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蓝牙不要乱连,会翻车

所属系列:玫瑰之战:怎奈她天生反骨

蓝牙不要乱连,会翻车

玫瑰之战:怎奈她天生反骨

下车买烟时,男友忘了关蓝牙。

我们全家在车里静静地听他和妹子聊语音。

好巧不巧,这位妹子,是个假千金,刚被我爸认回家的那位私生女。

01

我生日那天,我亲爹去别国出差。

我弟就如同一匹脱缰的野狗,立马提议去某高级餐厅包个场子嗨一嗨。

当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嗨,因为我妈和他女朋友也在。

听说我妈决定把那辆杰伦同款的迈巴赫开出来时,刚拿到驾照三个月的男朋友吴川自告奋勇地说要当司机。

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结果我们看着他慢吞吞地走进驾驶座,慢吞吞地系上安全带,慢吞吞地连接手机导航,虽然车里有自带的导航系统。

之前确实没开过车,第一次连蓝牙整得手忙脚乱,我弟都在后座咂了咂嘴。

外面已经有同学窃窃私语,还有拿出手机拍照的。

不过,我倒是不怕有人编派我傍大款啥的。

毕竟在学校几年以来,老娘的富已经尽人皆知。

学校距离那个餐厅并不远,十几分钟的路程,导航语音却被打断了十几次——

他的微信一直在弹出新消息。

我妈都忍不住调侃:「小吴平时挺忙呀。」

吴川脸上出了微汗。

终于到了餐厅楼下,他逃也似的拿起手机打开车门:「你们先去吧,我去买点烟和酒水啥的。」

然后就拿起手机跑进了便利店,我们都没来得及告诉他高级餐厅啥都有。

我弟的女朋友尤晓萌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说:「姐……

「我觉得,他不太对……」

然后她就闭了嘴。

因为下一刻,我们就都知道他不太对劲儿了。

车里的蓝牙突然传来一个令人作呕的做作女声:

「川哥哥,你什么时候到呀?你到了之后老规矩把地址发给我,曲君落的生日,没有我怎么行呢~爱你么么哒!」

20 秒的语音,播放的途中音量越来越大,想必是吴川在便利店点开语音发现没声音,便调大了音量。

我妈摆摆手:「把蓝牙断开。」

我弟却突然插嘴:「这不是那个野种的声音吗?」

尤晓萌:「卧槽?」

他说的野种,我们都心知肚明。

周绮,我爸前阵子刚带回来的私生女。

而我的心情,从震惊,到愤怒,现在又突然觉得有趣了起来。

「看来,她不光勾搭了我的男朋友,还想来破坏我的生日呢。」

我弟:「怎么说,姐,弄她?」

我妈:「不,渣男贱女都有问题,可不能只追着女的搞。」

我理了理额前的碎发:「咱家的野种可以留着我们慢慢玩,而这位外人,要先得到惩罚。」

我弟:「我们一起,送他上天?」

我补完大红的唇妆,笑得更灿烂了。

「先捧他上天堂,再踹他下地狱。」

02

周绮是和吴川一起出现的。

虽然两个人是先后进的门,但是吴川的袖子还是皱的,显然刚才被什么脏东西攥过。

一进门,我就按往常的性格,先是装作惊讶然后不待见的样子。

「姐姐,对不起,我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

「是我自作主张求爸爸同意来给你庆祝的,你别生气。」

明里茶香四溢,暗里耀武扬威。

我朝周绮走过去。

她以为我要把她怎么样,顿时苍白了脸,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我径直越过她,挽起吴川的胳膊。

如果是以前,一定是牵手,不过现在有点恶心了。

我温柔地笑着:「来啦。今天开车辛苦你了。」

吴川温柔地摸摸我的头:「为我的落落,做什么都不累。」

周绮又僵了一下。

我妈说:「好了好了,一起喝酒吧。」

周绮理了理她的白裙子,故意挨着吴川另一边坐下了。

所有人笑而不语。

果然,不一会儿,她就站起来,整个人几乎和吴川叠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努力越过吴川给我敬酒一样:「姐姐,祝你生日快乐!」

在吴川看不到的角度,她扬起一个恶毒的微笑:「人生很长,每一个生日都要『好好珍惜』呢。」

果然,毫无新意地,把酒「不小心」洒在了我的高定裙子上。

我记得她曾经很想要这条裙子来着。

笑死,我穿过了就要毁掉的意思吗?

她立马眼含泪花道歉:「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啪!」

我扯起桌上服务生刚换上的热毛巾,慢条斯理地擦擦手。

周绮的头都被我打得偏了过去。

吴川也被我突然的发难吓到了,半晌:「落落,你怎么……」

「哦,不爽而已,发泄一下。」我看着他笑。

然后他就低头夹菜了。

「姐姐!」周绮见吴川一句话就缩进了他的鳖壳,失控地叫出来,小白莲的滤镜差点掉光了。

但没等她说第二句,我妈就打断了她的话。

不过是对我喊:「曲君落,你在干什么?

「不就是一条高定裙子吗?你要多少没有!何必这么小家子气?」

嚯,不愧是我妈。

这不就是在骂周绮小家子气吗?

她继续说:「有什么脾气自己私下慢慢发,当着大家的面摆什么脸色?」

中译中:你要打私下随便打,怎么能放到台面上说事呢?多败坏大家兴致呀。

「你要是再这么大公主脾气,就给我出去,别说我是你妈!」

「好嘞。」我扭了扭手腕,又是一个巴掌扇在周绮脸上。

我对我妈说:「我就是个公主啊?我又不是什么野种。」

我弟喷出一口酒,对着杯子点了点头。

「就当是给我的生日礼物吧。」我转过头对周绮说。

「理解一下哈。你只是疼了两下,我失去的可是亲情啊!」

「你……」周绮咬牙切齿地想说什么,我抬起手制止了。

然后熟练地把没喝完的酒从她头上浇了下去。

周绮的白裙子变成了酒红扎染。

我妈继续无缝衔接:「曲君落!你这么任性有什么好处吗,啊?」

我点点头:「有的。我爽了呀。」

「那你滚出去!自己出去爽!」

「哦。」我把酒杯扔进周绮怀里,大步离开。

周绮无助地看着大厅里,试图找个靠山。

我妈「生气」地去了卫生间。

我弟的女朋友掏出口红开始补妆。

我弟沉浸式打着游戏,甚至还笑出了声。

而吴川,此时屁都没敢放一个。

03

宴席不欢而散,所有人都走了。

听我弟说,吴川把场上所有的菜和酒水都打包带走了,甚至我弟的半盒烟都没落下。

半夜的时候,吴川发信息敷衍地安慰了一下我。

我没有回。

确切地说,我压根儿没看到。

因为我和家里人换了个场子继续嗨了一夜。

顺便商量了一下接下来怎么玩渣男野种。

比如说今天。

我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当吴川喊我吃午饭的时候,我欣然答应,并提议一起去补过个生日。

于是,我带着吴川到了市中心一家高档西餐厅,吴川直接「贴心」地给我点了最贵的食材。

蓝鳍金枪鱼、帝王蛙啥的,平时只少量供给顶级餐厅的顶级食材,他全点了一圈。

我忍不住开始同情周绮。

一想到这儿,吃得更香了,一点没剩。

吴川看我心情挺好,又点了两首小提琴曲。

两个小时后,服务生带着账单来的时候,一脸抱歉地告诉我,我的信用卡刷不了了。

我「这才得知」,我妈停了我的信用卡。

看着 18 万的账单,我脸色煞白。

「怎么办……」我一改之前嚣张跋扈的样子,扯着吴川的衣袖,「要不,我们想办法凑凑……」

吴川脸色铁青。可是在服务生的注视下,他硬着头皮说:「没事的落落。你等我一下,我去一趟洗手间。」

没人看到,他走向卫生间的时候,我和服务生击了个掌。

虚荣心,曲君阳诚不我欺。

十分钟后,应该是已经收到了转账的吴川握着手机回来付了款,还给了八百的小费。

也不知道,这顿饭,我的野种妹妹是为我消费了 17 万呢,还是 17.9 万呢?

出了餐厅,我乖巧地靠在吴川肩头:「亲爱的,还好我有你。」

吴川的脸色稍微缓和了点。他摸摸我的头:「当然,我的落落永远有我。」

「不过落落,」他摩挲着我的头发,「从前我觉得,你稍微任性一些,有些小脾气不打紧的,但是这次……」

他故意顿了顿:「这次要不是我稍微存了点奖学金,打工也挣了一些,可能真的够呛。

「所以落落,我觉得,你可能还是要收敛一些脾气。」

我良久没说话。

「落落?我这么说……你生气了吗?」

我:「怎么会。」

我怎么会生气呢,我是差点没憋住笑呀。

还存了点奖学金,还为我们打工,我应该录下来给我的野种妹妹听听的。

吴川似是松了一口气,继续说:「落落,说到底,我是担心你。你看,咱妈和你一样是个有态度、有性格的人,但是最后就没落到好,还多出来一个周绮不是?

「当然,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也知道我嘴笨。我是说啊,落落你的脾气,将来容易吃亏。」

呵。呵。

还指点上我妈了?

我温柔地摸上他的脸:「我知道你心疼咱妈,不过说真的,咱不用操心她。

「她本身就是家族联姻,和我爸没感情的。有周绮之后我爸还给她补偿了 25% 的股份和三个亿的珠宝,她小日子爽着呢,咱还是同情同情贫穷的自己吧。」

对不起,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吴川的眼里闪过一丝难堪。

「不过亲爱的,你放心,我努力改掉和我妈一样的脾气。」

「但是呢……」我后退一步,看着他的眼睛,「如果我遇到周绮这种事,只会比我妈更心狠手辣。

「我会让对方永世不得翻身。

「你不会背叛我的吧,亲爱的?」

吴川眼神闪躲了一下,然后不自然地笑了笑。

「怎么会呢,落落。」

我又盯了他许久,然后笑着说:「好。」

可得好好珍惜当下呀,渣男。

你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04

之后的一周,吴川联系我的次数明显变少了。

甚至我喊了他几次一起吃饭,他都推托说最近研究项目很忙。

我本想着趁这个空隙玩玩我的野种妹妹,可她却先对我动手了。

这一天,我到实验室后,像往常一样放下包包就去洗手消毒,回来的时候听到室内一阵骚乱。

我的野种妹妹赫然站在那里,眼泪汪汪的。

桌上原本一共有两瓶试剂,现在一瓶在她手上,另一瓶,打翻在我的包包上。

试剂是有腐蚀性的,这个包算是废了。

而周绮本人,熟练地做出眼泪汪汪的样子:「姐姐,对不起……看你这几天不忙,想来找你玩,结果……」

旁边的师姐已经看不下去了。

「玩?你是不认识实验室几个字吗?小学毕业了没?要不要给你买本字典?」

周绮哽住了。

她环视一周,看到一个师兄默不作声地站在旁边,便突然脑子抽风过去一扯人家的袖子:「这位哥哥,这一点试剂的损失应该不会影响你们做实验吧?

「我知道姐姐一直这样,做事过度认真,想来把小事说大了也正常……其实你们都不会计较的,对不对?」

那位师兄推了推眼镜。

然后说:「会。」

周绮:「啊?」

师兄:「实验室的人,就是要过度认真,不是什么蠢货都能做科研人的。」

师兄牛逼。

「还有,」师兄说,「这个试剂的纯度目前国内很难做出来,需要进口。

「你耽误了一屋子的人。」

周绮的眼泪终于止不住了,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给吓的。

「对不起姐姐,对不起大家,我赔钱,我现在转账……」

我比出一个 6。

周绮连忙转了 6 万。

我冷笑:「我说的是 60 万。少一分我就打电话给爸爸。」

这一集应该叫私生女的大出血。

我收到她转账之后,又 360 度录了个视频。

然后当着她的面发给了我爸。

「曲……姐姐!不是说好了转账就不会发给爸爸的吗?」

「哦。」我收起手机。

「我现在又说不好了。」

按爸爸的性格,接下来应该会断了她的零花钱了。

可惜,她以后不会再有领曲家零花钱的机会了。

周绮仍然恨恨地站在那里,师姐终于忍不住指指她的手:「你真的要一直拿着试剂吗?」

周绮的眼泪又要出来:「我花了 60 万,还不能拿一会吗……」

师姐打断她:「也不是这个意思……

「这个试剂吧,是用进口的澳洲深海动物,片成片后放在湿热的地方,等发霉之后长出肉芽,再把肉芽用酸溶解得到的……」

说罢,还捏了捏鼻子:「我们一般都戴口罩和手套才取用的……」

周绮飞一般地放下试剂。

片刻,走廊尽头传来水声和干呕声。

我们纷纷向师姐竖起大拇指:「把试剂说成蛆汤,师姐牛逼。」

师姐得意地笑:「对付这种小绿茶婊,你们都还嫩。」

不过那时我还没注意到,我的手机被周绮动过了。

05

等我从实验室出来,发现吴川已经在实验楼外等着我了。

脸色还……有点绿?

我若无其事地走向他:「今天怎么来这里等我了?

「曲君落,我再不来,你是不是三胎都要生出来了?」

这人脑子抽什么风了?

吴川掏出手机,打开朋友圈举到我眼前:「你自己不觉得,有男朋友的人不应该这么没界限吗?」

他的朋友圈里,我的微信发出来一条朋友圈。

拍的是实验室里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学长的侧脸。

配文字:「岁月静好。」

咱就是说,一个大屎盆子扣下来了?

我掏出自己的手机,还真是我发的。

还仅对吴川一个人可见。

我的野种妹妹可太有意思了。

我淡淡地说:「我包坏了,有人动过我的手机。」

吴川冷笑:「谁会那么闲着?」

我正想回一句「你说呢」。

却蓦然想起,我的手机锁屏密码,并不是谁的生日。

而是我的第一篇论文发表的日子。

这种密码,除了我,只有吴川知道。

那么周绮是怎么给我解锁的呢?

呵呵。

这一对儿可太有意思了,联合制 PUA 可还行。

如果说之前发现他勾搭周绮,我主要是愤怒,现在就只剩失望了。

我决定看他接下来怎么作。

我抿着嘴,低着头,没说话。

「落落。你要知道,我一直很爱你。

「你脾气不好我可以接受,你花钱大手大脚我也可以包容。

「可我没想到,你是个如此不检点的人。即便只是精神上,我也没办法接受。

「落落,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抬起头,眼里挤出泪花:「所以,你觉得我花钱大手大脚?」

吴川:「落落,我很想和你在一起,可是你这样,就算我愿意包容你,我的父母也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

我立马「六神无主」了:「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对你一心一意,朋友圈是假的……」

吴川打断我的话:「好,我相信你。」

我:「啊?」

吴川:「我暂且相信你没有心猿意马,可是我们不门当户对,我好怕……我怕不能给你想要的生活。」

嚯。

「那……川,那……我要怎么做才可以呢?」

我继续套。

他继续梦:「我的要求不高,也不要太多……其实你稍微省一点点零花钱出来为我们做做打算就行。」

来,梦得具体一点。

「那我应该怎么做?」

吴川咽了咽口水:「我父母生我养我太不容易了。我想,在我们毕业结婚之前,给我爸买辆车。」

听听,熟悉的话术。生你养你不容易。我妈生我养我就容易?

「那……你要多少?」

「80 万,就落落你两个包的钱而已。你省一省就有了。」

我感觉脸被什么东西嘣了一下。

大概是吴川的主意打得算盘珠子都飞出来嘣到我了吧。

不过,要演戏可以,要钱,没有。

我听话地点点头,提起我手上被周绮弄坏的包:「好,等我再换一个包,就为了你攒钱。」

我看着他目光里的精明逐渐被套现失败的失望取代。

良久。

吴川说:「落落,你太让我失望了。」

是呢。少了个 80 万的车,可不失望嘛。

我们不欢而散。

一天后,我看到了周绮的官宣朋友圈。

06

我其实差点想租个炮车放个喜庆,被我妈按住了。

我妈表示,这对狗男女真是有趣极了,虽然他们联手合作了偷手机的事件,但野种妹妹是想用来抢走渣男,而渣男只是想用来 PUA 我并获取钱财。

所以,我们大胆地猜测,周绮的官宣朋友圈应该只对我可见。

于是,在我弟曲君阳的强烈要求下,我也发了几个令人作呕的伤春悲秋的朋友圈。

当然,也只对渣男和野种可见。

尤晓萌说,这是要抬高渣男的心理,让他觉得两个富家千金对他爱得死去活来,马上他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然后,他继续白日做梦,我继续和家人享受富人的生活。

至于周绮给我整废的那只包是某 H 家的鸵鸟皮 kelly,我还挺喜欢的,决定再去买一只。

这个牌子的店里买包其实有个不成文的规则——配货。

店里一般明面上摆不了几个包,你去问,柜姐也只会说目前没货。

但当你在店里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够多了,柜姐就会一脸神秘地带你进「小黑屋」。

然后给你拆包你的专属包包。

所以我去了店里,二话不说,先报了我老妈的名字,然后就是一通扫货。

柜姐听到了我老妈的名字,直接去喊店长了。

我坐在店里的沙发上,喝着柜姐倒的饮料,自顾自地玩手机。

这时,一阵刺鼻的香味传来。

「川哥哥,陪人家看看包包好不好呀?」

我一抬头,哦嗬,周绮正挽着吴川的胳膊。

看到我,两个人都是一愣。

还是吴川先反应过来:「落落,你怎么在这里,我……」

「买包。」我冷冷地打断了他,「我前几天和你说过。就是让你觉得很失望的那件事,再买一个包包。」

「落落,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事,是不是那个意思都不重要。」我指了指周绮,「原来你最近说的研究项目很忙,是这种忙法。」

「我……」

「曲……姐姐,你误会了!」周绮本来想直呼我全名,但店里有人,生生改了口。

「我看川哥哥今天好不容易有空,让他陪我逛个街而已。」

「嗯,而已。」我重复了一句,「川哥哥这个称呼真不错。」

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周绮眼珠子一转:「姐姐不是被停信用卡了吗?看来日子过得还是很滋润呢。」

我轻轻一笑,指尖玩弄着刚刚拿过来的手表:「谈不上很滋润,买个包还是小意思。」

周绮胸口剧烈起伏了两下,转头喊柜姐:「我要买包,birkin 黑金 25。」

我差点一口饮料喷出来。

上来就两手空空地喊最难买的包型和配色,柜姐估计得气死。

柜姐果然差点翻白眼:「不好意思,没货。」

「你说什么?那你们店里还有什么包?都给我拿出来看看。」

柜姐和我都差点笑出声。

「不好意思,目前店里没有包包现货呢。」

「你们偌大一个店,居然连一个包包都没有?你们是不是欺负人?」

我慢条斯理地吸了一口饮料:「我的好妹妹呀,店里一般一个月才来个几十款包,有钱人又那么多,当然不是什么暴发户想要就能有,你说是不是?」

「曲君落你……」

吴川打断她的话,沉声望着我:「落落,你有些过了。」

「你俩要不要把对方的膀子撒开再和我说话?」

我喊了一声柜姐:「有帽子吗?绿色系的,给我配一顶。」

柜姐正好端着给我倒的水,瞬间看明白了当下的局势,语气轻蔑地说:「这个颜色的帽子可不常见,我给您拿一条绿色的丝巾吧。」

吴川脸色铁青。

「落落,我和周绮她真的只是……」

我抬起手:「不用和我解释了。

「吴川,你说你对我很失望。

「现在,我对你也很失望。」

此时,店长忙完了手里的事,向我走来。

「您好,您是想要挑选 kelly 包对吗?

「我们这里为您预留了三款普皮和两款特殊皮,您请跟我来。」

周绮和吴川脸色极差地目送着我的背影进入小黑屋。

被周绮弄坏的那款鸵鸟皮还真有,原本的是纯白色,现在有一款相似的奶白色,我欣然收下。

我没想到的是,出来的时候,他俩竟然还杵在那儿。

周绮正在和柜姐闹:「你不是说没货了吗?凭什么她还有的挑?我刚才可是听到有五个 kelly 给她挑的!

「我买个 birkin 凭什么不给我挑?」

我一个白眼儿翻过去。她见状上手要扑过来,被吴川拦下来了。

吴川说:「落落,你说过不再花钱大手大脚了的。」

我:「啊,我没有啊,我今天都没买钻石手镯啥的,我只是为了补个包顺便带点东西啊?」

我叹了一口气:「可能我们之间,差距真的太大了吧。」

这句话本来是想刺激吴川,结果却刺激到了周绮。

周绮突然疯了一样,开始扫货。

四双鞋、三条裙子、五个包挂,甚至还拿了一对镇纸……

她手里一堆配货,却没有一个男士用的。

鞋都能给她穿成蜈蚣了,却没想过给吴川买一双。

难怪吴川脸色越来越差。

笑死,塑料关系啊。

又扯下一堆丝巾之后,周绮气势汹汹地问柜姐:「我可以买 birkin 了吗?」

柜姐一脸蒙逼。

我冲着柜姐眨眨眼:「去吧,带孩子看看吧,孩子还没进过小黑屋呢。」

周绮终于如愿以偿地去选包了,也无视了我的嘲讽。

顿时室外只剩下了我和吴川。

我冷笑着说:「你受不了我买个包,却能接受我的好妹妹胡乱花钱呢。

「我以前好歹还给你买条围巾。」

「落落,我……」

周绮很快就出来了。

因为柜姐给她的是我上一次来店里挑剩下不要的深蓝色。

她趾高气扬地像一只被喂得太肥的蓝孔雀,跺得地面都在颤抖。

她掏出一张卡:「结账。」

柜姐给她打包的时候,她恶毒地看着我:「没记错的话,姐姐的卡被停了吧?」

我好笑地问她:「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你上次吃饭的钱还是我……」

吴川慌乱地打断她:「是我不小心说出来的。」

我轻笑,也没戳破。

周绮结完账后,店长亲自过来给我结。

我当着他们的面,用余额结了账。

一边转账,我一边笑着对周绮说:「还要感谢我的好妹妹,前几天给我转了 60 万。」

「姐姐,谢谢你今天的请客。」

周绮的脸色立马变了。

「你!你不是说那是赔偿实验室的试剂费用吗?」

「嗯,怎么不是呢?」我晃了晃手提袋,「上次我把你的事迹告诉爸爸之后,他直接给实验室的负责老师打了一笔钱。

「所以,这一笔就用不着啦。」

我提着大包小包走出门,又回头:「还有哦,我今天之所以能随意挑选,是因为我用的我妈的名字。

「我的亲妈可是这里的顶级 vip 哦~

「啊,也对,毕竟不是谁的亲妈都是正儿八经的豪门贵太太的,你不懂也正常。」

周绮摇摇晃晃,一头倒在吴川的怀里。

会心一击。

傍晚,周绮给我发了一条微信——

「曲君落,你给我等着,你很快就要身败名裂了!」

07

「身败名裂?」我妈用指尖揉着太阳穴,「来者不善。」

尤晓萌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一个脑子里只有抢男人的女人,威胁另一个女的身败名裂……」

过了一会儿,她支开我弟,问我:「你和吴川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被他拍到什么……就是,过于私密的照片?」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果断摇摇头。

「我可没有什么特殊癖好。」

所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没事的。」我妈揉揉我的头:「落落放心,有妈在呢。

「他们闹出什么幺蛾子,都有我们来处理。」

我自觉应该没什么把柄,才有底气地回到了学校。

虽说有家人兜底,但心里还是有隐隐的不安。

第三天,我眼皮跳得厉害。

晚上,就有关系好的同学打来电话:「君落,你快看看贴吧,出事了!」

贴吧已经搭了很高的楼层。

发照片的是一个匿名账号。

标题起得很浮夸:

「血脉偾张!曲家豪门千金果然是『肤白大长腿』!」

点开之后,照片全是偷拍角度,似乎是一点衣料子都没有。

虽然有些地方打了马赛克,但打没打也基本没差了。

我可以保证我绝对没拍过这种东西。

可是这一刻,我承认,我真的慌了神。

我颤抖着手,给我妈打了电话。

我妈出手迅速,十分钟后,帖子已经被炸了。

可是,谁知道有多少人已经截图保存了呢?原贴已经有几万浏览了。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周绮,果然是阴险狠毒。

毕竟,没有脸的照片,怎么证实真假呢?总不能自己露脸再拍一组澄清吧?

我弟担心我,开着一辆普通的大众来学校,偷偷把我接回了家。

到家后,我妈抱住我,拍着我的背说:「没事的落落,妈妈有办法。」

在家人的安抚下,我终于缓过了神。

我再次仔细回想了下,确定吴川绝无可能有机会拍……这种照片。

我笃定地告诉他们,这不是我的照片。

第二天,我妈就查到,这几天,周绮和吴川开房很频繁。

「我明白事情始末了。」

我妈说:「这个主意应该是周绮出的。她想让你身败名裂。而吴川,只怕是想用照片 PUA 你。既然你确定你没让吴川拍过这样的照片,那么……

「总得有人给他提供素材。

「我去,这孙子拍的是周绮的照片?」曲君阳捶了一拳桌子,「他这几天频繁开房,就是想有……物料?」

我也瞬间想明白了。我冷笑:「只怕是吴川欺骗周绮说手里有我的把柄,而周绮急着要弄我,所以一再催促他发照片的吧?

「可惜,周绮根本不知道这个男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畜生。

「对啊,只要没拍到脸,说是谁的就是谁的呗!所以他便直接拍了周绮的照片用了。」

「好一对狗男女。」我怒极反笑,「但凡他们有一个好下场,我都不姓曲。」

「姐,这事儿不用你说。」

我妈抱着我说:「落落,你放心,妈妈明天就发布他们开房的帖子打脸!」

我突然从我妈怀里出来,说:「不。」

所有人疑惑地望着我。

我把一只水晶杯扔到空中:「让子弹飞一会儿。这期间,我要吴川血本无归。」

杯子落地后,摔得尸骨无存。

08

我们猜得没错,这两个人真是有趣得很,同一件事,各怀鬼胎。

周绮果然打电话来嘲笑我了,言语之间极尽侮辱。

我挂掉电话,顺手剪辑了一下电话录音,发给爸爸。

而吴川,在我这几天没有任何主动联系他的倾向后,终于按捺不住,傍晚在宿舍楼下等到了我。

出乎我意料,他一上来就抱住了我。

就仿佛前几天买包的事情没存在过一般。

我还没开口,他就满是深情地说:「落落,我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我相信这不是落落你的照片,虽然你之前会发别人的朋友圈,但我相信落落你绝对不会到乱搞的地步!应该是有人看不惯你的性格陷害了你。

「但是没有关系。落落,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发现我最爱的还是你。落落,我会对你负责,我会包容你的一切。

「我们结婚好不好?」

这一串噼里啪啦的说辞下来,我心里一串黑人问号。

微型耳机里,传来曲君阳呕吐的声音:

「我呸,真他妈恶心死老子了,这 PUA 玩得倒是炉火纯青啊。」

「还看不惯你的性格,这是在暗示落落你的性格他驾驭不住啊。」老妈说。

「快,别愣着,先稳住他。」

我忍着恶心反手抱住他。

「川,还是你最好了。」

「我答应你,我们结婚。」

吴川松开我,两眼兴奋地冒出精光。

「真的吗,落落,你答应我了吗?」

我点点头。

「不过,婚姻大事,不能我一个人说了算。」我假装感动地吸吸鼻子,「我得问问我妈。」

「好,我等你。」吴川深情地再次抱住我。

在他看不到的背后,我露出复仇的笑容。

第二天,我告诉吴川,我妈同意了。

曲家可以出钱包办一切,包括他父母的房子,包括他曾经提到过的 80 万的车。

但是,我说,我妈当初结婚的时候,是我爸亲自为她挑选的十克拉的钻戒。

我「体贴」地和他商量,我也想要他亲手为我挑选购买一枚钻戒,但是知道他的家庭条件,所以只要三克拉的就好。

「这样,她也能放心把我交给你啦!」

吴川「为难但义无反顾」地答应了。

答应得很爽快,爽快到蹊跷。

我立马让他们去查查资金来源。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周绮没钱了,也不可能愿意花钱给我买钻戒。

但吴川家里也拿不出那么多钱买大牌钻戒。

唯一的可能,是他的科研项目经费。

我弟笑得别墅外的保安都能听得见:「刑,真刑,这可太有判头了!」

之后,我和吴川去了 tiffany 专柜。

柜前已经有一对小情侣在看戒指了。

男生不满地嘟囔:「你说我们拿这钱买什么不好,钻戒这东西就是智商税啊!」

吴川下意识地跟着点了点头。

就听到女生问:「怎么智商税了?」

男生:「钻石和煤球的成分一样,都是碳。」

吴川甚至低声附和了一句「对」。

结果女生说:「那你和周杰伦还都是个人呢。」

柜姐可能是努力回想了这一生所有痛苦的事,都没忍得住,当着他们的面笑出了声。

当然,我也是。

只有两位男士没有笑。吴川终于老实了。

柜姐说,三克拉以上的钻戒需要等时间定制,而且上了三克拉,钻石就相对保值了,所以贵很多。

于是我立马懂事地选择了 2.9 克拉的现货。

可不能让他买了保值的钻石啊。

我要让他尽可能买溢价产品,这样他将来想变卖的时候,才能血本无归呢。

为了进一步增加他将来的变卖难度,我把戒指圈号报小了两个号,柜姐表示,改了圈号就不能退款了。

我对柜姐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

付款的时候,看着 90 万元的账单,吴川深呼吸的频率都有点快。

但对着我,他只是温柔地笑。

甚至袒露诚意地把发票递给我。

我抬手推了回去:「你留着吧。到时候亲手给我戴上戒指就行啦。」

这等挪用经费的烫手发票,我可不敢碰。

不知道将来他发现,这枚 90 万的钻戒回收价格最高不超过 25 万时,会是什么反应呢?

09

一切办妥,子弹飞了许久,该给这场闹剧画上句号了。

还没等吴川问我车房的事,我妈已经一声令下,顿时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吴川和周绮搂搂抱抱地去开房的图和视频。

标题:「曲家千金果然开放!艳照门后又当街与神秘男子卿卿我我,疑似入住情趣酒店!」

我妈和我弟还贴心地给各个平台买了热门,连我弟的女朋友尤晓萌都忍不住给某音买了个最高金额的推送。

于是,虽然谣言从未结束,但风向转了个一百八十度。

此时,再恰到好处地安排水军发出灵魂拷问:「可是这个人不是曲家千金吧?曲家千金不是曲君落吗?」

有「好事者」热心回复:「她算个狗屁千金,她是曲家的,但只是个私生女!假千金!」

很快,大家就都知道了周绮的真实身份。

私生女,小三的孩子。

加上很多人都知道我和吴川交往过的事实,很快大家就拼凑出了事实:

曲家私生女知三当三,和她妈妈一样抢了男人,还去开房拍了艳照,艳照还「不小心」发出来了。

自此,渣男野种双双锁死,臭名远扬。

我也恰到好处地拉黑了吴川的所有联系方式。

等他跪在我面前求我原谅,「顺便」给他垫付挪用的科研经费时,我只是问他:「还记得吗?我说过。

「背叛我的话,会永世不得翻身的。

「你的报应,才刚刚开始。」

而周绮这边,纸是包不住火的,何况我们也没打算给她包。

等爸爸出手平息事宜的时候,周绮已经被下了最后通牒——

再闹出任何幺蛾子,就滚出曲家。

搞定了这一切,我满意地躺在我妈腿上,敷着六位数的定制面膜看着杂志。

周绮赶去学校想抓花我的脸,都没进得了学校就被我的同学师姐们扔了出去。

据说当时实验室的师姐还戴上了防毒面具:「哪儿来的二手狐骚味?真臭,大家赶紧回去消消毒,别沾上了晦气!」

我差点给师姐送面锦旗。

原本我想就此收手,可我弟却不答应。

他露出玩味的笑容:「渣男配野种,可一定要锁死到结婚才行啊!」

然后,曲君阳花大价钱查到了他们经常开房的酒店,买通前台和保洁,把他们住的房间的断子绝孙用品都做了手脚。

然而曲君阳根本低估了他们的底线。

保洁打扫的时候,发现压根儿没有半点做措施的痕迹……

具体细节就不说了,就算是尊贵的会员也看不了。

而周绮,我也已经分不清她到底只是喜欢抢我的东西,还是真的爱上了吴川。

她怀孕的时候,还得意洋洋地给我拍了个孕检单。

我反手转发给我妈,我妈迅速把孕检单打印出来,连同之前的私密照片一起,打包匿名寄给了吴川远在乡下的父母。

10

我妈出手果然够猛,给的是主宅的地址。没几天,吴川父母居然直接想强闯曲家,和保安起了冲突。

他爸动手要打保安,他妈直接准备躺在地上碰瓷。

我爸的脸色和屎一样。

我知道,周绮的好日子要来了。

二老果然没让我失望,开口就是要 5000 万的嫁妆,外加曲家主宅的继承权。

他们说周绮这种不检点的女人,除了他们家宝贝儿子,已经没别人要了。

现在给 5000 万,他们就「考虑考虑」给周绮一个名分。

我和曲君阳笑得能把水喷到院墙外面去。

而我爸,直接甩出了吴川非法挪用公费的证据,告诉他们,不滚的话,就送吴川去吃牢饭。

最后三个人灰溜溜地走了,打车费还是自己出的。

不出意外的话,他全家的积蓄都要用来补这份买戒指的窟窿了。

而周绮,不过是一个随意养着的女儿罢了。

这次曲家丢了脸,甚至影响了股价,这个可有可无的私生女,自然是随意舍弃的。

我爸很快发布声明和周绮划清界限,然后把她扔了出去。

她的卡被全部停用,她的包包、珠宝、大牌衣服,一个都没能带得走。

我原以为这就是她的结局,但我显然低估了她的不要脸和恶毒。

为了钱,她和吴川一样,谁都可以。

吴川同时吊着我和周绮。

而周绮,试图去勾搭我亲弟,曲君阳。

而尤晓萌也不是吃素的。

在某天我弟和朋友们出去玩的晚上,周绮蹲点去骚扰我弟,据说腰上的赘肉差点打在我弟脸上了。

我弟吓得第一时间跑路并和女朋友报备,而尤晓萌直接报了警,称有人进行「不可描述」的交易。

然后穿着廉价的镂空粉色睡裙的周绮就戴上了亮银色的对镯,坐上了会响的豪华专车。

据说当时盛况空前,很多人拍了照。

笑死,免费热搜了解一下?

我也向学校举报了吴川挪用经费的事实,虽然吴川倾尽全家的财力补上不用坐牢了,但开除是免不了的。

我见他的最后一面,是他收拾行李离开学校。

他歇斯底里地问我为什么要骗他买钻戒。

我冷静地看着他:「这是我送你和周绮的新婚礼物呀。喜欢吗?

「请一定要好好在一起哦。幸不幸福的不重要。

「还有。以后,别碰蓝牙了。多丢人啊。」

一个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的私生女,和一个被学校开除一无所有的渣男,天造地设。

对了对方彼此,他们再也不会有别的人选了。

11

后来,他俩不出所料地,结婚了。

因为一个嫁不出去,一个娶不着媳妇儿了。

听说周绮死活不让吴川一家把钻戒变卖掉,甚至不惜用打胎来威胁他们。

毕竟这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奢侈品了。

我妈笑得差点把面膜扯成两半。

我妈还告诉我,当初我答应吴川买车的时候,他们就觉得能拿捏定我了,居然已经背着我给一辆玛莎拉蒂付了首付!

这可真是小刀拉屁股,开了眼了。

能想象到他们今后的人生,守着不到三克拉的钻戒和缺尾款的玛莎拉蒂,每天为了欠款累成狗的样子。

而周绮最爱斗,以后和恶公公恶婆婆可以斗个够了。

不过,我们可没有太多闲心关注这个。

我们忙着干大事呢。

自从有了私生女这档子事儿,我们就忙着搞公司股份了。

算算我们姐弟和我妈手里的股份,感觉距离推翻我爸,自己当家做主的日子不远了!

(全文完)

备案号:YXX1pQQ98QOFYYYEP4niNAJ0

编辑于 2022-12-08 15:27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娱乐圈霸王花

赞同 85

目录
14 评论

玫瑰之战:怎奈她天生反骨

川崎葵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