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未婚夫的白月光回来了(上

所属系列:奇怪男友:总有一款不能碰-第十八章 未婚夫的白月光回来了

未婚夫的白月光回来了(上)

奇怪男友:总有一款不能碰

1

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顾念白了,今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我恨不得向全世界分享我的喜悦。

……

婚纱店里。

我有些沉醉的看着身侧的他,嘴角悄悄抿出一抹甜蜜的弧度。

「念白,你看这件礼服怎么样?你喜欢吗?」

我微微昂着头看着他,眼眸里散着明媚的光芒,希冀的目光里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讨好。

男人依然神色沉默疏离。

我心里有些失落,看到他的目光直直的扫了过来,我低下头假装整理身上的衣服,慌忙掩饰好自己的情绪,「对不起,我们挑了这么久,你是不是累了,我其实,我有话向对你说。是很重要的话。」

我低头咬着嘴唇,惊慌失措的模样卑微的有些可怜。

2

男人深沉的眼眸扫在我的身上,眉头微微皱着,说出的话毫无波澜,「说吧,待会我还有工作要忙。」

我在心底里默默的给自己打气,阮渔眠,加油!

快让他知道,你们在一起不仅仅是两家父母的希望。

快告诉他,你对他的感情。

那些你压抑在心底多年,那些浓烈又深沉的爱意!

我努力握住自己颤抖的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念白,我从小就——」

这时婚纱店很突兀的响起了一声「欢迎光临~」打断了我的话。

我的勇气就像戳破的气球,迅速干瘪了下来。

我们两人被声音吸引,不约而同的抬眸向门口望去,从婚纱店门口进来一对年轻男女。

「快进来呀,我找了好久才找到这家婚纱店。」娇美的女人巧笑嫣然。

3

我下意识的回眸看了一眼身边的顾念白。

刹那间,我怔住了。

身体里涌出一阵彻骨的寒意。

在我面前一向淡漠疏离的男人,此刻却呼吸有些急促,胸膛也上下起伏着。

顾念白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女人,那双眸子里有太多太多的情绪……

震惊?喜悦?委屈?愤怒?

怒意伤心,义愤难平。

难道他们认识?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顿时一阵心慌,懦弱的不敢再想下去。

忍不住抬手抓住了顾念白的胳膊,嗓音里带着乞求的软:「念白,我有些累了,我们回家吧,好不好。」

4

顾念白似乎听不见我的声音,凌厉的双眸仍然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女人。

他绝情的推开我的手,慢慢的踱步朝女人走了过去。

我清楚的看到那个女人脸色也十分不自然,眼神躲闪,眼圈也开始泛着鲜艳的微红。

而她身边的男士依然毫无察觉,在导购员的介绍下,一脸幸福的挑选着婚纱礼服。

顾念白怒气冲冲的踱步到女孩的身旁。

忽然拉住女人的手腕,凌厉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她。

「跟我走!」

现场有一瞬间的安静。

女人身边的男士马上反应了过来,急切的推开门追了出去。

等他们走了,我才如梦初醒一般追了上去。

可等我走到门口推开门,我却浑身颤抖的停在了原地。

我看到顾念白的保镖助理拦着那个追出去的男士。

而一向清冷疏离的顾念白,此刻却眼圈泛红将哭的心碎的女人狠狠地抱在怀里,恨不得碾碎在自己怀里,嘶哑压抑的低吼着。

「绵绵,绵绵……」

「不要离开我……」

5

这一刻,我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我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紧紧攥着,让我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我的爱情,我的婚姻,还没开始难道就要结束了么?

我再也待不下去了,在导购员们同情的目光下,颤抖着身体冲了出去。

我像游魂一般,浑身冰冷的走在大街上。

过往的行人都带着奇怪诡异的目光打量着我。

直到一阵微风吹来。

我才察觉到,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早已泪流满面。

现在的我的模样,应该特别狼狈吧。

我就像一道孤魂一般,在街上行尸走肉得游荡着。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浑浑噩噩得走到家里。

推开熟悉的家门。

我的瞳孔猛然的收缩了起来。

6

视线里面。

一双陌生的裸色高跟鞋静静的躺在地上。

这是谁的鞋子?

为什么会在我和顾念白的婚房里?

我再也顾不上什么了,随手关上门,急切地向二楼卧室奔去。

推开卧室,那个叫绵绵的女人正穿着我的睡衣和拖鞋,怡然自得的巡视着我的房间。

这一刻,我只觉得我脑中的一根琴弦彻底绷断了。

愤怒,嫉妒,仇恨,心碎……

各种复杂的情绪在我身体里炸开。

我颤抖着身体指着那个女人的质问着。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我家。」

那个叫绵绵的女人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咯咯的笑了起来。

笑完后,一脸悲悯的看着我。

「你就是那个阮渔眠啊,长得确实有几分像我,难怪能在念白身边呆这么久。不过现在我这个正主回来了,你这个冒牌货还是有多远就滚多远吧。」

7

我整个人像被抽空了力气似的,心脏密密麻麻的疼着,身体晃动,几乎要站立不稳。

我爱了二十几年的男人,我的未婚夫,原来一直把我当成这个女人的替身。

原来他心情好的时候,,满眼温柔,一声又一声的眠眠,根本不是在叫我。

那我到底算什么?

我算什么?

绵绵轻蔑的朝我笑了笑,说话的语气却温温柔柔的,「看来着你这顾太太的位置坐不稳了,据我所知,这里是你们准备的婚房对吧?你知不知道,我不过是随便说了一句喜欢这里,念白就准备把这套房子买下来送我,我随口说一句我想吃什么,他可以大半夜开车出去买回来送到我的手上,一口一口的喂给我吃,他会对我温柔的笑,会跟我说男女之间甜蜜的情话,可你呢,你什么都没有,他根本不爱你,他对你永远都只会是一副冷冰冰不耐烦的样子。」

她话里的每个字都在刺我的心,心房疼快要四分五裂了。

我好生气,气的浑身发抖。

接着,她随后的一句话更是让我我的愤怒就像气球一般「砰」的一声炸开了。

她站起身,用看货物一般的眼神,从上到下的打量我一番,随后嗤笑一声。

「我听念白说,他都现在都没碰过你对吧,你知不知道为什么?」

8

「因为你让他觉得恶心,他看到你就反胃作呕。」

「劝你识相点早点滚吧。」

我彻底崩溃了,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冲着她歇斯底里的喊道,「你做梦,你这个贱人,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顾太太只能是我,我就是要看你想得到顾念白又得不到的样子,我就是要看你绝望痛苦。」

绵绵果然被我这幅模样吓到了,她惨白着一张脸,眼圈瞬间红了起来,眼泪在眼眶中欲落不落的,看起来楚楚可怜。

「阮姐,你别误会……我只是意外去那家婚纱店,我真的无意跟你争抢念白,是,我是很爱他,但是他的身边已经有了你,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说到这里,这个女人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一时有些狐疑,不知道这个女人前后不一在搞什么鬼。

可是下一刻,我就明白了。

9

顾念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用力的将我手上的水果刀夺走,我一个站立不稳,狼狈的摔在了地上,脸蛋狠狠地跟地面摩擦了一下。

顾念白看也不看在地上痛呼的我,将将绵绵小心的抱在怀里护着,然后沉着一张脸居高临下的质问我,「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快给绵绵道歉。」

我疯了?

呵呵,我心底涌起无尽的悲凉。

「我确实是疯了,如果我没疯,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么个冷血无情的渣男!」

顾念白有些气急败坏的盯着我,「你说什么?」

在顾念白面前一向小意讨好的我,一瞬间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脱口而出。

「难道我说错了吗?你在明明有未婚妻的情况下,跟这个小三勾搭不清不楚的,你有没有考虑过我这个未婚妻的感受,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父母。」

顾念白怔了怔,有些哑口无言。

气氛一时间安静了起来。

10

绵绵一看情况不对,软着嗓子楚楚可怜的说,「念白,你放开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真的很爱你,可我们已经是过去了,求求你放我走,你已经有未婚妻了,我不想当小三,破坏你的家庭,你放开我……」

顾念白有些慌乱的将绵绵抱得更紧了,语无伦次的哄着,「我知道你不是小三,是我不好,我一定解决好,好不好,再给我一点时间,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你了……」

我冷眼看着他们,心脏早已疼的无法呼吸,绵绵在他的怀里扭动着身体,闹着要离开,可两个人却颤的越来越紧,贴的越来越近……

我再也忍不住,捂着脸夺门而出……

他对绵绵这幅在意到骨子里的模样,越发衬的我卑微可怜。

我跑到空无一人的街道,蹲下来大哭了一场。

哭完之后,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要退婚!」

……

11

当我跟身边的闺蜜朋友说起我的决定的时候,她们所有人都觉得我只是在开玩笑。

「不是吧,阮大小姐你搁这里逗我们玩呢?当初是谁哭着喊着非要嫁给他。」

「虽然我一直认为你确实太上赶着了,不过说实在的,你选的这男人确实不错啊,要外貌有外貌,要能力有能力。」

「关键是心如止水,私生活又干净,从来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

「而且我说你努力这么久,终于抱得了男神归,你就偷着乐吧。」

……

我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他的白月光初恋回来了!」

有一说一,在那个绵绵出现之前。

我曾经一直以为,人的心是可以被捂热的。

我过去二十几年的人生里,好像就只有喜欢他这么一件事坚持了这么久。

坚持到我的喜欢,我的妥协,已经成了习惯。

12

我是在高中的一次线下社团活动中认识他的。

当天正好跟闺蜜走散了,手机电量也岌岌可危临近关机了。

而我天生严重路痴,在没有导航的情况下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

在我顶着炎炎烈日几欲绝望的时候,他出现了。

那一瞬间,我觉得整个人就像是被电流击中了,脑子一片空白。

一向算得上大方开朗的我。

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扭捏和做作。

在看到他的第二眼。

我已经开始担心。

我今天的妆容会不会因为阳光变得不自然。

我今天这种青春活力风格的造型搭配会不会让他觉得很做作。

我衣服上因吃烤串沾染上的那块油渍也不知为何突然变得火烫火烫的。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沦陷了,我中了一种名为爱情的毒。

13

后来,我就开始想法设法的通过周围的人去了解他。

看他喜欢看的书。

吃他喜欢吃的饭菜。

为了跟他有共同语言,抱着晦涩的数学课本硬生生的啃。

听说他喜欢短发女孩子,我就决绝的剪掉了留了好几年的长发。

……

那段时间,我所有的朋友都觉得我恋爱脑,简直没救了。

而我只觉得她们不懂我。

一想到,我朝着他心里喜欢的感觉靠近了一步,我的心里就无时无刻不在冒着粉色泡泡。

再后来,我终于在我一群闺蜜死党的怂恿下递了情书。

我仔仔细细的把情书读了几十遍,确认每一个错误的标点符号后,才怀着激动的心情仔仔细细的塞进了信封里。

毫无疑问,当天晚上我翻来覆去几乎一晚上没睡着觉。

直到天亮了,才迷迷糊糊的眯了一会儿。

第二天,我直接顶着两个大黑眼圈躲在后方偷偷的看我闺蜜帮我递表白信。

14

没有电视小说里那么多弄错表白人的狗血事件。

我们好像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在一起了。

跟他在一起的那几年,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

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的身边。

以女朋友的身份自居。

悄然进入他的世界里。

我们在一起七年。

几乎已经到了是我们共同的亲戚朋友都认识的地步了。

他的肠胃不好。

不能吃外面油腻辛辣的饭菜。

我就放下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为他洗手作羹汤。

几乎每天都雷打不动做了饭开车送到公司给他。

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同事朋友都会带着羡慕的目光调侃他真幸福,有一个这么漂亮体贴的女朋友。

每当这个时候,我能看到他脸色淡淡的笑意。

所以我一直以为。

尽管他不怎么用言语表达,但是他内心也是喜欢的不是么。

15

刚谈恋爱那会,我很多好姐妹都一脸担心的劝我悠着点,说对男人不能这么好,否则他就把你的好就当成理所当然了,不仅你自己也会越来越卑微,时间长了也会让他觉得压抑。

我当时一脸傻乐的反驳,我才不怕,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我的好,然后离不开我。

后来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

顾念白依然每天看着我闹腾,唇角勾起清清浅浅的笑。

我们的感情也越来越稳定。

时过镜迁,好姐妹们也看多了身边那些八卦狗血离奇的情感故事。

她们这才拉着我一脸唏嘘的感叹我真是,傻人有傻福。

不声不响搞到一个专情上进的潜力股。

那时候也真的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几年。

我也一直以为,他就是生性清冷,不喜欢表达罢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淡漠到极致的人,却抱着另外一个女孩伤心的痛不欲生。

我第一次看到那样的他。

说不清内心到底是嫉妒还是恨意更浓烈一些。

我只知道,我输了,输的彻底。

16

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

这期间,他给我发了不少消息。

「你在哪里?」

「对不起,上次是我不好,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能不能给我回个信,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我看着手机,强忍着不想回复他的消息。

翻开朋友圈,找到我们曾经的照片。

一条一条的,边哭边删。

删到最后,我看着我空白的朋友圈,一个人蒙在被子里哭的撕心裂肺。

我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要忍住,不能心软。

是他对不起我。

这一次,我绝对不能心软。

我爸妈辛辛苦苦养我这么大,我不能继续这么作践自己了。

其实我心里知道。

可能只需要他来哄哄我,来找我道歉,答应我从此不再跟那个女人联系。

不管他以后能不能做到,只要他当时那看似真诚的几句话,我浑身上下的铠甲马上就溃不成军了。

可是他没有。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找过我。

17

一天,两天,一个月。

这段时间,我每天把自己锁在房子里,我不想睡觉不想吃饭不想动,好像对周围的一切都提不起兴趣。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好像很漫长,又好像很短暂,转逝即过。

「叮咚」在我家门铃声突兀的响起的时候。

我的心脏瞬间停拍了一下。

在愣了几秒钟后,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快速的飞奔进浴室洗了把脸,用平生最快的化妆速度,快速的往脸上拍了个气垫,画了个淡眉,为了让自己气色看起来好一点,还抿了一层浅浅的口红。

等快速收拾好一切后,我站在门后面,屏住呼吸。

颤抖着手慢慢打开门。

站在门口的是——顾念白。

的母亲。

18

说不清此时我是失落还是松了口气。

我有些手足无措的将他的母亲王芳丽迎了进来。

顾念白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

他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从小跟母亲相依为命。

虽然他的母亲是一位看着很温柔慈祥的妇女。

但我很早以前我就很敏锐的感知到她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好说话的样子。

「小眠啊,我听说你跟阿念的事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实心眼呢!」

「你放心,我心里永远只认你这个儿媳妇。」

「回头我就去找阿念好好说说,你呀,也别继续任性了,回去跟阿念好好过日子。」

王芳丽紧紧的攥着我的手,笑的一脸慈祥。

我愣愣的看着她,大脑有些短路。

在我的记忆里,顾念白的母亲对我一向不苟言笑。

导致我一度以为,他们母子两个还真是性情像极了。

可是,为什么她现在会这么反常?

见我木然的望着她,没有回应。

王芳丽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她拍拍我的手,语气里带着些蛊惑的意味,

19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乎乎的,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就这么被抢走了,难道你甘心吗?」

「这男人啊,一时被外面的莺莺燕燕迷了眼睛很正常,听阿姨一句劝,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的感情,阿念心里肯定是在乎你的。」

她喋喋不休的说了好多。

我还是木然的拒绝了。

就像受伤的小兽,缩回了自己黑暗逼仄的山洞里。

默默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最后,她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骂骂咧咧的离开了我家。

20

一周后

在一个雨后初晴的下午。

我独自坐在咖啡管里透过玻璃橱窗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淡黄色的灯光从我身后洒落。

咖啡特有的香气在我身边萦绕回旋。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

我静谧的独处时刻被突兀出现的男人彻底打破了。

「为什么突然消失?

「你私下找我妈说了什么?」

「这就是你的报复?」

男人冷着脸质问道,低沉的嗓音里凝结着狂风骤雨。

我没忍住皱了皱眉头,因为突然见到他而泛起的涟漪的内心也彻底归于平静。

「你在说什么?」

顾念白眼里的不悦满的几乎要溢出来了。

「还在装傻,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我妈面前是怎么挑拨的,但是我警告你,这么多年,你再怎么胡闹我都可以容忍,唯独她,不可以她是我喜欢的人,是我的底线。」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人多让我窒息,你不要在缠着我了。」

……

21

我空洞洞的眼神望着他不断蠕动的嘴唇。

这一幕突然跟一周前王芳丽反常煽动的脸重合。

我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如此的陌生。

这七年,我好像从来都只是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

或许,我从来都没有静下心来真正认识他们。

我原本以为,我的付出他默默的全盘接收就是对我们关系的认可。

我原本以为,我们的关系在成年人心照不宣的默认下也早已终结。

我的青春,终究,还是错付了吧!

备案号:YX01BoRg1BW4wXjN

编辑于 2021-06-02 14:18 · 禁止转载

您的会员即将到期

还剩 15 天到期,最低 9/月续费免费参与千场课程

立即续费

点击查看下一节

未婚夫的白月光回来了(下)

赞同 220

目录
72 评论

分享

奇怪男友:总有一款不能碰

明熙Leo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