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我的官配被穿书女拦截了

所属系列:乔乔知秋意

知乎盐选 我的官配被穿书女拦截了

我的官配被穿书女拦截了。

据她所说,我有四个官配,在学校里横行霸道,统称桐城大学 F4。

我觉得她有病。

我望着她,神色淡淡:「乔知意,精神状态不好就去看医生,没钱我就先帮你垫着。」

「我是说真的,」她睁大了眼睛,圆圆的脸蛋上兼具着担忧、紧张、烦恼等不同情绪,「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他们会想尽办法把你抓起来,然后不准你出门,对你做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我:?

兄弟,正常校园文不是这么写的吧?

我现在不止怀疑她脑子有病,还怀疑她看了些不健康的东西,受了极大刺激。

但乔知意显然不懂我满头的问号,她见我油盐不进,都快哭出来了:「唐同学,你一定要注意你的人身安全,我能活多久可是直接和你的命运挂钩的!」

我:?

这又算什么?新型校园诈骗方式吗?

我敷衍了她两句:「嗯,我会注意安全的。」

这种超自然现象谁信啊,大家都是接受过九年义务制教育,坚持唯物主义的大学生,穿书这种事在小说里倒是经常发生,但这里可是现实世界……

我还在漫无目的地走神,忽然就看到乔知意手上凭空浮现了一个带有刻度的粉色沙漏,她盯着看了半天,才瞪大眼睛控诉我:「你骗人!你根本没信我,呜呜呜你骗我……」

我:?

我看着那个浮在空中不断抖动的粉沙漏,感觉我活了快二十年的世界被彻底颠覆了。

什么东西?

桐城大学是典型的综合性大学,但我读的专业是典型的和尚系,男女比例 10:1,一共两个班,我们班就三个女生,隔壁班更惨,统共两个女生,一个已出柜,一个就是乔知意。

军训第一晚我就听到宿舍的男生在热烈讨论这硕果仅存的四个直女(但我对这个数据保持怀疑态度),最后得出结论,虽然没有特别漂亮的女生,但隔壁班的乔知意,圆脸杏眼,已经算是我系颜值翘楚,是那种天然系甜妹。

我不以为然,反应平平,既对女生排名没有任何兴趣,也对谈恋爱没有任何兴趣。

然而军训开始第三天,天然系甜妹现在就在我面前,信誓旦旦地声称我在的世界是本小说,还是本在正常网站会被河蟹,只能在百 X 网盘流传的小说。

「你要相信我啊,」乔知意泪眼汪汪,「我上辈子死了之后就穿过来了,醒来的时候明明还是个婴儿,手上就多了个粉色沙漏,跟我说你的幸福指数越高,我就活得越久。」

我:「……」

我垂着眼睛看她,组织了一会儿措辞:「我现在挺幸福的。」

乔知意看上去更想哭了:「那是因为剧情还没开始!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怎么会还是晚了一步……」

我问:「什么晚了一步。」

「我看到了,」乔知意用一种忧郁的眼神看着我,「赵廷刚刚找你交换了联系方式,在不久的将来他就会把你按在体育器材室……」

我听不下去了:「停。」

半小时前赵廷确实和我交换了微信,但那是因为我们都是渝市人,都在一个老乡群里。更巧的是我班还有个女生田馨也在渝市,他临走之前还隐晦地问我,是否认识田馨,能不能为他的追求之路提供帮助。

赵廷阳光爽朗,据他所说单身至今,入校三天就对同班文静内敛的田馨同学产生好感,浑身上下都是蓬勃的荷尔蒙气息,显然是一个正进入青春期的单纯直男。

而我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男生,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我都很正常。

我不知道乔知意看的小说是什么,也不知道这种离谱的剧情是谁写的。即便她身上的确出现了一些超自然的现象,我也不觉得我生活的世界真的是那本书——如果它真的是一本书,也不可能是这样毫无逻辑的书籍。

乔知意的预测说服不了我。

我不动声色地望了眼不远处的食堂,已经在思考用什么理由摆脱她了。

「没关系,开始就开始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乔知意并不知道我的打算,重新振作起来,拿出手机,「扫个码吧唐同学,我把你设置成特别关心,你遇到什么危险随时联系我……」

乔知意一边说话一边觑我脸色,也许是我的冷淡不加掩饰,她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巴巴地闭了嘴。

我刚想说话,她却猛地双手合十,掌心夹着手机对我作揖:「唐同学,我真的没有搭讪的意思,我没事不会和你聊天烦你的,相信我,我只是一个躺列点赞工具人,当然你不需要点赞的话也可以屏蔽我……」

她乌黑的眼眸充满期待和恳求地望着我,眼尾泛红,瞳孔水润,像一只被抛弃在雨中,可怜兮兮的小狗。我被她这么看了几秒,一时竟然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

安静了一会儿,我妥协了:「行。」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充斥着一股荒谬气息。

包括我的反应,也有些荒谬。

我不仅加了她好友,还在她的带领下前往学校内设的甜品屋,听她讲述整本小说的内容。

「这里,那个多芒小丸子很好吃!比一食堂一楼的黑糖屋、三食堂的木森冰吧和五食堂的手作芋圆都好吃,」乔知意向我倾情推荐,「我请你吃,不要客气。」

开学才三天,她到底吃了多少家甜品店?

这种疑问在脑内一闪而过,我拒绝了她的请客,淡淡道:「谢谢,我不吃甜品。」

「噢噢,」她也不尴尬,只是很轻快地对我笑了笑,露齿一个小小的梨涡,「忘了你在小说里也是不吃甜品的。」

被人当作书中的角色是一种古怪的感觉,我看了她两秒,又垂下眼:「所以那本书还说了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你上大学以后,被盯上了。小说里你的官配们在被你拒绝后纷纷黑化,就做了很多强迫你伤害你的事,最后还联手把你关起来了,」她咬着勺子,声音又轻了一点,有点尴尬地看着我,「就是那种几乎没有剧情,80% 都是那种内容的小说……」

我安静几秒,微微扬眉,提出疑问:「你为什么会看这种小说?」

「我……」乔知意耳根的红立马蔓延到了整张脸,她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猫,小声为自己争辩起来,「我不想看的!是我朋友发给我的,她说很带感很甜,我看完以后觉得很过分,还跟她吵了一架……」

我一愣。

「就是我觉得那几个男的有毛病啊,」乔知意说,「放现实中是犯法的!你明明一直在拒绝……都没有人来救你……」

眼见她就要共情那个不存在的「我」了,我制止了她:「所以那四个男生分别是谁?」

乔知意抬着圆圆的眼睛看我:「赵廷、肖聿安、路淮、谢濯然。」

除了路淮,剩下三个名字都是熟人。

赵廷是我们班的同学,肖聿安是我们班的班长,谢濯然是隔壁班的,但和我是舍友。

我:「……」

听她这么一说,这个大学还真是处处有危险。

乔知意显然对我的未来忧心忡忡,我不信她说的话,只能冷静地告诉她:「你不能以一个人没做过的事来评判他,至少目前来看,我的同学和舍友都还算遵纪守法。」

「我知道,」乔知意眼巴巴地看着我,「但是就算剧情不会发生,我也希望你更幸福一点,最好一直不要痛苦悲伤。」她像是有点沮丧,「从我出生以来,这个沙漏的刻度就没怎么变化过,唐同学你是都没有特别幸福的时刻吗……」

她说得对,我并不觉得生活如何幸福,但我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生活对我来说只是一种习惯,我没有特别的情绪波动,不习惯自己的幸福从此背负上了对另一个人的责任,也不喜欢将自己的心事剖露人前。

所以,我一句话也没说。

「其实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啦,」乔知意在这样的沉默下坐立不安,最后还是用那一种带着恳求的眼神看着我,「就是如果你有更开心的方法,一定要告诉我,我绝对会努力帮你实现的。」

我:「……不用了。」

乔知意猛地合十双掌,开始作揖:「求求你了,唐同学,请一定要告诉我,我才十八岁啊,真的还想再活久一点!」

我:「…………」

这动不动作揖的习惯到底是怎么养成的?真的很像过年时喊着龙凤呈祥的年画娃娃。

我觉得有点好笑,但还是憋住了,眼睛望向别处:「嗯。」

今晚的晚训,因为忽然而至的夏日暴雨取消了。

教官在 QQ 群发出通知时,这一层楼都响起了欢呼声,包括我们寝室。

我收拾了衣物去洗澡,出洗手间的时候头发还在滴水,对床的谢濯然忽然就拉住了我:「兄弟,问点事。」

谢濯然唇红齿白,一双桃花眼顾盼神飞,又高又瘦,头发是漂染的,浅浅的金棕色,刘海还漂染了一缕紫色。他穿着很韩系,一身上下都是名牌,一看就知道家境优越,是个典型的现充。

刚上大学的男生,寝室夜谈能说的无非就是女生。

第一晚给四个女生排了名,第二晚就理所当然要提到情史。我们寝室的另外两个男生都谈过恋爱,谢濯然更是以交过十三个女朋友的丰富情史成为了夜谈的绝对主角。

尽管乔知意提到了他的名字,但我依旧不觉得直了十九年的谢濯然有哪一点像是她口中「会对你下药」的样子,只是很淡定地盯着他,问:「什么事。」

「听说今天有人看见你和乔知意走一起,」谢濯然试探性地看着我,「你和她什么关系啊?已经谈上了还是她在追你呢?」

我诚实地回答:「都不是。」

「噢,」谢濯然显然松了口气,「那就行,我还说要是她和你有戏的话我就不下手了。」

我擦头发的手一顿:「什么意思?」

「我现在空窗期呢,」谢濯然笑了笑,「正好乔知意挺可爱的,哄过来玩玩。」

我回头看他:「你喜欢她?」

「谈不上喜欢,」谢濯然显然有些讶异我的问题,端详我一会儿才露出一个坏笑,「我都忘了,小唐你还是清纯大男孩呢,不懂这些。」

说完,他好哥俩似的揽住我的肩膀:「这才几天啊,能有多喜欢,就是觉得她可爱,想睡她,懂不懂?」

他的言辞极其露骨,带着轻佻和极其强烈的势在必得。

但个人都有个人的行事风格,说到底,他的事与我无关。

我刚想敷衍他两句「祝你成功」,但望着谢濯然弯起的桃花眼,忽然就想到那双圆圆的水润杏眼,干净又担忧地望着我。

嗤。

上床后,我垂眼,打开手机,给乔知意发了条消息。

「在?」

她回得很快,小熊头像一跳一跳。

「到!!!!唐同学你怎么啦!是不是遇见危险了?还是有什么不舒服?你自己注意身体,我现在就可以穿衣服赶过来!」

我:「……」

我:「不用,我没有危险。」

乔知意:「噢噢,那就好。那你怎么啦?是饿了吗?想吃什么我可以给你送过来!」

我的手指就顿住了。

我问:「你喜欢谢濯然吗?」

「??啊?这什么问题啊。」

「我肯定不喜欢他呀!」

过了会儿,那边又发来消息,是谆谆教诲的语气。

「虽然小说里的不一定是真的,但我知道他好像很擅长骗小姑娘感情的,是花心大少爷!唐同学,你也不要被他骗了噢。」

擅长骗小姑娘?你好像也是小姑娘吧。

我觉得好笑,又有点无语,还想回复她,想了想,还是没有打上这行字。

我坐起身,叫了对床的谢濯然的名字:「谢濯然。」

谢濯然在打游戏,闻言摘下一只耳机:「怎么?」

我看着他:「别对乔知意下手。」

他半天才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也望向我,皱着眉:「什么意思?你刚不是说你俩没关系吗?」

另外两个舍友则纷纷掀开被子,一副要听八卦的样子:「什么什么,怎么和隔壁班乔知意扯上关系了?」

谢濯然放下手机:「诶不是,人也没追你,你们也没谈恋爱,你怎么不准我动手啊?」

一个舍友笑嘻嘻地回:「还能怎么,唐哥动凡心了,喜欢上乔知意了呗。」

他一说这话,寝室倏地安静下来。

我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结论,顺口「嗯」了一声。

其实理由无所谓,我的目的很明确,让谢濯然放弃乔知意就可以。

「喂喂,唐遇秋,」谢濯然的表情更古怪了,几乎是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你知不知道刚开学隔壁外语系的系花就跑来看你啊,还有那几个通讯连的学姐,每天跑你这儿来要采访……别的不说,我们隔壁连的女生天天瞄你,还找我们打听你联系方式。」

我皱了皱眉,不明白他为什么提这个:「所以呢?」

「大餐不吃你去吃小菜啊!」谢濯然一副你真是没救了的神情,「不是,你长这样为什么喜欢乔知意啊,她顶多可爱了点,但脸没系花漂亮,身材也没学姐火辣,又不化妆,你是不是瞎了。」

我关上电脑,听着这番刺耳的言论,表情冷淡下来:「对女性评头论足实在很没品,谢濯然。」

谢濯然的脸色一下变得很差:「唐遇秋,你什么意思?」

同寝的两个舍友笑容僵了下来,开始惴惴不安地打圆场:「没必要吧兄弟们,濯然,唐哥也只是开个玩笑,其实……」

然而我眼皮都没撩一下:「字面意思。」

第二天早训解散的时候,我拒绝了同班女生一起吃饭的邀请,径直往食堂走去,途中发现好像现有人鬼鬼祟祟跟在我身后。

我一转头,就看见正在空旷的大路上四处找地方躲藏的乔知意。

见我望着她,她僵着脸色,一副「能不能当没看见我」的可怜模样,手上还拎着一袋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我想了想,直接向她走去:「什么事?」

乔知意原本是想说什么的,近距离看到我之后脸色就一下变了,眼睛都红了,满脸写着担忧:「你怎么了?唐同学,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谁打了你?」

女生都这么容易哭吗?

我偏过脸,稍稍摸了摸下巴那一块很浅的擦伤,安静了一会儿,才轻描淡写地说:「和舍友打架了。」

「哪个舍友?」乔知意泪眼汪汪地看着我,话却说得很粗暴,「我帮你揍死他!」

我:「……」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没事,他伤得更重。」

我从小就练散打,谢濯然顶多就会一点街头打架的路数,昨晚他确实和我打了一架,也确实被我打得很惨,外表上还看不出来。

「太过分了!」乔知意一下就信我的话,却看起来更生气了,愤愤不平地说,「那个舍友怎么这样啊,看你脾气好又讲道理就欺负你,实在是一点风度都没有!」

我:「……」

总觉得她对我有什么奇怪的滤镜,事实上我脾气不好,也不太爱讲道理,只是平时不喜欢多管闲事,所以对很多东西都无动于衷而已。

乔知意见我不说话了,立马也安静下来,像是怕我嫌她烦。她小心翼翼地捧出手里拎着的袋子:「我之前发现你喜欢吃甜酒小汤圆,我去外面买早饭的时候就顺便帮你带了一份,然后还有虾饺和小笼包……」

我确实很喜欢喝甜酒小汤圆,也很喜欢吃虾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发现的。

但我也不喜欢平白无故收人东西。

我刚想说不用,就看见她很纠结地绞着手指:「其实我本来想悄悄放在你包里,然后手机上告诉你的,可是我还没靠近你就被发现了。」

我动作一顿:「为什么?」

为什么要悄悄?

「我知道啦,」她满眼的真诚,全心全意都是为我考虑的认真,一点一点地和我掰扯,「唐同学你这么受欢迎,在传闻里又洁身自好,我肯定不好让你被别人看见和我扯上关系的,那万一有了些不好的流言,影响到你以后谈恋爱怎么办?」

她说得贴人心意,但莫名其妙的,我并不觉得如何舒服。

想到谢濯然的言论,我冷下眉眼:「不用。」

「要不你先吃一下,」乔知意好像并不意外我的拒绝,用手比出了一个「一点点」的模样,满是期待地望着我,「吃一吃嘛唐同学,万一你高兴了一点点,那我不就赚大发了……」

我沉默半晌才接过袋子:「谢谢。另外我说的不用,是你不用悄悄做这件事。」说完瞥她一眼,平静地继续说,「我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但是如果你不想和我扯上关系,你自便。」

她愣愣地望着我,眨巴眨巴眼睛,好像终于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表情迅速生动起来,就差喜极而泣:「呜呜呜!真的吗!我不介意,我一点都不介意的,最好外界把我传成你的舔狗,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帮你把那些坏男人都赶跑了呜呜呜……」

她握着双手:「上天啊,卡密啊,佛祖啊,拜托你让唐同学一辈子都幸福快乐,然后顺便让我多活一点时间吧……」

我:「……」

目前来看,乔知意的确是个求生欲望极其旺盛的人。

这几日桐城都接连暴雨,就好像是老天听到了学生的求雨祷告。

跟随教官和辅导员检查内务的是各班的班委,也包括我们班的班长,肖聿安。

肖聿安戴一副细框眼镜,斯文内敛,眉眼清俊,说话严谨有礼,即便是没收谢濯然的违规电器的时候,也还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

据乔知意所说,他会黑化,最后第一个提议把我绑进私人别墅。

但我全把这种描述当奇幻故事来听,面不改色地坐在桌边看书,没有理会肖聿安和谢濯然产生的争执。

乔知意却不知道从哪儿得知的消息,旁敲侧击地问了半天肖聿安有没有为难我,最后还不忘小心翼翼地问我:「我多买了一份早餐,又正好走到你们楼下了,有空的话要不要下来拿啊~」

我说「嗯」,下宿舍楼的时候,刚好和检查完毕的肖聿安走在一前一后。

乔知意正在楼下,蹲在一个花坛边,仔细观察着什么,见我下来她眼睛一亮,望到我身后的肖聿安后又笑容一缩,小步跑到我身边,像是生怕我受到了什么未知的侵害,以堪比 X 光的目光把我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尤其在我的脖颈处看了又看。

我:「……」

我垂眼,淡淡地问她:「要不要我把领口扯开给你看?」

「如果可以的话……」乔知意险些答应,看到我的表情后又及时刹了车,对我挤出一个很无辜的笑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当然知道唐同学你没有骗我,我只是下意识,下意识担心一下。」

说完,她殷切地提起布袋递给我:「先别说这个啦,你饿了吧?给你买的。」

其实我并不需要别人给我送早餐,因为我习惯了一个人,不喜欢有人介入我的生活。

但乔知意如她所说的,处事很有分寸,并没有打扰到我,也没有让我产生烦乱的情绪。至少现在,我望着她弯弯的笑眼,很奇异地感觉到了一些愉悦。

是因为什么呢?

我敛着眉眼咬下一口水晶虾饺,乔知意望着我,有些困惑的样子:「不好吃吗?」

我:「还行。」

「那为什么吃到好吃的东西,唐同学的情绪看上去还是没有什么起伏呀,」她咬了口小笼包,「要是我的话,每天吃饭的时候就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开心?」我反问她。

「看出来的呀,而且沙漏……」她嘴里咬着包子,含糊不清地召出了粉色沙漏,「嗯?怎么回事?怎么我的寿命多了十天?」

我沉默。

她反应了一会儿,露出一副踩到金矿的表情,高兴得说不上话,半天才泪眼蒙眬地望着我:「唐同学,原来虾饺就是你的幸福密码,谢谢你,今天是我这辈子过过的最幸福的早晨。」

我:「……」

她把冰豆浆递给我:「你放心吧,你今后一年的虾饺都包给我了!」

我低头给她转账:「收钱。」

「诶,太多了,」她也没拒绝,只是看了眼金额,「我只花了一半的钱,其余的我退给你噢。」

「不用,」我收回手机,淡淡地补充道,「你要退给我,我会不高兴。」

事关性命,原本还想说什么的她立马闭了嘴,乖乖地跟在我身后:「那多的钱我晚上给你买晚饭?」

「你自己去吃多芒小丸子吧,」我转头,「算我请你的。」

「啊?」她有点呆地看着我,「为什么呀?」

我没有回答,只是转身往宿舍楼走去:「走了。」

为什么?

我琢磨了一下,觉得可能是她吃东西的样子让我很有食欲,心情也会变好。

想到这儿,我给她发了条消息。

「你可以考虑去做吃播。」

她还是秒回,先给我发了个猫猫困惑的表情包,然后又很欢快地对我说:「我做吃播唐同学会变幸福吗?那我现在就去剪视频!」

我:「……」

看上去是真的很想活久一点。

我神色莫名地看着手机上女孩跳动的小熊头像,半晌后勾唇,很轻地笑了一声。

别的不提,谢濯然这一点说得不错,乔知意确实挺可爱的。

军训即将结束的时候,下了一周的暴雨总算停了,教官通知全班取消军事理论课,在晚上进行推迟了很久的篝火晚会,又称联谊会。

也不知道怎么分配的队伍,总之到最后,我们院里唯一一个女生排,和我们所在的二排组成了一个小方队,让一边的一排三排眼睛都酸红了,一个个就往我们这边瞄。

「诶,这次晚会听说是她们班的班长自己选的我们排,」走我前面的赵廷小声跟旁边的郑寻交流,「田馨和班长可是好朋友呢,你说会不会是她想跟我坐一起啊。」

郑寻是我的舍友之一,性格开朗大方,在班上一直都很积极,闻言抽了抽嘴角,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目光环顾了一圈赵廷:「想什么呢?」

陷入恋爱脑的赵廷显然听不进他的话,还在浮想联翩:「诶,她昨天还对我笑了,现在又故意想和我坐一起,你说她是不是已经喜欢我了啊?」

郑寻听不下去了:「太不要脸了你,人家才认识你几天,你又不是吴彦祖,人田馨对你笑那是礼貌。」

赵廷不高兴了:「什么意思啊,那你说她们冲着谁来的?」

赵廷前面的男生何小亮一转头,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加入话题:「你真不知道?」

「来咱学院旁边看军训的学姐那么多,你能不知道她们在看谁?」郑寻目光往后一瞄,「先别说她们是不是冲着谁来的,我倒是知道女生排的班长前几天早上来邀请咱唐哥一起吃饭来着。」

我正心不在焉地盯着一侧的行道树,冷不防话题中心就转移到了自己身上,便抬起眼,微微皱眉看着他们。

……之前早上那件事怎么被看见了。

赵廷还在愤愤不平,一转头,看我一眼,又马上转了过去,语气变得有点讪讪:「这脸也是天生的啊,就算我是比不上唐遇秋,那在我们班也是数一数二的吧。」

郑寻搭着他的肩膀,真情实感地说:「兄弟,你和唐哥之间,还差着肖班长和谢濯然,数一数二算不上,数三也没有,长得也没我帅,顶多算个数五吧。」

赵廷:「……」

赵廷:「郑寻你就是欠抽!」

他和郑寻厮打一番,又转头看我,半天才说:「兄弟,都是渝市人,你这皮肤怎么养这么白的,教教我呗。」

我:「……」

参加篝火晚会时,教官对我们没有平时那么严格,大家都是随意坐的,女生半个圆,男生半个圆,我随便找了个位置,赵廷立马跟着我坐了下来,开始向我咨询「如何变白」。

我之前就没怎么理会他,也不太想说话,见他目光热切,只能简短地回他:「体质问题。」

赵廷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还扯着我问这问那,我正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手机就忽地振动了一下。

微信里大部分联系人都被我设置得免打扰,最近刚加的某个人例外……大概是我当时忘了。

我点开微信,看见小熊头像对我发来了一个问号和三个感叹号。

电光石火间,我居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一抬头,就看见乔知意果然坐在我对面,头发丝都被顶上的路灯映得闪闪发光,被她的手指毫不留情地揪得乱糟糟的,白瓷一样的脸颊上满是急切,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

她见我终于看她了,表情顿时舒展开来,很是夸张地用口型问我「没事吧」,然后指了指我身边毫无所觉的赵廷,先是摆了摆手,然后皱着脸,狠狠比了一个揍人的拳头。

意思大概是:唐同学你没事吧?这男的怎么老对你拉拉扯扯的,你要是不喜欢又不方便拒绝的话我就过来帮你揍他!

我觉得很好笑,但这次没憋住,轻声笑了出来,弯眼看着她。

她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定格住了一样,呆呆地看着我,耳根在明亮温暖的灯光下被映得有些发红,半天才望向别的地方,眨了眨眼。

我们这几秒钟的交流没人发现,赵廷也安分了一会儿,半晌又精神起来,用手肘撞了撞我:「诶,你看田馨是不是在看我?怎么和我对视一眼还脸红了?」

我望过去,刚刚没注意,对面一排女生,除了乔知意,都望着这个方向,目光闪烁,还有一些脸颊红红的。

我移开目光,没和任何一个女生对视上,开口敷衍他:「可能是吧。」

赵廷瞬间美滋滋,坐他旁边一直不说话的谢濯然,却转头看了我一眼。

自从前几天打了一架后,谢濯然对我的态度虽然表面上还是和以前一样,眼神却一直很奇怪,像是暗自憋着什么劲。我看得出他心里很不爽,但说实话,我并不在乎他的态度,因此现在也没有反应,不带什么情绪地回看了他一眼,又抬头去看乔知意。

确定我没出什么状况后,她就放松下来了,现在应该是在偷吃什么东西,嘴巴一鼓一鼓的,很紧张地捂着嘴巴,吞咽的时候还时不时左顾右盼,像是一只小仓鼠。

我又笑了一声。

看她的一举一动就像是在看迪士尼的动物动画片,确实是很有意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