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 前任复出记

所属系列:奶酪陷阱:爱上你才不是意外

知乎盐选 前任复出记

1

我没想到门诊里坐着的医生会是许景程,我的前男友。

彼时我正在听最近的暧昧对象发的语音,心里计划着晚上穿什么去赴约。

隔着一个小屏风,我看清了不远处那张轮廓分明的脸,穿着白大褂坐在那张办公桌后面,认真地和病人讲着些什么。

要早知道是他给我看病,我应该穿双十厘米的高跟鞋和我的座山雕套装来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运动裤,休闲鞋,素面朝天,毫无攻击性。

我不能让情况这么被动。当初是他把我甩了,害我一代女海王的生涯画下一个污点,现在再遇见,我怎么能让他再压我一头?

四周看了看,人还挺多,我现在溜掉应该没人发现。

屁股刚离开椅子,许景程身边那个小姑娘就在我背后喊:「69 号,孟莱。」

这一声喊的真及时,我一回头,刚好和许景程对视一眼。

几年不见,这家伙居然比之前更帅了一点,英气的眉毛,棱角分明的下颌和高挺的鼻梁,整个人看起来禁欲又迷人。

许景程看见我,眉头一挑,用下巴点了点椅子,问:「哪里不舒服?」

我看着他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在心里骂了一万个人模狗样。

这家伙私下里是个极不安分的,工作时倒是装的道貌岸然。

我斟酌几秒,缓缓说道:「医生哥哥,我拉不出来。」想看看他什么反应。

许景程不愧是许景程,他听了之后脸上表情居然没有一丝一毫变化,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了我一些问题,最后点评道:「饮食不规律,晚上不睡早上不起,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你拉的出来才怪。」

语气有点责怪,气氛有点暧昧,连护士都看出来我们认识。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笑得很娇羞:「医生哥哥真厉害,我什么时候睡都让你猜到了。」

一边的小姑娘脸红的不行,许景程嘴角边勾起了熟悉的痞笑,刚才一本正经的伪装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飞速在纸上写了几行我看不懂的东西,给我开了一堆药让我去药房取,还告诉我取完了再回来。

再回去?我笑了。

我把一兜子的药扔在副驾,迅速启动车子开出医院。

呆比才会乖乖回去,老娘的小奶狗还在等我甜蜜约会呢。

2

晚上的约会定在一家别致的西餐厅,下车前我瞟了一眼后视镜确保自己的妆容一丝不苟,高跟鞋和地面碰撞发出哒哒的声响,刚到门口我就看到了窗边的周立。

周立看到我,像只小狗一样支棱起来,笑得很腼腆,耳朵红红的。

「到了多久了?」看着他可怜兮兮的身影,我想到自己迟到理亏,先开口说话。

他摇了摇头说:「没多久。」然后睁着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我。

前几天这个小孩见了我还一副见到女魔头的样子。

这几天我连勾带撩,言语暧昧,昨晚送他回家的时候看似不经意地碰到他肌肤,今天果然彻底沦陷了。不出意外,马上他就会成为我的新男友。

我默默欣赏着小朋友的颜值,看着他无辜清澈的小鹿眼,感觉自己要融化在弟弟的眼睛里。

不合时宜的是,同时看到了周立身后不远处煞风景的许景程,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突然心跳漏了一拍。

我和许景程的事,要追溯到几年前了。

那时候,许景程是医学院赫赫有名的人物,凭着他那张帅气逼人的脸和令人脸红心跳的身材,总有春心萌动的女孩给他送花送水送早餐。

巧的是,我孟莱也是大名鼎鼎的经管一枝花,身边总有些男人愿意为我撑伞。

我一向不会拒绝,他们愿意给我撑,我就乖乖呆在他们的伞下面,撑累了的人总会走,但下一个人会把他的位置顶上。

我从来不给他们提任何要求,所有的付出都是他们自己心甘情愿的。

久而久之,关于我的传言越来越多,越传越离谱。有人说我心理变态,童年不幸福,专拿纯情小男生的爱情发泄。

他们说的话,我从来不在乎,但直到许景程地出现,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孟莱?」周立轻轻地唤我的名字:「你怎么了?」

这已经是不知第几次,我没听见周立和我说话了。

「没什么啊,」我拢了拢头发,绽出一个迷人的笑,看着周立的耳朵肉眼可见地红了:「只是有点累了。」

周立认真地点点头,显然是深信不疑。

也许是喝了点酒的原因,周立眼睛有点迷朦,真的很可爱。我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心里竟有点不忍骗他了。

「但是今天真的很开心,」我想,再在这里呆下去肯定会出事,我甚至时刻都能感觉到许景程灼灼的目光:「今天喝了酒,就不开车了。你送我回家吗?」

周立点头后,我迅速结账走人。

计程车到我家楼下,周立支支吾吾有话要说,磨蹭了半晌,问我明天能不能一起去游乐园。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我对他的提议没什么兴趣,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却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好说明早再决定。

其实不过是明早再拒绝罢了,我已经很多年没去过游乐园了,要排队不说,还要接受暴晒,坚决不去。

回家路上正想着找什么借口拒绝周立,一不小心高跟鞋居然卡进了下水道口,正当我苦于拔不出鞋跟之时,不远处许景程开口:「怎么,姐姐的高跟鞋拔不出来了?」

语气中那么明显的戏谑,低沉动听。

我抬头,许景程半靠在车门上,手里的烟明明灭灭,他吐了一口烟气,虽隔了这么远,我还是闻到了浓烈的酒味。

3

「医生,也抽烟吗?」我站起来,嘴上一点也不认输。

许景程没理我,一动没动地在车上靠着,没有一点要来帮忙的样子,我狼狈地蹲在下水道边吭哧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就不能帮个忙吗?」

许景程这才慢慢悠悠地掐灭了烟走过来,他蹲下用力一掰,咔哒一声,鞋跟断了。

「改天买给你。」他站起来,烟和酒的味道扑面而来,他打开后备箱,取出一双男士短靴放在我面前。

这双鞋很大很不合脚,但真的很舒服。许景程一路把我送到家门口,看样子并不准备马上回去,我正斟酌着赶走他的措辞,他先转动我的肩膀,把我顶在门上。

实话讲,壁咚这一套对我来说已经不怎么管用了,但可能是许景程那张脸太犯规,可能是我俩都喝了酒,也可能只是因为这个人是许景程,我居然有点脸热。

「那孩子才多大,孟莱。」他个子高,胳膊撑在门上,正好把我圈在里面:「你别祸害小孩子了。」

他口气特别轻,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说话。

不行,我这时候不能怂。

「不祸害小孩子,难道祸害你吗?」

我抬头盯着他丰润的嘴唇,温热的气息容易让人不清醒,我不甘示弱:「许医生,你似乎忘了,我向来不喜欢吃回头草的!」

话里的意思傻子都能听得懂,许景程却好像没听见似的:「你看着我。」

我并不愿意看他,灯光太昏暗,气氛太暧昧,我们几乎是近在咫尺的对持。

许景程好像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似的,一只手抬起我的下巴,给了我一个混杂着浓烈酒气的吻。

他的吻和从前一样,温柔又霸道,我被这个吻冲昏了头脑,不知怎么就被他哄骗着打开了门。

门里面发生的事和门外根本不是一个级别,要不是亲身经历,我死也想不到我会在重新遇见许景程的这一天和他这么快滚上床。

而且还是在我家。

我从来不把男人带回家。

鬼知道,他昨天说的最后一句话激起了我的胜负欲。

隔天早上周立兴奋地给我打电话时,我和身边那位还在梦中,看到屏幕上显示周立两个字时,我瞬间清醒了。

以今天早上有紧急会议的理由,我拒绝了周立的游乐园邀请。

挂了电话,我将头抵在床头发呆。

其实我无数次想过和许景程的再见面,在幻想中,我总是酷炫狂拽地路过他,告诉他,老娘过的很好。

在我的计划中不该是这样的,短短一天时间,怎么就滚到床上来了?

我懊恼地转过头,正好对上了许景程深沉的眼睛。

「在想谁?」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许景程声音涩涩的:「你的小男孩?」

我不屑解释,所以没有开口。

许景程咬了咬牙,凑上来在我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下一个牙印,而后他的呼吸滚烫得我几乎战栗,他却只管尽力留下吻痕。

我叫了一声:「你干嘛!」

这个人昨天晚上一定吃错了什么药,我一度怀疑他来之前吃了什么不正经的东西。

否则怎么会有人感觉不到累呢?

4

那天之后我和许景程再没见过,他没再联系,我也有意避开一切可能会遇到他的场合。

不知怎么,我对周立也失去了兴趣,我回复的消息越来越敷衍,周立也渐渐和我断了联系。

海里的日子真没意思,我也该上岸歇歇了。

于是我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选择用忙碌填满空乏的生活。

告别了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大部分时间都留给了办公室。

偶尔遇到有人热络搭讪,我不想再像以前一样潇洒回应,而是礼貌疏离地讲一句抱歉。

也许是之前的游戏人生过了太久,这段时间的清净日子我也乐得自在。

直到我去朋友琳琳的婚礼当伴娘,没想到,对面伴郎团站着的,是西装革履的许景程。

来之前我特意问了琳琳,许景程会不会来,她再三否认。

结果居然被她坑了。

自从上次的事之后,我和许景程之间变得怪怪的,我反复构想如何能波澜不惊地和他对话,可事实上我的忐忑和不适像个笑话。

许景程只是将我和身边的几个伴娘扫了一眼,在我身上微微一停顿,什么对视对话,都没有。

人家根本没把我当回事。

也许古怪什么的也都是我一面之词吧,上次的事没准人家都没放在心上。

想到这,我心里竟有点不甘,一种叫恼怒的东西在我心里疯狂滋生。

我看着许景程和他的朋友们有说有笑,强制让自己移开眼睛不去看他,整场婚礼都心不在焉。

以至于一位男士端着一杯酒走到我身边时,我都没能回神。

「嗨,」他说:「一位美丽的伴娘小姐。」

我抬起头,拿出我熟练的迷人笑容:「你好,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士。」

余光里,伴郎团那边似有动静,我隐约听到口哨声和呐喊声,下一秒,许景程的酒杯已经和那位男士碰在一起。

「嘿,哥们,」许景程一贯的开场白:「一起抽支烟吗?」

他好像什么都没说,却又什么都说了。

男人一脸了然,笑得十分暧昧,客客气气地对我点点头,跟着许景程走了。

旁边另一位伴娘碰了碰我的肩,笑着问:「你男朋友啊?好帅哦。」

曾经是。

我这么想着,对她的问题不置可否,很快许景程从外面进来,眼神一直落在我身上,身边那个伴娘识趣地离开了。

许景程身上带了淡淡的烟草味,他在我身边站定,开口道:「最近在忙什么?」

「忙工作,」我回答:「许医生呢?最近小迷妹多吗?」

「我也忙工作,」许景程笑着回答:「小迷妹不多,最近便秘的病人特别多。」

嘴毒这方面我有时确实比不过他,索性不和他拉扯,刚准备转身走人。

此时台上一阵哄闹,一捧鲜花在空中划过一个美丽的弧线,直接飞到我怀里。

一束光打在我俩身上,地上拉出两个长长的影子,我看向热闹的舞台,琳琳和朋友们正笑着望着我。

摄影师的摄影机对准我们,大屏幕上出现我们的身影。

我穿着一袭礼服,捧着新娘的捧花,望着台上的朋友们,而一边的许景程侧着身子,手放在西装裤的口袋里,低头看着我。

大家的起哄声在我耳边轰鸣,过了几秒,许景程抬头看向摄影机。

通过屏幕和摄影机,一整个中午没有舍得给彼此一个眼神的我们,对视了。

5

那天的婚礼在朋友圈刷屏,祝福新婚夫妻的同时,不少人还附上了那天我和许景程的照片。

画面那么唯美,我捧着花望着远处,许景程一身西装,眼睛里仿佛全都是我。

一时间劝和的朋友感觉比那天在婚礼现场的都多,中心思想大致只有两个。

你们很般配。

他肯定还喜欢你。

看着朋友们发来的消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他们不知道我所经历的痛苦,却都劝我放下过去。

我和许景程分手的时候,遭受千夫所指,他们都说我被一位富商包养,是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我从豪车上搬下行李的照片在表白墙挂了好久,画面里的中年男人轻轻抱了抱我。

那个人只是我的舅舅。

我收到不止一通电话一条短信,所有的话都不堪入耳。

我躲在宿舍抱着腿呆呆地想,这个世界什么时候能善良一点?

就是那个时候,许景程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我以为他会叫我下楼,把我揽在怀里抱抱我,告诉我他会相信我。

但是没有,许景程告诉我,他要和我分手。

那是我第一次有那种感觉,从未感受过的肝肠寸断。

我原以为他不一样的,结果还是这样。

第二天我从宿舍搬了出来,不久后听从家里安排选择了去国外读书。

怪我那时候太傻,把爱情看得太重要,分开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经常从噩梦中惊醒、发呆甚至嗜睡,过了好久才走出阴影。

现在仅凭一场别人的婚礼,几张好看的照片就让我放下?

我在他们眼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廉价了。

我从来不是一个柔软的人,我把柔软破例给了许景程一次,但也仅限一次。

这些话我同很多朋友说了,许景程想必有所耳闻。

可他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像个狗皮膏药一样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公司楼下的快餐店,家门口的便利店,我家附近的商场里,甚至我常去的洗车行,凡是我出现过的地方,都有他的身影。

就像当年我追他那时候一样。

他见了我,总是露出他标准的侵略性笑容,朝我打个招呼,并不多说话,擦肩而过。

我不相信这都是巧合,某天中午和同事下楼吃饭时,又看到许景程在我对面若无其事地坐着,我选择给他打一个电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问。

他接起电话,转身与我对视,在电话里说:「想见你。」

「别给我来这一套,」我拒绝的态度很明白:「我不想见你。」

「可我想见你。」一如既往的厚脸皮,他仿佛听不出我的嫌弃似的,站起身走出了这家店:「现在见到了,我走了。」

我不知道他这样纠缠有什么意思,哪来那么多时间耗在我身上。

一整天没有遇见他的时候,晚上他必定在我家门口等我。

我假装没看见他,他也不上来说话,我偷偷在窗边看过几次,他都半靠在车门上抽烟,一支烟抽完,他才离开。

一切都好像回到几年前,晚上他送我回宿舍,直到我在宿舍的窗边探出头,他还在楼下冲着我笑。

不知道多少次之后,我照常路过他的车径自回家,打开家门却发现家里没电。

许景程很快过来,站在门口问我:「怎么了?」

我如实说:「没电。」

他替我检查了电表,说没什么问题,要请维修。

「只能等明天了。」他说:「要我陪陪你吗?」

我没说话,他当我默认了,自己挤了进来。

整个晚上我们都没什么交流,手机不能充电,所以也得省着用。

我摸出两支蜡烛,暖黄色的光照在许景程脸上,他的表情暧昧不明,我感觉自己心跳有点加速,努力别开眼不去看他。

「睡吧。」烛光下他说的话都显得很温柔。

「这间是客房。」说完,我走进房间将门反锁,站在门后面,感觉心脏要跳出来了。

隐约听到许景程轻笑,我把脸埋进被子。

答应让他陪我真是个错误的决定。

隔天早上我推开门,许景程已经走了,桌上放着未凉的早餐和一杯豆浆。

我乳糖不耐受,喝不了牛奶,看着桌上的豆浆,莫名的暖意喷涌而来。

6

维修工来看过,说我家断电像是人为造成的。

我就知道,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想起昨天晚上许景程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典型的许景程作风,我才明白被这家伙骗了。

本来准备晚上见到他时再和他算账,没想到他一整天都没出现。

不仅是那一天,之后的几天,他都没出现。

开始我没放在心上,但时间越长,我越觉得奇怪。

看他前几天的样子,我以为他要拉开持久战,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想到这时我感觉心脏轻轻地抽动,我想起他冲我笑时,我都忍不住要别开眼去调整呼吸。

看朋友圈才知道,他出车祸了。

那一整天我都心不在焉,在茶水间煮咖啡的时候,还烫到了手。

晚上琳琳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探望他,我思考了几秒钟刚要拒绝,电话那边琳琳说,都是同学,探探病没什么的吧?

她说了这话我还不答应,显得好不大度,索性就应了。

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我后知后觉地想到上次她结婚还骗我来着!

可是好像已经晚了,她在后面轻轻推了我一把,我一个踉跄冲进病房,正好对上许景程含笑的眼睛。

再看身后,刚刚说好一起进来的琳琳,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许景程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一条腿吊着,很有喜感,我走近他问:「许医生,还好吧?」

「本来不好,」他说:「现在好多了。」

我被他吊着一条腿还不忘调侃我的精神逗笑了,趁着心情好替他削了一个苹果。

坐了几分钟,我想起朋友还在外面等我,起身要走,许景程一只手搭在我胳膊上,在我耳边说:「谢谢你来看我。」

回家路上我不断想起他在我耳边说话的样子,滚烫的气息洒在耳朵边,又热又痒。

谢谢你来看我。

明明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在我耳边响了好久,从那天之后,我时不时都会想起他。

可是他已经很久都没来找过我了。

这种感觉很差,我好像做什么事都会分心,吃过晚饭我散步回家,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医院门口。

许景程和一个女孩刚好有说有笑地从大门出来,那个女孩亲密地挽着他的胳膊,我下意识地转过身,避免四目相对的尴尬,快步离开。

我在心里反复确认那个人是许景程,得到的都是肯定的答案。

是那个在便利店遇到冲我笑的人,晚上等在我家门口的人,为了和我共度一晚不惜弄坏我家电表的人。

愤怒和委屈在我心里疯狂滋生,走到转角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我躲进一家便利店,眼睛竟有点泛酸。

我竟然会不知天高地厚到以为许景程仍然爱我。

一个成日里欺骗别人感情的人,被伤害过自己一次的人骗了。

7

这几天的思绪太烦乱,正好公司要派人去 a 市实地考察,我索性主动揽下了这次的任务,登上了去 a 市的飞机。

短暂的 a 市之旅让我忘掉了纷乱的琐事,十几天的时间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愉快。

双脚落在家门口的时候,感觉还是轻飘飘的。

刚想提着行李进门,身后一个人把我叫住了。

「孟莱。」是许景程,他看起来很累,眼睛里布满红血丝,身上的烟味很浓。

看他的样子,我一度怀疑他三天没睡觉。

「你老在我家门口干什么?」

许景程听到了我的问题,顾而言他:「那天是我妹妹接我下班,你可能误会了。这些天你去哪了?」

「不关你事吧。」我不耐地想要推开他,但他一副很虚弱的样子,我就收了手。

「怎么不关我事?」他几近失控:「我在这里等了你好几天,我以为你搬家了。」

「好端端的我为什么搬家?」我反讽道:「就为了躲你?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他呼了口气,平静了一点:「孟莱,你明知道我什么意思,非要这样说话吗?」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才要躲远一点,」我准备要走:「我不会再给你伤害我第二次的机会,不管那天是不是你的妹妹,都与我无关。」

许景程伸手拉住了我,力道很大,和他脸上虚弱的样子一点都不相符,他露出极其难过的表情,我从未见过:「你不能这样孟莱,你每次都不给我解释的机会,直接把我拉黑,彻底抹除。这不公平。」

「什么是公平?」我问他:「那么多人指着鼻子骂我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公平,但我以为就算全世界都对我不公平,你也会对我偏爱。」我不争气地掉了两滴眼泪,迅速把它们擦掉:「但你没有。」

他放开了我,我转身回家了。

许景程以那个悲怆的表情在那里站了很久,好巧不巧,天空突然开始飘雪花,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在他身上,衬得他更悲伤了。

我站在窗边回想刚才的话是不是太过伤人,琳琳的一通电话惊醒了我。

是替许景程说话的。

那时候爸妈想让我出国,但我总觉得异国恋太难。

爸爸找到许景程,希望他能劝劝我,许景程问了我很多次,我都不想出国。

许景程知道什么是对我最好的选择,也清楚我倔强的性格。

那天晚上他在宿舍的阳台上抽了一宿的烟,决定和我分手,让我去留学。

也是那一天,我被人诬陷,万念俱灰时,他那通电话让我陷入绝望。

许景程是后来才知道那些事的,他在宿舍楼下等了好几天。

就像十几天前,他也为了解释误会来到我家门外一样。

这次他等到了,但我们还是没能把误会解开。

挂掉电话时,我像是经历了一场鏖战。

我打开门,许景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雪好大,已经掩埋了他在那里站过那么久的痕迹。

自从朋友告诉我当年的实情,我心里五味杂陈。

当年却有误会,可是我却迷惑了。

我为了你好,所以选择放弃了你。时隔多年,我依稀记得那晚我哭到绝望的那通电话。

我的闺蜜琳琳说,我和许景程天造地设,多年后相遇注定是要在一起的。

我也不得不承认,也许我对他还是有感觉。而他之前的所作所为,也说明他还喜欢我。

既然如此,我决定和过去的我们和解,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他一个机会。

我决定去找他。

8

这次我特意化了妆,挂了许景程的号,我甚至想好了见到他要说上三两句情话。

那天我就在他办公室外耐心等待,直到中午他那间屋子里最后一个病人离开了。

房门打开,许景程换掉了白大褂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出来了。

我忙站起身刚想打招呼,就见到一个漂亮女孩风风火火地蹿了过去,几乎是扑到了许景程的怀里,撒娇着说:「我等了你好久,终于下班啦。」

医院走廊赶巧不巧的没有行人了,我就这么孤零零地站在他们身前。

许景程摸向那女孩头发的手,在看到我的一瞬间,停在了半空中。

「孟莱你怎么在这?」

我就觉得脑子里有根弦突然断了,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打了招呼:「你好,许医生妹妹真多,又来接你下班呀!」

那女孩却眨眨眼,拉下口罩赶忙更正:「我不是他妹妹,我是他准女友。」

「哦,幸会,没什么事,我走了!」

我几乎是头也不回地转身上了电梯。

电梯关闭的那一瞬间,我看到许景程冲到了门口。

直到走到地下室开车,凉风灌进了我的脖颈里,我才呼出一口气。

我打开的车门,却被一双手按了下去。

许景程就站在我后面,几乎是气喘吁吁。

他竟然是爬楼梯下来的。

「孟莱,你听我解释!」他声音喘的厉害。

「许医生,不用解释,你准女友说的没错吧。」

「错了,她只是我相亲过的对象,只是我们觉得不讨厌,所以决定……」

「所以决定处一处,是吗?」我盯着他,口气出奇的冷静。

「我只是抹不开长辈催着相亲,就没有拒绝她,但是我也没有答应她啊。孟莱,我们当年分手就是误会,你已经知道了对吧!难道你现在还想因为误会再次错过吗。」

「许景程。在我看来,当年是你单方面认为,你跟我分手让我出国是对我最大的好。可是在我看来,什么出国什么深造都比不过我和你的感情。所以当年,是你第一次放弃我。」

「我拒绝了你,你转身就可以和别人处处。你并没有错,我也没说你有错,只是我觉得,这第二次你放弃我比第一次更彻底了。」

他突然哑口了,就像是满腔的话突然被噎在喉咙里憋得脸色发青。

我突然笑了,虽然这个场景有点不合时宜,但是我真的是觉得发自内心的好笑。

「好了许医生,开心点,你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喜欢我。」

而我,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喜欢你。

「所以,我先走了!」

我上了车,拉下车窗:「忘了说,那个女孩感觉挺漂亮的,性格不错,你俩挺合适。」

「孟莱,你这次找我来,是想跟我和好吗?」许景程突然凑近了我,眼睛肉眼可见的布满血丝。

最后一刻,我决定放过他。

我笑着摇头:「我只是来告诉你,过去的事情都过去啦。不管怎样,我们之间还有一个无法忽略的关系。」

他眼神又满是期待。

「医患关系呀,我便秘总犯的!许医生。」

9

那天我走的洒脱,意外的是,我心里也确实没有那么难过。

现在想来,在医院看到,那个女孩扑入他怀里的一瞬间,我是郁闷多于伤心的。

不是对许景程的郁闷,而是对我自己。

错过的东西再好,可能也是命中注定。

何况,他距离我心里的那个好,还差不少。

之后我开始收心,忙起工作来,不知不觉已进入腊月。

年关将至,我象征性地去超市挑选一点食物,也算是过年。

超市里布置得十分喜庆,满满的年味,嘈杂的人群,欢快的音乐让我觉得突然有了人间烟火气的惬意。

就在我选的差不多的时候,我遇到了周立。

好久没见,他之前帅气的纹理烫剪成了清爽的寸头,气质变得截然不同。

他见了我,露出大方的笑容,推着一辆购物车走到我身边。

「过得还好吗?」周立问。

年底公司项目挣了一大笔钱,够我在二环买套二百平的房子了。我的个人设计也拿了奖,前途一片光明。

我点点头,笑着问「你呢?」

周立耸了耸肩说「就那样吧。」

几句话说完气氛就降到了冰点,但是周立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还有事?」

「我……那个我……」

他突然拉住我的购物车:「我帮你推吧,这么多东西。」

他装着不容拒绝,可对上我的眼神就赶紧转过头去,耳朵已经悄然红了起来。

我心中叹气,这孩子,可能还对我没有死心。

结账之后,周立送我出来,他提着大袋子小袋子勤勤恳恳跟在后面。

就在我想彻底告诉这孩子迷途知返,赶紧寻找属于他幸福的时候,碰到了许景程。

他一个人,穿着一件黑色风衣,似乎更瘦了一点,脸上的棱角更加分明了。

他根本没看周立,目光直直地盯着我。

「好巧呀许医生!」我大方地打招呼。

「孟莱,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

周立虽不情愿但是向来懂事,想要放下东西就走,我却拦住他。

「就在这说吧,你和周立对我来说没什么不一样的。」

许景程眉头皱了一下,似乎不愿计较,他掏出一张照片举到我面前:「这就是上次的相亲对象,你知道我为什么同意和她处一处吗?」

我觉得莫名其妙,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过照片上的女孩没戴口罩,确实如我所说,挺漂亮的。

「因为她长得像你孟莱,眼睛鼻子都像你。」

我穿的很厚,此刻正是冬日暖阳正午,可还是觉得后脊背发凉。

「我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喜欢你,孟莱!」

我摆了摆手:「你说完了吗?没有人是另一个人的无可取代。就像你可以随意找一个和我长得像的女孩替代我一样。」

许景程脸色彻底苍白。

就像是最后的赌注突然被一亏到底一样。

说完我示意周立离开,直到我们走出很远。

周立才停下脚步:「姐……他还在那看你呢。」

我没有转身,却对周立一笑:「周立,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什么?」

「没有人会是另一个人的无可取代。」

他张了张嘴,一副懂了却又不想懂的表情。

我谢绝了周立地护送,提起那几袋子年货,上了车,觉得心情无比轻松。

我启动车子,计划着回家吃一顿美美的火锅。

手机微信却响了。

是周立发来的一条文字消息。

「你一定能找到你的无可取代,我坚信。」

这小子,还挺上道。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我车头。

吓得我赶紧踩刹车。

拉下车窗我埋怨的话还没出口。

外面的那个穿着一声西装的高挑男人的浑厚嗓音却传了进来。

「你的轮胎扎了。」

好听的声音,人也挺帅的。

哎?

如果不是骗子。

那会不会是我的无可取代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