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莫斯科剧院的枪与毒

所属系列:黑色任务:悬崖上的英雄与恶徒

莫斯科剧院的枪与毒

黑色任务:悬崖上的英雄与恶徒

如何从恐怖分子的手上,一次性救出 850 名人质,普京给出的答案是——强攻。

一场巅峰对决,在莫斯科剧院上演。

01

2002 年 10 月 23 日,莫斯科国家文化宫剧院内,一片鸦雀无声。

所有观众都注目观赏着舞台上精湛的表演。

演出的音乐剧叫《东北风》,刚问世一年便口碑炸裂,万人空巷。

它讲了一位苏联空军机长,历经万难为父亲平冤,30 年后抓获真凶的故事。

剧情一波三折,扣人心弦。

加载中… 而这一天,是《东北风》的第 323 场演出,能容纳 850 人的剧场内,几乎座无虚席。

——那些好不容易抢到票的观众,都庆幸自己运气太好。

24 岁的女医生费采娃也是其中之一,男友丹尼斯排了很久的队,才抢到了两张票。

沉浸在剧情中的他俩,激动地手拉着手。丹尼斯更是被男主大无畏的行为所打动,击节叫好。

直到第一幕结束,俩人才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

「我猜,他会找到凶手的,你说是吗?」费采娃的脸上挂着笑。

「当然。萨尼亚绝不会向罪恶妥协,他可是卫国战争的英雄!」丹尼斯握紧了拳头。

「我都忍不住想看下一幕了,快开始吧……」

现场的观众们,也都一边议论纷纷,一边期待着接下来的表演。

加载中… 然而,谁都不可能预料到,命运给他们开了多么大的玩笑。

当晚 9 点左右,一辆古怪的公交巴士,静静地停驻在剧院门外。

车上共有 40 个人,有男有女,都差不多一模一样的打扮:一身迷彩服,头上严严实实裹着黑头套。

更恐怖的是,他们几乎人手一把枪,车门一开,便冲进了剧院。

当这伙暴徒从过道冲进大厅时,观众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甚至以为,这是幕间附送的彩蛋。

但炸响的枪声,霎时间打破了所有人的幻觉。

加载中… 一名身穿迷彩服的年轻男子,更是直接跳上了舞台,手持 AK47 对天扫射:

「从现在起,所有人不许擅自行动!你们必须服从!否则……」他把枪口指向舞台上一名演员,作势扣了扣扳机。

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有人尖叫着跪在地上,有人不断做着祈祷,甚至有人情绪激动,已经晕了过去……

生死时刻,丹尼斯边安慰啜泣着的费采娃,边冷静地扫视四周。

他发现,舞台边缘的一个角落里,有扇打开透气的窗户,附近没有持枪的歹徒……

但很快,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数名表演者朝着那扇窗户狂奔,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已经翻窗而出。

「不许乱跑!他妈的,我说了不许乱跑!」舞台上的年轻男子连开数枪,打得墙灰飞溅,吓退了剩下那些试图逃出窗外的人。

加载中… 「你们现在是人质,懂吗?」他大吼道,「剧院所有通道都放了炸弹,你们能做的,就是乖乖服从,不要有任何妄想!」

为了证明这一点,他让几个部下拉开了外套。

这些人居然浑身上下绑满了炸弹!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丹尼斯不断地思考这个问题。在场的大多数人质也在猜测。

这些武装分子虽然说着俄语,但相互之间称呼很像阿拉伯名字,他们中的那些女人,更是穿着阿拉伯式的黑袍黑纱。

加载中… 联想到一年前的 9·11 事件,有人甚至小声吐出了几个字:「基地?」

很快,谜底被领头那个年轻人的一句话揭晓了:

「我们来自车臣。」

「车臣……是车臣的恐怖分子!」费采娃忍不住小声说道。

「就该猜到……是这群混蛋……」丹尼斯气愤至极,太阳穴旁的青筋根根暴起。

舞台当中那人还在大声高呼,声音断断续续传进两人的耳中:

「我叫莫夫萨尔·巴拉耶夫……你们的军队屠杀了多少车臣平民……我们不是为了杀害你们……俄罗斯的军队,必须无条件撤军!」

巴拉耶夫

加载中… 巴拉耶夫

他话锋一转:

「如果一周内,撤军没有完成……那么很遗憾,你们会一个接一个被枪杀。」

这句话如同一把冰冷的尖刀,令在场每个人都感受到莫大的恐慌。

显然,这些车臣恐怖分子的目的只有一个:俄军全面撤出车臣。

那么,俄罗斯政府会同意这个诉求吗?

但凡对事件大背景有所了解的人,恐怕都知道问题的答案。

02

车臣,一直都是俄罗斯统治者心中的一个心病。

这里位于高加索山脉北侧,面积不大,只有 1.5 万平方公里,人口更是仅有 100 万,其中绝大多数信仰伊斯兰。

虽说仅是个弹丸之地,但车臣的地理位置却相当关键,堪称出入高加索山地的咽喉要道。

加载中… 此外,车臣还是石油产地,更重要的是,俄罗斯若想要通过中亚向欧洲输送石油,也必须要经过这里。

因此,控制车臣,始终是俄国历代政权都极为重视的。

然而,车臣人却始终排斥俄方统治,他们有着自身的目标,那就是:在北高加索地区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

到了苏联时期,车臣终于看上去「老实了」。

但其实表象之下,强烈的民族主义,外加历史遗留的反俄情绪,让车臣人始终暗藏着脱离的心思。

1991 年,随着苏联加速衰落解体,车臣积压许久的分离主义情绪终于涌现出来。

加载中… 当年 8 月,车臣政治家、前苏联空军将军杜达耶夫发动政变,以车臣共和国的名义宣布独立。

俄罗斯为了重新控制这块战略要地,分别在 1994 年和 1999 年,两度大军压境,试图收回车臣。

随着 2000 年 5 月战争结束,俄罗斯成功控制了车臣大部分疆域,但俄军依然面对不断爆发的小规模武装叛乱。

显而易见的是,这两场车臣战争,给当地平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

加载中… 无数无辜的车臣老人、妇女、儿童,都在战火之中死去。至于家园破碎,妻离子散,更是数不胜数……

加载中… 这些战争牺牲者的父母、亲人,还有死掉伴侣的丈夫和妻子,集合在一起,并在一些军事首领的整合下,结成了复仇的团体。

这其中,就有四十号人,自称「第 29 师」。

他们进行了周密的计划,绕开了巡逻检查,最终确定了莫斯科剧院的恐袭计划。

其领导者小巴拉耶夫,正是车臣军阀阿尔比·巴拉耶夫的侄子。

加载中… 老巴拉耶夫外号「高加索之狼」,是车臣经验最丰富、最冷酷无情的战地指挥官,也是策划恐怖事件的「顶级大师」。

而他的侄子,虽然还不到 23 岁,却也继承了长辈的衣钵,果断狠辣。

为了实施恐袭,巴萨耶夫早已事先踩点,并在剧院周围布下了炸弹。

这些炸弹设置得非常专业,任一枚触发爆炸,都会连锁引爆下一枚,从而引发大规模爆炸。

固定炸弹还不够,巴萨耶夫还安排了很多「移动炸弹」——他们大都是女性,身上绑着 TNT 炸药,随时随地都可以发起自杀式袭击。

加载中… 在这样的高压恐怖下,剧场虽有 850 人之众,却只能束手就擒,几乎无人敢忤逆暴徒。

与此同时,莫斯科当局也已经获悉了这场剧院劫持事件,并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

震惊之余,每个人都在思索该如何应对此事。

有人提出,考虑到人质数量的庞大,很容易酿成国难级的惨剧。因此有必要适当让步,至少可以暂时摆出撤军的姿态。

也有人质疑,如果因此便轻易撤军,那么如何给那些战死在车臣的将士们一个交代?

还有人更是声称,无论牺牲多少人质,也必然不能向恐怖分子低头,只需要处理好善后的抚恤工作就好。

高官们各执一词,最终,大家都把视线全都转向一个人的脸上。

——弗拉基米尔·普京。

加载中… 这个刚刚度过 50 岁生日的俄罗斯最高统治者,缓缓起身,面无表情地开口说道:

「没有妥协。我们决不能妥协。」

普京认为,如果向恐怖分子低头,必然会刺激他们策划下一次行动,屡次不断地使用这种极端方式。

「一旦我们妥协,那么所有俄罗斯人都将睡不好觉。」

留下这句话之后,他离开了会议室。

03

这一夜,费采娃和丹尼斯都没睡好觉,俩人几乎彻夜未眠。

850 多名人质,全部被集中在剧院大厅的座椅上,只能坐着睡觉,不许乱动,更不许擅自离开座位。

没有食物,水只有可怜的一点点。

后半夜时,寒风从破碎的窗户吹了进来,冷冽刺骨。

更无奈的是,费采娃难忍便意,只好向看守提出请求。

「跟我来!」两个蒙面大汉用枪指着她,紧盯着一举一动。

加载中… 费采娃颤抖着,一路跟随,向舞台走去。

「就在那里解决。」大汉用枪口指了指。

「那是……乐池?」

所谓乐池,就是舞台前乐队待着的一块凹陷区域。

在国家文化宫剧院,这块乐池有着接近半米的深度,但对于费采娃而言,在众目睽睽之下解手,依然令她无比难堪。

走进乐池内,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原来恐怖分子们早已把这里当成厕所,每个人质也只能来这里如厕。

乐池示意

加载中… 乐池示意

「我、我真希望没有抢到票……」回到座位后,费采娃靠在丹尼斯的身上哭了。

「沉住气……都会过去的。」丹尼斯抚摸着女友的肩膀,许久之后,他缓缓补充了一句:「我相信……普京会解救我们。」

费采娃点了点头。

没想到,几分钟之后,大厅外便传来了阵阵骚动。

外面有人进来了!

只听巴萨耶夫大吼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这里!」

啊……是特种部队来救人了吗?

丹尼斯的心里猛地燃起了希望之火,他直起身子,扭头向门外遥望。

只见剧院的大门内侧,站着一个孤零零的女人,一身白衣。

十几枚枪口笼罩着她的周身,恐怖分子大声质问她:你是谁?

「你们又是谁?」白衣女人不卑不亢地反问道,「为什么来到我的城市?」

这强硬的态度,令巴拉耶夫一时迷惑了。少顷,他向着大厅内的同伙喊道:「这女的一定是克格勃的特工,来打听我们的虚实!」

女人还在试图向剧场内迈步。

此刻,丹尼斯才看清那姑娘的长相:短发,和费采娃相仿的年纪,脸上写着骄傲和倔强。

「滚出我的城市和我的国家!我不在乎你,你们也吓不到我!」

她似乎毫无畏惧,朝着巴萨耶夫怒吼。

「该死……打死这个疯女人。」

枪口吐出闪焰,女人闷哼一声,倒在血泊之中。鲜血浸透了她的白衣。

「该说这话的是我。是你们,先闯入了我的国家和城市!」面对着尸体,巴拉耶夫还在倾泻着他的愤怒。

事实上,这个名叫罗曼诺娃的女人,只是个住在附近的平民。她得知人质事件发生后,勇敢地前往剧院,试图敦促大家站起来反抗恐怖分子……

奥尔加·罗曼诺娃

加载中… 奥尔加·罗曼诺娃

遗憾的是,事与愿违。

听见了枪声,目击了第一位受害者的倒下,数百名人质们更是处于歇斯底里的恐慌之中。

就在骚动和哭泣声中,费采娃和丹尼斯心惊肉跳地捱过了第一个夜晚。

第二天,人质们已经饥寒交迫,情况更加恶劣。

没有人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政府是在策划救援?还是正在和恐怖分子谈判?谁也不知道。

唯一能庆幸的是,这些车臣人尽管高压严控,还好并未对人质进行过分虐待和殴打。

加载中… 下午时分,国际红十字会的医生获准进入了大厅,为几名身体不适的人质们做了简单检查,又送来了食物和水。

费采娃吃了几片面包,那种心悸的感觉才稍稍好转。

这时,她发现原本负责看守他们的大汉不见了,换成了一个黑纱黑袍的车臣女人,手拿一把手枪,正来回踱步巡逻着。

两人的眼神对视了几次。

费采娃努力控制自己,没有避开对方的目光。

那是一双褐色的,略显沧桑的眼睛。在黑纱狭窄的缝隙里透出黯淡的光。

加载中… 不知为何,费采娃内心蹦出一个想法:她觉得,对方似乎是一个可以沟通的人……

04

趁她又一次巡逻过来的当口,费采娃靠了过去,拽了拽她的衣袖:

「你好。」

车臣女人停下了脚步。

「看到那些孩子了吗?」费采娃指向远处的儿童人质,「他们并没有对你的城市做什么吧?」

黑衣女人蓦然不语。

「如果你们充满愤怒,请把怒火对准那些高官们,是他们发起了战争。放过孩子们吧!」说到最后,费采娃的眼泪几乎流了下来。

「你知道吗?」那女人的声音很低沉,「我的孩子,三个孩子,都在你们发动的战争里死去了。他们也没有做错任何事。但他们还是死了。」

「……」

这下,轮到费采娃沉默了。

「我们在这剧院里的每个人,都有无辜的亲人在战争中死去……」黑衣女人继续说着,可以看出她在尽最大可能克制自己的语气。

加载中… 一旁的丹尼斯突然开口接话:「可是……就算你现在就杀了我们,就算你是为了复仇,你知道俄罗斯军队下一步会对你们做些什么吗?」

女人刚要作答,一个年纪很大的武装分子走了过来,严厉警告她不要和人质多说话。

她冷冷扫了一眼丹尼斯,忿忿走开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费采娃感觉度日如年——一直坐在座位上,她的双腿早已麻木,渐渐失去知觉。

乐池的粪臭味不时飘来,令她陷入一种饥饿和恶心交杂的痛苦状态中。

与之相比,精神上的折磨更是令人难熬。

对于未知的畏惧,生死无定的惶恐,缠绕在每个人的心间。

加载中… 入夜之后,昏昏沉沉睡去的费采娃被一声爆响惊醒了……

惊魂未定的人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恐怖分子们纷纷向剧院东北角聚集过去。

有人在大声嚷嚷:「是 FSB!是 FSB 在搞破坏!」

FSB,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简称。它的前身,就是著名的克格勃机构。

巴萨耶夫一跃而起,端着喇叭,朝墙外大吼:「如果你们想搞事情,我会炸掉整个剧院!这他妈不是危言耸听!」

他身边的手下粗暴地拽来一名女人质,把手机塞到她的手上:

「不管你们是谁……是不是要解救我们……只希望你们千万不要进入剧院,否则,他们一定会枪杀所有人……」

或许是女人的哀求起到了作用,剧院外再也没有传出大动静。

事件发生地的剧院

加载中… 事件发生地的剧院

但破损的墙壁,令寒风倒灌了进来。

在俄罗斯,大型室内场所比如商场、剧院,入口处都有衣帽存放处。此刻人质们全都身着单衣,因为外套和大衣还都挂在在存放处。

费采娃冻得瑟瑟发抖,蜷缩在男友的身边。丹尼斯搂住了她,自己也止不住地打寒颤。

「求求你们,把大衣还给我们吧。」

「没有大衣,我们很快就会冻死。」

越来越多人质发出哀求。

见此状况,巴拉耶夫扬了扬眉毛,示意手下去取衣服。

几名手下从大堆外套里,一件一件随意丢给人质们。妇女和孩子优先,对于那些穿戴齐整的男人,他们直接忽略而过。

费采娃把自己裹在一件宽大的羊绒大衣里,她觉得舒服多了。

入夜之前,那个黑衣女人又经过了这里,她把一个小塑料杯放在费采娃的面前,里面灌满了水。

「谢……谢谢你……」

那一刻,在费采娃的内心深处,居然不可思议地钻出了一丝幸福感。

两天以来,她第一次睡得稍稍踏实了些。

她显然不知道,这两天来,这群车臣恐怖分子,和俄罗斯方面都进行了多少轮激烈的博弈。

她更不会猜到,天亮之后,会发生什么……

05

几天来没有睡好觉的人里,巴拉耶夫必然算一个。

当他提出诉求后,俄罗斯政府很快就给出了回应:短时间内想要完成撤军,是不切实际的。

撤军这样的军事行动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巴拉耶夫明白,这是对方拖延时间的说辞。不过,俄罗斯军队确实暂时停止了对叛乱地区的炮击和空袭。

加载中… 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巴拉耶夫在第二天释放了 39 名人质,他们大多数都是儿童和外籍人士。

他还向俄方提出,如果能够把艾哈迈德·卡德罗夫送来剧院当人质,他可以立刻再释放 50 人。

艾哈迈德·卡德罗夫是如今车臣领导人,小卡德罗夫的父亲。当年的他,也是车臣军事头目,曾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英勇对抗过俄军。

然而,他却在 1999 年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转而向俄方投诚,摇身一变成为了「亲俄派」。

在巴拉耶夫看来,卡德罗夫无疑是个变节者,一个彻彻底底的叛徒。

卡德罗夫父子

加载中… 卡德罗夫父子

不知道是他拒绝当人质,还是俄方阻止他前往,总之这一提案被否决了。

不过,俄方请来了很多颇有声望和社会地位的人参与了谈判,这其中就包括苏联前总统戈尔巴乔夫。

显然,这些谈判不可能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反倒是俄国特工们不断进行的救援尝试,比如炸开下水管道,派人从屋顶下探到露台等等,令巴拉耶夫高度警觉。

他借一名释放人质之口,下达了最后通牒,如果俄罗斯再不认真对待他们的要求,就将开始轮流枪杀人质。

情况已然十分严峻,但俄罗斯方面始终没有找到太好的应对办法。

加载中… 正面强攻?显然是不可能的,恐怖分子们牢牢紧握着控制器,一旦势头不对,就会立刻把整个剧院引爆,玉石俱焚。

潜入解救?也不可行,毕竟人质的数量实在太多,整个行动一定会被发现。

焦头烂额的普京不但取消了原本的出访计划,还紧急召开安全会议,请来驻俄的西方情报部门代表,希望他们能够分享解救人质的经验。

另一方面,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也在进行营救人质的紧急演练。

原来,遭遇恐袭的国家文化宫位于莫斯科一号轴承厂内,包括剧院在内的建筑,都是苏联时期的产物,这意味着——同样的一份建筑图纸,常常在不同地方建造多个版本。

加载中… 果然,安全局很快在莫斯科找到了一座和事发剧院一模一样的建筑。

营救专员对这座建筑里里外外都进行了研究,寻找突破口,两支特种部队「阿尔法」和「信号旗」更是在内部进行了训练,试图找到最佳营救方案。

借助这座剧院的「复制品」,特工们迅速了解了如何放置摄像头的角度观察内部,如何利用排水管进行监听,还对较薄的非承重墙实施了爆破演练。

遗憾的是,尽管演练了无数次,万无一失的营救计划还是没有找到,人质出现伤亡的概率依然很大……

加载中… 特工们还在努力尝试新办法时,联邦安全局突然下达了紧急命令,要求火速拿出营救方案——因为,剧院现场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变化……

10 月 25 日,也就是事发第三天。

又有一名叫弗拉赫的男子穿越警戒线闯入了剧院,他自称是一位父亲,想要解救自己的儿子。

还未找到儿子前,恐怖分子便发现了他,并将他拖到剧院二楼的房间内枪杀……

枪声虽小,却再度点燃了人质们稍稍平息的情绪。

更可怕的是,人质们被压抑许久的精神,已然在崩溃的边缘:很多人开始嚎啕大哭,还有些人穷尽污言秽语地咒骂着。

剧院内,一片混乱。

歇斯底里的情绪在人群中快速传播,几乎失控的场面令恐怖分子们感到无比焦躁,他们接连向天花板鸣枪……

加载中… 费采娃也在小声哭泣着,她上半身都埋在大衣里,不敢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就在此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我必须得做些什么……」

「丹尼斯……」她探出脑袋,身边的男人已经离开了座位,快速向通道移动。

丹尼斯就像他半个家乡,蒙古草原的野马一样,迅捷地冲向一个车臣黑衣女人,试图把她制服,作为反向人质,来解救大家脱身……

这一突发状况令恐怖分子们大为惊异,阿布迅速掏出手枪朝丹尼斯射去!

子弹射偏了,却意外击中了旁边的两名人质,两人顿时倒在血泊之中,生死未卜……

枪击也阻碍了丹尼斯的行动,手无寸铁的他只能龟缩在座椅后,被一冲而上的恐怖分子们按在地上。

丹尼斯·格里布科夫

加载中… 丹尼斯·格里布科夫

「不论你们抱着怎样的目的……」丹尼斯挣扎着,从喉头爆发出最后的嘶吼,「你们对平民采用恐怖主义,都是不可接受的!」

「带到楼上去!」巴拉耶夫面容比冰还要冷酷,补了个扣扳机的手势。

「你们什么都得不到。懦夫!什么都得不到。」

被强拖去了二楼房间之前,丹尼斯留下了最后的辱骂。

加载中… 费采娃尖声大哭,想要阻止悲剧的发生,身体却不听使唤。

一个端着 AK 步枪的壮汉,隔断了她和丹尼斯。

一念之差,阴阳永隔。

丹尼斯的死讯,很快就被俄罗斯政府获悉。

当人质的安全已经危在旦夕,当车臣人已经控制不住杀意……对于普京而言,这意味着行动必须进行,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一个激进而冒险的营救计划,被他亲手拍板批准了……

06

营救计划说简单也简单:把毒气释放入剧院,让恐怖分子和人质同时麻痹,失去行动能力,然后特种部队趁机一举攻入,实施营救。

在「仿冒品」的演练中,阿尔法部队已经大致掌握了剧院的通风系统结构,如何将毒气送进去,他们做到了心中大致有数。

但最关键的点就在于,毒气的释放。

所谓毒气,其实就是气溶胶形态的麻醉剂。

众所周知,每个人对麻醉剂的承受剂量是不同的。

加载中… 在场的人员里男女老幼都有,而恐怖分子大都是壮年男性,要保证他们的昏迷,所需要的剂量一定超出让一个老年女性昏迷的剂量。

令一个人昏迷的量,或许会令另一个人死亡。

该如何才能达到营救的目的呢?

最终,营救总负责人,联邦安全局副主任普罗尼切夫将军决定,采用苏联留下的一款强麻醉气体——一种卡芬太尼和瑞芬太尼的混合物。

这种麻醉毒气原本用于战场,它能够在释放后很短的时间内生效,麻痹敌人的神经,让他们迅速丧失行动能力。

普罗尼切夫将军

加载中… 普罗尼切夫将军

可是,它的副作用同样很强,只不过在万分紧急的情况下,俄方还是决定选择绝地一搏……

10 月 26 日清晨,剧院里的人们突然闻到一阵奇怪的烟雾气味,但却不知道源头来自哪里——有人觉得是从通风通道飘出来的,也有人认为是从舞台下方传上来的。

恐怖分子们起初还以为是哪里起火了,但很快警觉情况不对。

他们提着枪,四处检查烟雾的来源,但很快就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地上。

加载中… 巴拉耶夫立刻意识到,是俄罗斯派兵来解救人质了。

他对此还算有所准备,立刻安排自己和几个亲信戴上了防毒面具,朝剧院窗外随机开火。

但是一片漆黑之中,丝毫看不见人影,并不知道对方藏在哪里,会从何处发起进攻。

大约 20 分钟后,所有人质已经全都躺倒在地一动不动,除了戴上防毒面具的部下外,其他人也全部丧失了神志。

巴拉耶夫紧张到了极点,但他依然保持克制,没有枪杀任何人质。

就在此时,几声巨响从不远处传来,阿尔法特种部队发起了强攻,他们从屋顶、地下室、正门,各个方位攻入剧院。

剩余的恐怖分子则选择了负隅顽抗,双方展开了枪战。

加载中… 其实此刻巴拉耶夫他们的心中,已经明白了自己的结局。

一个多小时后,40 名恐怖分子全部阵亡,而俄方的损失可以忽略不计。

遗憾的是,这场营救却远远称不上「一场大捷」……

大批吸入麻醉气体,失去意识的人质,从此再也没有醒过来。

而这个数目达到了惊人的 119 名!

导致这样悲剧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医生和救助团队来得太迟——由于没有及时清理周边交通,甚至发生了救护车在狭窄的小巷中被车辆堵住的意外。

另一方面,一些人质昏迷后,整个脸埋在座位里,这样的体位导致了窒息。还有一些受害者,则被自己松垂的舌头呛死……

即便是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人质,其中也有一部分患有终生残疾。费采娃便是其中一个,她的身体从此之后便变得很差,精神状态更是一落千丈,常做噩梦。

加载中… 两天之后,俄罗斯人对车臣反动武装发起了报复性打击,30 多名武装分子在首都格罗兹尼附近被杀。

一年之后的 2003 年,亲俄的老卡德罗夫在普京的支持下,掌控了车臣的地方大权。在他的影响下,车臣问题不再成为大问题。

后来,他的儿子小卡德罗夫取而代之,牢牢把持着车臣,并保持着与普京的密切关系。

直到如今,俄罗斯人依然会记得当初的剧院惨剧,每年都会有人缅怀那些无辜的死难者。

加载中… 2022 年 10 月 23 日,人质事件 20 周年这一天,44 岁的费采娃带着一束花,来到了遇难者的墓地——丹尼斯永远长眠于此。

这个干瘦的妇人凝视着照片墙,口中喃喃念叨着:

「我终于能理解你了……无论站在怎样的立场,恐怖主义都是错误的。」

备案号:YXX1jJl0D8AfYOoNAQHymNx

编辑于 2022-11-07 20:38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约书亚树公园失踪疑云 ​ 赞同 93 ​ 目录 8 评论

黑色任务:悬崖上的英雄与恶徒

眠眠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