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穿成恶毒女配后,大师兄的温润人设崩了

所属系列:伏妖: 三界大佬都想和我结道侣

穿成恶毒女配后,大师兄的温润人设崩了

伏妖: 三界大佬都想和我结道侣

夜风嘶鸣,山雨瓢泼,豆大的雨珠被风吹得直往逼仄的山洞里扫,把山洞入口处燃来照明取暖的火苗浇得只剩下一点萤萤火星。

萧月照抱着身子坐在将灭的火堆前瑟瑟发抖,像是身后的山洞里有什么洪水猛兽似的,连夹着寒意的雨丝扫在她身上也没能让她稍微往山洞里面挪一挪身子,也只是在身后山洞中那人发出难耐的呻吟时,她才微微侧首朝山洞内侧瞟了一眼。

洞中坑坑洼洼的石壁上靠着一个白衣男人,那双漂亮的眼正闭着,白皙的双颊飘了两朵浅红,薄唇中时不时溢出两三句模糊的呻吟声,像是深山老林里勾人心魄的男狐妖,叫人多看两眼都忍不住想对他生起些不轨之心。

但萧月照没有,因为她是穿书来的。

穿书这件事也不是什么说来话长的,其实也就是刚才她在公司休息室里看小说时迷迷糊糊睡着了,结果再一睁眼,就穿进了刚才看的未完结男频网文里。

其实她平时不怎么喜欢看男频,只是偶然间瞥见这本小说里有个角色和她同名同姓,是凌霄宗沉水峰最小的弟子,大家都唤她一声「小师妹」。

小师妹性格骄纵,痴恋自己的大师兄,也就是这本未完结网文的男主顾别舟。

而小师妹的心动也不无道理,因为顾别舟是个翩翩佳公子,对所有人都温柔,也对所有人都有距离,从来不会做出什么僭越的举动。但也恰恰是因为这样恰如其分的温柔,小师妹愈发迷恋顾别舟,什么都愿意为他做,甚至不惜给他下药也要得到他。

这文还在连载,女主是谁尚不清明,又或者这是个有很多女主的种马文也说不定,但是小师妹是个恶毒炮灰无疑了,因为她一次两次得不到顾别舟,最后甚至对大师姐起了杀心。

可惜偷鸡不成,到最后大师姐倒是没什么事,小师妹却是堕了魔,被正派人人喊打,最后落得一个粉身碎骨,神魂俱碎的下场。

想到这里,萧月照不由得打了两个寒战。

卧槽,她不会也被搞得神魂聚碎吧?!

惹不起惹不起,还是苟命要紧。

现在剧情应该进展到这位小师妹和顾别舟出来伏妖,但是小师妹故意使坏,破坏了阵法,导致大妖伤了顾别舟,继而她偷偷给他下了药,想在今夜和他成好事。

可惜最后好事未成,反而叫前来救援的大师姐把顾别舟带走了,小师妹自此和大师姐处处作对,也导致了后面的剧情里小师妹一路奔着作死而去。

萧月照也是花了小半个时辰才搞明白自己穿成了小师妹,而且恰恰卡在了她给顾别舟下药的时候。

按照穿书定律,这个小师妹不仅和她同名同姓,连长相都一样。

这半个时辰里,她想过改名,并且在心里默念了几百遍「我叫萧铁柱不叫萧月照」试图穿回现实世界,但是屁用没有。

到最后,她只能绝望地接受了现实,把中了合欢散神志不清的顾别舟就近扛进了山洞里避雨。

算了,来都来了。

只要她离顾别舟远一点,改变剧情走向,应该就不会死了吧?

如此想着,她又看了一眼神色隐忍的顾别舟,而后冷漠地把身子往山洞洞口处挪了挪,衣物蹭在地上发出不小的响动。

「是小师妹给我下的合欢散,如今怎么反倒像是我要轻薄小师妹似的。」白衣男人听见衣料摩擦的动静,咬了咬唇,忽而缓缓睁眼轻笑道,眸中水色映着火光,恍若星河倒倾。

奇怪,原著里没提过顾别舟知道下药的事啊。

就他妈离谱。

按照原文的发展走向,直到顾别舟被大师姐救下时都不知道自己是中了合欢散,也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和大师姐究竟有没有成事,而大师姐也并未明确告诉他他们是否成了事,顾别舟因此心生愧疚,而后事事护着大师姐,也导致小师妹心里越来越扭曲,最后对大师姐起了杀心。

反正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就是了。

萧月照回忆了一下剧情,错开目光不去看他,心虚地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咳咳……唔……」

合欢散药效烈,顾别舟方才说话已经是用了灵力压下药效,眼下药效来得更凶猛,身体里的欲望流窜在四肢百骸,叫他不由得吐出一口鲜血来。

他的神志被强效合欢散熬得复又渐渐模糊了起来,而后他拽着自己的衣袍发出极其难耐的呻吟声,「热……」

血腥味飘在空气里,又很快被风吹散了。

按道理来说,顾别舟是男主,怎么也不可能被区区一个合欢散熬死,但是原剧情里这个时候大师姐应该已经来救人了,可现在大师姐却还迟迟不来,他一口血吐得快把萧月照吓蒙了。

夭寿啦,这发展怎么和原剧情不一样?!

顾别舟不会死吧?

如果他死了,这个世界是不是就要崩塌了?

卧槽,那她是不是也会跟着一起死?!

她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抬步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顾别舟的肩,「哎,你还好吧?」

「热……」顾别舟重复道,说话间又轻咳着吐了口血,有几滴溅到了萧月照的衣服上。

萧月照脸色黑了黑,脑中回忆着原主的记忆,过了许久,才给自己施了个净衣术,然后用了些法术吃力地拎起顾别舟,把他拖到山洞洞口,让凉冰冰的雨水打在他的身上,「我瞧着这雨挺冷的,应该够降火了……还热吗?」

他现在神志不清,应该不会怪她冒犯吧?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落汤鸡似的顾别舟,见他没什么反应,才彻底放下心来把他又往山洞外挪了一些,心安理得地看着瓢泼大雨淋在他身上,还好心地帮他把已经有些松开的衣衫又掩了起来,「太凉也不好,你是男主,可别着凉了。」

又过了许久,萧月照觉得手上没什么力气了,才把他拖着又往山洞内侧走。

只这一次她原地踏步了许久都没有拖动他,等她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却发现他的手正半撑在她肩膀上,而那双漂亮的眼正定定地看着她,眸中山雨欲来的阴沉之色全然不似书中描写的那个温润浊世佳公子。

「你……嗯!」萧月照被他看得心虚,刚打算说点什么,却猛然被他堵上了唇。

他并没有在亲吻她,而是用齿尖轻轻厮磨着她的唇,而后又狠狠地咬了一口。

尖锐的刺痛伴着血腥味一同灌满了她的口腔,挣扎间,她听见他哑着嗓子含糊笑道:「说谎。」

萧月照一头雾水,浑身僵硬,只伸手不断地推他,而后又听见他在她耳边轻声哑笑:「这合欢散分明就是小师妹下的……」

小说里是用「玉石之声」形容顾别舟的声音的,可是他现在的声音低低哑哑的,吐息间带着滚烫的、化不开的欲色,一点都不似玉石温润清冷。

「你你你,你别过来啊!!」萧月照僵着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山洞本就狭窄,等她靠在墙上退无可退时,也不过只和他隔了几步之遥,她赶忙伸手横在中间,欲哭无泪道:「你清醒一点啊兄弟!!!」

他笑着看她,不说话。

空气里是一阵诡异的安静,只有乱糟糟的雨声。

趁着这个间隙,萧月照摸了一下身上,总觉得小师妹既然能下药,应该身上也有解药,结果全身摸了个遍都没有发现解药。

卧槽,这个憨批给人下药居然自己身上不准备解药!!!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气死她了。

不过小师妹身材还挺好的……

嘿嘿嘿,她喜欢。

「怎么,」顾别舟看着她一通动作,突然哑着嗓子哼笑一声,又挪步靠近她,「找到了吗?」

「找……找什么?」她被吓了一跳,猛然抬眼看着步步逼近的顾别舟。

可他只是直直看着她,没有再说话。

萧月照这段时间里已经有了小师妹的记忆,包括一些咒术的用法,她有点尴尬地偷偷从储物戒里捏出来一道传音符,想要联系大师姐赶紧来收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狗男人。

淡黄色的符纸刚刚拿出来,她就听见许久不说话的顾别舟道:「你想唤林落来?」

他声音里还是带着孑然欲火,萧月照却莫名觉得周身气压低了些。

「不然呢?」她不敢抬头,伸手准备往符纸上传灵力。

顾别舟却是眯了眯眼,突然伸手把那张符纸夺过来,随手抛在了山洞外的倾盆暴雨里。

那片浅黄色的符纸像一片枯叶一样,被风刮得老远,然后被骤雨砸落在地,消失无踪。

上一世他不知自己中了药后和林落做过什么,林落也不曾和他言明过他们是否真的有了夫妻之实,只说她在他屋子里待了一晚上,名声不好了,请求他和她结道侣。虽则他对林落并不心动,但因着愧疚,他也答应了结道侣的要求,虽再无夫妻之实,也处处护着她。可谁能想到在他即将飞升成仙的时候,林落抵不住他元丹的诱惑,反过来联合魔族摆了他一道,连个全尸都没给他留。

重新活一世,他不杀林落已是留了情面,更不要提和林落有什么更多的接触。

灵力和药效像是拉锯一样在他体内折磨着他,他又捂着嘴咳出一口血,然后状若无事地强撑着给自己施了一道净衣咒,嘴角扯起一抹浮于表面的笑:「师妹爱慕我许久,如今既是下了药,哪里有让别人解的道理?」

一句「爱慕个屁,你他娘的要不要批脸了」差点脱口而出,萧月照却突然想到自己现在是在修仙世界里,严格来说她应该是夺舍了小师妹,如果她的行为举止和小师妹相差太多,会不会被当作魔头被正派们搞得神魂俱灭?

哽住。

空气突然安静了一下,她沉默了半晌,才咬咬牙道:「是我的错。」

呸,垃圾小师妹,自己搞出来的烂摊子要她来收拾!

「是我太过爱慕师兄,猪油蒙心,我不该给师兄下药。」

关她屁事!!!

「师兄这回只当作不知道,我往后再不爱慕师兄了!」

爱慕个屁,狗男人离她远点,不要过来啊啊啊!!!!

「爱慕?」顾别舟听她连珠炮似的说了好几句话,突然又轻哼一声,而后慢慢走近她,伸手抓住了她的衣衫,手背因为用力而有些泛白。

萧月照退无可退,伸手企图把他的手扒开,「师兄你是不是不想看见我,那我现在就走!」

卧槽救命啊!!夭寿啦,她再不走是不是要被他掐死了?!

她扒开他手的力气更大了些,可是他的力气大得吓人,叫她根本挣脱不开。

洞外的沙沙雨声和顾别舟急促的呼吸声似乎都不如她自己的心跳声大,而他炽热的呼吸洒在她脸上,薄唇离她愈发近了些,相隔不过咫尺。

萧月照想想书里小师妹神魂俱灭的下场都害怕,一点都不想和顾别舟扯上任何关系,恨不得马上叛出师门还俗,连「师妹」这个名号都不想要。

她战战兢兢地看着他愈发迷蒙的眼神,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涌了上来,于是突然伸手用了八分力气一记手刀劈在了顾别舟身上。

雨声嘈杂,呼吸声散乱。

顾别舟并未设防,就那般软倒了下去。

她起伏着胸脯接住他软倒的身子,紧张之间,并没有听见他那句轻到刚说出口就被狂风吹散的话——

「我等到你了,阿照。」


顾别舟晕过去以后,萧月照才又掏了张传音符出来给大师姐林落传信。

凌霄宗是这个世界里的修仙第一大宗,宗门规矩便是弟子有义务伏妖除魔,最近又突然有妖魔横行世间,正赶上沉水峰弟子下山历练,于是他们沉水峰一行弟子就直接来了妖物频频出现的一处名为幽竹府的小城。

也是因为妖物在幽竹府附近的山林横行,小师妹才找到机会引着顾别舟同她一起和队伍走散,从而使坏给他下药。

不过他们此行进山是组队来的,林落和其他师兄们也一同进山了。

萧月照觉得林落和他们想必相隔不远,约莫赶来大约也不需要花费太久。

想到这里,她才放心地把顾别舟的身子从自己身上挪开了一点。

毕竟修仙者的身体素质要比常人好,她只是把他劈晕了而已,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来。

只是把他的身子从身上挪开以后,她又突然觉得有点冷。

虽然现在书里正是仲夏时节,但是山间风雨急急,原主小师妹修为一般,如今就这样穿着单薄地坐在山洞里,确实还是冷的。

她思忖片刻,又把顾别舟拽着往自己身上盖了盖。

反正他现在正晕着,就当他是张莫得感情的棉被好了。

只是这棉被的体温似乎越来越高了些,等她反应过来觉得不对劲时,顾别舟已经伸手紧紧揽住了她的腰,一双水光潋滟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卧槽!!!

这他娘的林落怎么还不来?!

萧月照和他对视两秒,然后移开目光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伸手企图把他推开,「你别,别,别误会啊……」

滂沱大雨中时有滚滚闷雷声落于耳际,顾别舟的脸被闪电映得白了些,他看着萧月照,却是一句话也没说,就只是定定看着她,吓得她想跪下来抱着他的大腿求他别看了。

「我,我就是有点冷,想……取取暖……」她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半晌又开口结巴解释道。

「呵……」顾别舟只低低笑了声,而后一个用力把她压在身下,双手撑在地上,在胸膛和地面间给她造了个囚笼,「既是冷,那我帮你取暖。」

萧月照被他困在怀中,甚至腾不出手给他施一道定身咒,「你你你冷静点……」

这他娘的是穿了盗文吧,是盗文吧??

那个谦谦君子呢?!

那个温润公子呢?!

那个对谁都有距离的顾别舟呢?!

就他娘的离谱!!!

他温热的唇轻轻贴在她的唇角,吓她扭着身子偏过头去躲顾别舟,一边躲一边大喊道:「我唤了大师姐他们来,你,你也不想让别人看见我们野合吧?!」

「野合?!什么野合?!」

萧月照嚎这一嗓子,顾别舟倒是没说话,反而是山洞外突然传来一个震惊的男声,然后是一阵细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狭小的山洞口一下子就被一群白衣修士围满了。

萧月照:「????」

这群人来得也太是时候了吧?!

「没,没什么……」她恨不得直接刨个坑把自己埋进地里,伸手把顾别舟推开尬笑一声,「我给大师兄说书呢,正说到野合,哈哈哈……哈……」

空间凝固了半晌,沥沥雨声中只剩下了萧月照一个人尴尬的笑声,她见大家都直勾勾地看着她,于是又尴尬地收了声。

还是林落最先有的动作,她弯下身子扶起萧月照的肩,「你们没事吧?」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把山洞短暂地映亮,林落借着光看见萧月照嘴唇上肿起的一小块,没等她回答刚才的问题,就又开口疑惑道:「小师妹,你的嘴怎么了?」

她话音方落,大家又都把目光移到了萧月照被咬肿的嘴上。

「被狗咬了。」萧月照尴尬地捂住嘴小声嘟囔,话刚说完,就感觉到后背处一阵凉意传来,她转头看去,就瞧见顾别舟正凉凉地看着她。

「大师兄可还好?」林落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来得及问顾别舟的情况,张口又问。

她其实挺喜欢这个温和有礼的大师兄的,但是和他接触的时候,林落总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地发怵,好像大师兄不太喜欢她。

「咳……」顾别舟垂眸掩住眼中凉意,声音柔和,「方才和大家走散,中了大妖的媚毒,现下已经不碍事了。」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握住萧月照的手。

萧月照的手被他握得有些疼,抬头却看见他的脸上是一片歉意,声音轻柔得全然不似手上那般用力:「只是委屈小师妹帮我解毒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萧月照:「????」

放屁!!!

啊???

说的什么屁话?!

这他妈是真的穿进盗文了吧,操!

她看着师兄们八卦的目光,崩溃道:「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别听他瞎说。」

「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回客栈吧,幽竹府这大妖有些奇怪,怕是我们要在这里多耗费些时日了。」林落的目光在萧月照和顾别舟身上游移了一会,才道,「小师妹,可以自己走吗?」

正道的光,照在大师姐身上!!!

萧月照只觉得林落伸出来的那只手在发光,她赶忙拽着林落的手借力站了起来,「能走能走!咱们明天上午找个医馆吧,大师兄总说胡话,我怕他被大妖打伤脑子了!」

又是一阵凉意袭上萧月照的背脊,这一回她没敢回头看,扒拉着林落的手跑得比兔子还快。

好在顾别舟这一次没有追上来,直到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才得知顾别舟在她离开以后又晕了过去,是被一个师弟扛回客栈的。

萧月照现在穿到了凌霄宗弟子的身上,是以也必须得跟着凌霄宗队伍除妖,她即便是不想去也得去。

好在原身也不是什么特别上进的人,她过去大约就只需要打打酱油,不必担心因为实力差距太大露出什么破绽而被人发现她是夺舍来的。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见到顾别舟会不会尴尬。

所以她下楼用早饭的时候一直在心里疯狂默念「不要遇见顾别舟」,但是怕什么来什么——

她一抬眼就瞧见顾别舟正坐在茶桌前朝她招手。

只是这一回,他面上的笑容温柔却疏离,终于和小说中的人设重叠了起来。

似乎昨夜的诸多反常行为都只是因为中了合欢散所以脑子不清楚。

大约昨晚顾别舟真的烧坏脑子了吧?

萧月照想着,又犹豫了一会,终究还是抬步走了过去,在他的对面坐下来。

茶桌上,师兄们正讨论分组分头寻找大妖的事情。

幽竹府这大妖名唤雾妖,无人知道它的本体,而它也是狡猾得很,多次从凌霄宗弟子的手上逃脱了去。

萧月照埋头猛吃,并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直到她听见顾别舟带着笑的声音,「小师妹是第一次下山涉世,我同她一道走。」

还来?!

她被茶水呛了一口,正准备开口拒绝,却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了,而后她茫然地看向顾别舟,就见他也朝她笑了笑。

萧月照:「???」

啊这……

这他娘的……

好像是禁言咒?!

卧槽,顾别舟给她下禁言咒?!

神经病啊!!!!

「小师妹不说话就是答应了。」顾别舟脸上却仍是一片风清月明的样子,只眼里带着些狭促的笑意,看着她来回张口试着说话的样子掀唇假作关切,「嗯?小师妹想说什么?」

萧月照简直想把顾别舟剁了送去喂狗,她急着想拒绝,却发不出声音,只得对着顾别舟和桌上几个师兄猛地摇头。

「摇头是不想说话吗?」顾别舟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两下,而后轻轻推了一屉小笼包给萧月照,「不想说便不说了,来,吃饭。」

禁言咒未解,凭萧月照的灵力也根本冲不开顾别舟给她下的禁制,她挣扎半晌,最后只得狠狠剜了顾别舟一眼,屈辱地咬了一口小笼包。

好吃真好吃。

有朝一日她一定要把顾别舟剁了做包子。

只是她还没吃两口,屋外的天色就骤然黑了下来,原已经放晴的天空又猛然飘起了细雨,微急的风扰得客栈屋檐下系着的风铃发出散乱的声响。

客栈里的小厮大概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了,他们面面相觑地愣了一会,而后赶忙放下了手上的活儿,跑去将客栈里的几扇窗合上。

木窗开合间发出尖锐又绵长的嘶鸣声,在无明黑暗中显得尤为突兀可怖。

雨声嘈杂里,顾别舟的食指忽而缓缓在桌上轻敲了两下,「倒是自己送上门了。」

萧月照活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经历这些,说不害怕是假的,而且小说里原身也是这次被雾妖重创,回凌霄宗以后直接在床上躺了半个月,醒来以后还拖着半残的身躯发现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人暧暧昧昧,简直人间惨剧。

但她觉得自己更惨,因为现在要结结实实挨一顿毒打的人,是她。

难受,想哭。

客栈里的小厮们已经躲起来了,一楼只剩下了凌霄宗的弟子们,屋子里瞬间空荡了许多。

其实萧月照也挺想跟着小厮们一起躲起来的,但是其他人都已经拔剑往外走了,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上去。

还没走两步,她就撞在了顾别舟的背上。

他突然停下脚步,伸手在她额上点了点,解了她的禁言咒,「别乱跑,在我身后就好。」

听见这句话,萧月照恨不得跪下来抱着他的大腿叫他两声爹,哪里还记得自己刚才还想着要离他远一点。

是以她点头如捣蒜:「好好好!你昨天也受了伤,你小心一点!」

「拜师妹所赐。」顾别舟扯了扯嘴角,敛眸瞥了她一眼,慢条斯理道,「我昨夜还泡了一夜的冷水,待到杀了雾妖再来同你算这笔账,嗯?」

萧月照被他突如其来的骚震得脑袋发晕,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和其他师兄在和雾妖缠斗布阵了。

大家都在杀妖,只有她一个人站在原地,她突然觉得这样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四下看了看准备做点什么,可她回忆了一下原身的记忆,却发现原身除了念几个咒语,用几个基础仙术,其他都一窍不通。

脑子里空空如也,和钱包一样空。

雾妖没有面目,只是一团虚无的黑雾,队伍里比较能打的也就是顾别舟和林落两个人,其他人的修为还不足以和这样体量的妖物抗衡。

但是雾妖似乎也拖不过这么多人,所以很快散成了六缕黑气逐个缠着他们打,让大家无暇合作,只能先顾着自扫门前雪。

萧月照本想上去也帮帮忙,但是想了想原身脑子里那点东西,还是决定让自己的戏和自己的钱一样少一点。

算了,帮个屁。

不和原书里一样被打成只会阿巴阿巴的残废就他妈谢天谢地谢广坤了。

当条咸鱼不香吗?

想着,她索性准备寻个地方坐下,耳畔却是在扭头间突然传来一阵呼啸风声,紧接着她的胳膊就被一只手紧紧攥住,连带着把她整个人都一起往后拽了十余步——

她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人轻轻松松就拎起来退了好几米远。

萧月照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肩上就忽地传来一阵剧痛,而后自内而外的痛楚让她口腔中涌起一阵腥甜,紧接着就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操!

好他妈疼!!

安安静静当条咸鱼怎么那么难?

毒打来得猝不及防,锥心刺骨的痛意还没散,那只攥着萧月照手腕的手就突然一下松了。

她「扑通」一下摔在地上,像个刚用完就被丢弃的垃圾。

摔在地上的那一瞬,她瞧见一个面生的师姐站得离她极近,正双手捂着嘴,瞪大了眼睛惊愕地看着她,眼中蓄着雾蒙蒙的泪意,「小师妹,你,你没事吧……」

只这一眼,萧月照就明白了,刚才那个把她拽过来当挡箭牌的憨批就是她。

她有点想骂爹。

不仅想骂爹,还想买两箱绿茶一瓶瓶拿出来抡死这个憨批,明明白白用行动告诉小绿茶什么叫作社会人,什么叫毒打。

可惜现在被社会妖毒打的是她。

她忍着痛意想开口说话,结果一张嘴就往外吐血,嘴里只能发出轻微又急促的哈气声。

顾别舟一行人听见动静也收了动作,雾妖也趁着他们分心的间隙从六道黑烟合成一缕黑雾,「嗖」地一下跑路了。

因为雾妖的离开,原本灰蒙蒙飘着雨的天空又亮了起来,太阳正高高挂在天际,好像刚才阴雨连绵的夜幕是一场幻觉。

「阿照,阿照?」顾别舟心里一沉,赶忙扶起倒在地上的萧月照急切地唤道。

「大师兄,大师姐,我,我没想到会这样……」小绿茶泫然欲泣,声音还微微发着抖,整个人宛如一朵在池塘里被风吹得瑟瑟发抖的白莲花,「小师妹这次下山是来历练的,我爹……我爹特地嘱咐我要好好帮着小师妹修炼……」

「她这样在我们后面看着,不利修行……我,我想拉着她一起练练手,这才把她也拉过来……」小绿茶继续道,「我真的没想到小师妹连这一下都挨不住……」

周围几个师兄听她这么说,也面面相觑地轻轻点了点头。

萧月照是个花瓶的事情大家心里都知道,这次来幽竹府本就要杀大妖,萧月照什么忙也帮不上,还在后面看着,已经足够让人不平衡了。

萧月照听她这般说辞,也猛然明白过来眼前小绿茶的身份。

小绿茶应当是凌霄宗沉水峰长老的女儿,丁晚夜,大家一般都叫她小丁。

丁晚夜和原身小师妹结怨无数,平时找到机会就要给小师妹穿小鞋,可别提降妖这么好的机会了。

怕是刚才雾妖直接把萧月照拍成肉酱她会更开心点,说不定还能乐得跳起来放鞭炮庆祝庆祝,就和过大年似的。

一时间,萧月照有点不知道该骂原身还是小绿茶,只觉得穿书真不是人能干的事。

就他娘的人在家中躺,毒打天上来。

「小师妹,我,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这样一直躲在后面不行的。」丁晚夜一番话把责任全推回给了萧月照,末了还假惺惺加了句:「哎,还是怪我高估了师妹的修为,怪我,我小丁做事小丁当,师妹你要是怪我的话,千万别憋在心里,我会尽力补偿你的……」

周围师兄看着丁晚夜的眼神又怜惜几分,只觉得丁晚夜本意是为了小师妹好,而小师妹受了伤本来就是因为修为太差,即便这样,丁晚夜还好心要承担责任。

这般说辞,任谁都狠不下心来怪丁晚夜,更别说叫她补偿了。

萧月照气得都要笑出来了,啥几把小丁做事小丁当,啥几把小叮当,听听丁晚夜说的这是人话吗?

「我……」她挣扎着吐出一个字,想把剩下「操你爸爸」四个字一起骂出来,结果喉咙痛得像是有小刀在里面乱搅一样,终究是没把剩下的脏话说出口来。

顾别舟皱了皱眉,抬手把萧月照横抱起来。

他修炼两世,前世更是将将要登仙,即使如今在刻意藏拙,原也是不至于连雾妖都打不过的,只是他转头看见她倒地的时候就分了神,才让那大妖跑了。

萧月照身体在微微发着抖,顾别舟一边一只手按在她肩上给她传灵力,一边抬眸状似随意地瞟了一眼丁晚夜,又很快敛眸掩住眼中寒意,嘴角扯出抹惯常有的温润笑意,「丁师妹善解人意,愿意帮助小师妹自然是极好的。」

「小师妹连大妖一招都挨不过,也是因为平日里疏于练习,按理说是不需要丁师妹补偿的,但你也是好意。」他再抬眼时已经藏好了眼中满溢的冰冷,又是一派风清月明的样子,含笑同丁晚夜说:「没想到丁师妹这么有责任心,只是不知丁师妹所说的补偿是?」

丁晚夜的表情短暂地僵硬了一下。

空气凝固了一瞬间。

丁晚夜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怒火,低头抿了抿唇,伸手拽着自己的衣角,「师兄,我……我不是……」

顾别舟抱着萧月照,好整以暇地点了点头,示意丁晚夜继续说。

「大师兄,你也知道,我们此番下山是来捉妖历练的……」丁晚夜犹豫豫咬着唇,含泪道,「我只带了斩霜和一些银钱……」

萧月照被大妖打这一下,浑身上下哪里都疼,就像被扔在机动车道上被两辆大卡车来回碾压一样疼,但是这会儿听见丁晚夜说话,她突然觉得身上的疼都比不过耳朵里的疼。

什么茶言茶语,呸!

顾别舟好像能感知到她的情绪,输送灵力的那只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动作里带着些安抚的意味。

丁晚夜没有看见顾别舟和萧月照之间的小动作,只一个劲垂着头带着哭腔继续说:「小师妹既是因为我受伤,我又怎么能用银钱这些凡尘俗物来补偿小师妹,不如我……」不如我回师门和我爹说了以后再说。

等回了师门,长老们肯定都站在她这边,哪里还用管什么补偿不补偿。

小丁如意算盘打得啪啪直响,哪想话都没说完,就被顾别舟略带惊讶的声音打断了——

「丁师妹你……」他勾唇讶异道,「竟如此大方,甘愿用斩霜来补偿小师妹!」

斩霜是一条长鞭,任何利器都斩不断它,放眼世间只有这么一条,丁晚夜日日夜夜带在身上不离身,平日里爱惜极了。

他的话在她耳边炸开一道惊雷,叫她将衣角攥得更紧了些。

又半晌,她咬着牙憋出一个笑,「是……是啊,希望小师妹以后能拿着斩霜更加努力练功,用来好好保护自己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扭头看向了一个皮肤略微发黑的师弟。

只轻轻看了一眼,黑皮师弟就突然向前挪了一步,开口道:「小师妹平时又不认真修炼,要这鞭子作甚?这等宝物被小师妹抢了去,岂不是浪费!」

萧月照窝在顾别舟怀里装死,看不见周围都发生了什么,只能从丁晚夜的声音里听出一丝欢快,「师兄,不是的,是我要补偿小师妹,不是小师妹要同我抢……」

顾别舟听到这里,忽而轻轻一笑,笑声清朗如珠玉相碰,「师弟误会了,是丁师妹善解人意,觉得小师妹因她受伤而心里过意不去,执意不愿用银钱这类的凡尘俗物补偿的,又寄予厚望希望小师妹能拿着斩霜好好修炼。」

「怎的在师弟嘴中就是强迫和浪费了呢?」他不着痕迹地扫了眼丁晚夜逐渐挂不住的笑意,又将视线挪回黑皮师弟脸上,一字一顿地把话说完。

「师兄,大师兄说得对……」丁晚夜攥紧斩霜,朝着黑皮师弟摇了摇头,眼里的泪水都快溢出来了。

萧月照有点想笑,但是她连呼吸都全身发疼,细密的疼痛从她身上的每个毛孔钻进身体,无时无刻不在折磨苦熬着她的神经。

她听着耳边顾别舟和丁晚夜俱是温和柔声的交谈,意识愈发模糊,最后整个人陷入一片深沉无明的黑暗里。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甫一睁眼,就看见顾别舟撑着头坐在她床边小憩。

她虎躯一震,还没来得及闭眼装睡,就看见他缓缓睁开眼睛笑着看她:「师妹既然醒了,就不要装睡了。」

萧月照:「……」

她表情有点僵硬。

顾别舟的人设和原书里的差别也太大了吧?!

原书里顾别舟风清月朗,现在虽说人前也是个白玉无瑕的翩翩君子,但是内里似乎是个黑芝麻馅的,是以她甚至怀疑自己穿进了盗文又或者作者全文重修了。

人总归是对未知的事物有些害怕的,但顾别舟今日确实也帮她出了口恶气,她的眸光又瞥过放在床头的斩霜,半晌才开口:「谢谢大师兄。」

「哦,师妹要怎么谢我呢?」他唇角微勾。

萧月照:「……」

她就是客气一下。

「不如将斩霜赠予师兄?」半晌,她试探道。

「斩霜是丁师妹赠予你的,我就不夺人所好了。再者,斩霜这个等级的法器,我这里挺多的,改日回了宗门我再选两件给你。」顾别舟的手指在腿上轻轻敲了两下。

萧月照发现他思考的时候特别喜欢无意识地做这个动作。

还不等她接话,他又看着她的眼睛笑道:「小师妹若是真的想报答……嗯,我如今缺个道侣,不如……」

萧月照:「!!!」

不会要她以身相许吧??

不会吧不会吧?!

不对,原书里顾别舟似乎和林落有点暧昧?

算了不管了,先支开他再说!!

「师兄,我,我……」她突然捂住心口艰涩痛呼道,「我,我伤口好疼,你先出去一下,我要脱衣看看我的伤口!」

其实她的伤已经好多了,但是他的话砸得她头皮发麻,她不仅想逃避,还想逃快点。

于是她又捂着胸口起身,装出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一边伸手轻轻把顾别舟往门外推,一边断断续续道:「您放心,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师兄若是看上哪家姑娘,我绑都给您绑回来……哎哟伤口疼,师兄早点睡,晚安!!!」

说罢,她就直接把他推出门外,「啪」地一下合上了门。

乖乖,吓死她了。

就尼玛离谱。

隔着一道门,萧月照并没有看见顾别舟眼里的阴沉之色,他敛眸看着被牢牢合上的木门,嘴角微沉,身侧握成拳的手用力到有些微微发白。

「大师兄?」

客栈的楼梯口突然传来一阵轻柔的声音,林落方才一上楼就看见顾别舟正一个人站在萧月照的房间门口,周身的气压极低。

「嗯?」顾别舟听见林落的声音,调整好表情扭头看她,声音柔和,却是带了些淡淡的疏离,和平日并无什么明显的差别,仿若刚才那般阴沉的表情都是林落眼花看错了,「怎么?」

「没什么,师兄深更半夜的怎么会在这里?」林落问道。

他轻笑,「无事。天晚了,歇着吧。」

林落还没反应过来,顾别舟就已同她擦身而过。

她呆立半晌,心情莫名低沉,等到走廊里空无一人时,才忽而张口「哦」了一声。

因为顾别舟天天帮萧月照疗伤,没几天萧月照的伤就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能跑能跳还能上房揭瓦,只是肩膀上还有个皮肉伤没有完全愈合。

捉妖的事情耽搁不得,等着萧月照疗伤已经浪费了许多时间,故而等她身体好些的时候,凌霄宗一行人又出发顺着雾妖留下的气息寻到了幽竹府旁边的一处山林里。

这处山林里遍布参天老树,繁茂的枝叶遮天蔽日,把明亮的天光尽数挡在了森林以外。

凌霄宗一行人施了照明术在林子里团团转,也不知道雾妖究竟去了哪里。

萧月照走得双腿发酸,但是又不敢擅自离队,生怕再被哪个妖物抓住毒打一顿。

一圈圈走下来,她已是腿肚子发抖发软了,刚想开口说话,却突然瞧见远处散过来一阵黑雾。

是雾妖!!

卧槽,好像还是冲着她来的?!

「那个妖……啊!!!」

她声音急促想求救,话语未尽却又发出一声尖叫,而后被那阵黑雾裹着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了。

待到顾别舟他们听见动静猛地回头寻萧月照时,身后却已是空空如也。

备案号:YX01J26oovAql2x5l

编辑于 2020-12-04 17:32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让修仙界吴彦祖朵蜜你吧

赞同 515

目录
40 评论

伏妖: 三界大佬都想和我结道侣

簪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