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密室逃脱之四角游戏

所属系列:那些细思极恐的生活故事 树乱

密室逃脱之四角游戏

隐秘之眼 :那些细思极恐的生活故事

子妍失踪了,在那次密室逃脱游戏之后。

我们一起走进的密室,却没能一起出来。

1

子妍是我的大学室友。毕业两年来,我俩各自为生活奔波,久疏问候。因此这次她来找我玩,让我格外惊喜。

当年读书时,子妍就喜欢那些怪力乱神的游戏。果然我俩一聊起来,就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光。

「你们这里有个很有名的密室逃脱游戏馆,我好久之前就想来玩了,」子妍兴奋地说,「他们家有个灵异主题的密室,密室的谜题都与『都市传说』有关――笔仙、狐仙、四角游戏……」

「四角游戏?」我打断了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子妍笑嘻嘻地咬着奶茶吸管:「对,我给你讲过的。就是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四个人分别站在房间四角。然后第一位玩家沿墙壁朝另一个角落走,当碰到下一个玩家时,就拍一拍他的肩膀,在他的位置站定。第二个玩家继续向房间下一个角落走,以此类推。」

我恍然大悟道:「是不是到某个角落时,如果没人,就先拍一下手,再继续走?」

子妍打了个响指:「对!」

「可这个游戏,不是不能玩吗?!」

上学时,我曾听子妍聊起过这个禁忌游戏,被吓得一晚上没睡好。

据说,当年天涯网站有位叫「左 X」的网友,放下狠话挑战各种灵异游戏。不信邪的他,正是在玩这个「四角游戏」时遭遇了什么,直接停止了所有挑战,并逐渐淡出网络。

在那些令人不安的故事里,「四角游戏」在进行过程中,总会无声地「多出一个人」。

因为某个玩家在向前摸索时,另外三个玩家分别站在角落里,必定会有一个角落无人,所以每一轮都会有一次拍手声。但是,在游戏的过程中,本应听到的拍手声,常常会在不经意间消失……因为,「第五人」悄无声息地出现了……

我不愿让子妍的期待落空,只能满怀忐忑,陪她去玩了密室游戏。

没想到,进行到「四角游戏」环节时,诡异的事竟真的发生了。

并没有出现「第五人」。

当电灯再次亮起的时候,屋里竟然只剩下三个人了。

子妍不见了。

我尖叫着停止了游戏,冲出密室拨打子妍的电话,可电话关机。

我不知这是不是子妍跟我开的玩笑。现场没有监控,一无所获。其他两位玩家子妍认识,应该也是密室游戏爱好者,可我叫不上名字。我们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后分别,我恍恍惚惚地回到家,好像沉浸在一场噩梦之中。

更离奇的是,就连我的生活,也受到了这次游戏的影响,愈发诡异,再也无法回到往日。

2

子妍失踪后,我开始怀疑起周围的一切。

一个大活人,怎么会突然在我的身边人间蒸发?

就在我闭眼沉思时,本来已经待机黑屏的电脑,突然亮了起来。冰冷的白光,意外地点亮了黑色的房间。

这令我有些不安。房间里的细碎声响、眼角一闪而过的影子,都会令我不安,此刻尤甚。

我坐起身,注视着电脑黑洞洞的摄像头,就好像在与一只漠然的眼睛对视。「有谁在黑暗中看着我。」当脑海中浮起这个念头时,我顿时觉得后背发凉。

我很清楚,这一切,都不是我的臆想。

生活中,或许真的出现了「第五人」。

抽屉里收拾好的衣物,明明没有动过,顺序却被打乱了。

我从没有踩过泥土,房间里的地板上,不知何时沾上了脏兮兮的泥土颗粒。

……

那人会不会就躲在我的房间里,每天都在窥探着我的生活?

半梦半醒中,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再也睡不着。

白天出门上班锁门时,我特意用门锁卡住一根发丝。如果有谁贸然进入,发丝一定会悄然落地。

不出所料,晚上回家时,那根发丝果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定有人入侵过我的房间!

我眼泪都出来了,在家里疯狂地翻找,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我甚至发现桌上杯子里的水,似乎比早上离开家时更浑浊了。

我冲出房间,将水一股脑倒进洗手间里,用洗脸间的水龙头疯狂冲洗杯子。

室友被我的反常举动吓到,追问我发生了什么。听完之后,她脸色惨白地跑进自己的房间,又满脸疑惑地出来。

「杯子里的水不应该倒掉的,保存起来,可以拿去检测。」室友说。

我边抹泪边点头,想从她那里得到一点安慰:「我……」

室友话锋一转,继续说:「我理解你的遭遇和心情,不过,我们总要向前看,对吗?我有认识的心理医生,要不要和人家聊聊?你这两天在家的表现,让我有些紧张……」

我像是突然坠入冰窖,心格外地冷。我明白,室友肯定以为我受过刺激以后,精神不太正常,想离我远一点。

我遂了她的愿,第二天一早,我去找了另一个朋友。

朋友独居,家挺大,应该能给我匀出来两个沙发。

听完我的遭遇,朋友同意我寄宿在他家。他直接把家里的钥匙丢给了我,说自己要去另找玩伴住。

「你不回家住?」我问。

「我和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吧?」他挠着头,面露尴尬。

我有点郁闷,不知道他想哪里去了。

不过也好,难得有了两天清净,就算欠他一个人情也值得。

在充满忧虑中度过一整天,下班后的回「家」路线也不再熟悉。这些,都是那场「四角游戏」带给我的改变。

我发现自己好久没笑过了。

嚼蜡般吃罢晚饭,我关了灯,躺在沙发上,在屋外车流涌动声中,看着黑暗的天花板,反思这几天遇到的离奇事。

一切诡异的遭遇,都是从那场「四角游戏」开始的。难道说,我和子妍,真的招惹了什么东西?其他两位玩家,现在都还好吗?

屋里很黑,我又是一个人,不敢再细想,只好玩起了手机。

我发现从去年年底开始,子妍的朋友圈就没有更新过了。不,这和我印象中活泼开朗的子妍并不一致……

砰!砰!砰!

重重的敲门声响将我拉回了现实。

这不像朋友的力道,他也没有告诉过我,会有别的客人上门。

砰!砰!砰!

敲门声没有停止,反倒越来越激烈了。

3

砰!砰!砰!

敲门声好像是黑暗中震颤的惊雷,我吓得从沙发滚到地板上。

屋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对方为何还要敲门?

而且,门外的人除了重重地敲门,一句话都没说过。这更让我觉得蹊跷。

我悄悄走到门前,敲门声突然停住了。我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只能趴在门上通过猫眼偷看。

走廊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

门外的人走了?像是在回应着我的疑惑,防盗门锁传出了「刷啦啦」的插钥匙的金属声。

我的呼吸在一瞬间停止,钥匙缓缓转动的声音犹如一把钝刀,狠狠地刮擦着我的大脑。

我强忍恐惧,拨通 110 报警电话,一瞬间打开了屋里的灯。

深吸一口气,憋住眼泪,我用尽一生的力气朝门外吼道:「谁!?」

猫眼里什么都看不到,我拿防盗链锁住门,将门慢慢拉开一条小缝朝外看。

走廊黑森森的,屋里又开了灯,我只能大概辨认出,门外站了个黑衣男人。

我与他隔了两道门,但我总觉得,那团漆黑的影子,会突然穿过两道门,一把扼住我的喉咙。

我俩对视着,沉默了足足有十秒。「不能退缩,不能退缩!」我在心中强迫自己与黑衣男人对视。我看不清他的脸,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有那么一瞬间,我在心中问自己:这人,是否真实存在?

「……走错了。」

黑衣男人挠挠头,转过身,缓慢地又看了我一眼后,走掉了。

听着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关上门的刹那,我觉得全身快要散架了。我跪倒在地,大声哭泣,为自己的勇敢和绝望。

……不,等一下。

如果对方真是走错了门,他为何要先敲门?敲门的意思,难道不是试探屋里是否有人?

凉意再次如蛇般袭上后背,缠紧了我。

他究竟是谁?他是来找谁的?我……

电话铃声突然在手中响起,吓得我手忙脚乱,差点丢掉电话。

是室友打来的。

「你快回来一趟吧,马上!立刻!」

4

室友收到了一个小小的包裹。

寄出方匿名了,包裹几乎是个空盒子,里面只有一张照片,和一个小小的内存卡。

照片是我的半身照,不过我对照片毫无印象,应该是有人在暗处偷拍的。

内存卡里,一定隐藏着重要的秘密。

「别丢下我一个人住,我有些怕,」室友近乎哀求地抱住我,「真的有人在监视我们吗?」

我明白,就算身边有充满恶意的视线,那也是针对我的,和子妍失踪或许也有关。我不能再连累我的室友和朋友了。

于是,我没有急切地读取那张内存卡,也没有告诉室友我刚才的遭遇,而是在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便出门急租到了一个廉价的地下室。

我不太信任自己的电脑,于是借来了朋友的。他对黑衣男人的事将信将疑,但是看我一脸认真,又做出忧心忡忡的表情:「不该让你一个人住的,如果我在的话,就能保护……」

我担心他,不住地提醒:「万一那人不是跟踪我的,而是有意潜入你家,那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

「好的,放心吧。」

虽然嘴上答应着,但他的表情仍有一丝漫不经心,这让我有些隐隐的担忧。

新租来的地下室有些潮,不算舒适。但我并不打算久住,只是想找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基地。

自从那次「四角游戏」之后,我的身边出现了太多难以理解的事,我有预感,室友收到的内存卡或许是解开一切的钥匙。

我关掉屋里的灯,确认了门已经上过两道锁,才小心翼翼地将读卡器插在电脑上。

屏住呼吸,心跳也近乎停止,因为我听说过一些程序会自动弹出奇怪的东西。幸好无事发生,储存卡里只有一个网址。

打开网址后,整个网站只有一张风景图,没有其他任何链接。我不信邪,用鼠标滚轮上下翻滚了好半天,这才发现,网页底部藏着一个链接。不过,链接的颜色调成了与网页的背景色相同,必须全选网页内容才能看出来。

有谁会这么费尽心思地藏起一个网站?

我点进网址,迎头弹出的一张图就把我吓懵了:居然是惊悚漫画。

自从子妍失踪那日起,我的内心就始终处于紧绷的状态。这种突然袭来的可怕图像,差点把我吓摔倒。

于是,我一个人在深夜的地下室出租房里,细细阅读着一本离奇的惊悚漫画,生怕漏掉任何线索。每当发现自己过于沉浸,我都要想一些开心的事,强行将自己拉回现实。

而且,我还不敢放松警惕,要时刻留意屋外是否有其他人的脚步声……

漫画讲了一个男人因为琐事受到了诅咒,他绝不能看向镜子,如果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就一定会发生怪事。

因此,他无论如何都要躲开镜子。

然而,就在他以为躲开了所有的镜子,正在上网和朋友聊天时,电脑突然关机了,黑屏后的电脑,反照出他自己的脸。

「镜」中的他慢慢变化,变成了另一个人:面目歪斜,双眼流血。

接着,那张图突然动了起来,血腥的脸越来越近,直接从电脑屏幕中飞了出来!

5

没想到,惊悚漫画的最后一张图,是个可动图片 GIF。

我在床上躺了整整半个小时,才彻底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我留意到,最后的动图里,从电脑中飞出的「人」张开嘴的刹那,他的嘴里标记了一行网址。

真的还要继续吗?我问自己。如果不看完漫画,绝对无法看到最后的网址。这样一环扣一环,究竟是要藏起什么?

不,我无法停止。不如说,我根本没有选择。

新网址看上去平凡无奇,像是个普通的借贷网站。只有在注册时,需要向网站交一笔「赞助费」。

转完账以后,我开始后悔,要是网站拿了我的钱去做了非法的事,那我岂不成了共犯?

可人生就像过山车,只有不断翻滚着尖叫向前,却没有丝毫停下的可能。

我进入了网站的「里站」――我看到了那些如果不登录,就没有权限查看的版块。

原来,这个网站是个线上密室解谜游戏网站。

我曾经玩过一些简单的 flash 密室逃脱游戏,但眼前的这个比我接触过的要血腥太多。

用断掉的肢体做导体,砍下自己的小指当钥匙……如果谜题解答错误,玩家还会遭受残酷的惩罚:红光闪过,喷溅状的血点瞬间布满整个屏幕。

想要通关这个密室游戏,必须要强忍住恶心与恐惧,还要保持冷静与敏锐。密室并不算难,但正常人一定会因为如此扭曲的谜题而退出。

当打穿第一个密室之后,在弹出来的借贷广告提示下,我进入了第二个密室。

原来,这密室游戏是递进的,逃脱第一个密室才能进入第二个,总共有十三个密室。

我用了两天时间,才彻底将全部密室打穿。

这时已经到了周末,距离子妍的失踪,已近过去了近一周的时间。

6

推开密室最后的大门,我得到了一个软件的下载地址和两个机器码。

将机器码分别绑定在电脑和手机上,这样一来,就能顺利登上神秘的软件了。

但我没想到,等待着我的,是怎样的人间炼狱。

视频软件里,在线直播着不同的密室逃脱游戏,而直播游戏中的谜题和我刚刚打穿的十三个密室相比,有过之无不及。

唯一不同之处在于,视频里的所有流血事件,都是在真实发生的。

视频里不同肤色的玩家,用不同的语言哀嚎咒骂着,他们的脸上浮现出愤怒、狂热、满足等扭曲复杂的表情。

与其说他们热爱密室逃脱,不如说他们热衷于更加残酷的事。

因为每次游戏,第一个通过全部密室的玩家,都可以获得极具吸引力的奖品:任何一国的全新身份、十个比特币,以及「一个女孩」。

一个瑟瑟发抖的女孩,被五彩的绸带捆绑起来。当密室的「玩家」闯过最后一道关卡,推开奖品的大门时,就能看到作为「奖品」而被蒙住双眼、束缚手脚的女孩。

胜者可以对女孩任意进行处刑,这也是整个「密室游戏」里最为残虐、抓人眼球的部分。

如果说「玩家」在游戏过程中的自残是基于自愿,那么对于「奖品」的处刑,则是赤裸裸地对弱者的施暴。

我颤抖着,点击着网站里的「往期回顾」视频。

受害人的惨叫、「玩家」的大笑,以及屏幕上不断翻滚的、五花八门的污言秽语。

我知道,那些「观众」一定是世界上最龌龊、下流的一批人,但我对他们毫无办法。

我无法阻止他们,就好像我无法阻挡整个世界的恶意。

也许是为了增加每个「奖品」的价值,每位受害人都会有一段专属的详细介绍。我猜,每一位「奖品」在被限制人身自由之前,都曾被秘密监视过一段时间。

女孩的出身、她的理想、她最喜欢的人……受害人的隐私被暴露出来,不过是为了增加她被毁坏时的价值。

这视频软件背后,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在玩弄着无辜者的生命?

就在我满怀悲愤,点开下一次游戏的「奖品」时,我原本收紧的内心,开始剧烈跳动起来。心跳声就像是在脑海中接连不断的爆炸,余波震得我两手发抖。

――我看到了子妍。

7

「可怜的女孩子妍,25 岁,重点大学毕业的年轻会计,本密室网站的资深观众兼玩家。

「老玩家子妍,欠有本网站借贷部门若干借款,于是我们给子妍指派了一个简单的任务:只要子妍给我们介绍一个漂亮的女性朋友,所有负债即可一笔勾销。

「带走子妍朋友的地方,我们定在了密室游戏馆。为此,本网站甚至买通了店员,保证能够在游戏的特定环节,在黑暗中带走那个女孩。

「可到了关键时刻,子妍反悔了,她走到了本应是朋友所在的位置,代替朋友被带走。

「遗憾的是,伟大的友谊不能拿来偿还借款。子妍她,成为了本期的奖品!令人感动!」

看完「奖品介绍」后,我冷汗淋漓,愤怒与恐惧同时涌上心头。

或许从很久之前,我就被这个网站的幕后黑手给盯上了。我后知后觉,直到子妍消失才发现这一切。

所谓的「第五人」,并不是被「四角游戏」召唤出来的,而是早就躲藏在了现场。

密室游戏的店家和其他两位玩家都被收买了,所以我才找不到子妍消失的线索。

如果子妍没有临阵反悔,如果我当时没有大喊大叫,现在出现在网页上的「奖品」,就会是我。

子妍她虽然背叛过我,但最终还是选择让她自己成为他人手中的猎物……

这时我突然想到:给室友寄去我的照片和内存卡的,会不会正是子妍?

按照她原本的计划,如果我失踪了,她自己也被幕后黑手控制而失去人身自由,我的室友或许能按照指引,一步一步地找到我。那张偷拍的照片,是为了让室友感知到危机。

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子妍单纯的笑脸。没想到,她已经在泥潭里陷了那么深。

忍住眼泪,我点开了文字介绍下方的录像。

子妍像只动物一样被关在铁笼里,送饭的人随意将饭碗扔在地上,饭粒随即撒落一地。子妍虽然满脸憔悴,但她没有扑向食物,反倒是用冰冷的眼神紧盯送饭的人。

我懂。那些幕后的黑手们是想踩碎子妍的尊严。她的眼神越是冰冷,她的惨叫就越会让那屏幕之后的几百个观众感到兴奋。

我将嘴唇咬出了血,发誓一定要拯救子妍。

如果我不救她,她一定会在这些疯子的围观之下,被残忍杀害!

我通过读取网页的代码,将网上的视频下载到电脑上。通过对音频的不断降噪,我听清了那个给子妍送饭的人说的一句话:

「吃饭时间到了。」

我下意识地凑得离音箱更近了一些,将同一句话连放了三遍。

没错,这句话是我们的本地方言。

子妍或许没有被转移走,她还被囚禁在我们的城市……想到这点,我的内心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我逐一将视频画面的每个角落放大,想要从他们的衣着、行动上获取蛛丝马迹,但都失败了。

然而,在放大盛饭的一次性纸碗时,我发现了一丝异样。

纸碗的花色,我有些眼熟。

这是我们本地超市自有品牌的一次性纸碗!

换句话说,子妍很有可能被囚禁在一个离我们本地超市非常近的场所。

如果再给我更多时间,我肯定能锁定子妍所在的位置。

然而今天是周末,网站上闪烁的红光提醒着我,本次的密室逃脱游戏就要开始了。

全世界将会有二十个密室逃脱同时开启挑战。子妍,作为其中一个密室逃脱的「奖品」,一旦有玩家通关密室游戏,她都将凶多吉少。

8

「先报警吧。」我低声说。

思前想后,我还是喊了朋友来帮我。只有我一个人,果然太吃力了。

「报警可是要留下来做笔录的,你觉得还来得及吗?」朋友担忧地问。

不,来不及了。我懊悔地抓紧自己的头发。要是我能早些解开那些密室游戏,我看到子妍的时间,会不会也能提前一点?

或许是见我在哭,朋友倾过身子,抓住我的手腕:「你别哭啊,时间不多了,别放弃最后的机会。」

我抬起头,看了看他忧郁的清秀面容。

咖啡馆里的空调温度好低,我浑身发冷,只有手腕感受到了一丝温热。

停了片刻,他轻声问:「还能再理一遍线索吗?」

我抽噎着,将直播中的手机放在两人中间的桌面上。

「游戏马上要开始了,子妍被换到了新的房间里。新房间只有一个门,所以我推断,子妍就是最后的奖品,第一位通关的『玩家』可以在房间里对子妍处刑。」

朋友用忧虑的眼神看看手机,又看看我。

我继续说:「还记得我之前跟你分析过的吗?能够拘禁子妍,并布置密室逃脱的地方,不太可能在喧闹的酒店或旅馆,所以我把范围划定在比较偏僻的地方,那些即将拆迁的居民区和闲置的建筑。」

一边说,我一边取出了本市地图展开,地图已经被我画得乱七八糟。

「我记得你说过,应该是在距离那家超市近的地方……」朋友迟疑地指向地图。

「对,这么一来,范围就缩小到只剩两个建筑了。」

我用笔在地图上圈出两个地标,一个是中止建设的办公大楼,另一个是已经荒废了几年的商超大楼。

只有这两个建筑,满足了位于本地、空间足够、附近有特定超市、会引起较少注意这几个条件。

朋友迟疑道:「可还是要二选一,而且一处在东北方,一处在西南方,根本赶不及……」

「有一点,我是刚和你说话时才发现的。由于子妍她移动了位置,所以出现了新的线索,」我敲击手机屏幕,「看子妍现在被拘禁的位置,看窗户!」

屏幕里,子妍坐在房间正中的椅子上,被捆绑成「奖品」的样子。她所在的房间里只有一扇紧闭的门和一扇窗帘紧紧拉住的窗。

窗外,不断映出五彩的光,甚至照亮了子妍的半边脸颊。

「以商超大楼的位置,这个时间附近不会有太多车流,窗外的光芒不可能这么强,」我说,「而办公大楼的街对面,有另一栋办公大楼,那栋楼的楼体是张巨大的 LED 屏。子妍窗外映照的光,应该是 LED 屏幕上广告发出的光芒,而不是车流的光!车流的光,不应该是这种五彩的颜色。」

朋友沉思片刻,点点头领会了我的意思,他一把拉起我,冲出咖啡馆,启动车子。

我唯一没有想通的问题是,子妍现在究竟在几楼。我无法直接冲上子妍所在的楼层,况且其他通道可能都被堵死了,唯一的方法……

我坐在车里,取出口袋里的剪刀,剪掉自己的长发,甚至刮掉了半边眉毛。

「你疯了?」朋友有些急切地想转过头。

「我要去救子妍。救她的方法或许只有一个了,就是我也去参加密室逃脱的游戏,」我恨恨地说,「这些王八蛋,把女孩子当成猎物,我就算被捉,也绝不向他们低头。」

朋友叹了口气,点点头。

「丑吗?」我揉着被剪掉的头发问。

他轻轻地笑了:「又甜又酷。」

9

朋友将我送到位置以后,我发现那处已经停建许久的办公大楼,竟然被挡板围了起来,好像还有人看守。

这不寻常。我的心越来越沉重,子妍,应该就在那栋楼里。

「我要去闯关,救出子妍,」我指挥着朋友,「你立刻去报警,带他们快来。」

他一脸苦闷地跟我下了车,拉住我的手臂。

「还是我去吧,太不安全了。你去报警。」他犹豫地说。

我轻笑:「可你根本不会玩密室逃脱,对吗?」

密室逃脱里的谜题虽然简单,却也不是谁都能轻易解答的。更何况,这场真人游戏的谜题,充满了残酷的陷阱。一不留神,甚至可能失去性命。

「别逞能了,也别耽误我的时间,快去!」我用力把他往车里推。

「子妍的事,责任不在你,不要那么勉强自己……」

我伸出右手食指让他闭嘴,再次用力推了推他,让他赶紧走。

「一定要小心,随时联系我。」朋友说。

我像诀别一样拥抱了他。

就像子妍把我卷进这失控的生活一样,我也给他带来了过重的负担。

看着他的车逐渐远去,我再次无声地拭去眼角的泪。

我要靠自己的力量,挽回子妍,挽回这一切。

我冲向办公大楼,果然有两名不怀好意的保安上来阻拦,我亮出正在直播的手机,明确告诉他们,我也是「玩家」。

虽然我是插队者,但他们没有拒绝的理由。

在这场密室逃脱游戏里,就连「玩家」,也不过是让屏幕外观众愉悦的祭品,多一个当然无妨。

果然,看了我的 ID 以后,我被准许进入了办公楼。

电梯已经停用,没有打地坪的地面坑洼不平,堆积着厚厚的灰尘和碎石颗粒。走楼梯上四楼之后,我发现,走廊果然是装修过了。

这栋楼,已经成为了血腥真人密室逃脱游戏的现场,我无法后退。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视频被锁定在「奖品」子妍的房间。

可怜的子妍,依然在试图挣脱捆绑。

子妍,坚持住。为了你,我会拼尽全力。

谁都拦不了我。

第一道密室门打开后,我也迎来了第一道谜题:我要在十几个喇叭爆发出的惨叫声中,听出一个男人低语的开门密码;

第二道密室的谜题,是要在颜料池里找到血衣小女孩布娃娃的残碎肢体,像拼图一样拼在机关上,我因此双臂被染成殷红;

第三道密室里,我看到了前一位玩家的尸体。我扶起他,让他的双臂连通电源两极,打开了门……

这十三个密室,没有一个不惊悚可怖,而我竟然一一解开了它们。

我能感觉到,自己在变得不像自己……

不过,一切都结束了,十三道门之后,就是最后的「奖品」。

在解谜的过程中,我总共跨过了三具「玩家」的尸体。没搞错的话,我应该是第一个解开这座密室所有谜题的「玩家」。

子妍就在门后等我。

用力拍打着最后的门,我大声吼叫,让那些幕后黑手赶快开门。

屏幕中,子妍的房间,也传出了拍门的声音。

子妍,等我。

等我!

10

门打开的一刹那,我的心也悬到了嗓子眼,那个被绑架的女孩,她在门后瑟瑟发抖,等待着我,她在恐惧,她马上就自由了……

――可是,她不是子妍。

那个被蒙住眼的女孩抽噎着,瑟缩着,畏惧着我的靠近。

然而我并不认识她。

我的大脑「嗡」的一声炸开,精神也随之恍惚起来,好像这一切都只是个梦。

我低头看向正在直播的手机,子妍的房间中也闯入了一个人,不过那不是我,也不像好人,更像是另一个「玩家」。

子妍挣脱了双手的束缚,摘下了眼罩,但她面对的「玩家」突然亮出了白晃晃的刀刃,一刀刺进了子妍的腹部。

子妍的惨叫,伴着狰狞的狂笑声,从手机的扩音器里爆发而出,无比刺耳。

……哪里出错了?究竟是哪里出错了?

我紧紧盯着手机,泪水流了满脸,这些日子以来的一幕幕,飞快地在我的眼前浮现。

我想起了晚那晚试图打开朋友家防盗门的男人。

难道,我一直处在他们的监控之中……

我想起了网站上看到子妍时,关于她的简介。

现在想想看,那简介根本就是针对我的!那些文字,是在刺激我,让我一步一步更加深入到这个「游戏」之中。

也就是说,我一登入他们的视频软件,就已经被这群幕后的黑手给辨明了身份……如果我没有下载视频软件,子妍或许还能多活一段时间……

还有什么……我还忽略了什么……

屏幕里,子妍捂着腹部,蹒跚地逃,她逃到了窗帘的位置,她想要跳窗?!

不行,子妍,会死!

难道说,她无论如何,也不想成为那些丑陋恶人手中的玩物?

窗户……

直到这时,我才想通了,指引我来到这座密室的关键线索,就是――窗户!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尖叫不止,尖利的嗓音让眼前的少女吓得瘫倒在地。

我根本顾不上她,而是疯了似的冲向窗户……

我和屏幕中的子妍同时用力撕下窗帘。

屏幕中的子妍惊愕地站在了原地,这股油然而生的恐惧感也飞出屏幕,击穿了我。

没错,我站在窗前,注视着窗外街对面的那张覆盖了楼体的巨大 LED 屏,鲜艳的光芒几乎将我整个人包裹。

而手机屏幕中,子妍面对的,是镶嵌在墙上的,一张散发出七彩光辉的小屏幕。

子妍的房间根本没有窗户。

所谓「窗外」的光芒,不过来自于窗帘之后的小屏幕。

上当了。

屏幕伪造了窗户的光,骗了子妍,也骗过了我。

上当了。

我推理错了子妍所在的位置,子妍不在这栋楼,那么……我又在哪儿?

手机屏幕里传来子妍带着哭腔的惨叫,我的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手机坠落在地,摔得粉碎,我不能再看下去了。

再也不能……

就在这时,窗外那张巨大的 LED 屏幕突然打出了七彩斑斓的刺眼字幕:

Welcome

To

Trueman

Room

Escape

(欢迎来到真人密室逃脱)

这是谁家真人密室的广告……为何会在这种时间……这种地方……

我被那光芒彻底吞没,视界发白,意识迷失,几乎要从窗口坠落。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轻轻呼唤我的声音。

虽然精神恍惚,我还是分辨了出来,是朋友。他终于报完警,来接我了。

我想让他带我赶紧逃离,此地不宜久留,而且,子妍也已经……

我止不住地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浑身虚脱,好希望有个人能来牵住我,给我一点点温暖……

「你知道吗?在这场密室逃脱的同时,另一场直播也在进行,」朋友说着,举起手机走近,「你很聪明,可还是没有看到全部。」

手机屏幕正中,映着我惊慌失措的脸。

满脸的泪痕,被不知藏在哪里的摄像头拍得一清二楚。

「想见子妍吗?」朋友牵起我的手,他的掌心冷冰冰的,「带你去见她吧。」

□ 树乱

点击查看下一节

你逃不掉了
?
赞同 555
?
目录
99 评论

分享

隐秘之眼 :那些细思极恐的生活故事

树乱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