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岭南风景好

所属系列:宫墙春:骤雨打新荷

我娘是大夫人花了六两银子给我爹买回来的通房丫头。入府第一天,大夫人就给我娘灌了三碗绝子汤,让我娘出血不止。两个月后,我娘却奇迹一般怀上了我。
1
我爹好女色,在女色方面从不节制,所以府中有很多通房丫头,后院乱得厉害。

祖父为此很是头痛,临终前深思熟虑后给我爹娶了吏部侍郎的独女崔氏为妻。

崔氏是个厉害的,成为大夫人后就把我爹院子中的通房丫头全部发卖了,只留下几个胆小怕事好拿捏的。

有不甘心的丫头去找我爹做主,但是我爹凉薄,对于宠幸过几次的通房基本上就失了兴趣,所以见都未见,根本不管她们死活。

大夫人很快就把持住了后院,为了安抚我爹,大夫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牙婆子那边买几个貌美的丫鬟来服侍我爹,而这些丫鬟大多几个月后就会被大夫人重新发卖出去。

有人妥善安排这些,我爹很是满意,所以对大夫人也不错,在外人看来也算夫妻和睦。

不过事情总有意外,我娘就是其中一个意外。
2
我娘跟这些丫鬟不一样,她是第一个我爹主动开口让大夫人买的。

我爹是从不管丫鬟买卖这些事的,但是那日牙婆带着我娘和其他丫鬟过来的时候正好碰到我爹出门,我爹一眼就看中了我娘,破例开口让大夫人把我娘买下来。

大夫人当着我爹的面痛快地把我娘买了下来,随后用教我娘学规矩的名义带我娘去了她的院子。

当晚大夫人就让人给我娘灌了三大碗绝子汤,绝子汤寒凉,我娘痛得打滚,下身出血不止。

我娘当年还小,心中害怕,就跪着求大夫人饶命,可惜大夫人完全不理会我娘的求饶,直接让人把我娘关在了柴房。

三天后大夫人才让人放我娘出来,随后就有两个嬷嬷给我娘洗漱,不等我娘休息,就送到我爹的院子。

当晚我爹就要了我娘,只是我娘饿了三天,加上绝子汤寒凉,她身子都要垮了,所以房事只做了一半就晕倒在了床上。

我爹只感觉扫兴,十分气恼,让人把我娘送回大夫人的院子。
3
自此我爹对我娘失了兴趣,我娘的日子反而好过了许多,被大夫人安排清理府中人的恭桶。

虽然气味难闻,但是好歹能吃上饭了,我娘很欢喜。

事后我娘才知道,我爹因为纵欲过度,子嗣艰难,大夫人入府三年一直无孕,她又担心那些通房先她之前生下长子,所以每一位入府的通房都会被她灌下绝子汤。

只是别人都是一碗,只有我娘是三碗。

在我娘入府第二个月,大夫人被诊出怀孕了,大夫人大喜,全府上下都有赏赐,连带着我娘也得了一个鸡腿。

只是在我娘准备吃鸡腿的时候,只感觉鸡腿油腻无比,当时就吐了,我娘那个时候还小不懂这些,但是身边总有懂的人,当天我娘就被带到了大夫人的院子。

一个大夫直接上前给我娘诊脉,只是片刻那大夫就对大夫人说道:「是喜脉!」

大夫人脸色难看,直接踹了我娘一脚:「本夫人小瞧了你,在我眼皮底下动手脚,喝了绝子汤居然还能怀上孩子,有几分手段。」

「这孽种是跟哪个小厮私通怀上的?」

我娘被踹翻在地,脑子乱成一片,但是听到大夫人后面那句话,她知道大夫人要准备冤杀她。
4
我娘害怕,准备求饶,而此时大夫人身边一个嬷嬷悄悄在大夫人耳边说了一句话,大夫人脸上的阴沉才慢慢消失,随后我娘被大夫人安排在她的院子养胎。

在我大一些的时候,我娘才跟我说,那嬷嬷跟大夫人说话的时候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她隐约也听到了一些内容,其中四个字到如今都清晰记得,那就是「去母留子」。

我娘这个时候总是抱着我说:「多亏媛儿是个女孩子,否则娘肯定早死了。」

我明白我娘的话,也猜出大夫人的打算,明显是怕自己这胎生不出儿子,准备等我娘生下来如果是儿子就抱到自己膝下养着,然后再把我娘除掉,一劳永逸。

很可惜,大夫人和我娘都生了女儿,一个庶女毫无威胁,我娘也自然不用死了。

我从小是在大夫人的院子里长大的,我娘一直备受大夫人欺辱,大夫人用膳,我娘必须跪着布菜,大夫人小憩,我娘要跪在她床前给她扇风赶虫。

每日我娘还需要伺候大夫人洗脚,给大夫人洗脚才是真正折磨人的活。

泡脚、清洗、打泡沫、冲洗,按摩、涂香膏……每个步骤都需要小心翼翼,但凡用力大点,我娘就要被一顿责打。

我小时候心疼我娘,觉得大夫人太过分,趁着大夫人无故责打我娘的时候,偷偷把我爹引过来。

本想着让我爹给我娘主持公道,却没料到,我爹根本不管我娘,反而反手给了我一个耳光,并且怒骂道:「小小年纪心机深沉恶毒!」

之后的结果,就是我跟我娘一起被大夫人责打了二十棍,三个月都下不了床。
5
从那之后我也才真正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我爹根本看不起女人,觉得女人天生低等,除非这个女人有价值,那才另当别论。

不管是他的女人还是他的女儿,他都是这样认为的,包括他的嫡女,也就是大夫人所生的女儿沈芊芊。

当然沈芊芊跟我不一样,沈芊芊更有利用价值一些,因为沈芊芊是要当皇后的人。

我祖父乃是先帝太傅,祖父有一儿一女,儿子自然是我爹,女儿嫁给了先帝,成了先帝的皇后。

只是皇后和我爹不愧是亲兄妹,皇后也是子嗣艰难,好在当时宫里有妃嫔难产而亡,留下幼子让皇后收养。

在先帝去世后,皇后扶持这个孩子成为皇上,她也顺理成章成了太后。

太后为了扶持母家,也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为皇上做主娶了沈芊芊为后,所以沈芊芊的地位自然比我这个庶女高多了。

我娘是个软弱性子,这么多年从不为自己争什么,只是在沈芊芊出嫁后,开始劳神我的婚事,毕竟我只比沈芊芊小两个月而已。

为了让大夫人给我找个好亲事,我娘忍受大夫人的各种责罚,同时教导我要听从大夫人的话,哄大夫人开心。

直到有一日我娘去服侍大夫人小憩的时候偷偷跑了回来,我看她脸色煞白,还以为她被大夫人责罚了,连忙准备安慰。

我娘却一脸绝望地告诉我:「媛儿,大夫人要把你嫁给孙管家!」
6
孙管家是大夫人从娘家带过来的管事,是个鳏夫带个女儿,如今他已经年近四十了,跟我爹差不多的年纪。

我觉得不可能,哪怕我爹不在意我,但是我好歹还是他女儿,他怎么可能忍受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鳏夫,难道不怕别人戳他脊梁骨?

我娘哭着告诉我:「是孙管家找你爹说的,孙管家愿意把女儿给你爹当通房,只希望娶你过门。」

我听到这个消息,只感觉五雷轰顶,以我爹好色的程度,确实有可能答应这门婚事,因为我的价值在他眼里,只怕也就等同一个通房而已。

我六神无主,我娘反而冷静下来,让我先别着急,她会帮我安排,让我耐心等着。

好在孙管家的女儿还没有及笄,这件事应该还能拖一段时间。

而自从这件事后,我娘开始晚上偷偷出门了,并且还偷偷开始打扮起来,每次回来都很晚。

我怕我娘做什么傻事,就私下问过她,我娘却笑着告诉我:「媛儿,娘已经想到办法了,再等三个月,三个月后,娘肯定能说服你爹。」
7
好不容易熬过第二个月,一日午后,我娘一脸兴奋地拉着我进了她的房间。

「媛儿,娘怀孕了,已经找大夫看过了。」

「这一胎只要生个儿子,你爹一定会看在儿子的面子上,不会再把你嫁给孙管家了。」

我心中震惊,也终于知道我娘为什么这段时间经常半夜偷偷出去,原来是为了爬上我爹的床。

我心中难受无比,我记得我娘说过,她害怕我爹,因为跟我爹第一次床事的时候,让她受惊了,自此她就害怕这种事,所以这些年来,她故意穿着邋遢,就是不希望再服侍我爹。

如今为了我,她居然主动献媚……想到这里我就无比难受。

我娘看我难受,还笑着安慰我:「娘没事的,等你爹晚上回来,我就跟他说,到时候我们母女日子也会好过点。」

我点头,收起难过的神色,只希望我娘不再担心我。

可是没等到我爹晚上回来,大夫人就带着几个小厮闯了进来,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大夫,我和我娘瞬间明白过来,大夫人什么都知道了。

那几个小厮看见我们母女,直接扑了过来,随后我跟我娘就被小厮打晕了过去。
8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着,嘴巴也塞着布团,旁边还有大夫人的两个嬷嬷压着我,而我面前是一道门,我透过门缝正看见我娘的屋子。

此时我娘屋子的大门紧闭着,不等我反应过来,就看见我爹带着下人冲进院子,他身后还跟着大夫人。

我爹气势汹汹地踢开我娘的大门,随后我就听到我爹的暴喝,接着我就看到几个小厮从屋子里面拖出一男一女两个衣衫不整的人。

那女人正是我娘,而那男人是府里一个家丁,我娘的嘴巴流着血,她挣扎着想说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来一个字,只能拼命地比划着,一边比划,一边指着肚子。

那家丁张口就求饶:「老爷饶命,是她勾引我的,我就是一时糊涂,一时糊涂啊……」

我爹完全不管我娘的比划,恶狠狠地踹了我娘一脚,我娘哀号一声,倒地不起,大夫人在旁边冷笑着看着一切。

我一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挣扎着要出去,但是大夫人的两个嬷嬷死死压着我,让我无法动弹。

我听到我爹怒道:「把这对奸夫淫妇杖毙!」

随后几个凶神恶煞的小厮就拿着棍棒上前,只是几棍子下去,我娘就倒在了血泊中,而她的双手还死死地护着肚子,然后她无力抬头看着四周,似乎在寻找谁。

我双眼模糊,早已经泪流满面,我知道她在找我,我努力地挣扎着呜咽着,想冲出去,但是始终无法挣脱那两个嬷嬷。

我绝望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娘无力地垂下头。

这一刻,我只感觉生不如死。

我死死地盯着大夫人和我爹,此刻我在心中立誓,有生之年,我跟他们不死不休。
9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院子里面已经安静下来,我娘和那家丁的尸首已经被拖走,连地上的血迹也被清理干净了。

我就这么跪在地上,大夫人坐在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眼中都是戏谑之色,好似在逗弄一条丧家之犬。

我握紧双拳,努力克制自己冲上去报仇的欲望,此刻大夫人身边都是小厮和嬷嬷,我不能靠近她的身边。

「我爹知道我娘怀孕吗?」

我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大夫人闻言笑道:「知道!」

我瞬间明白过来,原来一切都是圈套,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大夫人要设计让我娘怀孕,她真想发落我娘,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大夫人见我反应,她笑意更深了:「你倒是个聪明的,你想得没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我有意安排让你娘听到我跟老爷的谈话,让她以为我会把你嫁给孙管家,我也有意撤掉护卫,让你娘进入老爷的书房,她蠢笨,黑灯瞎火有个人在书房就以为是老爷……其实不过是我安排的家丁罢了。」

「为什么想让我娘怀孕?为什么要杀她?您是大夫人,我娘对您根本构不成威胁。」

我发出疑问,这是我想不通的。

大夫人大笑,随后说道:「因为我要你进宫,给芊芊生个皇子。」

沈芊芊入宫一年一直没有怀上皇嗣,太后和我爹都着急,这事我是知道的,但是这跟我娘有什么关系?

「你娘蠢笨低贱,但是肚子争气,我给她灌了三碗绝子汤还能怀上你,我就想知道是不是凑巧,所以设计了这一切。」

「她不肯服侍老爷,就算我逼她,她都不肯,好在她疼爱你,那就只好让她误以为我要把你嫁给孙管家,她蠢笨,也只能想到主动献媚来怀孕,用肚子帮你解决这件事了。」

「果然她肚子确实争气,已经三十多岁了,还能怀上孩子,说明体质确实不错,你是她生的,那你的体质必然也好,绝对可以入宫给芊芊生个皇子。」

我只感觉心在滴血,原来我跟我娘的命在大夫人眼里真的如此低贱。

「你不怕我入宫后获得皇上恩宠后,把你和沈芊芊都踩在脚下吗?」

我看向大夫人,问出这句话。

我不担心她会杀了我,如今她需要我,自然不会对我动手,我只是想知道她是不是还有什么底牌。

大夫人嗤笑一声,似乎早有预料,她对着旁边两个嬷嬷使了个眼色。

那两个嬷嬷撸起袖子就来到我身边,她们拉扯着我的衣服,我没有反抗,因为也反抗不了,任由她们脱掉我的上衣。

其中一个嬷嬷粗鲁地解下我的肚兜交到大夫人手里。

大夫人这才笑道:「今天我费力准备的这场戏,就是杀鸡儆猴的,女子清白大如天,哪怕你入宫为妃,如果有异动,就会有男人拿着你的肚兜四处宣扬和你有私情,后果你今日也看到了,只要是男人都不会允许的,更何况那一位还是皇上,你的下场就会跟你娘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我心中嗤笑,我总算全明白了,我娘的怀孕只是为了证实大夫人的一个猜想,而我娘的死,只是大夫人为了给我杀鸡儆猴。

真的太可笑了。

我心中恨意滔天,但是面上反而平静,我看着大夫人说道:「我愿意入宫,不过作为交换,我要你好好安葬我娘。」

大夫人把我的肚兜随意扔给身边的嬷嬷,然后毫不在意地说道:「可以。」
10
三日后我入宫了,我的位分只是一个才人,被内务府安排在宫里很偏僻的院子,我不知道是不是沈芊芊这个皇后安排的,不过我无所谓。

入宫半个月,除了我院子里面服侍的两个宫女和两个小太监外,我只见到了一个内务府过来教我规矩的嬷嬷。

对此我也毫不着急,因为有人比我更着急,毕竟太后和沈芊芊都希望我早日生下一个皇子,好巩固沈家的地位。

果然在那嬷嬷教完我规矩后,沈芊芊就派人过来了。

过来的人是沈芊芊的贴身丫鬟芍药,自小跟着沈芊芊一起长大,以前在府中她仗着是沈芊芊的贴身丫鬟,经常欺负我和我娘。

芍药看到我,带着一向的桀骜,她轻飘飘扫了我一眼,随后冷声道:「沈才人,皇后娘娘不得空见你,但是皇后娘娘让奴婢告诉你一句话,谨守本分,记住自己是什么身份,有些东西不是你能肖想的。」

说完芍药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我有点不明白沈芊芊让芍药过来敲打我两句话是为了什么,一直到晚上我才明白过来。

申时,内务府过来通知我晚上准备侍寝,显然沈芊芊早就得了信,才让芍药过来敲打我的。

刚学完规矩就侍寝,如此迫不及待,肯定不是皇上。

沈芊芊这个性子,必然也不是她。

所以只能是太后娘娘了。

所以我想在宫里好好活下去,就得得到太后的支持。

想让太后支持我,那我必须表现出有价值的地方,所以今晚的侍寝至关重要。

11
因为我的院子离皇上的养心殿有些远,天刚黑一会,内务府就派人过来接我过去侍寝。

等到了养心殿,我就被两个嬷嬷带去旁边的偏殿洗漱,两个嬷嬷跟我说了许多侍寝要注意的地方,我仔细听着。

等一切准备好,我被裹着被子,由两个小太监送进寝殿之中,寝殿静悄悄的,不知道过去多久,我听到了脚步声,我循声看去,就看到一个明黄色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

我知道那就是皇上,他长得剑眉星目,举手投足之间就显得贵气十足。

皇上走到床前,伸出手掀开被子一角,随后扫了我一眼:「还算有些姿色,怪不得沈家送你入宫!」

我长相随了我娘,我娘长得好看,否则我爹不会张嘴让大夫人把我娘买下来。

我听出皇上语气中有几分嘲讽和不快,心中有了几分猜测。

以前在府中,大夫人经常教导沈芊芊入宫后要跟太后处好关系,还说如今皇上都得听太后娘娘的。

她们从不正眼看我和我娘,说这些话也从未避着我们,所以耳濡目染之下我也知道很多宫里的事。

类似皇上和太后其实是不和的,因为早就有流言,皇上的亲生母亲是太后设计让她难产死的,只为了抚养皇上。

还有就是太后以皇上年少登基、不懂朝政为由,要求朝臣在大事上必须征求她的同意后才能实施下去,这让皇上很是被动,就连皇后人选也是太后一意孤行定下的。

少年登基,处处受制,亲生母亲还极有死在对方手里,我想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就应该是皇上最希望沈家被彻底灭门吧。

我看向皇上直接说道:「皇上,凉州知府突然犯事被打入大牢,是因为他挡了别人的路,有人给我爹送了银子,想升任凉州知府一职。」

「松阳赈灾,我爹在其中贪了好几万两银子。」

「吏部侍郎每个月都会偷偷来跟我爹密谈……」
……
想让皇上信任我,那必须付出一些东西,这些消息都是我偷听到的,我一直记在心中,如今正是时候。
12
皇上的脸色微微一愣,随即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沈家新手段?想获取朕的信任?」

我跪在皇上面前:「臣妾恨沈家,沈家害了臣妾和臣妾的娘,臣妾恨不得沈家全家死绝,臣妾只想帮皇上扳倒沈家。」

皇上走到一旁坐下,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朕如果说不信呢?」

我抬头看向皇上,正对上他一脸戏谑的笑容:「需要臣妾怎么证明?」

「你可以以死明志,或许朕会信。」皇上脸上笑意不变。

我一怔,随后笑了起来,我直接起身走到床边,拿起床上的瓷枕:「那臣妾就以死明志!」

说完我就直接抄起瓷枕用力砸向自己的太阳穴,瓷枕硬如石头,如果这一下砸实了,必然凶多吉少。

从表面上看,我是毫不犹豫地砸,但是我心中也是打鼓的,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

就在瓷枕快要落到我太阳穴上的时候,一只大手握住了我的手,阻止了我的行动。

我提起的心落了下去,刚才一瞬间我已经想过,假如皇上不阻止,我就自己放弃,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好在皇上最后阻止了。

皇上夺过我手中的瓷枕,然后蹙眉重新审视了我一番,压迫感十足:「沈家居然还能出你这样的烈性女子。」

我轻笑一声:「因为我亲眼看见我娘怀着孕,被大夫人和我爹活生生打死在我面前,所以这辈子,我只要沈家全家死绝,甚至不惜同归于尽。」

我是有意提起这件事的,为的是让皇上知道,我跟他遭遇是一样的,虽然不孝,但是此刻我别无选择。

果然皇上在听到我说这件事的时候,双眸微微一缩,随后轻咳一声:「朕暂时信你,但是如果你不拿出让朕满意的东西,那你也别怪朕。」

我上前一步:「那还请皇上准许臣妾侍寝,只有侍寝了,臣妾才有机会获取太后娘娘的支持。」

皇上没说话,我顺势上前抱住了他,他没有推开我,我知道我成功了。
13
一场云雨之后,我安静地躺在床榻之上,按照规矩,我侍寝之后是要被送回自己的院子的,不过此时才是怀孕最重要的时候,所以我假装不知道,我用手把屁股垫高一些。

皇上察觉到我的动作,他看着我:「你想怀孕?」

声音听不出喜怒,但是我知道他有几分怒意,太后明显是想他生下沈家血脉的皇子,而他和太后不和,我如今这么做,明显是触犯到了他。

我连忙说道:「只有怀上皇嗣,臣妾才能获取太后娘娘的信任,为皇上尽一份心力,就算怀上了孩子,臣妾能不能生下这个孩子,皇上您说了算。」

我没有全部说实话,当然获取太后信任是真的,只是我目的却是要跟大夫人斗一斗。

皇上没说什么,我不知道他信了没有。

又等了一个时辰,就在内务府要送我回自己的院子的时候,一个小太监端着一碗汤药来到我身边。

我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去子药,显然皇上根本不打算让沈家人生下皇子。

「喝了它,太后不会知道!」

皇上淡淡开口。

我没说什么,直接端起汤药就喝了下去,既然皇上不想我怀孕,那我就想想别的办法。

皇上看我识趣,摆摆手示意内务府的人带我离开。

此时我一下子明白过来,怪不得大夫人要把我弄进宫里,只怕沈芊芊每次侍寝也是要喝去子汤的。

而这件事太后也是知道的,所以他才会说那句太后不会知道的,算是顺了我的意。

我刚到院子不一会,皇上赐封我为美人的圣旨就过来了。

侍寝后晋升位分,这是宫里的规矩,也是皇上传达一个信号,他满意这次侍寝。

圣旨过后不到半个时辰,太后宫里就派人送来了不少补品,来人是太后身边的贴身嬷嬷,她说话挺客气,从她身上看得出,太后现在起码还是满意我的表现的,也间接说明,太后确实不知道我被皇上要求喝下了去子汤。

当然有人满意,就有人不满意了,沈芊芊就是不满意的那个,芍药是一脸怒意过来的,看到我直接就说道:「皇后娘娘让沈美人过去问话。」
14
我跟着芍药来到凤舞宫大门口,芍药也不进去通报,而是直接看着我说道:「皇后娘娘说了,沈美人不懂宫规,罚你在凤舞宫门口跪两个时辰。」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芍药,沈芊芊不会这么笨,就算要罚我,也会让我进了凤舞宫再罚我,因为她要顾着自己的面子。

很明显这是芍药擅作主张的,因为之前在府里她不止一次做过这种事了。

芍药见我无动于衷,反而还笑着看着她,她心中恼怒,直接对着喝道:「大胆沈美人,你敢违抗皇后娘娘懿旨?」

说着芍药上前对着我的脸就甩了一巴掌过来。

我扣住芍药的手,在芍药不敢置信的眼神下反手给了她一巴掌。

我以前在府里装怯弱,每次被她教训都不敢说话,她不会以为我是真柔弱不敢还手吧?

芍药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我:「你居然敢打我?」

我甩了甩手:「为什么不敢?」

「你找死……」恼羞成怒的芍药朝着我冲过来了,一副要跟我拼命的模样。

我冷冷地看着她:「你才是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一个奴才,今天敢动我一下,我敢保证,你活不到明天!」

芍药气得双眼都要冒出火来,但是仅存的理智让她没冲过来。

此时一个声音传来过来:「那如果是本宫要打你呢?」
15
一身凤袍的沈芊芊缓步走了出来,如今的她比当年在府里端庄了许多,她满脸怒意,双眼死死地盯着我:「小小庶女,如今也敢在本宫门口叫嚣,是忘了在府里你是怎么扮狗逗本宫开心了?」

我笑了笑,沈芊芊被大夫人宠坏了,脾气十分不好,经常对下人打骂,我为了少受皮肉之苦,总是刻意讨好。

她还经常骑在我身上,让我当狗一样在地上爬,一直到沈芊芊入宫,我的日子反而好过不少。

如今听到沈芊芊这么说,我一点都不生气:「皇后娘娘见谅,芍药一个奴婢,擅自就要掌掴臣妾,臣妾也只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否则别人只会以为是皇后娘娘御下不严,一个小小的奴才都敢对皇上的嫔妃动手了。」

芍药闻言脸色更加难看,沈芊芊的脸色也不好,她怒道:「假如是本宫让芍药动手的呢?本宫也不能教训你?」

我笑了笑:「皇后娘娘说笑了,臣妾刚刚侍寝回来,皇上还刚刚下旨晋升了臣妾的位分,皇后娘娘就让人掌掴臣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皇后娘娘对皇上不满呢。」

「你……」沈芊芊气得说不出话来。

「皇后娘娘如果没什么事臣妾就先回去了,昨夜侍寝折腾了大半宿,臣妾也累了,皇上还让臣妾好好休息,好早日怀上皇子呢。」

我看着沈芊芊说道。

沈芊芊的脸色更黑了,我知道我这句话戳中她的痛脚了,很明显她每次侍寝都被要求喝去子药,如今外人都以为我没有喝,是皇上对我另眼相看了,她自然异常嫉妒。

我说完这句话,对着沈芊芊微微欠身,随后转身离开。
16
等回到我自己的院子,我就让人盯着凤舞宫那边。

入宫好些天,连侍寝后太后都没有召见我。

所以我刚刚故意激怒沈芊芊,就是希望沈芊芊可以让我见上太后一面。

果然只不过半个时辰,盯着凤舞宫的小太监就回来告诉我,在我离开凤舞宫后,沈芊芊就带着芍药去了寿康宫。

我轻笑一声,沈芊芊果然跟在府里一个德行,遇到事情就找人撑腰。

差不多又过去半个时辰,给我送东西的那个嬷嬷过来了:「沈美人,太后娘娘让你过去说说话。」

那嬷嬷带着笑,跟早上过来送东西的时候一模一样,显然太后没动怒。

我起身跟着嬷嬷去了寿康宫。

到了寿康宫,我没有受到任何刁难,直接跟着嬷嬷进了内殿,刚到门口我就听到沈芊芊哭诉的声音。

嬷嬷轻笑一声,刻意提高了声音:「美人进去吧!」

沈芊芊的声音戛然而止,我跟着嬷嬷走了进去。
17
我走进内殿,就看到太后靠在软榻之上,下面跪着两个人,分别是沈芊芊和芍药。

沈芊芊正抹着泪,低着头看不到表情,而芍药脸颊红肿,当看到我进门,她眼中还闪过愤恨之色。

我看到芍药那红肿的脸真的差点笑出声来,沈芊芊还真是手段低级,为了诬告我,居然还对着芍药下这么重的手。

宫里哪有什么秘密,我在凤舞宫打了芍药一耳光,太后和皇上必然都会知道,一耳光两边脸颊都红肿得厉害,怎么可能做得到?她如今这么做,明显是自作聪明。

我对着太后行礼:「臣妾参见太后娘娘,娘娘福寿万安……」

太后扫了我一眼,也不叫我起身,而是直接问道:「可认罪?」

「臣妾认罪!」

我也很直接。

沈芊芊似乎没料到我是这个反应,一下子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太后点了点头:「对皇后不敬,哀家念在你刚进宫,又是初犯,就罚你一个月的月例银子。」

沈芊芊立马不乐意了:「姑妈,这罚得太轻了!」

太后一个冷眼扫过去,沈芊芊立马不敢说话了。

太后继续开口:「芍药对沈美人不敬,并且假传皇后之令,直接杖毙!」

太后的话刚落,芍药吓蒙了,等她回过神来准备求饶,但是守在门口的两个小太监立马上前,一个捂嘴,一个压着芍药,直接把挣扎的芍药拖了下去。

沈芊芊也是半晌之后才回过神,刚准备说话,太后身边的一个嬷嬷走到沈芊芊面前:「皇后娘娘,太后累了,得歇着了……」

沈芊芊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不甘心地跟着嬷嬷离开,临走前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等众人都离开,太后这才对着我说道:「起身吧。」

我撑着发麻的腿,缓缓起身。
18
太后再次打量我一眼:「你很好,比芊芊聪明。」

我也不绕弯子,直接开口问道:「太后娘娘,您觉得臣妾和沈芊芊谁更适合当这个皇后?」

太后笑道:「你有意激怒芊芊,就是为了让哀家看看你们的对比?」

「太后娘娘肯定知道臣妾为什么入宫,假如臣妾生下皇子,那必然是去母留子,臣妾不想死,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

「沈芊芊这个样子,太后娘娘您也看见了,如今后宫还有太后娘娘您镇压着,无人敢跟她为敌,但是以后呢?说一句大不敬的话,等太后娘娘您百年之后,沈芊芊还守得住沈家吗?就算给她一个皇子,也会被别人算计了去。」

「相比较臣妾更为合适当这个皇后。」

我重新跪下,把想说的话一下子全说了。

太后听完没有说什么,反而问了一句:「哀家比较想知道,你是怎么侍寝成功的?」

「臣妾跟皇上说,臣妾跟沈家势不两立,愿意为皇上当打听沈家的事。」

我很坦白。

太后闻言大笑:「你果然聪明,左右逢源,倒是取巧,不过皇上不是笨蛋,不会信的,你想取代芊芊,那等你怀上皇子再说。」

说完她不等我说话,再次开口:「哀家累了,你回吧。」

我深吸一口气,太后太聪明了,不会轻易被人说服的,我知道继续说也无用。

不过太后虽然没答应,但是我也听出来,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只要我怀上皇子,可是皇上那边允许吗?
19
晚上皇上再次招了我侍寝,这一次皇上是来了我的院子,显然他是知道太后召见我的事了。

屏退左右后,皇上看着我:「太后问你什么了?」

「臣妾告诉太后,皇上让臣妾当卧底……」

我话音刚落,皇上欺身上前,一只手猛地掐住我的脖子,我瞬间感觉呼吸困难。

我没挣扎,也没求饶,就这么安静地看着皇上。

不知道过去多久,皇上似乎冷静下来,他松开手,我急速地喘着粗气,引得一阵咳嗽。

「你胆子不小啊!」

皇上的语气很冰冷,似乎觉得我利用了他。

我开始为自己辩解:「皇上比臣妾了解太后,不说实话,她老人家会信臣妾吗?就算现在说实话,她都不一定信臣妾。」

能在宫里斗到最后成为太后的人,能是好糊弄的吗?

皇上看着我:「朕和太后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朕不会让你们生下沈家血脉的皇子,你不能怀孕,就不可能真正得到太后信任,你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我听出皇上话中的意思了,很明显皇上对太后很不满,但是也不能出手对付太后,毕竟有一个孝道压着他,名义上太后是抚养他长大的。

可是太后坚持要皇上生下沈家血脉的皇子,甚至不惜逼皇上娶沈芊芊和我,那说明太后也不信皇上,所以不可调和的矛盾极有可能就是太后害死了皇上生母。

我看着皇上问道:「皇上是想杀太后吗?」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皇上正冷冷地看着我,那双眼睛不带丝毫情绪,冷得让人心悸。

「有些话,说出来会掉脑袋的。」

半晌之后,皇上开口说了这句话。

我低着头没说话,显然我已经得到想要的回答。
20
一连一个月,皇上经常招我侍寝,在旁人眼里我是得宠的,但是只有我知道,皇上多数情况都是在批改奏折,就算真的侍寝,也会让我喝下去子药。

沈芊芊经过上次太后的教训后,这一个月都没有来找我的麻烦,太后那边也不曾召见我,日子仿佛就这么安静地过着。

但是我没办法安静下来,因为每当午夜梦回,我都仿佛回到我娘死的那日,那血淋淋的场景,我永不敢忘。

当着皇上的面,去子药我不能不喝,但是我尽力拖延喝药的时辰,只希望能怀上皇嗣。

要对付大夫人和沈芊芊,指望皇上是不可能的,必须让太后站在我背后。

只有怀上皇嗣,我才能跟大夫人和沈芊芊斗一斗。

等到第四个月,我的肚子还没有动静,我就有些着急起来,看来我的体质没有遗传我娘。

我也知道我不能继续等下去了,所以在皇上再次招我侍寝的时候,我直接跟皇上说道:「臣妾有办法可以让太后娘娘和沈家还有崔侍郎闹翻,只希望皇上帮一个小忙。」

皇上似乎不在意这件事,一边批改奏折,一边问道:「说说看!」

「臣妾想假孕,但是三个月后,此胎会小产,绝不会给皇上留下麻烦,倘若皇上不放心,三个月后可以杀了臣妾。」

我话音刚落,皇上批改奏折的手微微一顿,随即做出沉思状,半晌之后说道:「朕喜欢看狗咬狗的戏,但是如果有人敢蒙骗朕,那朕也不会心慈手软。」

我长松一口气,我知道皇上是答应了。
21
又过了半个月,我怀孕了,这个消息是从太医院传出来的,整个后宫都震动了。

四个月都不曾召见我的太后,第一次带人来了我的院子。

此时太医正在给我把脉,看到太后过来,太医和我急忙行礼。

太后连忙说道:「都免礼,沈美人怎么样?」

太医连忙说道:「已经怀孕两个月了,胎象稳固。」

太后也带了太医,让另外的太医给我诊脉。

好在皇上早就准备好了,这些太医都早就得了消息,自然跟前面的太医说了一样的话。

太后大喜,赏了太医一堆东西,随后叮嘱太医要好好给我安胎。

等太医等人离开后,太后一直盯着我的肚子:「此胎至关重要,不能有一点差池,以后不管谁送的吃用都要仔细看着,连皇上那边送的,你都要仔仔细细地看好了。」

显然太后怀疑皇上会不允许这胎生下来。

「你果然遗传了你娘的体质,就算喝了去子药,依然能怀上皇嗣,哀家的好皇儿只怕想都没想到。」

说着太后大笑起来,似乎在为赢了皇上而高兴。

我心中微沉,果然太后不可小觑,我被皇上要求喝去子药的事,她还是知道了。

看着四周没别人,我看着太后问道:「臣妾如今已经怀了皇嗣,太后娘娘觉得臣妾有资格当皇后吗?」

太后收起笑容:「倘若你生下皇子,哀家才会考虑助你成皇后。」

我心一沉,太后这话明显是不准备帮我了,不过也在我意料之中,毕竟我只是孤女,沈芊芊背后有大夫人,大夫人可是崔侍郎的独女,她不选我也正常。

太后很快就离开了,午膳的时候皇上过来了一趟,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太后答应你了?」

很显然皇上已经知道太后拒绝我了。

我微微摇头:「臣妾本就不抱什么希望,不过太后不主动帮臣妾,被动也是可以的。」

皇上笑了笑:「那朕继续看戏。」
22
凤舞宫那位在得知我怀孕后,砸了满屋子的瓷器,不过她却没有来找我麻烦。

显然她现在要忍,忍我十个月,等我替她生下皇子,不过很可惜,她不找我麻烦,我却要找她麻烦。

我让内务府把给凤舞宫的补品全部送到了我的院子,我在御膳房给沈芊芊送膳食的时候拦住了那些膳食,把其中沈芊芊喜欢的膳食全部要了过来,我还在皇上招沈芊芊侍寝的时候,以肚子痛为由把皇上请了过来……
终于在我折腾了一个月后,沈芊芊爆发了,她直接带人来到我的院子,看到我直接劈头盖脸地骂道:「沈媛,不要欺人太甚。」

我摸着肚子,笑着看着她:「皇后娘娘的话臣妾不懂。」

沈芊芊气得全身哆嗦,她怒道:「沈媛,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上前几步逼近沈芊芊,沈芊芊虽然恼火,但是理智没丧失,她连忙后退几步,避开我的肚子:「你想陷害本宫?」

我没说话,再次逼近沈芊芊,沈芊芊连连后退,随后也顾不上骂我,带着人赶紧离开。

看着沈芊芊落荒而逃的样子,我笑得格外开心。

沈芊芊说错了,我不是要陷害她,我是要把大夫人给引出来。既然太后不帮我,那我只能自己动手了。

果然等沈芊芊回到凤舞宫她就让人送信去了沈府,沈芊芊遇事就找人的习惯还是一如既往,当然宫里太后显然不会站在她背后,她能找的只有大夫人。

第二日,大夫人就递了帖子进宫了。

她先去拜见了太后,随后去了凤舞宫,在凤舞宫和沈芊芊聊了半个时辰后,就有一个小宫女来了我的院子请我过去。

我深吸一口气,该报仇了。
23
来到凤舞宫,我就听到里面传来大夫人和沈芊芊说笑的声音,沈芊芊显然笑得很开心。

等小宫女进去通报后,那笑声立马消失,随后小宫女就出来请我进去。

我走进内殿,看到沈芊芊和大夫人都坐在软榻之上,我直接走到一旁坐下。

大夫人脸色瞬间难看:「沈美人如此放肆,见到皇后都不知道行礼?是藐视皇后吗?」

我看了大夫人一眼:「沈夫人如此放肆,见到本美人也不行礼,是藐视皇上吗?」

大夫人呼吸一滞,脸色更加难看。

沈芊芊一旁低声说道:「母亲,你也看到了,平时她就是这么嚣张的。」

大夫人轻拍沈芊芊的手,示意她少安毋躁,随后再次看向我:「沈美人是要跟我们撕破脸吗?」

我心中嗤笑,不是早就撕破脸了吗?

「沈美人是不是已经忘了进宫之前我说过的话了?」

大夫人见我无动于衷,语带威胁地说道。

「什么话?」我挑挑眉问道。

大夫人从袖口掏出一个肚兜,就这么随意地扔在一旁:「你若夹着尾巴乖乖做人,好好生下皇子,我或许会大发善心饶你一命。」

「但是如果你再继续招惹皇后,那本夫人拼着不要这个皇子,也要把你弄死。」

看着面前的肚兜,我只感觉可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夫人和沈芊芊本以为我会害怕,会发怒,却完全没想到我会发笑,这让她们摸不着头脑。

我看着大夫人说道:「沈夫人,我猜你不敢把这肚兜拿出来。」

大夫人冷哼:「我为何不敢?」

我笑道:「因为你拿出来后,沈芊芊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大夫人一愣,显然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好心地提醒一句:「不妨我们等一会,听说外面有好戏。」
24
我不动声色,大夫人和沈芊芊反而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我们三人就这么安静地喝着茶,一直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一个小宫女匆匆地跑了进来,直接跪倒在大夫人脚边:「夫人,刚刚府里来了消息,府里出事了……」

沈芊芊看了我一眼,随即连忙问道:「什么事?」

那小宫女哆哆嗦嗦地开口:「府里来人说,有两个地痞无赖,拿着皇后娘娘的肚兜进府,说是跟皇后娘娘以前就私定终身了…」

小宫女还没有说完话,沈芊芊就怒斥:「胡说八道……」

大夫人只感觉一阵头晕眼花,她猛地看向我:「是你做的?」

我笑着放下茶杯:「大夫人说笑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过今日是两个地痞无赖上门还算好,都在府里,直接把人扣下就好,要是明日又有几个人去酒楼茶肆大肆宣扬,那可这怎么办?」

大夫人只感觉一股气憋在胸口,整个人几乎要晕厥。

沈芊芊一拍桌子,恨不得扑上来撕了我:「你以为找几个人散播这些,就有人信?那些肚兜都是假的,你这肚兜才是真的,看肚兜针脚花纹比对一下就真相大白了。」

我看着沈芊芊:「皇后娘娘说笑了,捕风捉影的事,别人在乎是真是假吗?他们只在乎这件事是不是个笑话,不喜欢我们沈家的人应该挺多的吧,想把皇后从这个位置上拉下去的人也不少,反正我贱命一条,大夫人拿出这个肚兜不就正好做实了我们沈府姐妹喜欢拿肚兜送人吗?要死大家一起死!」
25
沈芊芊一屁股坐在软榻之上,她脸色苍白得厉害,有些六神无主地看向大夫人。

此时大夫人愤恨地盯着我,咬牙切齿地说道:「本夫人小看了你,你比你娘聪明多了,本夫人终日打雁,倒是让雁啄了眼……」

我笑着不说话,只是轻抚着肚子。

大夫人看着我:「你到底要什么?」

我嗤笑一声:「血债血偿,只要你死了,那我就不会再针对沈芊芊。」

大夫人大笑:「沈媛,你真是痴心妄想,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逼死我?芊芊的名声自有太后娘娘护着,你不会真的以为你怀了皇嗣,太后娘娘就一定会帮你了吧?」

「就算没有芊芊,太后娘娘也不会让你当皇后的,你跟她可是有杀母之仇在里面的,你娘的死可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手笔。」

「当初可是太后娘娘听说你娘体质特殊才会让我做那些事的,去母留子的手段,太后她老人家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而且没有老爷的首肯,一个家丁怎么会出现在他的书房和你娘做苟且之事?」

「沈媛,有老爷有太后在,你做的那些根本无法动摇芊芊的地位,你现在还不如好好求求芊芊,在你生下皇子后,给你留一条狗命。」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此刻我终于明白那日太后听说我怀孕后,为什么突然脱口而出说我娘的体质特殊。

原来是她操控了这件事,她也是害死我娘的凶手之一。

我只感觉一股热血冲上脑门,看着大夫人,我冷冷地说了一句:「既然你把我爹和太后当后盾,那我就先杀了他们。」
26
离开凤舞宫,我一个人回到院子,把自己关进房间,想了一整夜。第二日一大早,我独自来到了养心殿见了皇上。

「臣妾帮您杀太后,求皇上为了我杀沈安。」

这是我见到皇上后的第一句话,沈安这个爹,就是禽兽。

皇上似乎早就料到我会来,他笑着看着我:「弄清楚真相了?」

我点头,原来皇上也知道真相。

他起身走到我身边,伸手拉着我走到一旁坐下:「我们的太后娘娘就是这样好手段,她只躲在后面就可以了,当年朕的母妃也是这么死的。」

「她在父皇的面前,会装作对朕很好,但是当父皇不在的时候,她就显出原形,她会责打朕,甚至为了争宠有意让朕生病,有一次朕发烧差点没挺过来,是因为她看一个受宠的嫔妃不顺眼,在那嫔妃给朕送吃食的时候,有意让朕受凉发热,只是为嫁祸给那个嫔妃……」

我看着皇上,原来贵为九五之尊的他,也活得这么艰难。

「臣妾帮您杀太后,您帮臣妾杀沈安!」

我再次说出这句话,我知道皇上不方便动手杀太后,因为现在看重孝道,尤其他还是皇上,如果他对太后动手,但凡出了一点差错,都会被无限放大,那他就会被诟病一辈子,甚至在史书上都留有污点。

皇上认真看着我:「可以!」
27
三日后,皇上就以我的名义,送了一批美人给我爹,对外说是我这个做女儿的怀孕后,体会到父母的不容易,担心父亲绝后,所以才会搜罗了美女以尽孝道。

这是我特意要求的,我爹不是好美色吗?那不如就死在女人肚子上吧。

这些美人都是皇上精挑细选的,保证我爹受用无穷。

太后因为这件事找过我,我就只说了一句话:「为沈家传宗接代,大夫人不行,那就换个人。」

太后只以为我是要对付大夫人,也就没多管了。

大夫人以前能拿捏住我爹后院的人,是因为那些人的卖身契在沈家,在大夫人手里,可惜这次这些美女都是御赐的,背后站着的是皇上,她可拿捏不住。

只是一个月,我爹晕倒了,大夫人请了御医过去,御医看完只说了一句话:回天乏力。

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情大好,不得不佩服皇上真是好手段。

或许他早就想对付我爹了,这些女人不知道是他收集多久的,个个都是尤物一样的存在,有这些女人在我爹屋子里面,他那么好色,还一把年纪,怎么可能吃得消?

在太医的努力下,不到一个月,我爹死了。

在我爹下葬的第二天,大夫人直接进宫找了太后,要治我的罪。
28
当我进寿康宫的时候,大夫人正跟太后控诉我害死了我爹。

太后揉着太阳穴,对于我爹的死,太后很是淡漠,我根本没看出她伤心。

她看我进来,还招呼嬷嬷搀扶着我坐下。

「太后娘娘你要做给我做主啊,是沈媛害死老爷的,沈媛恨我们沈家,她要毁了沈家。」

大夫人继续控诉。

我扫了一眼大夫人,随后看向太后:「太后娘娘,沈家毁了,臣妾在宫里也没办法立足,我爹沉迷女色,连祖父也管不了,这件事是我好心办了坏事。」

「今日臣妾肚子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太后听到我说肚子不舒服,立马紧张起来,连忙问道:「可请了太医?」

我回道:「太医说是因为伤心过度,父亲大人过世,臣妾难免伤心了些。」

太后一脸正色地说道:「逝者已矣,你不用管那些,好好养胎就好,谁也不能对你这胎做什么,这话哀家说的。」

果然太后和我爹的关系并不好,或者说太后除了关心沈家的皇嗣血脉外,对沈家其他人的生死都不关心。

太后虽然是对着我说的,但是眼神是落在大夫人身上的。

大夫人脸色发黑,知道哭诉无用,如今我有龙胎在身,这就是我的保命符。

我跟大夫人一起出了寿康宫,我看着大夫人轻笑一声:「我说到做到,我爹是第一个,之后就是你最疼爱的沈芊芊,然后就是你,我要一点点折磨她。只要我身怀皇嗣,哪怕我现在用刀捅死你们,太后都会帮我脱罪的。」

说完我不等大夫人反应,大笑着离开了。

我能感受到大夫人怨毒的眼神一直停留在我背影上,对此我毫不在意,好戏会继续唱下去的。
29
太后明确表示支持我这胎后,我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为了逼大夫人出手,我疯狂对付沈芊芊。

我让人在沈芊芊的枕头旁边放了一把带血的匕首,又让人在沈芊芊路过的地方泼油让她摔倒,还让人夜半点燃了沈芊芊的侧殿制造走水的场景……
我做的这些都是沈芊芊以前对我和我娘做的,现在只是都还给她而已。不过沈芊芊就没有我和我娘那么坚强了,她被我折磨得几近崩溃,每日都给沈府送信,显然是求救去了。

她不是没想过找皇上和太后,可惜皇上根本不管,太后那边虽然警告了我几句,但是也仅限于警告,所以她别无他法,只能找大夫人求救。

在折磨了沈芊芊一个月后,守在沈府的人终于传来消息,大夫人有了动作。

晚上沈府就送进来一份糕点,随着糕点送过来的还有一封信,信上只留了一句话:流掉孩子,否则让你娘挫骨扬灰……
我握紧信纸,指甲都嵌入手心,大夫人不愧是大夫人,玩弄人心的手段当真是厉害。

原来她的底牌不只是我那肚兜,肚兜只是虚晃一枪,真正的底牌是我娘的骨灰。

有我娘的骨灰在手,她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就算今日我真的怀了皇嗣,被她弄流产了,她也料定我不敢告诉皇上,因为她手握王牌。

她虽然擅长玩弄人心,但是她忘了人心其实最难掌握。

我看着这些糕点,对着门口小太监说道:「请太后娘娘过来……」
30
太后很快就过来了,她走到我身边坐下,看着我面前的糕点笑道:「不敢吃?」

我看向太后娘娘:「大夫人让臣妾打掉这个孩子。」

太后拿起一块糕点:「哀家说过会护着这个孩子,就不会让人害他,崔氏做的这些事哀家都知道,哀家一直让人盯着,是你最近做得太过了,她才会这样。」

「不过糕点哀家已经让人换了,这些是无毒的,你可以吃。」

说着太后率先拿起一块糕点吃了起来,显然她是做给我看,证明一切都在她掌握之中。

我笑着点头,随手拿起一块糕点吃了一口:「那多谢太后娘娘!」

太后见我吃了糕点,显然很开心:「只要你听哀家的话,等皇子出生,你就是皇后,以后跟哀家一样,母仪天下。」

太后说到这里,显然心情不错,又吃了第二块糕点。

我却摇头:「太后娘娘你说错了,臣妾跟你不一样,臣妾不会虐待孩子。」

太后脸色一变,随即冷冷地看着我:「沈美人,是哀家给你好脸了,让你如此放肆?」

我直视着太后:「大夫人说,我娘的死是太后娘娘你在背后指使的。」

太后眼神一厉:「你在质问哀家?」

我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太后。

太后冷笑:「看来是哀家对你太宽厚才让你如此放肆,哀家也不怕告诉你,是哀家做的,你娘出身低微,哀家能看上你们母女,是你们母女的福气,哀家奉劝你,好好养胎,否则哀家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太后就准备起身。

我却突然大笑起来,太后看着我微微皱眉。

我再次问道:「臣妾有个问题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太后娘娘你这么执着要有一个沈家血脉的皇子呢?」

既然话已经说开了,太后也不准备瞒着我,她看着我说道:「你们这些贱人,出身低微,却有福气怀上皇嗣,哀家出身高贵,却一直怀不上皇嗣,哀家不服气,凭什么孙嫔这种低贱血脉都可以生皇子,这样血脉的皇子都可以当皇上?哀家的父亲可是太傅,我沈家的血脉为什么不能当皇上?哀家一定要沈家血脉当太子,当皇上,哪怕这个血脉也低贱……」

说着太后冷冷看着我的肚子。
31
我笑了,原来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因为太后的执念,我和皇上所受的苦,都是因为太后的不服气。

我笑着看着太后,随后伸出手缓缓探进我的衣服里面,在太后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掏出一个布包。

「太后娘娘,只怕这个布包是当不了皇子的。」

太后一脸不敢相信:「你怎么敢?你这个贱人,你怎么敢假孕?你该当何罪?」

「你敢骗哀家,哀家要弄死你,哀家要把你挫骨扬灰。」

我看着时辰已经差不多,笑得很是癫狂:「太后娘娘,你现在应该操心的是你是不是还能活着走出去。」

我的话让愤怒的太后一下子冷静下来,随即她感觉胸口气血翻涌,一口黑血从嘴边流了下来,她死死盯着我:「你下毒?」

此时我的胸膛也胀得厉害,五脏六腑开始绞痛起来,可是我还是笑着:「太后娘娘说错了,等我们死后,皇上会查出来,这个毒是大夫人下的……」

太后已经站不稳,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嘴里喃喃说道:「不可能,不可能……」

我笑道:「太后娘娘,你一直防着皇上,防着御膳房,但是你从不防着你自己,你以为我逼大夫人动手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将计就计用来对付你的?」

「你太自信了,以为一切都在你掌握之中,在你看来糕点是被你换了,所以是安全的,但是你从未想过,你的东西也不一定安全,因为我会下毒啊。」

太后看着我,挣扎着要起身,她对着外面喊道:「来人,来人……」

我笑了:「太后娘娘不用叫了,你的人现在已经被请去喝茶了,外面没人,你安心升天吧,等我们死了,大夫人下毒害我们也得死,沈芊芊身为她的女儿难辞其咎,下场也不会好。」

「沈家血脉脏得厉害,还想当皇帝?我看就不用留在人世了。」

我疯狂地大笑,太后看着我,最终不甘心地摔倒在地,七窍都流出黑血。

我也有些支撑不住地靠在软榻之上,虽然要死了,但是我心中是畅快的,总算是报仇了,为了我娘,为了我。

此时一个明黄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正是皇上。
32
皇上看了一眼地上的太后,随后就移开视线。

他走到我身边看着我:「其实你可以不吃这毒药。」

我笑了,鲜血不自觉地从嘴角流出,我看着皇上说道:「如果我不死,只是太后死掉,别人会怀疑的,总有聪明的人会觉得是皇上您的计划,那皇上您的名声就毁了。」

「我用我的命换您的名声,也是值了。」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却不这么想,毒药是皇上给的,如果只是太后死了,我却不死,那皇上肯定会担心事情败露,让我悄无声息地死掉。成为帝王的人,会心慈手软放过我吗?

如今我这么做这么说只是在争取最后一丝活的希望。

「皇上,以后没人能左右您了,您当您的千古名君,那我死也值得了。」

我对着皇上伸出手,皇上下意识握住我的手,我感觉气血翻腾得厉害,虽然糕点吃得少,但是这毒是真厉害,我知道我要把握最后一丝机会了。

我看着虚空,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然后一脸悲伤地苦笑:「只可惜我不能去岭南了,我以前还答应我娘,陪她回岭南故乡,看看那满山的荔枝花,尝尝岭南的荔枝……」

「好想去尝一尝,可惜去不了了……」

皇上的母妃孙嫔就是岭南人,我刻意说这些,就是要引起皇上和我同命相连的感情。

我们都被人害死了亲生母亲,同样都是岭南人,我们从小都过得不好,而我还为了成全他的名声,主动求死,在临死前我还表现出无限遗憾……
我看着皇上还是面无表情,心中微沉,看来计划失败了,不过我也是值了,毕竟用我一条命,换了沈家灭门。

我看着皇上,再次笑了笑,随后缓缓地闭上眼。
33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等我恢复知觉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普通的农家院子。

我的思绪瞬间回归,我知道我没死,我最后还是为了自己争取到了活下去的机会。

我微微转头,看到一个人影坐在旁边桌子旁,此时正看着我。

我双眼微缩,居然是皇上,我准备起床,皇上那边却开口了:「不用起身了。」

「昨日太后和沈美人都已经下葬了,沈家大夫人下毒毒害沈美人,却连累太后,沈家全家下了牢狱,三日后问斩,崔侍郎教女不严,已经判了流放,皇后沈芊芊已经被打入冷宫……」

皇上这些话明显是为这件事定了性,从此我不再是沈媛,不再是宫里的沈美人。

皇上指着桌子上放了几张纸和一个坛子说道:「朕在岭南有一处宅子和几个奴仆,这是地契房契和卖身契,你带着你娘的骨灰回去吧,替朕和那一位好好在岭南活着。」

说完皇上起身朝外走,我看着皇上孤寂的背影,急忙起身。

然后对着他缓缓下拜:「民女恭送皇上,愿皇上顺遂平安!」

皇上脚步一顿,不过却没有回身,半晌他才开口:「我叫凌霄。」

说完他不再停留,大步离开。
34
三日后,我戴着兜帽抱着我娘的骨灰站在法场,看着大夫人等人被压在法场等待问斩。

监斩官看着日正当午,抛出斩首令牌,大喝一声:「处斩!」

刽子手上前,准备行刑,此时我拿掉兜帽,露出面容,因为我站在大夫人正前方,她一眼就能看到我。

当她看到我的时候,眼中都是不敢置信,她挣扎地吼道:「沈媛没死,那贱人没死,我是冤枉的,冤枉的……」

刽子手直接一脚踩在大夫人背上,把她死死摁在台上,随后大刀猛地砍了下来。

手起刀落,她的脑袋飞了起来。

我笑了笑,护住手中我娘的骨灰:「娘,我们回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