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感染

所属系列:怪雾罗生门:深渊里,谁在凝视你?

感染

怪雾罗生门:深渊里,谁在凝视你?

班长失踪后的第三天,在群里发了一个群公告。

【封控期间,所有同学不可以离开校园。】

【戴浅蓝色口罩的才是人类。】

并附上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他一脸惊恐地往前跑,仿佛身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他。

01

看完这段视频,寝室里爆发出室友高分贝的尖叫。

平时不怎么聊天的班级群也瞬间被疯狂刷屏了。

手机的视频还在重复播放着。

视频里,班长似乎在一个非常黑的地方。

他一脸惊恐地往前跑,不断地扭头往后看,仿佛后面有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在追他。

可是后面,分明什么也没有。

下一秒,班长的身影凭空消失在了黑暗中。

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响起,伴随着班长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视频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手机差点从我手中滑落。

视频的拍摄日期显示是三天前。

很显然,失踪的班长恐怕已经遭遇不测了。

室友宋妍从厕所里跑了出来,哆哆嗦嗦地说道:「这视频是怎么回事啊?班长他……死了吗?」

孟璐皱眉道:「你们看,视频被撤回了。」

虽然视频被撤回了,但是群里所有学生都已经看到这段视频了。

群里的聊天依旧在不断刷新。

大家都在议论班长的死因,还有人提议要报警。

这时,我点开了群公告。

【封控期间,所有学生不得离开学校。】

【请所有同学佩戴好口罩,注意,戴浅蓝色口罩的才是人类。】

【校园广播拥有绝对命令,请遵守广播里的话。】

【寝室绝大多数是安全的,除非你的室友开始谈论一些你听不懂的话。】

【寝室楼没有电梯!】

【九点之后,不要在宿舍内照镜子。】

【如果发现室友趴在桌子上睡觉,一定要叫醒她。】

【小心那些黑暗中的生物。】

【十点之前必须回到宿舍楼,宿管阿姨讨厌没有时间观念的学生。】

【学生之间不得发生暴力行为。】

……

这些规则,实在是太古怪了。

一股不安弥漫在寝室内。

就在这时,呲呲——

刺耳的电流声响起。

校园广播里传出了班长的声音:

「同学们晚上好,学校因突发情况临时进入封控状态,请所有学生在十分钟之内来到操场,进行核酸检测。

「核酸检测相关事项,请各位同学参考班级群公告。

「不遵守规则的人,会死……死…….死……」

最后的声音仿佛卡壳了一般。

我的脚底升起一股凉意。

群公告里有一条关于核酸的规则。

【操场没有第四个核酸点,每个核酸点排队人数限制为 20 人。】

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晚上九点十分。

操场离宿舍大概五分钟的距离。

如果按照正常步行,所有人都能九点十五来到操场。

我来到了窗前,往外望去。

寝室的窗户正好对着操场。

以前我站在窗前,就能看到在操场活动的学生。

但是现在,我竟然连操场的轮廓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一片浓稠的黑暗。

群里的同学们都慌了。

走廊上响起了开门的声音,还有密集快速的脚步声。

其他寝室的人出门做核酸了。

突然,我戴口罩的动作停顿住了。

宋妍已经打开了门,扭过头疑惑地看着我。

「念念,快点啊!」

孟璐也在催促我。

刚刚,我分明就在杂乱的脚步声里,听到了一个声音。

笑声。

尖细的笑声夹杂在杂乱的脚步声里。

「你们刚刚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孟璐和宋妍都摇了摇头。

「走吧。」

或许是我听错了。

寝室的走廊里非常安静,似乎刚刚那些脚步声和开门声,都是我们的错觉。

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发出呲呲的声音。

忽明忽暗。

几只黏腻的虫子在灯泡上蠕动着。

是我从未见过的虫子。

我强压下内心的异样感,往前走去。

02

突然,前面一个寝室门开了。

三个女孩子手挽着手走了出来。

这几张年轻的面孔我有些眼熟,每天都能看见,但却从未打过招呼。

她们看见我们,笑着对我们点了一下头。

但我却隐约觉得哪里有一丝怪异。

但具体是哪里奇怪,我却一下子想不起来。

宋妍是个社牛,这一层寝室的人她几乎都认识,她刚想走上前和她们说几句话——

我猛地扯住了宋妍的手臂。

冷汗从我额头滑落。

我的心脏狂跳,喉咙干的厉害。

宋妍不解地回头,看着我。

我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了那句话:

「你们还记得,我们寝室里的门是向外推开的吗?」

宋妍:「我当然记得啊,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这时,孟璐脸色难看地压低声音说道:「白痴!你没发现,她们刚刚是朝里拉开的门吗!」

03

那三个女孩还站在我们前面不远处,微笑地看着我们。

她们从刚刚开始,就没有眨过眼睛。

一直在,直勾勾地看着我们。

「快点走啊,不然要赶不上核酸了。」

三个女孩异口同声地说道。

除了声音不一样之外,音调竟然出奇地一致。

这下连迟钝的宋妍都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她缓缓后退几步,挤在我们中间,颤巍巍地说道:「她们是怎么回事……」

【请小心那些黑暗中的生物。】

我低声说出了这条规则。

三个女孩的身后,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而且她们似乎,没有影子。

注意到这点之后,我的后背蹿起一股冷意。

「你们怎么不走了?」

其中一个女孩看着我们,缓缓说道。

她的嘴角,翘起一个夸张的弧度。

「怎么办!」宋妍快要哭出来了。

孟璐抓紧了我的手。

她的掌心变得十分黏腻,全是冷汗。

等不到我们的回答,女孩们开始慢慢朝我们靠近。

她们三个人走路的姿势,甚至迈开的步伐,全都丝毫不差。

僵硬沉闷的脚步声,正缓缓朝我们靠近。

我有一种预感,如果她们真的走到我们面前,会发生非常恐怖的事情。

随着我们之间距离的缩短,女孩们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显,眼角夸张地上扬着。

可是我们寝室,就在走廊尽头。

身后,已经没有退路。

只有一面墙壁和镜子。

唯一可以躲藏的地方,是寝室。

我用力地咬住嘴唇。

冷静点,苏念。

一定有什么被你忽略掉的细节。

想起来。

快点想起来。

我快速地扫了两侧的寝室门。

此时,女孩们离我们的距离,不足半米。

她们走得极为缓慢。

但只需要半分钟,她们就能走到我们跟前。

我甚至能闻到从她们身上传来的那股腐臭的味道。

孟璐焦急道:「快点!我们快回寝室!」

回寝室?

我被孟璐往寝室的方向拽去。

我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

强烈的恐惧下,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细节。

就在孟璐颤抖着用钥匙打开寝室门,让我们快进去的时候——

我一下子推开了孟璐。

猛地拽上宋妍的手,往镜子前撞去。

「苏念!你疯了!那是镜子啊啊啊啊!」宋妍大叫。

就在我们要撞上镜子的那一刻。

周遭的场景倏然变化。

我们回到了寝室内。

宋妍大口喘着粗气,惊魂未定地看着我说道:「怎么回事?你不是带着我往镜子里撞吗?我们怎么又回到寝室了?」

孟璐奇怪地看着我们,似乎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这么恐惧。

「你们刚刚是怎么了?我喊你们走,你们却像中邪了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宋妍听到孟璐的话,彻底傻眼了。

我快速地解释道:「还记得那条规则,九点之后不能照镜子吗?」

「但群公告发布的时间,是九点十分。」

「宋妍,你当时是不是在厕所里照镜子?」

宋妍:「对,我当时确实在……」

「所以,我们违反了规则。

「寝室的门开的方式,是相反的,寝室两侧的门牌号,也是倒着的。

「孟璐抓着我的手的时候,我看到了她手上的痣。

「她的痣是在左手上,可是她抓着我的是右手。

「所以我推测,这个孟璐不是真的,我们之前是在镜子里面。」

就在这时,校园广播再次响起。

「请所有还未做核酸的同学,立刻到学校操场进行核酸。」

我暗道不好。

现在是晚上九点十五,我们离核酸剩余的时间,只剩下五分钟了。

04

我们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学校操场。

我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宋妍大口地喘着粗气。

孟璐倒只是微微喘气,毕竟她是体育生。

操场上早就排起了长队。

从左往右数,有四个核酸点。

前三个核酸点都排满了人,只要最后一个核酸点孤零零的。

最后一个核酸点的工作人员,是一个头发很长的女人。

她低垂着头,看不见脸,手指放在桌面上,发出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声。

这个女人给人一种非常阴沉、不好的感觉。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没有去第四个核酸点。

我数了数人数,发现中间两个核酸点队伍都排满 20 人了,只剩下第一个刚好有三个位置空出。

孟璐:「我们去排队吧。」

这时,我迟疑地开口道:「怎么样才算是最后一个核酸点呢?如果从左往右数,最右边的就是最后一个,但如果顺序,是从右往左呢?」

那么第四个核酸点就会变成第一个。

核酸排队时间只剩下了半分钟。

我们必须做出决定。

是第一个,还是第四个。

宋妍和孟璐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我。

我后背绷得很紧,咬金牙关,死死地盯着队伍。

队伍有条不紊地一个个前进。

20 秒。

15 秒。

我的鼻尖冒出了冷汗。

我能感觉到,随着时间的逼近,一种阴冷黏腻的感觉开始缠绕我全身。

我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有一些似男似女的声音在我耳边低语。

五秒。

天空闪过一道惊雷。

此时操场上的路灯似乎突然出现了问题。

一瞬间,操场陷入了黑暗。

周围响起了短促的尖叫声。

终于,我发现了异样。

操场上的光线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第四个!」

我大吼一声,往第四个核酸点跑去。

宋妍和孟璐紧跟着我。

其他学生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我们。

「喂,不是说了不要去第四个核酸点吗!」

「第一个队伍还有空的位置啊!」

「你们不觉得第四个核酸点的那个工作人员长得怪吓人的吗?」

人群里发出了好心的提醒声。

我没有理会他们。

最后一秒,我们三个站在了第四个核酸队伍里。

那个女人敲击桌面的动作停止住了。

说实话,近距离面对这个女人,我整个身体都止不住地在颤抖。

女人的头发仿佛很久没有梳过一般,全部打结成一团。

最为古怪的是,她的手指上没有指甲盖。

05

我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

我甚至觉得,是不是一开始的决定是错误的?

「张开嘴巴。」

女人的声音格外嘶哑难听。

我胆战心惊地张开了嘴巴。

好在核酸的过程非常顺利。

我刚要离开的时候,女人却突然用力地抓住了我的手。

就在这时,女人缓慢地抬起了头。

我看见了她的脸。

那是一张没有任何皮肤包裹的脸。

裸露的肌肉上,仿佛包裹着一层黏液。

女人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的心脏跳得飞快。

下一秒,她松开了我的手。

我的掌心里,多了一张纸条。

我下意识地捏紧了这张纸条。

「下一个。」

女人再次低垂下了头。

我们顺利做完了核酸。

我小心翼翼地展开了纸条。

当我看清纸条上的内容的时候,瞳孔猛地一缩。

一道闪电再次劈下。

纸条上写着——

你其中一个室友是假的。

小心她,切记切记。

她早已被感染。

我后背一阵发冷。

我扭过头,看着身后站着的两个室友,陷入了沉思。

宋妍好奇地小声问我:「念念,你怎么知道这才是正确的核酸点?」

我的眼神移向了第一个核酸点,指甲用力地嵌入了掌心。

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我才解释道:「还记得刚刚操场短暂的停电吗?」

宋妍和孟璐点头。

那时候,操场短暂的停电之后,我看不清所有人的脸。

但唯独只有一个人的脸,却是能看清的。

第一个核酸点的工作人员的脸,是微微发亮的。

这根本不可能是正常的人类。

听完我的话,宋妍一脸恐惧道:「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孟璐:「那这些排错队伍的人……」

我没有说话。

这时,异变发生了。

第一个核酸点做完核酸的一个男生,突然涨红着脸,捂住了自己的喉咙,发出了嗤嗤的声音。

下一刻,他发出撕心裂肺的呕吐声。

周围的人发出恐惧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男生吐出的呕吐物里。

全是密密麻麻蠕动的黏腻的虫子。

这些虫子表面,覆盖着一层浅褐色的黏液。

虫子在地上扭动着,一些钻进了下水道,一些被慌乱的学生们踩死了。

很难想象,这种东西,是从人嘴巴里吐出来的。

一股极为难闻的腐臭味在操场弥漫了开来。

那种味道,我曾经闻过一次。

有一次我做义工,每隔三天会去照顾一个孤寡老人。

但有一次,我因为考试,所以请了一周的假。

等我考完试,来到那个老人的家里的时候。

一股扑鼻的恶臭味传来。

老人已经死了五天了。

他的身上,爬满了白色的蛆虫。

而我现在闻到的,就是那种味道。

我感觉无比的恶心。

那些虫子,正是我在白炽灯上见过的。

那些古怪的从未见过的虫子。

「好痒……好痒啊!」

男生使劲地抓挠自己的皮肤。

他皮肤表面,凸起一个个肿胀物。

男生不断地用手去挠这些肿胀的凸起。

凸起起起伏伏,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动。

我头皮发麻到了极点。

「痒……」

他抓得越来越用力。

下一刻——

噗呲。

像是果子过于成熟,爆开的声音。

一股脓液混合着鲜血飞溅了开来。

所有人都被吓傻了。

那些黏腻的虫子,从男生的脸上争先恐后地钻了出来。

甚至他的眼睛里,都有不断蠕动着钻出的虫子。

男生并没有立刻死去。

他还活着。

他显然痛苦到了极点,但是却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只有胸膛在上下起起伏伏。

这骇人的一幕,让很多人发出尖叫声。

宋妍嘶的一声,一下子跳到了我身边。

她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

宋妍的手出了很多冷汗,有些发凉和黏腻。

孟璐也好不到哪里去,她脸色白得跟纸一样。

比一般女生都要健壮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但很快,又有人痛苦地开始抓挠自己的脸。

他们的症状,和死去的男生一模一样。

其中一个症状轻微一点的男生,愤怒地冲到了工作人员的面前。

「你刚刚给我们做核酸的时候,对我们做了什么!」

但他很快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那些一根根包装的严严实实的医用棉签上,攀附着无数颗透明的像是虫卵一般的颗粒。

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塞住了。

直到死前,他终于看清了这位工作人员的脸。

那根本不是一张脸。

而是一张由蠕动的虫子组成五官的一张脸。

男生死前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怎么刚开始……就没有发现呢?

06

我全身控制不住地在颤抖着。

此刻的操场,宛如地狱。

黏腻的虫子,以及那些倒在地上已经失去气息的同学。

原本鲜活的生命,成了虫卵的孵化巢。

我强忍住眼泪和恐惧。

宋妍早就哭得泣不成声。

孟璐抿紧双唇,绷直身体不说话。

其余学生像是吓傻了,从刚开始的大声尖叫到现在麻木的沉默。

所有人都清晰地认识到了一个事实。

违反规则的下场,极其恐怖。

排在第一个核酸点的学生,全部死亡。

现场弥漫着一股血腥和腐烂的味道。

我胃里一阵翻滚,再也没忍住,大口干呕起来。

这时,广播里班长丝毫不带情绪的声音再次响起。:

「本次核酸筛查结束,感谢同学们配合,现在请同学们回到自己的寝室,但注意,请小心回去的路,回寝规则请参考更新的群公告。」

我拿出手机一看,群公告果然更新了。

【回寝守则——寝室是大家最安全的港湾。】

【请佩戴好口罩,无论如何时刻,都不要摘下口罩。】

【宿舍的门禁时间是十点,宿管阿姨非常讨厌没有时间观念的学生,她会毫不留情地将你们锁在门外。】

【但要知道,夜晚的校园是非常不安全的,那些藏在黑暗中的生物,对你虎视眈眈。】

【操场到宿舍楼是一条直行道,没有岔路口,如果遇见岔路,请立刻闭上眼睛往前走。】

【不要抬头看路灯。】

【如果听到身后有人喊你的名字,请不要回头。】

【戴浅蓝色口罩的才是人类。】

【学校的保安穿着黑色工作服,如果你在路上遇见穿着红色工作服的保安,请立刻找一个安全地方躲藏起来。】

【学校里没有小猫,请不要相信猫。】

突然,我的微信振动了两下。

我竟然收到了自己给自己发的微信。

【她不可信!】

【不要相信她!】

【她不存在!】

但下一秒,这三条微信就被撤回了。

我想到女人给我的纸条,心里一紧。

宋妍和孟璐站在我两侧,她们看上去都和平时无异。

正当我在看孟璐的时候,孟璐也扭过头,看着我。

我立刻收回了视线,干巴巴地说我们回寝室吧。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四十。

这一段路程只有五分钟的距离,我们却走得异常小心谨慎。

这时,我突然听到宋妍惊叫一声:

「你们快看,路灯上面那是什么东西?」

孟璐下意识地就要抬起头,却被我死死地按住了。

我额头满是冷汗,压低声音说道:「不能抬头看路灯。」

孟璐这才反应过来,脸色也白了下来。

我们压根不敢抬头往路灯上看。

这时,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路灯昏黄的灯光投射在我的脚附近。

那些光,似乎在动。

我呼吸急促起来。

光里头,有无数长条状的阴影在蠕动。

我满是冷汗地移开了视线。

这时,我感觉到宋妍缓缓凑到我耳朵边上,用一种拖得很长的、极为怪异的声调说道:「怎么不看路灯上面啊。」

我扭过头,看到宋妍瞪着眼睛,用力地抬头往上看。

「你看,我们明明都被挂在上面啊……」

我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颤,想要缓缓抬头……

07

下一秒。

我的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

是宋妍。

她焦急地说道:「你们刚刚整整站在原地不动了五分钟,我使劲摇晃你们都没反应!」

我却一阵后怕。

差一点,我就要抬头看路灯了。

我刚要继续往前走。

前方出现了一个岔路口。

【操场到宿舍楼是一个直行道,没有岔路口。】

两条岔路,仿佛通往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看不到尽头。

但我有种感觉。

黑暗处,仿佛隐藏着极为可怕的东西。

「赶紧闭上眼睛。」

说完,我闭上了眼睛,靠着感觉往前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听到孟璐喊道:「我们到宿舍楼了,你们可以睁开眼睛了!」

我刚要睁开眼睛,却意识到不对劲。

我们周围还有很多人跟着我们一块往宿舍楼走。

要是真的到宿舍楼门口了,我肯定能听见进出宿舍的机器刷脸成功的提示声。

但此刻,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我只能听到我疯狂跳动的心跳声。

我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真到了?」

宋妍:「真到了,念念,咱赶紧进去吧,这马上就要十点了!」

宋妍和孟璐都在焦急地催促我。

我抿着嘴唇,不睁开眼睛,继续往前走去。

「念念,你要走到哪里去?为什么你还要往前走?」

我听到她们大喊。

「苏念,停下来。」

「睁开眼睛吧,苏念。」

刚开始,她们的声音还能维持正常的属于人类的声调。

但随着我越往前走,那声音里夹杂着的恶意就喷涌而出。

像是某种动物,在刻意地模仿人类的声调。

我的额头渗出了冷汗。

又走了不知道多久,我终于听到了其他人的脚步声,还有说话声。

这一刻,我知道,我回到正常的路上来了。

我猛喘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果然,我回到正常的直行道上了。

宋妍和孟璐都在我身边。

我这才微微放松了下来。

前面还有几百米就到宿舍楼了。

这时,我听到了一声猫叫声。

是从旁边的草丛里传来了。

【学校里没有猫,请不要相信小猫。】

我牢记这个规则。

但脑海里却有一个蛊惑的声音在告诉我:

去摸摸小猫吧,谁能拒绝小猫呢?

我无法控制地往草丛里走去。

这时,一个女生比我更快一步走到草丛里。

我又听见了猫叫声。

但是这回我听清了。

那根本就不是猫叫声。

而是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在模仿猫叫。

「不要过去!」

我焦急地去阻止那个女生。

可是已经晚了。

她的身影消失在了草丛里。

草丛里是死一般的寂静。

我死死地盯着草丛。

很快,女生的脑袋从里头探了出来。

我一阵汗毛直竖。

女生的脑袋出现在了一个猫的身体上面,对着我发出尖细的猫叫声。

但那双眼睛里,却流下了恐惧和血泪。

我心脏直跳,不忍地移开视线,咬紧牙关,继续往寝室楼走去。

走着走着,我却始终觉得哪里挺奇怪。

我的余光瞥见了一抹红色。

整个头皮瞬间炸开。

我抓住宋妍的手。

宋妍还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着痕迹地离孟璐远了几分。

孟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戴上了一个红色的口罩。

【戴浅蓝色口罩的才是人类。】

宋妍也发现了不对劲。

她哆哆嗦嗦地说道:「孟……孟啊,你的口罩……」

孟璐愣了愣。

她低下头,看了眼自己口罩的颜色,喃喃自语道:「什么时候?我忘记了,好像是刚刚有人说要和我换口罩,我就给她了。」

孟璐说着说着,声调却逐渐变得阴冷下来。

她去撕扯自己的口罩。

但口罩像牢牢地扒在她的脸上一般,怎么也扯不下来。

终于,我听到了一丝皮肉分离的声音。

口罩被孟璐硬生生地扯了下来。

她把口罩递到我面前,阴冷冷地问道:「要和我换口罩吗?」

我瞳孔骤然一缩。

她手上抓着的哪是口罩?

分明就是她的脸皮。

08

我心跳陡然激增。

「孟璐……」

但一张口,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不敢直视孟璐那张面目全非的血淋淋的脸,嗓子发酸得厉害。

宋妍双眼通红,嘴唇抖动个不停。

孟璐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又抬头望了眼宿舍楼的方向。

最后我听到她发出了一声长叹。

「回不去了啊……」

「苏……念,我们一开始就忘记了一件事情……」

孟璐突然靠近我。

我看见她的皮肤开始鼓起一个个血泡。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凑在我耳边说道:「我都想起来了,小……心宋妍。」

我一下子愣住了。

下一秒,孟璐跌跌撞撞地往操场那头跑去。

我想要去追,却被宋妍拉住了。

她颤抖着说道:「来不及了,只剩下一分钟了,孟璐她……没救了。」

我看着宋妍,孟璐说的那句话却像刀子一样扎在我脑子里。

小心宋妍。

宋妍咬紧嘴唇,纤细的身体几乎摇摇欲坠。

她看上去和平时丝毫无差。

整个寝室里,我们最宠的就是宋妍。

宋妍年纪小,是跳级上来的。

比我和孟璐都要小个两岁。

她平时咋咋呼呼的,胆子小,性格又软。

我们都是把她当作妹妹一样护着。

但女人给我的那张纸条上,也提到我其中一个室友是假的。

我太阳穴疼得厉害,只能跟着宋妍继续往前走。

终于,我们走到了宿舍楼大门口。

09

刷脸,进入寝室。

我疲惫不堪地倒在床上。

这时,手机振了两下。

群公告又更新了。

【寝室守则。】

【本校所有寝室都是四人寝,并不会出现多余的人。】

【请确保寝室里没有红色的东西。】

【请记得锁好门窗,拉好窗帘,如果你发现窗帘是被拉开的状态,请立刻躲在被子里,不要出声。】

【厕所大多数时候是安全的,除非厕所里开始传来了有人洗澡的声音。】

【你不会在下水道里听见说话的声音,如果听见了,那一定是幻觉,请立刻离开厕所。】

【床板下不会传出指甲刮挠的声音。】

【今晚的月色很美,你可以看看月亮,但是月亮上不会出现眼睛。】

【请一定要在十一点之前睡着,如果睡不着,千万不要让宿管发现你还醒着。】

寝室里。

我和宋妍陷入无声的沉默。

宋妍坐在椅子上,一直呆呆地望着孟璐的桌子。

桌子上,放着我们三个人的合照。

照片上我们勾肩搭背,笑得格外灿烂。

我很能理解宋妍现在的感受。

宋妍断断续续地带着哭腔说道:「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突然这样呢?」

她捂住脸,发出沉闷的哭泣声。

我心里也很难受。

现在是十点五分。

规则上说,我们必须要扔掉寝室里红色的东西。

我看了一圈,唯一的红色的东西,只有宋妍桌上一条红色的围巾。

我拿起围巾,想要丢出窗外。

宋妍却死死地抓着我:「这是孟璐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片刻之后,她松开了我。

「我想亲自丢掉它。」

宋妍声音嘶哑地说道。

我点了点头,心里不大好受。

宋妍扔掉围巾后,哭得泣不成声。

我没法安慰她。

这时候所有的安慰都是徒劳的。

这时,我突然听到宋妍说道:「窗外的月色好美,看看月亮吧。」

我诧异地抬头。

今夜的月亮的确圆得诡异。

突然,我发现月亮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仔细一看,那竟然是密密麻麻的一只只眼睛。

那些眼睛疯狂地眨动着,都在死死地注视着我。

一股极为阴冷的感觉遍布全身。

我听到耳边响起了似男似女的低语声。

阴暗、冰冷、潮湿、黏腻。

我的大脑疼痛难忍。

仿佛被人活生生地挖了出来。

我用力地咬住下唇。

直到感到一阵刺痛,才强迫自己把视线从月亮上移开。

「宋妍,不要看月亮。」

宋妍低垂着头,闷闷地问我为什么。

「月亮上,有很多古怪的眼睛。」

我话音刚落,就看见宋妍缓慢又僵硬地抬起头。

她的脸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眼睛。

宋妍笑了,每一只眼睛都阴冷地注视着我。

「是这样的眼睛吗?」

10

我惊醒。

浑身都是冷汗。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床上。

「念念,你终于醒了。」

宋妍见我起身,长舒了一口气。

我问她我怎么了。

「你刚刚就看了眼月亮,突然就倒地不起,是我把你背到了床上。」

我看了眼手机,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

「快点睡吧,等下不知道还要发生什么。」我疲惫不堪地说道。

宋妍点头,乖乖地爬上了床。

许是累了,我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惊醒了过来。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现在是凌晨两点。

我看了眼对面的宋妍。

她躺在床上,发出沉稳的呼吸声。

宋妍没醒。

我松口气,正准备继续翻个身入睡的时候,后背却猛地冒起一片鸡皮疙瘩。

什么时候,寝室里多了这么多道呼吸声?

我转过身。

余光瞥见寝室剩下的两张床上。

竟然都躺着人!

什么时候……

明明睡前,那两张床上都是空着的。

【本校所有寝室都是四人寝,并不会出现多余的人。】

那两人身体笔直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就像是——

死人。

我的心脏提到了喉咙口。

我赶紧闭上了眼睛。

吱嘎一声。

有人坐起来了。

是那两个人吗?

我浑身冷汗。

过度恐惧下,我悄悄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

淡淡的月光洒在了地上。

等等……

窗帘什么时候被拉开了?

我分明记得宋妍上床前,把窗帘给拉上了。

【请记得锁好门窗,拉好窗帘,如果你发现窗帘是被拉开的状态,请立刻躲在被子里,不要出声。】

我把自己整个人藏在被子里。

瑟瑟发抖。

嘎吱。

我听到有人下床的声音。

紧接着,靠着我床的楼梯响了起来。

我止不住地哆嗦,喉咙阵阵发紧。

声音在我床前停止了。

我感觉那两个人现在就站在我脚边的楼梯口,看着我。

我感觉到了浓重的恶意。

我的大脑一阵阵发胀,紧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那两道注视我的视线消失了。

我大汗淋漓地睁开了眼睛。

那两个人不见了。

这时,门外突然传入钥匙插入的声音。

糟糕。

我赶紧闭上眼睛。

难道是宿管?

【请一定要在十一点之前睡着,如果睡不着,千万不要让宿管发现你还醒着。】

有人走了进来。

脚步声非常僵硬、沉闷。

我的手心开始渗出冷汗。

其实我们的宿管阿姨是个挺和蔼的人,但是不知道现在她变成什么样了。

脚步声去了宋妍的床边。

我悄悄睁开眼。

宿管就站在宋妍的床边,低着头,打量着她。

等等。

好奇怪。

什么时候才一米五几的宿管阿姨,竟然变得这么高了?

我微微往下一望,尖叫瞬间堵在喉咙里。

宿管的双腿被拉长扭曲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就像扭麻花一样。

察觉到她即将要转头,我赶紧闭上了眼睛。

哒哒哒。

脚步声往我这边走了。

我尽量让自己平稳呼吸下来。

一道阴影投在我脸上。

我感觉到宿管就站在我面前,死死地注视着我。

11

我心脏跳得飞快。

后背全是黏腻的冷汗。

她一动不动地垂着头,盯着我。

我喉咙一阵发紧。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

哒哒哒。

关门声响起。

宿管走了?

等等,有点不对劲。

怎么没有离开的脚步声?

这时,我突然听到宋妍小声地说道:「念念,宿管是不是走了?」

该死!

白痴!

这个时候怎么可以说话!

但已经晚了。

我听到宋妍发出一声惨叫。

她像是整个人被拖下了床。

紧接着,骨头被折断的声音响起。

我胸膛急促地起伏,嘴唇都被我咬得出血了。

但我知道,我就算睁眼,也救不了宋妍。

宿管在折磨宋妍。

刚开始我还能听到她的惨叫,但是到后来,我只能听到奄奄一息的闷哼。

知道那种声音吗?

动物临死前的发出的微弱呻吟。

我知道,宋妍不行了。

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拖拽声和关门声。

宋妍的尸体应该是被宿管拖走了。

我睁开了眼睛。

地上、柜子上,有很多喷溅状的血。

还有些碎肉和人体组织。

足以想象宋妍到底承受多大的痛苦。

我的心脏阵阵抽疼,但不敢大声哭泣。

我颤颤巍巍地爬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见了宋妍的床上放着几束花。

黄色和白色的菊花。

像是葬礼上送给过世人的那种。

我愣愣地看着那几束花。

一些被遗忘的记忆突然浮现在我脑海里。

三天前。

三天前我到底去做了什么?

那天真的是班长失踪的日子吗?

班长真的有失踪过吗?

可在我的记忆里,分明就有人失踪过。

失踪的人如果不是班长,那会是谁?

我的脑海里闪过了凌乱的画面。

我想起三天前,我们班上所有同学都去参加了一个人的葬礼。

思绪渐渐拉近。

我看见了躺在棺材里少女的脸。

是宋妍!

这一瞬间,我后背冒起一股恶寒。

那些破碎的记忆在此刻,交织成了一张完整的记忆网。

一周前,宋妍突然失踪了。

她失踪在回家的出租车上。

监控显示,宋妍就那样凭空消失了。

几天后,警察发现了宋妍的尸体。

尸体表面没有任何致命伤,家人也不同意解剖。

但据说,那个司机也疯了。

他说他看见了很多虫,看见很多虫跑进了宋妍的嘴巴里。

他说那不是一个人啊,那分明就是很多虫组成的一个人形啊。

没有人相信司机的话。

就这样,我们去参加了她的葬礼。

当时,我站在宋妍的棺材前,想把一朵花放在她的脸颊旁。

但下一刻,我却看到她的嘴巴在动。

喉咙处也在鼓动。

我当时还以为,宋妍没死。

可下一秒,无数条丑陋的虫子从她嘴里钻了出来。

我吓得尖叫起来。

她的眼皮里、鼻孔里,甚至身体里,全部钻出了黏腻的虫子。

现场乱成了一团。

很快有消防员过来,清理了那些虫子。

但是只消灭了一部分虫子。

剩下的虫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这之后,我们就回到了学校。

第一个出现不对劲的,是班长。

12

他经常神经质地嚷嚷寝室里有很多虫子。

有一次在食堂里,班长吃着吃着就吐了出来。

「饭里有虫!好多虫!」

他惊恐地尖叫着。

可是他吐出的东西里,和饭里,根本没有虫子。

平时的班长是个挺理智的人。

我是第一回见到他那个样子。

之后班长变得越发疑神疑鬼。

班上的人都开始疏远了他。

我们都以为,班长是考研压力太大,疯了,出现幻觉了。

老师也不是没有建议过班长去看心理医生。

一开始,班长也乖乖去了。

但很快,他又大喊大叫地跑了出来。

他眼珠子布满猩红的血丝,附在我耳边,悄悄地说道:「那不是心理医生,那是个虫子组成的人形……他已经被吃空了……只有我能发现,只有我发现了!」

我看着班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了下来。

甚至体重降到了原来的一半,整个人变得骨瘦如柴。

有一回,我去他寝室找他。

他坐在那里,对着一碗泡面发呆。

「班长。」

我喊了他一声。

班长像是很久才反应过来一样,僵硬地转过头,对我点了点头。

「班长,怎么不吃呢?泡面都冷掉了。」

我下意识地问完,就后悔了。

「都是虫子啊,怎么吃啊,都是虫子啊……」班长嗫嚅道。

我叹了口气,正准备放下文件离开的时候,突然我余光瞥见了泡面里,真的蠕动着一条条虫子。

我的呼吸陡然一窒。

班长突然疯狂地抓着我的肩膀:「你看到了吧!你也看到了吧!我没疯,我真的没疯,你也看见虫子了,对不对?」

「我……我没有!」

我慌乱之中甩开班长的手,跑出了寝室。

那天晚上,班长自杀了。

他把自己吊在了寝室的吊扇上。

吊死他的工具,是他自己的肠子。

警察说,从班长的尸体里,发现了很多……

未知的虫卵。

13

想起一切后,我眼前一阵阵发黑。

我们的记忆是怎么被篡改的?

我怎么会忘记了宋妍已经死了呢?

宋妍是什么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我完全想不起来。

又或者说,一种力量强行影响了我们的记忆。

突然,我听到旁边传来了一种奇异的声音。

我转过头。

那些碎肉开始蠕动、融合。

宋妍的脸渐渐从这摊肉泥里浮现了出来。

她对我露出一个笑来。

可等我仔细一看。

那哪是一张人脸?

分明就是……虫子组成的一个五官啊。

无数令人头皮发麻的呓语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的眼前渐渐陷入一片黑暗。

14 尾声

「秦警官,我解剖了死去的 29 位学生,从他们的胃部以及身体各个器官,都发现了未知昆虫的卵。」法医皱起眉头,说道。

说实话,他第一次剖开尸体的时候,差点被吓坏了。

他从医二十余年,也不是没有见过被寄生虫寄生的尸体,但也从未遇到过这样令人头皮发麻的景象。

尸体的内脏器官,全部被密密麻麻的虫卵寄生。

秦警官紧皱眉头:「这件事情确实离奇,我们调查过这些学生一个月内吃的食物和水源,都没有任何问题。」

三天前,某重点高校一个毕业班的学生集体陷入昏迷。

他们被紧急送往医院。

但三天后,班上 29 名学生因器官急速衰竭导致死亡。

唯有一名叫苏念的学生幸存。

谁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学生的器官里,有那么多虫卵。

法医倒抽一口冷气说道:「这简直就像是这些虫卵在用他们的生命作为养分。」

……

秦警官去见了苏念。

她脸色苍白地坐在病床上,呆呆地望着食物发呆。

秦警官尽量柔和了语气,问道:「怎么不吃呢?」

据说苏念醒来之后,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

苏念抬起头,眼窝深陷,仿佛苍老了好几岁。

「都是虫子啊……这里头都是虫子啊……」

秦警官愣住了。

他看了眼饭菜,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虫子。

唯一能解释的,是苏念遭受了太大的刺激,疯了。

秦警官叹了一口气:「你好好休息。」

说完,他起身离开了。

离开前,秦警官再次回头望了一眼。

这一次,他似乎看到了那些饭菜之间,全是蠕动的虫子。

可等他再次望去的时候,虫子已经消失了。

「我最近太累,出现幻觉了吧。」秦警官喃喃地说道。

但他不知道,有一条虫子,悄悄地钻进了他的裤腿。

(全文完)

备案号:YXX14RRz060TYYYJb8NiMmJy

编辑于 2022-12-15 11:47 · 禁止转载

赞同 604

目录
37 评论

怪雾罗生门:深渊里,谁在凝视你?

猪里猪气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