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穿成虐文女主

所属系列:偏偏喜欢你:虐文女主穿书遇真爱

穿成虐文女主

偏偏喜欢你:虐文女主穿书遇真爱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床很软,灯很亮,除了屋子里点了让人浑身燥热无处排解的熏香外毫无缺点。

我不甘心地使了使力,手软绵绵的,几乎撑不起自己,但所幸还是勉强起来了,踉踉跄跄地跑到茶几边把那杀千刀的熏香给拿到洗手间冲灭了,关上卫生间的门,打开一旁的窗,我憋着那一口气终于把这些事做完,然后脱力地坐在地上。

思索人生。

地真凉。为什么这酒店不铺地毯。

…不对,为什么我会在酒店,还被人下了药?

我寻思着我活了小半辈子也没得罪谁,寻思着寻思着,门突然开了。

我当机立断往墙角挪了挪,把窗帘往身上一罩,从最旁边的缝往外看去。

是个男的。

是个长挺帅的男的。

他一进屋就急躁地拽开了领带,皮鞋被随意地甩到一旁,三步并两步躺上了床。

我开始庆幸自己没躺在床上,庆幸着庆幸着,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这春药后劲真足。

那股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被刻意忽视的燥热愈发猛烈,冰冷的地板也因久坐也被我捂热,我突然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

这样坐以待毙,要么在地上被春药憋死,要么会被那个看起来同样下了药的男人发现,被他强上。

哪种结局都不让人好过。

我把窗帘往一旁拨了拨,露出自己的身影,然后敲了敲墙试图引起那个人的注意。

他比我想象中要敏锐,我才轻轻敲了一下他就猛然回过头看我,他看了我,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嘴角扬起一抹笑,我看不大出来这笑是什么意思,他开口了:「林笙,你贱不贱?就这么想跟我上床?」

这下我懂了,那是总裁文男主必备的讥诮的笑。

我也懂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了——我穿书了,穿到了刚看完的究极狗血总裁文里,成为了前期一直被男主虐女配陷害的可悲女主林笙身上。

面前这位就是看小说时一直在屏幕前大骂的屑男主陆霁澄。

当时自己怎么骂来着?

「垃圾男主是不是有病,叫你妈的霁澄吗?多好的俩字,你配吗你?」

我轻舒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憋住一系列问候他家长辈的话语,尽可能和善地道:「陆霁澄,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当然一时半会应该也解不开,你看啊我们俩现在都被下了药,要不你打个电话喊你助理啊司机啊什么的把我们送去医院吧…当然你要不想送我也行,我自己喊朋友来帮忙…你看行吗?」

陆霁澄听了我的话,似乎愣了一下,然后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看神经病似的眼神看着我,「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我能是什么意思???

我在心里无能狂怒,浑身上下摸了摸,顿住了。

女主身上没有手机。

我思索了一下,也释然了,女主毕竟是下了药被人绑到了房间,怎么可能留下求救工具嘛。

酒店的座机打不了外线。

所以…

我小心翼翼打量着面前那个男人的神色,春药似乎对他的影响不大,至少他除了不住地拽衬衫领口之外并没有什么进一步的举动。

不像倒霉女主,我定了定神,时间耗得越久,身上的燥热就越猛烈,那股饥渴和空虚几乎让人控制不住自己,我只能再用力掐自己的掌心,试图保持最后的清醒。

我长了长口,嗓子已经有点哑了,我想自己大概坚持不了多久了,急忙清清嗓子,对陆霁澄说:「陆总,求您快点打个电话喊人吧,这么耗下去大家都难受是不是,我身上也没手机,打不了电话,您要实在不行就纡尊降贵把手机接我打一下电话,我保证一分钟内用完不耽误您…」

这么大一通话讲完,我感觉脑袋都有点晕乎乎的,手上的疼痛也变得并不明显,终于眼前的视线慢慢模糊。

女主体质真弱,随随便便就能晕倒。

男主别不是个自闭症,我说十句他说半句,怎么一点不懂得尊重人呢?

我临晕倒前,在心里犯嘀咕。

我醒来的时候,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子,很漂亮的女孩子。

她坐在椅子上,头靠着墙,很安静的睡着。

我思索了一下,她应该是女主的好友——苏晚。

苏晚头一点一点往下滑着,终于猛地低了下头,惊醒,下意识看向了我。

我就只好回望着她,她见我醒来,惊喜地起身跑到我床边。

「阿笙你终于醒了!」她边说着边按了铃,「我喊医生帮你检查一下。」

我试探地开口:「晚晚?」

「怎么了?」她忧心地歪头看我,眼里是藏不住的担心,「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操,苏晚好漂亮,真的好漂亮,歪头杀太绝了!她还好温柔!

…我可不可以泡她?

不过原著她最后好像是跟男配顾俞在一起了。

我胡思乱想着,摇摇头对她说:「我没事。」顿了一下,「昨天…他送我来的?」

苏晚犹豫片刻,点点头,「昨天确实是他喊我过来的,不过…」她把椅子往我这里拖了拖,坐下去,一副要和我长谈的模样,「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能怎么回事儿呢?林家落难快要破产,女主继母就出了主意给女主下了药绑去了酒店,男主被好友骗着灌了酒下了药,半醉着被拉来了酒店,本该春宵一夜男主负责林家转危为安,不过好像因为自己完全被打乱。

我理通了思路,清清嗓子正要跟苏晚说道说道,突然门外想起敲门声,一个穿着西装的斯斯文文的男人探身进来,冲我歉意一笑,「不好意思,林小姐,打扰您了。陆总想和您见面谈谈,您看…?」

男主要见女主,女主不得不去。

我好烦,我刚组织好语言要跟苏晚讲一讲这惨无人道惨绝人寰的故事就被男主派人打断了。

我只好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边起身边对苏晚说:「晚些再跟你说,我先过去一趟。」

苏晚立刻按住我的手,「等等你先别动!」

我困惑地看着她,「啊?怎么了?」

苏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方才忘了提醒你,你手上还吊着水呢。」

我愣了一下,看了看管子,啊,果然…回血了。

苏晚见我愣住,连忙按住我让我坐好,「我刚刚按了铃了,医生也快来了,你先等等吧。」说完又看向那个男人,「于秘书,可以吧?」

于秘书笑了笑,「当然可以。」说完边自顾自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

三个人沉默地坐在病房里,等着医生。

…竟然有点尴尬。

我转眼去看自己手上连着的针管,里面的血一点一点往回流着。

血流完那一刻,我终于听到了脚步声,从门口慢悠悠传来。

我抬头扭了扭僵硬的脖子,看到一个男人穿着白大褂,吊儿郎当地朝我笑,「呀这不是我们小笙吗?怎么样好点没有?」

我愣住了。

这他妈谁啊?

可能是我脸上迷茫的表情太过明显,男人的笑容也一点点凝固了,他也迷茫地看向我。

苏晚奇怪地看了我们俩一眼,对男人说:「你快点给阿笙看看,话怎么这么多呢?」

晚晚!你可长点心吧!你不应该贴心地不着痕迹地提醒我面前这个人是谁吗???

你这样做不了合格的闺蜜的呀!!!

我眨眨眼,努力想了想,嗯…男的,医生,长的挺帅,认识女主…

好像是那个最后和苏晚在一起的男配…叫…叫…?

「顾俞,好久不见了。」我终于想起,摆对表情冲他一笑。

顾俞挑了挑眉,哼了一声,「是好久不见啊,刚刚见你那表情跟不认识我一样。」

…可不就是不认识你吗!

顾俞在小说里真的是个很没排面的男配,小说写了一半他就没什么出场机会了,而且这本总裁文还巨长,跟裹脚布似的,我怎么可能还记得嘛!

顾俞哼了两声解了解气,终于走过来给我检查。

没看一会儿呢,他就一声不吭把针给拔了,顺手拿棉花压住,瞟瞟我示意让我自己按着。

「阿笙没事了?」苏晚将信将疑看着顾俞,「你这院长可真负责啊。」

我眨眨眼也看向顾俞,突然发现顾俞生了一双桃花眼,眉梢眼角含情。

果然总裁文男配只配桃花眼,那种霸气侧漏的风格只能由男主专享。

可是…这双眼可真好看。

顾俞直勾勾跟我对视,撇撇嘴,「她能有什么事儿?林小姐可忙得很,这不就急着去见那陆大少爷吗?」

啊?

「于秘书来的那时候你就到了?」我疑惑地看着他。

他嘁了一声,还是盯着我,「你才知道?」一顿,不给我回答的机会,又继续,「也是,林小姐眼里除了陆大少还能有别人儿吗?」

啊??

搞什么啊?为什么在门口偷听偏不进来啊?

我求助地看向苏晚,苏晚摇摇头叹叹气,终于开了口:「你知道还不让一让,阿笙有事呢,别搁着跟她耍嘴皮子了。」

顾俞不满地对苏晚翻了个白眼,让开条道,嘴上还不歇:「林小姐您请,走好,不送了啊。」

啊???我怎么惹着他了嘛???

一口一个林小姐的???

我随于秘书走出了病房,隐隐约约听到苏晚的声音:「顾俞你犯什么病啊?讲话阴阳怪气的?」

顾俞也不甘示弱地回她:「我犯病你管着吗?」

…啧,以后就管着了。

我在心里想。

谁叫以后苏晚会是顾俞媳妇儿呢。

备案号:YX01PwYZAkA3erbLr

编辑于 2020-08-04 11:52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配不配提她

赞同 390

目录
17 评论

分享

偏偏喜欢你:虐文女主穿书遇真爱

雨桦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