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黄金单身汉「攻克」白富美

所属系列:各怀鬼胎的情爱计算

黄金单身汉「攻克」白富美

寂寞猎食者:各怀鬼胎的情爱计算

婚姻就是一场投资,最好能一本万利,甚至是空手套白狼。

这样的婚姻哲学,陈涛嘴上不承认,却是自己在择偶时奉行到底的。

凌晨两点,陈涛书房的灯还亮着。打开的电脑屏幕上,是一张清晰的思维导图,所有的 idea 都指向一个中心:安妮。

从这两个字延伸出了密密麻麻几十条线:共同话题、理想生活、爱买衣服、观察喜好……

陈涛一边罗列,一边嘴里还在嘀咕:「嗯,这里还不错,这里可以更完美的。」

1

临近除夕,陈涛开车从北京回到了南方县城的老家。

新买的保时捷停在自家小别墅的门前,陈爸爸、陈妈妈,还有姨妈、姑妈一大堆的亲戚,早就在门前列队欢迎。众人像欢迎大人物一样迎接陈涛。

车一停稳 ,陈涛快速拉开车门,一个箭步出来,拥抱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亲戚们开始打量起陈涛,一年不见,陈家的「金子」似乎更加闪耀了,穿着合体,头发打理的一丝不乱,一副金丝眼镜稳稳当当架在高挺的鼻梁上。

拥抱过后,一群人簇拥着陈涛进门。刚进门,陈爸爸往儿子手里塞了个暖手宝,陈妈妈拉着儿子的手,坐到了饭桌前,团圆饭这才算正式开始。

吃过饭,亲戚们就围过来,姑妈率先开口:

「哎呀,涛涛,这个女孩子很合适的,做老师的,有寒暑假,也斯文,和你好配的…」

姨妈抛了个白眼,紧随其后:

「老师哪有公务员好呀,涛涛 ,这个女孩子是公务员,独生女,父母又是退休的,有退休金,没负担!…」

陈涛,35 岁。

这个年纪在县城里,早就算老光棍了,但是男人有钱,七十岁也是一朵鲜花:在北京有一百多平米的房子,百八十万的车,在老家给爸妈买了别墅,投资银行的中层管理,年薪有七位数,据说很快就要再升职,前途无限。这样的条件,简直就是县城里难得一见的「黄金单身汉」。

亲戚们还在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陈涛温和的笑了笑:

「姑妈,姨妈,我还在事业上升期,婚姻大事,还是要听父母的。他们二老喜欢,我才会见。」

陈涛一句话就四两拨千斤的把事情丢给了父母,本人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起身回卧室休息了。

小门小户的女儿从来不是陈涛的目标。

他熬了这么多年才拼出来的房子、车子,存款,可不是为了给某个女人花的。

婚姻就是一场投资,最好能一本万利,甚至是空手套白狼。这样的婚姻哲学,陈涛嘴上不说,却是自己在择偶时奉行到底的。

他的目标人物已经出现了。

几个月前,陈涛的隔壁部门新来了一位样貌清秀的女同事安妮,和他平级,看起来却十分年轻,陈涛起初对此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某天早上,他在车库看到安妮从一辆奥迪 A8 的驾驶位上下来,这才留了心思。

这天,部门加班,陈涛装作无意间说起了安妮,夸赞安妮年轻,一位女同事忍不住笑了起来:

「陈总,您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安妮才三十岁,当然年轻啦,不过看起来也不像三十了,倒像是二十四五岁。她穿的衣服,虽然看不出牌子,不过那个面料,啧啧,肯定便宜不了。」

八卦是人类的本性,女同事说完,男同事也开口了:

「对对,而且安妮平时吃饭特别讲究,咱们楼下那家死贵死贵的轻食,一个沙拉都要 200 块的黑心店,安妮一周倒是都四天都在那吃饭。」

陈涛一脸的平静,还点了同事们一下:

「你们怎么不看看安妮工作厉害呢,还是多吃饭,少八卦吧。」

陈涛琢磨,自己升迁的速度不慢了,可安妮这个女人比自己小五岁,级别却和自己一样,座驾比自己的还贵,合计下来,一个月吃午饭至少也要几千块,这样的条件,不是家里有钱,就是老公有钱,或者情夫有钱。

2

陈涛开始有意无意的和安妮接近。

正好,公司来了个新项目,在他的争取推动下,得到了和安妮内部合作的机会。

这天,两个人加班到很晚,安妮的车限号,打车要排一个多小时。

陈涛抓住机会,表现了自己的绅士风度,主动提出要送安妮回家。

安妮报上了一个地址,陈涛的心里吃了一惊,这个小区是北京的大平层,一套下来怎么也得两三千万,甚至四五千万,还不算装修。

车子上了路,他用余光撇了一眼副驾驶上的女人,暗自窃喜。

观察了安妮的上班时间,习惯停车的位置,陈涛经常假装在地下车库偶遇安妮,和她一起上楼;又在轻食店遇见了几回,陈涛借口自己中年养生,想吃健康一点,说完还拍拍自己的小肚子,一副憨厚幽默的样子。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接触和收集到信息情报,陈涛确定了安妮单身,独生女,父母先后下海,是经商老手,有着不凡的人脉。

这一切都太对陈涛的胃口了。

天之骄女很难追?天之骄女也可能无人追。

陈涛规划了一个省钱又经济的追求办法:直接表白。

这天是公司结账日,整栋大楼最繁忙的时候,也是轻食店人最少的时候,他特意邀请安妮一起来轻食店吃饭,菜刚上来,陈涛就说:

「安妮,我很喜欢你,希望你做我的女朋友。」

安妮愣了一下,这么多年,她经历过毕业表白,海滩表白,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工作日的轻食店表白,安妮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

「喜欢,你喜欢我什么呢?」

陈涛也懵了,总不能说喜欢你的奥迪 A8,你家里的大平层和你爹妈的人脉吧…

他清了清嗓子,装作有点紧张的样子。

事实上,他确实有点紧张:

「安妮,咱们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我觉得你工作能力很强,非常优秀,但……但你记得上次加班我送你回家吗?那次你打车要等好久,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工作加班,如果加班,我可以一直送你,或者来接你。」

安妮又笑了,不过这次笑的温和了许多,她没有继续追问,只是说了一句:

「吃饭吧,今天很忙,可能需要你送我回家。」

陈涛的心里炸开了胜利的小烟火,开心的吃了起来,往日难以下咽的青菜叶子,今天是如此的美味。

这次表白之后,安妮并没有对陈涛表现出任何的热情,依旧保持着普通的同事关系。

陈涛的心里冒出了个大大的问号,安妮没有明确的拒绝,难道不是同意吗?圣诞节就要到了,要不要送个礼物试探试探?可是一想到安妮的吃穿出行,这个礼物肯定便宜不了,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刷着短视频,突然获得了灵感。

视频里男主角在向女主角求婚,拿出了房本、银行卡表白,女主角感动的稀里哗啦,自己为何不模仿一下?

说干就干,陈涛拿出自己的房产证,银行卡,还有一些资产证明,罗列了一个单子,约安妮周六在一家做北京菜的私房菜馆见面。

这家私房菜店面不大,藏在后海的胡同里面,据说老板兼厨师的祖上是清宫御厨,一手鲁菜的本事,风头无二。因为座位有限,每次来都需要预约。陈涛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和安妮一走进来,就径直走到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和老板说了句:「老样子。」餐厅里的老式落地钟的指针刚好落在 10 点的位置,店里只有这一桌客人。

和上次吃饭一样,这次见面,陈涛依旧直奔主题,没有任何的铺垫:

「安妮 ,我还是很喜欢你,我知道你可能担心咱们公司不让办公室恋情,没关系,我可以辞职的,这是我在北京的房产证、老家的房产证,这是我的银行卡,股票、债券,这是我的工资证明,我愿意把这些都给你,这很俗,可我就是个俗人,和我在一起,你可以不用加班,我养你。」

安妮一下被打动了。

打动安妮的倒不是这些资产,而是陈涛的坦率。

她家庭条件优渥,身边有心机的人不知道多少,大家都彼此迂回试探,想谈真心?不知道有多少弯弯绕绕,顾左右而言他。可陈涛如此的率真,实在是个特别的存在。

安妮表情动容,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陈涛的表白。

陈涛一下子握住了安妮的手,看起来十分激动,就像是个毛头小子获得了心上人的认可,可是这激动的脸皮之下,是陈涛打了一遍又一遍的小算盘:就算自己辞职,难道有本事的岳父会让自己没工作吗?女人结婚后,肯定是以丈夫为主,安妮舍得他辞职吗?

3

不管如何,陈涛终于追到了安妮,小情侣甜甜蜜蜜的相处了一段时间。

陈涛开始迫不及待的提出要拜访安妮的父母。安妮思索了一下,答应了陈涛的要求。

拜访的前几天,陈涛细心的打听了安妮父母的喜好,花大价钱买了礼物。

一进门,陈涛就有些傻眼。

尽管他早就知道安妮家里很有钱,三百多接近四百平米的大平层,住着三个人和一条狗,装修精致,光是客厅的红木家具,就价值不菲。

安爸爸和安妈妈保养良好,看起来不过四十多岁的模样,说话得体,陈涛忍不住想起自己的父母,心中压下一阵阵无奈和莫名的厌烦。对安爸爸、安妈妈笑的礼貌得体,仿佛就是安家的亲儿子。

这次见面,双方都很满意。

安爸爸安妈妈觉得陈涛年轻有礼,陈涛正式见识到了安家的「实力」。

之后,陈涛就成了安家的常客,在安妮父母和安妮面前表现老实、孝顺。心中却也暗暗发愁:安家和陈家,经济条件、社会地位的差距都太大了,压根不是能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人。

他惧怕,即便是安妮答应,安家的父母也不会答应。

陈涛在和安妮聊天的时候,会故意说一些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和留学时候的打工生活。那天,两个人一起去吃披萨,陈涛聊了起来:「妮妮,我在美国的时候,还在汉堡店打过工呢,然后,给自己做汉堡的时候,偷偷加上两条培根!特别好吃!你猜,我第一次吃披萨的时候,是几岁?」

「10 岁?12 岁?」

陈涛摇了摇头:「是 22 岁,那年我大学毕业,家里的房子拆迁了,有了一点点钱,我妈妈把钱都给了我,让我去留学,我拿着钱去吃了人生第一次的必胜客,那一顿花了 39 块钱,好贵啊,我算了算,39 块,够我在学校洗澡,洗两个月了。」

陈涛说的一切,对于安妮来说,是完全陌生的一切,打工、拿洗澡的水费衡量饭钱。花钱斤斤计较是什么滋味,她从不知道。

不过也是从这时候起,安妮开始慢慢了解陈涛的家庭,知道他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现在住的房子,也是陈涛挣钱后买的。安妮也会把这些事情都告诉父母,安家的父母十分通情达理,安爸爸甚至说:「谁家没穷过,你爷爷就是贫农,好在你妈妈不嫌弃我,今天一样过好日子,陈涛这孩子不容易啊。」

不过安爸爸、安妈妈也担心陈涛在伪装,周末的时候,邀请他来安家吃饭,做出很在意陈家情况的样子,询问陈家的家庭条件,安爸爸出面说:「我们家只有安妮一个女儿,只要安妮喜欢就行,可是男方条件不好,一定要断绝亲属往来,我们可不愿意家里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亲戚。」

陈涛本来有点慌神,可转念一想,如果安家父母坚决不愿意,何必要吃饭?安家财产庞大,却只有一个女儿,肯定不会喜欢无情无义的人的,想到这里,他做出一副又忧伤又骄傲的表情:

「叔叔、阿姨,实在不好意思,我一直没和您们好好的说过我的家人,我的爸爸妈妈只是普通工人,没什么本事,家里拆迁的钱,都供我出国读书花掉了,现在的这些都是我一点点积攒起来的,父母能给的都给我了,现在轮到我做顶梁柱的时候了。我很爱安妮,我有的不多,可我愿意把这一切都给她。」

安家父母对陈涛的表现很满意,一个人出身贫苦,有了成就还不嫌弃父母,实在是不容易,还明白努力奋斗,安家对陈涛开始满意起来。安妮也十分体谅男朋友,开始收敛起自己的消费。陈涛给自己的父母送礼物,安妮也给陈父陈母送一些礼物。

终于,陈涛认为一切差不多了,安妮十有八九是到手了。

他的注意力,也开始有点不太集中了。

这天,两个人一起逛街,安妮看上了一条裙子,两千多一点点,她撒娇着希望陈涛买给自己。

销售在一旁,直夸安妮穿得漂亮,陈涛有点不太情愿的付了钱。

拿着裙子坐到车上的时候,陈涛迟迟不发动汽车,安妮发现了不对劲。

「陈涛,怎么不开车,车有问题吗?」

「不是,你为什么要买两千多块钱的裙子?安妮,我想了很久,你花钱真的太浪费了。」陈涛理所当然的样子,瞬间让安妮觉得很是意外。

「不是,我哪里浪费了?就买一条裙子?」

「不只是裙子,你看看你吃的用的,为什么要吃那么贵的沙拉,就是一盘子菜叶子嘛,还有你的其他衣服,我淘宝看过,都要好几千块钱!穿上有什么不一样?」

安妮一下子被气笑了。

「陈涛,工作不就是为了享受更好的生活吗?我买的也都是我能力范围内的东西啊!」

陈涛面露讥讽,这是他第一次当着安妮的面露出了这种表情:

「你的能力?你的能力就是你的父母吧?安妮,你很幸运,爸妈都有本事,比我小五岁,就和我的级别一样,我和你这么大的时候,刚从四大的加班魔咒中出来,喘上一口气。」

安妮盯着自己的男朋友,似乎不认识这个人。

在她审视的目光之下,陈涛的理智终于回来了,他的口气软了下来:

「对不起,安妮,我说错了,我…我只是觉得,觉得我们还年轻,应该多攒点钱,不该花那么多,你看,你的真丝衬衣,几千块,穿几次就不行了,我看一二百的衬衣也不错,还结实,你知道的,我家里穷,我也没啥生活要求,我穿的衣服也都是随意买的。」

「那你为什么要买保时捷呢?」

安妮问出了自己心里一直的疑问,陈涛总说自己自己对生活没要求,可是又喜欢开名车,还特别注意车里的内饰。

「那是我的梦想啊!妮妮,你从小要什么有什么,我连个玩具小汽车都没有,现在有点能力了,才买了保时捷。」

陈涛满脸的真诚可怜,安妮又怜惜起了眼前的男人。

是啊,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这样的幸运,出身富裕,想想陈涛到现在家里洗发水沐浴露都用一瓶的时候,她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着安妮笑了起来,陈涛心里默默的舒了一口气,庆幸躲过了一劫。

但相处的时间越久,问题可能就越多,为今之计,只有速战速决,快速和安妮结婚,才是上上策。

4

「结婚?」

安妮满脸的惊讶,陈涛倒是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妮妮,你知道的嘛,我 35 了,老家同学的二胎都打酱油了,父母着急嘛,而且我爸爸妈妈也想早点看到你。」

「早点看到我,也不用立刻结婚吧,你也见过我爸爸妈妈了,我也该去你家看看。」

陈涛的小算盘又转了转,拉着安妮的手,满脸的幸福:

「哎呀,要带着漂亮老婆回家了。」

为了能够快速结婚,陈涛打电话给父母,说了一遍又一遍,要把最好的家庭面貌展现给安妮,给安妮更大的信心,相信和他组建家庭是会幸福的。

安妮一到陈家,陈妈妈就拉着安妮的手不放开,表现出满脸的热情:

「妮妮,你真漂亮,你不知道,涛涛可喜欢你啦,一遍遍的和我们说你,你嫁给他可就幸福啦,他肯定会疼你的。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女儿!」

安妮不太习惯这种肢体接触,她想抽回手,但又怕伤害这样一位老人的心,只能拼命的点头,然后不停的给陈涛使眼色,希望男朋友来拯救自己。

陈涛倒是很淡然,他走到陈妈妈和安妮的中间,张开双臂抱住两个女人:

「我的人生终于圆满了。」

安妮有点尴尬,不过想到可能是男朋友太激动了,也就坦然了。

她看着陈爸爸陈妈妈亲密的坐在一起,一起做饭,陈爸爸帮陈妈妈洗碗,切水果,大家说话一团和气。心里想陈家虽然没什么钱,好在家庭氛围不错。

不过她看到陈妈妈的手上有一片明显的疤痕,安妮好奇的问了一句,陈妈妈的身体不明显的瑟缩了一下,小声说:

「我喝水的时候不小心烫的。」

喝水能把自己的手背烫伤成这样,实在是有些奇怪。

三天之后,安妮和陈涛两人回到了北京。

陈涛对这次「回家」,十分的满意,父母的完美「演出」,应该可以让安妮对自己加分不少吧。

陈涛坐在沙发上,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

陈家很穷,生活在县城的城中村里,亲戚们都管陈涛叫「鼻涕陈」,他的爸爸是个酒鬼,喝醉之后就会打陈妈妈,陈涛也经常被打,脸上青青红红、流着鼻涕的去上学。这才得了个「鼻涕陈」的外号。

陈妈妈看着丈夫不争气,就把一切都押在了儿子的身上。

「涛涛啊,你是妈妈唯一的希望了。」

「涛涛啊,妈妈以后就要靠你了。」

从小到大,这两句话一直萦绕在陈涛头上。

终于,陈涛上高一那年,城中村拆迁了,陈家分了不少钱,陈涛才有机会出国留学,改变命运。

陈涛记得,自己挣钱越来越多之后,父亲对自己充满了笑脸,言语温和,因为陈涛轻轻的告诉过他:

「爸,你那点退休金可不够药费啊。」

如今父亲早已打不动自己了,甚至还跪在陈妈妈面前,请求原谅,陈涛知道,当年那个酒鬼父亲也会算计,明白自己心疼亲妈,所以才做出这副忏悔讨好的样子来。

亲戚们对陈涛的态度也变了,不再喊他鼻涕陈,而且一口一句的涛涛,想把亲戚朋友们的女儿介绍给自己。

呵,都是钱闹的。

只要娶了安妮,陈涛在北京就有了一座大靠山,想想安家的大平层,老两口不知道价值多少的家底,这一切都会是自己的,别说是投行的上层管理者,就算是组一只基金都不是问题。

陈涛哼着小曲下了车,似乎前方的路都铺满了钱。

5

陈涛想立刻把结婚的事情提到日程上,安妮却觉得不必着急,恋爱可以冲动,但结婚不行。

不过陈涛却绕过了安妮,直接和安家的父母表示想尽快结婚。

安爸爸安妈妈一切以女儿为主,只是怕结婚后,女儿住不习惯陈涛的房子,南三环外,离上班的地方太远了,就提议同住,或者再拿出一笔钱,给安妮买一套婚房,写上陈涛和安妮两个人的名字,毕竟一个女婿半个儿,陈涛结婚后,也是在安家的时候更多一些。安妮拒绝了父母的提议,说结婚后就应该独立生活。

过了两天,安妮到陈涛家玩儿。

闲聊的时候,说了这件事情,陈涛搂着安妮,一副为安妮好的样子:

「安妮,这住到你爸爸妈妈家,我们也方便嘛,而且叔叔阿姨也需要我们的陪伴啊。」

安妮翻着手机,并没有当一回事:

「结婚就是两个人过日子,干嘛和父母搅合在一起?我也希望在财务上面,大家各自处理各自家庭的事情,我嫁人了,总不能再靠爸妈,而且你一直这么努力奋斗,肯定也不愿意被说成靠妻子家里的。」

「安妮,你这么说不就是见外了嘛,你是独生女,你父母的就是你的,咱们以后就夫妻,夫妇一体,现在也不过是早点住过去,我的房子还能租出去,得一份租金。」

安妮缓缓的合上了杂志,她看着陈涛,问了一句: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过是早点住过去?」

「我这不是怕你辛苦嘛!」

陈涛一脸讨好的赔着笑,往日憨厚老实的脸,此刻看起来却有点油腻,安妮心里一动,问道:

「陈涛,咱们公司不许办公室恋情,你准备好辞职了吗?我是不会离开公司的。」

陈涛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似乎要跳起来,却又压抑着声音问道:

「辞职,我为什么辞职?妮妮,咱们结婚之后,很快就会有小宝宝,你再工作太辛苦了,不如你辞职,这样可以更好的休息呀。」

「我辞职?咱们职位级别一样,我还比你年轻,这么来看,我在公司的升职空间也很大呀,而且,我并不想这么快生孩子。」

「不想生孩子?妮妮你都三十岁了。再不生就老了。」

「三十有问题吗?我不生孩子就老了,你还三十五了呢,还不是和我的职位一样。有没有人嫌弃你再不升职就太老了啊?」

安妮的话刺激了陈涛作为男人的自尊心,他忍不住推了安妮一把,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我升职老?安妮,你不要无理取闹了!我说过吧,你也就是爹妈比我好!你家里有钱,有人脉,我呢,穷小子,爹妈都是工人,当年为了送我留学,我妈被我爸爸攥着胳膊打,把热水浇到手上,现在还有好大的一块疤,我要是有你那样的爹妈,早就升上去了!论资历论经验,你能和我比吗?我是靠自己一步步拼出来的,你呢?!」

陈涛的胸口强烈起伏,控诉着命运对自己的不公,安妮却听到了另外的重点:

「你爸爸打你妈妈?你说你父亲家暴?」

「不是,没有,我刚刚乱说的,安妮,你听我说,听我说……」

陈涛立刻慌乱的起来。

「我着急了,没关系的,只要结婚,我辞职,我辞职。」他急切的想要拉紧安妮,狠狠抓住安妮的胳膊,一点都不敢放开。

看着有点疯狂的陈涛,安妮知道此刻不适合刺激他,只有先安抚他的情绪:

「陈涛,你冷静一点,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你不要慌,辞职这些事情,我们可以商量。」

安妮的话让陈涛的呼吸慢慢平静下来,他抓住安妮胳膊的手也慢慢放了下来,安妮扶着陈涛坐下,平和的说:

「陈涛,我先回家了,明天咱聊。」

安妮拿着包,镇定的离开了陈涛的家。

一出门,安妮就狂按电梯,飞快找到自己的车,立刻启动,唯恐陈涛追上来。直到开到自家小区的车库,安妮的心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陈涛抓着她的时候,陌生失控的眼神,再一看自己的胳膊,一片青紫。

第二天,安妮就向公司提交了辞职报告,并要求公司保密。辞职流程结束后,安妮才和陈涛说了分手。

陈涛不忍心嘴边的鸭子飞了,几次来到安妮家,想要求和,不管说了多少,陈涛都说自己和父亲不一样,最后安妮说了一句话:

「陈涛,你知道我父亲的人脉,你是想失业,还是想在这一行混不下去?」

陈涛吃瘪,只能闭嘴,离开了安妮家。

6

在安妮这边跌倒了,即便换个地方也要爬起来。

没有安妮,还有陈妮,张妮…正好,最近接触的一个大客户,他也有一个女儿,好像还未婚。

「对了,这个大客户的女儿,好像喜欢看老电影,我得先去一趟电影博物馆,好好学习一下……」

当晚,陈涛就在书房里拖出白板,把和安妮交往的过程一一写下来,复盘整个交往过程。忙忙活活到了半夜十二点,又打开电脑,趁着刚刚分手,记忆最清晰的时候,做出思维导图,写清楚备注,标明吵架的原因。又找出计算器,打开电脑的隐藏文件夹「和安妮交往的花费」,逐一计算起来。

做完这些之后,陈涛长吁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损失不大,还小有盈余,自己送给安家的礼物,安家父母也给了不少红包,安妮也给自己爸爸妈妈送了东西,安妮还帮自己办了年卡,打扫卫生……

都说事不过三,这安妮都是第二个了,第三个肯定能成了吧?

点击查看下一节

帝都房产婚事:拆迁户嫁给妈宝男
?
赞同 204
?
目录
50 评论

分享

寂寞猎食者:各怀鬼胎的情爱计算

荣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