我无力直面这匪夷所思的处境,再次陷入沉睡前,一个小小的声音颤巍巍地说了一声:

「妈妈,你可不可以不要睡……」

01

我穿越了,

还穿成了姚胜男的妈妈――

那个姚胜男痛恨了一辈子的女人。

尽管姚胜男用来恨她的一辈子,并没有多长。

不过我这种情况,与其说是穿越了,不如说是。。。鬼上身?

我死了,明明白白地死了,只不过六十岁的年纪,癌症夺走了我最后一丝活力。

可我现在又实实在在地活过来了。

我那原本应该消失的灵魂,不知为何飘过了数十年的时光,落在了姚胜男妈妈的身上。

我手里这双糯米团子一样的小手,温温软软,真真切切地提醒我,这是活着的温度。

「妈妈。」三岁姚胜男的童音,又萌又奶。

「嗯?」我还不太适应这个称呼,毕竟,我活过的一生没有养育孩子的经验,更何况眼前这个小女孩正是破坏了我一生幸福的绿茶婊。

「妈妈,」她的眼神怯怯的,又有点期待,「今天我可以和爸爸一起吃午饭吗?」

我犹豫了一瞬,还是点了点头,三岁的姚胜男开心得脸都涨红了一点,小孩儿就是单纯,心情都写在脸上,跟我活过的那一世中的她,一点也不一样。

电梯到达顶层,门打开,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早已候在那里。

「宋小姐,姚总现在有客人,要你们在这儿等一会儿。」

「知道了。」

我牵着小胜男的手出了电梯,在那个女人的指引下在候客室坐了下来。

女人端来两杯水放在我们年前,弯腰的时候,胸前的风光一览无余,我道了声谢谢,将目光挪开,却在转头的瞬间看到了小胜男的眼睛。

那双圆圆的杏仁眼,目不转睛地盯紧眼前这个性感的女人,直直的,愣愣的,直到女人出了候客室。

「胜男?」

我唤她一声,她像是从癔症中惊醒一般,猛地转过头来,目光由涣散渐渐聚光,似乎好一会儿才看清是我。

「妈妈!」她甜甜地笑了一下,有点讨好地叫我一声。

「口渴吗?」我问。

「嗯。」她用力地点点头,乖乖地捧起水杯喝了一口。

她的脸蛋圆圆的,我总是想上去掐一把试试手感,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不太好意思下手。

今天早上,她走进我的卧室,提醒我今天是「去看爸爸的日子」,我才想起来,她也是有爸爸的。

在我们作为朋友的那些年,她不止一次地说到她的爸爸如何有钱,如何疼她爱她,然而我却从未见过她那个传闻中的爸爸。她妈妈倒是偶尔见过几次。

如果不是无意间得知她父母的关系,我从来没有想过她是一个私生子,而她妈妈不过是她爸爸的众多小三之一,仅此而已。

没想到第一次见到她爸爸,竟是以她的妈妈,他的小三,这样的身份。

一道水杯摔倒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小胜男突然哭了起来:

「妈妈,我疼,哇啊――」

听见她说疼,我一下乱了手脚,她的小手捂着脸,我也不敢轻易动她,只好焦急地问:

「哪里疼?」

她只是撕心裂肺地哭,一抽一抽,话也说不清。

端水来的女人这时也急忙赶过来问怎么回事,我只能说孩子嚷嚷疼,也不知道怎么了。

「怎么回事?」是男人威严的声音。

「爸爸!」小胜男抽噎着唤了一声,绕过桌子扑到男人的腿上,男人顿了一下,弯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胜男怎么哭了?」话语虽关切,声音却没有任何温度。

我站起身来,没有说话。一来我并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二来我还拿不准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个男人。

「爸爸,胜男被烫到了。」小胜男说完,还伸出一只肉乎乎的小短胳膊指了指刚才打翻的水杯。

「你怎么看孩子的!」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这句话是对我说的。

「我……」

「爸爸,不怪妈妈!」小胜男急切地摇晃男人的腿,令我瞬间想到一个成语――蚍蜉撼大树。

「爸爸,都是那个阿姨不好,她给胜男的水是烫的。」小胜男接着说道。

「对、对不起!姚总,我……我不是故意的。」性感女人突然被指责,吓了一跳,连声道歉。

「这点事都做不好!」男人冷冷地抛下一句,没有多言,转向我命令道,「到我办公室吧。」说完,他抬了抬腿,甩开小胜男。

我站在原地,还在为刚刚发生的事情感到不舒服。那个女人端来的两杯水,我那杯温度正好,没有理由另一杯是烫的。

低头看了看,胜男打翻的那只水杯还躺在桌上。

再去看胜男,她的小脸上真切地挂着泪痕,男人转身就走,完全没有看到小胜男伸手求抱抱的姿势。

我走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

男人的办公室装潢精致、冰冷高大,我将小胜男放到沙发上,然后并排坐了下来。男人却坐在了遥远的、高高在上的老板椅上。

「我听保姆说,你前几天又喝醉了,你就不怕吓到孩子?」男人从办公桌下的抽屉抽出一只雪茄,漫不经心地点上。

「不是的爸爸,妈妈最近都没有喝酒了,妈妈,对吗?咳咳……」小胜男急急地抢到我前面为我辩解。

男人吐了一口烟圈:

「这次来,做什么?」

我心中迷惑,但还是镇定地回答:

「胜男想和你一起吃个饭。」

「哦?这倒是新鲜。」

男人弹开烟灰,转向小胜男:

「胜男想吃什么?」

见男人终于开口向她问话,小胜男喜笑颜开,声音娇娇气气:

「爸爸,我想吃红阳路上那家新开的鹿野餐厅,我喜欢那里的蛋酥,妈妈喜欢奶酪派。」

男人的脸上终于浮现一丝笑意,说话的语气也温和了一些:

「那爸爸喜欢什么,胜男知道吗?」

「爸爸喜欢牛排,妈妈告诉胜男的。」说完,胜男讨好地看向我,「对吧妈妈?」

男人心情大好,按了一个电话键:

「给红阳路鹿野餐厅打电话,预约一个包间,三人用餐。一会儿让司机到公司过来接我们。」

「好的,姚总。」

是那个性感女人的声音。

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道:

「算了,让丁秘书去安排这件事吧。你不要管了。」

「姚总,我……」

男人没有听下去,直接挂断了电话。

「妈妈,爸爸答应跟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啦!」

看得出来,小胜男很高兴,激动到说话都有些语气急促,见她这么高兴,我也不好扫她的兴,虽然并不想一起去,不过还是对着小胜男点了点头。

「胜男这么开心?是很久没有在外用餐了吗?」男人问。

「不是的,妈妈经常、经常带我去吃好吃的!」小胜男连忙说。

「我和爸爸一起吃饭,我开心!」小胜男接着说。

「爸爸,我们吃完饭可以去逛商场吗?」小胜男继续说。

「可以,想要什么爸爸给你买。」男人爽快答应。

「我想要爸爸给妈妈买包包!」小胜男大声说。

刚刚乐络起来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胜男举过头顶的小手还没有放下来便僵在了半空中。

男人冷笑一声:

「就这目的?」

我被他眼神中的轻蔑刺痛,急于辩解: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我不知道!」

小胜男敏锐地觉察到房间内的变化,突然变得紧张起来,我看到她将双手放下握拳,使劲抠弄起自己的手指来。

这个小动作刺痛了我的神经,在我和她相识的那些年里,我太熟悉她这个动作了,每当她觉得尴尬、紧张的时候,她就会无意识抠自己的指甲根,直到抠出血为止。

在我们的关系变得无法调和的时候,我曾对她这个动作厌烦、恶心。

可现在看到三岁的、小小的她全身紧张地抠着自己的指甲,一股邪火冲上我的脑门。

我伸出一只手将她的手按住,握在了手里,转而对男人怒目而视:

「我无所谓你怎么看我,今天带她来也不是我愿意的,孩子想见你,我没有理由阻拦。但看你现在的样子,我真是后悔来!」

「后悔?」男人嗤笑一声,吸了一口雪茄,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东西,对我甩了过来。

「拿走,这卡里有二十万。够你买包的了。」

「你!」

「餐厅已经定好了,你自己带她去吧。我很忙,就不奉陪了。」

手中的小手一哆嗦,我看了一眼胜男的脸色,只见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脸上写满了恐惧。我气急,放开她的手,起身捡起那张卡。

男人脸上的轻蔑更深,我将卡捡起来,走到桌前,看了一眼桌上的铭牌,将卡扔到他身上:

「姚继来!二十万买你一个小时,陪她去吃饭!」

男人显然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招,愣了一瞬,反问:

「我要是不去呢?」

「那我就给她找个愿意陪她吃饭的新爹!」

点击查看下一节


?
赞同 126
?
目录
16 评论

分享

晴天爱雨靴:重生后,我成了绿茶女配的妈妈

姓谁名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