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出行解难共结伴

所属系列:皇宫记:你是朕心里的一颗糖(已完结)-第七章 缘非无心不可绝

出行解难共结伴

皇宫记:你是朕心里的一颗糖

01
又是一年春日,三月刚至,皇宫的大门敞开,一台台华丽黄盖的车驾迤逦而出,前后卫兵严密守卫。在皇城根脚下住的人都知道,这是皇上要出巡了。

此次出巡虽然早上议程,本来按部就班准备,过年时皇上突然提前时间,还更改路线,先去济南府,视察当地治理黄河情况。

当然,按照惯例,皇后要一同前往。

也有不同之处,皇后身边多了位女眷,据说是皇后的妹妹,长相清新可人,有好事的太监偷偷议论皇上要纳入后宫,被太监总管老莲知道,让人狠狠打了他们几十杖,半条命都要没了。

没有人知道,这次提前出巡就是因这个叫明月的女孩所求,去济南府也是另有原因。

明月的家,就快要没了。

明月的爹,江湖人称万般老鬼,皆因有一手出神入化的易容本事。他以千面示人,反而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以至于名字都很少有人知,只是说起这个「老鬼」名号,有人赞叹不已,有人恨得牙根直痒。易容术在江湖中虽然只是微末小技,但很多时候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而且老鬼所创「千与门」,教出徒弟不多,但个个不可小觑。他们行踪隐秘,面目多变,没少给一些人添堵,而且纵然得罪了人,也能轻易脱身,最终惹得众怒。大家一合计,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人我抓不着,干脆直接杀到老窝连根拔掉,这个世界才能清净。

于是他们相约:四月初一,千与门灭。

一般来说,要让一脉在江湖消失非同小可,必然引起震动和争议,但这次没有人敢跳出来说一句不平的话。

因为发起此事的正是江湖上最大的三个门派:武当、峨眉和少林。

这千与门,把这三大门派都得罪光了,可见是多能闯祸呀……
 
02
六年前,武当派出了个奇才赵晴川,武艺绝伦,被当作接班人重点培养。此人恃才傲物,品行不端,因门派地位和功夫得以保全,愈加放肆。

后来赵晴川不知怎么沾上赌博,出入各大赌场,一掷千金,偏又赌技欠佳,不仅输光所有细软,还搭上武当后山的练功宝地。当赌场的人声势浩大去占地时,武当却道赵晴川近日一直闭关,未下山行赌。他们哪里肯信,只道有意偏袒,这么多双眼睛看他进出赌场还能有假?

后来越闹越大,事关武当声誉,又因为赵晴川平日人缘实在太差,派内也有不少人声讨。为了门派稳定,上层不得已将他禁锢后山,赔了一大笔银子保住地。他们心里知道赵晴川确实被冤枉,可世人不信,再多辩驳也是枉然。

几番私下查证,武当终于得知,当初那个嗜赌的赵晴川,正是千与门大弟子「无影人」杜照宁所扮。但一无实证,二抓不到人,暂时吃了哑巴亏,梁子已经不可化解。

两年前,峨眉派男弟子风息长相俊美,已与掌门爱徒兰若若订下婚事。一日风息奉门派之命下山办事,回来后不知为何魂不守舍,在婚礼前夕提出取消婚约。原来他在山下遇到一女子,一见倾心,宁可离开峨眉也要去追寻。师门震动,百般追问,风息不得不承认,自己不知女子何名何姓,只是与她约定三日后在城郊绿亭相会。

三日后,当峨眉派气势汹汹赶到绿亭时,发现此处空无一人,只留有一封信。信中说,风息下山时到风月楼寻欢。既是大派高徒,又有婚约在身,如此浪子便由她替峨眉考验辨别,不必相谢。

落款:「玉面狐」谢湘。在江湖历练过的弟子知道,她出自千与门,最见不得世间渣男,这封信多半是真的。

众人默默收好信,回到门派与风息对峙。风息自然不承认,然而那些黑历史不抖则已,稍细心查证便发现他劣迹斑斑,不仅多次到外寻欢,还暗中勾搭小师妹。掌门愤怒不已,亲自废他武功,逐出师门。

按理说,这对峨眉本来是好事,但对兰若若来说,只觉面颜丢尽,恨不得生吞谢湘皮骨。这些时日掌门身体愈发不好,她逐渐揽过事务,能有机会除掉千与门正合心意。

武当和峨眉对此事如此上心,情有可原。世人不知为何少林向来与世无争也来掺和此事。

少林本来确实无意管这个小门派,但武当一封来信改变了长老们的心意。

原来四年前丢失的佛门至宝金刚丸,很有可能就是千与门的飞贼罗娘所为!
 
03
「金刚丸……怎么这么像街头卖艺常推销的药丸?你偷这东西做什么?」行进的车内,皇上听完明月把千与门与三大门派的恩怨说清后,问她。他一直以为明月就是罗娘,因她救驾有功,不再计较宫中行窃一事。

明月有意无意看眼身边的皇后,支吾说:「可能就是……好玩吧……」

皇后搭言:「其实正是金刚丸有名,所以世间都喜欢拿它作噱头。臣妾听说它是由少林寺中一株树所结秘果制成,由高僧开光,普通人吃了化解顽疾,学武之人吃了境界能更进一步。此果据说十年才结一颗,自然无比珍贵。少林寺看管严密,明月妹妹想必是有急用才不得已借用吧?」说着给明月一个眼神。

明月醒悟,连忙点头:「对,我也是迫不得已。」

皇上说:「少林高僧都是和气讲理之人,你好好认错,我想不会过于为难。」

明月点头,皇后一边不语,心里却道,陛下不知江湖险恶,哪有如此简单的事啊。

皇上说:「你这门派的本事的确独特,变成什么人都可以?」

明珠说:「当然不是,要依易容者的身形、性别、口音而定,还要反复揣摩被易容者的言行。据说练到出神入化境界,可以轻易突破本人外型,反正我没见过,也不知我爹有没有这个本事。」

她眼睛转了转,笑起来说:「虽然我本事微末,皇上要是喜欢什么外表的女子,我也能变上一变。」

皇上一愣,说:「你不是已经变过了?」

轮到明月愣住:「什么时候?」

皇上说:「那时在避暑山庄之中。」

明月想想,明白过来,去年夏天皇上在山中失踪,皇后外出寻找,是她扮成皇后样子遮人耳目。

明月撇嘴:「皇上在皇后姐姐面前,嘴这么甜。」

皇后笑着轻轻摇头。

皇上说:「任何时候朕都是这个回答。」他看向皇后,握住她的手,「朕很奇怪,你们说朕会说话,其实朕并不善言语,只是把心里话道出来而已。」

「所以,并非嘴甜,而是心诚。」
 
04
车行半途休整,新上任的御前侍卫炎火上前报告:「皇上,沿途一直有人跟踪,属下为避免打草惊蛇,已安排人悄悄围上去,请皇上放心。」

皇后皱眉说:「明知道是皇家车队还敢跟踪,是谁这么胆大包天?」

她心中担忧,是不是什么武林高手,这才不惧层层严密守卫,如果这样,自己拼尽力也要护着陛下离开。

这时有人来报:「跟踪者已被抓住。」

皇后疑惑,就这么简单?会不会是一个陷阱,假意被抓到,押到陛下面前再想办法挣脱,趁其不备再对其不利。

皇上说:「押他——」

皇后说:「押他到林中,审问来者意图。」

对方回:「此人说认识明月姑娘。」

皇后转向明月:「你知道是谁?」

明月支吾道:「也许……大概……可能……反正……你们也都认识。」

皇上和皇后对视一眼。

皇上命道:「带他前来。」

没多久,侍卫押着一个低头耷耳的人过来。

一见他,皇上皇后笑起来,可不是认识嘛,当初可是拿刀架在皇上脖子上的人。

皇上故意板起脸:「叶小舟,你好大胆子,敢跟着朕的车队,有何企图?」

皇后也说:「你不在昊天帮待着擅自下山,是不把我这帮主放在眼里?」

叶小舟跪下,哭丧着脸说:「小的知错,可就是不放心。」

皇上问:「不放心什么?」

叶小舟抬头看眼明月,低头不说话。

皇上明白什么:「你们俩……」

明月赶紧说:「我们没什么!叶小舟,我不是让你别缠我吗?」

叶小舟小声说:「我怕你有危险。」

明月哼声:「我能有什么危险。」

「我还怕,」叶小舟犹豫下说,「你这一走就不回来了,我再也见不到你。」

明月说:「我回不回去和你有什么关系?」

叶小舟涨红脸,几次张口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泄气地说:「没关系。」
 
05
皇上让叶小舟起身,问他:「你是为明月而来?」

叶小舟点头。

皇上又问:「所以你是不愿回去?」

叶小舟点头。

皇上问明月:「你想让他跟来?」

明月摇头。

皇上又问:「你讨厌他?」

明月迟疑下,依旧摇头。

然后赶紧补充说:「但他有时候很烦人。」

皇上说:「你们一个不愿走,一个不让来,还真是让朕为难。」

明月说:「皇上您命他回去不就行了?」

皇上说:「他又没犯大错,朕向来不愿强人所难。」

皇后说:「陛下,臣妾倒是有个请求。此去济南府,所要处理事情太多,一些消息需要前期打探,不如让叶小舟先行一步,掌握那边情况。」

皇上眼睛一亮:「这个好。叶小舟,你可愿意?」

叶小舟忙说:「小的愿意,只要不赶我走,做什么都愿意。」

他随后问:「不知车队还有几天能到?」

皇上看向炎火,炎火躬身回道:「按照行程,大约还有五天。」

叶小舟望向明月:「没问题,我在济南府等着。」

明月别过脸去,撅下嘴巴。

等叶小舟满怀期待乘马离去,车队修整也差不多。炎火下令人马继续前进,随后不动声色走进明月,说:「你到时想见到他吗?」

明月不明所以望向他。

炎火说:「你若是着急见他,车队加紧行进,三天就能赶到。你若不想见,拖延个两三天,皇上也能理解。」

「还有,」他凑近小声说,「我可以中途安排人把他劫住,让他到不了济南府。」

明月瞪大眼睛,吃惊不已。

炎火突然笑出声:「看把你吓的,还是很关心他嘛,嘴巴却又严得很。你心里究竟什么想,自己也没想明白吧。」

说完,他径自离开,催促众人加快启程,剩明月愣在原地。

是啊,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