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2人潮汹涌,我带你走

所属系列:全世界最好的男二

人潮汹涌,我带你走

全世界最好的男二

我和喜欢的人一起穿书,还穿成了一对恋人。

但他却在书里移情别恋,疯狂袒护另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叫笙笙。易璟说,她是父母朋友家的孩子,跟他认识很多年了。

向我介绍笙笙的时候,易璟格外强调:「她真的是个特别好的姑娘,特有爱心,一直坚持做公益,买爱心午餐。」

我当时怎么也想不到,后来,这么个有爱心的姑娘,居然爱心到我男朋友怀里了!

容我喝口水,慢慢跟你们说!

01.

先说一下穿书这事吧。

我本人叫郑妙,有个相爱相杀很多年、最近刚分手不久的男票卫风华。

我承认,虽然分手了,但我还是喜欢他。

我想他也是一样,所以在分手半个月后,他主动约我见面。

就是那天,我搭乘的去往他家的公交遇到事故,突发爆炸。

然后我就穿了。

摸索了一段时间,我发现,我不是一个人穿的,卫风华那厮应该跟我一起穿了。

只不过,他失忆了。

我就说他不如我机灵吧,到头来还得靠我这个言情老书虫带他起飞!

这本书里,我穿的女主叫姜星月。

他叫易璟,是众星捧月的男主。

任务很简单,完成男女主的 HE 就行。

我想这有什么难,管他叫卫风华还是叫易璟,书里书外还不都得被我拿下。

更何况,姜星月和易璟的人设都太棒了!

姜星月是个天津土著女,家里前几年拆了两套房,十足的拆二代,置换的新房有一套挂在她名下,她自己一人住,父母住另一套,并且退休后出去游山玩水,经常见不到面。

易璟是南京人,家境不错,长得帅,985 毕业金融男,工资很高,有一辆车。

这里必须要说一点,卫风华在现实中是做科研工作的,人虽然帅,但平时寡言呆板,并不是很讨女生喜欢。

而易璟就不同了,做金融的嘛,身上总有种精英气质,风度翩翩,总之,除了脸一模一样,他几乎全变了。

按照系统给出的提示,这两个角色原本感情非常好,谈恋爱也是奔着结婚去的。

我喜滋滋,觉得这次任务毫无难点,以至于我忘了,这是个相爱相杀,虐到最后还非要 HE 的狗血小说。

直到笙笙出现。

系统给她的介绍是:男主发小,跟男主关系很好。

她比我们小几岁,长得人畜无害,孤身一人跑天津来找工作,无依无靠,还被骗了钱,身无分文之下,只能投奔易璟。

易璟住的是公司统一租的房子,有个男同事合住。

我住自己家,还有一间空房,因此他想把笙笙安排在我这儿。

他信誓旦旦地保证,一找到合适的房子,笙笙立刻就会搬出去。

我看笙笙模样白白净净,很干净的样子,就同意了。

可谁知道,小姑娘到了我家,一眼看中我住的那间主卧。

她直截了当地问:「我能住这间吗?」

我当时:???

姑娘,你是看不到里面已经有人住过的痕迹了吗?

我想她可能涉世未深,便温柔地告诉她:「这是我的房间,笙笙住次卧吧,我早上刚打扫过,换了新的床单被罩,还把我新买的玲娜贝儿放你床头了,让她先陪陪你。」

天地良心,我家次卧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以前没人住过,床和衣柜都是新的。

更何况还有我排了好几小时队才买到的「女明星」玩偶!

笙笙看了眼房间:「是挺干净的。」

我:「天津比南京干燥,我已经习惯啦,但是怕你不习惯,就买了个新的加湿器,喏,你需要就打开……」

笙笙打断我:「姐姐,这间房不朝阳吧?」

「是的,但冬天也不会冷,有暖气。」

「我有鼻炎,不能住这边的屋子。」

「啊?」

笙笙没看我,却是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易璟:「易璟哥哥,你知道我有鼻炎吧?一住背阴的屋子就会一直打喷嚏,只有朝阳的才行。」

易璟有些为难地看我。

我说:「笙笙啊,我在那个卧室住了好多年了,家具是旧的,东西也放了很多,不太好搬。」

「没关系,你把平时需要用的东西搬过来就好了,我不介意旧家具。」说着,笙笙以为我同意了似的,拖着箱子就要往主卧去。

我赶紧示意易璟想办法。

易璟这才开口:「咳,笙笙,那毕竟是星月的房间……」

「阿嚏——!」

他话没说完,笙笙就连打好几个喷嚏,特别夸张。

「你们看,」她说,「我是真的不能住背阴的房子啊!星月姐,你就照顾照顾我吧。」

我没吭声,笙笙干脆耷拉下眉毛:「算了,不为难你们了,我还是自己去找房子住吧。」

易璟赶紧把她拦住。

他凑我耳朵旁,小声劝我:「宝贝,要不你就委屈一下吧?她是真没钱了,不把她照顾好,我爸妈肯定要说我。你放心,我会催她找工作和房子的,保证一个月,不,半个月就让她搬走。」

万般无奈之下,我同意了。

我就当是照顾一个被家里宠坏的小妹妹,反正半个月也不久。

笙笙很高兴,欢天喜地地进了主卧,同时,没忘记把玲娜贝儿也卷走。

02.

同居一段时间后,我越发不喜欢笙笙。

她确实有爱心,但她的爱心好像不太对劲,有点过头了。

举个例子,周末笙笙拉着我去逛街。

她七七八八地买了好多东西,我看不下去,说:「笙笙,你现在不是缺钱吗?少买点吧。」

笙笙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可是星月姐,我买的都是必需品啊,这个粉底刷我每天都要用的。」

「粉底刷有平价的,我可以推荐给你,你买这个不划算。」

这个牌子的粉底刷,专柜要将近五百块。

笙笙:「但我的粉底是这个牌子,肯定要用配套的粉底刷才行,我用不惯其他的。」

「那杯子呢?搪瓷杯那么多,不一定非买星巴克。」

「但是星爸爸的杯子可以刻名字呀,这样在公司就不会被人拿错了。」

她有点想太多,我无力吐槽。

但这些只是她的消费观,我不便多说什么。

随后我们上了女装区。

在一家女装店里,我被一个店员瞧不起了。

众所周知,这种情况其实不算少,在部分女装和大牌彩妆区尤为常见,瞧不瞧得起客户,取决于店员的心情和素质。

那个女店员一直在跟人唠嗑,我要试衣服,她就不耐烦地抛来一句:「那件两千四。」

意思是:你个穷逼买不起。

我当即恼火,跟店员理论起来。

就在这时,笙笙拉着我说:「行了星月姐,你别这么计较,她出来打工也不容易,你就原谅她吧。」

我更加不爽了:「她工作做得不对,我还不能说了吗?」

「但是她被你说,也很可怜啊,你干嘛这么咄咄逼人呢?」

我?咄咄逼人?

那一刻,我好像从笙笙身上看到了光环。

圣母的光环。

她还想教育我,被我打断:「她刚才瞧不起的是我,刀子不扎在你身上,你当然不觉得疼,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原谅?」

笙笙被我说愣了,半天后憋出一句:「做人要有爱心嘛。」

「既然你这么有爱心,那就给我分担点水电费吧?你总是想不起来关灯。」

笙笙不吭声了,一副委屈的样子。

其实不关灯都是小事,住进来后,我才发现她根本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整洁。

她总是把垃圾随地乱丢,门口的垃圾袋从来不会主动扔下楼,洗完澡后不收拾自己的头发,下水口总是堵住。

而且,都一周了,她只参加了一次面试,平时就在家吃外卖打游戏,问就是简历已投。

我有时候下班回家,看到她瘫在沙发上峡谷冲刺,吃完的螺蛳粉还在桌上,桌面上都是油点子,也不开窗透气,就莫名窝火。

看在易璟的面子上,我没把她赶出去。

在商场不欢而散,当天晚上,易璟微信上问我:「你是不是跟笙笙吵架了?」

我:「没有。」

我觉得不算吵架,只是给她讲讲道理。

易璟也没多问,只是说:「你担待一下嘛,她就跟我妹妹似的,从小被家里宠坏了,你别凶她。」

我懒得解释,问:「她什么时候搬走?」

易璟:「应该快了。」

但我没想到,这个快了,一快就是一个月。

03.

一个月后,笙笙还是没找到工作,赖在我这儿不走。

我不停地催她,可她只会转头跟易璟抱怨,说我对她不好。

为此,我没少跟易璟吵架。

在她住进来的时候,我说过不可以带其他朋友来。

我去上海出差一周,回来时,明显闻到屋子里一阵劣质香水味。

我问笙笙:「你喷香水了?」

「没有,」笙笙跷着脚玩游戏,看都没看我一眼,「我朋友身上的。」

「你让你朋友来了?」

「对,」她这才放下手机,不好意思地说,「星月姐,你别介意,我一个人住这里害怕,只好让朋友过来陪我。」

我头都要大了:「我说过家里不许带人来!」

「我朋友是女孩子,你怕什么?」

「这跟性别无关!」

笙笙撇嘴,不情愿地跟我道歉。

我去洗手,发现台子上我刚拆的一套水乳只剩下一半了,我问笙笙,她说:「好像是我朋友用的。」

「你朋友没经过我同意,怎么随便用我东西?」

「她忘带水乳了嘛……就用一下,也没用多少。」

笑话,一周时间就少了一半,这叫没用多少?

「我说过,未经允许不要带人来,也不许乱碰我的东西,你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解释。」

也许是被我的强势吓到了,笙笙愣怔地看着我,然后跟要哭了似的:「不就是半瓶水乳,我赔钱给你不就好了!我朋友家里条件不好,星月姐你这么有钱,让她用一下怎么了?别这么抠好不好。」

怎么说呢。

虽然我是穿越来的,虽然有钱的是这个角色,但我真情实感地经历着她的人生,很难不生气。

「那她怎么不用你的?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笙笙被我问的噎了一下:「那、那是因为,我的也不太够用……」

她那一点点小算计,逃不过我的眼睛。

我说:「这样吧,半套水乳,七百块,你或者你朋友谁都行,付给我。然后你,下周必须搬出去。」

「七百??这么贵?!」

「你们用之前不知道吗?」

我说的是「你们」,没错,我不相信她没用。

笙笙咬着唇,泫然欲泣,可我已经不想再看她扮委屈了。

后来我确实收到了那笔转账,但是易璟转给我的。

吵完架后,笙笙跑了出去,一直没回来,估计是找易璟告状了。

当晚,跟易璟一起吃饭时,他很明显不开心。

需要说一点,自从笙笙来了后,我就没单独跟易璟约会过,基本干什么都得带着她,更不要提二人世界了。

这是难得只有我们俩的晚餐。

吃到一半,易璟终于打破沉默的气氛,问我:「你就不想知道笙笙去哪了吗?」

「不想。」

「她生气,不肯来。」

「我说了不想,你不必告诉我。」

易璟皱着眉:「星月,你太让我失望了。」

讲道理,他这张脸配着衬衫,皱起眉来也好看。

于是我耐心地问:「哦?我怎么了?」

「我都说了,你担待一下,怎么还跟笙笙闹脾气?她就是个小孩子,你至于吗?」

「一,她违反规定擅自带朋友来;二,她和她朋友擅自用我的东西;三,她到现在没搬出去,已经违约了吧?还需要我再继续说下去吗?她的各种毛病,我能跟你说一宿。」

易璟不以为然:「那你提醒她几句就算了,没必要凶她。」

「我是提醒过,但没用……等等,易璟,你什么意思?你帮她说话?」

「我当然得帮她,」他一脸的理所当然,「她在这个城市只能依靠我,我不能让她被人欺负!」

「现在是我被他欺负,你看清楚一点好吗??而且她在天津明明有其他朋友,为什么就逮着我们坑?」

易璟怒了:「姜星月,你怎么说话的?那是我妹妹,怎么就坑了?」

我也怒了:「她名义上是投奔你,可最后吃的住的用的都是我的,你站着说话腰不疼!」

顿了顿,我忽然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

「那些都不重要,易璟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向着她?你这种袒护,有点不对劲吧?」

「你才不对劲。」

易璟眼神飘忽了一瞬,但只是一瞬,很难察觉,迅速就坦然下来。

04.

我不再搭理笙笙,但不知道是易璟跟她说了什么,还是她怕被我赶出去,这几天努力地讨好我。

可我希望她什么都不要做,千万别到最后又道德绑架我,说你看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不得让我再多住半个月?

不不不,我真的受够了。

一天傍晚,笙笙发微信说晚上要给我做饭。

我真是怕了这个祖宗,她厨艺实在不怎样,总是弄得厨房乱七八糟,最后还得我来收拾。

于是我告诉她今晚加班,不回去吃饭。

可她非常任性,执意让我回家品尝她的手艺,再返回公司加班……

我当然没有回,我跟她再三解释,真的不方便。

笙笙不再强求,可没过一会儿,她发了一条朋友圈,说自己切菜切到手,还配了照片。

易璟立刻在下面问:「怎么了??」

笙笙回他:「想给星月姐做饭,可她今晚加班回不来[大哭]」。

易璟:「辛苦你了,摸头。」

那个「摸头」,在我眼里怎么那么刺眼呢……

但他们从小就认识,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可能相处方式就是这样吧。

我加班到快十点才到家,掏钥匙的时候,我就听到里面有娇俏的笑声,绝对不是笙笙一个人。

她又带朋友来了?

我赶紧把门打开,然后愣在玄关。

没有朋友,只有易璟。

只有他们两个人。

餐桌上是吃剩下的光盘,易璟还坐在桌边,似乎喝了酒,眼神微醺。

而笙笙,没有穿她那件皮卡丘居家服。

她穿着一条非常轻薄的短睡裙,灯光轻易就把睡裙下的身材透出来,她站在易璟面前,刚好是一览无余的角度。

我脑子「嗡」的一声,炸了。

他们两人慌了神,易璟推开她,赶紧来迎我:「星月,你回来了……加班辛苦了。」

我问:「你们在干什么?」

「吃饭啊。」

「不,我是说,刚刚。」

「就是聊天。」

我向他身后看去,笙笙已经揪着裙摆,手足无措了:「星月姐,你不要误会,我们刚才只是聊了会儿小时候的事。」

「那为什么他坐着你站着?还有为什么,你穿得那么少?」

笙笙面露尴尬:「已经入夏了,我就是换了件睡衣而已。我吃完饭都得站一会儿,你忘了吗星月姐,我跟你说过,坐着长小肚子。」

易璟也说:「星月,你想太多了,我跟笙笙认识这么久,要有点什么还会等到现在?」

我承认他们都很有道理,但我就是觉得膈应。

「我不喜欢我男朋友跟别的异性走太近,」我冷淡地看着他们,「哪怕是他认识很多年的『妹妹』也不行,毕竟没有血缘关系,以后也别哥哥妹妹叫得那么亲热。」

笙笙立刻不高兴了:「我叫他哥哥叫了那么多年,怎么改口?还有大易哥哥,我也是这么叫的!」

「大易哥哥?」

那一瞬间,我看到易璟眼神有点慌乱,他似乎要说什么,但被笙笙抢答了:「就是易璟的哥哥,也叫易暻,日景暻。」

易璟还有哥哥?从没听他说起过啊。

易璟赶紧打岔:「称呼这个其实不重要,笙笙也叫你姐姐不是?」

笙笙点头:「是啊,星月姐,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行,那我今天就无理取闹给你们看看。」我抬着下巴,藐视她,「你以后别叫我姐,另外,离我男朋友远一点,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在天津混不下去。」

毕竟天津卫老土著,遍地都是人脉,倒也不是吓唬她。

笙笙脸色白了白,没敢吭声。

易璟却有些不满:「星月,你这么说过分了……」

「还有你,」我打断他,「你再护着她,我让你们俩一起滚出去,不信不试试?」

于是,易璟也闭嘴了。

05.

隔了一天,笙笙突然告诉我,她找到房子,要搬出去了。

我当时光顾着高兴,忘记问她,她还没工作,哪来的钱租房子?

几天后我才知道,是易璟替她租的。

我男朋友,花自己的钱给另一个女人租房子,还租在了地段极好的和平区,打开窗就能看到天津之眼。

我自己还住在西青呢!

鬼知道我有多生气!

易璟承认是他替笙笙租的房,他解释说迫于无奈,要给两家父母一个交代。

我十分不解,哪有父母自己不管小孩,让朋友家的孩子来管的?这父母怎么当的?

我跟易璟提分手,他死活不同意,我俩陷入僵局。

回家后,我找出跟易璟有关的东西,准备扔掉。

按照书中设定,我和他在一起也就半年,但事实上,很久以前,我们就已经有了牵连。

几年前,我(也就是姜星月)在天津大学读书,有一年持续不断地收到易璟的情书。

都什么年代了,大家都用短信聊天,就他用这种老土的手写方式。

每周一封,雷打不动,说情书也不太对,里面大概就是讲一些生活琐碎。

他的字很好看,语言也平实温柔,我起先给他回过一封信,告诉他我暂时不打算谈恋爱。

他很礼貌地回复我,没关系,如不介意,以后只会用写信的方式跟我交流,避免打扰。

我对他这种保持在一定范围外的社交礼仪很有好感,便接受了他每周一封的来信。

但其实,我一直不知道给我写信的人到底是谁。

直到有一天,舍友在图书馆里小声告诉我,坐在我斜后方的就是建筑系的易璟。

我回头看了一眼。

长得不错。

大二有一天,信突然中断了,我听人说,他休学了,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走了。

天大的建筑系非常好,我为此感到惋惜。

再一次重逢,就是半年前。

我第一眼就认出来,他是易璟。

我主动跟他打招呼,但他对给我写信这件事,闭口不提。

我理解,年少时的中二举动,现在不想承认也正常。

但那些信后来成了我最珍视的东西,工作后我就没再遇到过那么纯粹干净的感情了。连带着,我对易璟也生出好感。

我没矜持,很快就跟他表白,他也立刻就同意。

后来我问他,为什么没从事建筑,他说金融更赚钱。

——这些是原身姜星月的记忆。我回想起来,就跟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样,每一刻的情愫我都能体会到。

因此,翻看那些「情书」时,我也格外地慎重。

从信中,我惊讶地发现易璟的许多变化。

他当年说自己很喜欢建筑专业,以后一定要以「星月」为灵感,设计一个建筑造型。

我无法想象那么喜欢建筑的一个人,最后却为了生活,改了专业。

一封封信看下去,我总觉得,写信的这个易璟,跟现在的易璟,十分割裂。

但我没多想,毕竟过去了六七年,人都会变的。

我看信看到半夜,当年的易璟实在太温柔了,让我内心重新泛起波澜。

以至于,第二天易璟找我复合时,我心一软,同意了。

06.

复合没多久,易璟提出带我去南京见他父母。

凑了个年假,我们就出发了。

笙笙也跟我们一起,她要回去看她爸妈。

票是易璟买的,他说旅游旺季,高铁票没买到,就买了火车坐票。

车上人很多,有好多人买的是站票。

坐了三个小时后,我实在憋不住,起来上厕所。

那时候,易璟睡着了,我只好让坐在窗口的笙笙帮我看一下座位。

可等我回来时,我的座位上坐了一个大爷。

我跟大爷说,这是我的位置,大爷却不起来:「哎哟,小姑娘,你年轻人站一会儿嘛,我年纪大了,腿脚不好,让我休息一下。」

我说:「不行,这是我买的票,我有权利坐到目的地。」

大爷不高兴地说:「你小姑娘怎么回事?敬老爱幼啊,我就坐一小会儿就还给你。」

「大爷,请您起来,否则我就叫列车员了。」

「叫,你叫去,就算叫来我也不走。」

大爷开始耍赖。

笙笙忽然开口:「星月姐,你就让大爷坐一会儿吧,我刚才看到了,他确实腿不舒服。」

又来了。

她身上的圣母光环怎么那么刺眼啊??

大爷乐开花:「还是这个小姑娘懂事。」

我说:「既然这样,那笙笙你站起来,让给大爷坐。」

笙笙支吾道:「我在最里面,不方便啊。」

「那你说什么说?你这么有大爱,怎么总使唤别人牺牲?」

我一火,就把易璟吵醒了。

他了解事情经过后,脸色有些尴尬,让我坐他的位置,他自己站着。

我不同意。

票是我们买的,谁都应该坐在自己应有的座位上,凭什么?

「谁想让,谁自己站起来,不要让别人替你完成爱心。」

笙笙撇嘴:「我是想让的,但我今天痛经。」

易璟和稀泥:「好了,我站一会儿就行,星月你坐吧,别为难笙笙。」

我不满:「又成我为难她了?」

大爷在一旁冷笑:「还是里头姑娘懂事,小伙子,你什么眼光啊?」

「你坐着我的位置,把嘴闭紧了。」我瞪了老头一眼。

然而余光里,我看到笙笙露出得意的笑。

07.

到易璟家,笙笙忽然从包里掏出一个红色丝绒的小盒子。

「易阿姨,明天就是你生日,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

易璟妈惊讶地看着里面的金链子,脸上乐开花,嘴巴里念叨你这丫头太客气、礼物太贵重。

我拎着手中的水果和牛奶,顿时觉得相形见绌。

笙笙耀武扬威地看了我一眼。

虽然我没有带生日礼物,但老两口对我很热情。趁着间隙,我拉住易璟问:「你怎么没告诉我明天是你妈生日?」

易璟说:「我也忘了,要不是笙笙记着,我刚才都没想起来。」

「她现在给礼物是什么意思?故意排挤我?」

「没有吧,你想太多了,笙笙就是个小姑娘,没那么多脏心思。」易璟对我的揣度感到不满。

火车上的事我还没消气,懒得再跟他说话,自己在客厅转悠起来。

书柜里有很多建筑设计书,每本都有反复翻看的痕迹,可以看出易璟以前有多爱它们。

相反的,关于金融类的书倒是只占了中间一小部分。

易璟忽然出现在我身后:「你在看什么?」

「我在想你怎么就放弃了它们,」我感慨道,「你以前信说过,要以『星月』为灵感设计一个造型,估计我等不到了。」

书架的玻璃窗上投出易璟忽然紧张起来的神色。

他搪塞几句,拉着我去看他的卧室。

易璟家有个阁楼,我提出要去阁楼上看看,易璟拒绝了,他说上面堆的都是杂物,没有打扫,不便见人。

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笙笙不是说你有个哥哥?」

「哦……他、他基本不回来,他跟家里关系不好。」

人家的家事,我没多问,也没放在心上。

但是当天晚上,怪事出现了。

我睡在一楼的客房,夜里忽然听到玄关的动静,这么晚了,有小偷吗?

我打算披上衣服出去看看,但易璟抢先一步钻进我房间。

我问:「谁来了?」

「没谁,你睡不着的话,我陪你说说话。」

「是你哥回来了吗?我是不是应该去打个招呼?」

「不用!」易璟忙阻止我,「他明早就走,碰不上面的。」

索性外面的动静很快就没了,那人上了阁楼,没再发出声响。

08.

第二天,我早早出门去给易璟妈妈买生日礼物。

中午在外面吃饭时,也只有我们四个。

我问易璟:「你哥回家也不来给阿姨庆生吗?」

易璟含糊地说:「他就这样。」

「有点过分了,怎么也该跟阿姨一起吃个饭。」

「是啊。」他应得心不在焉。

下午他带我在市里逛了逛,傍晚接到电话,笙笙爸爸打来的,说有事找他帮忙。

我不想跟他去笙笙家,就一个人继续逛。

晚上易璟爸妈要过二人世界,所以我们分开吃饭,我自得其乐,什么灌汤包咸水鸭梅花糕都吃了一点。

结果就撑着了。

外面下起了雨。

江南的夏季,下雨如同家常便饭。我买了把伞,耳机里放着《无眠》,准备漫步秦淮雨夜,顺带消消食。

路上人不多,今天不是周末,大家都没有我这种闲情逸致。

走过两个路口,前面忽然出现一轮月亮。

确切地说,是一个月亮造型的装置项目,足有两人高的大月亮落在地上,旁边缀满星星,连城星河,在夜晚发出冷黄色的光。

月亮中有一个人,正在擦拭灰尘,雨线透过光,绵密地在他身后形成一层薄纱般的帷幕。

看到这个背影,我脱口而出:「易——」

但我很快反应过来,不是易璟,易璟今天穿的不是这件衣服,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那人似乎有所感应,回了头。

他看了我一眼。只一眼。

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他的下颚、唇角,甚至是双眼皮的弧度,都跟我记忆中分毫不差。

他跟易璟长得一模一样,可气质浑然不同。

这一刻我非常清醒,非常明确。

跟我一起穿书的那个人,那个我爱了八年的人,不是易璟。

而是面前这个人。

即便他什么都不记得,即便隔着漫漫雨水,即便这世界人潮汹涌。

只要他出现,我就能认出。

我冲他跑去,可他仿佛没看到我似的,躲到大月亮的背面。

等我过去,早已没了人影。

只剩一轮星月。

09.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易璟给我的感觉那么割裂。

他好像是我喜欢的那个人,但又好像不是。

现在,我有答案了。

我给易璟打电话,他那头非常吵闹,还有酒杯碰撞的声音。

我问他在哪,他支吾着说在笙笙家。

我不相信,笙笙家那么多人,跟酒吧似的?

然后我果然从电话里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声音,还有说欢迎来到某某酒吧。

电话被挂断,我在手机上搜了下,很快定位到一家店。

我没心思漫步,直接打了辆车过去。

一进去就看到易璟,还有他旁边的笙笙。

笙笙穿着小吊带,抱着他的胳膊,半边身子都钻进他怀里了!

我直接走过去,抄起面前一杯酒,浇到易璟头上。

易璟懵了。

周围人都惊恐地看着我,以为我是个疯子。

笙笙瞪大眼睛:「星月姐,你这是做什么?」

「你说呢?抱着我男朋友,你挺美啊。」

「什么?那不是笙笙男友?」

旁边,她的朋友们开始议论。

笙笙脸上挂不住,易璟赶紧拉我去角落要解释。

我不走,就让他们在这里解释清楚。

易璟说这是笙笙的同学聚会。

「然后呢?跟你什么关系?」我质问易璟。

易璟很为难,欲言又止。

这时候,有同学代我发问:「笙笙,这到底是不是你男友啊?你不会叫个假男友来骗我们吧?」

笙笙慌道:「我没骗你们,他真是我男友……」

我抄起桌上另一杯酒,浇在她头上。

「刚才那杯就应该浇你的,我看你是女孩子才放你一马,既然你满嘴谎话,那我就代替你爸妈教育你一下。」

他们都不吭声了,估计是没见过这么彪的姐姐。

我不耐烦地点着桌面:「易璟,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易璟和盘托出:「笙笙让我来假装她男友!她说自己之前骗同学找了个金融工作的对象,怕穿帮……」

笙笙彻底尴尬了,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她。

「只是这样吗?」我问。

「只是这样!我发誓!」

我伸手:「手机拿来。」

「什么?」

「我让你把手机拿来。」

易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迷茫地交出手机。

我从来不看他手机,这是第一次。

我翻了翻和笙笙的聊天对话,果然被我找到猫腻。

笙笙曾经跟易璟说:「易璟哥哥,我不是小孩子了,我真的长大了~」

易璟:「是吗?没看出来。」

笙笙:「我发誓,哪里都大了哦,姜星月今晚加班,我做了饭,你要不要来吃?顺便来看看人家是不是长大了嘛!」

易璟:「哈哈,知道啦,下班就去。」

这应该就是被我撞见的那晚。

我当着她同学的面,把这段不要脸的对话念了出来。

易璟脸色煞白:「星月,你听我说,那之后我反思了,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我:「哦。」

「你别生气!我以后不会再答应她了!」

「确实,以后不用假装了,」我把手机扔给他,「因为现在,我们分手了。以后你就是她男友,祝福锁死,以后你俩都别出现在我面前,恶心!」

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10.

既已分手,就没必要在他父母家住下去。

我决定带上行李走人。

他爸妈没回来,我有备用钥匙,可是门没上锁。

空气里飘着好闻的沐浴液的味道,就好像已经有人回来过了似的。

我忙着收行李,忽然看见茶几上一个摊开的笔记本。

上面的字迹我很熟悉,这种字体,曾经每周给我写一封信,持续了一年。

这本子上,写的都是建筑方面的笔记,时间也都是最近。

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我的手发抖,一页页翻着。

「你在看什么?」

突然有人说话。

一只手伸过来,把笔记本拿走。

我抬起头,看到了他,那个今晚出现在月亮中的人。

他刚洗完澡,发梢上还有水珠。

同时,我看到了系统给我的人物提示——

「易暻,本文男二,沉默地暗恋着女主姜星月。」

果然是他!

我试探着问:「你是……易暻?」

他垂眸看我。

他的眼睛跟易璟很不一样,黑润润的,却没有那么多繁杂的情绪,深邃而净澈。

他没有说话,转身上楼。

我正要跟去,却听到易璟父母回来的动静。

我赶紧拿上旅游包进屋,然后就听到了他们三人的对话。

「你还没走?」先张嘴的是易母,她声音很冷淡。

「就要走了。」

「你这趟回来到底干什么的?别说给我过生日,我不稀罕。我告诉你,你弟这次带女朋友回来了,你别坏他好事。」

易暻沉默。

不知多久后,他声音有些沙哑:「那个女孩——」

「不管以前如何,现在那个女孩是你弟的女朋友!」易母没好气地说,「我知道你喜欢过她,就算我求你了,不要破坏小璟的姻缘行吗?那女孩在天津有房,条件好得很,到时候让她把房子一卖,跟易璟来南京,还能买套新的。我找人算过了,她跟小璟八字很合,旺夫。」

易暻没说话,只剩下易母的叨叨。

「都跟你说了这几天别回来,你非要回来,是不是故意的啊?动不动就克你弟,你是不是对换名字这事不满啊?」

「当时不是跟你说了,你弟久病不好,我找大师算过,因为名字不对,他得叫璟才行,因为他得是家里的王,才镇得住邪气。所以就把你名字给他了,你当时闹成什么样?连学都不上了,不就个名字吗,有那么重要?」

易母叨叨了很久,终于,易暻开口了。

他就说了一句话。

「这次回来,是想说,我答应你们,断绝亲子关系。我将要离开南京,以后保重。」

11.

易暻走了,我也走。

我背着包出来,他父母很惊讶。

「星月,你干什么去?」

「回天津。」

「你不跟易璟一起回吗?是不是单位里有急事?」

「我跟他分手了。」

两个老人很震惊:「什么?吵架了吗?年轻人吵架很常见,你别冲动。」

「他跟笙笙打情骂俏,我决定成全他俩,不好意思,到手的房子飞了,建议去找笙笙要。」

我甩门离开,下楼还碰上醉醺醺赶回来的易璟,我二话没说,直接将他推开。

没有连夜去天津的高铁,我在南京南站附近住了一晚。

我拉黑易璟的号码,他就换着法子打电话给我,最后我不胜其扰,直接关机。

第二天一大早,神清气爽,我去赶第一班高铁。

早晨人少,我竟意外地在站台看到了易暻。

我上去打招呼:「你也去天津?」

他没说话。

他真的太不爱说话了。

「你是要去天津找我吗?告诉我那些信其实是你写的。」

「你应该早一点告诉我,这样我就不会弄错了。」

他这才看了我一眼,很认真的一眼。

他说:「我去北京。」

「……哦。」

Sorry,自作多情啦。

「你跳槽去北京?」

「嗯。」

「去做什么?」

「建筑设计。」

「天津没有项目吗?」

「……」

车来了,他没管我,径直上了车。

我跟他不在一个车厢,我赶紧在纸巾上写下我的微信号,递给他:「我喜欢的是那个写信给我的人,不管他叫什么名字。可这半年我都认错人了,你能帮帮我吗?」

他眼睛半垂着,睫毛好长。

但他没有加我。

回天津后,易璟又来纠缠我几次,我是铁了心分手,把他骂得狗血淋头,骂到他一出现我们小区的狗都要来抓他。

系统提醒过我,已经完全脱离剧情了。

我连着系统一起骂。

什么狗屁剧情,搞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出来误导我,该死!

我不知道笙笙后来怎样,反正那次当着她同学的面,念出她发的那些微信,已经够她没面子了。

根据易璟纠缠我时的只言片语,好像他父母事后找笙笙算账去了,两家也闹掰了。

但都跟我无关。

就这样,两个月过去了。

我的微信上终于收到了易暻的加好友提示。

12.

我激动得差点从床上蹦起来,他可真沉得住气!

他上来就公事公办的态度:「你好,上次在高铁站,你把耳钉落我这儿了,我快递给你吧。」

我哀怨地说:「两个月了,你终于发现它了啊!」

是的没错,我耍了点小心机,在给他的纸巾里包了一枚耳钉。

原本我断定,他很快会来找我,但没想到,一等就是两个月。

这期间我无数次怀疑,他不会是随手把纸巾扔了吧?

万幸的是,虽然等得久,但他还是来了。

「抱歉,之前就想给你的,但又觉得贸然加你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啦,我不是都留微信给你了嘛……」

「你地址给我,我寄给你。」

「不用了,我后天去北京,当面还我吧。」

北京到天津那不就是半小时的事嘛。

我跟易暻约了见面,我问他:「你跟家里人断绝关系了吗?」

「嗯,刚办下来。」

「能跟我说说吗?」

我实在太好奇了,一对双胞胎儿子,怎么都不该偏心成那样啊。

这次,易暻没拒绝,他长话短说,跟我讲了下他们家的情况。

其实很简单,生他们的时候,易家还没什么钱,一下子要养两个大胖小子,令易家父母非常惆怅。

易母是非常迷信的人,孩子六岁时,她找了个所谓的大师来算命。

结果大师说,哥哥命里带煞,弟弟才是家里的贵人,能保证他们家荣华富贵。

易母深信不疑,开始偏心,什么好的都留给弟弟,反而对哥哥打骂相加。

其实根据易暻后来的回忆,算命「大师」之所以那么说,因为他当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句:「我们老师说,算命的很多是骗子。」

于是,大师就给他判了「死罪」。

但事实上,大师只是说出了家里人的心意。

他天生内向,寡言,相反弟弟外向,嘴甜,大家本来就更喜欢弟弟。

大师的「诊断」,只是给他们的偏心找了个更名正言顺的理由。

从小到大,易暻必须比所有人都努力,但即便他总是年级第一,父母仍然只会表扬弟弟。

懂事后,他明白了,课本上说的是假的,不是所有的父母都爱孩子。

他的父母就不爱他。

这对一个少年来说,是巨大的打击。

他越发努力,也越发沉默。

——听到这儿,我终于明白他以前信中某些话的含义。

「你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你,我不知道,我说不上来。事实上,我从没有喜欢过别人,也没有被人喜欢过。」

当时,我只是以为,这个人没有被女生表白过。

原来,其实他连亲情都没有得到过。

「我在操场边上看到你,然后就想一直看着你,你笑我也跟着笑,我想跟你分享每一件事,比如今天天气很好,我喜欢天津的春天,还有我的图纸被教授表扬了,但——比起被表扬这件事,与你分享跟让我感到快乐。」

「我想,这就是喜欢。」

「于是,我决定写信告诉你。」

「谢谢你听我不厌其烦地讲述,你不用回应,你只是允许我写信给你,就已经带给我莫大的快乐。」

「姜星月,我是易璟,我喜欢你。」

13.

大二那年,弟弟生了一场大病,怎么也治不好。

易母又去找大师算命。

大师说,名字取错了,弟弟才应该叫易璟啊,因为他是家里的贵人,怎么能让别人称王?

这么扯淡的话,还真就有人信。

易母立刻决定换名。

他连名字都被剥夺。

「璟」字给了弟弟,那么他叫什么呢?毕竟叫「易璟」这么多年习惯了,他被改了一个同音字,变成易暻。

这不单单是换名字的事,对他而言,更是最后一点期盼都被打击掉。

他休学了,因为他无法跟同学和喜欢的女孩解释,为什么改名。

就是休学那段时间,他听到父母的未来计划,他们要给弟弟存彩礼,买房子和车,至于他?随便吧。

后来他留了一级,回学校上课时,只剩下一个念头,离开那个家。

他也没有再给我写信了。

他觉得自己暂时不配,怎么能让喜欢的姑娘吃那么多苦?

只是他没想到,等他终于成为业内备受期待的年轻建筑设计师时,我已经跟易璟在一起了。

他选择沉默。那轮群星伴月,是他最后实践的诺言。

易暻从包里拿出一盒枣花酥,推到我面前。

「我知道你喜欢吃这个,刚才路上买的。」

「谢谢,我也有事要向你说明。」我慢慢道,「我以为易璟是写信给我的那个人,才会和他在一起,我们只在一起半年就分手了,足以证明没了那些信,他在我心里什么都不是。」

「我知道你是一个慢热的人,但我请你不要把门关死,这次,换我来追你,好不好?」

不知过了多久,他缓缓地点了个头。

阳光照在糕点盒上,反射出七彩的光。

像是被我们错过好多年的感情。

14.

易暻很忙,在天津也接了一个项目,京津地区来回跑。

一有空我就约他吃个饭看个电影之类的,进展不温不火。

有一天,他难得休息,我们约了去苏打绿的演唱会。

易暻说会在我家楼下接我。

可到了一楼,我却看到讨人嫌的易璟。

我翻了个白眼,心想他怎么没被小区的狗赶出去。

易璟冲上来问我:「星月,你跟易暻……我是说我哥,你们在一起了吗?」

「没。」

「那就好。」他似乎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我就说你不会,他那么阴沉的一个人,一点也不讨人喜欢,你眼光没那么差。」

我突然停下脚步。

易璟没察觉到我生气,自顾自道。

「我跟你说,你一定要离他远一点,小时候我家请人算命,他命里带煞,逮谁克谁……」

我打断:「你信这些?」

他神秘兮兮地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小声嘀咕:「怎么没克死你这个傻 X。」

「啊?星月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懒得理他,他却挡住我的路,不让我走。

讲道理,我们小区的狗都不会做这种挡人道的事。

「星月,我已经跟笙笙彻底划清关系了,以前她勾引过我,但我忍住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你让开,我要约会。」

「跟谁?」他警觉地问,「我哥?」

「对啊。」

「唉,他到底哪里好?我们全家人都不喜欢他!我妈还说,他要是没出生就好了!星月,你如果喜欢他那张脸,那你不如喜欢我,我还比他风趣幽默。」

我冷冷地说:「因为我和他八字很合。」

「什么?不不,我妈去算过我俩的,我俩合。」

我终于忍不住了:「易璟,你是不是有病?你跟你哥双胞胎,双胞胎!需要我给你科普双胞胎是什么意思吗??你俩前后脚出生,相差不超过五分钟!他命里带煞那你呢?我看你是命里带傻,破都破不开的那种!」

易璟一整个懵住了。

「另外我觉得啊,」我接着说,「日景暻更好,是光的意思,他不需要你们照亮他的生活,他自己就可以。」

我扔下他,推开单元门,发现易暻就站在门外。

15.

他应该都听见了。

那个霸占了所有关爱和名字的弟弟,亲口说出的那一切。

看着面前这张脸,我心疼不已。

就因为是男二,所以就要遭受这些不公和痛苦吗?

「别听他的,」我主动安慰易暻,「走,我们去演唱会开心一下。」

演唱会持续一整晚。

最后一首歌,是《无眠》。

我想起来易暻信中提起过这首歌,他听的普通话版,里面有这么一句词。

「你现在想着谁,有没有和我相同的感觉。」

那时候我们身处同一个校园,失着一样的眠,却过了这么久才遇见。

体育场人声鼎沸,光耀如白日。

在青峰唱到这句时,我忽然凑到易暻耳边:「他们不爱你,没关系。」

「我来爱你。」

然后这个无眠的晚上。

我终于如愿以偿,亲到了我的男二。

(第二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