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危机

所属系列:末日突袭:禁闭 24 层

知乎盐选 危机

海城市,周五晚 600,临近晚高峰的地铁 9 线。

海城市,周五晚 600,临近晚高峰的地铁 9 线。

回完最后一条工作微信后,我长舒了一口气。连续加班三个月,好不容易 5 点半能准时下班,却回了一路的工作信息,很是疲乏。

手机屏幕一亮,是鲜鲜快递的电话,「您好女士,您的快递到了。」

「抱歉,家里人都不在。我家门对面有个杂物间,您把东西放那里吧,谢谢!」

虽然是一个人租住一间一居室,但为安全起见,我总是装作无意中透露和家人同住。

挂了电话后,打开防盗门上的电子眼监控,我看着快递员将两大袋子果蔬食物,塞进了杂物间,又抬头看了一眼站牌,还有两站就到家了。

下一站,石园。

车门快要关闭的时候,突然,跑上来一个神情慌张、衣着狼狈的年轻女孩,就像刚刚和谁大打一架一样。

车门关闭,这个年轻的女孩一脸惊恐的趴在门玻璃上。她紧盯着站台远处,直到地铁启动,离站台越来越远了,她才松了一口气,慢慢瘫坐在地上。

女孩怪异的举动吸引了我和周围几个乘客的注意力,我离她最近,好奇地多看了一眼,瞬间感觉后背发麻。

只见,女孩九分裤下露出的脚踝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几乎可见白色的骨头,可她神情恍惚,仿佛没有感觉到疼痛一样。

我小心翼翼询问:「你还好吗?需不需要我帮你打急救电话?」

女孩没有回答,甚至都没有抬头看我一眼。

这时候,察觉有异样的地铁安全员走了过来,看了看我和女孩,「你们认识?」

我摇摇头,「不认识,她刚刚在石园上的车。」

安全员也看到了女孩脚踝处的伤口,皱了皱眉,蹲下身来,「女士,你需要帮助吗?」

女孩颤抖着抬起头来,只见她脸色苍白,满头大汗,表情十分痛苦。

安全员又说道:「我让下一站的站务员,帮你叫救护车和联系你的家人,可以吗?」

女孩突然倒地剧烈抽搐。

四周乘客都在往这边张望。

安全员急忙大声呼喊:「在座有医务人员吗?」

许多人摇摇头,没有一个人回答。

安全员掏出对讲机,向下一站通报情况。

一个热心男孩赶忙上前帮助,将女孩头侧放,防止呕吐物呛到窒息。

这时,女孩突然睁开眼睛,在大家惊诧中慢悠悠地坐了起来。

「醒了,她醒了,太好了!」我话音刚落,女孩突然将身旁最近的热心男孩扑倒在地,在男孩脖子处狠狠咬了一口。

男孩脖颈处的鲜血瞬间喷射而出。

「杀人啦!」周围有几个乘客开始失声尖叫。

场面太血腥,也十分突然,我吓得抱着挎包倒退几步,直到顶到车厢才站稳。

安全员第一个反应过来,用力将女孩推开,伸手就摁住男孩脖子上的伤口,可无济于事,地上的鲜血仍旧快速蔓延开来。

倒地的女孩快速跃起,又一个飞扑将安全员扑倒,动作之快,力量之猛,异于常人。

安全员慌忙用胳膊阻挡,却被女孩硬生生撕咬下一块皮肉,安全员惊恐大呼,「快报警!快来帮忙!救命啊!」

两个中年运动衣男子率先围拢了过来,合力从女孩背后将她制服。

女孩奋力挣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怒吼,犹如怪兽,让人不寒而栗。

旁边一西装男子走近,大着胆子弯腰看了看男孩,男孩仰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双眼睁大满是失了光彩的惶恐,脖子处血肉模糊。

西装男子一脸悲伤的冲着安全员摇了摇头,「人,好像不行了。」

安全员伸手探了探男孩的鼻息,然后,一脸沉重的摘下帽子,颤抖得盖在男孩的脸上。

有一两个乘客,因场面太过血腥,开始扶墙干呕。

我掏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却传来占线的盲音。

周围也有人拿着手机,一脸茫然,「急救电话怎么打不通?怎么回事?」

安全员一边捂着胳膊的伤口,一边掏出对讲机开始联系站务,却无人回应。

突然,身后一个女孩高声尖叫,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那个倒地死去的男孩,手指竟然在动。

刹那间,男孩就翻身而起,一把就抱住旁边一运动衣男子,对着他的脖子张嘴一咬就撕下一块肉,鲜血喷射而出,运动衣男子痛苦挣扎,可怎么也摆脱不了男孩。

「丧尸啊!丧尸来了!」

「救命啊!」

「快跑!快跑啊!」

「丧尸咬人了!」

「救命啊!」

场面突然混乱,尖叫声、哭声和求救声不绝于耳。

我慌忙随着人群逃到了别的车厢。

幸好车厢内还算空旷。

可是,离得较远的车厢,有许多人好奇张望,还有人掏出手机再拍再录,堵住了路。

还有一两个躲在人群后的年轻人,脸上露出匪夷所思的笑容,「太刺激了!丧尸!生化危机来了!」

「怎么可能有丧尸!电影看多了吧,别胡说八道了!」很快就有人否定。

「这是什么搞怪视频吗?」还有人皱眉猜测。

此时,男孩、女孩和安全员三个丧尸看着远处的人群,犹如饿狼看见了美味的鲜肉,嘶吼一声,分别向两边飞奔而来。

人群瞬间大乱,我夹在人群中被推搡着慢慢前进。

我也使劲推着前面的人向前走,可怎么也走不了几步。

「地铁停了!」有人惊呼。

我赶忙一看,地铁的确停了,停在黑洞洞的隧道里。

有人开始大哭。

有人立刻伸手摁了紧急按钮开门,车门响起警报声,只打开了一个缝隙后竟然停下了!门口的人争相扒住那只容一个人侧身通过的门缝,发了疯似地挤,结果一个人都出不去。

一位年轻女白领看着一个摔倒正惨遭攻击的女乘客,接受不了眼前这一幕,崩溃大哭着想要跑回去救人,「甜甜,甜甜,我来救你!」

女孩刚要推开人群去救人,就被其他乘客拉住胳膊,很快又一阿姨也拦住女孩,急忙劝慰,「姑娘你冷静些,来不及了!你回去也是送死啊!」

堵在人群后面看热闹的乘客们,终于意识到危险,大家纷纷向后退,才又退出两个车厢。

同时,有人推搡向前走,也有人想往人群中最里面钻,有人还仗着身高和性别优势,一言不合就开始动起了拳头,哭声咒骂声乱成一团。

我听到身旁后一稚嫩哭声,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 7、8 岁模样的小男孩被人群推搡到了我身旁。

我来不及思考,拉住了他的手问:「一个人吗?」

小男孩脸上带着泪水,紧张地点点头。

惨叫声不绝于耳,我紧紧抱着小男孩,极力平复自己颤抖的语调,安慰他,「不怕,不怕,姐姐在呢!」

离丧尸最近的许多乘客已经开始放弃抵抗,甚至有人因惊吓过度,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此时的车厢内,犹如炼狱。

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时间紧迫,我拼命挤,用力挤,直到脚的大拇指被人用力碾压,感到钻心的疼,我才发现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挤掉了。

好不容易才带着小男孩挤到门口,我把他拉到身前,「快,躺到座椅下面!」没有遮挡物的车厢内,也就只有座椅下还能藏人了。

「姐姐!你呢?」

「我也躲起来!」我一边说一边伸手推小男孩催他快一点,脱下宽松的厚外套,加上大挎包把他遮住。

小男孩刚准备钻进去,座椅下就传来一句骂声,一个纹着耶稣的手臂同时往外推,「滚!躲不下了!」

突然,车厢一晃,地铁发动机声音骤然响起。

「地铁开了!」我听见有人惊呼。

「地铁动了!」

卡在门口的人连连惨叫,刹那间身体只剩下一半。鲜血喷射在白色的车厢上,十分刺眼。我捂住了小男孩的眼睛,却忍不住干呕起来。

车座下传来呼救声,「快拉我一把!救我啊!快拉我一把啊!」那条纹着耶稣的手臂,在胡乱扒拉着。

我刚弯下腰,还没触碰到他的手,就差点被人推了一个跟头儿。我赶忙站直,才站稳重心,也惊了一身汗,如果被绊倒,拥挤的车厢里再发生踩踏,谁也活不下来!

我心一狠,只得放弃拉车座下那人的想法,让他自己想办法出来吧!

我尽力护住身旁的小男孩,余光中无意看到,那条纹着耶稣的手臂,在慌乱求救中,被人踩踏好几脚。

最终,那条手臂死死拉住一人的小腿,差点将人拽倒,得亏那人扶住车座旁的栏杆才站稳。

然后,那人不带思索,立刻用脚狠狠踹那条阻碍自己逃生的手臂,一脚、两脚、三脚,每一脚都用了大力气,直到那手从手腕处软塌塌的耷拉下来,随即,是车座下传来惨叫。

那人还不罢休,双手拉着上面的栏杆,抬起双脚,对准那条手臂,用力踩了下去。

我整个人都不由得抖了一下。

地铁飞快掠过一个又一个站台,站台上的乘客看见车厢内的情况,吓得纷纷逃跑。

嘶吼和惨叫声离我越来越近,万分紧要时刻,地铁再次停下,车门正常打开了!我被人潮推了出去,小男孩摔在站台上,可我刚刚迈出两步,突然,大衣被后面人扯住了。

我回头一看,车门被严重挤压卡住了,只是开了一个可以勉强容纳两个人出来的缝儿,却挤着卡进了五六个人,他们即便想要往后退一步,都十分困难,因为后面的人已经惊恐得失去了理智,只会一个劲儿的哀嚎推挤,寸步不让。

有人在慌乱中扯着我的挎包,想要拽着包硬挤出来,很快,后面的人们也在慌乱中抓住我了肩膀、我的宽松厚外套,我怎么也挣脱不开。

我想要挣脱开,就得先把外套外面的大挎包卸下来,而我的大挎包是斜跨在身上的。

车站内人群一片慌乱,人人都急着逃生。

我冲着过往的人群,大声呼救。

好不容易有两三个男生,看到了我的困境,他们刚要伸手,又很快看到了我身后车厢里的惨烈景象,吓得连连后退,其中一个男生率先反应过来,急忙拉了一下其他两人,三人转头就跑。

我不回头,也都能猜到,我后面的车厢里一定是许多丧尸在扑咬乘客的惨烈景象,称之为地狱,恐怕都不为过。

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怪不了别人。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恐怕会死在这里,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

但是,越濒临绝境之时,越激发人对生的渴望,我也是,我还不想现在就放弃。

就当是,为其他人争取逃生的时间,也好。

我被后面的一些人紧紧抓住向后拉扯,我只好两只手一起用力扒住两侧车门,才不至于又被拽回车厢内去,这样更腾不出手来拆挎包的带子了。

很快,又有人想要挤出来,嫌我堵车门,开始推我、拳锤我后背、肩膀。我冲着小男孩,声嘶力竭的大喊,「快跑!你快找一个地方躲起来等救援,快跑啊你!」

小男孩一边流着泪摇头,一边用力拉我,想要一起走。

可是他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

不远处,跑来一个满脸血的丧尸。

「丧尸,快跑!」我急得冲小男孩大喊,「跑!丧尸来了!跑,跑,跑啊!」

小男孩回过头,看着由远及近,张着血盆大口,双目鲜红,表情狰狞的丧尸,吓得呆滞在原地。

我看着小男孩呆滞在原地,着急却没有办法。

我被后面的人不断拉扯着,一只脚已经退回了车厢里。

突然,一个年轻男子冲了过来,干脆利落地挥起手中的棒球棍,重击丧尸的头部,丧尸『砰』地一声撞在屏蔽门玻璃处。

年轻男子一把拉过呆愣在原地的小男孩,将他挡在身后。

倒地的丧尸看着眼前的活人,犹如饿狼看着鲜肉,晃动着脑袋,嘴里发出低沉的嘶吼,挣扎着还想站起来。

年轻男子毫不犹豫,挥起棒球棍照着丧尸头部,又是重重一击,丧尸这次终于不动了。

小男孩激动地扑过去抱住年轻男子,「哥哥,你终于来了!」

男子转回身,一边警惕地看着四周,一边匆忙查看小男孩是否受伤,嘴里还愧疚地说道,「对不起,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坐地铁的。」

男子见小男孩没有外伤,一把拉着小男孩就想离开。

小男孩急忙指着我,说道,「救姐姐,没有她,我早就死了!」

男子转身,这才看到车门前狼狈的我,我被人牢牢拉扯堵在车门,车里犹如地狱一般,丧尸在疯狂扑咬乘客。

男子表情越发凝重,我心一沉,他或许也没有办法,我在心里已经做好再次被放弃的准备了。

但是,男子快速将棒球棍递给小男孩,然后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把特别大的剪刀。他快步走到我身前,麻利用剪子贴着大衣穿过挎包带,然后一剪刀就剪断了带子。

我感觉全身陡然一松,男子手疾眼快,怕我再次被身后的人拉扯住,一把就把我拉离了车门。

我激动得一时腿软,扶着屏蔽门,急忙道谢。

男子随手将剪刀就递给了我,「防身用!」

我赶快接住。

「救我!」

「求求你,救救我!」

卡住车门的五六个人,不,现在不只是五六个人,后面人群都拥堵堆积在一起,不,还有丧尸也混杂其中!

「来不及了!快走!」见我站着不动,年轻男子厉声催促道,然后,拉着小男孩就离开。

我一狠心,也转身跟随他们离开。

空气中,弥漫着一阵阵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阵阵哀嚎和嘶吼声,让人不寒而栗。

我紧张地看着年轻男子,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咱们怎么出去啊?」

男子一边快速查看车站,一边回答,「我在你们前一辆地铁,这棒球棍、剪刀还有匕首,都是我从管理站扣押的物品里找到的。」

又有两个丧尸在逃生人群中,锁定了我们三人,嘶吼一声,就冲着我们奔来。

「没办法了!去电梯碰碰运气!」年轻男子拉着小男孩在前面跑,我紧跟其后。

跑到电梯前,男子将小男孩推给我,然后挥着棒球棍就向后面追赶上来的丧尸,迎了上去。

我急忙将小男孩护在身后,然后摁下电梯开门键,电梯从地面 1 层开始缓慢下降。

幸好,电梯上标注,因为检修,暂时不会经过 B1 层。

我一边警惕四周,一边紧张看着年轻男子那边与丧尸的打斗,最先向我们追过来的丧尸身材魁梧,得有 1 米九快两百斤的样子,比年轻男子高出半个头,也壮许多。

男子沉下气,对准那高大的丧尸头部,挥起棒球棍就是一重击,丧尸被打中,却没有倒下,只是后退几步,晃动几下脑袋后又扑了上来。

此时,第二个女丧尸也紧随其后。

男子一边后退,调整位置,试图拉开与第二个丧尸的距离,一边又快速抡起棒球棍,对准第一个丧尸头部,准备再次来记重击。

可惜,这魁梧的丧尸却趁机攥住棒球棍,男子用力抽拉棍子,但是这丧尸太过强壮,棒球棍被牢牢攥在手里。

男子只好改变策略,用棍子抵挡住丧尸的近身。

第二个女丧尸,张牙舞爪地从男子身后迂回攻击,男子只能不断走动,不让女丧尸趁机咬到,他以一敌二,腹背受敌,一下就陷入劣势。

我不能再袖手旁观,让小男孩待在旁边,我手持剪刀就冲了上去,趁机魁梧丧尸只专注袭击男子,绕到丧尸的背后,对准丧尸后脖颈,就是狠狠一剪子。

魁梧丧尸挣扎的力气渐渐小了,脑袋一耷拉就软软倒在地上不再动弹,我这才松了口气。

男子此时抽出棒球棍,对准身材娇小的女丧尸就是接连两棍子,十分利落解决了。

我从丧尸脖子处将剪子拔了出来,紧紧攥在手里,然后示意小男孩快过来。

男子向我投来感谢的目光。

这一层的幸存者越来越少,感染者越来越多,远处已经有丧尸再次向我们飞奔而来,必须立刻离开。

男子又站在我和小男孩前面,用棒球棍击倒一个追赶过来的丧尸。

此时,「叮!地下 2 层到了。」

电梯门缓慢打开,刚开一个缝隙,一只血手就露了出来,然后就是一个丧尸奋力挣扎想从电梯里挤出来。

「不好!」我失声尖叫,然后将小男孩一把推开。

我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一个瘦弱的丧尸正奋力追我而来。

而血迹斑斑的电梯里,躺着靠着堆叠在一起得有五六具尸体。

幸好,电梯里只有一个丧尸。

我明白,我这样一直跑也不是办法,迟早会被丧尸抓到。

我一边跑,一边环顾四周,想要找到一个能称手的武器。

看见地上有一个鼓鼓囊囊的公文包,实在没有什么更具攻击力的武器了,万般无奈,我飞快抓起包,幸好,这公文包里面应该有个笔记本电脑,分量还挺重。

我转回身,手攥着背包带,冲着丧尸头部,就将包甩了过去。

丧尸猛然受到重击,倒退了几步。

不能恋战,见好就收,我赶紧往电梯方向跑。

太好了!他们在等我!

电梯那边,男子已经护着小男孩走进电梯,用棒球棍挡着门,一边招手让我快进来。

我心跳如打鼓,咬着牙拖着发软的双腿往回跑。

突然,我的一只脚被一只手拉住,失去重心,重重摔在大理石地面上,磕得我五脏六腑好像都要换个位置一样,疼得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我低头一看,原来一个正在变异的感染者伸手拽住了我的脚脖子,他趴在地上,脸上表情痛苦难耐,可眼中已充满了对鲜血的炙热渴望。

我丝毫没有犹豫,抬起另一只脚就是狠踹他的手和胳膊,可他的手却像铁钩子一样,死死扣在我的脚脖子上。

我身后传来小男孩焦急的呼喊声,「姐姐,快点啊!快啊!」

我见踹不掉这丧尸,立刻坐起来,挥着手里的剪子对准感染者的胳膊狠扎下去,感染者手臂鲜血直流,可他竟然一点痛觉都没有一样,仍旧死死扣着我的脚脖子。

身后,是小男孩在大喊,「姐姐,快啊!」

此时,感染者却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哀求,「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了!」

此时,感染者的后面,刚刚被我用公文包拉扯摔倒的丧尸,也摇晃着爬了起来。

我一狠心,准备动手之时,突然,从旁边跑过来三男两女,其中跑在最前面的黑色帽衫的男孩,举起手中的灭火器对准抓着我脚脖子的感染者头部就是一重击,我本能扭过头不去看,感觉扣在我脚脖子上的手一松,我也飞快爬了起来。

「快走!」

「快来啊!」

三男两女互相催促着向着我身后的电梯跑去。

我踩着湿漉漉、黏糊糊,被鲜血浸染的地面,大步跟上他们。

身后,越来越多的丧尸开始围拢过来。

我们快步跑进电梯,小男孩的哥哥急忙摁下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关闭,将蜂拥而来的丧尸,都挡在了门外,他们疯狂拍打电梯门。

电梯虽然大,但里面还堆叠一起有两三具尸体,空间很小,大家紧紧挤在一起。

电梯缓缓上升,我刚松了一口气,却看见小男孩的哥哥将小男孩护在身后,紧张的望向三男两女,不,也包括我,应该是,他望向所有人的眼神都充满了警惕。

我心中一紧,也急忙看了看这三男两女。

他们每个人都十分狼狈,外套上都沾染了血迹,又由于冬装包裹严实,一时也无法确定他们是否被咬被感染了。

三男两女中最为冷静的黑帽衫男孩,也是领头的人,首先发现了小男孩哥哥的不安和警惕,他淡定撸起袖子,「没受伤,放心!」

小男孩哥哥又看向剩余的人。

两个女孩也很配合,「我们都没受伤,一直躲在卫生间里。」

「是的,我们一直卫生间里。」

剩下两个男孩点头,「对!暴乱刚开始,我们就跑进去了。」

「血是从墙上蹭的,还有摔了一个跟头。」

他们五个人很是真诚的解释。

小男孩哥哥这才将棒球棍放低,以此代表相信了他们。

电梯里紧张的气氛终于有所缓解。

「谢,谢谢,谢!」我结结巴巴地对身旁的黑帽衫男孩道谢。

男孩向我点头示意,同时,提醒我,「只要被咬了就不再是你认识的人了,必要时候,必须下死手,你刚刚太危险了。」

我点点头,他说的的确是实话,心中不免一阵后怕。

旁边一个黑长直头发的文静女孩,捂着嘴小声哭泣,「怎么办?接下来去哪里?」

黑帽衫男孩说道,「如果你们信任我,我家就在附近,可以先去我家躲避。」

文静女孩看了看身边的同伴一男一女,然后,他们三人都点头表示可以。

另外一个橙色外套男孩则坚定要去地铁出口附近的大商场,找他女朋友。

黑帽衫男孩又看向我和小男孩兄弟二人,我们三人都摇摇头,表示家也在附近的万景小区。

黑帽衫男孩眼睛一亮,「我也是万景小区!3 号楼 1 层,你们呢?」

我答,「1 号楼 24 层。」

小男孩哥哥也答,「1 号楼 23 层。」

「太巧了!」我看着小男孩哥哥,心中大喜,却也疑惑,我在万景小区住了一年多,却从来没有见过这兄弟二人。

黑帽衫男孩热情建议,「一层方便,要不你们也一起暂时躲避等救援。」

我还没开口,就听小男孩哥哥拒绝了男孩的好意,更是直接了当的说出顾虑,「救援恐怕一时半会不会来,一层方便,也危险。」

黑帽衫男孩诧异,「丧尸又不会开门啊。

「危险的不只是丧尸,容易被攻击的也都是低层住户,趁着现在刚刚爆发危机,情况还没有到最糟糕的时候,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找一步到位找一个更安全的地方,高层就相比低层好一些。」

黑帽衫男孩摇摇头,坚持自己的想法,「还是立刻找一个地方躲避最好,现在已经这么乱了,也不清楚小区里什么情况,万一电梯一层一层停,每一层都有丧尸怎么办?」

「货梯,在楼后面。」小男孩哥哥提醒道。

黑帽衫男孩一脸疑惑。

我经小男孩哥哥一提醒也想起来了货梯,这的确是个办法可以试试!

我在旁给黑帽衫男孩解释,「万景小区是商住两用的,货梯在楼后门,平时很少有人会用,每一层出来后都有门挡着,只有货梯那一边可以打开门,应该是物业不想有人挤占商用资源才,如果有丧尸,只要我们不打开门,丧尸一时半会儿是进不来的!」

小男孩哥哥点头,表示赞同我的说法。

这时,长发文静女孩犹豫道,「可是,你们知道货梯,别人也知道,门现在也不确定是不是反锁的啊。」

黑帽衫男孩点头,「我还是决定回自己家,早到家早安心,你们呢?」说罢,他看了一眼跟他一起来的其他人,一男两女仍旧表示和他一起走。

大家意见不统一,都坚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那就只能祝各自好运,我对黑帽衫男孩等人说,「好,祝你们顺利到家。」

「谢谢,你们也是!」黑帽衫男孩点头。

电梯顺利到达地面。

电梯门还没开,就听到外面十分嘈杂,惊叫声、汽车报警器声音此起彼伏。

「准备好了!」小男孩哥哥严肃提醒,说完,面向电梯门,一边举起手中的棒球棍,一边将小男孩挡在了身后。

黑帽衫男孩也抬起了灭火器,大家严阵以待。

电梯门缓缓开启。

映入眼帘的是已然失控的场景,宛如生化危机电影画面一样,不,是比电影里惨烈数倍的画面!

发狂的丧尸身手矫健的追咬路人、路人尖叫着仓皇奔逃。

我一眼就看到地铁站出口,已经被人拉起了铁栅栏堵住了,栅栏后面是乌央乌央的暴躁丧尸群,一眼都望不到尸群的尽头,丧尸们看着栅栏外四处逃命的人,赤红着双眼,犹如饿狼一般声嘶力竭的吼叫,用力拍打着栅栏,这比大拇指粗不了多少的栅栏已经开始变形了,估计撑不了多久。

电梯门完全开启,小男孩哥哥率先冲了出去,小男孩紧随其后。

长发女孩似乎看到外面的场景后,受了惊吓腿发软,差点瘫坐在地上,被旁边的同伴及时一把拽了起来,「快走啊!」

我们一行人刚跑出电梯,径直向我们跑过来一个一身西服的中年男人,他拦在我们的面前,着急大声询问,「地铁里还有活人吗?还有人吗?」

我脑海里闪过地铁站台里丧尸成群的画面,遗憾摇摇头,「没有了!」

「不可能,你们都能上来!」中年男子看着我暴躁反驳,「不可能!」

中年男子说完,就推开我们,想要往电梯里冲,被小男孩哥哥手疾眼快拦了下来,「地铁里没人了!你听不懂吗?」

中年男子愤怒的一抬胳膊将阻拦他的手挥开,身上那身肥大不合身的西服像是戏服一样,晃荡在削瘦的身体上,他精神恍惚的不停摇着头,嘴里碎碎大声念,更想是极力给自己安慰——

「我儿子留学四年才回来一次,他机场快轨导地铁,就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儿子一定还活着,他就在地铁里等我呢!」

黑帽衫男孩冲了上去,一把拉住他,大声喊道:「大叔,地铁没人了!你清醒一点!」

中年男子对黑帽衫男孩的话没有一点反应,反而趁机将男孩手中的灭火器抢走,扭头就往电梯里冲。

这中年男子是铁了心要进地铁找孩子,一脸焦急的不停摁『关门』,电梯门缓缓关闭,然后旁边显示屏显示电梯开始下降。

我看着下沉的电梯,心都不由自主的揪了起来,眼睛有些酸涩。

突然,我们身后传来车辆撞击的声音。

我们扭头看去,先后两辆失控的汽车,马力十足的撞入人群中,撞倒数人后,直到分别顶到电线杆和报摊亭才停了下来,司机和乘客趴在车里昏迷不醒,马路上交通堵塞严重,不少人已经弃车而逃。

马路对面的商场前面,有抱着食品袋步履匆匆的人,还有争抢食物大打出手的路人。

一切,都彻底失控了!

「走!快走!」小男孩哥哥大喊了一声,率先拉着小男孩向着小区的方向跑去,大家也赶忙跟了上去。

刚跑出没几步,眼前一辆公交车就失控冲向路边,直到撞在路灯上才停下来。

由于公交车撞击力度太大,路灯被撞弯,路灯闪了几下就灭了,随即,周边 100 米范围内的路灯也都忽闪了几下后灭了。

寒冬,晚上不到 6 点,天就已经黑漆漆的了,路灯灭了后,只能依靠马路两边相隔数米的商场写字楼里的灯光、招牌,勉强照亮眼前不远的范围。

昏暗的灯光下,公交车剧烈摇晃,透过车窗可以看到丧尸正在疯狂攻击乘客,无处可逃的乘客绝望的拍打着玻璃求救,但还快,就被丧尸拉了下来,只剩下刺眼的鲜血喷射在车玻璃上。

很快,除了被公交车撞毁的路灯外,其余路灯利用备用电源又再次亮了起来。

想要去旁边商场里寻找女朋友的橙色外套男孩,看着眼前大街上混乱的情景,一脸惊恐,倒退了几步后,果断跟着我们一起逃。

我们这 8 个人很快就被周围的丧尸发现,五六个丧尸飞快向我们追来,其中一个深蓝色紧身运动衣、身材魁梧的丧尸行动极为敏捷,竟然原地起跳就越过了半人高的围栏,更是百米冲刺一般的速度,冲在丧尸队伍最前面。

「是怪物吗?」黑帽衫男孩也发现这行动极为敏捷的丧尸,大惊失色。

小男孩跑得太急,重重摔倒在路上,小男孩哥哥只得将他扛在身上继续跑,跑得有些吃力,他们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很快就要落在最后面了。

我一狠心,跑到小男孩兄弟二人身后,伸手帮助小男孩哥哥拖着小男孩,这样他们才跑得快了一些。

也幸好,路上四散逃命的人群,很快就让后面追赶的丧尸转移了注意力,但是,很快,又有新的丧尸注意到了我们,从四面八方围追堵截而来。

万景小区只离地铁口也就 100 米的距离。

小区电子伸缩门没有开启,但是,电子门只有半人多高。

除了我们,不断有幸存者扒着电子门,往小区里面逃。

黑帽衫男子他们先跑到电子门,互相帮忙之下,都快速翻过了电子门。

我和小男孩兄弟二人也很快赶到门口,我看到小区里面,主过道上旁,一辆车抛锚在了花圃里,大开的车门里血迹斑斑,分不清是被丧尸袭击还是出了车祸,主过道上还有两辆自行车歪七扭八的倒在路上。

幸好,目光所及之处,小区内都是翻越电子门进去逃命的人群,暂时还没有看到一个丧尸。

我一把抓着电子门,两步就登了上去,然后翻了过去。

小男孩哥哥先是把小男孩一把托了上去,我果断伸手托抱着小男孩,帮他翻了电子门。

小男孩哥哥也两三下就翻过了电子门。

我和小男孩都刚站稳,电子门一侧的保安岗亭里,玻璃上陡然出现三个人,冲着我们疯狂敲击窗户,吓得我一哆嗦。

小男孩哥哥也马上将棒球棍对准了岗亭。

我们定睛一看,三个保安已经感染变异成丧尸了,门被从外面用一根棍子挡住了,丧尸保安只能冲着我们焦躁低吼,愤怒地拍打着玻璃。

一开始想要去找女朋友的橙色外套男孩,在黑帽衫男孩的帮助下,最后一个翻过电子门,他在翻门之前,我看见他看了一眼商场方向,对女孩的爱,不足以让他涉险,但至少,让他心中充满愧疚。

两个女孩看到橙色外套男孩,诧异地追问,「你不是要去救你女朋友吗?」

橙色外套男孩懦弱地低下头,躲避着他人探寻的目光,「她一定都走了!」

两个女孩「哦」了一声,眼神也充满了质疑。

我们本就是陌生人,机缘巧合一起逃生,在不涉及和损害到自身利益,也没有充足立场去指责别人。

所以,其他人最多也只是对男孩的贪生怕死有些鄙夷,却也能理解,救人的前提,是保证自身安全,这也无可厚非。

追赶我们的丧尸,被挡在电子门外面,暴躁地拍打或是撞击着电子门,万幸,暂时没有刚刚那样身手敏捷能翻越围栏的丧尸。

此时,小区某处传来了丧尸的嘶吼声,和一声凄厉的惨叫。

「不好!快走!」

「快跑!快!」

我们互相催促快点走。

我们这几个人就要分开了。

1 号楼近在眼前,3 号楼还要直走 200 米。

情况危急,我们都话不多说,分成两路,按照自己的选择走。

我和小男孩兄弟两人,朝着 1 号楼跑去,路上看见,许多小区居民以及从外面跑进来的幸存者,也都往楼里跑。

离 1 号楼还有 50 米距离的时候,突然,小男孩哥哥急忙拉着小男孩靠着绿化带蹲了下去,我意识到了危险,也和他们一起藏在绿化带后面。

在 1 号楼前面,有一个丧尸保安追着一个老阿姨,从我们前面跑了过去。

老阿姨也就跑了不到五米的距离,就被丧尸保安扑倒,摁在地上开始血腥的撕咬,老阿姨惨叫连连。

小男孩哥哥示意我们用绿化带作为掩护,弯着腰慢慢跑过去。

刚要跑,就听到身后一声狗叫。

埋头撕咬的丧尸保安陡然抬起头,死死盯着我们这边绿化带。

有一只小泰迪从我们身后冲了出去,冲着丧尸就汪汪叫,这小泰迪应该是老阿姨养的小宠物狗。

丧尸保安张着血盆大口,冲着小泰迪就是一声嘶吼,小泰迪吓得禁了声,哆哆嗦嗦地不停后退。

此时,我看到二层,一户人家的紧闭的窗帘,被一个小女孩掀起来一角,很快,一个妈妈模样的女人发觉小女孩在看楼下,急忙捂住小女孩的眼睛,随后,那女人小心翼翼看了看楼下,也看到了我们这狼狈逃命两个大人一个小孩躲在绿化带后面,前面就是危险的丧尸。

她静静退后,没有想丢一件物品下去为我们引开丧尸,只是一脸惊恐的将窗帘重新拉好。

对于别人的漠然,我心中有些难受。

此时,3 层一户人家的阳台窗户被推开,一个男孩将两个大音响搬了出来,放在防盗栏上面,对着楼下,幸灾乐祸的说道,「喂喂,听得到我吗?我宣布,世界末日正式来临!qtmd 的考研!qtmd 的傻 X 房东!qtmd 的操蛋人生!大家随着我一起嗨起来!」

男孩说完,随即打开音响,拧到最大音量,节奏感强烈的夜店舞曲响彻小区。

小区内的丧尸闻声而动,十多个丧尸从四处奔来,也让许多正在往楼里跑的幸存者,也都暴露了。

「不好!快躲起来!」小男孩哥哥压低声音说。

我惊恐点头。

绿化带旁边并排挨个 8 个大垃圾桶和一个垃圾分类的宣传栏,我们三个人在垃圾桶后面紧紧靠在一起,一个又一个丧尸从我们眼前飞快跑了过去。

这么多的丧尸,看来小区里的情况,比我们预期还要糟糕。

待丧尸都跑过去后,小男孩哥哥对我做个手势,意思是后退从停车场绕过去 1 号楼后面。

我看了一眼围着 1 号楼前面的丧尸群,丧尸想站在一层阳台外,都在努力向上伸着手想要抓三层的男孩。

看来,即便我们改变主意去 3 号楼一层找黑帽衫男孩,也只能是安全一时,随时都可能面临更大的风险,我无可奈何的点头。

我们压低身子,慢慢后退,等看不到丧尸群后,才大步向停车场跑去。

停车场,很安静,没有一个丧尸,地面上却有许多鲜血淋漓的拖拽痕迹,让我后背阵阵发麻。

突然,地下停车场出口方向,突然响起一声尖锐的喇叭声,随后,一辆跑车疾驰而出,车玻璃上还趴着一个丧尸,在疯狂的捶打着车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