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今日晴,宜社死

所属系列:今日宜甜:我的少年回来了

今日晴,宜社死

今日宜甜:我的少年回来了

我,金牌分手大师。

却在新任务中翻车了!

我把新婚老公认成客户了!

老公直接眉毛一挑。

「结婚一个月,怀孕七个月?

「孩子是我的?

「这么爱玩,无限额副卡不想要了?」

我扶着腰挺着大肚子,装模作样地痛哭,祈求为小金库争取缓刑。

「装怀孕挺熟练的啊?莫不是想真怀孕?」

我僵住了。

老公,你听我狡辩!

1

我,宋曦越,江湖人称宋一刀的分手大师。

这次出任务,居然在阴沟里翻船了!

奢华的法式餐厅里,我一眼就看到了着白色衬衣、西装革履、左手有袖扣的男人。

这穿着起码六七位数。

没想到啊,这凤凰男还人模狗样儿的。

我毫不犹豫地凑了上去。

「亲爱的,我都怀孕 7 个月了,你怎么还没把她甩了?」

为了效果好,我特意拔高了声调,不少人都闻声看了过来。

我再接再厉。

「你速度快点,我们待会儿就去民政局领证!」

一秒,两秒,三秒……

嗯?怎么回事,女雇主怎么还不接话,给这渣男一巴掌?

我疑惑地抬头望去。

对面的女人,很高贵很优雅,也……有点老。

很好,我不认识。

而我那美丽冻人,想要把凤凰男甩掉的雇主……

正坐在视线死角的位置,拼了命地给我使眼色。

而那个凤凰男,也是西装、衬衣和袖扣,只不过浑身上下透露出两个字

——廉价。

好的,我认错人了!

我脖子一缩,就想溜之大吉的时候……

后衣领被人拽住了。

「怀孕七个月了?

「孩子是我的?

「跟别人领证?」

声音很耳熟。

一瞬间,我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炸开了花。

颤颤巍巍地回头……

我这才结婚一个月,还有些不熟的老公,正咬着后槽牙看我。

我想哭。

「好、好巧,你不是谈合同去了吗?」

沈子栩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我的肚子。

我下意识探头往他身后看了看。

除了那个优雅漂亮的女人外,还有另外三位西装革履的老外正襟危坐,正扬着表示国际友好的笑脸看着我。

「我今天不谈合同,怕是还碰不到你呢。

「这么爱玩,是十克拉钻石嫌多,还是无限额副卡不想要了?」

我打了个激灵。

他怎么一下子就掐中了我的命脉。

豪门太太,怎么能没钱!

我立马抹着泪,一秒入戏地开始哭,手还不忘扶一下有点往下掉的假肚子。

沈子栩当场气笑了。

硬掰开我的手掌和我十指相扣。

「别装了,肚子都让你哭歪了!」

2

独门独户的大别墅里,我垂着脑袋双手放在胸前。

沈子栩坐在沙发上随意摊着双臂,修长的腿随意叠在一起。

眼睛则在我肚子上来回打量。

气压正低的时候,忽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把我吓得虎躯一震。

是刚才的雇主……

我悄悄打量了一眼对面的男人,正准备挂掉呢。

沈子栩薄唇轻启:「接。」

吓得我一个哆嗦,非常没出息地按了接听。

随即咆哮声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宋一刀,你怎么回事啊,做个任务都能认错人?!什么分手大师?骗子!给我退钱!」

「别别别,都是误会,要不我不收你钱,再给你演一场……」

没等我说完,就听到「咔嚓」一声。

电话被挂了。

我讪讪地放下手机。

「还没玩够?还想装怀孕?要不试试真怀孕的滋味?」

男人冷笑的声音传来。

我后背一僵,手忙脚乱地把衣服里的假肚皮扯了出来。

圆鼓鼓的裙子立马宽松了不少。

「沈子栩,我……」

「嗯?」

对面的男人声音上挑着。

虽含了些警告的意味,

但这磁性满满的声音还是让我两腿一麻。

沈子栩不紧不慢地走到我面前,纵是俯下身子,我也还是要抬头看他才行。

「刚才不是一口一个亲爱的?现在怎么这么生疏了?」

我头皮一麻,立马挪开了眼神。

沈子栩状似无意地摆弄了一番手机。

「不喊?那我订好的粉色超跑,可以退……」

我眼睛亮了亮。

「是全球限量的粉色兰博基尼吗?!」

沈子栩冷哼。

我立马握住了他的大手,笑容谄媚。

「老公,老公老公!」

3

虽然哄好了沈子栩,但我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才得来的「分手大师」称号,就这么毁于一旦了。

我躺在家里心脏抽抽地疼了好几天。

直到看着坐在骚粉色跑车里的沈子栩,我才终于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丑到家了。」

沈子栩一脸嫌弃地把钥匙扔到我手里。

家门都没进,就又转身回去了公司。

我捧着钥匙看得一愣一愣的,这男人折腾一圈就是回来送车的?

早知道他爱当司机,我就不去考驾照了啊!

沈子栩很有钱,也是因为他挥金如土的实力,我跟他上午相亲,下午就领了证。

我曾一度猜测,这男人是被我姣好的容貌和完美的身材吸引了。

可结婚一个月……

他从没进过我的卧室。

难道他不行?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

拿下他,才能确保我的超跑,永远拥有最新款。

我宋一刀,愿意为了金钱,插老公两刀!

……

晚上,趁沈子栩洗澡的工夫。

我拿着吹风机等在门外。

勾引老公第一步:温柔小意。

卫生间里哗哗的流水声,缠绕在耳畔。

而我……光听着声音脑袋里就忍不住 YY 了起来……

也不知道里面是怎样的好风光……

不等我想好怎么偷看时,门就突然被拉开了。

沈子栩就这么走了出来。

我眼睛一亮,准备定睛看他的胸肌腹肌二头肌时……

我木然了。

这男人防贼呢?

在家穿得这么严严实实的干什么?!

我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还带着几颗水珠的锁骨了。

好气!

不等我怒摔吹风机。

「你站门口干嘛?」

沈子栩擦着头发看我一眼。

我立刻变脸,谄媚地把吹风机举到脸前。

「亲爱的,坐下看会电视,我帮你吹吹头发好不好?」

沈子栩挑眉看着我,狭长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玩味。

就在我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这男人长腿一迈。

几步就坐到了沙发上。

电视里是我精心找好的恋综!

真是天助我也!

不得不说,

沈子栩真是从头帅到了脚,就连头发丝摸着都是细软丝滑的。

我将手插在那短短的碎发之间,好闻的沐浴露味道萦绕在鼻尖。

我心猿意马,将吹风机调到最小挡,试探着贴近他些……

沈子栩反手就把我扒拉得一个踉跄,坐在了沙发上。

我大怒:「干嘛!」

沈子栩嘴角噙着笑意,眼睛紧紧地黏在电视上。

「你挡着我看电视了。」

我:「……」

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喜欢看甜甜的恋爱综艺?

我堂堂大漂亮,还没电视好看?

我愤愤不平,半跪在他屁股后的沙发上吹着头发。

眼睛却死死黏在他那显眼的锁骨上,半天都移不开。

我抿抿唇,原本在头顶上的手,不知不觉地就往下摸了过去。

目标明确,先锁骨,再胸肌!

4

这锁骨可真不赖啊。

我默默把吹风机的风调大了些,准备继续色胆包天往下探时……

沈子栩忍无可忍地攥住了我的手。

「宋曦越,你干嘛?」

我用力抽了抽,没抽出来。

再低头时,就对上了沈子栩那幽幽的眸子。

我脑袋一热,话脱口而出:「耍、耍流氓?」

沈子栩:「……」

注意到沈子栩微微发红的耳垂,我眨眨眼。

「我都喊你老公了,摸摸还不行?」

沈子栩的喉结滚动了两下,我轻抿了抿唇。

气氛逐渐暧昧升温,我离得近,不难发现这男人后背挺得笔直。

我勾勾唇正想凑过去,电视里却传来一声大喝:

「呔!妖怪!」

我被吓得一激灵。

抬头一看。

好好的恋综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成了西游记了。

这就算了。

我到了嘴边的男人,又和我拉开了距离!

「下次换点高明的把戏。」

说完,房门「砰」的一关。

我愤愤看向半面墙壁大的电视机,对着里面的猴哥一通张牙舞爪。

5

越挫越勇,是我宋一刀最大的特点。

只可惜……沈子栩整天早出晚归的不见人影。

人都见不到,怎么勾引?

我思来想去,最后盛装打扮一番,开着骚粉去了他公司。

沈氏集团楼下,我摘下墨镜抬头望了望。

高楼大厦耸入天际,高挂着的太阳直晃眼。

一切刚刚好,唯一的问题就是……

前台不认识我,我进不去公司。

没法子,我只能厚着脸皮给沈子栩发了个视频。

才响两声,沈子栩那张淡淡的脸就跃到了手机屏幕上。

我冲着屏幕上的人抛了个媚眼,嗓子不自觉地就夹了起来。

「老公,想我了没?我来公司看你了。」

沈子栩薄唇轻抿着没说话。

细细听去,倒是传来了几声低笑。

嗯?还有女人?!

我立马就毛了。

「沈子栩,你和谁在一起呢?」

「你说我能和谁在一起?」

手机屏幕微转,我看得眼花。

再定睛一看时,长长的会议桌两旁坐满了人。

众人都齐刷刷地看着我。

还面带姨母笑。

想起自己刚才那句甜腻腻的「老公」……

我社死了。

手指毫不犹豫地挂断视频。

手机扣在自己怦怦乱跳的小心脏上。

「完了完了,沈子栩回去岂不是要扒了我的皮?」

来不及多想,我二话不说就钻回了自己的骚粉里。

此时不溜何时溜!

然而……还没等我踩油门呢,

沈子栩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了。

还就站在我车的旁边,大长胳膊直接越过敞篷,揪住了我的衣领。

仿佛抓住了我的七寸一般。

「闯完祸,就想跑?」

我身子一颤。

这男人可真急性子啊,会都不开了也要赶紧来教训我?

「那个……我真不知道你在开会。」

我试探着轻踩油门想要溜之大吉,我的骚粉也开始轰轰直响。

「我不打扰你了,咱们回家见吧还是!」

说时迟那时快。

我只看见沈子栩大手在我面前一晃——

骚粉就忽然轰不动了。

扭头一看,这男人把我车钥匙拿走了。

「我的新车!坏了你赔啊?!」我气哼哼地捶了捶喇叭。

沈子栩把玩着钥匙把我从车上拉下,径直进去了公司。

懒懒的声音从头顶上洒下来。

「你从头到脚是我买的,还用我赔?」

我眨眨眼。

好吧,确实是这么回事。

6

我一本正经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

直到进了电梯才放松了些。

总裁办公室在 21 层,仗着没人, 我故意往沈子栩身边挪了挪。

沈子栩随意站着,只用眼角瞥了瞥我。

「公司里注意影响。」

我不服气地直接贴到沈子栩身上。

正想还嘴的时候,电梯门开了。

还上来一个同样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

还好巧不巧地,看见我旁边那么大的空地不站,偏偏紧紧挤着沈子栩。

「沈总和沈总夫人感情真好。」

中年男人微微一愣,随即就笑了出来。

我被这句「沈总夫人」叫得红了脸,抬头看看沈子栩。

他张了张嘴,明显是想说些什么。

不过却没快过这中年男人。

「沈夫人不知道,刚才接了你的电话,沈总直接把会改成了晚上开视频会议,二话不说就……」

我听得眼睛一亮,正起劲呢,沈子栩提醒似的咳了两声。

后面的话立马应声而断。

「二话不说就什么啊?」

我不甘心地追问着,收获的是沈子栩威胁的眼神。

我和男人瞬间都讪讪的。

正好电梯「叮」的一声响,中年男人「嗖」的一个大跨步就迈了出去。

诶!你话还没说完呢!

没办法,我只好抬头沈子栩。

咦?他耳尖似乎……有点红?

我突然来兴致了:「刚才人家说的是真的?」

沈子栩别过头去不理我。

「你是不是二话不说,就下来接我了?」

我眉开眼笑地扑了上去。

一双手不自觉地就摸到了他的身上。

虽隔着西装,可那健硕肌肉的轮廓还是十分明显。

「沈子栩,你是不是想我了?」

沈子栩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他红润的薄唇和流畅的下颚就在我眼前、

我突然胆大了起来,顺势用手指在沈子栩的薄唇上点了点。

沈子栩深吸一口气。

「不是跟你说了公司里注意影响?再胡闹下次……」

我没等他继续说,突然踮起脚尖,在他喉结处……

轻咬了一下。

沈子栩身子一僵,还保持着接着我的姿势,一动没动。

电梯里迅速升温。

「你……」

就在这时,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

我学着刚才那中年男人的样子,一个大迈步窜了出去。

7

办公室简洁大气,放眼看去柜子里摆满了书。

沈子栩进来后看也不看我。

「生气了?」

我趴在他办公桌前小心翼翼地问了问。

沈子栩看着文件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跟你生气,我怕是要英年早逝了。」

还有心情变着法地埋汰我。

我放心下来,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

沈子栩安静认真时依旧是那副淡淡的模样。

只时不时地蹙一蹙眉头,好看的脸上才会添上那么一丝丝情绪。

我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玩着玩着居然睡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时,发现我在床上。

嗯?哪来的床?

我转头,发现沈子栩坐在床边摆弄着什么东西。

卷翘的睫毛微眨,看着便叫人心头甜丝丝的。

「你带我开房来了?」

这小屋子不大,但需要的东西却应有尽有。

沈子栩无语了。

「我带你开房干嘛?睡醒了就起来吃饭。」

说完,这男人率先起了身。

我一个翻身起来跟在他屁股后面。

开门一看,原来是办公室里的小隔间。

「不是吧,你办公室里还藏着床?」

我眯了眯眼睛,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呢。

嘴巴里就被塞了块小羊排。

「这是我休息的地方!闭嘴吃饭。」

我愤愤地在羊排上扯下一口肉。

真香!

8

日子一天天地过。

没有了分手大师的生意,沈子栩还去了趟外地。

我闲得无聊,干脆开始了蜗居的日子。

没人管我!

这天,我看吃播看得嘴馋,也跟风点了份加辣加臭的螺蛳粉。

臭味扑面而来,打开一看,漂着红油的汤粉上还赫然放着几块臭豆腐。

「爽!」

这一顿饭吃得我大汗淋漓,直打饱嗝。

结果,当天晚上就不行了。

我捧着手机和沈子栩聊天,聊着聊着胃里就开始一阵翻江倒海。

我跑去抱着马桶干呕,偏偏又吐不出来。

胃里一阵绞痛,很快额头上就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手机提示音滴滴个没完,我却没精力去应付。

「啊啊疼死了!」

估计是我许久没回复,在我刚撑着身子爬回床上时。

沈子栩给我发来了微信视频。

混沌感来袭,我抖着手接了视频。

……

等我再悠悠转醒时,入目便是医院里的病房了。

「总算是醒了?」

我扭头向床边看去,沈子栩有些憔悴。

「你干……」

才说了两个字,嗓子眼疼得厉害。

「喝水。」

沈子栩连忙把我扶起,又把吸管塞到了我嘴巴里。

「你……不是出差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子栩「啪」的一声把水杯放到桌上,眉眼间满是怒意。

「我不回来,你是不是要死在家里了?」

生病后悠悠转醒就被沈子栩一通臭骂,我怔了怔。

随即就红了眼。

沈子栩沉默了片刻,声音里满是恨铁不成钢。

「哭什么,家里的螺蛳粉不是你吃的吗?还加臭加辣?」

我神色一滞。

明明扔垃圾桶里了啊。

9

再仔细看看床边坐着的男人,眼下一片青黑。

原本光溜溜的下巴也长出了一茬胡子。

「你陪我几天了?」

「两天。」

沈子栩冷着脸回了一句。

我动了动插着输液管的手,两天……

两天前沈子栩还在隔壁市出差。

「等我正常出差回到家,你人应该都没了吧?」

好嘛,对病人也这么毒舌。

我撇撇嘴,二话不说就扑到了沈子栩的怀里。

嗯……

一看就是好久没回家了。

这么爱干净的一个男人居然都不香了。

有点嫌弃,但我不敢说。

而沈子栩,他身子一僵,良久后才在我背上轻轻拍了拍。

我埋头将眼泪鼻涕蹭在他的衬衫上:「沈子栩你最好了。」

沈子栩轻哼一声没说话,只帮我理了理缠在一起的输液管。

我调整好情绪后这才龇着牙抬头。

「以后你不光是我老公,还是我大恩人!」

沈子栩嗤笑一声看向了别处。

「就是恩人啊……要不你先回家洗个澡?」

「宋曦越,你又欠收拾了!」

沈子栩恼羞成怒了。

……

医生说我没什么大事,可以出院了。

但这男人偏偏不愿意,硬是押着我又多住了两天。

看着清汤寡水的小米粥,我差点哭了。

「能不能换成皮蛋瘦肉粥?」

我试图用可怜巴巴的的眼神感化他。

可回应我的,只有「啪」——小米粥放在桌子上的声音。

呜呜呜……我很委屈,我不说。

这天晚上,沈子栩还是一如既往地靠在墙边上闭目养神。

照顾病人是个辛苦活,短短几天,这男人都肉眼可见地瘦了些。

我于心不忍,于是掀开被子拍了拍床。

「要不,你跟我一起挤挤?」

沈子栩忽而睁眼。

不知是不是我眼花,我好像见他眼睛亮了亮。

「来不来?」

沈子栩目光深沉地看着我,不说话。

想拒绝?没门!

我使出了杀手锏。

「不来我就出院。」

10

病床挤一挤勉强放下我们两个。

或许是因为拥挤,沈子栩居然把我揽在了怀里。

下巴还轻置在了我的头顶上。

我趴在沈子栩的怀里,耳边充斥着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鼻尖萦绕着沈子栩的味道让我安心。

这一夜虽然拥挤,但我却难得好眠。

痊愈回家后,我第一时间就冲进浴室洗了个澡。

久病初愈,我活力满满的宋一刀又回来啦!

唯一的后遗症就是……

我的外卖软件都被删了个干净。

但为了补偿,沈子栩竟然每天晚上都按时回家,亲自下厨做饭了。

我何德何能啊!

为了报答我亲亲老公的这份苦心,我特意做了份爱心午餐给他送去。

不过这次我没开骚粉。

只挑了一辆中规中矩的车。

我一路放着小曲开着车,看着副驾驶上的便当盒子就心情大好。

生一场病,我和沈子栩的关系好像忽然拉近了许多。

这病生得值啊!

轻车熟路地跑去沈子栩的办公室,里面却空无一人。

「又去开会了?」

我站在门口轻轻嘀咕了一声,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呢,

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里忽然传出声音:

「子晴,你放心,他应该很快就能心甘情愿地给你捐肾了。

「你是我妹妹,不关心你我还能关心谁?」

肾?妹妹?

沈子栩还有个……妹妹?

这个「他」,又是谁?

我疑惑极了。

「只要你身体好起来就行,他的要求我都能答应。别说是跑车别墅了,就是开出天价,我也愿意。」

一听到「跑车别墅」,我彻底蒙了。

等我再次反应过来时,我已经惊慌失措地跑回了车里。

前阵子沈子栩才给我买了超跑。

他前几天还说给我名下转个房子。

我越想越害怕。

浑身仿佛置于冰窖一样的冷。

原来……沈子栩与我的那些暧昧互动,都是做戏?

只是为了让我心甘情愿地给他妹妹捐一颗肾?

11

我在车里坐了好久,直到看见沈子栩脚步匆匆地出来,我才堪堪回过神来。

沈子栩的车子扬长而去,我想也不想地直接跟上。

他到底是人是鬼,我今天要一探究竟!

沈子栩开得飞快,最后停在了一高档小区的门口。

沈子栩的车顺利进去,我却被拦在了外面。

我掐着大腿要自己冷静下来,猜测这里就是沈子晴的住处了。

这兄妹俩合起伙来算计我?

可他怎么就知道,我和沈子晴的肾型能相互匹配的?

想起沈子栩在医院时对我的悉心照顾……

我不死心,手指轻颤两下给沈子栩打了个电话。

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喂,老公,你在哪?」

我佯装镇定地问,并侧着耳朵听了听。

电话那头没有什么其他的动静。

我眼睛盯着大门,一双手紧紧握着手机。

电话那边的男人没有丝毫停顿。

脱口便说:「在公司,怎么了?」

我嘴角扯出来一个僵硬的弧度。

「没、没什么,我想吃你公司边蛋糕店的榴莲酥,你下班帮我买回来好不好?」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紧紧揪着,仿佛被一双大手紧握住了一般。

这下沈子栩沉默了。

良久后他才哑着嗓子开口:「今晚加班,明天好吗?」

「……好。」

我忍着喉咙处的哽咽挤出这一个字。

电话挂断,我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似的。

沈子栩不喜欢我,我确定了。

他和真正在乎的妹妹打电话时,说好长一句话都不带喘气的。

和我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12

直到天都黑了我才回了家。

即便如此,也没见沈子栩从小区里出来。

枯坐在沙发上出神之际,手机叮咚一响。

是沈子栩。

他还在装模作样地关心我有没有自己做饭。

他是关心我,还是关心我的肾?!

我拧着眉头没回复,眼泪砸到手机屏幕上溅开了花。

回到房间,我终于没出息地蒙头大哭了起来。

原来从相亲开始就是个骗局,沈子栩只是看中了我的这颗肾!

想想当初决定结婚的时候……

「如果宋小姐觉得合适,下午就可以领证结婚,我没有其他要求。」

正是中午,烈日的余光给沈子栩镶了金边。

看着那张略显冷酷的脸,当时我就差把户口本直接放在桌上了。

现在想想,我真的太蠢了。

枕头被哭湿了一大片。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眼睛差一点肿得睁不开。

「宋一刀啊宋一刀。」

我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连连摇头,「不过一个月而已,分手大师岂能马失前蹄?」

在卫生间里自嘲之际,外面的房门忽然一响。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跑回了被窝里,一时间不知道该捂着眼睛还是该捂着肾。

片刻后,房门被敲响。

「宋曦越,厨房动都没动过,你昨晚又没吃饭?」

虽然没有看到沈子栩,但这声音里的疲惫之意却十分明显。

我咧嘴讽刺一笑,不敢把这男人激怒,我只好躲在被子里不说话。

房门又被敲响了两声。

门外的人好像也来了脾气,见我不吭声便负气离开了。

13

听到别墅大门响了响,我一个鲤鱼打挺起来收拾行李。

我不敢继续住在这里了,怕自己一觉醒来就被绑到医院去了。

估摸着沈子栩走远了,我拿箱子开门动作一气呵成。

然而下楼后见到沈子栩双手环臂气定神闲坐在沙发上。

我脚步一顿。

转身想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宋曦越!」

我打了个寒战,耳边缠绕着的只有一个「肾」字。

沈子栩迈着大步子向我走来,见到我藏在身后的行李箱时,他挑挑眉。

「离家出走?」

我后退一步和他保持安全距离。

「分居、离婚。」

我看着沈子栩面上掩不住的慌乱,自嘲一笑。

他这是怕失去我,还是怕失去我这颗能够救他妹妹命的肾?

「沈子栩,我们离婚吧,我净身出户。」

我最后定定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随即便拉着行李箱毫不犹豫地往门口走去。

然而,

沈子栩的大手却一把将我拉住。

「我不同意,好好的为什么离婚?就因为我昨晚没回来?」

在他办公室门口听到的话再次席卷在我耳边,我心尖一疼。

本以为这一个月我和沈子栩亲近了些。

却万万没想到他一开始接近我就带着目的。

见我不说话,沈子栩急得晃了晃我的身子。

就连声音都不自觉地微微有些颤抖。

「宋曦越,我不同意,不就是要吃榴莲酥吗,我现在就去给你买。」

这好大个子的一个男人,无措几乎已经写在了脸上。

我恍然一笑。

如果不是听到了他说的话,我恐怕真要自作多情地以为他喜欢我了。

我忍着心口处的痛意转过头:「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发到你邮箱了。」

「宋曦越,别闹了好不好,我……」

沈子栩双目泛着红,眼睛里的血丝也显而易见,还有微微褶皱着的衬衫。

简直全身上下都写满了疲惫。

不过我知道,这都是为了他妹妹。

我生怕自己这恋爱脑,一时冲动放出豪言壮志说,自己愿意捐肾。

于是我狠狠心甩开沈子栩的手,直冲门口走去。

14

回到自己的小公寓里,我泄了气地倒在床上。

无神地盯着天花板,我用胳膊覆在了双眼之上。

我知道,这婚是离定了。

我净身出户,要想办法赚钱养活自己了。

分手大师原本是我的主业,可是上次失误太大……

我宋一刀的名声眼看着已经臭了。

为了赶紧从离婚的情绪中脱离出来,我强迫地给自己找了个工作。

工资很高,唯一不好的就是每周有两天的夜班。

沈子栩倒是也没来烦我,只是每天定时定点地提醒我吃一日三餐。

我全部忽略,只在三天后回复了一句:

「下周一早上八点半,民政局门口见。」

不过一分钟,沈子栩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虽极力克制着,但眼睛还是没忍住酸涩了一阵。

「喂。」

「宋曦越,我说了我不同意离婚!我不会签字的。」

我掐着自己的大腿,勉强忍住了喉咙处的哽咽:「你不想好聚好散,那我就起诉离婚。你自己掂量着办!」

「宋……」

我挂了电话呆坐在床边,被化妆镜里毫无精神的自己吓了一跳。

不过是离开沈子栩半个月,我就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

15

和沈子栩约定的周一很快就要到了。

加班之际,我看着手机上的日期心头泛起了苦涩。

这难道是我当分手大师的报应?

夜班到凌晨一点,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

惆怅涌上心头,我干脆借着月光,慢吞吞地往家走。

原本十分钟的路程愣是被我走成了半个小时。

然而到了单元楼门口,我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刚才光顾着感慨没注意,怎么现在身后一阵阵的脚步声?

我神经一紧。

偷偷回头看看,不远处一男人正在我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

我心下一惊,立马顾不得感慨了。

趁着单元楼门口有个拐角,我心一横拔腿就跑。

「还跑!」

身后的男人气急败坏地叫嚷一声,紧随其后。

到了电梯间,我随手按了一下电梯,扭头就从安全通道跑了上去。

看着没头的楼梯,我头一次无比庆幸自己买的是 3 搂。

一边跑一边掏钥匙,偏偏这花里胡哨的钥匙链还挂在了包包的内胆上。

往后看看,那男人并没跟上来。

3 楼的楼梯间,我悄悄探出脑袋。

走廊里空无一人。

来不及多想,我颤抖着双手往家门口奔去。

然而却在走廊的拐角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垂头瘫坐在我家门口。

听到动静,那人也抬起头来。

「宋曦越,你……」

沈子栩的面上闪过一丝局促,回头看看房门再看看我。

「我就过来坐一会,马上就走。」

我眼睛一酸,没忍住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16

沈子栩愣住了,一番手忙脚乱后还是把我拥入了怀里。

「不哭,怎么了?你好好说。」

「是不是想我了,我这不是来看你了。」

我分不清楚是累的还是吓的,此时此刻的两条腿都还像筛子一样地发抖。

「刚刚有人跟着我……」

沈子栩立马眉头紧锁,下一秒,电梯就「叮」的一声开了门。

或许是有了依仗,我大着胆子回头看了看。

一醉汉晃晃悠悠地往我这边看来。

我吓得一哆嗦,赶紧又往沈子栩的怀里钻了钻。

沈子栩眸光一冷将我护到身后,紧接着迈开步子冲着那男人走去。

「沈子……」

没等我把话说完,那男人就一头钻回了电梯里。

直到进了家门,我还坐在沙发上抽搭。

「别怕,到家就安全了,明天还是跟我回家住吧,好不好?」

沈子栩蹲在我身边,眼里除了担忧外,还燃着一簇愤怒的小火苗。

我抿着唇没说话。

见我吓坏了,沈子栩轻叹了一口气没多说什么。

只拉着我到卫生间,陪我一起卸了妆,又亲自把我送到了卧室门口。

「你好好休息吧,我就在客厅守着。」

说完,沈子栩转身就走。

而我,却不争气地拉住了沈子栩的一片衣角。

他转过身来在我头上轻揉了两把:「别怕。」

这男人……

我摸摸鼻子,侧过身子把门让得大了些。

「我家就这一个小卧室,沙发睡不下你,今晚一、一起吧。」

逆着光,我明显看到沈子栩的眼睛一亮。

二话不说就拉着我钻进了卧室。

「宋曦越,咱们……」

沈子栩侧身面向我躺着,大手试图揽过我的肩膀。

我翻身给他留下个后背:「先睡觉吧,明天再说。」

不知沈子栩是不是累坏了,不出五分钟就发出了一阵均匀的呼吸声。

我偷偷转过来,借着月光看了看他的眉眼。

心里只觉得荒唐。

结婚这么久,倒是离婚的前一晚睡在了同一张床上。

17

我本来以为我会睡不着,没想到他在我身边,我竟然感觉无比安心。

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已经天亮。

沈子栩在我旁边睡得正香。

他薄如蝉翼似的睫毛微微翘起,可眉眼间却是微微皱着。

我看了他好久,最后轻手轻脚爬起来,做了两碗清汤面。

等我把面条端出来的时候,沈子栩正神色复杂地依靠在门边。

那深邃的眼眸紧紧黏在我身上。

「过来吃饭吧,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

沈子栩倒是听话,不过却吃得极为着急。

一大碗面条,风卷残云地就吃完了。

这男人满眼委屈地盯着我,我无奈地放下了筷子。

「我不想离婚。」沈子栩终于憋不住了。

我沉默了片刻没说话,用尽了力气才将心头翻涌的情绪压下。

沈子栩急得眼底微红着,我攥了攥拳,这才说出了刚想好的决定。

「可以先不离婚,看在你昨晚帮了我的分上,我给你妹妹捐一颗肾。手术完咱们立马离婚,从此两不相欠。」

说完,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滚落,我忙不迭地用手背蹭掉。

沈子栩坐在对面愣愣地皱起眉头。

「你、你再说一遍?」

我以为沈子栩这是高兴得过了头,只好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

不过下一秒,沈子栩的回话让我愣住了。

「我妹妹要你的肾干什么,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不是……」

话没说完,我人傻了。

看着沈子栩一脸的狐疑,我不知怎么地就红了脸。

底气立马就不足了。

「你妹妹不是要换肾吗?」

「没错。」

「不是想换我的?」

「从哪听来的屁话?」

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可能要社死了。

18

又是那个高档的小区,听着沈子晴一口一个嫂嫂地叫我,我老脸一阵阵发红。

是臊的。

来的路上沈子栩跟我解释清楚了。

他打电话说的是另一个原本同意换肾,但是一看配型成功就坐地起价的人。

跑车、别墅……只能算是巧合。

「嫂嫂,等我身体好了,你陪我一起去逛街好不好?」

沈子晴拉着我的手臂撒娇。

低头看看瘦瘦弱弱的沈子晴,我心头一酸。

为之前误会他们兄妹两个深感抱歉。

「好啊,不过我得亲自盯着你,把你喂胖二十斤才陪你逛街!」

沈家的这兄妹两个,傻乎乎地没反应过来。

我抬手在沈子栩的胳膊上轻轻掐了一下:「给子晴收拾东西,搬家。」

「去哪?」

沈子晴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直接眨到我心坎里。

「住得再近也没有家里方便,别墅那么大,你哥整天上班,我一个人闲得很,你去陪我好不好?」

我回头给沈子栩使了个眼色。

却不想这大男人竟然像个呆头鹅一样,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没办法,我只好自己上场。

「子晴,好不好?」

我学着沈子晴的样子轻轻晃了晃她的手臂。

想起自己因为误会闹离婚,我心中对这兄妹二人还有些愧疚。

现在只能尽量弥补了!

「好的好的!嫂嫂不嫌弃我就行。」

沈子晴故作调皮地眨眨眼,不过我却眼尖地留意到,她低头的瞬间眼里含了泪。

19

回到家我将沈子晴安顿好,又陪着她说了好一会的话才回了卧室。

沈子栩立马就围了上来。

「老婆。」

我故意皱着眉头将人推开,心中还多多少少有些不悦。

他呐呐道:「子晴说错话惹你生气了?」

「子晴那么乖,会惹我生气?分明是你!」

我气得捶了捶他的胸口。

「子晴生病这么严重,你愣是瞒了这么久,怎么不早点把她接过来一起住?」

想到那般孱弱还病重的小姑娘,自己不声不响地扛了这么久,我就忍不住一阵心疼。

「你怎么不早说?」

沈子栩面色一滞,不敢吭声。

嘿!

我双手叉腰来了火气。

「怎么啦?我宋曦越是那么小心眼,不容人的?!」

见我生气,沈子栩立马没了二话,连连拥着我坐到了床边。

「你以前不是说过吗,喜欢和自己喜欢的人过二人世界。」

我下意识跟着点点头。

没错,是我心里所想的!沈子栩真是我肚子里的……

「嗯?」

我嗅到一丝不对劲立马追问: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这种话了?是不是别人跟你说的,你记串了?」

沈子栩又闭嘴不吭声了。

在我一番威逼利诱下,沈子栩憋红了脸这才挤出来了一句:

「你果真把我忘了。」

哈?

「你在你爷爷家光屁股和泥玩的时候,就是我一手把你带大的!你忘啦?」

面对沈子栩的无能狂怒,我蒙得不能再蒙了。

「咱们俩的爷爷是战友也是邻居,我大你四岁,陪着你从芭比娃娃玩到过家家,你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沈子栩说着说着,突然急了,还用手比画着我那时候的个头。

我呆呆地点点头,只记得当初家里人总是开玩笑。

说别看我年纪小,却是谁谁谁的童养媳,早就名花有主了。

「想起来了?」沈子栩这才淡定了一点。

我没敢摇头,只能顺坡下驴:「所以你真把我当童养媳了?」

沈子栩耳朵根红了红,眼神飘忽着看向别处:「我才没有。」

我偷笑两声,难得见到沈子栩这傲娇模样。

一个没忍住,就凑过去在他脸颊上轻轻啵了一口。

沈子栩面色一凝,眼底的火热燃了起来。

我讪笑一声想走,却被沈子栩一把带到了怀里。

「老婆,我要行使合法权益了……」

20

在我和沈子栩的精心照顾下,沈子晴的身体恢复得很快。

而且这丫头古灵精怪的,时不时地就能把我逗得捧腹大笑。

晚上九点,沈子栩沉着脸敲开了门。

「宋曦越,还不回房间睡觉?」

聊天被打断,我和沈子晴不约而同地噘起了嘴。

「哥,你怎么这么小气?」

我没说话,用点头来表示自己的赞同。

「你嫂子陪你一天了,晚上是我的!」

沈子栩在门口又一次暴走。

我抿着唇已经习以为常。

家里几乎每天晚上都会上演这么一幕。

不情不愿地回去主卧里,我赌气往床上一坐。

然而没等我开口,沈子栩就先发制人。

「老婆,子晴恢复得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回……」

我眼睛一立:「想都别想。」

沈子栩趴在我肩膀上哼哼两声:「老婆,你到底要我还是要沈子晴?」

我故作纠结地犹豫了片刻,下一秒,就被这小心眼的男人直接压在了身下。

沈子栩眸子里闪着异样的光。

我讪笑一声立马识相地改口:「要你要你!」

沈子栩低头在我耳边轻咬一口:「好的老婆,这就给你!」

我:?

第二天我是被沈子栩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迷迷糊糊地找手机,我这身子像是散了架一样的疼。

电话接听才放到耳边,对面就传来一道严肃的男声:

「沈先生,上次你说的那个变态已经抓到了。」

变、变态?

沈子栩正好进来,自然而然地将手机接过说了几句。

我恍然想起,这变态……不会是上次跟着我的那个吧?

电话挂断,我冲沈子栩招了招手。

他立马凑过来,我顺势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倒是难为他还记着这件事。

「沈……」

嘴巴被沈子栩的大手捂住,这男人眸子闪了闪。

「老婆,还想再来一次?」

备案号:YX01Xjaq30m81Q8oD

发布于 2022-07-22 13:45 · 禁止转载

您的会员即将到期

还剩 3 天到期,最低 9/月续费免费参与千场课程

立即续费

赞同 161

目录
14 评论

分享

今日宜甜:我的少年回来了

今日晴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