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 舅妈来袭:收拾亲戚熊孩子

所属系列:家常理不短:又暖又痛的亲情故事(已完结)

知乎盐选 舅妈来袭:收拾亲戚熊孩子

我,女的。

大龄未婚,独来独往。

我的职业是超轻粘土手艺人,从萌宠到卡通二头身人物到正比手办,我都能做。

我租了一个 LOFT 公寓,楼上是卧室,楼下就是我的工作室。

我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捏粘土和乐高,玩具摆了半面墙。

本来我过得自得其乐,直到有天——舅妈来了。

舅妈之前得了带状疱疹,这次来省城复检,想在我家「暂住几日」。

当我看见舅妈旁边的侄子时,我就有点后悔了……

01

我偷偷问我妈:「舅妈怎么把孩子也带来了?」

「你哥你嫂都在外地上班,孩子没人带。」我妈解释。

刚进小区,舅妈就双眼放光:「环境这么好啊,那我可得在这好好养养!」

侄子已经直奔儿童游乐场去了,并且把一个小男孩从秋千上拽了下来,自己爬了上去。

这里我得插一句背景介绍:我姥姥姥爷十分重男轻女。

我妈因为生了我,受尽委屈,可也不敢反抗,一直活得挺拧巴。

所以,当被欺负的小男孩家长站出来训斥侄子的时候,我妈和舅妈就一起去护犊子了。

过程我不赘述了,老年妇女吵架,要不是我拦着那就能动手。

现在想想,我不该拦着。

老太太们当时要是进了派出所,可能就没后面那些破事儿了。

我住的是个公寓,楼下就是海底捞。

路过时,舅妈就说去吃个饭吧,都说这个餐馆好。

点菜的时候,舅妈拿着菜单不停哗啦,这个也要,那个也要,点了快一千的菜!

「咱才四个人,太多了。」我妈心疼钱,「肉这么贵,吃不完……」

舅妈不乐意了:「还能吃穷她了?吃不完我打包,这肉好着呢,外面都买不到。」

我的白眼已经翻到了天际。

带一个不安分的孩子吃火锅,大概率会产生灾难。

我这个侄子,先是爬上了调料台,然后打翻了西瓜汁。

我提醒舅妈看好孩子,别烫着,可舅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显然已习惯了。

我是真怕出事,眼睛一直没离开过侄子。

但还是没看住,就在我低头吃肉的那两秒钟,出事了。

侄子把刚吃完的西瓜皮……稳准狠地扔进了隔壁桌的辣锅里。

隔壁姑娘被滚油溅了一身,「嗷」地一声就蹦起来了。

服务员纷纷围来,姑娘对着侄子训斥:「谁的孩子啊?怎么管的!有没有教养?」

不怪人家,我被这么烫一下我也不能乐意啊。

可舅妈不干,指着姑娘的鼻子就问她:「你跟一个孩子较什么劲儿!?」

一看家长这个态度,姑娘更生气了:「你就这么教育孩子?他小时候能往人锅里扔西瓜皮,长大了就能往地铁里扔炸药!」

舅妈不甘示弱,劈头盖脸便骂,什么「有娘生没娘教」的词都彪出来了。

我赶紧拉住她:「舅妈您就少说几句,本来就是咱们不对,咱得讲理……」

「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你没听见那小婊子咒咱孩子吗?怎么?我吃你一顿火锅吃出仇了?你小时候我咋照顾你的?还没等你伺候我呢,这就开始嫌弃我了……」

好家伙,我都懵圈了。

咋还怪起我来了?逻辑点在哪儿呢?

我只好去劝那个姑娘,说给她赔点干洗费。

姑娘看我讲理,也都是年轻人,不想跟我舅妈一般见识,就答应了。

舅妈一听要赔钱,喊得更大声了,坚决不干,脏话此起彼伏。

事情越闹越大,把海底捞经理都招来了。

最后的结果,海底捞给姑娘免单,赔了干洗费,并把舅妈恭送出门。

我们这桌的账是我结的,我实在没脸要经理息事宁人给的免单。

得知我不让免单,一路上,舅妈又叨叨个没完。

说我傻冒,白给的便宜都不占,脑子有包!

我妈全程没说话,我安慰我妈,说都是小事儿,我没往心里去,你也别往心里去。

我妈欲说还休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什么也说不出。

02

回到家,舅妈还在絮叨,孙子又不是故意的,他还那么小云云。

「你们看她那个挫样儿吧,一脸嫁不出去的苦相,给钱都没人要。」

我真听不下去了:「舅妈,你这样孩子学了可不好。」

「哎,你怎么又教育上我了?我就说你读书把脑子都读坏了,一个女孩上什么大学啊屁用不顶……」

我又累又困又不耐烦,之后不管舅妈说什么我都不再搭茬。

我把折叠沙发打开,是一个小双人床。

我的想法是我和我妈住楼上,舅妈和侄子住楼下。

可侄子不肯,非要住楼上,于是就在地上打滚,谁拉他他就踢谁,我还被踹了一脚。

舅妈又嚷嚷了:「让我们住楼上怎么了?你的床就那么金贵不能睡?」

我无奈:「舅妈,你们住楼下去卫生间方便,我也怕楼梯滑,给孩子摔了。」

「不成,我们就要住楼上!」

「行行行。」我认怂。

侄子这才从地上爬起,拖着鼻涕上了楼,开始在我的床上打滚。

LOFT 大家都知道,上下两层。楼上温度适宜,楼下必然不舒服。

我们那个楼供暖不太好,我又怕冷,冬天睡觉,我一般都会开着空调增加点温度。

很快,楼上的舅妈就开始哼唧了:「这也太热了吧?妞妞你把空调温度调低点儿啊。」

「温度太低了楼下冷。」我一口拒绝。

舅妈又犯病了,跟她孙子一起闹腾,二半夜的,鬼哭狼嚎,说热得她浑身不舒服。

嚷得隔壁的住户都跑来敲门,说我如果再制造噪音他就报警。

送走邻居,我妈只好叹了口气:「别闹了,空调给你们调低。」

舅妈一听,立刻不疼了,耀武扬威地哼了一声。

我妈息事宁人地跟我说:「咱们铺个电热毯,熬几天就过去了。」

????

这是我家!!!

事还没完,刚睡下没多久,我就听见了有人从楼梯上滚落的声音。

随后就是舅妈杀猪般的嚎叫。

原来,侄子起夜,迷迷糊糊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其实没有几级台阶,下边还有地毯缓冲,顶多就是脑袋摔个小包。

舅妈大惊小怪:「什么破楼梯,设计得那么窄?你也是,不会装个夜灯吗?」

我没好气地说:「我之前说了让你们住楼下……」

「那现在换!」

我困得要命,索性直接躺下,懒得理她。

舅妈过来掀我被子:「别睡呀,咱把话说清楚!」

「有什么好说的?是你们非得住楼上的!我……」

我妈赶紧劝和:「这都半夜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不行吗?妞妞还得工作呢。」

「那我们不活了是吗?万一摔死怎么办?!你们家就这么对待亲戚的吗?」

「爱住住,不爱住滚!」我实在是受不了,顿时腾得坐起,「有完没完?再让我听到你一句废话就走人!谁的面子我也不管了!」

舅妈寄人篱下,见我彻底发飙,这才一声不吭地上了楼。

可随后,为了报复我,她想了个损招。

03

第二天一早,我在马桶边,看到了我心爱的陶瓷大碗。

那是我去年参加粘土比赛时获得的纪念品,我平时自己都舍不得用。

我端起看看,碗里还有一丢丢颜色不明的液体。

是的。

舅妈把它当尿盆了。

你们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吗?我靠!我真想把这个碗扣到舅妈的头上!!!

这时,侄子下楼了,揉着眼睛说要尿尿,随后直接就奔我的碗去了。

我将他拎到一边:「你在你家也往碗里尿尿吗?!」

侄子哪儿被人这么凶过?当时就不干了,开始哭,满地打滚。

舅妈闻声赶来,我妈还没等打圆场,舅妈就朝我开火了,说我欺负孩子。

我气疯了,指着我的碗说:「这是我吃东西的碗,不是尿盆!」

舅妈把孙子搂在怀里,一脸不屑:「不就个破碗吗?赔你就是了。再说了,我们童子尿,别人想要还没有呢。给你是便宜了你!」

话听得我火直往上冒:「想喝你自己喝呀,用我家碗算怎么回事儿呢?」

「你还别不信,你继续用这个碗,明天你就能找到对象转运。」舅妈胡搅蛮缠。

现在我来排排号。

游乐场拦着舅妈,这是我后悔的第一件事。

吃海底捞,这是我后悔的第二件事。

我后悔的第三件事,就是没借着碗被当尿盆的事,把她扫地出门。

想到一次一次地脑子短路,我真想抽自己一个大耳光子。

可我没空跟她掰扯,毕竟我还要去见客户。

走之前,我特意叮嘱侄子:「屋里的东西都很重要,尤其是那些乐高,不可以碰。」

我还给舅妈也打了预防针:「碗就算了,但我其它的那些东西都很贵,坏了的话损失很大,一定把孩子看住别让他动。」

舅妈语焉不详地答应了。

中午的时候,我正在跟客户吃饭,我妈给我发微信说,中医院有一个老大夫擅长治舅妈身上的病,需要针灸。

疗程大概要一个多月。

啥!?我惊得差点喷饭——他们要在我这里住一个多月??

我说既然时间这么长,就去外面找个房子短租吧。

我妈发来语音,先是叹了口气,然后说:「妈知道你挺难的。但是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妞妞,如果咱们不把这件事管到底,她回去后得在村里怎么讲咱们……」

我妈说的都是实情。

我爸妈早年离婚,我妈一个人抚养我,不容易,我也知道心疼她。

但我不打算妥协,决定晚上跟我妈好好谈谈。

回家路上,我还在担心我的乐高。

侄子对什么东西感兴趣,那就一定要拿到手,两个老太太管不住他可怎么办?

到家后,我看了眼乐高墙,完好无损。

我松口气,心想舅妈也不是没救。

我才换了衣服洗了手,正想坐下吃饭,就看到工作台上:

我刚做好的一个手办的头,被掰下来了。

我问侄子:「是你弄的吗?」

小兔崽子理都不理我,低头专心啃排骨。

我的火越来越大:「问你话呢!」

「粘回去不就完了吗?」舅妈嘟囔了一句。

本来确实是粘回去就没事了,只要兔崽子跟我好好道个歉,我告诉他以后别动就完了。

但这娘儿俩的态度,真让我不爽。

「是粘回去的事儿吗?未经我允许乱动我东西!你们还真把这儿当自己家了?不是说看病要看一个多月吗?那明天就去找房子搬出去,别在我这儿祸害我。」

舅妈筷子一摔,开始表演:「我这病得不是时候啊,儿子不在身边,就任凭别人欺负啊!说好的在这住到病好,还没几天就赶我们走……啊呀我这是没法活了!!」

说着说着就手捂心口喊心脏疼,然后顺着椅子往下滑,直接就躺地上了。

呵,奥斯卡都差她一座小金人。

我妈吓坏了,手忙脚乱要把舅妈扶起来。

不是我怂。

而是舅妈当时真的是脸色发青,嘴唇发白,看着很不正常。

我怕她真在我家里出事,赶紧扶她起来坐下。

我妈给她顺了半天气,又喝了一杯温水,她脸色才好转过来。

侄子这时终于啃完排骨,他用油腻腻的手,指着我说:「我现在就告诉我爸爸,你欺负我!」

「去!」我举着被他弄坏的手办,咬牙切齿道,「再让我发现你碰我的东西,东西被你弄成什么样,我就把你也变成什么样!」

小侄子看着没有头的手办,愣了几秒钟,开始哭。

舅妈的心脏又疼了,我妈又开始手忙脚乱了。

我妈让我少说两句,舅妈是真的有心脏病。

得,我反而觉得是我离去世不远了。

想着也就一个月,忍忍吧,我再一次妥协。

04

接下来的几天还挺风平浪静。

侄子没有再动我的东西,舅妈心脏病也没再犯,她针灸也算顺利。

在舅妈确认她不会被赶走之后,便忽然关心起我来了。

吃完饭,我在捏粘土。

舅妈就唉声叹气地说我:「你说你快三十了,怎么就不找个对象呢?可别学那些不靠谱的,动不动就单身万岁,就算不为你爸你妈想,你也得为自己想吧?你要一直不结婚,老了怎么办呢?病了谁照顾你?像我似的,心脏病犯了都没人帮你……」

我在心里已经骂了一万句街了,但还是告诉自己:就当没听见,就当没听见。

舅妈又说:「你不要把钱都花在没用的东西上,你看你买那么多玩具,花那么多钱,有啥用。存着钱以后结婚养孩子用多好。只有孩子才是最值得投资的……买什么都不如生孩子好。」

我忍了又忍才忍住怼她的冲动。

阿弥陀佛。

就当没听见,就当没听见。

她还是不放弃:「女人不生孩子,那人生就不完整——妞,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丑?没事,要是真没人要你,舅妈就从村里给你找个光棍汉……」

就当没听见,就当没听见。

……没听见个屁啊!

这特么谁能忍啊!!简直骑我头上拉屎啊!

「得了得了!」我打断舅妈,「我要找个像我哥一样窝囊的老公,那我还不如单身呢。何况,」我一指侄子,「要生个孩子像他一样,我宁可人生不完整。」

舅妈气得手都哆嗦了:「你怎么好赖不分?我是为你好……」

「歇着吧您,我亲妈都没叨叨我,您省省吧。」

舅妈提高了嗓门:「你哥把你怎么了,你要这么说他?我孙子这么优秀,你凭什么说!」

「我错了,我口误。」我决定熄火,别等会儿她又心脏病发猝死,「我哥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众星捧月。我大侄子是全天下最好的孩子,调皮可爱。」

随后,不管她说什么,我都只当耳旁风。

我天真地以为只要我退一步就能海阔天空,平稳地过完这一个月。

但舅妈和侄子怎么会放过我呢?

这天我回家,一开门,脑袋就「嗡」地当机了。

我十几个乐高模型,展示柜里只剩下了一个,剩下的全部摔在地上。

碎的碎残的残,一片狼藉。

我在门口,愣了足足有三分钟也没动得了地方。

差不多就是这位博主遭遇的情况吧。

不过我的乐高比他的凄惨得多,因为我被破坏的不止一个,熊孩子的破坏力也远远高于猫咪。

加载中…
(该图片来自网络)

舅妈好像感觉到了危险,笑嘻嘻带点讨好地说:「孩子不懂事,不小心弄坏了,我们怕弄丢了零件,没敢动,着等你回来帮你一起收拾。」

我终于丧失理智,「嗷」地一声朝熊孩子扑去。

我要弄死这个小王八蛋!

舅妈赶紧把侄子护在身后,我妈也拉着我,劝说可不能打孩子啊打坏了怎么办!

我冷静下来。

是的,我不能以大欺小地打他,打坏了我要负责任。

我咬着牙说:「给我复原。」

「不就是一破玩具吗?」舅妈趾高气昂,「你再拼呗,大惊小怪,哪儿有跟孩子计较的?」

「你拼不拼?」我懒得跟她废话。

「谁爱拼谁拼。」说着,她就带熊孩子上了楼。

05

行!我拿起手机就拨 110,说我这有重大财物损失。

舅妈一看我居然敢报警,彻底疯了:「你真没有人味儿啊!你妈生你还不如养条狗!狗还知道顾家护主呢,你除了不尊重长辈不爱惜晚辈你还会啥?没良心的狗东西!」

我也疯了:「再说一句看我不打死你!」

「你打啊你打啊!」舅妈用脑袋顶我,「不打死我你今天就不是人!」

「那我今天还真就不当人了……」我撸起袖子向她冲去。

我妈一边拦着我,一边拽舅妈:「老太太你少说几句吧,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她又扭头对我说:「妞妞啊,你先别生气,咱们先看看有什么损失没有?」

「一个破积木能有什么损失?!」舅妈听到这话又大喊。

破积木?

没有损失??

我打开手机,给我妈看订单收据。

一笔一笔,哪个是限量版的,哪个是国外代购的,单价多少,代购费多少,算下来好几万。

我妈傻了。

舅妈看见价格也不骂了,却一个劲儿地数落我:「有这些钱干点啥不好,买这些破玩意做啥,能吃还是能喝啊……」

我不想再纠缠,直到民警上门,看到我家里一地狼藉,还以为是入室盗窃。

舅妈看见民警就哭了,坐在地下表演,侄子也跟着配演。

舅妈:「我是来省城看病的,还带着个孩子。想着住在自家亲戚家里不会有人欺负,没想到啊这还不如外人呢!我们干什么了?偷了还是抢了?干嘛要把我们当犯人对待?不是个人啊,一点儿人味儿也没有啊!」

侄子:「姑姑欺负我!姑姑最坏了!」

民警不动声色,估计这种泼皮无赖他们见得多了。

一个年长的警察跟我说,能理解我的感受。

但是这个事,第一,我没有实质性的财物损失,乐高碎了还可以拼,他们并没有丢失或者盗窃行为。

第二,我们这是家庭纠纷,他们会以调解为主,不会立案。

另一个民警估计比我还小好几岁,看到地上那些碎片心疼得直龇牙:「哟,这儿还有个海德薇,特别不好买吧?」

我欲哭无泪地点点头。

民警只能对舅妈和侄子进行批评教育,侄子本来看见警察就吓傻了,除了哭不会别的。

后来一看警察叔叔没有要抓他的意思,才又神气了起来。

直到民警离开,侄子不解恨似的,又在乐高碎片上踩了几脚。

你们以为这就结束了吗?怎么可能?

几天后,我在卫生间里,发现了镜柜里后面的秘密。

那是我即将完工的「阴阳师晴明等比手办」,花了我快一个月的时间,马上就要交付了。

现在他头和四肢都被拆了下来,而且被踩得粉碎。

这肯定是侄子干的,并且故意藏在了我每天都会打开的镜柜里,就是为了恶心我。

手办当时比图上这个还要惨得多,网上实在是找不到像我这么惨的手办主人了。

加载中…
(该图片来自网络)

我掏出手机给客户发消息,告诉她手办被熊孩子拆碎了。

客户痛心疾首连续发语音骂了八条街,说不管多久她都会等着我再做一个给她。

我给她道了歉,发了红包,打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

我把稀碎的手办放在桌上,盯着侄子:「我说没说过,你再动我的东西,手办什么样,你就什么样?」

熊孩子看到我要杀人的眼神,又嗷嗷大哭起来。

我妈惊得叫起来:「咋回事啊?!」她特别慌地看着我,生怕我当时就把桌子掀了。

舅妈也有点怕了:「妞妞,我真不知道他干了这事儿,我替他给你道歉啊。」

她装模作样在侄子身上拍了两下:「告诉过你不许动姑姑的东西,怎么就是记不住呢?」

扭脸又开始训斥我妈:「大姐,我不是让你把孩子看好吗?你说你一天在家什么也不干,连个孩子都看不好吗?现在妞妞的东西坏了,你说怎么办?」

???

自己不道歉就算了,居然怪到我妈头上了!

她怎么有脸说出这种屁话?我妈是她们家的保姆吗!?

我妈天天伺候她们娘儿俩,居然还伺候出罪过来了?

如果说刚才我的怒火值是 100,那现在,我的怒火值窜到了 10000000000!!

更让我惊讶的事来了——我妈,她前所未有地不高兴了。

我妈一拍桌子,吼道:「我都说过了妞妞的东西不许动,趁我去买菜的功夫你们乱翻了吧?怎么成了我的责任了?再说,我怎么就什么也没干?这么长时间家里所有的家务都是我做,真当我们娘俩是软柿子吗!?欺负人也得有个限度吧!」

我妈向来逆来顺受,这些年都没怎么发过脾气,估计舅妈也是第一次见这场面。

舅妈被吓愣了,一时间竟然忘了反驳。

眼看我妈暴怒,我只好收声:「算了,没事儿。我重新做一个就行。」

吃饭时,我妈坐在一旁低头小声地哭,舅妈和侄子若无其事地大口吃菜,熟视无睹。

好像我妈真犯了什么大错一样。

看着我妈哭,我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

比如我之前买了一个新手机,我舅妈说我表哥也想买一个,要不——就把我这个先给他。

我不愿意,我舅妈就说那我出钱买下来,你再去买个新的。

你这个旧了,当二手的吧。

旧个屁啊,我才买了俩月!!

比如我妈孝顺,我姥姥姥爷生病住院,都是我妈衣不解带地照顾。

现在他们年纪大了也是我妈在伺候,舅舅什么也没管过。

但我舅妈说了,她让老人家立了遗嘱,财产都是要留给舅舅和表哥的,我妈什么没有。

甚至,连我妈的财产他们都惦记,想着以后让我妈把房子也「贡献出来」。

当年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老人的财产,给谁是他们的自由,我要靠我自己努力。

但现在我想想——靠!凭什么?

我舅舅和表哥没给老人尽孝过,更没有对我妈好过,我舅舅家有什么需要出力的事都会找我妈伺候,表哥需要用钱了也找我妈伸手。在家里,我妈永远像个保姆,饭是她做,地是她擦,但吃饭时,她永远最后一个上桌,也没人给她留菜,大家都觉得理所应当。

就因为我妈是个女孩,然后她又生了个女孩?

所以就什么也不配得到?只能当牛做马?

这群人吃我们家喝我们家住我们家,可曾有过半分感恩之心?

我不想让他们搬走了。

为了我的乐高,为了我的手办,为了我妈几十年受的委屈。

我要复仇。

我要他们都付出代价。

06

「你们就踏踏实实住着吧,别打扰我工作就行。」我说。

「那是那是,不会再打扰你了。」舅妈说。

吃完饭后,我主动提出,带侄子去小区游乐场玩。

那个游乐场每天都是固定的几个孩子在玩,里面就有侄子刚来那天打哭的孩子。

我带着侄子过去,跟他说:「咱们男子汉就要事事争第一,对不对?」

侄子说:「对!」

「那就把他们都赶下去,你上滑梯站在最高处!」

侄子傻乎乎地真去了。

他非常壮实,几下就把那几个孩子挤到一边。

孩子们正玩得高兴,哪儿能容忍外来者入侵?

之前被侄子打哭的男孩第一个不干了,要反抗。

侄子也不是真傻,看见对方人多势众,他不敢轻举妄动。

我走过去,站在滑梯下边,说:「来!飞下来!姑姑接着你!」

侄子一看我来了,硬气了,直接从滑梯上滑下。

我连忙跑开,侄子顺着滑梯,便朝一个小孩子冲了上去。

小孩子被侄子撞在身上,当即就摔倒了,趴在地上哇哇大哭。

我看那小孩真被撞得不轻,顿时心生愧疚。

抱歉啊……你就帮姐姐一把,姐姐回头给你买礼物。

几个孩子看同伴挨了欺负,终于坐不住了!

小胸脯里的正义感全被点燃了,由之前被打的孩子领头,冲过去就把侄子围了起来。

动画片里大概也有教怎么打架吧,反正五六个小孩按着侄子,就是一顿恶打。

他们打得毫无章法,冬天穿得厚,也不可能拳拳到肉,我看得十分不过瘾。

大呼惋惜。

侄子被打得哭天抢地,一直疯狂喊「姑姑救我」。

救个屁,让他们再「教育教育」你吧。

对方家长们都跑了过来,我装模作样地拉住侄子:「怎么能欺负我家宝宝呢!」。

一见侄子被我按着,摔倒的小男孩过去又踢了侄子一脚。

小男孩的奶奶批评他:「有话好好说,打人家干什么?」

我慈祥地看着侄子,心说:你看,你命不好,没有这么懂事的奶奶。

一场恶战结束,侄子挂彩了。

他额角被某个孩子的硬头鞋踢破了,脸上也青了一块。

我给他贴了创可贴,还表扬他「很勇敢,以后就要这样对抗『恶势力』」。

回家后,侄子跟舅妈诉苦,也没忘了夸奖给他买巧克力的好姑姑。

他像个英雄一样,洋洋得意地说:明天还要去游乐场,找那些孩子报仇。

我忙不住地点头。

那肯定得去啊——不多揍你几次,怎么能解我心头之恨呢?

隔天快递到了,我请了半天假,趁着我妈他们去医院的时间,把家里重新布置了一下。

我把现金、switch 和我的首饰,分别放在了各种缝隙和旮旯里,都是不乱翻就看不到,稍微手欠就能发现的地方。

然后我又放了两个能覆盖这些地方的摄像头,舅妈贪便宜这种秉性我从小就看得清楚,侄子被她教育得也是一个德行。

金银财帛动人心,尤其是舅妈这种人。

莫伸手,伸手必被抓。

等着看好戏吧。

07

第一天过后,我查了视频,舅妈和侄子没什么动作,只是舅妈一直在喋喋不休说我的坏话。她说我一把年纪不找对象不结婚,指不定有什么毛病。

她说我看着光鲜,其实不一定背了多少外债呢。

什么玩具,花这些没用的钱,以后谁家要是找了我这种儿媳妇,那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行,吃着人家的住着人家的还骂人家,真有你的。

侄子发现了游戏机,兴奋地开始鼓捣,但他没玩明白,求助舅妈。

舅妈当然也不会,于是熊孩子就把游戏机藏起来据为己有。

上钩了。

熊孩子专注于游戏机,舅妈在给表哥打电话,说省城很好,我赚钱不少,让他也想办法过来,来了就住在我家,我家是二层楼,离商圈很近,不用花钱又方便,到时候让我给他找个闲职 BLABLABLA。

呵呵,祖国大好河山都没有你们娘俩想得美。

舅妈终于发现了我藏起来的金项链,很细一根,虽然不值太多钱,但也是金的。

舅妈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把项链揣进兜里,还自言自语说:「她可能都忘了,等她想起来我再还给她。」

舅妈显然是前一天尝到了甜头,打算好好搜索一下我家。

她把我妈支了出去,带领熊孩子,开始边边角角地毯式搜索。

被她发现了所有我之前藏起来的东西:一千多的现金、我的潘多拉手链、一个宝石戒指,还有我生日朋友送我的和田玉挂坠。

她一点没客气,把所有东西装进她的行李箱里。

随后,我装着找东西,我妈问我找什么呢。

我说我今年过生日闺蜜送了我一个和田玉挂坠找不到了。

如果这时候舅妈良心发现,像她自言自语说的那样把东西还给我,那我可能会放她一马。

但她唯恐天下不乱地说:「是不是你弄丢了啊?这么大人了怎么东西也不看好呢?」

行。

我站起来,打开门出去,再次报警。

还是上次的两个民警,那个年轻的警官再一次看到我,一脸同情。

我说这一次是真的有财物损失,我丢了很多东西。

两个警官马上开始问话,都丢了什么东西,什么时候发现的,家里有没有被人进入的痕迹……

舅妈在一边站着手足无措慌乱不堪。

警官看了一圈:「奇怪了,你这门窗都没问题啊,不像入室盗窃。你平时有没有什么监控摄像头什么的?」

于是,我「忽然」想了起来:「啊,有的有的,刚才一着急我就忘了。」

我拿出旧手机,递给警察:「这几天的监控视频都在这了。」

舅妈已经完全吓瘫了。

我瞟了她一眼,问警察:「请问警官,如果抓到了这个小偷,会是什么后果?」

警官在那翻看视频,「这个要看情况。不过你这财物损失接近两万了,立案也是很有可能的。」

「那就是刑事犯罪,要判刑的,对吗?」

「嗯,对。」

「如果是未成年人怎么办?」

「训诫管教,情节严重的进少管所……」

说到这,年轻警察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睛看向了侄子。

侄子被他一看,哇地就吓哭了。

舅妈也到了极限,吓得坐到了地上,开始嚎。

这个时候年长的警察吼了一声:「别哭了!都给我站起来!」

他威风凛凛正义凛然,吓得舅妈和熊孩子马上止住了哭声站了起来。

「看看,这是不是你们俩?」警官把手机举到了舅妈眼前。

舅妈脸都吓白了,哆嗦着说:「警……警察同志,我……我以为是她不要的……」

「什么不要的!别人家里别人的东西,你说拿走就拿走了?这是盗窃!知道吗?」

「我一个农村人,我不懂啊!」舅妈嚎哭道,「我都还给她还不行吗,你们可别把我和我孙子抓走啊!!!」

她一边说一边去行李箱里掏出了那一小包东西,侄子吓得也赶紧把偷的 switch 交了出来。

年长的警察让我清点,看缺不缺。

我仔细看了看,说不缺。

他就说,他们主动归还了,而且还是你家人,如果你不追究,那这事儿就算了。

「那我要是追究呢?」我冷冷地说。

舅妈一听就疯了,开始哭天抹泪抱大腿地求我。

「你不能这么六亲不认啊妞妞,你不看我,你也看看你哥你舅舅啊!」

我看了她一眼,「怎么?我不是乱花钱不找对象有毛病的人了?我不是谁娶谁倒霉的败家儿媳妇了?」

舅妈继续哭求:「妞妞啊,你放过我们吧,孩子还小,不能留案底啊!」

我无动于衷。

「妞妞我们以后再也不烦你了,我们明天就搬走!求求你了妞妞,放过我们吧!」

年轻的警官看我一副刀枪不入的样子,问:「你坚持吗?」

「我坚持。」

舅妈这时候终于想起了我妈,她扑了过去,「大姐,大姐你跟妞妞求个情吧!」

我妈这会儿才缓过神来,她有点震惊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舅妈,再看了看两个警察。

她没有说话。

舅妈哪肯放弃,又哭又闹地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大姐!你要是见死不救,回老家了你哥你爸妈不会饶了你的啊!」

舅妈要去抓我妈的衣服,我妈后退了一步:「你自己偷东西,又不是我叫你偷的……」

舅妈哭得更厉害了,「妞妞是你亲生女儿,你说话她不会不听的,你劝劝她啊大姐!」

我妈的声音大了一点点,说:「你也说妞妞是我亲生女儿,你偷了我女儿的东西,反倒让我给你求情?这是哪家的道理?」

我当时真想说亲妈你怼得漂亮!我要向你学习!!

两个警察一看,这是一点余地都没有了,于是把舅妈和侄子带走,我也跟着去做了笔录。

你们说神奇不神奇,有心脏病的舅妈,这种程度的重度惊吓居然没有犯病!

可恨我之前居然害怕她真的心脏病发而没把她赶出去,我还是太善良了。

08

因为认罪态度良好,而且是家庭纠纷,舅妈被行政拘留五天。

侄子年龄太小,民警训诫了一番就让他跟我妈回家了。

回家以后这个熊孩子一反常态,看见我就躲着走,我在家他都不敢下楼。

我那个被他恶意破坏的晴明手办就摆在餐桌上,明晃晃地所有人都看得见,感觉我随时随地都能把熊孩子变得跟那个手办一样。

我妈这么多年终于卸下了某种负担和伪装。

我问她,如果回老家以后姥姥姥爷责问她怎么办?

我妈说她不知道。

我说我教你,你就让我舅把他们接走,谁要房子谁伺候,咱家不要房子这事儿已经定了。

要继续伺候,那就房子拿来,舅舅也别争。

我妈说这样闹是不是不好看?

我把派出所受理表格给我妈看:「你把这个带回去。他一个小偷家庭,就别挑三拣四了。要么闭嘴,要么把老人接走尽责任。舅妈不敢把你怎么样,她以前欺负你就是看你好拿捏,这次以后她不会那么嚣张了,你放心。如果她再欺负你,你就说她拘留所都住了,她有什么脸反驳你?」

侄子就在一边听着,我就让他听,回去学给他爷爷他爸妈听。

「听懂了吗?」我问。

侄子呆呆地点了点头。

「真棒!」我捏了下他的胖脸,「姑姑明天还带你去游乐场!」

舅妈被放出来那天我没去。

我跟我妈说,别再让我看见她,不然我见一次骂一次。

这次算是我给她一个小教训,以后再敢惹我,可就不是拘留那么简单了。

我晚上回家时,他们都搬走了,屋子里也算简单收拾过。

我妈给我发微信说他们回老家了,我让她路上当心,舅妈再犯心脏病也不要害怕,直接打 120,她要是再欺负你,你也犯心脏病,不就是演戏吗?谁不会似的。

都是一个山上的狐狸,玩儿什么聊斋呢?

我能想象舅妈回老家之后会怎么编排我和我妈,以后我回去了肯定也会被各种教训,我妈也会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和训斥。但我告诉我妈了,不要在乎,如果需要,我就回家跟她一起对抗。活了快三十年我才学会为自己的利益跟熊亲戚正面刚。

我真的觉醒得太迟了。

好了,故事结束了。

我想说的是,所有从小被父母 PUA 的朋友们,什么血浓于水,扯!

只有真心对待你的亲戚才值得珍惜,否则不要害怕翻脸。

你跟他们翻了脸,你的生活只会更好,别像我和我妈,吃尽了亏才觉醒,着实有点晚了。

最后解释一下为什么没有我自己拍的照片。

我是个社恐,平时快递都不会留真名,最怕的就是隐私暴露。

我的粘土手办个人风格很明显,我实在不想被身边的朋友和客户知道这是我发的贴,所以上网找了跟我相似经历的图。

最后的最后,祝大家 2022 年都比我的 2021 年顺利吧。

(全文完)

作者:玩跷跷板的小白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