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反噬荆棘

所属系列:绝不手软:嚣张的代价

反噬荆棘

绝不手软:嚣张的代价

过年期间,多年没联系的高中同学突然邀请我参加聚会。

到了才发现,来的全是当年霸凌过我的人。

班花晃着酒杯问我:「听说你这几年都在写小说,年收入应该有一两百万了吧?」

我点头说有吧。

她表示震惊。

我连忙说开玩笑的怎么可能,她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一点。

呵,确实开玩笑,怎么可能这么少。

1.

过年期间,我卖掉了手头两本书的影视版权。

正巧多年没联系的高中同学突然邀请我参加聚会,结果到了以后才发现,来的全是当年霸凌过我的人。

邀请我参加聚会的是高中时的班长,我推门进去的时候,他一双眼睛正黏在班花乔梦莹身上。

听说乔梦莹高考以后去了电影学院,今天一看,她比以前更漂亮了。

看见我来了,她脸上的笑意一顿。

班长迎上来把我拉到一个空位置坐下,夸赞道:「大作家来了,可真赏脸啊。」

他一边说一边把乔梦莹推到我旁边,笑着问我:「看看,还认得出来不?」

我面无表情地看过去,语气冰冷:「当然。」

「化成灰我都认得。」

班长的笑容僵了下:「姚薇,今天把你叫过来是希望你和老同学多交流下感情,这些年聚会你从不露面,像失联了一样,所以我才……」

我打断他的话:「我为什么从不露面,你不知道吗?」

班长:「……」

旁边乔梦莹哼了一声:「姚薇,没必要这样吧,班长他也是一片好心。」

一片好心?

好心地骗我说,来的只有几个跟我关系好的同学,结果我一推门看到一堆霸凌过我的人。

这叫好心?这叫跟我有仇吧!

我挑起眉看向乔梦莹,对着这个当年领头霸凌我的人说:

「这好心给你要不要啊?」

2.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其他同学纷纷往我这边看。

高中的时候,只要我让乔梦莹不爽了,大冬天的被堵在厕所里,一盆冷水浇下来,浑身湿透,冻得我直打摆子,等回到教室,我用来记录写作灵感的本子被扯得七零八碎。

她的舔狗男同学挑出里面的情感桥段站在凳子上大声朗读,满教室都是哄笑声。

那时候班长是班里少数几个对我保有善意的人,也是他告诉我,不要向校园霸凌低头。

这是我今天能来这里的原因。

但现在,同样是他,亲热地揽着乔梦莹的肩膀跟我说,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当时大家年纪小不懂事,你就别计较了。

是我计较吗?

这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无语。

乔梦莹得意地眯起眼睛,斜睨了我一眼。

她晃着酒杯,笑着问我:「姚薇,听说你这几年都在写小说,年收入应该有一两百万了吧?」

我不耐烦地点点头:「有吧。」

我的本意是敷衍,但她脸色却一下变了。

这种表情我特别熟悉,以前只要她用这种脸色看我,那我下课之后必定倒霉,不是书本作业被扔进垃圾桶,就是椅子桌面被泼得满是墨水。

看她笑容僵在脸上,周围的气氛也古怪起来。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这种场合我不想自找不痛快,于是解释说开玩笑的,怎么可能。

乔梦莹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一点,抿了口酒故意抬高音调:

「我就说嘛,你高中写的那些小说大家又不是没看过,就那水平还能赚几百万?一听就知道是开玩笑的,怎么可能啊!」

呵,无所谓她怎么说,我微微一笑。

确实开玩笑,怎么可能这么少。

光是今天敲定的那本影视版权,价格就已经超过千万。

班长又过来跟我敬酒:「听说你现在是在做影视媒体方面的工作?正好梦莹她今年从电影学院毕业,你有没有关系好的剧组推荐一下她?」

我回答得很干脆:「不好意思,我只是一个小编剧,选演员的事我可管不了。再说我既不是制片人也不是投资方,我哪儿来的那么大脸去推荐女演员,你也太高看我了吧?」

班长被我怼得直皱眉头:「你这话说的,都是老同学你先试试呗……」

「对不起,试不了。」

拒绝得更干脆。

哐当一声,乔梦莹把手里的玻璃杯重重一放,尖声道:

「行了行了,给你几分颜面你还抖起来了,真以为我得求着你啊!一个破编剧而已,放剧组里那是最底层,一天吃不上两个盒饭的活儿在这装什么逼呢!」

我没搭话,只是默默喝着杯子里的果汁。

乔梦莹对着我指桑骂槐阴阳怪气,旁边班长眼神躲闪仿若失聪。

得,这天算是聊不下去了。

我找了个由头说有其他事抬脚跑路,走到门口的时候,乔梦莹从后面拉住我的胳膊。

她的手攀上我的肩膀,轻轻拍了两下:「姚薇,以前你就被我踩在脚底下,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结果还是一样。」

我脚步一顿。

这就对了,有内味儿了。

这种尖酸刻薄的语气才是我熟悉的乔梦莹。

她凑到我耳边低语:「你也别得意,本来就没想着你能帮忙,汇星影视马上要开机的那部剧知道吧?已经内定我是女主角。」

「所以文章写得再好有什么用,最后捧红的还不是我?你们这些人再怎么努力,也不过当我的垫脚石罢了。」

3.

等回到家,我发现自己被拉进了一个微信群。

一点开,就看见乔梦莹在群里秀自己的试妆照:「汇星影视的新剧,我演女主角,大家帮我看看造型啊。」

群里的舔狗都疯了,女神女神地叫个不停。

「梦莹好厉害,这以后是要当大明星了吧?」

「是啊,汇星的剧质量很高的,这几年播一部爆一部。」

乔梦莹回了个不好意思的笑脸:「哪有,运气好罢了。」

「看看人家这格局,不像有些人,写了两本破书就好意思在同学会上发脾气耍大牌。」

「哈哈,我听说剧组里那些小编剧一个月也就几千块,还没程序员赚得多呢。」

更有好事的,特意去搜了我高中时的笔名,翻出两本旧作,然后评头论足一番,说我文笔生硬剧情老套堪比旧书摊上的小黄文。

我只觉得无聊。

这么多年了,手段也不知道翻新一下。

高中时代的笔名我早就不用了,一般作者都会有很多笔名,而我现在最出名的笔名叫做「童木」。

乔梦莹要演的那部剧的原作者,就是我。

偏偏,那本书还是个反校园霸凌题材的。

一个霸凌者,也配当我剧的女主角?

真让她成了,那都是我的不对!

正好主编陈姐发消息过来,要跟我敲定明天去汇星的签约行程。

我回她:「那本书的版权我不想卖了,签约取消吧。」

主编连忙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她又发消息问我为什么。

「汇星这次给的版权费不少,公司很看重这个项目的,而且他们好像已经开始筹备剧组和演员了,你怎么突然不签了……」

我淡淡地在输入框里打了两句话,给她发了过去:

「因为他们选的那个女主角。」

「我不喜欢。」

4.

结果第二天我收到消息,还是签了。

主编打电话过来,苦口婆心地跟我解释:「我知道出售版权要先征求你的意见,这点合同里写了的。」

「但合同里也写了,如果对方出价高于业内标准的 50%,那公司就可以完全代理你的版权,现在人家汇星愿意出之前两倍的价格,这谁能拒绝?」

「小姚,真不是我们不考虑你的想法,实在是对方给得太多了啊!」

两倍的价格?那就是两千多万。

嚯,还真是大手笔。

「我们商量过了,超出部分公司只拿三成,剩下八百多万全是你的不香吗?」

「不是我说,现在版权市场不景气,这样的冤大头错过了你去哪儿找?」

挂掉电话,我抬手就给我那「冤大头」的爹发了个消息。

我问他:「项目部那边花两千多万买了个小说的版权,这事儿您知道吗?」

我爸一听就怒了:「什么破小说敢要两千多万!!」

我:「我写的。」

我爸:「……」

大学毕业以后,因为我不想顶着老爸的光环去影视公司工作,所以自己应聘了一家新媒体公司。

平心而论编辑部的同事们都待我不错,我书的版权交给他们也从来没有出过纰漏。

后来我爸把我劝了一下,说签了就签了吧,现在影视寒冬卖点版权也不容易,人家一个大公司肯定有自己的考量。

况且大部分的钱还是给到了我手上,左手倒右手的事,算了。

顺便给我支招:「我刚问了一下,这个剧的编剧组也一起签给了你们公司,之前你不是说想弄清楚影视项目的运作流程,干脆让你们主编带上你,一块进剧组。」

「正好你也可以在旁边看着,防止自己的小说被魔改。」

我一听这法子好啊。

问过陈主编以后,她麻溜地就答应了,并且提前说好,对外没有人知道我的原作者身份。

没过几天新剧举行开机仪式,我以实习编剧的身份跟着主编进了组。

乔梦莹大概做梦也想不到,她居然在新剧开机当天跟我碰了个正着。

看见她的时候,她正亲昵地挽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的胳膊。

「王总,谢谢你给人家这个机会,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拍合影的时候,乔梦莹更是撒娇一样半边身子都靠在了男人身上。

那个男人我认识,是汇星影视的项目总监王波。

拍完合影,乔梦莹一转头,目光跟我撞个正着。

她的眉头一下拧紧:「姚薇,你怎么在这里?」

5.

乔梦莹瞪大眼睛看着我,目光上下打量,八成是在判断我刚才到底有没有看见,又看见了多少。

视线扫过我身上的工作证,她问:「你是这个剧组的工作人员,是编剧?」

我点点头:「嗯。」

她脸色立马变了一下。

我补充道:「实习编剧。」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表情转为轻蔑:「你这也太惨了吧,混这么多年居然还是个实习?」

我低头点了几下:「嗯嗯对,比不得你。」

「姚薇,你也不用在这跟我阴阳怪气的,干到现在还是个实习就说明你的工作能力有问题!」

「以后你在组里就跟其他人好好学学,把你那没来由的傲气收一收,社会不是学校,真没人吃你那一套!」

我抬起脸:「要不,先管好你自己?」

乔梦莹登时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抬起她那尖细的指甲指着我:「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我演不好这个剧是吗?!」

「搞搞清楚,我才是这个剧的女主角!你最好把剧本给我好好写,要是敢捅什么篓子我让你当场滚蛋信不信!」

我信,我可太信了,真猛。

敢让原作者当场滚蛋,我听了都得为她的魄力鼓掌。

这时,项目总监王波走了过来:「梦莹,什么事啊,吵什么呢?」

乔梦莹扭着身子上去撒娇:「王总,这人是我高中同学,我俩读书的时候有点过节,她非说我演不好这个角色。」

王波皱着眉打量我两眼:「我当哪儿来的群演呢,一个小破编剧你管她做什么,好好演你的就行了。」

又朝我放话:「听着,这活你能干干,不能干就给我滚。」

啧,不愧是金主爸爸,好大的官威啊。

我扭头回了工作间,陈主编正在整理剧本,她指着乔梦莹的照片问我:「这是这个剧的女主角对吗?」

我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怪不得你之前说,不喜欢她。」主编看着乔梦莹的照片,眉头微微皱起,「好看是好看,就是这个面相,总感觉带着戾气,不是很符合女主的形象,倒像是个会背地里搞霸凌的。」

我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竖起大拇指:「主编您真的,慧眼如炬。」

6.

开机第一天,我去给剧组演员送新改好的本子。

影视剧的剧本创作跟小说原著不同,会在现场根据导演和演员的要求对情节做出调整。

外加有王总的运作,原本是双生花互相救赎的剧本,好多高光剧情却都加到了乔梦莹演的那个角色身上,导致我们的工作量剧增。

我到现场的时候,正在拍一段雨中的哭戏。

导演眉头紧皱看着监视器,喊了一声 CUT 然后把乔梦莹叫了过来。

「你这里的情绪完全不对。」

「虽然你是被继母从家里赶出来的,但良好的教养不会让你做出这么狰狞的表情。」

「还有你这个眼泪是怎么回事,到底能不能流出来?」

乔梦莹娇嗔道:「导演,这个雨实在是太大了,我的眼睛完全睁不开啊!」

「要不然直接用眼药水算了。」

导演的眉头瞬间快要夹死苍蝇,不悦道:「最基本的情绪调动你们学校没教吗?」

乔梦莹把头转向一边,翻了个白眼。

然后又 CUT 了好几遍,导演都无奈了,最后还是上了眼药水,才勉强过关。

等乔梦莹坐到休息椅上,我把修改好的剧本给她递过去。

她接过去随手就扔到一边。

我提醒她:「明天的剧情变动有点大,你最好提前背好台词。」

乔梦莹跷着腿,不耐烦地瞥了我一眼:「用你管?干你的事儿去吧。」

这时不远处有人喊:「王总,您来啦。」

乔梦莹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顿时笑开了花:

「王总,快来我这儿坐,就等着您呢。你说今天的戏啊?拍挺好的,刚才导演还夸我呢。」

7.

这变脸速度之快令我目瞪口呆。

纵观华夏影史唯有青霞曼玉可以匹敌,还是青霞曼玉发挥超常,她发挥失常的那种。

原来电影学院教育之精髓,竟在此处。

王总笑呵呵地走了过来,伸手就揽住了乔梦莹的腰:

「真的吗,那你可要好好演,我们汇星这次就指着这部剧给我们赚钱了,不枉费我花了那么多钱给你砸了这部剧。」

「说起来前几天这个小说作者也不知道抽什么风,谈得好好的突然告诉我不想签了,我直接给她出了双倍的价格才拿下版权。」

乔梦莹娇笑:「王总大气,这些写书的都见钱眼开,想趁机多捞点钱呗。」

一边说还一边往我身上使眼色:

「我这个老同学也是个写小说的,我来了才知道她在这个剧组当实习编剧。」

「要是早知道,我肯定会拉她一把的。」

拉我一把?

笑话,以她的人品,不踩我一脚就不错了。

不想听到她一直冷嘲热讽,我赶忙把手上的剧本发完,速速逃离了现场。

等到了晚上,这部剧开机的消息慢慢爬上了热搜。

毕竟原著就是大热 IP,影视化自带热度,这次汇星把宣传重点全都放在了乔梦莹身上。

首发就是她的剧照,上面带着热搜标题:

「汇星新剧起用新人,乔梦莹演绎黑暗中的阳光少女,两段晦暗的人生彼此奔赴,双向救赎!」

至于另外一位双生花女主,则是彻底地沦为陪衬。

其实我在现场看到了那个女生的演技,老实说比乔梦莹好得多,但无奈乔梦莹有个金主爸爸,通过剧组施压,不停地要求我们把高光剧情挪给乔梦莹。

我和主编都在头疼到底该怎么办。

手机突然嗡嗡震了两下,打开一看是主编的微信,里面就四个字:「快看热搜!」

打开微博一看,热搜第一条已经变成:

#霸凌者出演校园反霸凌剧请问你要不要脸#

8.

这下可是炸了锅了。

第二天我到剧组的时候,刚在工作间里坐下,门就砰的一声被推开。

乔梦莹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一把将我手上抱着的文件夹掀翻在地,大声指着我问:

「是不是你?!」

我冷漠地看着她:「是不是我什么?」

「那条热搜是不是你搞的鬼!」

我瞬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点了下头表示了解了,然后说:「不是。」

乔梦莹大约气得一宿没睡,眼眶子下面全是乌青,她不依不饶地揪着我:

「还不承认!肯定就是你!之前我俩就有矛盾,现在你看我要火了,所以嫉妒我想报复我对不对?我告诉你不能够!」

跟在她身后的项目总监王波也探出头,状似威严的目光往我身上一扫:

「你们编剧组是怎么找的人,这姑娘是完全不懂事啊,往自家剧演员身上泼脏水,对她有什么好处?赶紧让她出个声明跟乔梦莹道歉,就说是因为嫉妒造谣的……」

我转头看向陈主编:「不是我,我压根不知道怎么回事。」

「还装呢,行啊,嘴硬是吧!」乔梦莹咬牙切齿地瞪着我,一张漂亮脸蛋都扭曲了,「本来还想给你留点颜面,是你自己不要!警察同志,进来吧!」

她居然报了警。

「就是她造谣我!快把她抓起来!」

乔梦莹唰一下指向我:「等着吧,我要告你侵犯名誉权!我要让你赔得倾家荡产!」

两名警察走了进来:「姚薇是吧,麻烦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和手机。」

又没做过的事情我不怕,直接把东西交到了警察手里。

警察打开我的社交软件,开始核实我的账号和登录地址。

乔梦莹站在旁边,满脸都是讥讽的冷笑。

警察同志检查完我的社交账号后,问我:「昨天晚上你有在公共平台发表什么不恰当的言论吗?」

「没有,我知道的时候热搜已经爆了,这事跟我没关系。」

「她撒谎!肯定就是她没有别人!」乔梦莹神色激动地打断警察的问话,对着我大吼大叫,「姚薇你可真不是个东西,看我马上要火了这种时候出手阴我是吧!你不就是记恨我高中的时候总是欺负你整你吗?我现在告诉你,你活该!你活该你知道吗?!」

这时候其中一个女警察突然接了个电话,神色微变,她拦了两下乔梦莹:「你等等,这事好像……」

但发疯的女明星可不是一般人能阻止得了的。

乔梦莹整个人都变成了脱缰的野狗,对着我狂吠:「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人,一天到晚装模作样地给谁看啊!假惺惺的,难怪全班同学都讨厌你,我真后悔!后悔当时没有带着他们直接整死你个贱货!」

满口的污言秽语。

旁边女警察的脸已经黑如锅底,直接上前一步挡在我身前警告乔梦莹:

「麻烦你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这件事我们已经调查出结果了。」

乔梦莹恶狠狠地瞪着我:「那你们快抓她啊,还等什么呢!」

女警察拿着手上的记录仪,照着现场扫了一圈,然后郑重地说:

「刚才网警那边来电话了,网上那些帖子的 IP 地址跟她完全不相符,我们的同事已经联系上了真正的发帖人,对方说是你的大学同学,发帖是因为义愤,因为她大学期间一直在被你霸凌。」

「……」

全场寂静。

9.

乔梦莹愣在当场,跟石化了似的。

她的金主爸爸,王总,脸色也不好看。

尴尬,简直太尴尬了。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她不光在高中时代霸凌我,上了大学也丝毫不知收敛,还继续霸凌同学,弄得别人忍无可忍要跳出来踢爆她。

乔梦莹的脸白了红红了白,最后磕磕巴巴地蹦出来一句:「那我要告她,对,我要告她!」

「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女警察把执法记录仪放回口袋上,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了一眼。

「网警已经跟那边沟通过了,对方表示她手上还有大量的证据可以证明,你当时是怎么带着同寝室的同学孤立她排挤她的。」

「听说你还往她的水杯里倒过 502,弄得人差点进医院急救,后来被全系通报批评,有这事吧?」

乔梦莹下意识张口就想狡辩:「那是她自己大惊小怪!她喝的时候里面的胶都凝固了,根本没什么事好吗!」

「……」

这就是自己承认了。

现场一圈人的眼睛全都看向乔梦莹,估计怎么也想不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下手这么毒。

警察对着导演和剧组其他人:

「反正,我们建议啊,想这事儿过去你们就赶紧公关,要真把对方告了,激怒她再甩出来什么证据,倒霉的还是你们剧组。」

这下乔梦莹彻底蔫了。

看样子,她落在对方手里的把柄可不止这一件。

回过神以后,她焦急地扯了扯王波的胳膊:

「王总,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是不知道那个人有多讨厌!当时我们一个寝室的全都讨厌她!」

王总被刚才她那番疯狗样的表演给震晕了,一时沉浸在优秀的演技中还拔不出来。

过了半晌,才伸手拍了拍她白嫩的手背:「行了,这几天你好好拍戏,其他的我去处理。」

这不处理也不行啊,身为项目总监,为演员擦屁股是他的职责。

更何况是他一手要捧起来的女演员。

乔梦莹惨白着一张脸走了。

一大早就上演这么精彩的桥段,今天这戏是拍不成了,导演说放假一天让大家缓缓。

陈主编跟我一起收拾被弄得一团乱的工作间,然后跟我感叹:

「今天这剧情,真是绝了,比你写的小说还好看。」

10.

王总研究了一整天,带着项目组终于研究出来一套公关方案。

那就是让乔梦莹和另外一个女演员互换角色,从救赎者变成被主要霸凌的人。

王波还是不想放弃乔梦莹。

觉得只要在剧里让她惨一点,然后再开个发布会,说因为拍这个剧她已经严重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为自己当初的行为感到深深的歉意和悔恨。

这样不仅能激起大众的同情心洗白一波,还能趁机炒剧的热度。

王总公布这个方案的时候看着得意极了,活灵活现地觉得自己是个大聪明。

角色互换以后,乔梦莹老实了好一阵。

这段时间她短暂地具备了一个演员的职业道德,起码知道提前背好台词了。

没事的时候,我会去现场蹲那看他们拍戏。

换了角色以后,导演还是对她不甚满意,经常在她的剧情里喊卡。

「乔梦莹,你现在演的是一个家庭条件不好,从小到大都有点自卑的人,别人欺负你,你首先想到的是要忍耐。」

「导演我忍耐了啊!我也没有回击他们吧!」

导演看着监视器的画面摇摇头:「你是没回击,但是你看他们的眼神,像是下一秒就要拿刀捅死他们。」

「我还是建议你去请教一下孙雪,这个角色的心理动态,她演的时候就拿捏得不错。」

乔梦莹很不服气,脸色很明显阴沉下来。

我明白她是怎么想的,自从两人角色互换,前期为她变更的高光剧情全都给了另一位演员,相当于是给他人做了嫁衣。

王总为了她,还专门跑过来让我们编剧组再次修改剧情,被主编和导演严词拒绝。

「改来改去太浪费时间,拖到最后我怕这片拍不完了。」

「现在的剧情也很合理,而且我看孙雪演得不错,再改不一定能有现在的效果。」

于是王总只能作罢。

毕竟剧组的档期都是有数的,谁都拖不起,拖一天就烧一天的钱。

但乔梦莹的事并没有那么容易平息,网上还是有一部分网友,号召抵制这个演员和这部剧。

王总一拍脑门又来了个新奇的想法,他找到陈主编说:

「要不你联系一下原作者童木,让她帮乔梦莹发个声,就说愿意给乔梦莹一个机会,力挺她出演此剧。」

11.

陈主编听到以后,飞快地朝我这边扫了一眼,那脸上的表情活脱脱就是——

是人吗?

居然还好意思跟你提出这种要求,真不要脸。

王总可不懂她的心理动态,只顾着说自己的计划:

「她是小说的原作者,如果连她都认同乔梦莹的话,相信那些读者和网友也不会再继续追着骂了。」

大聪明,果然是大聪明。

陈主编为难地皱起眉头:「这……童老师她一般,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发声的。」

「所以让你拜托她啊!好歹这次我们出了这么多钱,不至于连这点小忙都不帮吧?」

他的语气过于理所当然,我站在远处摇了摇头。

王总顺着主编的目光一眼看到正在默默摇头的我,可能是觉得自己求人帮忙被实习生看到,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顿时对我吼了一句:「站在哪儿干什么?闲得没事干啊!」

我回他:「今天的剧本已经弄好了。」

他接着吼:「弄好了就去帮道具组搬苹果箱!真是服了,剧组养这么多闲人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天天眼睛里没个活儿。」

陈主编:「……」

我点点头走出工作间,去现场帮道具组搬箱子。

过去以后听见导演坐在那儿说:「王总提的那个方案其实可以一试,至少能让那些网友闭嘴,不要再攻击我们剧组了。」

旁边有人搭话:「可是我们谁也联系不上那个原作者啊,听说她很少露面的,有时候连新书发布会都不去。」

导演呵呵一笑:「其实我昨天有托几位业内的老朋友,帮我弄到了童木的联系方式。」

「那你赶紧联系她啊,我这正着急呢!」王总不知道打哪儿一下冒了出来:「快快快!」

王总催得屁股冒烟,导演只好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旁边桌上手机铃声响起,我抱着箱子路过。

十秒之后,铃声再次响起,我依然抱着箱子路过。

第三次的时候,导演瞅着手机问:「这咋没人接啊?」

旁边桌子上的手机还在响。

王总一下怒了,扯着嗓子对着满场大吼:「谁他妈的手机开这么大声!烦不烦啊!赶紧过来关了!」

我放下手中的箱子,拿起手机,侧过身,然后按下接听键:「你好,请问找谁?」

「您好,请问是童木吗?」导演激动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王总监撅着屁股,恨不得把耳朵都钻进导演的手机里。

我低声应了一句:「嗯,我是。」

「是这样的,我是汇星那部剧的总导演,知道您贵人事忙,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刚才打了您好几通电话都没接……」

「哦,刚才有点忙,腾不开手。」

「您是在写作吗?」

我转过头,看向导演那边:「不是啊,我在搬箱子,你看不到吗?」

我朝着他们挥挥手。

12.

整个剧组的目光一下落在我身上,王总的表情像是见了鬼。

毕竟刚才他还接二连三地对我大吼,一会儿让我滚出去,一会儿问候我的老母亲让我关手机。

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在王总的脸上跑了个遍。

我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搬完最后两个箱子,导演和王总夹着我,把我弄到了旁边的会议室里。

为什么用夹呢?

因为他俩一左一右架着我的胳膊,好像是生怕我跑了,又仿佛我是个落网的通缉犯。

到了会议室,王总又把他的诉求提了一遍。

意思还是让我发声,力挺乔梦莹出演该剧,安抚网友和粉丝。

他一改之前的刻薄嘴脸,对我笑得谄媚:「怎么说你俩也是老同学,你就帮帮她呗。」

咦?这个话术有点耳熟。

都是老同学你先试试呗,都是老同学你就帮帮她呗……

老同学这三个字可真好用,连她曾经霸凌我的事都可以一笔勾销了。

我直接拒绝:「不行,我不答应。」

「我能给她的机会,就是让她凭自己的实力演好目前这个角色,至于其他的,帮她发声,甚至替她洗白,抱歉,我做不到。」

「除非你们换人。」

13.

王总气愤地一拍桌子:

「你搞清楚我们才是制片方!你这本小说的版权现在在我们手里,演员我说用谁就用谁!」

我抱着胸,无所谓地耸耸肩:「我也没说不让你用啊,你爱用谁用谁。」

「只不过,你说的事情我做不到罢了。」

王波很不满地看我一眼:

「说得好听你是原作者,说地不好听你就是个臭码字的,别给脸不要脸。收了我们那么多钱这点小事都不肯帮忙,你这是叫没有职业道德知道吗?」

我淡定地看向他,微笑:「我们之间是正常的版权交易,有正规合同约束,收钱就得帮人办事的,那叫黑社会。」

王波被我噎得说不出话,咬着牙警告:「这剧说到底是你小说改的,你要是不肯帮忙,将来在圈子里的名声臭了,可别怪我不给你留情面!」

我半笑不笑,有点怕怕地看着他:「王总监这是在威胁我?」

他又换上一副好脸,循循善诱:「这次你帮忙把力挺乔梦莹的声明发了,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以后我们还有合作机会。」

我思考半晌,开口问:「你的意思是,以后还能拿两千万买下我下个作品的版权?」

他得意地点头:「也不是不可能。」

「那行。」我嗖地一下把旁边的笔记本电脑挪了过来,只用了三分钟就起草了一份意向合同,五分钟后打印出来,摆到了王总的面前:

「既然王总您这么笃定,那就麻烦您把这份合同签了吧,毕竟帮乔梦莹站台这事我有风险,搞不好是要沾一身屎的,万一我翻车了,以后版权卖不出去了可怎么办?」

「……」

赤橙黄绿青蓝紫,王总的脸上又开始跑马灯。

「姚薇,你可真行,咱们走着瞧。」临走前他还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把会议室的门甩得震天响。

导演在旁边担忧地看我半晌,然后跟我说:

「王总在业内也是有他的人脉的,而且他最早就是干营销出身,娱乐圈里的那些手段你懂的,他背靠资本,而你只是一个写小说的,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跟他对着干。」

我点点头让他别担心。

笑话,我一个校园霸凌的受害者,我还怕他?

14.

当天晚上,我接到了班长的电话。

他在那头生气地质问我,说既然我有那个能力,为什么就不愿意帮乔梦莹一把。

听他关切的语气,我直觉他和乔梦莹有暧昧。

就是不知道他清不清楚乔梦莹和王总的关系。

听他谴责了我半天,我插个空问他:「你知道大草原上有什么吗?」

他愣了一下:「有什么?」

「姚薇,我现在是在跟你说正事!别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

我无奈地叹口气。

对不起了大兄弟,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其余的你自己悟吧。

挂断电话,号码拉黑,我的生活重新归于平静。

但网上的风波却没有那么容易平息,汇星影视的剧宣,第一次以全是负面评价收场。

我直觉事情没这么简单就结束。

后面片场拍戏的时候,乔梦莹看到我的目光都是恨恨的。

剧拍到五分之一时,剧组剪了个片花出来准备做前期预热。

放出来后网上的评价还是不太好,不停地有人提起乔梦莹霸凌的事情。

没过两天剧组的负责人又找到我们,说我们编剧小组的水平达不到剧组的拍摄要求,要求中止合作。

行啊。

我和主编各领了一笔价格不菲的解约补偿金,兴高采烈地收拾东西回家了。

坐在熟悉的编辑部办公室里,窗明几净。

主编陈姐靠在椅子上闷一口香茶,骂了句:

「妈的简直一帮神经病,早就不想伺候他们了……」

15.

周末,我正跟朋友逛街呢,主编打来电话,语气很着急:「姚薇,你看一眼热搜,快!」

我打开手机一看,嚯,我正挂在文娱榜第一。

里面的内容,是汇星影视剧组发出的一份声明,说我在该剧组任职编剧期间,因为私人恩怨对饰演第二女主的演员乔梦莹进行霸凌和打压。

里面还直接点明了我的身份,说我就是小说的原作者,童木。

网友们一下就炸了,跟见了血的苍蝇一样蜂拥而至。

霸凌者反被霸凌,被霸凌的人手握特权之后又去霸凌别人。

这种反转和冲突是网友们最爱看的。

造神之后又毁神,是一部分网友最热衷的狂欢节目。

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既然我不配合洗白,那索性毁了我给乔梦莹当垫脚石,顺便还能炒一波剧的热度。

王波不愧是做营销出身,很懂黑红也是红的道理,反正都是数据。

乔梦莹时机恰当地出来卖惨,对着直播镜头哭哭啼啼。

画面里她半边脸高高肿起,哭诉我在片场仗着原作者的身份跟导演施压,故意让她被扇脸的镜头重拍十几次。

不到半天,#乔梦莹片场被霸凌# 就攀上了当日的热搜第一。

这样一通操作,果然为乔梦莹赚到了无数的点击和热度,大家看她被打得可怜,一些网友开始为她说话。

「就算她以前做错事,但她也已经受到教训了,不用在片场受这种羞辱吧!」

「一个女明星脸被打成这样,这是多么恶毒的人才能干出来的事。」

「就算是原作者也不能这样!这不是欺负人吗……」

王波给乔梦莹安排的水军全部就位,在我的微博底下疯狂谩骂。

一些黑子冒充读者,在里面搅浑水带风向,大声表示对我的人品非常失望。

我照单全收,连评论都没关,任他们在里面骂天骂地。

随着舆论的发酵,几分钟的片花显然已经没办法满足乔梦莹粉丝的胃口了,他们试图找出更多的端倪,来证明我确实在片场对他们的女神进行「打压和霸凌」。

很快,又有人跳出来说我利用编剧特权,把原本属于乔梦莹的高光剧情全都挪给了另一个女演员。

证据就是乔梦莹好多被打被霸凌的戏,居然都没有被剪进片花里。

肯定是我在公报私仇,下黑手给剪掉了。

是我故意打压乔梦莹,不让她在片花里露脸。

于是粉丝们又开始大批地去艾特剧组,疯狂留言说让他们放出全部片花视频。

「梦莹的牺牲和努力不应该白费,请剧组公平地对待每一位演员!」

「我们粉丝要求一个公道!」

他们泼的脏水空前统一,就说我为了给另一个女主加戏,背刺花了高额版权费的剧组。

我被骂得狗血喷头,连帮我说话的书粉都受到了攻击。乔梦莹在朋友圈暗戳戳地发图,表示最近心情很好。

我呵呵一笑。

但愿她的心情能一直这么好。

16.

没过多久,剧组的宣传微博里也放出了一段视频。

网友们都惊了,没想到剧组动作还挺快。

乔梦莹的粉丝瞬间全部就位,说要让我感受一下官方爸爸的铁锤。

结果点开以后,就看见视频里面导演皱着眉说:「乔梦莹的这个特写镜头真的很奇怪啊,情绪根本不对,再来一遍试试。」

乔梦莹在旁边娇嗔道:「导演,这都几条了,人家脸都被打红了。」

「要不然还是借位拍吧,选个角度不要露正脸,让替身上去顶一下好了。」

导演的语气不太满意:「总用替身也不是个事儿啊,你到底能不能行?」

乔梦莹不耐烦起来:「我说导演,差不多行了!把我脸打伤了十个你也赔不起,我那老同学什么下场你又不是没看见。」

「小说原作者又怎么样,得罪了我,照样让他们全组滚蛋走人!」

导演气得摔了剧本,王波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伸手就把乔梦莹揽在怀里。

「李导,梦莹她说得对,就按她说的来吧,凭我的本事,不管你这片子拍成啥样,后期我营销一下照样都能火。」

说完还把我拎出来再次鞭尸:

「我劝你可别学那个姚薇,给脸不要脸,分不清到底是谁出钱。她敢不听我的话,我就让她这辈子在圈子里都翻不了身!」

视频到这里结束。

乔梦莹的粉丝已经彻底哑口无言。

他们不明白,到底什么情况?

剧组放出来这个视频不是要锤死我的吗?

这怎么成了自己锤自己了。

他们是不是精神分裂?

17.

项目总监王波看到视频的时候,气得牙都咬碎了。

他跑去剧宣部那边大闹,质问谁给他们的胆子放出这种视频,是不是不想干了。

得不到答案以后,又打电话威胁我:

「姚薇,你知不知道未经制片方同意泄露原片是触犯法律的!到底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我回他:「我爸给的,有什么问题?」

他蒙了一下问:「你爸是谁?」

我微微一笑:「……你猜?」

王波:「……」

一天后,他收到了汇星影视的辞退通知,理由是利用职权谋取私利,跟女明星乱搞男女关系。

同时,宣布剧组的拍摄项目重启,乔梦莹被除名。

随着背后靠山的倒台,她的那些水军粉丝瞬间作鸟兽散,连带着她高中霸凌我的事也被翻了出来。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汇星影视背后的董事长,居然是我亲爹。

这下,乔梦莹是彻底没法在演艺圈里混了。

她在娱乐圈里留下的最后一条消息,就是 #乔梦莹塌房#。

主编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笑个不停,说这应该是史上塌房最快的女艺人,还没出道就塌了。

18.

我爸后来还跟我道歉,说他年轻的时候专注拼事业,没注意我的成长环境,导致我受了那么多委屈他都不知道。

其实我也没怪他。

当年我妈因为跟他感情不和,早早离婚嫁去了国外,他一个男人带着我确实没法像母亲那样心细,外加还经常出差,导致我想跟他告状谈心也找不到什么机会。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高中毕业以后,我爸的事业日趋稳定,这几年他经常陪伴在我身边,也渐渐治愈了我心底的那份不安。

有读者说,我的文风在上大学以后改变了很多,字里行间变得更安定了,沉稳而自信。

我想,这得益于家人的陪伴。

趁此机会,我也向社会大众传递了一定要坚决反对校园霸凌的理念。

新书发布会上,有记者问我:

「您的笔名叫做童木,请问这个名字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其实之前也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都没有作答。

但今天,也许是个不错的时机。

我接过话筒,语气温暖而坚定:

「童木的名字,是因为我觉得每一个孩子都是一棵幼苗。」

「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会经历风吹雨打,但最终,都会长成参天大树。」

我停顿了一下,看向台下一张张充满希冀的笑脸:

「如果你在这个过程中遇见挫折和困难,请记住,千万,千万不要放弃,因为未来的人生,有阳光雨露,也有鲜花满途,不要错过它。」

「你只需要脚步坚定,一步一步地走出去,去往更加光明的未来。」

「我愿全天下的孩子,祝你们的人生一路向上,刺破苍穹,披荆斩棘,一往无前。」

【全文完】

备案号:YXX18ggKk1Gt555nmk2CdlwA

编辑于 2023-02-23 14:43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我在娱乐圈撕渣男

赞同 59

目录
4 评论

绝不手软:嚣张的代价

胖团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