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实习生妹妹

所属系列:都市茶艺大赏:那些心机女最后怎么样了?

实习生妹妹

都市茶艺大赏:那些心机女最后怎么样了?

夏初讨厌喝茶,尤其是绿茶。因此当人们开始把一些意图不轨的人们称之为绿茶的时候,夏初觉得这个称呼真是绝妙极了。

又苦又涩,偏偏还绿油油的,一不小心就会给人带上同样颜色的帽子。

1

晚上九点,夏初正在厨房给许韬熬醒酒汤。

开锁的声音响起,许韬进门,在玄关处换好鞋子后便走进厨房紧紧拥抱住夏初。

夏初在他怀里仰起头,甜腻腻地要了一个吻。

夏初和许韬恋爱六年,大学毕业后到了同一个城市工作,共同租了一套房,正式开始同居生活,今年已经是第四年。

他在公司做事认真负责,很快便独当一面地负责一个小组,因此业务量增加了不少,应酬也逐渐多了起来。像今晚这样的微醉,夏初早就习惯了。

虽然他嚼了口香糖,但吻里还是有一点儿淡淡的酒味,夏初皱起鼻子拍了他一下:「你快去洗个澡,等下出来喝点汤。」

「好。」许韬声音沉沉地回道,却没有松手,而是将夏初抱得更紧了些。

真是会撒娇,夏初在心里无奈地想。

许韬去了浴室洗澡,夏初顺手将他放在桌上的手机拿去充电,插上电的一瞬间,屏幕亮了起来,一条微信消息提醒蓦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健身果然是有成果的……」

备注是:路路。

夏初皱了一下眉,凭直觉,这应该是一个女孩子,只是这语气怎么看怎么都有些亲昵。

想了想,夏初想解开手机屏锁,右手食指按了上去,却发现屏幕上赫然出现「指纹不匹配,请重试」。

夏初愣住了,他买回来手机的第一天,就把夏初的指纹录了进去。

虽然她从来没有查他手机的习惯,但他们早就说好,只要她想,随时都可以。

夏初稳了稳呼吸,又重新试了一下,还是不匹配。将所有的指纹都试了下,全都不匹配。输入锁屏密码——她的生日,也没有打开。

肯定有问题。

下了这个结论后,夏初定了定神,拿着手机敲了敲浴室的门,柔声问:「亲爱的,你锁屏密码是多少,我要用一下你的视频会员。」

两秒后,许韬迟疑的声音才传了出来,轻飘飘的六个数字,果然不再是夏初的生日。

夏初懒得追问,解锁,点开微信。找到那个备注为「路路」的女生。头像是一个漂亮女孩子的自拍,清纯又可爱。

夏初端了一杯水坐在床边,边喝边点开聊天框,那条消息很是刺眼。

「健身果然是有成果的!我可真是太棒了!」

往上翻,是女生在健身房的自拍,身穿运动背心,骄傲地展示着腹部的马甲线。

那一瞬间,夏初清晰地听见了脑中有什么东西裂了的声音。

继续往上翻。聊天记录大概从一个半月前开始,看着看着,夏初就确定了女孩子的身份。

女孩子叫殷路路,是新入职的实习生,负责帮助许韬处理事务。

他们的聊天记录乍一看并没有什么过分亲昵的地方,没有亲密的称呼,许韬像其他同事那样称呼她「路路」,她称呼许韬「韬老大」。

但是在谈论工作事宜的内容中,穿插着一些让夏初很不舒服的内容。

11 月 21 日,夏初的生日。许韬那天早早就下班回来陪夏初。

路路给她发消息:「这么急着回家吗,真是个妻管严呦。」

许韬回复:「今天是她生日,当然要早些回去。」

路路继续回复:「啧啧,太甜了,真羡慕她。」

许韬发了个憨笑的表情包。

11 月 30 日,两人有着 3 分钟的语音通话。

挂了后,路路给他发消息说:「对不起,打扰你了啊,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跟谁说这些……」

许韬回复:「没关系的,你想开点,快睡吧。」

除了这两个特殊的日子,其他的聊天也让夏初有一些难以释怀。

大概看了看,两人偶尔会分享喜欢的歌,路路会跟他吐槽喜欢的男生太难追,今天食堂的饭菜太难吃,等等,一些微不足道的,却足以让夏初感到一阵阵窒息的「小事」。

正发着呆,许韬出来了,问了一句「你在看什么呢?」便坐到了夏初的身边,有些尴尬地想要拿回手机。

夏初抬头,愣愣地看向许韬,看向这个她以为自己最熟悉、最了解的人,此刻真是全然陌生。

清了清嗓子,夏初开口:「路路是怎么回事,你解释一下。」

许韬很明显地呆了一下,赶紧解释说:「什么怎么回事?她就是公司新来的实习生,我的助手。」

「那你的小助手还挺关心你啊,不仅要关心老板的工作,还要关心老板的生活。」夏初说活忍不住带了些尖酸刻薄。

许韬有些恼火:「你乱说什么啊,我和她又没什么!」

「你们没什么?谁会这么闲分享喜欢的歌?会分享自己的生活?」

「真的只是朋友而已!聊得来而已。」许韬压着心中的不快。

夏初看着他的眼睛说:「我们当初谈恋爱的时候,聊的都是些什么,现在,你们有什么区别?」

「你是在说我劈腿了是吗?」许韬声音冷冷的。

「到底算是什么性质,你有没有越线,你自己心里清楚。」夏初说完这句便不再理睬他,转身钻进被窝,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许韬凑过来对他说:「亲爱的,我跟她真的只是比较聊得来而已,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和她聊天了,好不好?」

夏初没有回答。

许韬也觉得心里很是憋屈,在他看来,他和殷路路清清白白,根本就没有什么暧昧的纠缠。夏初对他的指责让他觉得既委屈又烦闷,脑中胡乱想着,酒劲也上来了,便沉沉睡去。

夏初却一夜无眠。

2

周六上午,许韬和夏初睡了个懒觉,直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许韬接了个电话,是殷路路打来的,电话里她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啊老大,本来周末是不想打扰你的,但是这边有个合同和之前核对的不太一样,还得麻烦你来公司核对一下源文件。」

声音软糯,许韬几乎都能想象得到她一脸抱歉的可怜样儿。

「唉,不过是个新手而已,年纪又小,我多照顾一些也是应该的啊。」许韬心里暗暗地想,「不过既然夏初不喜欢,那我还是注意一下吧。」

「亲爱的,公司有点事,我现在得赶过去,晚上回来陪你吃大餐。」许韬对夏初好声好气地说。

夏初没有理他。

许韬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地开车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许韬看见殷路路已经坐在了工位上,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一大摊事情。

他走过去,笑着问:「这么勤奋吗,周六还不休息?」

路路吐了个舌头,笑着回答:「我是新人嘛,总得多学习一些啊。勤能补拙!」

许韬微微一笑,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开始仔细核对。

路路见他不怎么说话,猜测是不是他心情不好,眼睛转了转,凑上去问:「老大,感觉你今天心情不太好,是因为临时加班吗?」

许韬漫不经心地回答:「没有没有,这是我应该做的。」

「那,是不是和女朋友吵架了?」路路试探着问。

许韬手中顿了一下,然后犹豫着回答:「额,也不算啦,是我的问题。」

路路睁大了眼睛说:「女人嘛,做得再多也要多哄哄。老大平时对她已经很好啦,我可羡慕了。」

「是吗?」听着这番夸奖,许韬很是受用。

「真的,反正要是我男朋友这么好,我估计根本都舍不得吵架,天天供起来。」殷路路说完这句话,似乎觉得有些不妥,脸一红捂住了嘴巴,就到一边继续整理文件去了。

许韬倒是有些心神荡漾。

夏初很优秀,甚至比他还优秀。所以他们之间向来非常平等,自然也听不到夏初说这么直白露骨的好话。听到路路的夸奖,他心里很开心,心情也好了几分。

「老大,要不要去一起吃个饭?」路路发来邀请。

许韬抬手看表,发现已经中午一点多了,这才想起来今天自己还什么都没有吃呢,肚子果然已经饿了。

「我知道有一家川菜馆特别好吃,一起去吧?」路路再次发出邀请。

许韬看了看事情也差不多做完了,就准备吃完饭直接开车回家。

「走吧,你指路,我开车。」许韬大方地说。

到了车前,殷路路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了副驾驶。她好奇地东看看西看看,发现副驾驶前放了一个小小的乔巴玩偶模型。

「好可爱啊!」

「是吧,是你嫂子买的。」许韬想起夏初,嘴角就忍不住带了一抹笑。

夏初虽然个性雷厉风行,但是私底下还是个喜欢可爱玩意儿的小女孩,尤其是喜欢二次元动漫,大学的时候就收集了很多手办之类的周边。

这个乔巴的小玩偶也是他们俩有一次逛街的时候遇见的,当场就买了下来,后来一直放在了车里。

「这个太可爱了,我都不怎么舍得买这些手办,正版的太贵了,只能看看了。」路路的语气带了几分羡慕和落寞。

那一瞬间,许韬一时上头,几乎都准备开口说送给她了,但一想到是夏初喜欢的,最终还是没说。

饭店在一个有些偏僻的胡同,许韬将车停在了外面,跟着路路七拐八拐,才找到了地儿。

二人点了些特色小菜,果然味道不错,便用手机拍了下来发给了夏初,说准备下次带她来吃。

看见许韬看着手机眉眼带笑的样子,路路想了一下开口:「是在跟嫂子聊天吧?笑得这么甜。」

「是,准备下次带她来尝尝。」许韬回答。

「啊呀,那我们今天一起来,嫂子不会吃醋吧?」路路试探着问。

「怎么会,她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许韬想起昨晚的吵架,不禁皱起了眉头。

「也是,吃个饭而已嘛。不过如果我是嫂子肯定也有危机感啊,毕竟老大这么优秀,对女朋友也好。」

「别夸我了,再夸我就要骄傲了。」许韬笑着回答。

吃完饭后,许韬开车将路路送到了她租住的房子,房子在一个老旧小区内,道路曲折,许韬差点倒不出车。

「这小区挺旧的啊。」许韬皱着眉头说。

「是啊,而且人也很杂。不过也没办法,毕竟我刚工作,没什么钱,也不想再问父母要钱了,能有个离公司近的地方就不错了。我挺开心的。」路路对着许韬绽开一个灿烂的笑,「一切靠自己嘛!」

许韬心里一动,坚定了心里「她是个好女孩」的想法,更觉得他和她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

回到自己家的小区,许韬将车停好后刚准备离开,视线却被副驾驶上的乔巴模型吸引住了。

他想了想,打开手机搜了一下,发现网上已经绝版了。犹豫了一下,将乔巴拿起放进了口袋。

回到家后,他发现夏初并不在家,打电话也没有接,叹了口气,烦闷的心情又涌了上来。

3

酒吧里灯光有些昏暗,慵懒的音乐柔柔播放,人们之间的窃窃私语也都蒙上了一层迷离的意味。

夏初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衬衫,头发随意地披散在脑后,身体懒懒地靠在吧台上,慢悠悠地开口:「我和许韬大概要分手了。」

「什么?你跟许韬感情不是很好吗?怎么突然要分手啊?」坐在旁边的林茂瞪大了眼睛,一脸吃惊。

「因为,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绿茶,」夏初端起一杯酒,「而他,并没有处理得让我满意。」

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林茂,夏初淡淡地苦笑了一下,事情到了这一步,她也并没有想到。

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夏初将酒一饮而尽,又挥挥手叫了一杯。

林茂叹了口气:「这事还真是不好说,说出轨也不算,只是叫人心里膈应。倒不如直接出轨,还能骂人然后分手。」

夏初慢慢地说:「我跟他在一起六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他的确不是喜欢上了她,就只是聊得开心了,然后假装没有看见自己踩到了感情的边界线。」

林荫说:「那你的意思是,和好?要知道,绿茶需要开水泡。许韬要是处理得当,这女的根本不会对你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问题的关键,恐怕不是那个女的,而是许韬啊。」

「会分手的,只不过说他出轨,我没有任何证据。没有肢体接触,没有亲昵的聊天。」夏初继续说,「昨晚我跟他大吵一架,可是他始终认为自己没有错,只是遇见了一个聊得来的朋友罢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林茂担心地问。

「静观其变,看看他们俩到底能到什么地步。敢再进一步不知悔改的话,那就踹了他。」夏初冷冷地说,语气根本不像外表那么柔弱。

林茂赞许地看着夏初。相识十多年,她最了解夏初的性格,对感情有着近乎洁癖的坚持。

夏初从小就长得好看,能力也很出众,追求者就没有断过。

她和许韬在一起后便一心一意,面对其他男人的追求根本看都不看一眼。

这时候却发现许韬没能抵挡诱惑,真是个不小的打击吧。林茂心里暗暗地心疼夏初。

晚上十点多了,夏初还没有回家,许韬有些着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给夏初,最后终于接了。

得知了酒吧的地点,许韬急匆匆就去接了夏初回家。两人一路无言。

窗子开着,夜风一吹夏初就清醒了不少,她总觉得车里座椅靠背的角度变了一些,就随口问许韬:「今天你带什么人了吗?」

「没有啊。」许韬莫名有些心虚,但很快说服自己,他撒谎只是因为怕夏初不开心而已。

夏初也就不再追问,闭上了眼睛靠在座椅上。

大学的时候,他们两个没有汽车,便凑钱买了一辆电动车,每天许韬带着她上下学,那还真是一段美好的记忆。

4

夏初冷静了下来后,也就不再跟许韬提起殷路路的事情,准备暗中观察,若是许韬收敛一些,将这件事处理好,她可以不计较。

「我走了啊。」夏初站在门口对许韬说。

「注意安全,有什么事及时跟我说呀。」虽然她出差只有一周,许韬心中还是有些不舍。

「知道了,你也是,要按时吃饭。」嘱咐了几句,夏初便拎着行李箱出门了。

夏初走后,许韬心里莫名有些空荡荡的。

半夜一点,许韬被手机铃声吵醒,竟然是殷路路的电话。

「老大,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电话那头的路路哭得梨花带雨,让许韬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怎么了?你慢慢说。」许韬轻声安慰。

「你可不可以帮帮我,你可不可以过来?」听到许韬的声音,路路哭得更厉害了。

许韬连忙起来穿衣服,临走前想了想,刷了个牙。

赶到她楼下的时候,许韬看见她站在一堆行李中间,寒风中瘦弱的身躯显得更单薄了。

「路路?」

看到许韬,路路的大眼睛里一下盈满了泪水,衬得她楚楚可怜。

「房东临时变卦,要租给别人,就把我赶出来了。我实在不知道去哪里,还有一堆东西……对不起啊老大,大半夜的还要打扰你……」

「没事没事。」许韬只觉得房东可恶,竟然这么对待一个小姑娘,「那你今晚…」

「我不知道。」路路的声音弱了下来。

许韬想了想说:「这里也不安全,你得先找个地方住。这样吧,附近也有酒店,你先去住一晚,东西就塞我车里,我帮你先保管着,你找到房子了我再给你搬过去。」

「真的吗?谢谢你!」路路似又要哭出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哎呦,你可别哭了,再哭下去我可受不了了啊。」许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开车到了酒店楼下,坐在副驾的路路却没有立即下车,而是犹豫了一下,转脸对许韬说:「谢谢你送我过来,你要不要上去坐坐?」

许韬看着灯光下显得格外可人的路路,看着她的大眼睛和红润的嘴唇,一时有些恍惚。

「不……算了吧,看着你进去我就走了。」许韬还是拒绝了。

「好吧,那我找到了房子联系你。」路路说完这句话便拿着些随身物品进了酒店。

许韬看着她进了大门,打开窗户关了灯,在车里默默吸了一整支烟。

后来的几天除了公事,许韬和殷路路几乎都没有说什么其他的话,似乎都感到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情分。

因为许韬平时要用车,就把路路的东西放回了家,堆在了书房。

周五,路路终于喜滋滋地对他说:「老大,我找到房子了!」

「好啊,那下班以后你来拿一下东西吧。」

叫了几个搬家工人,许韬和路路便开车去了许韬家。

「好温馨啊。」路路一进门就感叹。

墙上两人一起画的画,床头的照片,桌上的绿植,每处都显示着夏初的存在感和对这个家的用心。

「这张照片好好看!」路路指着墙上许韬和夏初在冰岛旅行的照片。照片上两人笑得非常开心,背后是一望无际的冰雪平原。

「快来搬东西吧。」许韬莫名有些烦躁,尤其是看到路路在看夏初的照片时,有一股无名的怒气和心慌涌了上来。

搬家完成后,露露邀请许韬去酒吧喝一杯,他没有拒绝。

酒吧气氛暧昧,音乐并不嘈杂,却能刚好盖住旁桌人的低语。

「其实我真的挺羡慕你和嫂子的。」路路双眼迷离,「我在这里,几乎没有认识的人,喜欢的男生也不喜欢我。感觉遇到老大真好。真的,我特别感激你。」

许韬没接话。

「我把东西放在你家,嫂子不会介意吧?」

「没有,」许韬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她这两天出差不在家。」

「要是她在家,老大就不会帮我了吧?」路路的神色有些落寞。

「怎么会啊,你想多了。」许韬漫不经心地回答,「啊,对了,给你一个礼物。」

许韬说着,将那个小小的乔巴玩偶递给了她。

「啊,这,不太好吧,这是嫂子喜欢的呀。」路路怯怯地说。

「没事,她说要送给你的。」许韬又撒了一个谎。

那天他发现夏初并没有发觉这个玩偶不见了,就心安理得地拿过来送给了路路。

两人相谈甚欢,却没注意旁边的角落里坐着的正是林茂。

「真是,他在搞什么啊。」林茂拿着手机拍了好几张照,还录了一段视频。

「万一他们只是朋友,这是误会呢?」林茂决定等夏初回来后再告诉她。

夏初回来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许韬还是跟以前一样对她无微不至,夏初也就没了理由再看他的手机。

风波似乎已经过去。

5

12 月 23 日是许韬的生日,所以许韬和夏初请了一些同事朋友在酒吧小聚。

夏初红唇黑发,丝绸吊带红裙勾勒出迷人的曲线,酒吧的大多数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许韬很享受众人艳羡的目光。觥筹交错,纸醉金迷。

十分钟后,殷路路姗姗来迟。白裙子,齐刘海,披肩发,画了简单的素颜妆。

林茂在心里叹息,挺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就不干人事呢?

她环视一周,发现许韬的右手边空了一个座位,于是不紧不慢地就坐过去了。

「这是我的一点儿小心意。」路路浅笑着拿出一个精心包装的盒子,递给了许韬,「我也不太懂男人,如果不喜欢还不要介意啊。」

许韬笑着双手接过:「谢谢你啊。我肯定喜欢的。」

夏初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气氛很好,大家喝了几杯酒,相谈甚欢。

整个酒吧都被许韬和夏初包了,因此大家都随意地各自散开坐着。夏初和林茂坐在角落。

酒过三巡,都有了些醉意。

殷路路身子软软,趴在了桌子上,一个男生关切地问:「路路你醉了吗?别喝了吧,喝点热水。」

路路抬起头回了一个笑,却转向许韬,伸手抓住了许韬的胳膊,睁着迷离的眼睛对许韬说:「你看我,醉了吗?」

许韬有些尴尬,坐直了身体没有回她,而是转过头想看看夏初在哪里。

嗯,确实还不算坏到底吧。

林茂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哼」,然后对正看着许韬和路路的夏初说:「给你看个东西。」

夏初看完许韬和路路上次在酒吧的视频之后,竟然毫无反应。

林茂有些担心,推了推她:「你还好吧?怎么没个反应啊?」

夏初回过神来对她说:「看到那姑娘包上挂着的乔巴了吗?那是我和许韬一起买的。左边鹿角上的绷带被我涂成了蓝色。她一进来,我就看到了。」

「啊?怎么会在她那里?」林茂吃了一惊。

「不仅如此,我查了我家行车记录仪,他去过一些奇怪的地点。其中包括一家酒店,不过只有几分钟就走了。我问过她的同事,最近那女的搬家了。」夏初冷笑一声,「不出所料的话,许韬是去做好人好事了啊。」

「那你准备怎么办?」林茂问。

「之前我想过要不要给他一个机会的,也想过一旦让我发现他出轨,我会狠狠地报复他的。」夏初抿了一口酒,「但是现在,我有点累了。他们进行到了哪一步我并不关心。不如早点断干净吧。」

夏初神色落寞却愈显坚定。

第二天夏初就提出了分手,许韬不同意。

夏初也懒得理他,将许韬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上午请假回家,收拾东西便搬去了林茂家。

许韬彻底慌了。

就算他曾经想过,路路对他是不是有点意思,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夏初会离开他。

他太了解夏初了。这个姑娘,性子温温柔柔的,骨子里却是极其倔强,一旦决定的事情,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他做了一些只有烂俗的电视剧里才会有的事情:去她公司堵她,只求见她一面;联系她的上司、同事和林茂;甚至还去她家里声泪俱下地和她父母求情。

总的来说,感天动地,却感动不了夏初。

这天下午,许韬坐在办公室失魂落魄,最近他实在无心工作,连犯了好几个错误,被上司狠狠地批了一通。

更重要的是,夏初所在的公司是他公司重要的大客户,而最近的一个单子,他们必须拿下。

事业,家庭,没有一个顺利的。

许韬躺在躺椅上,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老大……」路路推门进来,怯生生叫了他一声,转身把门关好。

「什么事?」许韬语气冷漠。

「对不起,都怪我不好,让嫂子误会了。我哪天去给嫂子道个歉。我不想因为我影响到你们……」

「不关你的事。」许韬闷闷地回答。

「我也没想到嫂子会这么生气。我以为这都是小事。」路路的声音越来越低,隐隐带着点委屈的哭腔。

「没事,反正我们坦坦荡荡,我跟她好好解释就是了。」

「可是,」路路像是鼓足了勇气,「我确实喜欢你啊,喜欢你又有什么错呢?」

许韬愣住了,他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我什么也不求,只求默默陪着你就好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破坏你的生活,我只是,太奢望你能给我多一点温暖。」

说完这些话,路路双眼湿润地看着他。

许韬看着眼前的年轻女孩子,长得好看,单纯可爱,此刻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般看着他,他瞬间感到无比心疼,忍不住上前轻轻拥抱住了她。

6

「嫂子,对不起让你误会了,你能给我个机会让我解释一下吗?」

看到这条消息,夏初冷冷地笑了一下。

「我希望你,自爱一些。」夏初发出这段话,懒得再理她,夏初需要收拾的,是那个男人。

「李总,这次的单子让我来谈吧?」夏初揽下了这个项目,而她需要面对的乙方,是许韬。

夏初穿着一身合体的职业装,一字裙优雅妥帖,西装外套衬得她格外精神。这样的她不管走在哪里都是焦点。

随着高跟鞋「哒哒哒」有节奏的脚步声,夏初来到了会议室。桌子对面是许韬和殷路路。

这是她特意要求的。

在见到她的一瞬间,许韬就知道自己彻底败了,而殷路路,瞪着眼睛看她的样子实在是难看极了。

结果很简单,许韬不负众望地搞砸了这一单重要的客户,这一切都要谢谢他平时随手乱放的公司文件和平时尽心帮他收拾的夏初。

临走时,夏初特地去见了许韬的顶头上司,给他详细说明了他们公司没有谈成的客观原因,也给他展示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其中包括许韬和路路在酒吧亲密聊天的照片,也包括许韬和路路在办公室的录音。

她只是不小心把录音笔放进了许韬的包包里而已,男女朋友嘛,互相收拾东西很正常的。

夏初踏出写字楼,北风吹起了她的长发。

这个冬天,真冷啊。

看着夏初离开的背影,许韬似乎才终于明白,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

不过是享受一时的新鲜和若有若无的暧昧,却搞丢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许韬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代表着什么吗?

他知道的,却还是做了。是侥幸心理,是年轻女孩的诱惑,是那一丝丝躁动的心绪而已。

他好像从来没有跨过那条线,却也好像,从他第一次和殷路路聊工作无关的事情的时候,就已经跨过了那条线,将他和夏初的感情放在了地上,狠狠踩踏。

十天后,受不了公司里流言蜚语的许韬提出了辞职,而失去了大树的殷路路,实习也没有转正。

夏初的生活恢复了平静。她工作顺利,连升几级。

只是偶尔,夏初会想起,她和许韬曾经一起度过了很多个冬天。

那时候的冬天会下雪,北风一吹,纷纷扬扬的雪花就落了下来,落到她的肩上、他的手上,落到眼前清秀的少年明媚的笑上。

作者:快别打啦

备案号:YX013bY8JXP2KRYa7

编辑于 2021-07-22 13:48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我们只是朋友

赞同 233

目录
26 评论

都市茶艺大赏:那些心机女最后怎么样了?

风触琴鸣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