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如果筷子也有江湖

所属系列:脑洞在燃烧:这神展开的世界(已完结)-第二章 江湖轶事

如果筷子也有江湖

脑洞在燃烧:这神展开的世界

1
十八岁那年,师傅把我赶出了师门。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日头高高地晒在头上,把门口的大黄狗热得没了力气。

「阿黄,喝水啦,」小翠借着给狗喂水的功夫,偷偷看了我一眼,目光中满是心疼,小声地劝我,「跟我爹认个错,我帮你说说好话,这件事就过去了。你已经跪了一个上午,再跪下去,身子骨会扛不住的!」

我倔强地扭过头,却因为动作太大,带得膝下筷子一阵晃动。

没错,我并没有跪在平地上,而是两处膝关节各压着一根筷尖。筷尾则直直地立在地上,竖在一片沙地中。更奇特的是,还有一粒小小的芝麻被夹在筷尖与膝盖间,因为力的施加而牢牢不动。

按照师傅的标准,筷子不能翻倒、不可歪斜,芝麻不能掉、沙地必须平。对我而言就是难以忍受的折磨——力用大了,筷子必将插入沙地;力用小了,芝麻则会掉落下来,我必须保持膝盖微弯的角度,一丝一毫也不能晃动。

用师傅的话来说,这是在感悟筷子的「气息」。

而我这一扭头,不小心带动了筷子,芝麻掉入沙地中,落到被筷子搅出的沙坑里不见踪影。我越发着急,想要调整双腿,却反而用力过猛,把两只筷子「啪」地一声折成了四截。

没等我从这横祸中反应过来,师傅已经沉着脸站到了我面前。是了,他一生忠诚于筷,自然对这筷子折断的声音分外敏感,因此在屋内也能听出我的失误。

「你可知错?」师傅的声音中带着失望。

我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犹豫片刻,还是勉强答道:「弟子不该折了筷子。」

师傅叹了口气:「换双筷子,再跪四个时辰……」

「师傅!」我突然打断了他,「弟子不明白,外敌当前,为何避而不战!」

「孽障!」师傅突然涨红了脸,脸色也狰狞起来,「你才学了几年筷法,就敢去争强好胜?」

小翠赶忙过来打圆场:「爹,师哥他也是为了本门名望着想……」

「师傅!」我愤怒大喊,「人人都说荆门第一筷怕了西洋鬼子,弟子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师傅突然沉默下来,他盯着我看了许久,颓然一叹,问道:「夹字十八法练得如何了?」

「回师傅,一个刹那间已可夹起三十七粒小豆。」

「戳字七决呢?」

「可凌空于生鸡蛋上点洞,而蛋壳不裂。」

「挑字秘要又怎样?」

「从龙须面到碱水面,样样精通。」

面对师傅的考较,我应对自如,脸上也不由得露出骄傲的神色。小翠听着我自信的话语,崇拜地看了过来,眼神中似乎有光芒闪动。

师傅略一停顿,突然问道:「柔劲呢,可掌握了?」

小翠的神色一下子紧张起来,她自是知道这门功夫的难练之处。我却面无惧色,昂首笑道:「禀师傅,昨日已可夹起街口李寡妇的小卤豆腐,奔行数里,豆腐上不留丝毫痕迹。」

师傅一下子哑口无言,在我示威般的目光中,突然一摆手:「既然如此,我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你走吧。」

「什么?」我一下子如遭雷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翠也惊讶地拽住师傅的手,不住地为我哀求:「爹,师哥他一时糊涂,你别把他逐出师门啊!」

师傅似乎主意已定,顽石一般毫不动容,被小翠念叨久了,还不耐烦地一挥袖子:「想让我原谅他,除非那招上古失传的筷法重现人间!」

我和小翠面面相觑,自然知道师傅说的是哪招。那根本就是个不着边际的传说。

话已至此,多说无益。我站起身来,转头向门口走去。

师傅,你年岁已大,失了血性,这双载着华人尊严的筷子,你担不动,我来担!

2
荆门最大的酒楼里,此刻正是愁云惨淡,几个身穿华服的老客,满脸无奈地叹着气。

一个长衫书生满面愠色,声音忍不住拔高了几分:「那洋鬼子在码头摆下擂台,声称刀叉才是世界第一餐具,筷子不过两根木棍,是野蛮人的用法……荆门满城好汉,居然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的吗?」

青衫老者磕了磕手中的烟锅,皱起了眉头:「翠云楼的王老爷子、荣华府的李大官人……这些知名老饕纷纷饮恨,各路好汉怕是都不敢轻举妄动了。谁又敢说自己争得过西洋鬼子呢?」

长跑书生脸上突然带起了几分憧憬:「若是荆门第一筷出手,想必定然……」

「荆门第一筷……如果是他,说不定真能……」老者长叹一声,摇了摇头,「可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难呐!」

我大步走进酒楼,正好撞见这几个苦瓜脸。听着他们悲观的话语,心中不忿,猛地一拍桌子:「你们几个也是大好男儿,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就一个洋鬼子吗?我这就去灭了他!」

几人听到这话,不由自主地看了过来。长衫书生正自烦闷,没好气地说道:「哪里来的狂徒?不知多少使筷名家败在了西洋鬼子手上,你一个黄口小儿哪来的信心送死?」

我冷哼一声,也不废话,右手一扬已经从怀中掏出了筷子。正巧店小二送来一叠油炸花生米,我一把抢过,信手挥得漫天都是,手中筷尖连动,卷起阵阵残影。须臾之间,手中小盘里满满当当全是花生,到似乎根本未曾洒过一般。

「夹字十八法?」老者轻咦一声,拱手问道,「荆门第一筷是你什么人?」

我想起师傅赶我走时的决绝,咬牙道:「什么第一筷?没听说过!」

老者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不再说话了。

书生已经激动地站了起来,口中不住咋舌,欣喜道:「少侠好俊的筷法!世间罕见,世间罕见啊!」

一边说着,他已经吩咐随从备上八抬大轿,簇拥着送我往码头赶去。

街道上人头拥挤,无论老少纷纷齐聚而来,争先恐后一睹新的打擂者。我迎着众人崇拜的目光,倒似乎是中了状元走马夸花一般,不仅有些飘飘然起来。

没错,这才是我要的生活!万人景仰、少年英雄、名利双收……什么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什么竹筷捕蝇跪筷练功,小爷我再也不要过那样的苦日子了!

3
我尚沉浸在迷醉中无法自拔,轿子突然停了下来。我睁开眼睛环顾四周,江浪涛涛、千舟竞渡,已然是到了码头。

前方人群熙攘之处,有一个八尺上下的高台,约莫几丈方圆,想来便是擂台了。

我冷哼一声,拨开人群登上擂台,持筷喊道:「哪个是西洋鬼子?出来送死!」

迎面走来一个穿着高领衣服的怪人,金发高颧、鼻梁挺立,与中原人士大不相同。他在我眼前站立,用生硬的官话问道:「你好,我是查理。你是来打擂的?」

我并不答话,只是将手中筷子高高举起,昂首道:「祖传木筷,紫檀所制,长六寸三分。」

查理眉头一皱,从背后取出一对刀叉,寒光凌冽,颇为骇人:「刀叉,铁的,上个月刚买回来。」

果然是蛮夷,不懂礼数。我冷哼一声:「比什么?」

查理拍拍手,有人从台下端来两个盘子,里面盛着一种米黄色的粗壮面条,看着颇为奇怪。

我哈哈大笑:「让你见识一番本门的挑字诀!」说罢,手中木筷抖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插入盘中,随后轻轻一挑。说来也怪,这奇怪的面条粗壮圆滑,比一般面条要难挑的多,但又如何难得住我?一大缕面条顷刻间被挑入半空,虽然不住扭动,但没有一根滑落。

我得意挑眉,示威般看向查理。可笑,面条这种东西,怎么可能用刀叉食用?这洋鬼子怕不是失了智,自寻死路?

谁料到,下一秒我就愣在了当场。

好一个查理!他将餐刀放在一边不管,右手持叉,一个蛟龙入海,已经深深插入面盘之中,然后叉柄轻旋,刹那间连转了一十八圈!随后他将手中钢叉举起,所有面条都均匀地裹在叉子上,层层叠叠仿佛纺锤上的线团。

怎么可能!叉子……叉子还能这样用?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周遭的看客们已经议论起来:「出现了……传说中的那一招……多少豪杰就败在了这一招下……」

查理不屑一笑,转身就走:「我以为是个劲敌,没想到不堪一击……老规矩,折断筷子,滚吧!」

话音刚落,几个彪形大汉狞笑着围了过来。

不!筷在人在,不能让他们动我的筷子!我拼命挣扎,用身躯护住怀中的木筷,任由雨点一般的拳脚落在身上。打了许久之后,「咔嚓」一声从我的腿骨传来,我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4
醒来第一件事,我就紧张地把手深入怀中,摸到的却只是几截断裂的木棍。

筷子……断了……

我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腿断了,现在连筷子也断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就在我绝望之际,一个馒头突然伸到了我面前:「你醒了?吃点东西吧,你已经昏迷三天了。」

我忍不住抬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早已不在码头,而是待在一间破庙里。一个满身脏臭的乞丐,正盘腿坐在我身边,一脸关切地看着我。

「我在码头发现了你,不知道被谁打成了这样,」乞丐把馒头又递近了一点,「人生在世,谁没有点挫折?放心,总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东山再起?」我看了看乞丐的样子,不知该露出什么表情。你这样子,有说服力吗?

乞丐尴尬地笑了笑:「我可不是乞丐,这只是在体验生活而已。我当年,也是江湖上的一号人物……」

被乞丐这么一打岔,我的悲愤倒是被冲淡了几分,肚子也适时叫了起来。我习惯性地伸手入怀想拿筷子,却愣住了——我一个败军之将,哪里还有自己的筷子?

乞丐却哈哈大笑起来:「你们这些名门正派,吃个馒头也要用筷子?」他手上用力,一个馒头登时撕作两半,一口就吞下了其中之一:「所谓返璞归真,这双手啊,才是最好的家伙。」

我苦笑一声,索性也学着他的样子,用手拿起馒头啃了起来。

吃了几口,我和乞丐对视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这几天的苦难都被抛到了脑后。虽然此刻我一无所有,但却感到分外快活,连前几日万人景仰的风头似乎都不如当下一般。

不小心笑得太急,我嘴里还没吃完的馒头一下子噎住了。乞丐连忙递过一碗清水,我大口喝下,却突然拿着碗愣住了——这碗,不会是乞丐经常用的吧?

虽然此刻我已经把乞丐当作重要的朋友,但看着他满身的污垢,还是觉得无法忍受。

乞丐看出了我的想法,嘿嘿一笑:「放心,这碗我可没有用过。」他不知从何处找到一根草杆,插入碗中,美滋滋地吸起了水。

看着他的样子,我微笑摇头,却突然心中一动,似乎有什么灵光在脑中一闪而过。

5
我陪乞丐在这城郊破庙过了几天,忘了自己名门弟子的身份,也忘了那场让我失去一切的打斗。我本以为就会这样平凡地生活下去,这天却听乞讨归来的乞丐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荆门第一筷……出山了。

「听说前几天有个疑似他弟子的人,挑战西洋鬼子失败,不见了踪影,」乞丐嘬着牙花子,八卦道,「可能老头是急了吧。这下好了,码头又能热闹起来,讨饭也容易地多咯!」

我纠结了好久,终于一咬牙:「兄弟,带我去一次码头,我想看看这场比试。」

我终究还是放不下师傅……和小翠。

今日的码头,人流又岂止那天的十倍?荆门第一筷约战大败中原好汉的西洋刀叉,如此格局的比试,几乎吸引了全城的老少。

我在乞丐的搀扶下挤在人堆中,眯起眼睛盯着台上的两人。

查理还是那副彬彬有礼却笑里藏刀的样子,一对刀叉拿在手中。他的对面几米处,站着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消瘦却有力的手中紧紧握着一双竹筷,不是师傅又是谁?

「怎么,不像你徒弟一样,报一报筷子的来历吗?」查理似笑非笑地问。

师傅摇摇头:「那不是我徒弟。废话少说,比什么?」

乞丐在我耳边嘟囔着:「老头子还挺倔,都为了人家出山打擂了,还说什么不是徒弟。」

台上,比试似乎已经开始,两个盘子被端了过来,分别呈现在两人面前。

第一关照例是比面。师傅微微一笑,一双筷子交叉成「X」状深入面盘之中,略一搅动,面条就被全部卷到了筷上,竟然丝毫不慢于查理的餐叉!

查理眉头一皱,挥了挥手,又有两个盘子端了上来。

「那是啥?田螺吗?」乞丐有些好奇。

「不,是蜗牛。」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惊喜地回过头:「小翠!」

「师哥。」小翠看着我,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又把担忧的目光投向了台上。

蜗牛这种东西,所有肉都藏在厚厚的硬壳中,该如何吃到里面的肉?

师傅将筷子伸入壳中,连使「挑」、「夹」多门功夫,都无能为力。抬头一看,查理正一手高举钢刀,一手用叉子固定住蜗牛,用又厚又硬的刀尖狠狠地戳在蜗牛壳上,「啪」的一下,蜗牛壳应声而碎,露出里面柔软的肉来。

师傅脸色难看,举起筷子暗暗用力,「戳」字诀使来,刹那间运用巧力在蜗牛壳上同一部位连戳七下,终于用深厚的功力破开了硬壳。

但筷子本是木制,筷尖又是圆头,论起破壳功能,又怎么比得过锋利的钢铁刀叉?师傅用尽功力才破开第三只蜗牛,那边查理已经把所有蜗牛肉吃了个干净。

师傅呆立了片刻,颓然一叹:「我输了。」

6
查理冷笑着走到师傅面前,一把夺过师傅的筷子,猛一用力断成两截。

师傅突然老泪纵横,跪在了筷子残尸前:「本门祖训有云,筷在人在,今日筷断,老夫有何面目苟活于世?」他突然拿起地上的断筷,一下子插进了自己的咽喉。

「师傅!」「爹!」我和小翠同时惊叫一声,往台上冲去。我腿脚还没恢复,一瘸一拐地冲上擂台时,小翠已经抱着师傅哭泣,鲜血顺着咽喉处的筷子流了一地。

看到我,师傅的眼中似乎有了光芒,他气若游丝,「嗬嗬」声从咽喉的伤口传出,但还是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一入江湖身不由己,师傅我早就料到了此刻……本想设法让你避开,不成想却先你一步……」随后便没了声息。

我狠狠瞪了查理一眼,和小翠抱着师傅的遗体便要下台,却被他拦住了:「他就算死了,也是我的战利品,你们凭什么把他带走?荆门第一筷的尸体挂在旗杆上,更能说明刀叉比筷子优越!」

小翠咬牙问:「那你说怎么才能把我爹的尸体带走?」

「很简单,赢过我。不过,若是你再输了……」查理一双眼睛上下打量了小翠一番,似乎大有深意。

小翠从小贪玩,筷法不精,不可能是查理的对手,该怎么办?

就在我焦急之时,乞丐突然跳上了台:「我和你比!」

查理嗤笑一声:「你?你连筷子都没有吧!」

乞丐哈哈大笑:「我们比的是餐具,又不是筷法。我这一双肉掌,照样打遍天下无敌手!」

台下,曾有一面之缘的青衫老者突然惊叫出声:「当年漠北有位修炼到返璞归真境界的奇人,最喜游戏人间,难道……」

乞丐也不答话,只是盯着查理:「比不比?」

查理一声冷笑,眼珠一转:「好,我和你比!」

7
不得不说,乞丐这一双手,虽然难登大雅之堂,但却另有一番奇妙。

第一关的面条被他轻轻一抓,便一根不剩地攥在了手心里,大口一张便吃了个干净。

我心头一喜——这样看来,第二关的蜗牛乞丐更是手到擒来!论起破壳,刀叉哪里比得上双手的力道?只要乞丐用力一捏,那壳自然应声而碎。

可当蜗牛被端上来时,我却忍不住怒目而视:「洋鬼子,你这是什么!」

查理嘿嘿一笑:「铁板蜗牛而已,对筷法高深的各位算不上什么吧?」

没错,这放着蜗牛的烧红铁板,对刀叉与筷子来说都算不上什么,但乞丐一双肉掌,怎么对这通红的烙铁下手?

好阴险的查理!

乞丐沉默片刻,突然问:「这关我若是胜了,你让我带走老头的尸体,我们就算平手如何?」

查理胜券在握,得意道:「你不可能胜。不过若是万一……答应你便是。」

「好!」乞丐一声大喝,突然高高扬起双手,对着铁板上的蜗牛用力拍下。

「啪、啪、啪……」一连串硬壳碎裂的脆响与「滋滋滋」的烤肉声交相辉映。不过片刻之间,十几只蜗牛就被拍成了一盘碎渣,白肉自然毫无保留地露了出来。

但与之相对的,乞丐的一双肉掌已经皮开肉绽,鲜血混着焦香,仿佛没熟的牛排一般。

乞丐嘿嘿一笑:「我手废了,比不了下面的项目……但你刚才答应过,让我带走老头的尸体。」

查理哑口无言,只能黑着脸点了点头。

我与小翠抬着师傅的尸体,跟在背着双手的乞丐后面,一步步向外走去,拥挤的人群在我们面前自发地分开了一条道路。

回到破庙,我双眼噙泪盯着乞丐,正要说些什么,却被他笑骂着打断了:「老子口渴了,给老子拿水来……伺候你这么多天,轮到你伺候我了!」

我端过水碗,他却扭过了头:「这碗你们还要用呢……拿我的草杆来。」

我伺候乞丐喝完了水,面无表情地走到小翠身边:「你的筷子呢?」

「你要筷子做什么?」

「练功。」

8
一个月后,我瞒着小翠和乞丐,一个人一瘸一拐地来到了擂台。

查理看着我哈哈大笑:「一个瘸子,还想报仇吗?」

我不说话,只是默默取出了新做的筷子。

查理好半天才笑顺了气,不屑地摆摆手,立刻有人送上了餐盘:「意面那关,估计你也从你师傅最后一站中学会了技巧,就不多此一举了。咱们直接从蜗牛开始。」

我冷冷一笑,手中长筷连动,轻而易举地将蜗牛壳一一点碎:「新筷子,铁的。」

查理哑然,表情稍微认真了起来:「有意思。那你试试这一招吧。」

新端上来的盘子里,摆着一个椭圆状的物事,既不像芋头,又不像白薯。

查理刀叉并用,从那玩意儿上切下一小块,叉进口中:「优质品种的大号土豆,你试试看吧。」

难,真难。

这叫做「土豆」的东西,又大又圆,筷子根本无处施力。查理又刻意将火候控制地极好,土豆略有些软糯,但又带着三分脆生,想用筷子夹下一小块,最后总会崩成一粒粒的碎渣。

看着他得意地吃下了四分之一,我略一思考,笑了。

我竖起一根筷子,瞄准土豆的中心,用力一插到底,然后以筷子为把手将土豆高高举起,凑到嘴边啃了起来!

查理看着这一幕,眼珠子几乎瞪了出来,他看我吃得飞快,忍不住用刀叉插入土豆,想要复制我的套路——奈何刀叉形状不均,又太过锋锐,加上土豆重量不小,在重力的作用下沿着刀锋逐渐分为两半,「啪」地一声摔在了桌上。而筷子是圆柱体,受力均匀,反而无此顾虑。

我慢条斯理地把土豆吃完,打了个饱嗝:「你还有什么招数?使出来吧!」

查理脸色逐渐狰狞起来:「是你逼我的!」

他一挥手,立刻端上了两碗——牛奶。

「来啊!让我看看筷子的神奇!」查理疯狂大笑,「喝给我看啊!」

他将餐刀垫在叉子下,与叉子本来的弧度配合,又不上来叉子的空隙——一时间,居然能略微盛起一些液体来。虽然依然十分缓慢,但和筷子相比,已经是从零到一的突破了。

而我则举着筷子,对着一碗牛奶陷入沉思。

用筷子……怎么喝水?

9
我沉默片刻,对查理说:「你知道吗,筷法中有一门上古失传的招数,便是用筷子喝水。我师傅毕生的心愿就是能见一见这门奇招,但到死也未能如愿。」

查理冷笑一声:「用筷子喝水?你们中原人总是喜欢把编造的故事当作真的。」

我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地说:「师傅死在了这个台上……如果在这里使出这招筷法,想必他的在天之灵也能看见吧?」

查理似乎有些担忧,但还是色厉内荏地吼道:「空城计对我没用!筷子喝水根本不可能!」

我摇了摇头:「谁说用筷子就不能喝水呢?」

我将筷尖放入碗中,嘴轻柔地含住筷尾,略微一抿,碗中牛奶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起来。在查理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我将牛奶喝光,然后屈指弹在筷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新筷子,空的。」

没错,这除了是根筷子,还是一根吸管。感谢乞丐大哥和他的草杆。

查理浑身的戾气一下子泄地干干净净,他放弃了抵抗,垂头瘫在了地上:「你师傅是因我而死,你报仇吧。」

我举起了手中的筷子:「你知道吗,筷子对我们来说,不只是餐具,它更是一种文化。两根筷子一阴一阳,象征着平衡与和谐。师傅一直想教给我的道理,我到今天才明白——冤冤相报何时了,就如这筷子象征的传统文化一般,以暴制暴是没有结果的,应当以和为贵才是。」

查理忍不住热泪盈眶:「我悟到了,过去我只知道争强好胜,实在是大错特错。今天你不仅不杀我,还教导给我这些,我一定会……」

他话还没说完,我双手猛一用力,铁筷穿喉而过。面对他不敢置信的表情,我仿佛在看一个白痴。

可惜啊,我从来没听过我师傅的话。

「一个连筷子都能做成吸管的人,又怎么会遵守传统呢?」

备案号:YXX13weGEznFwmeA4lSB4p2

编辑于 2020-05-14 12:05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如果白素贞是个靓仔

赞同 153

目录
36 评论

脑洞在燃烧:这神展开的世界

川戈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