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穷鬼女孩打怪升级:搞定妈宝男,嫁给拆二代,挣下千万资产

所属系列:寂寞猎食者:有钱人的野心勃勃(已完结)

穷鬼女孩打怪升级:搞定妈宝男,嫁给拆二代,挣下千万资产

寂寞猎食者:有钱人的野心勃勃

年过三十的宋贝贝,可以说是宋家最有出息的孩子了。

嫁了拆二代老公,生了一双儿女,开了四家幼儿园,附带两家产后护理中心和两家早教培训,一年到头,轻轻松松大几百万到手,眼看个人税后收入就要奔向八位数的门槛,啧啧。

嫁人、生娃、拼事业,一点儿都没落下,说一句人生赢家绝不过分。

如今亲戚们哪个不是上赶着,围在她边上?

哪怕是吃不上肉,喝上一口汤也是好的:

「人家贝贝拔一根汗毛,比咱们这些人腰还粗!」

宋贝贝,一边看着这些先前讽刺自己是穷鬼命的人,一边大发慈悲,丢些 「残羹剩饭」。

她心里得意洋洋,没什么比把「人」变成「舔狗」更有意思的事情了。

只不过,这份得意是怎么来的?除了宋贝贝自己,根本没人能说清楚……

1

宋贝贝的老公,袁德宝,是本地的「拆二代」。

十多年前,袁家吃上了时代红利,一拆再拆,大风刮来了房子和钱,是绝对的暴发户。而宋贝贝家呢?比一般还不如,想嫁个好人家可不容易!

她出生在四线小城,原本家里开一家粮店,收入不错,父宠母爱也算是家庭幸福。

那年宋贝贝八岁,父亲因为和人合伙偷偷倒卖国有冶炼厂的铜线,被判了八年,家里的钱也赔了进去,粮店关门,从此宋家就靠着宋妈妈一个人苦苦支撑,卖早点、做凉皮、蒸馒头,受了不少苦。

亲戚们没少甩脸色,说话那叫一个难听,势利表哥也不掩饰:

「真是越长大,穷酸气质越浓!」

她爸爸在的时候,也没少给这些姑姑大爷分东西啊,如今人走茶凉,真是让人心寒!

宋贝贝对于亲人的信任,一下子坍塌了。她只盼着爸爸出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结果,宋爸爸一出狱就得了风湿病,没熬两年人就去了。

葬礼上,姑姑大爷们象征性的来看了一眼,一人给了一百块钱,就算是参加完了自己兄弟的葬礼。此时的宋贝贝,不过十八岁,刚考上大学。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母亲要改嫁了!

宋贝贝声泪俱下,不可置信的问道:

「妈,为什么啊,爸爸才刚走啊!尸骨未寒,他坐牢,生病,你不都在等着么?!」

「我能等,你上大学能等吗?学费能等吗……就算有助学贷款,你的生活费呢?你爸的情况,能不能申请贷款都难说!你也大了,妈也不说什么夫妻情义的空话了,咱娘俩直说吧,你爸坐牢生病,你上学,家里早就没一分钱了,为了给你爸看病,现在能借的也都借完了,你上大学,我不嫁人弄点彩礼,哪来的钱?夫妻情义,情义到银行可抵押不出钱来!」

宋妈妈说到后来,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你别说我对不起你爸,这也十年了,现在只能对得起活人,管不了死人!妈这回要了六万的彩礼,还了账,你头一年的学费也有了……后面可就得靠你自己了。」

宋贝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明白妈妈说的没错,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何况是负债累累的娘俩呢。

妈妈改嫁后,偶尔接济女儿,给点钱,但终究也有顾及不到的地方。

宋贝贝边上学边打工,大二的冬天,她在一家饺子店工作。

管送外卖的服务员外出了,老板娘让她去送外卖,零下十几度的天气,宋贝贝穿着件小棉袄就出去了。

冷风吹在刚洗碗盘子还没擦干的手上,又冷又胀,小区里路灯昏暗不明,楼号也看不清楚,转了二十多分钟才算是找到楼门口送上去。

饺子早就凉了,顾客骂骂咧咧的收下来,转头就打电话投诉,宋贝贝被骂了一顿,还扣了一天的工钱,可是她不能辞职,就因为饺子馆比别的店家一天多给 5 块钱。

这些心酸事儿,宋贝贝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只有半夜睡不着,委屈的时候哭一把。

可是一抹眼泪,日子还是得过。

2

大学毕业之后,她没考公务员教师,也没去北上广打拼,直接去老家的一家房产中心做了销售。

周围的人都不理解,亲戚们又嚼了一波舌根:

「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不混个铁饭碗,也不去大城市赚大钱,就回小地方当个销售?那个破销售中专都能干,宋贝贝和她爹一样,真是没出息!」

宋贝贝毫不理会,她心里早就另有打算。

她应聘的这家房产销售中心,可是当地最好的楼盘开发商。来这里买房的,兜里都有点家底,不是爹妈有本事,就是自己有本事,这是宋贝贝想到的,能接触有钱人最好的办法。

她这样安慰宋妈妈说:

「妈,我去做销售卖房子,凭借学历谈吐样貌,在咱们这个地方,我绝对出挑。可要是去了北京上海,我压根不起眼。去做公务员老师?一个月才几个钱,咱们这样的人家,能相个什么样的人?两个人一起奋斗苦熬?再说了,就我爸爸坐牢这事儿,政审都过不去!」

一切向「钱」看,是宋贝贝人生的唯一目标。

年轻、漂亮、学历不错,又会察言观色,说话得体的宋贝贝,很快就成了房产销售中心的优秀销售,也认识了一些比较理想的对象,这其中也有几个对宋贝贝表示了欣赏。

经过了谨慎的对比,宋贝贝和袁德宝交往了。

两个人确定男女朋友关系的时候,袁德宝表现的非常的激动,说话更是语无伦次:

「贝,贝,真没想到你会答应我。」

「傻子,你记得那天我发烧吗?不止一个人说让我好好照顾自己,问我退烧没有,只有你把热水端到了我的面前。」

袁德宝觉得宋贝贝真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儿。

其实,那天 A 男人开车到了楼下要送她去医院,男人 B 出差在外,叫了外卖给她,出差结束赶了最后一班飞机又包车回来……

可是宋贝贝还是选了袁德宝。

聚会时,宋贝贝的闺蜜问她:

「追你的那几个,有自己做生意的,还有的家里当官的,哪个不比袁大头强?」

「人家叫袁德宝,你少乱起外号,都觉得我傻挑了个最差的。可是做生意的男人,只想让我做小三,当官的少爷,哪家会允许一个父亲做过牢的儿媳妇进门?我要的不是一个有钱的男朋友,是一个能娶我进门的男朋友。」

宋贝贝夹起一筷子虾肉,咀嚼完继续说:

「够不着的男人,我也不想费劲儿浪费时间,生活不是琼瑶剧苦情虐恋,我和人家爹妈谁轻谁重,我会不知道?袁德宝好歹也是个拆迁户,人也老实,没什么花花肠子,好说话。」

闺蜜欲言又止,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袁德宝好说话,可他妈呢?我看袁大头窝窝囊囊的,到时候你受了委屈,可没人替你说话。再说,进不了做生意的和当官的门,袁德宝家就能嫁进去了?」

宋贝贝擦了擦嘴,不以为然:

「你放心吧,知己知彼,我早想好办法了。」

宋贝贝在闺蜜耳朵边上一阵叽叽咕咕,闺蜜立刻拍手叫绝。

3

袁家的发家,一半靠运气,一半靠袁妈妈。

袁家的第一次拆迁,实际上是卖地,说是要修路,这一下,就是三十几万的补偿款,袁妈妈觉得发家致富靠拆迁,为此袁妈妈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

自己这个小城,好歹也是个旅游城市,四面环山,修了路,是不是还要修房?袁妈妈赶紧在自己的房基地上东西两侧加盖了小屋,门前也修了房子,而且一层不行盖两层,有征地潜力的土地,种上密密麻麻的果树苗,结不结果不要紧,关键是要赔偿。

发财这事儿呢,有时候真的就是运气。

赶上国家大搞建筑,全国各地打拆迁,袁家分了五套房子和大几百万的补偿款,摇身一变成了「大户」。

那天,宋贝贝和袁德宝约会,袁德宝的脖子上挂了一个精美的千足金阿弥陀佛挂件,宋贝贝先是夸了好看,又问道:

「德宝,以前也没看见你戴呀,新买的?」

袁德宝低头看了一眼,应答道:

「是呀,我妈买的,她说算命的陈大师说了,我戴这个趋吉避凶,还说我命里缺金,就得戴这个,我妈喜欢买黄金,又能保值,又能补五行,她立刻就买了。」

接着,袁德宝开始喋喋不休的说起妈妈买黄金的故事。

袁妈妈有钱之后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

坐着 29 路公交车,晃晃荡荡的从城边上到市中心买黄金,买上个三五万块钱的金子,再挤着 29 路公交车回家。

「阿姨真是简朴啊,还坚持坐公交。」

「是呀,我说公交不安全,要开车送她,要不就打车,我妈说了,买这个就得戴给人看,打车更是白花钱,她办的公交月卡,一个月 30 块,随便坐,这不坐回来,就白瞎钱了。」

得嘞,袁妈妈是个爱显摆、迷信又抠门的拆迁老阿姨。

宋贝贝微微一笑,计上心头。

叫来闺蜜,就抓住了袁妈妈坐 29 路买东西的时候,一起演了一场好戏。

三伏天儿热的够呛,29 路公交车一靠站,就呼啦啦涌上来一群人,弄得人心烦气躁。

车上瞬间更热了,各种汗味儿、狐臭味儿、不知名的香水儿味儿混到一起,熏的人脑门疼。这时,化着大浓妆的年轻姑娘和一位五十多岁的胖阿姨吵起来了。

大浓妆眼皮一抬,捏着嗓子喊:

「我说大妈,您一把年纪了,这大金链子、大耳环、大金镯子戴着,看样子也是个暴发户吧,还这么大吨位,一个人占两个人的地儿,非和我们这没房没车的小年轻挤公交,还是个下班高峰期,缺不缺德啊!」

伪装在一旁,standy by 的宋贝贝,差点没憋住笑出来,险些一秒破功。

胖阿姨哪能咽的下,这青天白日下的数落:

「这是公交车,我怎么不能上!有钱就不能坐公交了?不就挤了你一下么,人这么多,你不该包容包容啊!我一把年纪,就算是你给我让座都是应该的!」

大浓妆闺蜜小嘴一撇:

「应该?大妈,您挤着我了,我还得赔笑脸?谁规定我得给您让座了?!您愿意坐,打车呀!啧,自己抠门,全世界都得让着您?没这道理啊,大伙说是不是!难不成你这戴的大金链子是镀铜?一下水都能飘起来?没事儿装阔?小心装阔遭雷劈~~」

车上的人小声议论,说什么的都有,胖阿姨憋着生气,通红的脸,想要还嘴,又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扭过头大喘气。

售票员不痛不痒的稀泥,让大家安静,别影响公共环境,大浓妆更得意了,小声出击:

「大妈,听见了吗,说您影响公共环境呢!」

说完,还在大妈耳朵边上吹了个泡泡糖。

胖阿姨这下子更气了,抬起手就要打人,大浓妆更得意了:

「大妈,打人可是要赔钱的,你脖子上的铜链子,够不够赔啊?」

场面越来越僵持,终于轮到宋贝贝出场了:

「阿姨,您也消消气,气坏了身体就不好了,咱们得平平安安回家去嘛,美女也是话赶话,这位美女,别生气,大热天的,大伙儿都不容易,阿姨也不是成心挤着你,人多大家都控制不住嘛,气坏了,晚上就吃不下饭去了。」

大浓妆闺蜜,继续发挥戏精余热:

「哼,吃不下我减肥,你要做道德模范标兵啊,你让座啊,狗拿耗子!」

宋贝贝明着翻个白眼,暗里对闺蜜竖起了大拇哥:

「让座就让座!阿姨,您坐我这儿!」

说完,宋贝贝就拉着胖阿姨坐下,把胖阿姨整得还有点不好意思,接着赶紧安慰:

「阿姨,您坐吧,我就快到了!」

大浓妆闺蜜哼哼着扭脸过去了,其他人呢,也该干嘛干嘛去了。

胖阿姨没想到的是,自己坐了十几站要下车时,宋贝贝还在站着,她不由得,多看了这个女孩几眼才下车。

公交车劝架过去两个月后,宋贝贝又和胖阿姨见面了!

原来,那天吵架的胖阿姨就是男朋友袁德宝的妈妈。

4

真是无巧不成书,袁妈吃惊了好一阵。

之前听儿子说起,他这个女朋友,本科毕业,在房产中心做销售,父亲去世,母亲改嫁……放到平时,这样家庭条件的女孩子,她连照片都不愿意看一眼的。

今天能出来见面,纯粹是因为儿子在家央求了半天,袁妈妈想:

见吧见吧,见了就可劲儿的挑毛病,搅黄这个女人和儿子的事!

哪成想,一见面才知道,是那天让座的女孩,这下,就不得不另做考量了。

说起来,宋贝贝公交车仗义执言,老大妈深受感动的一幕成功上演,还得感谢袁德宝提供的信息。

这一场戏,虽然让袁妈妈重新考量宋贝贝,是不是配得上自己的儿子,也仅仅是考量而已。

一顿见面饭吃下来,袁妈妈客客气气,既没说同意,也没说否定。宋贝贝送了真丝丝巾和茶叶,分别的时候,袁妈妈没掏见面礼,至于袁爸爸就是空气。

对于这些,袁德宝只说,爸爸是个怕老婆的人,家里都是妈妈做主,宋贝贝没心思理会袁爸爸是不是真的怕老婆。

袁家是袁妈当家,想要嫁进袁家,就得搞定这未来婆婆!

公交车一场戏,已经给袁妈妈留下了还不错的印象,剩下的,还需要一个人来成全。

很快,宋贝贝打听到,袁妈妈经常去看的那个大师。她悄悄地把自己的八字和袁德宝的八字送了过去,拜托给大师合一下,谁成想,连老天都在帮着宋贝贝啊,居然十分合适!

花了钱,送了东西,宋贝贝只求大师多说那么几句话,说袁德宝红鸾星动,已经遇到正姻缘,这次动婚抓不住,恐怕就要等三十八岁后了。

在之前演戏和大师的加持努力下,袁妈妈对宋贝贝的好感度提升了不少,为了保险起见,袁妈妈还带着宋贝贝去看了相,大师看半天,突然眼睛定住了:

「哎呀,这个痣好呀,袁太太,你看这个姑娘右耳朵藏着这个痣,旺夫益子,旺夫益子!」

袁妈妈笑得合不拢嘴,就彻底放下心来。

宋贝贝知道是时候再添一把火了。

袁妈妈爱逛街,宋贝贝就主动开车接送袁妈妈逛街,说话也是滴水不漏:

「阿姨,这款车啊,最省油了,要不是接送您或者我妈妈,我根本不开,公交车多方便呀,月卡随便坐,还不用交停车费。」

一起看电视剧的时候,演到婆婆儿媳妇吵架,儿媳妇说老公只会听婆婆的话,宋贝贝毫无尴尬的样子,反而顺手拍马屁:

「这个女的就没嫁对,要是那个剧里的婆婆和阿姨您一样,我巴不得听老公听妈妈的话呢,听聪明婆婆的话有什么不好。」

袁妈妈被哄的开怀大笑,宋贝贝实现了自己的第一步:水到渠成,嫁入袁家。

结婚那天,宋贝贝看着自己新娘妆,摸了摸自己的右耳朵:

「不枉我特意去北京点上了这颗痣。」

嫁入袁家不过是宋贝贝的第一步,嫁个有钱人不算什么,自己变成有钱人才是真本事。

工作的第一天,宋贝贝就已经想明白了,靠自己赚第一桶金总归是慢了点,女人嘛,总要结婚生子,要想把利益最大化,就得用另一种方式实现自己的初步积累。

要怎么做呢?新儿媳刚进门就提要求,显然是操之过急了。

宋贝贝明白时机的重要性,多少人就是因为耐不住性子,结果功亏一篑。

5

成了袁家儿媳的宋贝贝,堪称二十四孝好老婆,好儿媳,不仅一如既往的哄着老公婆婆,连透明人公公也给足面子,不管袁妈妈如何对袁爸爸颐气指使,宋贝贝始终恭恭敬敬。

对婆婆更是下了血本,生日、母亲节、妇女节、端午、中秋、过大年等等节日,绝对不马虎,袁德宝也是常说:

「妈,这还是贝贝提醒的呢,我都不知道。」

袁妈妈每次出门聚会,必是宋贝贝接送,引得老朋友的一阵子羡慕:

「德宝妈,你真有福气,谁不是在家伺候儿媳妇,就你,被儿媳妇伺候得舒服吧,贝贝这儿媳妇比闺女都强。」

袁妈妈在外面是赚足了面子,嘴角咧到了后脑勺。

当然,这些是面子,做人还得做里子。

结婚第二年,宋贝贝就生下了一个男孩儿,隔了一年,又生下了一个女孩儿,袁妈妈左手楼一个,右手抱一个,实在是心满意足。

宋贝贝知道时机来了。

俗话说,三个劫道的,不如一个卖药的,三个卖药的,不如一个开学校的,她一直想开一家私立幼儿园。

在房产中心工作那么久,宋贝贝知道小区开盘都有配套设施要求,好的幼儿园是加分项,当然人脉关系、投资这些是不能缺的。

宋贝贝自己也工作了几年,人脉有了不少的积累,该拉拢的关系也拉拢的差不多了,算来算去,只差钱了,钱从哪儿来?

袁妈妈那里。

让袁妈妈这样的抠门人一下子拿出百八十万,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宋贝贝有信心,总归有办法的。

第一步,气氛渲染。宋贝贝特意找一些家产继承的电视剧,还有孩子无能,家里败落,老人晚景凄凉的电视剧播放给袁妈妈看,还在一旁说些不轻不重的话:

「还好现在有银行,不过妈,您看国外的房地产泡沫,也是怪吓人的。」

看完电视剧,就播放世纪日本房价暴跌,无数人跳楼的纪录片。

「妈,我今天买烧饼,都两块钱一个了,我小时候是五毛,听我妈说,您们小时候才几分钱呢!真是一个时代一个样,那会儿万元户就是有钱人,现在万元户就什么也不是啦!」

袁妈妈听得胆战心惊:

万一自家的房子不值钱了怎么办?存款贬值怎么办?现在的几百万过个二十年,会不会就像几十万?到时候自己的儿子可惨了呀,也没什么本事,再养不活孩子老婆!拆迁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事情啊,何况袁家已经没地可拆了!

看着婆婆唉声叹气、忧心忡忡的样子,宋贝贝觉得可以进行第二步了:提出合作要求。

首先宋贝贝在婆婆面前,先是说了一些官方话,什么最好的传承就是教育,打工不如自己干之类的,德宝也能有份儿产业之类的话。

铺垫了一堆,最后说出了开幼儿园的想法:

「妈,这些年我也积累了一些人脉,您呢,也有一些资源,咱们一家子强强联合,才能赚钱呀,不然坐吃山空,就算是金山银山,也不行啊,这个幼儿园的利润,我打听了,非常可观的,好一点的幼儿园,一年的纯利润能百分之三十,您的存款呢,不过百分之三、四,理财的利息也是一年不如一年,前两年还有百分之六多,今年就百分之五了,往后还不定什么样呢!现在家长都愿意给孩子花钱,做教育,稳赚不亏,何况您不白给我,我按照额度给您分利润。」

袁妈妈听完之后问要投资多少钱,一听宋贝贝说要一百万,瞬间没了声音。

一下子拿出一百万,实在是个大数目,她得好好考虑考虑。

这事儿不能让袁妈妈自己考虑,考虑多了,就容易考虑没了。

宋贝贝早就准备好下一步了,亲友劝说。

袁妈妈经常聚会的圈子中,关系最好的是李阿姨和王阿姨,她们都是拆迁户,不过两个阿姨是小拆迁,一家混了几十万和一套房而已。

宋贝贝平时没少给二位阿姨好处,连带着阿姨们孩子的事也主动帮助,买房子更是争取了最低折扣。

让阿姨们说几句好话还是容易的,何况宋贝贝许诺,只要幼儿园开业,阿姨们的孙子外孙们,一律免费,这两位阿姨心动了。

袁妈妈来找她们商量时,王阿姨真是给力:

「我看贝贝就不错,这么多年了,对你也好,对德宝也没的说,不管德宝挣不挣钱,人家贝贝一句怨言也没有,按说贝贝这条件,不是家里拖累,嫁个高门大户也没问题的。」

李阿姨也很给力:

「哎呀,贝贝都给你生了孙子孙女了,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就算她挣钱不为了你,也得为了自己的孩子吧?那可是你们袁家的孩子,说到底肉还不是烂到锅里!「

回家时,想了一路的袁妈妈瞬间通透,这宋贝贝挣钱,上要给自己分利润,下要给自己的孙子孙女,中间还要拉着自己的儿子德宝,怎么算都不亏呀!

通透归通透,该进行的步骤还是要进行的,袁妈妈照例找了算命大师,大师断言:

宋贝贝未来十年财运亨通。

得了,大师都开了金口了,这钱必须投!

袁妈妈一说投钱,宋贝贝心里乐开了花,表面不露声色:

「妈,咱们是一家人,按说不该这么见外,但是您知道的,这幼儿园不止有您,有我,也有一些其他的关系的投资人,您的钱呢,作为启动资金,我们算一个具体比例,您就是咱们公司的股东之一了,到时候按照具体的比例分配利润,这样呀,您不吃亏。白纸黑字写清楚,我也不能赖您的帐呀。」

袁妈妈乐的开心,这贝贝做事情就是有分寸!

6

拿来了袁妈妈的投资,幼儿园也顺利开了业,打着双语优质教育的卖点,在 2010 年的四线小城还是可圈可点的,当然利润具体的利润多少,分给袁妈妈多少,股东都有谁,这些就全在宋贝贝的掌控之中了。

钱生钱,开了第一家之后,宋贝贝又陆陆续续开了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袁妈妈看儿媳妇颇有经商天赋,还要追加投资,对宋贝贝的态度也是大转弯,在一众朋友们面前大力说她的好:

「当初就是我有眼光,让德宝娶了贝贝,就是我们袁家的女财神!那些看不起贝贝的人,真是死鱼眼!」

其实,幼儿园不过是宋贝贝明面的产业,利用幼儿园赚的钱,她又私下里投资两家产后护理中心和早教培训,打造产业链闭环,同时又买了房子和商铺,不过,这些暗箱操作都是袁妈妈不知道的事情。

到了 2016 年的时候,赶上资本涌入幼儿园行业,不少资本开始收购幼儿园,而且给的价格十分不错。

宋贝贝本就没打算一辈子干幼儿园,不过是觉得幼儿园挣钱,才搞了一把。

如今有人一下子给出幼儿园十年净利润甚至更多的钱,何乐而不为呢,而且这一把,自己可以积累更多的钱。

这一笔交易之后,宋贝贝算是走上了人生巅峰,不管是手里的现金,还是房产,都足够她安安稳稳的过后半辈子了。

袁家呢,也是财富升级,光是现金就从七位数直接到了八位数,袁妈妈看这个儿媳妇是越看越满意。

宋贝贝对待袁妈妈、袁爸爸甚至是老公袁德宝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虽然家里也有司机,可是有钱人缺的是司机吗?不是,是孩子的孝心,袁妈妈心中十分得意:

你们的那些儿子、媳妇、闺女,就是要钱的时候往跟前凑,我们家呢,儿子老实不出错,儿媳妇能赚钱,两口子还愿意亲自当司机,要的就是这面儿!

宋贝贝的妈妈看着现在的女儿,在婆家还跟之前一样低声下气,也忍不住抱怨:

「过去咱们没钱就算了,对人家恭恭敬敬,袁家现在的钱一大半儿都是你挣的吧,袁德宝能干点啥?里里外外不都靠你么!该他们一家子恭敬你才对!」

宋贝贝不以为然:

「妈,眼皮子浅了吧,我婆婆手里攥的钱少吗?这些年买的房子,拆的房子,分的利润,还有这回卖幼儿园的钱,算下来两千万都打不住,况且老太太现在十分信任我,如果我再做生意,她肯定第一个投资,您说是拿我自己的钱做生意好呢?还是拿婆婆的钱做生意好呢?就算我有钱,为什么要放过婆婆的钱呢?」

女儿笑得温柔大方,倒是宋妈妈背后一凉。

宋贝贝一直都是个极度拎得清的女人,她明白,以自己现在实力,就算是离了婚,也可以过好,但是袁德宝对她忠心耿耿,两个孩子也算听话,何必离婚给自己添堵呢,况且再婚又能怎么样呢?

这样信任自己,愿意给自己投资的婆婆可不多呀!

她期盼的婚姻从来不是爱情,现在袁家对她有求必应,昔日的宋家恶心亲戚更加唯恐找不到机会巴结自己,仿佛之前的恩怨都不存在,说到底,不过一句话:

谁能和钱过不去呢?

备案号:YX01BbYjk4ymanBLg

发布于 2021-06-01 15:31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富二代选妃记:有钱婆婆的终极选择

赞同 52

目录
5 评论

寂寞猎食者:有钱人的野心勃勃

荣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