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川流不息我爱你

所属系列:骄阳似火:少女又甜又飒

川流不息我爱你

骄阳似火:少女又甜又飒

结婚当天,我孕吐了。

便宜老公瞬间黑脸。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伤心,虽然孩子不是你的,但是老婆是你的啊!」

1

结婚前一天的单身派对。

我跟闺蜜们玩捉迷藏,正好捉住了一对在小树林私会的男女。

灯光打过去的时候,我看清了两人的脸。

竟然是我爸的私生女宁月,以及我的未婚夫顾尘。

短暂的惊慌失措后,宁月哭着跪在我面前:「姐姐,我跟阿尘是真心相爱的,求你成全我们。」

她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顾尘心疼地将她抱在怀里:「不用求她,我们的事情我会跟我爸妈说。」

「谢谢你,阿尘……」

两人深情对视,情比金坚。

「呵!」我冷笑着走上前,给他们一人甩了一巴掌。

「渣男贱女,绝配!」

丢下这句话,我踩着恨天高离开。

走出山庄的刹那,我脸上的悲愤顿收,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兴奋和得意。

当初我爸不顾我的意愿,给我跟顾尘订了婚。

我正愁怎么才能解除婚约的时候,我爸的私生女找上了门。

一来就跟顾尘看对了眼。

我能怎么办?

当然是暗戳戳地给他们制造机会,然后赶在结婚之前,戳破他们的奸情。

计划进行得很顺路。

我的闺蜜们都是豪门千金。

想来不出一晚上,顾尘跟宁月的事情就会在圈子里传得沸沸扬扬。

我爸但凡要点儿脸,都不会再让我嫁给顾尘。

顶多让宁月替嫁。

2

万万没想到,我失策了。

我正在酒吧花天酒地,我爸让人把我逮了回去。

「楚楚,明天就要结婚了,你还在外面浪,像什么样子!」我爸一脸不赞同地看着我。

我顿时睁大了眼睛:「不是吧,顾尘都跟宁月勾搭在一起了,你还要让我嫁给他???」

我紧紧地盯着我爸。

但凡他点头,我就跟他拼命。

然而他摇了摇头:「胡说什么呢!爸爸那么爱你,怎么可能让你往火坑里跳?」

「啧啧……」我不屑地撇了撇嘴,「要不是你私生女都搞出来了,我就真相信你的父爱了。」

我爸一噎,转而说道:「顾尘跟宁月的事情传出去之后,顾家联系我,给了一个补偿方案,那就是:你的结婚对象不再是顾尘,而是顾南川!」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看样子咱们顾家这是要发达了啊!」

我爸兴奋得老脸通红。

我也有些惊讶。

顾南川是顾尘的小叔。

他虽然出自顾家,但是白手起家,手里的资产早就不是顾家能比的。

当然,比起这点,最让我在意的是。

他是我前任。

几年前我在国外留学的时候遇见的他。

他比我大八岁,但是年龄带来的不是距离,反而是我对他的痴迷。

而他也不同于在外给人的冷漠,对我的身体格外疯狂。

我一直以为他是爱我的。

直到他回国后,单方面跟我分手。

3

不论是我爸,还是目前的我,都得罪不起顾南川。

所以我不想嫁也得嫁。

没睡多久,我就被拉起来化妆。

木然地坐上婚车。

直到抵达酒店的舞台。

主持人问我愿不愿意嫁给顾南川的时候,我才第一次正眼看他。

五官精致,轮廓分明。

定制的西装勾勒得他的身形愈发修长。

三年不见,他帅气依旧,周身流露出的气势也更盛。

「我……」

话刚起了个头,胃里就传来一阵不适,我捂着嘴干呕了一声。

麦克风的加成下,干呕声响彻整个大厅。

现场的气氛微微地凝滞。

顾南川看我的眸色加深。

深吸了一口气,我才又道:「我愿意。」

避免冷场,主持人接着走流程。

交换完婚戒后,主持人说道:「请新郎亲吻新娘。」

俊美无铸的脸逐渐地在我的眼前放大。

当初跟顾南川热吻的画面浮现在脑海,我的内心有些火热。

眼见着他的薄唇就要压在我的红唇上。

比之前还要强烈的反胃感袭来,这一次,我直接蹲下来,接过伴娘递过的垃圾桶,一个劲儿地干呕。

私生女妹妹宁月趁机落井下石:「哎呀~姐姐,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

豪门贵妇们对着我的肚子一阵分析。

「当初我怀孕孕吐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想吐,但是什么都吐不出来。」

「你们看她的肚子,身材这么好,肚子却微微隆起,怎么看都像是怀孕了……」

「还有她的脸色,我也说不出哪里不对,但是直觉告诉我,她就是怀孕了。」

「……」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我的呕吐感渐消。

意识到,我的大姨妈好像确实有两个月没来了。

暂且压下内心的疑虑,我站起身。

见顾南川的脸色黑得像是泼了墨的天空。

想到他几年前踹掉我时的冷漠,我报复性地勾唇,拍了拍他的肩膀:「别伤心啊大叔,虽然孩子不是你的,但是老婆是你的啊!」

4

原本众人顾及顾南川,还有些收敛。

可此时,随着我的话出口,现场瞬间炸开了锅!

「我的天,未婚先孕就算了,但是听宁家千金的意思,她肚子里的孩子竟然不是顾南川的?」

「据说她之前的未婚夫是顾南川的侄子顾尘,她肚子里的孩子该不会也是他的吧?」

「宁楚楚竟然敢给顾南川戴绿帽子?这是个正常人都不能忍吧!更不要说被戴绿帽子的是顾总!」

「……」

顾南川是谁?

能在脱离顾家的情况下,以一己之力用不到十年的时间,开辟出自己的商业帝国,他的手腕不必多想。

雷厉风行、冷酷无情、有仇必报等,向来是他的标签。

所有人都认为,我让他丢脸,怕是要倒大霉了。

我也这么认为。

不说怎么教训我,起码也得先把婚礼取消了,才能下得来台吧?

想着,我看向顾南川。

他却没看我。

淬了冰的眼神看着婚礼主持人:「继续!」

简单的两个字却让我有些懵。

啥玩意儿?

都这样了还要继续婚礼?

懵的不只是我,还有到现场的宾客。

当主持人再次说出「请新郎亲吻新娘」的时候,众人才意识到顾南川做了什么决定。

过度的震惊让众人一时失语。

而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察觉到自己的唇上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

很短暂,却足够点燃我内心的火。

5

婚礼流程走完,跟着顾南川敬了会儿酒,我就回到了婚房。

顾南川留下应酬。

抵达婚房后,有佣人送来了午饭。

从早上到现在,我是真的有点儿饿了。

便疯狂地扒饭。

吃了个七分饱,我放下筷子,视线无意间落在手上戴的大钻戒上,有些怔神。

依稀记得,曾经跟顾南川在国外谈恋爱的时候,我窝在他的怀里,幻想着以后我们结婚,一定要买一个巨大的钻戒。

兴致起来的我连钻戒的样子都画好了。

似乎就是这样的。

应该是巧合吧!

毕竟现在看来,那时候的顾南川根本没想跟我结婚。

不然怎么可能回国后没多久,就跟我提分手。

吃完饭后,我卸掉头纱,脱掉婚纱。

洗漱完毕后,穿着睡衣在卧室玩手机。

闺蜜群里早就炸了。

大家纷纷地艾特我,问我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这个……我也不确定。

索性我让佣人帮我买了验孕棒。

不过十几秒的时间,验孕棒上就显示了结果。

两条杠。

真怀孕了???

印象中,上一次跟男人发生关系,是在两个月前,难不成就那一次就中了?

我烦躁地挠了挠头。

实话实说,我还没做好当妈的准备。

正对着验孕棒苦恼,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孩子是谁的?」

是顾南川。

他不知何时回来了。

转头看他,这才发现,他的面色微红,神情却愈发紧绷。

酒气从他的身上荡漾开来。

看样子喝了不少。

「孩子是谁的?」他又问。

语气中的强势让我有些不爽,几年不见,他在我面前永远这么高姿态。

我下意识地回道:「你问我,我问谁?」

话一出口,顾南川的脸上就笼罩了一层阴霾。

他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深眸中翻涌着怒火。

以前的他从来都是一副运筹帷幄的姿态,仿佛在那段没有声张的恋情中,他始终是掌舵者。

难得看到他这么跳脚的样子,我只觉得暗爽。

继续刺激道:「大叔,不管以前孩子是谁的,以后,孩子都只能是你的,不是吗?」

6

我冲着顾南川调皮地眨了眨眼。

他定定地看着我。

额头上的青筋表明他正极力地隐忍着怒火。

我正思考着要是他教训我,我该怎么应对。

却见他深吸了一口气,陡然收回了视线。

开口时的声音却依旧带着咬牙切齿:「明天我带你去医院。」

说完这句话,他就径直去了浴室。

半个小时后,我身边的位置微微地凹陷。

顾南川躺了下来。

好闻的沐浴露香味夹杂着强烈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传来,让我忍不住心猿意马。

顾南川为人是真的冷,不管是在外还是在家。

但是他的床上功夫是真的好。

我身为一个正常的女性,身边躺了一个完全符合我胃口的大帅哥,有点儿想法是正常的,对吧?

想着,我侧过身子,抱住顾南川,娇声地唤道:「大叔~」

以前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我软软地叫他。

果不其然,我的话音落下,明显地感觉到顾南川的呼吸粗重了许多。

本以为他会压过来,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扯开了我的胳膊:「你怀孕了。」

简单的几个字就像是一盆冷水,狠狠地从我头顶浇下。

是啊!

我怀孕了。

理智告诉我,顾南川这样做是对的。

可是情绪上就是忍不住跟他对着干。

「怀孕了怎么了?大叔你怂了?」我挑衅地看向顾南川。

他的眉头紧皱了几分:「宁楚楚,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自爱?」

「你的意思是我不自爱!」我气笑了。

气的不是他说我。

而是他似乎永远那么的理智、克制。

曾经热恋的时候可以回国就说分手。

现在即使我怀孕了,他也能为了两家的利益,选择戴着绿帽子跟我结婚。

他烦躁地揉了揉眉心:「不是,我的意思是……」

「我管你什么意思!」没给他开口的机会,我转身背对着他。

察觉到他注视了我许久,最终,轻叹了一口气。

关灯。

睡觉。

7

第二天我睡到自然醒。

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顾南川的身影。

洗漱完毕后,我下楼。

就见顾南川坐在餐桌旁。

按理说婚后第一天是要给公公婆婆敬茶、领大红包的。

不过顾南川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而他一成年就脱离顾家,打拼自己的事业。

所以给公婆敬茶这一步就省了。

「不是要带我去医院做检查吗?走吧!顾司机。」我看向他说道。

他却坐着没动,只薄唇轻启:「先吃早饭。」

「我不要。」

「你怀孕了。」

我:「……又不是百分百怀孕了,验孕棒也有不准的时候。」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还是认命地坐下吃早饭。

简单地填饱了肚子,他开车带我去了医院。

排队缴费、检查,一通流程走下来,用了一个小时。

然后我们坐在医院的大厅。

他端坐着,等待检查报告。

而我则抱着手机,跟闺蜜们组团打游戏。

「丽丽,你行不行啊你,上赶着送人头!」

我气呼呼地口头输出,手上的动作也没停。

试图用我一己之力,带飞我的菜鸡闺蜜们。

却见顾南川拿出手机,手机上显示的是我的检查报告。

麻溜地结束游戏的我合上手机,凑了过去。

清楚的几个字映入眼帘:

妊娠七周。

「我去,我真怀了?」

我的讶异引来了顾南川的注视。

「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了?」他的语气带着怒意。

「我说过了,我也不知道。」

我摊了摊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大叔,看样子,你这绿帽子是要戴严实了啊!」

「不过要是你不想戴绿帽子也没关系,跟我离婚就好了,你觉得呢?」

8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怒意在他的深眸中翻涌。

气氛已然凝结成冰。

就在他的薄唇轻启,准备说点儿什么的时候,「嗡嗡嗡……」他的手机震动。

有人打电话进来。

他接通电话。

对面不知说了什么。

他「嗯」了一声,就挂断电话。

然后看向我:「公司临时有事,我先走了。」

说着,没等我回应,他就抬脚离开。

我:「……呵呵。」

顾南川这一走,一晚上都没有回家。

我也不在意。

早上,洗漱完毕后,自己让司机开车带我回娘家。

毕竟今天是回门日。

一回到宁家,进入客厅,就见我爸板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显然等了我很久。

看到我,他顿时怒拍桌子:「你真的怀孕了?」

「这还能有假?」完全不惧他的怒火,我走到他身边坐下,将孕检单子递给他。

看清楚单子上的内容后,他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儿翻白眼撅过去。

宁月连忙上前,贴心地给他拍背顺气。

看向我的眼神却带着挑衅:「姐姐,你给顾总戴帽子,要是他一个生气,把怒气撒在咱们宁氏上面怎么办?」

看似关心的话藏着锋芒。

「呵!」我的唇角溢出一丝冷笑。

之前在婚礼上,可全靠她,才让大家把我干呕跟怀孕扯上关系。

三番两次的,这个宁月还真当我好惹?

我站起身,「啪——」的一巴掌甩在宁月的脸上,「谁是你姐姐?谁跟你咱们?就算我爸现在就挂了,宁氏也是我一个人的,OK?」

9

我妈在我几个月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

用我爸的话说,宁月就是他借酒买醉的时候,被人下药的意外产物。

当初事发后,他给了一笔巨款买断了这个关系。

万万没想到宁月长大后觉得自己应该是豪门千金,非要找上门。

收留她已经是我对她最大的仁慈了。

还想分我的钱?

做梦!

「谁要挂了?我好得很!」我爸气得脸色发青。

而宁月捂着发肿的脸,哭着看向我爸:「爸,她打我,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做什么主?要不是你在婚礼上咋咋呼呼的,就算楚楚怀孕了,也不至于闹得人尽皆知。」

我爸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能在商场上打拼这么多年,他什么小伎俩看不出来?

像是没有想到告状换来的不是维护而是指责,宁月不可置信地站在原地。

转而,她看向我的眼中满是嫉恨。

那嫉恨越是浓郁,我就越是觉得舒心。

「你费尽心思地抢走顾尘,是不是以为我会沦为豪门笑柄,没人要?结果我却嫁给了比顾尘优秀千万倍的顾南川,你很不服吧?」

被戳中了心中所想,她的面色一白:「我……我没有……」声音宛若蚊蝇。

「行了。」我爸看向我,「言归正传,要是顾南川真的生气了怎么办?」

「怕什么?反正我肚子里的孩子虽然不可能是顾南川的,但是却有可能是顾尘的。左右都是一个顾,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为了继续在宁月的伤口上撒盐。

果不其然,我的话音刚落,宁月就像是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跌坐在地。

「扑——」我没忍住笑出声。

不过很快地,我就笑不出来了。

前所未有的寒意将我笼罩,仿若要将我冰封。

我回头,就见顾南川不知何时出现在客厅门口。

他的身边,还站着惊慌失措的顾尘。

10

那刺骨的寒意就是从顾南川身上传出的。

此时,他的俊脸上覆满冰霜。

显然气到了极致。

我的心头微跳。

一而再再而三地让顾南川丢脸,他该不会真生气,教训我吧?

心里发虚,面上我却不显。

硬着头皮迎上顾南川骇人的视线:「大叔,我知道我好看,但是大庭广众的,你这样看着我,我会害羞的。」

我故作羞涩。

他的牙关紧咬了几分,挪开视线,转而看向他身边的顾尘:「孩子真的是你的?」

平日气势汹汹的顾尘在顾南川面前就是个怂蛋。

「冤枉啊小叔叔,我喜欢的是宁月,根本就没碰过宁楚楚。」

「阿尘~」原本被我怼成鹌鹑的宁月像是重新找到了主心骨,她哭着跑向顾尘,依偎在他怀里,「姐姐打我,呜呜呜……」

夹着嗓子的声音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恶心得不行。

「呕——」

我捂着嘴,又是一阵干呕。

然而顾尘就吃宁月这一套。

他抱着宁月,怒气冲冲地看向我:「宁楚楚,你怎么能随意地打人呢?」

本想直接回怼,可想到顾南川也在,我改了主意。

宁月这么恶心我,我当然要恶心回去。

想着,我走到顾南川的身边,抱着他的胳膊,一边摇,一边掐着嗓子,用比宁月还要细上几分的声音,开口说道:「大叔,顾尘凶人家,人家好怕怕哦~」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我的话音落下。

客厅里的几人脸色变了变。

明明没有怀孕,却一副要孕吐的样子。

啧……

看来我这撒娇功力不行啊!

正准备松开顾南川的胳膊不演了。

他陡然开口:「顾尘,你怎么跟你婶婶说话的?」

11

婶婶???

短暂的惊讶后,我捧腹大笑。

「哈哈哈……你们两个……」我指着顾尘和宁月,「以后我可是你们长辈了呢!」

我笑得放肆。

顾尘和宁月气得面容扭曲。

奈何,在顾南川面前,他们都不敢放肆。

我正笑得开怀,我爸不满地瞪了我一眼:「别笑了。」

「得。」我收起笑容。

倒不是害怕我爸,而是笑累了。

见我老实了,我爸走到顾南川的面前,面露讨好的笑。

「顾总,您放心,我一定让楚楚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顾南川没有应声。

但是没有应声代表着默认。

「什么时候我肚子里的孩子,轮得到你们做主了?」

冷冷地丢下这句话,我往外走去。

「中午饭都不吃,你去哪儿?」我爸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看到你我吃不下去。」

我没有回顾南川那里。

而是让司机送我去酒吧。

路上,我在闺蜜群里发了酒吧的定位。

等我抵达酒吧的时候,闺蜜们已经在包间里喝上了。

找了个位置坐下后,闺蜜丽丽递过来一瓶酒:「现在圈子里都传你怀孕了,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说着,我准备对着啤酒瓶吹。

酒还没喝到嘴,丽丽忽然一把将我手中的酒夺走。

「怀孕了你可不能喝酒。」

「就是就是。」其他人附和道。

我:「……那我唱歌!」

说着,我准备走到麦克风那里。

脚底一滑,身子歪了一下。

丽丽几人立马紧张地跑过来扶住我。

「你别乱动,想唱歌我把麦克风拿过来。」

接下来,我喝水有人拿,吃零食有人喂,连骰子都不让我摇。

被照顾过头的我觉得有点儿窒息,准备出去透透气。

刚站起来,她们就像是防贼一样地看着我。

我恼了,双手叉腰:「你们这是什么眼神,我上厕所也不行?」

12

「行,但是得人陪着。」

见丽丽起身准备陪我去,我懒得去了,又坐了回来。

无力地吐槽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们的呢!」

「我们都是女的,没法跟你生孩子,不过话说回来,楚楚,孩子爸爸到底是谁?」

吃芒果干的手微顿后又恢复如常,我摇头:「不知道。」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

见什么都问不出来,她们就不问了。

一直躺着看她们喝酒、掷骰子实在无聊,我提议道:「叫几个小哥哥陪我们玩?」

往常她们最喜欢跟帅哥一起玩。

今天却一起拒绝:「不行,你结婚了。」

「结婚了怎么了?结婚了就不能跟帅哥们一起喝酒、玩游戏了?」

就离谱!

丽丽安抚地开口:「你要是嫁给顾尘肯定可以,谁让你嫁给顾南川了呢?咱们在座的加起来,也斗不赢一个顾南川啊!」

合着她们是怕被顾南川找麻烦。

「不用怕,有事情我担着。」说着,我让服务员喊来几个帅哥。

阳光型、痞帅型、奶狗型……

进来的帅哥一个比一个帅,一个比一个让人充满期待。

直到我的视线落在最后一个男人身上。

霸总型……不是,顾南川?

「你怎么来了?」我吓了一跳。

我刚才色眯眯地看着前面几个帅哥的样子肯定被他看到了。

果不其然,顾南川的脸色无比黑沉。

「当然是来接你回家啊!我亲爱的,老婆。」

最后两个字被他咬得极重。

「……呵呵,你先回去吧!不用管我。」

我还没玩尽兴呢!

才不想就这样回去。

然而顾南川显然没给我选择的机会,他阔步地走到我面前。

一把将我抱起,往外走去。

13

身子陡然腾空,我下意识地抱紧顾南川的脖子。

等到确保自己安全,我才松了一口气,捶着他:「放我下来!」

他不搭理我,我又挣脱不开,只能任由他抱着我。

「大叔,你脸色这么难看,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也是,人家都是跟我同岁的年轻人,大叔你毕竟年龄大了,体力啊各方面都不太好使了。」

「说起来,我天天跟那几个帅哥一起玩,也许我肚子里的孩子的爸爸,就是他们几个人之一呢。这样吧,等孩子出生了……唔……」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打开车门将我塞进车内。

下一秒,他的身子压了过来,薄唇堵住我的红唇。

跟三年前一样,他的吻一贯地霸道、灼热。

「唔……」我的手抵在他坚硬的胸膛上面,试图推开他,却怎么也推不开。

直到我快要喘不过气,他才放开我。

但是抱着我的手却没有松开,反而更紧。

他将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

磁性的嗓音在我的耳边炸开:「宁楚楚,你就不动动脑子想一想,我为什么非要娶你吗?」

我一边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回道:「难道不是为了给我找不痛快吗?」

话音落下,我清楚地感受到抱着我的男人身子一噎。

像是憋了闷气,他松开我,站起身。

走到驾驶位,上车。

「砰——」

关车门的力度格外大。

「切,小心眼。」

这就生气了,真经不起逗。

不过他为什么非要娶我?

不是为了给我找不痛快的话,难不成是因为……喜欢我?

这个意识让我的心头一跳。

下意识地看向顾南川。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他完美无铸的侧脸。

可即使这样,也足够让人心动。

我忽然很想知道,他是怎么看待我肚子里的孩子的。

索性,我直接开口问道:「顾南川,你觉得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去,还是留?」

14

男人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地收紧。

却没回答我的问题。

直到临睡前。

打完游戏的我关上手机准备睡觉。

黑暗中,身旁的男人轻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楚楚,你应该知道的,不管是为了我们两家公司的利益角度出发,还是从我们婚姻的角度出发,你肚子的孩子,都是不留的好。」

他的声音一贯的冷、理智。

可我听着,只觉得遍体冰凉。

就连被子,都挡不住这种寒意。

是啊!

我在奢望什么呢?

奢望他的喜欢吗?

或许就像他说的,喜欢是有的,但是,所有的一切,在利益面前都不堪一击。

15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跟顾南川的过往仿若又重新经历了一遍。

在国外留学的我跟朋友们深夜从酒吧出来。

朋友们纷纷打车离开。

我正准备上的士,酒吧门口,两个混混拦住了我。

对于学过武术的我来说,这种级别的混混,我一拳一个。

准备动手的时候,我看到了顾南川。

他的长相实在是太出挑了,再加上大我八岁的成熟和稳重,几乎瞬间就击中了我的少女心。

我故作柔弱、跌跌撞撞地奔向他,向他求救。

他三两下就解决了混混,却对我不假辞色。

我这人啊!

就是作。

喜欢我的我不喜欢,不喜欢我的……我非要让他喜欢我!

他越是高冷,我越是爱!

花钱打听到他时常出没的场所后,我故意制造偶遇,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成功地把他拿下。

虽然他高冷,但是偶尔也会对我流露出温柔和疯狂。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么甜蜜下去。

直到半年后,他跟我说他要回国了。

虽然有些不舍,但是我表示理解。

我说等我留学完了,就回去找他。

没想到他一回国,就不怎么回我消息,跟他打语音、打视频,他都不接。

分手的那天很平常。

我跟他说我想他了。

然后抱着手机等他的回复,等了一夜。

最后等来的,却是他的一句:「分手吧!」

后来的后来,我听我爸说,海市最近一个公司风头很盛,公司的总裁出自顾家,名叫顾南川。

等我留学结束后回国。

我跟他身处同一个城市,但是从未有联系。

三年转瞬即逝。

顾南川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商场新秀,而是站在了商业的顶端。

我爸不顾我的意愿给我跟顾尘订婚,为的就是能够巴上顾尘的小叔叔顾南川。

紧接着,我爸的私生女宁月出现,宁月跟顾尘搞到一起,我的结婚对象成了顾南川。

再然后,就是他冷漠地跟我分析利弊,告诉我,我应该打胎。

16

我冷汗淋漓地从床上惊醒。

「你怎么了?」男人一贯清冷的声音带着下意识流露出的紧张。

我的心里却毫无起伏。

「没事。」

冷冷地应声后,我起身去了洗手间。

用冷水洗了把脸。

表面上我很洒脱。

但是实际上,我不得不承认的是。

从得知未婚夫由顾尘换成顾南川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带着一丝期许。

所以我才会连反抗都没有,就妥协地同意嫁给顾南川。

即使后来跟他对着干,说到底,也还是因为,不甘心他曾经把我踹了。

其实,喜欢就是喜欢,没什么不能承认的。

但是从现在开始,我要清醒了。

我注定不可能跟顾南川成为寻常的恋人。

以后,我会以商业伙伴的态度,对待我跟他的婚姻。

至于肚子里的孩子……

我的手放在还算平坦的小腹上。

坦白讲,我从未想过我会怀孕。

我并不想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玩得开。

跟顾南川分手后,唯一一次跟别人发生关系,就是两个月前的那一次。

但是,既然已经怀孕了,即使还没做好当妈妈的准备,我也不打算打胎。

只要我不想,就没人能让我打胎。

想通了这一切,我只觉得整个人豁然开朗。

17

我不再跟顾南川对着干,而是选择了无视。

反倒是他,时不时地看着我,欲言又止。

不过每次等他打算跟我说话的时候,我都会找借口离开。

避免他再跟我提到打胎的事情。

除了不能出去找帅气的小哥哥,婚后养胎的日子似乎跟之前并无不同。

这天,我正觉得无聊。

别墅忽然来了客人。

是顾尘的妈妈,也就是顾南川的大嫂。

明明大我一轮,本该是我长辈,现在我们却成了妯娌。

还挺有趣。

在她续第三次茶的时候,我的耐心耗尽,开口问道:「大嫂,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我直白地问出口后,她才有些难堪地开口:「我今天来,主要就是想问问,你觉得宁月怎么样?」

「嗯哼?」

这个问题倒是在我的意料之外。

「是这样的,如今圈子里,顾尘跟宁月的破事儿传得沸沸扬扬。我想让顾尘跟宁月分手,他却像是被灌了迷魂汤,非要娶那个私生女。我这不是没办法,就想着来问问你,宁月怎么样?」

「扑哧——」

我简直听笑了。

「她一个私生女,还抢走了我的未婚夫,大嫂觉得,这样的女人真是什么真善美吗?」

闻言,顾尘母亲的脸色难看了几分。

我继续开口:「我想你真正想问的是,要是宁月真的嫁给顾尘,我爸会给她多少股份吧?」

「额……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她尴尬地笑了笑。

许是受了顾南川的影响,连带着我都比以往敏锐了些。

从利益的角度来看,很多事情都变得很清晰。

宁月之前做了那么多缺德的事情,我跟她水火不容。

跑到我面前问宁月,我能说出什么好话?

无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

「既然你想知道,我不妨直说,宁氏的股份,她一点儿也沾不到,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我爸。」

无视顾尘母亲瞬间垮掉的脸,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让人送她出去。

18

下午的时候,我本想约闺蜜们一起去逛街。

但是一想到最近闺蜜们对我怀孕这件事情的紧绷程度,我就头大。

真要是跟她们一起,她们怕是得找个轿子把我抬上。

索性,我自己去商场遛达。

万万没想到,我竟然在商场遇到了顾尘和宁月。

原本在顾尘的怀里哭得伤心的宁月看到我之后,脸上顿时升起浓烈的恨意:「姐姐,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你也不应该为了不让我嫁给阿尘,跑到他母亲面前说三道四啊!」

我:「?」

吃饭、睡觉、打游戏,哪一样不比找人告状有趣?

顾尘他妈来找我,我也不过是陈述了事实而已。

要是之前,我怕是会直接撕烂宁月的嘴,但是现在肚子里有孩子了,我决定不搭理她。

越过他们离开的时候,顾尘忽然侧身,挡住了我的前路。

「宁楚楚,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就别想离开!」

「呵!」我冷笑着勾唇,「我想离开,你还真拦不住。」

我抓起顾尘的胳膊,就是一个过肩摔。

「啊——」

惨叫声在商场里响彻着回音。

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的顾尘咬牙切齿地冲向我。

我捏了捏拳头,正准备好好地教训一下她。

耳边忽然掀起一阵风。

回头,就见宁月拿着手机狠狠地对着我的头砸过来。

事发突然,想躲避已然来不及。

下意识地抬手去挡。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反而我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是顾南川。

忽然出现的他一把抱住了我。

宁月手里的手机狠狠地砸在他的脊背上。

男人闷哼了一声,却没在意自己身上的疼痛,而是紧张地问我:「你没事吧?」

对上他关心的眸子,暖流在我的心里化开,一点点地消融我内心的坚冰。

「没事。」我摇了摇头。

转而看向顾南川和宁月。

这两人从顾南川出现的那一刻,就脸色煞白。

宁月手里的手机更是直接掉在了地上。

顾南川看向周围围观的人,诚恳道:「麻烦帮忙报警,说有人在商场袭击孕妇。」

19

他的话让顾尘跟宁月更害怕了。

「叔叔,你不能报警!」

「小叔叔,你要是报警的话,我们就完了。」

两人惊慌失措地看着顾南川。

然而直到顾尘跟宁月被带走,顾南川都没给他们一个眼神。

只看着我:「要是有任何不舒服就跟我说。」

「我没事。」

在我重复第五遍「我没事」的时候,顾南川总算是不再问了。

而是提议道:「那我送你回去。」

「我不想回去,还想逛商场。」

大眼对小眼,对视了几秒钟,他微微地叹息了一口气:「走吧!我陪你一起逛。」

说着,他就牵着我的手,扶我起来。

犹豫了片刻,我还是问道:「你的背……」

「没事。」

他说没事,我就没再开口了。

我们很久没有这么心平气和地开口了。

只是随便地逛逛,气氛却前所未有地和谐。

直到——

经过一个婴儿用品店的时候,服务员热情地对着我们招呼道:「帅哥美女,快进来看看呀,这小朋友的东西,都要提前准备好,这样等生了之后,才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

她一边说,一边拉着我进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进了店。

顾南川的脚步微顿,也走了进来。

「美女,你看这些小玩具,都是很适合新生宝宝,能拿着玩,还能啃,安全无毒……」

「还有这些小衣服,小朋友刚出生的时候,最容易弄脏衣服了。」

「奶瓶、尿不湿、奶粉,都是必备品。」

「……」

服务员介绍的同时,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奶呼呼的小宝宝穿着我买的衣服,拿着我买的玩具,「咯咯」笑的场景。

可转瞬,看到不远处面无表情的顾南川,我内心的火热冷却了下来。

20

「不用了,谢谢。」对着服务员客气地说了这句话之后,我率先抬脚往外走去。

原本跟顾南川之间缓和的气氛重新凝结。

我忽然没了继续逛下去的兴致,提出回家。

我可以接受离婚,但是不能接受,别人决定我孩子的出生。

平常顾南川十五分钟就会从浴室出来。

今天都半个小时了,浴室还没动静。

有些担心,我便走过去。

推开浴室的门,就见顾南川的后背青紫了一大块,他艰难地对着镜子给自己的后背抹药。

想到白天他的保护,我的眼眶顿时一热。

走上前,紧紧地抱着他。

男人明显地没料到我会进来,身子微顿后,转而回抱住我。

察觉到我眼角的润意,他揉了揉我的脑袋:「傻丫头,我没事的。」

过了好久,我的情绪才勉强地稳住。

拉着他的手出了浴室,将他按在床上。

「趴好,我来帮你。」

「好。」

他乖乖地趴着。

等到抹好了药已是深夜。

这一晚,我没有再背对着他睡觉。

而是呢喃了一声:「大叔~」

「怎么了?」

得到回应后,我钻进了他的怀里。

灼热的温度让我整个人都开始温暖起来……

21

顾南川变了,我也变了。

那晚过后,我们两个之间亲密了许多。

我会甜甜地喊他大叔,跟以前一样在他面前撒娇。

他则比以前还要宠我。

会给我准备叶酸,会让我不要吃一些生冷的东西,会让我早点休息不要熬夜,说以后养成了坏习惯,孩子生下来跟我一样不好带……

仿若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跟他的孩子。

只是我没敢问他,是不是真的选择接受我肚子里的孩子了。

怕问了又是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日子平稳地过着。

恍惚间,我意识到,我跟顾南川好像过上了三年前我最想要的生活。

那时候我窝在顾南川的怀里,幻想着以后要跟他结婚,要跟他每天都甜甜蜜蜜的。

就连闺蜜们都说最近我气色好了很多。

「楚楚,顾总竟然为了你把绿帽子忍下来了?这不是真爱是什么?」

「可不是,他那么高傲的人,竟然完全不顾外界的流言蜚语。」

「前几天我参加商业晚宴,有人暗戳戳地说你的坏话,不知检点什么的,顾总发了好大的火……」

「……」

听着她们的话,甜蜜在我的心里蔓延开来。

22

这天我醒来后,我爸来接我去了医院。

「医生,打胎会影响到我女儿的身体吗?对身体影响很大吗?会影响以后怀孕吗?」

我爸扒拉着医生问个不停。

「能不能安静点儿?」我给了我爸一个冷眼。

他这才老实下来。

与此同时,医生也准备好了,看向我:「走吧!」

「好。」我点头,跟在医生的身后,身子却有些紧绷。

察觉到我的紧张,医生安抚道:「不用害怕,很快的。」

「好。」我点头。

刚走到门口,准备进去。

顾南川忽然冲了过来,他一把抱住我。

我能清楚地听到他有力的心脏跳动声,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紧张和不安。

「还好你没事,还好还来得及。」

他抱着我的手微抖,声音里满是后怕。

「大叔,你怎么了?」我从他的怀中抬起头来。

常年高冷的他,此时语气竟然带着卑微的讨好。

他松开我,转而双手轻捧我的脸,温声问道:「楚楚,不打胎好不好?」

嗯?

我什么时候要打胎了?

我的懵逼被他曲解成了不同意。

他连忙再次开口:「我喜欢你,不管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我都喜欢。咱们把孩子生下来,我养。就像你说的,不管以前孩子是谁的,以后都只能是我的。」

「相信我,楚楚,我会对孩子好的。」

掷地有声的承诺让我的鼻头发酸,眼前的视线也变得模糊。

「你之前不是还说,出于利益的角度,这孩子还是不留的好吗?现在怎么忽然改变主意了?」

「我怕了。」他紧紧地凝视着我,深眸里是不加掩饰的深情,「我怕因为我错误的选择,让你受到伤害。什么利益、什么权衡利弊,都没有你重要。」

「所以楚楚,咱们不打胎,好不好?」

23

我从未感受过如此炙热的顾南川。

即使涉及到利益,他也坚定地选择我。

泪水顺着眼角落下,我狠狠地点头。

松了一口气的他吻掉我眼角的泪。

「咱们回家。」说着,他拉着我的手就准备带我出医院。

我顿住脚步:「可是大叔……」

「怎么了?」

「我没想打胎啊!」我对着他无辜地眨了眨眼,「我只是产检。」

「什……什么?」他的脸上浮现出丝丝愕然。

医生在此时开口:「要是不检查的话,我就下班了啊。」

「当然要检查。」

我重新走向医生。

顾南川还有些怔神:「可是你的闺蜜丽丽跟我说……」

「臭丽丽,就知道是她,她最爱恶作剧了。」

顾南川:「……」

难得看到顾南川被别人耍,我乐不可支。

产检的速度很快。

我走出 B 超室的时候,正好看到我爸站在顾南川的面前,为难地开口:「顾总,不管我怎么劝,她都不愿意打胎,我这闺女怕是不能要了啊!」

顾南川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你不要我要!」

我爸顿时噤声。

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仿佛用眼神在说:震惊!堂堂上市集团总裁,竟然愿意戴绿帽子,给别人养孩子?

24

十月怀胎的过程很漫长,又似乎转瞬即逝。

孩子出生后,顾南川把能交出去的工作都交出去了。

他则成了一个全职奶爸。

照顾孩子比我还要用心。

所以我决定送给他一个礼物。

「大叔。」

「嗯?」他一边给宝宝换尿不湿,一边应道。

「其实在我们结婚的两个月之前的某天,我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

「梦到你喝醉酒了,我扶你进房间休息,却被你压在了身下。第二天率先醒来的我慌忙跑路……」

意识到什么,他的呼吸微微地停滞。

抱起孩子,看向我。

「那个酒店,叫……叫什么名字?」

从来在商场运筹帷幄的他,此时声音都在打颤。

我忍不住弯了弯唇:「星耀,你名下的酒店。」

「所以那天晚上……所以孩子……」

「嗯。」

我点头,递给了他一份亲子鉴定。

一份他跟宝宝是父子关系的亲子鉴定。

一手抱着宝宝,一手拿着亲子鉴定的他瞬间红了眼眶。

转而,他抱着我,哽咽出声:「谢谢你,楚楚。」

25

番外(顾南川篇)

我叫顾南川。

父母去世后,我经历了很多人情冷暖。

看清了利益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牵动人心的东西。

所以我理智、克制、冷静。

国外出差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精灵般的女孩。

我很喜欢她。

可回国后,忙着打拼事业的我每次有时间回她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而那个时候,她应该正在睡觉。

索性我就不回了。

渐渐地,即使隔着手机,我也能感受到她的不安。

而我在此时发现,她是顾尘爹妈,也就是我大哥、大嫂看好的儿媳妇。

为了不让她不开心,也为了我能更专注地打拼事业,我跟她提出了分手。

我一直都以为,爱情不过是这冷酷世界里的一点点慰藉,这点慰藉可有可无。

可分手后,我后悔了。

她的音容笑貌似乎总盘旋在我的脑海,怎么都挥之不去。

得知她回国后,我第一时间去机场接她。

却没有勇气再见她。

哪有人能说分手就分手,说回头就回头呢?

即使这个人是我,也不行。

更何况,两家的父母已经在商量给她跟顾尘订婚。

我决定将这份喜欢压下。

可这座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总是会碰到她,会装作不在意一般地跟她擦肩而过,等看不到她的身影后,又紧张地手心冒汗。

我还是不受控地关注她。

她真的挺皮的。

张扬的性格注定让她的生活不会太平静。

但是三天一个小麻烦,五天一个大麻烦,她爹都有些应付不来。

好在,我能应付。

我偷偷地帮她解决麻烦。

这样看来,我过去努力地打拼事业,似乎还有点儿用。

发现顾尘跟宁家的私生女不对劲是一次意外。

我很生气,却在准备教训顾尘的时候,因为内心对楚楚的贪恋,忍住了。

不仅没有阻止,反而……暗戳戳地撮合。

商业应酬难免喝酒,可我没想到,酒后我竟然会做那样荒诞又真实的梦。

梦里,我跟她像之前在国外那样疯狂。

醒后,愈发迫切地想要跟她在一起。

她似乎也不想嫁给顾尘。

在我跟她的各自谋划下,她跟顾尘的婚礼告吹,而我选择趁机上位。

本以为这样就会跟她幸福地生活下去了。

可婚礼上,发生了一个意外。

她孕吐了。

她那么爱玩,怀上别人的孩子似乎很正常。

可……我还是很难受。

不管出于公司利益,还是我们稳定的婚姻关系,打胎似乎都是明智的选择。

可当被拉进婴儿用品店,看到她拿起婴儿用品时期待的样子,我不忍心了。

甚至开始幻想,似乎跟她一起养一个孩子,也不错。

彻底地让我产生动摇的,是公司的员工请产假。

是小产。

我去医院看了这个员工。

以前一直知道小产对女人的身体伤害有多大,可当看到憔悴了好几岁的女员工的时候,心里还是震了震。

我不能让楚楚也这样。

这一刻,我彻底地坚定了要跟她一起抚养孩子的决心。

然而我还没有来得及跟她说这件事情。

就接到了她闺蜜的电话,得知她去打胎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才得知,原来这不过是一场闹剧。

不过闹剧就闹剧吧!

只要她跟孩子都好,就足够了。

以前我觉得老天爷很残酷,夺走了我的父母。

可当亲子鉴定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又觉得,老天爷似乎格外眷顾我。

原来那晚酒后发生的事情不是做梦!

孩子竟然是我亲生的!

即使已经做好了喜当爹的准备,这个惊喜还是让我兴奋地红了眼眶。

原来,在我思念着她的同时,我最爱的楚楚,也在思念着我。

备案号:YXX1Abb8XweTddd1ayEtRlKX

编辑于 2022-11-18 14:51 · 禁止转载

赞同 80

目录
6 评论

骄阳似火:少女又甜又飒

无敌小团团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