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偷走弟弟的奶瓶(上)

所属系列:奇怪男友:总有一款不能碰-第二十一章 偷走弟弟的奶瓶

偷走弟弟的奶瓶(上)

奇怪男友:总有一款不能碰

「姐姐你身上好香~」

少年温润的大手搂着我的纤腰,清隽俊美的脸伏在我的胸前深深的嗅了一口,喟叹出声。

1

少年炙热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我浑身上下像僵住了一样,全身忍不住疯狂战栗,瞪圆了眼睛惊恐出声。

「你要干什么……我们是姐弟啊,我们不可以这样……」

「姐姐你这么香,我最喜欢吸了。」少年漆黑的眸闪过一丝隐晦的光弧。

接着他漫不经心地起身,嗓音淡漠,「可惜,你是我姐姐。」

我的身体随之一松,陷入了柔软的大床。

他随意的抬起手将额前的头发向后捋,露出了少年清隽精致的脸庞,漆黑的眼眸,眼底妖冶的泪痣,完美挺直的鼻子,线条清晰流畅的下颌线。

而这个受到造物主偏爱的人就是我的弟弟——楚煜。

2

我叫夏侯妍,眼前这个放肆的甚至有些放浪形骸的俊美少年就是我的弟弟。

当然,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我是离异家庭长大的孩子,爸爸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为感情破裂就离婚了。

爸爸很快组建了新的家庭,有了一个温柔的妻子,活泼的儿子和可爱的女儿。

而妈妈为了我的成长考虑,一直独自抚养我长大。

然而,就在我刚升到初三年级的一个下午。

我们平静而美好的生活被一件突如其来的意外彻底打破了。

3

我记得那是冬日里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阳光并不刺眼,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

一切都是这么的惬意美好。

班级里新交往的朋友约我出去逛街。

我们走在马路上,一路打打闹闹,欢声笑语。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走进了一家有些老旧的书店。

店内的装修十分古朴,蓝绿红黄等等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配色,更让人觉得神秘。

我随手拿起了书架上的一本书翻阅。

然后下一秒。

我看到了有一个故事跟我的经历一模一样。

姓名,环境,甚至是成长经历丝毫不差。

4

我有些惊讶这怪异的巧合,快速的翻看着书籍里结局。

在四年后的某一天。

一个眼底处有一颗泪痣的邪魅少年,因为某些原因成了游手好闲的混混,最后更是招惹到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凶残人物。

那个凶残的人物带着人找上门来寻仇重伤了我们的父母,从此,我和妈妈的人生被毁的一干二净,我们一家人支离破碎,步入了黑暗的深渊。

看完之后,我整个人都快被吓傻了,后来不知道怎么迷迷糊糊的在同学的陪伴下走出了书店回了家。

5

回家之后。

我开始做各种各样的噩梦。

梦里全都是我和妈妈未来的惨状。

我不敢告诉妈妈,她为了我努力生活已经很累了,我不想让她担心。

于是我后来又去了那家书店。

可是那本书,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书店老板和我的朋友对这本书更是没有丝毫印象。

这诡异的情景,让我整个人头皮发麻。

6

一个月后,妈妈有些局促的向我介绍了新爸爸和新弟弟。

新爸爸还不错,人看着温文儒雅,看向妈妈时眼底流露出来的爱意似乎也很情真意切。

老实说,我并不反感新爸爸的出现,新爸爸看起来和妈妈感情很好,以后我若是长大了离开家了,他们也可以互相陪伴着生活。

但在看到新弟弟的时候。

我瞬间眼前一黑,整个人如遭雷劈一般愣在了原地。

黑发少年?

漆黑的眼眸?

眼底的泪痣?

俊美邪魅的脸庞?

桀骜不驯的气质?

这这这?

这不就是那个毁了我平淡人生的少年。

7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我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又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

果然,这是真的!

后面几天,我就像小兔子一样躲躲闪闪的,在暗处偷偷的观察着新弟弟。

新弟弟叫楚煜,比我小一岁,性格怎么说呢——

清冷?臭屁?自恋?邪气?仗义?桀骜不驯?爱耍酷?

我皱了皱秀气的眉。

除了这些问题。

新弟弟看起来,好像,也许真的还不错。

可是,那怎么解释那本书呢?

那本书就像是阴影一样,盘踞在我心里挥散不去。

于是,我暗暗下定了决心,我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我一定要看好弟弟,绝对不能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带坏弟弟。

怀着一定要要看好弟弟的信念,我开始了每天跟弟弟一起上学的生活。

「阿煜,你等等我呀!」

我背着书包奋力的迈着小短腿,哼哧哼哧的跟在楚煜的后面小跑着。

弟弟迈着大长腿,远远的走在前面,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

但身体还是很实在的停了下来。

我欣慰的笑了笑,弟弟虽然很冷,性格又差又自大,但人还是很好的!

「快点,愣着干嘛!」

清冷的声音传来,带着些许不耐,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很安心,我小跑着追了上去。

「诶,来了~」

我的姐姐很奇怪但很香很好闻

1

我叫楚煜,身后的这个跑得满头大汗的女生就是我的姐姐夏侯妍。

当然,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争吵。

开始的时候,我很害怕,每次他们吵架的时候都会蜷缩在墙角里惊恐的看着她们。

然后妈妈就会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做出那副鬼样子给谁看啊!

——你们父子两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现在这么痛苦这么折磨都是你们父子两个造成的!

——要不是因为你拖累我,我怎么会嫁给你爸爸这个不上进的窝囊废!

——要不是为了你,我早就跟你爸爸离婚了,都是你害的,都是你的错!

……

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很痛苦,每天都心如刀绞,痛的我整夜整夜睡不着,泪水每晚都能湿透枕头。

我恨不得世界上没有我的存在,只希望爸爸妈妈能好好的,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2

我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希望去弥补妈妈心中的伤痛。

妈妈出门玩,我就每天把自己照顾的好好的,从来不让她担心我。

自己吃饭,自己洗澡,自己睡觉,自己做作业……

我的成绩也一直是最好的。

渐渐地,我习惯了。

我开始变得麻木,冷漠,凉薄。

就这么到了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

在他们一次激烈的争吵后。

我倒了一杯温水,迈着小脚丫一步一步的,小心翼翼的走到妈妈身边端给她。

妈妈看到我,本来平静的面孔马上又变得面目狰狞起来,她怒不可遏的指着我的鼻子大骂一通,最后叫我滚开。

随后她站起身,伸手将我用力往旁边一推,骂骂咧咧的扭着腰离开了。

我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客厅的洒满水迹的地板上。

赤红浓稠的鲜血……

破碎晶莹的玻璃渣……

这就是我童年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画面。

3

后来他们还是离婚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丝毫伤心,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肩膀上的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重担也悄然卸下了。

我和爸爸的生活很平静。

平静的就像一潭死水。

每当逢年过节时,家里的亲戚经常会说我性子冷清。

说我眼若寒潭,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我知道他们在背后偷偷说我的坏话。

说我跟我妈妈一样凉薄冷清,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他们也不让自己的小孩跟我在一起玩。

可那又怎样,我根本不在乎。

那些熊孩子吵吵嚷嚷的,只会让我觉得烦躁。

4、

然而,就在我刚升到初二年级的一个下午。

我们平静的生活被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彻底打破了。

我的爸爸给我找了一个新妈妈,还带来了一个新姐姐。

我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只要她们来不要来招惹我就可以了。

相处之后,我发现新妈妈人真的很不错,性格温柔大方,平时对待我和那个便宜姐姐也做到了不偏不倚。

看的出来,她是有在很用心的想要维系好我们这个重组家庭吧。

既然这样,那我就配合她一点好了。

至于这个便宜姐姐——

我只能说

她很奇怪。

她的身上有着很好闻的味道。

总是让我不由自主的想靠近。

但是她看着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眼神躲闪的厉害。

明明很想远离我,却又喜欢小心翼翼的探出头观察我。

她自以为做的很隐蔽,但其实都被我看在了眼里。

我懒得去搭理女生心里那些九曲十八弯的小心思。

总之,她是个很奇怪的女生。

5

昨天这个便宜姐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突然跑到我的房间,还提出要跟我一起上学。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天呐!开什么玩笑!

跟一个女生一起上学,还是我继母带来的便宜姐姐,要是被我的那些兄弟们看到了,指不定要怎么嘲笑我呢!

可不知道为什么。

她一进到房间里。

平时冷清孤寂的房间就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连空气突然变得有些缠腻了起来。

到处弥漫着让人安心的味道。

我皱了皱鼻子。

嗯——

有点儿像是夏日清新的海盐汽水儿?

有点儿像是清晨吸满晨露的花儿散发出来的幽香?

有点儿像是秋日带着些许温暖的的木质香气?

原谅我有些匮乏的语言系统实在是解释不出来这么复杂又融洽的味道。

啧!不知道这个便宜姐姐,用的到底是什么牌子的洗衣液啊~

不过,还真 TM 的好闻!

于是,我垂眸看向她那小鹿一般湿漉漉的眼睛。

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

……

《所有人都在谣传我早恋了怎么办》

1

我叫夏侯妍,这天下课后。

同桌王莉娜神秘兮兮的拉着我到教室角落里问道。

「小妍妍,老实交代,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啦?」

「啊?没有啊,什么情况?」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王莉娜鼓起腮帮子,本来就圆的小脸蛋显得更圆了。

「那每天跟你一块儿上学的那个帅哥是谁?你们每天这么亲密肯定有情况,好多同学都看到了,你不知道,她们都在背地里偷偷的议论呢。」

我这才明白她的意思,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苍天呐,你们在想什么呀,那可是我弟弟啊。」

王莉娜有些不敢相信,小声嘟囔着,「我怎么那么不信呢,真的是姐弟嘛,你们看起来真的一点儿也不像。」

我:「……」

2

之前我还没注意,经过王莉娜提醒后,一心只管臭弟弟,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我,这才留意到学校里早就传遍了我早恋的谣言。

「诶,你知道吗?初三的那个很漂亮的班花夏侯妍最近早恋了。」

「卧槽,真的假的啊,哪位壮士这么牛逼竟然搞到这种级别的大美人。」

「好像是初二的那个混子楚煜,最近他们两老是腻在一起,连上下学都在一块儿。」

「卧了个大槽,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这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夏侯妍好歹也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吧,怎么喜欢上这种垃圾混混。」

「害,谁让人家生了副好脸呢!」

……

不管走到哪里,我都能看到很多人围成三两堆,对着我窃窃私语。

我:「???」

等下午看到班主任意味深长的神色和欲言又止的话。

我终于开始觉得有些头疼了。

3

我捂着脸哭笑不得的解释道。

「周老师,我真的没有早恋,楚煜是我弟弟,我答应了爸爸妈妈好好照顾弟弟,所以才每天拉着他一起上学。」

周老师迟疑了;「是这样嘛?我记得你好像单亲家庭吧,而且既然是你弟弟,那为什么学校里——」

学校里谣言传的满天飞。。。。。。

我微微抬眸,用真诚的大眼睛看向周老师,一字一句郑重道。

「真的,确实比珍珠还真。」

说完,我迟疑了一会儿,继续解释道。

「其实不瞒您说,我们家情况有些特殊,是——重组家庭,楚煜弟弟也是前不久才跟我们家人聚在一起的。」

周老师这才恍然大悟。

她沉思了一会儿,取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擦了擦,慢悠悠的说。

「行了我了解了,你回去吧,不过以后心思还是多放在学习上,你是学校的优等生,我们都对你抱着很大的期望。既然这事有误会,那这次我就不找你们家长过来了。」

听了这话,我差点一个趔趄。

转身后,我舒了一口气,有些劫后余生的拍拍胸口。

幸好幸好。

要是真因为这场乌龙让爸爸妈妈来学校了,那也太尴尬了。

「那个……夏侯妍同学,作为老师,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句。」

等我快要走出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周老师突然叫住我。

4

我转身,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只见她对我眨眨眼,一本正经道。

「老师还是很开明的,非亲姐弟兄妹之间谈谈恋爱啊,也不是不可以的,不过呀你们年轻人还是要低调一点,多注意注意影响啊。」

那一瞬间。

我只觉得自己羞愤欲死,全身的血液瞬间往头顶涌去。

内心地动山摇,脸色也刹那间变得万紫千红。

等我飞速的逃回教室。

同桌王莉娜还非常没有眼色的凑过来问,「小妍妍你咋嘞,你的脸怎么变的跟调色盘一样的。」

我再次羞愤欲死,捂住脸——

嘤嘤嘤……

天呐……不想活了……怎么办……

5

放学后,我站在楚煜教室门口迟疑了,几次抬脚,又收了回来。

唉,到底要不要继续去找楚煜呢?

要是……要是继续被人误会她们姐弟关系,该怎么办?

不对,我们明明什么都没有,我为什么要这么心虚?

我肯定是脑子进水了。。。

我咬咬牙,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一跺脚准备转身离开。

「你在哪里杵着干嘛?」

楚煜脸色有些阴沉的站在教室门口,其他同学看到他都不敢凑过来,绕路从教室后门出口出去。

我抬眸看向他,猝不及防的被他俊美的容颜闪了一下眼睛。

黑白相间的校服随意套在修长挺拔的身体上,书包很随意的甩在肩膀上,少年俊美的面容在眼光的照耀下更显得熠熠生辉,精致的眉目间带着丝丝孤傲的戾气,好一个不羁少年郎。

想起周老师意味深长的话,我只觉得脸上发烫的厉害。

我低下头抿唇。

这时我这才注意到。

其实臭弟弟在学校里很有行情。

学校走廊上,不少女生停下脚步,隔得很远都在偷偷看他。

「这就是国中二年级那个楚煜啊,果然……很帅呢……」

「啊啊啊……他看我了,不过总感觉这眼神有点吓人——」

6

看到他脸色有些不虞。

我只能硬着头皮亦步亦趋的跟在楚煜的后面走。

楚煜个子高腿长,每次我只能跟在后面一路小跑才能追上他。

有时候隔得远了,他就会一脸不耐烦的站在原地,单手插兜等我走过去。

今天也许是学校里乱七八糟的谣言对我影响太大了。

我一路上都在心不在焉的低着头走着。

突然我像是撞到一堵坚硬的墙。

鼻子顿时一痛,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我能感觉到楚煜身体一僵。

他边回过身边吐槽我,「大姐,你是不是走路没长眼睛啊。」

等看到我眼圈发红泪眼朦胧的时候。

他愣了一下。

我看到他高冷不耐的脸色突然像是有些维持不住了。

他微微低着头看着我,声音放的轻轻地,带着些少年手足无措的服软的意味。

「卧槽,你怎么哭了,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诶你别哭啊,。虽然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但是我道歉,那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你你怎么哭的更凶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你说那人是谁,我一定帮你打回去。」

……

7

最后,我还是被少年笨拙又真诚的举动逗笑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哭了起来。

他越是安慰我,我越是哭的凶。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落下来。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原来我坚强的外表下自心底竟然有这么多的委屈和惧怕。

当这些情绪缠绕在一起涌上来,在我身体里翻江倒海的时候。

我就再也绷不住了。

痛痛快快哭了一场后,这段日子担惊受怕的恐惧,对未来无知的迷茫,在学校里被误解谣言的困扰……

好像也都随之消散了。

我透过泪水朦胧呆呆的望向他焦急的脸庞,心里却莫名的安静了。

8

「喏,给你的,喝吧!」

楚煜脸色有些不自然,递给我一杯茶百道。

我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接了过来,捧着杯子浅尝了一口。

嗯~

甜甜的,香香的。

心里的慢慢的雀跃忍不住的往外冒。

臭弟弟本质上果然是个好孩子。

我美滋滋的想。

只要我好好跟紧臭弟弟,书里的那些事情肯定不会发生的。

楚煜酷酷的站在树下等我,细碎的阳光透过缝隙洒在他的身上。

我感觉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我,呼吸贴的很近。

一深一浅的。

我突然有些羞赫。

在这种氛围下,然后他开口了,嗓音带着些许无辜,「你干嘛突然哭哭笑笑的,是不是被甩了,学校里都在说你早恋——」

嘭——

我听到有什么声音在我脑海离爆开。

他无辜的表情更是精准的踩到了我的雷区。

「你——」我脸涨的通红,又羞又怒。

我抬头愤怒的看向他。

9

楚煜依旧一脸懵,他伸手挠挠后脑勺,神情愈发无辜道。

「我什么啊?」

「又不是我说的,你跟我急什么眼。」

「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爸妈的。」

「害,不就谈个恋爱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也就是你们这些小女生遮遮掩掩的。」

……

楚煜在那喋喋不休的说,我只觉得越听我的脸蛋越是发烫的厉害。

终于,我有些恼羞成怒了,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你就这么无所谓?」

阿西吧!好想跟他打一架啊怎么办!!!

「当然了。」楚煜挑眉,耸耸肩膀,不急不缓的说,「跟我有啥关系,别以为你现在是我名义上的姐姐我就会帮你隐藏。」

我只觉得自己满腔的羞愤怒气像是一拳打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面。

一下子就泄了气。

好吧,臭弟弟毕竟是个直男,神经大条,心大。

他竟然觉得大家谣传我们谈恋爱无所谓???

那好吧。

既然当事人之一都不在乎,我这个当事人之二又能怎么办!!!

虽然知道是这么一回事,我还是觉得有些闷闷不乐。

就像是胸口瞥一口气上不去下来不来,实在憋在心里难受。

我只好站在原地不停的深呼吸喘气。

等收拾好心情。

楚煜突然有些犹豫的丢下一句话。

「喂……你早恋的那个男的到底是谁?」

我愣住了。

「你说什么?」

楚煜脸色有些不自然的问道。

「你到底跟谁早恋?你可别多想,我可没别的意思啊,就是那什么替你掌掌眼,毕竟你脑子这么蠢,怕你所遇到渣男骗子。」

我彻底愣住了。

什么?

他真的不知道?

传闻中我早恋的男猪脚就是他自己吗?

「还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奇怪,你明明每天上下学都跟我在一起,哪来的时间去谈恋爱的,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和时间管理大师?」

「不对不对,你这女人这么笨,也不像是那种人。」

……

我目瞪口呆的怔在原地。

内心瞬间有一万头草泥马转着三百六十度的回旋托马斯呼啸而过。。

「诶,你怎么走了?」

楚煜不解的追上我

他迈着大长腿,边走边锲而不舍的对我发问。

我从来不知道楚煜是个这么多话的人。

「你怎么不说话?」

「你为什么脸这么红?」

「是不是生病了?」

「你还没告诉我那男人是谁呢?」

「喂喂,你怎么走的更快了」

第四节:气抖冷!姐姐这颗水灵灵的白菜竟然被猪拱了

「楚煜,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放弃自己啊!」

「你虽然学习差了点,但也也不能逃课啊!」

「你这种行为,完全没有把学校的纪律放在眼里,如果你还是屡教不改,我会跟你的家长沟通的。」

1

我是楚煜,初中二年的学生。

这天,我吊儿郎当的听完教导主任的训诫。

踩着老师们的摇头叹息声,一脸无所谓的走出了办公室。

呵~

说那么大一堆,他们要表达的重点无非是——

学校已经对你无能为力了,如果这次期中考试还是全校倒数,那你就退学吧。

其实我真的觉得这些无所谓了。

上不上学对我根本没什么意义。

只是为了满足家长期望的人生。

真的是——无聊透顶呢!

我在同学们惧怕的目光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趴在桌子上低着头开了一局游戏。

小弟傅萧突然冲了过来,兴奋的大声宣布道。

「最新八卦,最新八卦!」

「我们学校的级花最近谈恋爱了!」

话音落下,教室里果然引起了轩然大波。

同学们都开始小声议论了起来。

我依旧一脸漠然的打游戏。

不好意思!

级花?

本直男不敢兴趣!

女人只会影响我出大招的速度!

2

前面的同学嗅到了八卦的气息,继续不依不饶的拉着傅萧追问道。

「哇塞!真的假的!是哪个年纪的级花?那男的是谁??夺妻之仇不共戴天啊啊啊啊啊——」

傅萧目瞪口呆,然后对那个同学竖起了大拇指,「兄弟你牛逼!三年级的级花夏侯妍!」

话音落下,我感觉教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很多道奇异的目光朝我的方向汇聚了过来。

之前那个男同学也噤声了,一脸恐惧不安的看着我。

我手机上操纵游戏人物发出去的华丽大招,也以一个诡异的弧度华丽丽的的从敌人身前完美划过。

可我却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猛地站了起来,一把勒住傅萧的脖子追问道。

「你说哪个夏侯妍谈恋爱了?三年级的?多少人知道?消息可不可靠」

傅萧愣着点点头,支支吾吾的说道。

「对对,就是是,三三年级的那个,那个夏侯妍,全校基本……基本上,都都知道了……」

我只觉得脑袋轰隆一声。

卧槽他奶奶的!!!

是哪个胆大滔天的死猪竟然敢偷偷摸摸拱我家的白菜!!!

我放开傅萧,像一阵旋风一样,冲向三年级教室。

傅萧的声音隐隐约约在我背后传来。

他好像再说——

「煜哥…什么时候…吃……你们……喜糖」

3

我听的不真切,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等我冲到她的教室前,我有些近乡情怯的停下了脚步。

我自嘲的想。

我见到她,我该说什么?

我有什么资格管她的事情?

对她老说,我不过是她人生中才认识的便宜弟弟!

正当我思绪万千的时候。

我正好看到走廊处。

夏侯妍和一个男生有说有笑的朝教室门口走过来。

我只觉得一阵突如其来的怒火涌上了我的胸膛,四肢百骸却发软无力,冰凉的厉害。

我狠狠地踹了一脚教室的大门。

教室里的欢声笑语立刻停了下来,几个坐在前排的女生马上吓得眼圈红了。

我满脸戾气的盯着夏侯妍身边的男生,果然他战战兢兢的离开了。

我不屑的嗤笑了一声。

怂货!

夏侯妍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

这时。

夏侯妍似乎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她走过来,拉拉我的袖子,有些疑惑的柔声问道。

「阿煜,你怎么了?」

4

我看向她湿漉漉小鹿一般的眸子。

身上传来一阵阵好闻的幽香。

他妈的——受不了了!

内心的那些戾气和暴躁,在此刻很神奇的被抚慰了。

我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发堵的胸口也缓了过来。

我努力维持着冷漠的表情,问道。

「没什么,刚才那个男的是谁?」

夏侯妍不躲不闪,漂亮的眸子里有些疑惑,像是在说,为什么突然提这些不想干的人?

不管有什么事情,好像只要在她的身边,我就能被治愈。

「是不认识的同学,替他们班的老师,找我拿周老师借用的讲义教材。」

虽然不解,夏侯妍还是轻声解释道。

我轻轻咳了一声,突然觉得有些心虚。

刚才我的举动好像有些无理取闹了。

「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我目光开始躲闪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青柠味的口香糖,放在她手上,有些不自在的说。

「喏,给你的。」

「还有,你还小,记得不要想一些有的没的,你是学生,要以学习为重,明白吗?」

5

看着她呆呆的点头,我这才急急忙忙落荒而逃。

等我回去后。

我开始懊恼不已。

唉~

为什么每次在她面前都会发挥不好!

该问的不问,该说的不说。

我真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不过——

踏马的!那个胆大包天的死猪到底是谁???

我一定要背地里偷偷地把那个王八蛋抓出来!

因为这事,我脸色阴郁了一整天。

其他的同学们看我脸色不虞,也不敢这时候来招惹我。

我那些小弟们也十分有眼色的闭了嘴。

等放学后。

我心里还在想那个王八蛋的事情。

因为心里实在不爽,我故意单手插兜,书包甩在肩膀上,迈开腿大步的往前走着。

后面,听到她在后面追的气喘吁吁的。

我又莫名的有些心软。

于是,我停下来等她。

一转身,我却发现她哭了起来。

我:「……」

我手忙脚乱的哄了老半天,才把她逗笑。

看她笑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6

走到一半,我看到路边有家奶茶店,就过去给她买奶茶喝。

虽然这玩意儿甜甜腻腻的,但好像学校的女生都爱喝。

她——

应该也是喜欢的吧。

排队的时候,我再次忍不住在心里把那个偷我白菜的王八蛋骂了一万次。

玛德!最好别叫小爷我逮到你!

看着她笑靥如花的喝着奶茶。

我突然觉得很满足。

如果能……一辈子这样,好像——也还不错。

等她情绪恢复后,我有些迟疑的问她那个男人是谁,为了怕她误会,我手忙脚乱的解释了一大堆。

可她却支支吾吾的不肯说。

还问我是不是无所谓!

开玩笑!老子肯定不是无所谓啊!

不过这么丢脸的事情,怎么能说出来!

可不知道为什么。

她却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她气的胸口起伏不定,柔滑软和的布料下圆润的小山丘起起伏伏的,和她的呼吸喘气声交错传来。

因为生气,身上的幽香更加明显的往我鼻尖钻去。

我被撩拨的喉头发紧,身体不自然的起了那些懂的都懂的反应。

我收回眼神,故作自然的调侃打岔。

其实我的思绪早就混乱不堪,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脑子里早就乱成了一团浆糊。

7

我们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回了家

直到洗漱完躺在床上。

我依然还在心里愤愤不平的咒骂那个偷了我白菜的王八蛋!

备案号:YX01BoRg1BW4wXjN

发布于 2021-06-15 18:01 · 禁止转载

您的会员即将到期

还剩 15 天到期,最低 9/月续费免费参与千场课程

立即续费

点击查看下一节

偷走弟弟的奶瓶(下)

赞同 46

目录
3 评论

分享

奇怪男友:总有一款不能碰

明熙Leo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