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第 6 次相亲以后

所属系列:女霸总的主动恋爱史

第 6 次相亲以后

女霸总的主动恋爱史

1

第六次相亲,眼前的男人开口就要一套房。

我叫童佳,今年二十八岁,独生女,未婚。目前是 TR 集团东南区的总裁,年收入八位数以上。

眼前的男人,是高级婚恋公司替我精心挑选的,所谓的绩优股。

我不答应也不拒绝:「哦,那你说说看,你凭什么提这要求?」

「绩优股」一脸理所当然:「首先,我比你小,我刚满二十三岁,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我身体好,颜值高,虽然赚的没你多,但做你老公,带出去倍有面子,不是吗?」

「而且事先说好咱们不婚不嫁的要求,那以你的高收入,你完全有能力全款买套房,写我们两人的名字,有道理吧。」

相亲多次,我见过厚颜无耻的人,倒是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吃软饭的男人。

「抱歉。」我喝了口咖啡,嘲讽地打量了他一眼,「就你这样,恐怕配不上我的一套房。」

离开咖啡馆,我周身通畅。

司机老杨问我:「童总,回家还是回公司?」

「回公司吧。」我淡淡道。

果不其然,刚上车,我妈的电话打了过来。对于她的老调重弹,我已经麻木了,只能尽可能敷衍她。

挂了电话之后,我无力地叹了口气。

随着我年岁渐长,我妈在催婚的路上越走越远。

每天照着三顿饭外加下午茶地催,她认为我能力再大,钱赚的再多都没用处。

我,必须结婚。

到了公司的地下车库,我刚下车,一辆白色轿车从我眼前驶过,穿着白色高领毛衣的男人坐在驾驶座上,飞速从我眼前划过。

我并没有看清他的脸,但那一刹那,我心跳漏了一拍。想也未想拿起手机,拍下了他的车牌号。

司机一头雾水:「童总,您这是?」

「没什么。」我若无其事地将手机扔回包。

嘴上说着没事,但我心里却涟漪波动。

五年前,我还只是 TR 集团东南区的区域经理,周旭是带我的师父。我本来还挺崇拜他,但他也利用我的这份崇拜,对我下手。

我被他带到了酒店的总统套房。

在我以为自己彻底完蛋的时候,有人出现救了我,只不过当时我昏昏沉沉,并没有看清救我的人是谁。

可刚刚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好像找到当年的救命恩人了。

一到公司,我交代助理林语:「给我理出一份适婚男性名单,年龄在 24 岁到 30 岁之间。无不良嗜好,不抽烟喝酒,人品三观正,身材外貌八分以上。我暂时只想到这些,其他你自己看着办。」

我已经不指望高级婚介所了。

林语在我身边多年,效率相当高,很快她便给我整理出一份名单。

我仔细阅读名单上所有男士的简历,最后将目光落在一个长相清秀的男人身上。

「就他吧。」两天后,我见到了那个叫徐维的男人。

虽然外貌十分,但依然被我 pass 了。

没有眼缘。

对方走了之后,我继续坐着喝咖啡,享受这难得静谧的午后时光。

就在这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破坏了这份清净。

「许云岩,本小姐看得上你,才让你做我的男朋友,你别不识抬举。」

我被一棵树挡着,只能看到一道颀长的背影。男人肩背修长宽厚,穿着简单的白色毛衣,头发修剪的十分干净利落。

只当当是一个背影,便让人想到孤松清立。

那股奇怪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对方见他油盐不进,又放软了语气:「你只要答应做我一个月男朋友,我给你一百万。」

啧。

我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击。

这种当众「钞能力」的事情多了去了,可开口一百万的倒是不多。

我好整以暇地盯着男人的后脑勺,心想面对这么大的诱惑,他肯定会心动吧。

男人似轻笑了一下,他开口,淡淡道:「一百万,就想我做你的男朋友?」

「难道你嫌少?」对方问。

「不是嫌少,是你不配。」男人说完,转身欲走。

他转身的那一瞬,我看清了他的脸。

也难怪那个富家千金对他死缠烂打了。

这张脸,放在古代那就是潘安卫阶,谁见了都走不动道。

冷厉的眉眼,漂亮的眉骨,鼻梁如上帝精心锻造一般,尤其那双眼睛,如泉水洗过的黑曜石,透着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清冷。

出淤泥而不染,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到了这句话。

他转身的那一瞬,目光恰好对上正在看戏的我,四目相对,他很快移开目光。

我并没有因为看戏而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朝他勾了勾唇,轻声道:「需要我帮忙吗?」

他没理会我,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似乎在想什么。

富家千金哪里能忍受这种委屈,立马叫身边的保镖拦住他。

许云岩皱眉,神情俨然开始不耐烦。

我低头看了一眼他握紧的拳头,心里思忖着,要是他在这里动武,打不打得过那两个保镖?

那两个保镖孔武有力,一看就非常专业,他虽然身高腿长,但以一敌二,未必能赢。何况当众斗殴,搞不好就得去受教育。

「你还不走?」许云岩黑眸扫过我,轻声道。

我虽然不喜欢多管闲事,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富家千金走过来:「许云岩,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答不答应做我的男朋友?」

「不愿意。」

「你……」

「强扭的瓜不甜。」我起身,走到富家千金身边,「硬啃没什么意思。」

「你谁啊,多管闲事。」富家千金对我怒目而视,「你该不会也喜欢这个小白脸吧。」

听到小白脸三个字,许云岩的拳头又硬了。

我心底好笑。

这毛还未长齐的小姑娘,明明喜欢一个人,非要用最次的手段。估摸着就是仗着自己身份,所以为所欲为,口无遮拦罢了。

「是,又怎么样?」我噙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并不想解释。

「那你出多少?」她一脸不屑。

许云岩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富家千金。

「呵,我不像你那么庸俗,用钱砸他,不过……」我从包中拿出一张卡,放在她手上,「我倒是也不介意用钱解决一些麻烦事情,比如你。」

「这里头是一百万,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再纠缠打扰他,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压低声音对她道:「你是林家那个最小的女儿吧,前段时间,你不小心弄伤了别人,你那好爸爸刚给你摆平了。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消停一段时间,做个乖女儿。」

「你……」她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好自为之。」我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走到许云岩身边。

我抬头,他低头。

他很高,目测应该有一米八八左右。

「走吧。」我对他说道。

他跟了出来。

「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没理会他,找到自己的车,开门,坐进驾驶座。要关门的时候,他再一次拦住,高大的身姿堵在车旁边。

「回答我。」

「怎么,你想还我钱?」我勾了勾唇,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恐怕你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所以,你想干什么?」他剑眉微凝,狐疑地看着我。

我握着方向盘,微笑着看着他:「你很快就知道了。」

回去之后,我让林语调查了许云岩的资料。

许云岩,二十五岁,身高一米八八,职业不明,现租住在幸福小区。

林语说,这是她能找到关于许云岩的所有资料。

我观察过许云岩,他的穿着打扮的确不值钱,浑身上下一股廉价味,但因为气质出众,愣是将地摊货穿出了大牌感觉。

几天后,我来到了许云岩所住的幸福小区。

老小区电线乱搭,路面凹凸不平,连楼梯都破旧不堪,高跟鞋踩在上面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我捂着鼻子走到三楼。

门边的墙壁上贴满了广告,但这扇门却干干净净,和这乱七八糟的环境格格不入。

敲门,没人应。

过了大约半小时,我用手机处理了一些公事,才听到楼道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不知道为什么,我笃定那就是许云岩回来了。

他看到我站在门口并不吃惊,不过也只是把我当做透明人,开门,关门,就是忘记问我一句:「进来坐会吗?」

我用手挡住门,阻止他关门:「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住的地方太简陋,不适合你。」他找借口拒绝。

「我不在乎。」说话之间,我已经不容置疑地钻了进去。

屋内不大,一览无余,收拾的干干净净,甚至窗台还有一盆迎风招展的茉莉花。

还挺会生活的嘛。

对于我的如入无人之境,许云岩并没有过多排斥,去厨房倒了两杯水,其中一杯递给我:「家里只有白开水。」

我伸手接过:「谢谢。」

「你……怎么找到我?」他平静地问,没有半分恼羞成怒。

我喝了口水,开玩笑:「钞能力呗。」

「那个千金大小姐没再来烦你了吧。」

他顿了顿,点头。

我想她也没胆子再烦他了。

「你刚去买菜吗,我正好没吃午饭,我不吃辣,记得不要放辣放葱和香菜,我讨厌刺激性气味的食物。」

他沉声:「我好像并没有邀请你吃饭。」

我从容地交叠双腿,微笑着看着他:「怎么说我也帮了你,请我吃顿便饭也在情理之中吧。」

他沉默片刻,说了句稍等,便转身去厨房做饭了。

他做饭的时候,我百无聊赖地观察屋内,目光被一个倒扣的相框吸引了。我心想,谁在家摆放相框还倒扣?

风吹倒的?

可据我观察,相框放的地方,风根本吹不过来。

出于好奇心,我走上前,正打算将相框翻过来。

「你在干什么?」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差点拿不住相框。

我正想解释,他已经轻而易举地夺走相框,神色不悦:「谁让你乱动我的东西?」

「我没……」

「你看到照片了吗?」他小心翼翼询问。

我正想看,被他这么一吓,根本没看到。不过他这么问,反而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问:「这照片有什么特别的吗?」

「没什么特别。」他冷淡地回了一句,顺便将相框拿走了。

我耸了耸肩,心想,真是阴晴不定的人。

这段小插曲过去,许云岩也做好饭了。

看着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三菜一汤,我忍不住想给他点赞:「深藏不露啊。」

他对于我的自来熟并不买单,安安静静地吃饭,顺便给我下逐客令:「吃完饭,你可以走了。」

「许云岩……」我叫他名字。

「我们没那么熟。」他怼我。

我被他的话噎了噎,心想这家伙还真的是油盐不进,不过我可不是那个脾气暴躁的千金大小姐,一两句话就能将我惹毛。

「好吧,许先生,其实我今天找你,是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他抬头,盯着我。

我缓缓开口:「许云岩,我们结婚吧。」

闻言,许云岩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倏然睁大,我知道我突如其来的「求婚」让他瞳孔地震了。

「你先别慌,先听我说完你再发表意见。」

「我知道我的提议太突然了,不过我是真心实意,我需要一段婚姻,而你……」我用了一个委婉的词汇,「你应该也知道自己长得有些招蜂引蝶吧,估摸着以前也经常被人搭讪吧。」

「我觉得我们可以友好合作,协议结婚三年。结婚期间,我会尽可能扮演好妻子的角色,但我也明说,因为我工作的缘故,我可能经常加班不在家。」

「至于生孩子,如果你愿意的话,那最好不过了。不过如果三年后你还是要和我离婚,那孩子的抚养权必须归我,我会负责他成长的一切费用和代价。」

许云岩终于开口了:「你说完了吗?」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了。」我总结。

许云岩放下筷子,黑亮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我,接着倏尔一笑,不过笑意却不达眼底:「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把婚姻当儿戏来玩的。」

他站了起来,俯身靠近我,一张水润的薄唇一开一合:「不要以为你帮了我,就可以随便对我提不合理的要求。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就被你这么草率的决定,你和那个千金大小姐,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有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成分在里头。

或者准确表达是,失落和失望。

失望?

他对我失望什么?

「当然有本质上的区别,我对你一见钟情,所以想和你缔结婚约,而且感情这种事也是可以慢慢培养的,不是吗?」

听到一见钟情几个字,他愣了下,耳朵慢慢爬上一抹红,竟然一时之间找不到理由反驳我了。

我趁热打铁:「何况,我也不差,别的女人有的,我也有,娶了我,你并不吃亏,不是吗?」

他眼神有一瞬间的迷乱。

我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结果在我洋洋得意的时候,他眼神又恢复了清明,冷冷道:「饭吃的差不多了,你可以走了。」

我并不甘心,不过今天也试探过了,他的态度如此,我如果强行逼迫他,他肯定会起了逆反心理。

那这样,我和那个富家千金又有什么区别。

这事儿,还是得从长计议。

万万没想到,在我想打瞌睡的时候,老天爷都会给我递枕头。

许云岩来我们公司前台送奶茶的时候,林语撞见了。她告诉我:「许先生来公司送奶茶,不过他这会儿已经走了。」

许云岩在奶茶店打工?

我伸手扣了扣桌面:「林语,你去前台要来许云岩的联系方式。」

「童总您……」

我微笑:「你也很久没喝奶茶了吧,我请你。」

我定了二十几杯的奶茶,其中一杯必须他亲自送到总裁办公室。

许云岩过来的时候,我正在训斥某经理,他的到来,简直就是对方的救命稻草。

「好了,你先下去。」我整理了一下衣摆,坐回位置上。

某经理擦着汗,逃也似地跑了。

「你定的奶茶,到付,加上配送费,总共八百块。」许云岩穿着奶茶店的制服,明明很普通的制服,穿在他身上,就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我举了举手机:「有微信吗,微信支付?」

「没有现金吗?」

「没有。」我睁眼说瞎话。

他挣扎了下,最终掏出手机,点开了二维码,我扫了下,滴的一声,一千块到达他的微信上。

他看了一眼,皱眉:「你给多了。」

我看了看外头的大太阳:「不多,给你的辛苦费。」

他将奶茶放在桌子上,说了句「用餐愉快」之后转身就走,似乎也不继续计较那多出来的两百块。

「诶,许云岩。」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叫住他:「今天的奶茶很甜,谢谢。」

接下来的一周,我雷打不动地到他所在的奶茶店点二十几杯奶茶,然后分别让林语分给公司的高层们。

几个人看在我的面子上,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去。喝了几天,一次会议结束之后,其中一个叫杨经理地留了下来,支支吾吾地跟我说:「童总,那个,我昨天去医院体检,医生说我血糖比较高,甜的东西要少吃。」

我看着他讨好的笑容,肥胖的肚子,心里也有几分愧疚。总不至于为了我的婚姻大事,让身边的同事血糖飙升吧。

我看了看腕表。

明天让他送最后一次吧。

第二天,许云岩是饭点过来。

外头下了一场大暴雨,他到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淋湿了,但他给我送的奶茶,却一点都没有淋湿。

我突然有些心疼和愧疚。

「你的奶茶。」他看着我,眼神湿漉漉的,不知道是不是外头的雨水浇的,「虽然我在奶茶店打工,但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奶茶还是少喝为妙。」

我暗笑,真是可爱啊。

「我办公室内有休息室,你去里头洗个澡换身衣服,我让林语去拿衣服。」

他抹了一把脸:「不用了。」

他要走,我直接拦在了他面前:「给你两个选择,接下来的一周,继续天天给我送奶茶,或者现在乖乖听话去里面洗澡换衣服。」

他漂亮的眸子动了动。

我放软了语气:「你也是驴脾气,犟脑袋,这天气,你不会等雨停了再送来,我可不希望因为点奶茶而让你生病。」

他喉结动了动,可能也送怕了奶茶,问我:「你……说的是认真的,只要我进去换衣服,你就不再继续点我们家的奶茶了?」

我好笑:「还能骗你不成。」

他思忖了几秒,点了点头,当是答应了。

我领着他进了休息室。

休息室有九十平,厨房餐厅客厅卧室一应俱全,平时我工作太晚,懒得回去,也就在这里休息了。

「浴室在左手边,你先洗澡,我让助理去拿衣服。」

「好。」

「浴室的浴巾是崭新,我没用过,你可以用。」

「嗯。」

「那你自己洗吧,我先出去了。」

林语很快拿了衣服过来,我起身走到休息室,敲了敲房门:「洗好了吗?」

「嗯。」

「那我进来了……」我说着,推开房门,恰好和从浴室出来的许云岩碰了一个正着。

他上半身没穿衣服,姣好的身材一览无余,许是经常锻炼的原因,身上肌肉紧实,六块腹肌不夸张,却也整整齐齐地码着。

我将衣服递给他:「换上吧。」

他裸着上半身被我撞了一个正着,本来就「无地自容」,这会儿听我说话,忙拿着衣服关进浴室去了。

等我坐回去批文件的时候,许云岩穿戴整齐的出来了。

「换好了?」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点点头,夸赞道,「这衣服给你还挺适合。」

他没回答,从口袋中掏出一叠钱,放在桌子上:「这是你买奶茶给我多余的钱,还给你。」

啧。

我起身,绕到他跟前

他刚刚洗完澡,身上有股柠檬的自然清香。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这么安安静静站在那儿,便自成一道风景。

这男人,纯和欲交织在一起,关键他还不自知,实在让人把持不住。

我对他,如果一开始说是兴趣,那么现在我对他,的确有种想要势在必得的心情。

「好吧。」我收下钱,「这段时间,辛苦你天天送奶茶了。」

「不客气,分内的工作。」他继续说,「衣服多少钱,我到时候转账还给你。」

「与其还我钱,不如帮我一个忙。」我适时祭出我的要求,循循善诱,「过几天我一个朋友儿子生日,我缺少一个男伴,如果你一定想要感激我的话,就陪我去吧。」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下周二,我准时过来接你。」

许云岩点点头,离开了。

「下周二再见。」

许云岩抿了抿唇瓣,手放在门把手上:「希望下一次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我:「……」

怎么,还想摆脱我啊。

他虽然看上去纯纯的,像一只毫无心机的小奶狗,但不代表他是傻子。这段时间我的行为举动,显然是在「追求」他。

「你以后不要做这些无用功了。」他说,「我说过,我们不会有任何结果。」

「你不喜欢我?」我没有恼羞成怒,也没有失落。

他淡淡道:「我们不适合。」

「适不适合,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呢?」我双手交叉,抵在下巴处,朝他眨了眨眼,「如果你和我在一起,你没准会觉得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没早点和我在一起。」

许云岩:「……」

人漂亮,耳朵也漂亮。被我无端表白一番,他那耳朵爬上一抹红,看上去更加让人心动了。

许云岩走了之后,林语回来了。

「从明天开始,不用定奶茶了。」我吩咐她。

「是。」林语点点头,又多嘴地问了一句,「童总,怎么突然又不定奶茶了,是不是因为今天下暴雨,您心疼了。」

我瞥了她一眼:「如果你工作太少的话,我不介意再给你增加一些。」

林语讪讪下去了。

周二,我亲自开车去接许云岩。

他似乎刚睡醒,头发还有些许乱糟糟,身上穿着简单的白色 T 恤,就这简简单单的打扮,就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

「走吧,我先带你去换衣服。」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但我觉得,许云岩是衣靠人撑。

他是典型的宽肩窄腰大长腿,黄金比例身材,所以杰瑞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止不住眼底的惊艳了。

「给他搭配一下。」我丢下这句话,便拿了本杂志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地看了起来。

许云岩本想反抗,但杰瑞可是出了名的搭配狂魔,被他相中的「男人」,可没有一个逃得过他的手掌心。

所以,我时不时都能听到许云岩愠怒的声音。

「你别碰我。」

「你要是敢脱我衣服,你试试看。」

「哎呦小伙子,你别乱动嘛,我会很小心的……」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许云岩终于不情不愿地走了出来,我随意一抬头,却被站在眼前的男人惊艳到三魂去了两魄。

一袭黑色高定西装将他的身材衬托到极致,原本刘海被梳成大背头,露出饱满的额头。脱下廉价的衣服,换上价值不菲的西装,他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气场全开。

他很自然地伸手整了整领带,一举一动尽显贵族气质。

这样子,真的不太像贫民窟出来的小白兔。

周旭的别墅在郊区的锦绣名苑,这是本市最高档的别墅区之一,周旭斥巨资买下了这栋别墅,而他的儿子,便是他和程雪兰所生的。

别墅灯火通明,想必生日宴已经开始了。

我大大方方地挎住他的胳膊,他低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排斥。

进门之后,周旭看到了我。

他端着香槟,噙着温和的笑容走到我们面前:「童总,就等你了。」说着,目光在许云岩身上停留了一瞬,好奇道,「这位是……」

我大大方方地介绍他:「许云岩,我的未婚夫。」

许云岩盯着我,眼神仿佛在斥责我:你之前没有这一说法。

听到未婚夫三个字,周旭面色僵硬了一瞬,眼底晦暗不明。

不过他向来有「笑面虎」的称号,马上又一脸笑意地说道:「童总藏得够深了,什么时候有了未婚夫,怎么不告诉我。」

我心里冷笑。

干吗告诉你?我和你很熟吗?

想到他五年前对我做的事情,我就恨不得撕开他伪装丑陋的笑面虎面具,但当下,我揽着许云岩的手臂,亲呢地靠着他:「之前不公开,是为了避免一些麻烦,可今个儿是周总您儿子的生日宴,我必须带着未婚夫来,才显示出我的诚意。」

我故意加重诚意两个字。

周旭端着酒杯笑呵呵,但我知道他心里肯定在翻江倒海了。

「那就祝你们白头偕老,长长久久,如果结婚的话,一定要请我喝一杯。」

「一定的。」我笑着点头。

这一局,我貌似胜了。

「童总,我还有其他客人需要招待,你们随意。」周旭最后打量了许云岩一眼,「今晚尽兴。」

「好。」

见周旭走了,我才望向许云岩,见他直勾勾地盯着周旭,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

「怎么了?」我问他。

「没事。」许云岩低头,有些不予苟同,「你为什么说我是你的未婚夫,来之前并没有这个说法。」

可真是斤斤计较啊。

我正想解释,恰好这时候有其他老总上来和我寒暄,我便躲过了这个话题。

这种所谓的生日宴,其实孩子吃完蛋糕,早早就去玩自己的。剩下的,不过是成年人的周旋罢了。

作为 TR 集团东南区的总裁,应对各种寒暄是避免不了的事情。

我晚上没吃饭,几杯酒下肚,胃已经开始抗议。

「童总,哎呀好久不见。」又一个某某总过来寒暄,我忍着胃疼,正打算继续喝,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夺过了我手中的杯子。

「别喝了。」他板着一张脸说到。

我将他拉到旁边,小声道:「我自己有分寸,最后一杯,这是和我们集团合作的赵总,我不喝就是不给他面子。」

「面子不是喝一杯酒就能给的。」他还在抬杠。

弟弟啊,你太年轻了,没有在这个大染缸爬过,你不知道这里头的弯弯绕绕和魑魅魍魉。

我正准备将他手中的杯子夺过来,他闪身躲过,低头看了我一眼:「要喝是吧,我替你喝,反正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夫,有资格替代你吧。」

说着,他走到赵总面前,一改之前傲娇的模样,变得落落大方,有礼有貌,「我是童佳的未婚夫,她喝太多了,人有些不太舒服,这杯,我替她喝,可以吗?」

对方一听,哪有不答应的份儿。

他和对方碰杯之后,爽快的仰头喝下酒。喉结随着他吞咽的动作上下滚动,带着几分性感。

接下来,他帮我把所有的酒都挡下了。

眼见他眼神开始迷离,一张俊脸像染了胭脂,我忙找了个借口和周旭推脱,带着许云岩离开了别墅。

我让司机帮忙将许云岩送上楼,便让他先回去。

他喝了酒,胸膛微微起伏,我的目光缓缓落在他的领口上,心里头似乎有个魔鬼在催促我,于是我俯身,伸手……

他突然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我,也不说话。

正当我被他盯得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他反而撑着身子起来,直接脱掉了外套和领带,正准备伸手解扣子的时候,我按住了他。

他抬头,不明白地看着我。

我挑唇笑:「许云岩,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点击查看下一节

许云岩,这样不好吧 ? 赞同 42 ? 目录 7 评论

分享

女霸总的主动恋爱史

酒酿圆子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