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如梦初醒

所属系列:梦醒时分:在黑夜里踽踽独行

如梦初醒

梦醒时分:在黑夜里踽踽独行

生日那天,我被竹马的女朋友扇了一巴掌。

我让他给我个说法。

他却轻描淡写地让我别计较。

我离开的时候,他靠在墙上浑不在意:「好马不吃回头草,滚了可就别再回来。」

如他所说,我再也没有回去了。

01

28 岁生日这天,我被李骁的女朋友打了一巴掌。

彼时,我正跟一群老朋友在切蛋糕,头上还顶着一个纸皇冠,一圈儿朋友笑着围着我唱生日歌。

我低头许下一个隐秘的愿望,再抬头时,李骁就站到了我身前。

灯光下,他立体的五官明暗交错,黑曜石般的瞳孔被映成淡金。

本来就是一副招蜂引蝶的相貌,偏偏笑的时候也不肯好好笑,眉毛一扬就带上三分的野。

他把一个盒子扔给我:「打开看看。」

我打开后发现里面是一枚戒指,镶嵌着一颗炫目的欧珀宝石,看着就价值不菲。

我的心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仰起头看怔怔看向他。

他送我戒指,这是什么意思?

李骁却随意用手指刮了一下我的脸,他常年打篮球,骨节有些硬得发糙,磨人的时候带起我心里的颤。

周围的老朋友都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喜欢他,纷纷开始起哄:

「骁哥牛逼!」

「送戒指是什么意思啊,骁哥你说话啊!」

「亲一个,亲一个!」

……

我脸瞬间血液上涌,热得发烫,却忍着害羞紧紧盯着李骁。

他却只是淡定地笑:「差不多得了啊,再闹揍你们!」

就在我忍不住要开口问他的时候,包厢的门被猛地推开。

一个穿着紧身短裙,前后凹凸有致的女人风一般冲进来,环视一圈后锁定了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扬起手来狠狠地给了我一个巴掌。

「啪!」

这一巴掌丝毫没有收力,我被打得偏过头去,嘴角尝到了一丝咸腥的铁锈气。

所有人都傻了,好半天才闺蜜才回过神儿来,一把拉开了那个女人,怒道:

「你他妈有病吧,你谁啊?!」

「我是他妈李骁对象!」

女人气焰更盛,伸出手还要打我,被朋友连推带搡地拽到了一边。

我呆呆地捂着红肿发热的面颊,看向一边的李骁。

李骁却只是皱了皱眉,双手插兜道:「常媛,你干什么啊?」

名叫常媛的女人胸口剧烈起伏,理顺了一下头发后,斜眼上下打量了一下我,说出来的话像是淬了毒一样。

「干什么,打小三没见过吗?」

「不是我说,宋姣,你天天跟在李骁屁股后面阴魂不散,的贱不贱啊,明知道他有女朋友了还往上贴,你他妈想男人想疯了是吧?」

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是谁,僵硬地着转动着脖子朝向李骁,茫然道:

「你有女朋友了?」

明明我之前问他的时候,他还掐着我的脸告诉我:「老子有个屁,身边不就你一个?」

李骁浑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刚找的,不好意思啊,宋姣,她就这臭脾气。」

「常媛,你给人道个歉,宋姣就是我妹妹,你有话说话,动什么手啊?」

常媛冷笑一声:「哪种妹妹天天就知道勾搭哥哥啊,还送戒指呢,我看我再不教训教训,她都要爬你这哥哥床上了吧!」

她说的话丝毫私聊不留情面,我脸色瞬间煞白。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连刚才帮我说话的人都眼神异样起来,好像我真的是个插足别人感情的小三。

可是,我虽然喜欢李骁,底线却还是有的。

他有女朋友的时候,我从来不跟他暧昧,连消息都几乎不发。

今天如果早知道他有女朋友了,今天的生日会我甚至不会叫他来。

现在无缘无故被人泼了这样一盆脏水,李骁却一句话都不肯为我说。

只有我闺蜜怒视着李骁道:「你们俩一唱一和说双簧呢!」

「李骁,你都他妈有女朋友了,还跟宋姣装什么单身啊!凭什么打人啊,跟宋姣道歉!」

常媛嗤笑一声,抱着胳膊转过身去,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用舌头顶了顶还在流血的脸颊,看向李骁轻声道:

「你总得给我个说法吧?」

李骁却只是吊儿郎当地敷衍道:「她就这狗脾气,你别跟她计较,我知道你一向懂事儿。」

我看着这个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露出一个惨笑。

原来,我在他这里永远都只是一个空窗期的备胎,被她女朋友打了,也只能得到一句轻飘飘的:

「别跟她计较了。」

原来,我这八年,真的都只是感动了自己。

常媛看着我,眼神讥讽,好像在嘲笑我的自不量力。

我表情冷了下来,指着门口一字一顿道:「滚出去。」

李骁一怔:「你说什么?」

随即,他脸色变了,一直挂着的笑容淡了下来,警告道:「宋姣,差不多就得了,我也给你面子跟你道歉了,再闹就没意思了。」

我终于忍无可忍,歇斯底里道:「滚啊,带着你的女朋友,滚出去!!——」

李骁冷笑一声,轻蔑道:「行,你有种。」

「不过宋姣,好马不吃回头草,到时候,你再跟以前一样哭着求我回来,我他妈可就没那么好的脾气了。」

说着,他黑着脸,一脚踹开房门走了。

02

28 岁的生日以一场闹剧落幕。

回去的路上下了雨,我没打到车,狼狈地走在雨里。

谁知道屋漏偏逢连阴雨,我的高跟鞋鞋跟卡进了窨井盖里,怎么挣都挣不出来。

暴雨很快就把我浑身浇透,我狼狈地光着一只脚蹲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也分不出来脸上是雨还是泪。

鞋跟卡得死死的,无论如何都拽不出来,可这双鞋是李骁送我的礼物,我真的舍不得扔掉它。

六年前我刚毕业的时候,浑身上下一件带牌子的东西都找不出来,去杂志社应聘编辑的时候,HRhr 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跟我说我不适合他们公司,让我去别家看看。

一次无意中说起这件事儿,第二天,李骁就给我送来了一个包装精美的鞋盒。

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双 yslYSL 的高跟鞋,优雅又漂亮。

我急了:「太贵了,我不能收!」

他却笑了,随手把盒子扔到我手里,在我慌乱接住的时候,呼噜了一把我的头发。

「女孩子对自己好点儿,别整天打扮得清汤寡水的,浪费了你这个好条件。」

「外面那些人都是看人下菜碟儿的,你懂不懂?」

那双鞋我不很少舍得穿,每次穿完都会小心翼翼地打理后收起来,只是到底过去了这么久,已经有些黯淡了。

如今,我有了很多奢侈牌子的鞋,可是他在的场合,我还是会穿这一双。

不知道是因为这是他送我的第一份礼物,还是穿习惯了,我真的舍不得扔掉。

我无助地拔了很久,卡扣划伤了我的手,鲜血渗了出来,很快被雨水冲走,鞋跟却纹丝不动。

就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头顶多了一把伞。

一个年轻女孩微微皱眉,伸手去拔了几下拔不动后直接道:

「这鞋没办法了,不能要了。」

我缩紧手指,指甲掐进掌心。

「走吧。」

她把伞靠我更近了一些:,「你不走也没办法,只能被拖在这一直淋雨,有些东西没办法就只能扔掉了嘛,我看你这双鞋很久了吧,正好换一双新的。」

我眼前闪过无数关于李骁的画面。

高考的时候,我放弃了心仪的院校,跟着他去了同一座城市。

毕业后,又因为他背井离乡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发展。

只是想多看他一眼,多陪他一天。

他会骑着共享单车带我在春天的樱花里穿梭,在荧光海边漫步的时候给我披上他的外套,在烟花绽放的时候握紧我的手。

李骁从来没给我一个身份,我们却像是在一起很久的情侣。

他妈妈死的那天,是我陪他去办的后事下的葬,我甚至还跟他一起披麻戴孝了。

李骁自小父母离婚,是跟着妈妈长大的,那一个月,他几乎崩溃了,不眠不睡,不吃不喝,整个人行尸走肉一样瘫在家里。

我干脆辞了职在家里照顾他,一日三餐做好喂到他嘴里逼着他吃,每天拉着他说话。

半个月后,李骁终于开口了。

他满眼都是红血丝,僵硬地低着头道:「宋姣,以后我就没妈妈了,你说人是不是其实最后身边的人都会走光,只能剩自己一个人。」

我紧紧拥住他,边哭边跟他承诺:「我会永远陪着你,李骁,你想哭就哭吧。」

李骁慢慢搂住我,把头埋进我怀里。

许久后,我感觉到衣服洇开一片湿热。

他嘶哑道:「宋姣,我只有你了。」

「你他妈永远都不能离开我。」

可如今,我只剩下一句轻描淡写的:

「别跟她计较,你一向懂事儿。」

我突然捂住脸,哽咽失声。

多可笑啊。

那是他的女朋友,他当然会站在她身后,哪怕任由别人污蔑我,他也要维护她的。

只是我以为一起这么多年,在他心里,我真的有哪怕一点点特殊。

原来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他只是吊着我,跟我暧昧着,却又不耽误身边的女人一个接一个地换。

我就好像被拴在磨上的蠢驴,被眼前的这一根胡萝卜引诱的得不停原地兜圈子。

到了最后,什么都没剩下。

女孩子被我吓了一跳,慌乱道:「你这么喜欢这双鞋啊,那不然我再去找人想想办法?」

我抬起头,嘶哑道:「谢谢,不用了。」

「你说得对,都这么多年了,是该换双新的了。」

……

回家后,我大病一场。

高烧烧到 41 度,直接肺炎进了医院。

我是为了李骁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的,在这里既没有亲戚,也没什么朋友。

闺蜜请不下来假,没办法偷着给李骁打了电话。

她以为我睡着了,压低声音道:「宋姣那天淋雨生病了,你能不能来照顾一下她?我知道你有女朋友不太方便,你就来看半天针就行,她现在还没醒,我怕出什么意外,晚上我就有空来了。」

夜里很安静,所以我清楚地听到了李骁的声音。

他沉默了一会儿,轻笑道:「骂我滚的时候不是挺能耐的吗?」

「既然这么能耐,那还找我干什么?」

闺蜜咬牙:「李骁,姣姣这些年怎么对你的,你他妈良心都被狗吃了!」

电话里却传来了女人的动静。

常媛柔腻的声音响了起来:「给谁打电话呢,赶紧过来,我水都放好了。」

然后就是黏腻的亲吻声。

片刻后,李骁气喘吁吁道:「挂了。」

「以后没事儿别找我了。」

03

这场烧来势汹汹,我几乎失去了意识,迷迷糊糊里似乎又回到了当年。

那时候我才 17 岁,在一次跟着朋友去看学校篮球队打球的时候,被篮球队里的一个学长要了联系方式。

我那时候满脑子都是学习,这方面还没怎么开窍,直接拒绝了他,但那之后,他就对我穷追猛打,天天来找我。

后来喜欢他的一个女校霸知道了这件事儿,就总找我茬,甚至纠集了一帮她的小姐妹到处堵我。

她们把我锁在卫生间里,用浸满了污水的拖把打我,撕扯我的衣服试图拍照……

我爸妈那一阵子已经离婚了,我独自跟着奶奶生活。

没人管我,我也不知道该去找谁,每天都生活在胆战心惊的惶恐中。

期中考的前一晚,那个学长对我表白了。

那个女生简直疯了一样找了一群人放学拦住我,把我拉扯到一个小巷里,拿着烟头往我脸上摁。

我到现在还记得她那种阴毒的眼神,她歇斯底里地扯着我的头发:

「我今天就看看,没了这张脸,你这个骚货还用什么勾引男人!」

那烟头燃烧着灼热的温度朝着我的眼球逼近,就在我眼皮被强硬地扒开,逼到眼泪都流出来的时候,一个篮球突然直直地从远处飞来,重重砸在那个女生头上!

我猛地跌在地上,泪流满面地抬起——

傍晚的夕阳还残留着一丝刺眼,一个高大的身影逆光而来。

单手插兜的男生戴着帽子和口罩,只露出笔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眉眼。

开口的时候带着一丝痞气:「干嘛呢?」

女校霸捂着脸摇摇晃晃站起来,咬牙道:「你他妈谁啊,在这狗拿耗子!」

男孩子乐了。

片刻后,他欺身上前,眼神里浮上一丝凶狠。

「你他妈挡我道儿了,滚蛋!」

女校霸还想再说,一边的人却拉了拉她的衣袖,有些惊恐的地小声道:

「姐,他好像是李骁!」

即使我对这方面很迟钝,也是听说过李骁这个名字的。

正儿八经的校霸,最多的时候一个人打了 8 个外校来找事的,其中 4 个都进了医院。

女校霸一下子就怂了,握着拳头瞪了我一眼,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撂下一句狠话带着人跑了。

「你他妈给我等着!」

人都走了以后,我撑着发软的腿半天才站了起来,鼓起勇气跟他道谢。

「李骁同学……今天谢谢你。」

他却只是看了我一眼,嗤笑一声就走了。

在那之前,我从不曾有过心动的感觉。

然而,在与那双眸子对视的瞬间,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胸膛里传来剧烈的震颤。

咚咚咚,一声声砸在我的灵魂上,骑兵冲锋般撞进了我心里。

从那一天起,我的生命里似乎就找到了公转的方向。

……

第二天,我找到了他的教室,想正经跟他道个谢。

李骁和我那天看到的一样,五官立体,眉毛浓黑,带着几分桀骜。

一去的时候,他身边有好几个穿的得吊儿郎当的男生,看着他挤眉弄眼地起哄:

「骁哥牛逼啊,这是第几个了?」

「今天第 3 个,骁哥魅力无边!」

……

我涨红着脸,小心翼翼地凑上去道:「那天……那天,谢谢你。」

因为过于紧张,我的声音细若蚊蚋,他不耐地皱眉:「我他妈对你没兴趣,赶紧他妈滚蛋!」

我脸色一白,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之后仍然是不折不挠地去找他。

一开始,他对我态度很差,总是叫我滚,甚至把我按在墙上吓唬我,在我掉了眼泪后,又有些慌张地骂骂咧咧后退。

时间久了,李骁似乎也慢慢习惯了我的存在,不再让我滚。

甚至在我崴脚后还会主动在我身边停下,臭着脸载我回家。

慢慢地的,我们的关系似乎开始变化,他对我越来越耐心,会笑着揉我的头,穿越半座城市买我喜欢吃的糕点,在我因为成绩下降哭的时候无措地搂着我安慰我。

我以为,他也是喜欢我的。

所以在高考结束的那个晚上,我用尽了所有的勇气终于去表了白。

满是星星的夜晚,他眸子里倒映出我通红的脸,看了我许久才问了我一句,为什么喜欢他。

我低着头,结结巴巴地告诉他,是因为他那天救了我。

「救了你?」

李骁一怔,似乎已经忘了那天的事。

我抿着嘴唇把那天的事重复了一遍,感受着剧烈的心跳慢慢抬起头。

「从那天开始,我就喜欢你了。」

「李骁,你——」

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的脸色猛地难看下来,冷冷地注视着我。

片刻后,他嘴角拉出一个讥讽的弧度。

「宋姣,喜欢我的女的能围着操场绕三圈儿,你他妈算老几?」

我满心的欢喜在那一天碎成齑粉。

我甚至忘了那天我是怎么走回家的,只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明白,对我那样好的李骁怎么会这么对我。

他明明也该是喜欢我的,他的眼神,他的动作,他对我独一无二的态度,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

那之后,李骁很久没搭理过我。

就在我以为我们结束了的时候,三个月后的一天,他又没事儿人似的找上了我。

「走啊,看我打球去。」

我承认我没出息,所以在我想了好久要直接了的当地拒绝他,要冷冷地告诉他,找我的男生多了,他算老几。

可是那些话在舌尖儿打了个转,我还是泄气道:

「好啊。」

从那之后,李骁对我的态度就变了。

明明有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注视着我的眼神炽烈,可是一回头,他又若无其事地扭开头。

他总吊着我,却不耽误身边的女人来来走走的地换。

而且在发现我会因为那些女人伤心之后,他似乎就迷上了这种游戏,找的每一个女朋友都要找理由带给我看看,然后满足地欣赏我失魂落魄的样子。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有时候,我觉得感情真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就好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我明知道再继续下去只会在劫难逃,却被团团困住无法挣脱,只能越陷越深,在痛苦中无望挣扎。

八年了,我们一直维持着这种病态般的关系。

可是现在,我是真的觉得很累了。

梦里,我又看到了当年那个戴着帽子的少年。

这次我没有再追逐他。

我只是笑着朝他道:「这些年,谢谢你了。」

「之后的路,我就不陪你啦!」

少年注视了我很久,最后身影消散在了风里。

04

我开始努力去忘记李骁。

这真的很难,我已经满心满眼都是他太久,一旦把他挖出来,就连我的身体和精神都被剖开一个大洞似的。

风一吹,又空又疼。

就在我竭尽全力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时,高中班长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组织了一次同学会,问我去不去。

我拿着手机微征,下意识问道:

「李骁呢?他去不去?」

班长用一种吃瓜的语气揶揄道:「都这么多年了,还惦记着呢?」

「他不去,听说要跟女朋友出去旅游。宋姣啊,有些事儿差不多该放下就放下吧,你也耽误自己这么多年了。」

我这才放下心来:「没有的事儿,早过去了,就是怕碰见了尴尬,那我去。」

……

这次的同学聚会虽然人来得不全,但也有不少人了。

我赶到的时候,屋里已经坐了很多人,然而让我意外的是,李骁跟常媛居然也在。

周围都坐满了人,只有李骁身边还有一个空位。

我本想找个借口离开,谁知道一见我,常媛就冷笑一声,跟身边的同学用一种全场人都能听到的声音道:

「有些人可真是离了男人活不了,天天眼珠子都恨不得粘在别人男朋友身上,你说这种人贱不贱啊?」

她身边的同学不明所以:「是挺贱的,这不是小三吗?」

我拳头紧握,反而被激起了火气,直接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常媛脸都黑了,说话更加肆无忌惮:「靠,真他妈够不要脸的。」

一边的李骁却看了我一眼,他看起来心情竟然不错,张口似乎想跟我说话,我却把头别过去不看他。

直到再看到这个人,久违的心痛才让我知道,之前的一切的努力都只是白费。

我终究放不下他。

我有的时候很恨自己没出息,我恨不得让时间倒流回 17 岁的时候,干脆不如就让那群人把我打一顿。

就让李骁不要出现,好过日后千百个日夜的钝刀子割肉般的凌迟。

常媛勾起嘴角挽住了李骁的胳膊,撒娇道:「骁哥,人家刚做的指甲不能剥虾,不然你给人家剥嘛?」

李骁直接拒绝:「不会剥就别吃。」

常媛脸色一僵。

这个回答在我意料之内。

李骁是很矫情的,他喜欢吃海鲜一类的东西,却很讨厌手指沾染上腥味,所以我们一起出去,他从来不自己动手剥壳。都是我给他剥好。

他又怎么可能给别人剥虾。

常媛不依不饶:「那你让她给我剥!」

随即她看向我,眼里的笑容带着恶意:「宋姣,你不是很爱剥虾吗,那你来给我剥好了。」

我心头火起,正想说话,李骁却直接把她的盘子推扔到我面前,淡淡道:

「你来给她剥。」

我浑身僵住,看向他。

说真的我有的时候很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我对他这样好,他却总是换着法地磋磨我。

我朋友之间曾经恨铁不成钢地骂我:「男人都很贱,你对他越好,他越烦你,你到底懂不懂啊!」

我当然懂,我又不是傻子。

可是我喜欢他啊,又怎么舍得不对他好?

眼眶没出息地泛酸,我死死咬着嘴唇不肯让眼泪掉下来。

「不。」我颤声道。

常媛嘴角勾起讥讽的笑意,靠在李骁身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我。

李骁轻笑:「宋姣,当年是我救了你,怎么,你不会现在连这点事儿都不肯做吧?」

他向来很讨厌我提这件事情,以往我说这件事他就会莫名其妙地发脾气,这次竟然主动提起来。

可我没法反驳。

那一次,确实是我欠了他。

我低下头,感受着眼里的泪水晃动却倔强地不肯掉下来,沙哑道:「行,我剥。」

剥完这一次,我再不欠他什么。

在常媛无声的嘲讽里,我拿起一只虾。

虾壳很硬,我一个没注意就被尖刺扎了一下,手指迅速沁出血珠。

我随手擦掉血迹继续剥。

等一盘子虾都剥完,我的手指已经扎了好几下,李骁一直没说话,只是冷冷看着我。

我把盘子推过去,低声不语。

李骁表情难看得要命,声音冷漠:「宋姣,你就这么在意当年的那件事?」

「是不是只要当年救了你一次,不管是谁,你都会喜欢,让你干什么你都肯?!」

说实话,我一直搞不懂李骁为什么这么在意当年的那件事。

在我看来,那只是我们关系的开始,然而,他却总在我提起的时候大发雷霆,跟我阴阳怪气后冷战,每次都要我哄很久。

然而此时,我已经没有心力再去跟他争论了。

这段关系太过折磨,已经消耗光了我的所有热情。

我疲惫道:「是啊,要不是当时你救了我,我压根儿就不会喜欢你。」

这也是实话,我跟李骁完全就是两种人,当初我满脑子都是学习,是老师最喜欢的那类学生,也是家长嘴里的别人家孩子。

而李骁却是个正儿八经的校霸,整天谈恋爱打架,是最让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

只是他成绩好,家里又有钱,老师想说什么也说不上,只能不管他。

如果不是那件事,我们本该像是两条直奔向前的平行线,此生都不会相交。

我话音刚落,李骁脸就猛地黑了下来。

他重重地把筷子扔在一边,盯着我的眼神儿简直让我后背发毛。

常媛拿起那盘我剥了半天的虾,笑了。

「什么脏东西,我怕吃了拉肚子。」

说着她随手一倒,一整盘虾都被倾进了垃圾桶。

我再也忍不下下去,拿起包狼狈地冲向门外,然而,刚一推门却正跟对面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不好意思。」我胡乱道。

来人却站定了,看着我有些惊奇道:「宋姣?!」

我抬起头,撞进一双带着笑意的眸子。

身材高大的男人盯着我分辨了一会儿,笑了:「你是那个……宋姣是吧,我是三班的陈朗,你还记得吗?」

我眼里的泪马上就要忍不住了,哪里还能想得起什么陈朗李朗的,然而余光一扫,我却看到李骁面色骤变,猛地站了起来!

陈朗继续道:「你不记得我啦?当年一堆女的围过你,我还救过你呢!嘿,你这人够没良心的啊!」

他的声音带着笑意,我却感觉浑身的血液在一瞬间被抽空,大脑一片空白。

过了许久,就在陈朗表情都有些不自然的时候,我才僵硬着抬起头,轻声道:

「你说什么?」

李骁站在原地,攥紧拳头。

陈朗不明所以,摸了摸头发尬笑道:「我开玩笑的,当年的事儿你别在意,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慢慢抬起手死死抓住他的胳膊,嘶哑道:「当年——当年是你?」

「是你救了我?」

陈朗点点头:「是啊,我记得一班的那女的老看你不顺眼,总找你事儿是吧,当时,我打完球正好碰见了,就砸了她一下——你怎么了?」

「不是李骁吗?」

我已经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嘴巴似乎有自己的意识,明明大脑一片混乱,还是问了出来。

「李骁?骁哥?」

他笑了:「骁哥也来了?当年就有人说我俩眉眼长得有点像,你认错人了吧。」

仔细一看,他跟李骁确实有些像,眉弓很高,眼眸深邃。

如果戴上口罩和帽子,再穿上一样的校服,确实可能认错。

我浑身冰冷,茫然地看着他:

「可是我后来再没见过你。」

「哦,那时候,我家里出了点事儿,后来我就出国了,怎么样,你们都好吗?」

我的手无力垂下,陈朗还在说话,可我已经听不清了。

脑子里只剩下一片嗡鸣,仔细听过去,又好像只是一片虚无。

我缓慢转身,看向身后的李骁。

他面色惨白,唇线绷紧,下意识避开我的视线。

我踉跄后退,想哭哭不出,想笑也笑不动,最后只能扯出一个扭曲的怪异表情。

竟然不是他。

怎么会不是他?!

如果不是他,那我的这些年又算什么?一场自欺欺人的笑话吗?

李骁急急追出来,一把拽住我的胳膊。

「宋姣,你听我解释,我——」

「啪!」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我收回震得发麻的手。

这一巴掌毫不收力,李骁的面颊很快浮起一片红肿。

他却丝毫不在意,只是看着我定定道:「打够了吗,没打够的话就继续,打到你消气为止。」

我抬起头,终究没让眼里的泪流出来。

够了,这些年的闹剧。

原来眼前这个人,从头到尾都不值得我流泪。

我冷冷地看向李骁,他似乎被我的眼神刺痛,面色竟破天荒得地有些惶恐起来。

一瞬间,我们的角色似乎互换了。

「宋姣——」他还想说话,却被我打断。

「李骁,」我一字一顿道,「你怎么不去死啊?」

05

我狼狈地跑出酒店。

李骁没有追来。

他只是愣愣地站在我身后看着我,整个人好像变成了雕塑一样,一动也不动。

我走在路上,脑子里一团乱麻,无数个念头交织在一起,然而却一个都捕捉不到。

我终于后知后觉地明白了李骁为什么从来都不许我提那件事。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我认错了人,看着我像个傻子一样被他耍来耍去。

原来我这么多年自以为心甘情愿地付出,竟然都只是一个卑劣的错误。

只是我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

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片段,忘了那是几年前,李骁带着我去爬山。

我累得跟狗一样嚷嚷着爬不动了,他骂了我一句废物,却还是把我背了起来,一步步到了山顶。

那天的日出很美,万丈金光从天际的一条细细的线里迸发,李骁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露出光洁的额头,上面的汗珠晶莹。

我趴在他背上,感觉两个人身体接触的地方不断升温,明明周围人声鼎沸,我却只能听到剧烈的心跳声。

不知道是我的,还是他的。

许久后,他突然开口了:「宋姣,如果当初救你的那个人不是我,你还会喜欢我吗?」

我没有犹豫:「没有这种如果,本来就是你啊!」

李骁声音有些冷:「不过就是随手一点事儿罢了,换了任何人都能出这个头,你有必要这么在意吗?」

我当时完全没听出他话外的意思,继续道:「怎么会是小事!」

我低下头小声道:「我第一眼就喜欢你了,换了别人都不行。」

就在我以为我们的关系能进一步发展的时候,李骁却突然黑了脸,站起身把我从背上甩了下来,不快道:

「我累了,你自己下去吧。」

他脾气向来阴晴不定,我虽然摸不着头脑,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隔天他就找了个女朋友,我们的关系似乎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变了味儿。

现在我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只是这代价太沉重了,我无力地蹲在路边,失声痛哭。

一切的一切,竟然都是错。

也怪不得我们走到这一步。

……

我请了假,每天恍恍惚惚地待在家。

这事儿后劲儿太大了,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干别的事情了。

我拉黑了李骁的全部联系方式,惹不起我总躲得起,我真的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了。

看到他,似乎就提醒我曾经有多蠢。

然而我不去找事儿,别人却不肯放过我。

三天后的晚上,我家的门铃被按响,随即传来急促而暴躁的敲门声。

我拖着身体过去一看,门外站着的是常媛。

她早就没了之前的精致,素颜穿着一件随意的 T 恤,面色有些蜡黄。

眼睛看起来像是哭过,还很红肿。

打开门,她就疯狂地叫骂起来:「宋姣,你能不能别犯贱了,天底下男人这么多你为什么非要盯着李骁啊,你放过他行不行啊?!」

我皱眉:「你在说什么?」

「你还装糊涂!」

她双眼通红,歇斯底里道:「李骁跟我分手了!无缘无故的他为什么要跟我分手,还不是因为你!」

「算我求求你了宋姣,你他妈换个人纠缠行不行啊!」

我抱着胳膊冷冷道:「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已经很久没跟李骁联系过了,你有事儿直接找他。」

说着我就要关门。

常媛却不依不饶,顶住门直接冲了进来,扬起手臂就要打我!

「都是你这个骚货,都是你!你除了会勾引男人还会干什么,你这么离不开男人怎么不去卖啊!」

她状若疯狂的表情一下子把我拉回了高中。

无缘无故的指责,我明明什么都没做错,而她们总能理直气壮地把所有问题都推到我身上。

可是这次我不想再忍了。

我握住常媛的手腕,反手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啪!」

清脆的声音过后,她捂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尖锐道:「你敢打我?!」

「啪!」

我又一巴掌扇过去,冷笑道:「打你就打你,还要看日子吗?!」

「之前是李骁告诉我他没女朋友,自从知道你们在一起之后,我就没跟他联系过一次,甚至已经把他拉黑了,你还想怎么样?!」

「与其把看不住男人的火儿撒在我身上,不如去问问他为什么非要跟你分手。」

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不屑道:「换了我也不喜欢你,瞧你这有娘生没娘教的样子。」

「你!!!——」

常媛面色涨红,看着我的眼神儿恨不得滴下血来,简直想要把我生吞活剥。

「你这个贱人——」

她冲上来就要跟我厮打,却猛地被身后的人一把拽住。

「够了!」从门外走进来的李骁暴怒,「我不是跟你说了和宋姣没关系,让你别来找她吗?!」

常媛疯狂道:「和她没关系?!」

「你整夜整夜地看她的照片,你跟我说跟她没关系?!」

「李骁,你他妈要是不喜欢我,干嘛要跟我在一起,我他妈又不欠你什么?!」

李骁冷了脸:「我们之间本来就是玩玩儿,你一开始不也是这么说的吗么。」

「现在又说这些,别太扯了。」

常媛眼睛一红,掉下泪来,她指着自己的脸颤声道:「她打我,她打我啊,你看到没有,你不管吗?!」

李骁有些不耐:「你不也打过她吗,就当还回来了,别磨叽了,赶紧滚!」

常媛瞪大眼睛看着他,满脸不可思议。

片刻后,她盯着李骁恨恨道:「李骁,算你狠。」

「你们他妈的不会有好下场的!」她带着哭腔猛地冲出了门。

屋里只剩下了我跟李骁两个人,我有些疲惫地指着大门:

「出去。」

李骁低下头,轻声道:「宋姣,我有话跟你说。」

许多天不见,他似乎变得有些憔悴。

胡子拉碴的,地都没收拾,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天天熬夜一样,脸色很差。

我知道我们之间终究要做个了结,没有拒绝。

今天天气不太好,天空是阴沉沉的黑,还夹杂着沉闷的雷声。

狂风把窗帘吹得鼓起,李骁坐在沙发上低声道:

「如果我现在说对不起,你还能原谅我吗?」

我侧脸看向他。

这个男人生得实在出色,五官精致中还带着一丝桀骜,是我最喜欢的那种长相。

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多年沉沦在他这里。

可是现在,我却突然觉得这张脸有些面目可憎起来。

「李骁,」

我的声音被风吹得破碎,「我不懂,为什么你骗了我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地折磨我,你到底是图什么?」

「我没有!」

他着急地抬起头,「我只是——」

「我只是喜欢你罢了。」他苦笑道,「我喜欢你,可你喜欢的却不是我,很多次我问过你是不是因为那件事情才喜欢我,你都说是。」

「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感觉,我不停地换女人只是想看到你嫉妒,因为只有这种时候我才能感觉到你喜欢的是我这个人,而不是当年的那个影子。」

碎发挡住了他的眼睛,浓重的夜色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李骁的声音有些寂寥:「这些年我胆战心惊,一边享受着你的好,一边又时刻提醒自己这是我偷来的,不敢和你在一起,我怕你知道了会讨厌我,会恨我。」

「我想不去钻这个牛角尖,可我真的想知道你喜欢的到底是谁!」

他说着说着情绪有些激动:「到底是陈朗,还是我?!」

我冷冷注视着他,没有说话。

「我想了,这也不是件坏事儿,现在都说开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李骁站起身,走过来蹲在我面前,握住我的手:「宋姣,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没有当年那件事,没有陈朗,也没有其他女人。」

「我再也不去想这码事,只我们俩,好吗?」

我看着他,许久后笑了。

「李骁,」我抽回手,「我今天才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你。」

「你一句轻飘飘的重新开始,就好像这些年我受的苦就一笔勾销了一样。」

我倚在沙发背上垂下目光:「我真不懂,明明是你骗了我,为什么这些年还这么搞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我以为你救了我才会对你好,可你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你凭什么这么心安理得享受我的好?」

李骁脸色一白:「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了!」

「我只是因为喜欢你——」

「你明明有这么多时间,这么多机会跟我坦白,却选择了不停地折磨我,只为了满足你那卑劣的心理。」

我继续道:「李骁,你不是知道错了,你是觉得没有我这个舔狗不习惯了而已。」

「可是明明一开始,这就不是属于你的东西。」

「你只是个,」我凑近他,一字一句道,:

「卑鄙的小偷罢了。」

李骁面上血色尽失,我从来没有这样对他说过话,他茫然地看着我,似乎不认识我了一样。

这一刻,我心里是有快意的。

他纵容别的女人打我,让我为别的女人剥虾,一次一次地羞辱我。

原来被羞辱的时候,他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那又为什么对待我的时候要这么残忍呢,他跟当初那些霸凌我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从始至终,我喜欢的都是当年那个站在阳光下的少年。

可不是面前这个阴沟里老鼠一般的男人。

「滚吧。」我不想多说。

「从今天开始,我们一刀两断。」

06

李骁几乎是逃也似的出了门,好像我的那些话变成了刀剑追在他身后。

他走后,我到底还是没出息地大哭了一场。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是为了这么多日夜的陪伴,还是为了我付出的这八年青春,抑或是这个刻意却又阴差阳错的误会。

八年了,哪怕养一条狗都有了感情,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只是想一想,胸膛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疼。

可是无路如何,我不能再回头了。

已经错得太远,就让这个错误停在这里吧。

……

这件事的后劲儿不亚于一次失恋,甚至还要更严重。

我没有继续在家,而是选择了去上班,把精力都投入工作,让自己忙得没时间去想,累的得回家倒头就睡,这样才不会梦到他。

时间是种很神奇又很残忍的东西,它能把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也能把深入骨髓的伤口渐渐愈合。

半年后,我开始逐渐没那么难受了。

一年后,我慢慢淡忘,除了偶尔地出神,其他时候都不怎么会想起李骁了。

我没想到,再得知他的消息是在新闻上。

那天我正午休的时候刷抖音,无意中看到一条社会新闻报道一男子酒醉后和人争论打架,抽刀将人重伤,被判了八年。

人脸打了马赛克,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一瞬间,我浑身的感知似乎都被抽离,只能死死盯着手机屏幕。

这条视频下面的评论很多,热评是:

「这人我认识,是我一朋友的朋友。听说是跟女朋友分手太难受了,这一年一直醉生梦死过得挺糟心的,那天又喝多了正好碰上一群人找事儿,他就跟人打起来了。」

「这哥们儿挺能打,那伙人带的刀都被他抢了,人家都求饶了,他还跟疯了似的下狠手,重伤了三个,把一个人腰子都捅破了,这才判了这么重。」

「反正,挺可怜的,也挺可恨的。」

我一怔,这时候铃声响起,来了电话。

竟然是常媛,许久未见我已经认不出她的声音。

还是她自报家门我才知道。

电话里,她的声音带上浓重的哭腔,却还是恨恨道:「宋姣,李骁进去了,你能不能来看看他,他现在状态特别差,我担心他撑不住。」

我微微出神,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她声音的时候,第一时间想起的居然是那盘虾。

那盘我剥了很久,又被李骁扔在一边,最后被倒掉的虾。

我轻声道:「我不去了。」

常媛愤怒道:「你有没有良心,他可是为了你进去的,要不是你——」

我直截了当按断电话,拉黑了这个号码。

纵然有些唏嘘,可是想想这些年,我并不欠任何人。

我怀着满腔的热血去喜欢一个人,对一个人好,最后却为了一个卑鄙的理由被践踏。

我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

就让这段孽缘到此了结,就当往事只是一场风。

风一吹,也都该散了。

而我还有大好的时光可以弥补之前受过的苦。

就在我怔愣地的时候,一边的同事突然推了我一把:「新总裁来了,发什么呆啊,赶紧走了!」

我这才想起今天是新总裁上任的日子,赶紧跟了出去。

听说这位新来的总裁是留学回来的,家里背景很强,能力也不错,之前把另一家公司搞的得业绩翻了三倍,是上头空降来任职的。

只是我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个我认识的人。

陈朗眼睛一亮:「哟,宋姣,好巧。」

「好久不见啊。」

午后的太阳照在他身上,溅起一身的光晕。

我似乎又看到了当初那个戴着棒球帽的少年。

许久后,我笑了。

「好久不见。」

备案号:YXX1O2Ad6rAck2xlYnubPn8

编辑于 2023-03-21 16:34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暗恋对象骂我舔狗后变成了狗

赞同 375

目录
92 评论

梦醒时分:在黑夜里踽踽独行

海的鸽子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