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仅侦探可见

所属系列:仅侦探可见:你在真相面前无所遁形

仅侦探可见

仅侦探可见:你在真相面前无所遁形

【消失的女孩】

01

这两年我们崇城,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是玄佑集团的千金小姐失踪案。

去年 2 月 9 日,这位千金小姐陈玄心,在崇城商业区失去踪迹。为了找到女儿,她的父亲有奖悬赏爱女的线索,最高金额高达 1000 万,但能用的线索却是寥寥无几,玄佑集团的老板已经无计可施。

陈玄心的失踪很是蹊跷,2 月 9 号早上她在家里接到一通电话,然后离开小区,随即她的身影消失在监控死角里,似乎是坐上了一辆车。

她最后一次被摄像头捕捉到,是在商业区。

失踪的第二天,环卫工人在垃圾堆里找到了陈玄心的手机。手机的锁屏界面,原本应该是陈玄心的自拍,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替换掉了,只剩一张黑底白字的图片——「1000 万」。这是图片上的文字,警方和她父亲自然当作是匪徒的命令。

对于玄佑集团来说,一千万其实不算什么,但吊诡的是,自从「1000 万」的手机锁屏被发现后,这位老父亲再也没有接到任何一条交易指令。交易的地点,时间,还是接头人……都没有信息发过来,所有线索几乎全部中断。

就好像打开了一本书,但只有精妙的开头,却缺失了高潮和结局。

慢慢地,这件搅得满城风雨的失踪案,也逐渐归于平静。除了女孩的双亲,根本没人会想起她。

而第二件事,则是……现在。

02

我叫顾言,崇城推理事务所的老板,兼唯一的员工。

对于我这种职业,或许普通人更为熟悉的称呼是「侦探」。

现在我左手边,正站着玄佑集团的老板,失踪女孩陈玄心的父亲。而在我右手边,是一群举着长枪短炮的媒体人。他们隶属于崇城的各家报社媒体,当然还有一些网络红人,正在我身后兴致勃勃地举着手机进行现场直播。

「陈先生,请跟大家说说案子目前的进展。」我侧过身体,让出身后的陈先生。

这位显得有点苍老的父亲面对着镜头,沉默了几秒然后开口:「就在今天早上,我接到一条线索。那位线人跟我说,这位叫顾言的私家侦探,会告诉我真相……」说完,陈先生抬眼看了看我。

「没错。经过近一年的调查,我已经初步了解到这件事背后的真相。」我接过话题,指着面前大平层的防盗门说:「这里是锦天小区,全崇城最贵的楼盘,而我们面前的 1 幢 503,户主正是崇城的大明星,徐宇。」

听到这儿,一些媒体已经惊讶地睁大了眼,纷纷问我:「侦探先生,您是说陈玄心失踪案和大明星徐宇有关系,对吗?」

我笑而不语,按响了 503 的门铃。

片刻,门开了,一个稍显惊慌但难掩帅气的中年男人出现在我们面前。

徐宇把防盗门推开一条缝,紧张地打量着我们,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徐宇先生,你心知肚明。」

我直指着他的脸:「我们在这里,是因为一年前,你犯下了一起恶劣的绑架行径!」

03

身后的闪光灯「啪啪」炸响。

徐宇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几秒后,他还是走出门,挡在自家屋前。瞬间,话筒和镜头已经全部直直地冲着他,大家开始噼里啪啦地开始发问:

「对于这份指控,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请问你和玄佑集团的千金是什么关系?」

「你对千金失踪案的真相掌握了多少?」

……

而徐宇像在看着一群神经病一样看着他们:「……无稽之谈,简直荒谬!」

「有什么事,等我律师来了再说……至于你。」他指着我,「我已经可以告你诽谤了。」

说着,这位明星准备回到屋里,在他转身的瞬间,我轻声说道:「我可不是空手来的。」

我取下背包,抽出里面的文件袋,拍了拍里面的东西:「里面全都是证据。」

「证据」二字将徐宇双腿钉死在原地,他带着几分困惑回头看着我,还有我手上的东西。

打开文件袋,我一件件地将里面的东西取出,展示给所有媒体,而徐宇已经脸色发白。

第一份被展示出来的,是陈玄心手机的打印图片,上面写着我密密麻麻的分析笔记。

「陈玄心的手机被环卫工人拾获时,表面没有新鲜的碰撞划痕,手机上除了陈玄心和环卫工人的指纹外,没有检测出第三者的指纹。手机是陈玄心离开家时主动丢弃的,已经有部分监控录像证实了这点。而从监控录像截图上来看,陈玄心她更像是收到了某人的指令,于是做出丢弃手机的行为。唯一可能的解释是,陈玄心认识这个给她打电话人,并且也听信对方的命令。」

第二份证据,是监控画面的连续截图。

「陈玄心失踪案当天,也就是去年的 2 月 9 日,徐宇在事发的商业区出现,点了一块慕斯蛋糕。他戴着墨镜走进店里,但还是被店员认了出来,并且被索要了签名。徐宇先生,你对此事是否有印象?」

徐宇吞吞吐吐:「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在这时,一直安静等在一旁的陈先生,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那是我女儿经常去的甜品店!她最喜欢吃的也是慕斯蛋糕!」

陈先生这番话,让徐宇脸上又白了几分,他匆匆反驳:「这证明不了什么。」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徐宇,问:「你那天是不是开着自家的车去了商业区?」

「是。」徐宇回答。

「听说明星的车都会加遮光膜,我查过你的车也不例外。虽然通过监控录像不能看到车里的情形,但我忍不住猜想……当时,陈玄心会不会就在你车上?会不会是因为她对你说,她想要吃那家店的慕斯蛋糕,于是你才下车去买?」

徐宇变得不安:「你的意思是我绑架了她?我图什么!」

「图她的钱?或者是其他东西?徐宇先生,也许这个答案,可以由你来告诉我。」

徐宇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像是抓到了我的漏洞一样兴奋:「你说我绑架了她,那为什么我要一个人去商业区买蛋糕?如果她真在我车上,她为什么不向周围的人求救?」

我冷笑一声:「既然你能让她主动丢弃手机,那么让她安安静静地待在车里,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失踪案那天,陈玄心接到电话的时间是上午 9 点 20 分,按常规驾车路线,从她家驾车行驶到商业区需要 20 分钟。而你当天出现在蛋糕店的时间,是 9 点 45 分!」

「而且,在监控录像里,陈玄心离开小区便上了一辆套牌车。巧合的是,那辆车的型号,和你家的车一模一样!」

「最后,我想邀请大家看一段采访视频。这段视频的标题是『住在有明星的小区是种怎样的体验』,相信看完后,大家心中自有答案。」

我打开手机播放视频,邀请媒体人一起观看。录像里,我正在采访锦天小区的路人。

因为选题是「住在有明星的小区是种怎样的体验」,于是路人都纷纷谈论起住在锦天小区的这对明星情侣。

被问到徐宇的女友——杨安的情况时,众人形容起的杨安,语气都有几分迟疑:「好像瘦了点」、「感觉有点不同」。

这段采访视频的最后,接上了一段电梯监控——电梯里的杨安正在微微颤抖。

「这不是……玄心吗?!她为什么在这儿?」一旁的陈先生突然提高了音量。

「杨安」,或者说是乔装成杨安的陈玄心,在镜头里显得很紧张。电梯里,她的打扮和女演员杨安如出一辙。虽然戴着墨镜和口罩,但她的紧张在镜头下完全无所遁形。

离开电梯后,瘦小的陈玄心一步三回头,警惕地看着身后,最后停在了 503——徐宇的家门前!

陈先生紧攥着徐宇的肩膀,他愤怒地质问:「我女儿她,她还……活着吗?!」

【失婴记】

04

在崇城这个地方,明星情侣徐宇和杨安,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两位明星演员都曾红极一时,也曾双双获奖,是无数人眼中羡慕的神仙眷侣。

然而十多年后,流量小鲜肉占据了市场,这两位人气演员,也被时代渐渐遗忘。光环消退后,作为中生代演员的徐宇,人气大不如前,只偶尔去各种剧里演演配角。

平日里他就和杨安住在崇城的锦天小区里,十多年的相处,二人的矛盾也逐渐增大。

但戏剧化的是,这对明星情侣隐婚十多年,却在去年拥有了一个男婴。

准确地说,是「拥有过」。

那天打破 503 清晨的,是杨安的尖叫声。丈夫徐宇走进卧室,一脸困惑。

指着婴儿床,杨安哆哆嗦嗦地叫喊:「儿子,他……他……」,断断续续了老半天,杨安也没说完一个句子。徐宇望向那张婴儿床,脸色瞬间大变。

孩子穿着件小熊睡衣,肢体已经僵硬,保持着熟睡的姿态,一张小脸已经憋得青紫。

「是你!都是你的错……昨晚我不是叫你好好看着他的吗?!」杨安一拳一拳砸在丈夫胸前,泪水从她发红的眼眶中滚落,「你昨晚给他穿了多少件衣服?!他死了,他死了……」

好一会儿,徐宇才从惊慌中回过神来,他捂住自己的嘴巴,大滴大滴的泪水从脸上淌下。

当天,孩子的死因很快被查了出来——「机械性窒息」。

徐宇动用了一点关系,交了一笔钱,对于儿子死亡这件事,没人走漏一点风声。

但这件事,已经成了夫妻之间的一根刺。

一周后,憔悴不堪的杨安准备在厨房煮点东西吃。

她推开门,看到厨房水槽上,摆着样东西——一件小熊睡衣。

本来开始逐渐愈合的伤口,一下子又被丈夫狠狠剖开。

杨安惊叫不已,龟缩在墙角里发抖,徐宇闻声而来。

「你是要逼死我才开心吗?!!」杨安咬牙切齿地看着不知所措的丈夫:「徐宇,你疯了。」

05

之后的一个月,徐宇的状态都很不好。

他没有心思拍戏,说台词也有气无力,每天酗酒是常态,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喝得醉气熏天。

3 月 5 日晚上,喝醉酒的他打通了杨安的电话,然后开始对着电话那边一股脑地诉说自己的歉意,姿态卑微,只求对面的人原谅。

半夜,躺在黑漆漆的卧室里,徐宇迷迷糊糊间看到门口有人影,他似乎听到了女人低低的叹息。这声叹息唤起了徐宇的最柔软的内心,他拥着眼前的女人:「对不起……」

一番激烈的交缠后,二人缓缓睡去。

那是徐宇这段时间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夜。

06

时间总能把一些尖锐的伤痛抚平。

妻子杨安搬走后的第 10 个月,徐宇已经可以独自面对这个空荡荡房子,和那个令人不愿回想的意外了。

回到家,他照常来到婴儿房前驻足,房门紧锁,仿佛隔绝了两个时空。

如果儿子还活着,说不定已经快要一岁多了吧?

想到这儿,徐宇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是遗憾的笑容。

「嘤——嘤嘤——」

几秒后,徐宇敏锐地捕捉到了婴儿房里奇怪的声音。

老鼠?他贴着门,想听清楚那声音。良久,他才明白过来。

……是啼哭声。

而且……是婴儿的啼哭声!

他疯了一般寻找着婴儿房的钥匙,慌张地打开门,他看见那张婴儿床上睡着一个婴儿。

婴儿的脸圆圆的,肤色健康,而且……他穿着那件熟悉的小熊睡衣。

这是自己的孩子……回来了?!

徐宇头皮发麻,觉得大脑发出「轰」的声响,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经历了一场漫长的噩梦。

幽静的房间里,徐宇沉默地凝望着婴儿床里,那本应早已死去的婴儿。

【头号粉丝】

07

明星粉丝群体里,总有一群特殊的粉丝,他们被称为「私生饭」,被其他粉丝一同唾弃。

所谓私生饭,指的是有极端行为的明星粉丝——近距离的偷拍、跟踪,甚至到剧组、通告现场、明星家楼下蹲点……大概在路人看来,这更像是披着粉丝外皮的跟踪狂行为。

徐宇的粉丝里也有这样一小撮人,而那个失踪的女生——陈玄心,正是徐宇私生饭的头头。没错,她是徐宇的粉丝。

身为崇城玄佑集团的千金,陈玄心大学毕业后没有上过一天班,她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追星上。她父亲也任由她这样做,反正家里家大业大,根本不愁赚钱。

陈玄心挥霍着每月六位数的零花钱,带着圈里徐宇的粉丝做些应援活动,当策划甚至当苦力,但这个姑娘却乐此不疲。

然而随着失踪案的发生,一切都变了。没人知道这个女生身上发生了什么,陈玄心自己,却心知肚明。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个窥见偶像私生活的机会。

在理智和疯狂之间,陈玄心选择了后者。

08

2 月 9 日,陈玄心顺利进入锦天小区 1 幢 503,躲进了厨房的水槽柜里。

这个水槽柜里的空间足够大,而且特意被人打通了几个隔板,足以容纳这位身高一米五五的娇小女生,她甚至可以在柜子里匍匐着移动爬行。

一旦关上柜门,整个空间都会变得黑漆漆的,只有头顶上的缝隙透出几道光亮。

尽管如此,对于那道指令,陈玄心没有半句怨言。

毕竟能让自己近距离接触偶像,就已经值了。

陈玄心内心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她感觉自己和徐宇之间的距离,更近了。

09

平日里,确认徐宇和杨安离开后,陈玄心会在这个大房子里闲逛。她喜欢去徐宇的卧室,打开衣柜,抱着这位男星的西服,随后深深地吸一口。

当然,这一切都得等那位叫「张姨」的保姆也出门后,陈玄心才能实现。房子里还住着一位保姆,她只在每周的一三五出现。当她出现时,家里会突然多了婴儿的啼哭。

做家政能带孩子上班吗?陈玄心没想明白。但后来有一天,她忽然知道了那个婴儿的身份。

一如往常,早上 8 点,陈玄心躺在厨房水槽里。距离她只有两步开外,张姨正忙着张罗早饭,婴儿在她背上酣睡。

接着陈玄心听到了微信视频通话的声音,接通后,响起徐宇的声音:「张姨,小宣还在睡吗?」

「是呢,少爷挺乖的。」张姨边说边笑。

陈玄心随即反应了过来,「小宣」和「少爷」,都是在形容那个婴儿。

那个婴儿……是徐宇的孩子。

徐宇结婚了。

10

2 月 12 日,这天周四,小宣留在了家里。

徐宇没有行程安排,留在家里陪孩子,今天张姨也没有来。

第二天一早,陈玄心清晨被杨安痛苦的尖叫声惊醒。她心脏狂跳,贴着柜门,想听清那对夫妻在争吵什么,然而自己只能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字眼。

「死了」、「杀人犯」……

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陈玄心忍不住担心起徐宇起来。

又过了几天,杨安熟悉的尖叫再度响起,两人又在为厨房的小熊睡衣吵架。

陈玄心缩在柜子里,一动也不敢动。外面高压的争吵,似乎能把陈玄心头顶的水槽给掀开。陈玄心只知道,这晚过后,杨安便收拾行李离开了家。

【模仿游戏】

11

直到最后,杨安和徐宇还在赌气,半个字也没跟对方说。

杨安利落地离开了这个让自己心灰意冷的家。坐在车里,设定好导航,她一个人驾车离开了锦天小区。

20 分钟车程,崇城的另一个小区,她拖着行李箱走进电梯。

在一处单元门前,她敲响了门。门打开了,一个男人热情地迎接她:「你来了。」

「我回来了……徐宇。」杨安拥抱着眼前的人,甜蜜地说道。

12

1 月 5 日,杨安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这天。

在探班《南风令》剧组这天,她看见了一个人,一个长得酷似年轻徐宇的 20 岁的男替身。

杨安怀疑老天爷在和自己开玩笑:怎么可能,居然有人长得这么像徐宇?

对于徐宇,杨安心里始终还是隐约不满,这十几年的相处,让她发现自己对徐宇的爱已经逐渐磨灭。这是个很可怕的事实,比起衰老更让自己恐惧。她不敢相信,自己年轻时那么喜欢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在十多年后相看两厌。

所以现在,老天爷是在给自己一个机会,好让自己填补遗憾?

心怀鬼胎之下,杨安默不作声地接近着那位徐宇的替身。三来两去后,那位替身也开始和杨安暧昧起来。

徐宇迟钝得很,根本看不见妻子已经背着自己精神出轨,平日里依旧对妻子不冷不热。

杨安和那位替身的关系发生实质性的进展,是在某天的对话里。

那位替身说:「你也可以称呼我为『徐宇』。」

杨安一瞬间动摇了,称呼眼前这个男人「徐宇」?就好像上天给了她一个机会,重新拥有 20 岁的徐宇。

杨安还在犹豫,那位替身却主动出击,约了杨安在周三见面。

在剧组的房车里,杨安见到了《南风令》的选角导演。虽然之前探班见过几面,但杨安还是头一次接触这位选角导演。那是个容貌姣好的女生,眼角下有颗泪痣。

杨安并不清楚,为什么今天会有这样的会面,难道是新戏片约?

「杨安小姐,最近我们有份新的片约,有个角色跟你很符合。」说着,那个女生将一份文稿推了过来,「或许你会感兴趣。」

接过这份文稿,杨安简略地翻看了一下。只是浏览了前面几页,她的神色就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剧本里的那个女角色,虽然姓名不同,但说的……似乎就是她啊!

杨安内心五雷轰顶,她读了一下后面的剧情,那个角色和片场里的一个男替身谈起了地下恋爱。她只觉得毛骨悚然,强压着恐惧,匆匆读完了最后几页的结局。随后她才明白过来——这根本不是什么「新戏剧本」,而是一份精心炮制的「计划书」!

这份计划书的最后,描绘了那个角色和替身的美好生活。

半小时后,选角导演面带笑容:「感兴趣了吗?」

杨安内心还是有些犹豫:「可我……」

此时替身握住了杨安的手,柔声道:「你一直是个好演员。」

一周后,杨安打通了某个电话。

「你想和我交换人生吗?」杨安顿了顿,说出了正在和她通话的人的名字。

「……陈玄心。」

【一出好戏】

13

2 月 9 号——这是需要陈玄心「消失」的那天。

按照杨安的提示,陈玄心离开自家房子后,主动丢弃了手机。

在监控盲区里坐上一辆车前往商业区,随着人流走进三楼最靠里的卫生间里。那里面早已有人在等候陈玄心。

杨安的造型师,化妆师,开始对这个坐在马桶盖上的女生变装。染发、假睫毛、浅棕色的发片,还有眼妆……几乎全都巨细无遗地还原了出来。

陈玄心站在镜子前,心中也是一惊,自己简直就是第二个杨安。

一番打扮下来,团队还给陈玄心戴上了口罩和墨镜,从外形上看,足以以假乱真。

打开无线通话耳机,陈玄心低头离开了洗手间。

接下来的目的地,是锦天小区。

耳机里,杨安冷静得可怕的声音传来:

「你到了锦天之后,看到别人要打招呼,点点头也行。」

「在电梯里,你要抱着双臂发抖,别太过了。」

「到 503 之后,进门之前,要反复回头看,看自己身后。」

……

对于这一系列的指示,陈玄心没有提出任何质疑。毕竟能让自己接近徐宇,这一切比什么都重要,倒不如说,自己现在正在前往一条「朝圣之路」。

「我明白了。」陈玄心最后说道。

14

此后的陈玄心,便在徐宇家的厨房水槽里过起了生活。

她离偶像的距离的确近了很多,但即便是她,也没料到偶像多年来竟然隐婚生子。

得知那个婴儿的存在后,陈玄心明显变得更加心不在焉起来。

杨安隔三岔五会给陈玄心送饭,她的状态杨安也看在眼里。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杨安说了一句:「明天是徐宇照顾孩子。」

只短短一句话,陈玄心已经明白,「计划」要继续推进了。

徐宇照顾婴儿的那天晚上,陈玄心蹑手蹑脚地打开水槽的柜门,在黑漆漆的客厅里行走。她推开了婴儿房的门,来到孩子床前。

徐宇他必须是完美的,不能出现这种污点和丑闻……

陈玄心拿起了一旁的小熊睡衣和枕头,不一会儿,她听到黑暗里急促的喘气声。渐渐地,喘气声再也听不见。

陈玄心面无表情地将一切复原,再悄悄回到水槽里。

第二天,杨安的尖叫声适时响起。

真是个好演员,完全没有彩排过。听到夫妻两人的争吵后,陈玄心这么想着。

这是不是拍戏里说的「一条过」?

15

男婴死后的那些天里,陈玄心觉得自己像个给杨安搭戏的小龙套。不对,自己连龙套也算不上,因为根本就没有出镜。

应该叫「黑子」才对,那些在日本的舞台剧里,穿着全身黑色戏服的「黑子」。他们是舞台上被人视而不见的存在,和漆黑的背景混为一体。

就好比昨天她在两人回家前,将那件小熊睡衣放在了厨房里。

杨安回来后看见,再次借机引发争吵。杨安歇斯底里的喊叫在家中炸响:「你是要逼死我才开心吗?!!」

自那天晚上,偌大的家里,只剩下徐宇孤零零一个人。虽然发生了这么多事,但陈玄心还是心疼他的。

三月初的一个晚上,陈玄心收到了杨安的短信,信息只有简短的几个字:「他喝醉了。」

握着手机的手,开始微微颤抖。陈玄心轻轻推开水槽柜门,钻了出来,望向卧室的方向。房间没有开灯,但徐宇就在那里。

一想到这个可怜的男人,陈玄心就忍不住轻声叹息。

「对不起……」被这个男人拥入怀后,她听见徐宇愧疚地说道。

陈玄心捧着他的脸,热烈地吻上去。

你并没有对不起我。

16

两个月后,偶尔的反胃开始提醒陈玄心,自己的身体好像出现了某种变化。她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下腹,感觉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萌芽了,她触电般地弹开手。

但两个小时后,她冷静了下来。

陈玄心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满怀爱意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自己根本不用怕,这可是她和最爱的偶像的结晶啊。

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陈玄心的身形越来越臃肿。在水槽里生活有些不方便了,翻身开始变得困难。有好几次干呕的声音被做饭的张姨听见,但基本都被张姨当作厨房里的老鼠躲了过去。

而杨安并没忘记自己,她每天都吩咐张姨留几份饭在冰箱。每到深夜,陈玄心就像老鼠一样开始活跃。她啃食着冰冷的饭菜,好让自己不至于饿死。

九个月的时间,足以让陈玄心的身材变得像个吹胀的气球。发现肚子开始有规律地绞痛后,她打通了杨安的电话。

徐宇当天早上有行程,没在家里。杨安叫了一些人来锦天小区接应,将陈玄心带往私人诊所。生产很顺利,陈玄心和孩子都很健康。

回到徐宇家,已经是 1 月 5 日。将自己的孩子放到婴儿房里,陈玄心耐心地等待徐宇回来。

果然,徐宇很快就发现了房间里的异样。他呆立着站在婴儿床前,陈玄心已经悄然站在他身后。

「那是我们的孩子。」

一句在背后突然出现的话,让徐宇像见鬼一样双腿瘫软在地。他几秒后才回过神来:「你……你!」

徐宇认出了这个女生。虽然样子变化了一些,但这个女生确实是一年前那位,富家千金失踪案的受害者……

只是这个女生,是怎么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

陈玄心说:「徐宇,去年你喝多了,打电话给杨安,还记得吗?」

这件事徐宇还有些记忆,瞬间他反问道:「你怎么知道?难道那个人……是你!」

「是我。」陈玄心蹲在地上,「你只有一个选择,徐宇。」

「和我在一起。不然,我就把你的事揭发。明星和他的粉丝,生下了孩子。」陈玄心凝视着他:「而且那个粉丝,还是失踪案的受害者。你说,外人会怎么想?」

「你没有选择,徐宇。」

17

陈玄心终于如愿以偿,可和徐宇在一起一个月,并没有陈玄心想的那么好。

本以为之前的「蛰伏」会在此刻苦尽甘来,但徐宇如今对着她,就像见了鬼一样。

他的眼神满是恐惧和厌恶,虽然在同一个屋檐下,但徐宇很少理会陈玄心,相当于直接无视了她的存在,只留给她一扇紧锁的房门。

二人疲惫的对抗,终于让陈玄心彻底死心,她拨通了杨安的电话:「如果现在的生活,不像之前想象的那么好,该怎么办?」

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个问题,手机那端很快传来答复:「放心,你永远有离开的权利。」

握住手机的手慢慢捏紧,陈玄心说:「……我想离开。」

18

「她亲口说的,她想离开。」

杨安对着手机另一头说。

【侦探夫妇】

19

「很好。」眼角有泪痣的女生,脸上浮起一个笑容。

她笑嘻嘻地挂上了电话。

……终于可以开始了。

20

在失踪案发生的一年前,我在家乡崇城开了一家私人推理事务所,也就是所谓的侦探所。

大学期间,阅读推理小说几乎是我唯一的兴趣,于是毕业时我想也没想,找了我爸凑了点钱,租了一个小破办公楼安置了下来。

大学时认识的女生,如今成了我的妻子,这是我的幸运。但目前的我并没有能力,让她过上富足的生活,这是她的不幸。

一年前过生日的时候,我望着蛋糕唉声叹气:事务所几乎没有任何收入,这样窘迫的状态,可能在未来还会继续持续下去。

这时,我的妻子提醒我:如果我能解决一个大案件,有了人气,收益不就会来了吗?

道理人人都懂,但这里是我的家乡,风平浪静的崇城。

「既然没有案件,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制造一件呢?」

她平静地说:「比如……一个明星。」

21

虽然崇城是个小地方,但因为有座影视城,每年来这里取景拍戏的剧组并不少。靠着大学的专业和优异的能力,妻子在两周后成功加入一个剧组,成了选角导演,负责部分角色的招募——古装电影《南风令》,男主角已经敲定是徐宇。

妻子进入剧组后,负责找徐宇的替身,她告诉我,她找到的替身和徐宇有九分相似,但那个替身是个素人,完全没有演戏经验。但妻子的意愿很高,单方面敲定了替身的角色,然而那位素人却犹豫不决。

私下里,妻子给他透露出一条信息:只要合作一次就好。有个方法可以让替身一劳永逸,拿到 1000 万,从此吃穿不愁。

只要那位替身,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提供一条失踪案的线索,给到受害者的父亲。

一个「失踪案」,妻子跟我说过。

一个能让我名声大振的案件。

22

「我女儿她,还活着吗?!」陈玄心的父亲,质问着呆若木鸡的徐宇。

趁他没注意,这位父亲猛地撞开门,冲了进去。媒体瞬间像打鸡血一样紧随其后。

一片闪光灯里,我们看到了抱着婴儿,呆坐在床边的女生,那个已经消失了一年之久的陈玄心。

「爸……」陈玄心喉咙中挤出沙哑的哭声,紧紧拥抱着早已哭成了泪人的父亲。

看到这感人的情景,我冷冷地说:「变态男星胁迫富家千金,秘密囚禁了一年多,还让女生怀孕生子……」

「这就是你极力隐瞒的事,是吗,徐宇?」我的这番话让媒体更加激动地按着快门。

徐宇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然而,在场或许只有我了解全貌。

妻子和杨安设局陷害了徐宇,陈玄心之后大概也会作伪证,将一切错误都推在徐宇身上。她体验了一番和偶像的二人世界后,又可以回到家中,成为无忧无虑的玄佑集团大小姐。而且,没人会忍心对一个受害少女的形象问责。

想到这里,我渐渐露出笑容:「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

面对着直播镜头,我胸有成竹地宣布。

  • 完 -

□ 国王 KING

备案号:YX014b6q6d2NOWDQl

编辑于 2021-08-11 16:57 · 禁止转载

您的会员即将到期

还剩 7 天到期,最低 9/月续费免费参与千场课程

立即续费

点击查看下一节

旅骗

赞同 48

目录
5 评论

分享

仅侦探可见:你在真相面前无所遁形

国王KING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