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我的蔻妃是全后宫的眼中钉

所属系列:豆蔻已被煮成粥

我的蔻妃是全后宫的眼中钉

豆蔻已被煮成粥

我是皇帝。

我这辈子最爱的就是蔻妃。

蔻妃是我年少时候的玩伴,年少的时候我捉鸡她打狗,她管我叫阿黄。长大了我做皇帝她当妃子。她管我叫皇上。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随机应变,这样才能处处都能有肉吃,有酒喝啦。」我娶她那天晚上,问她为啥不再叫我阿黄的时候,她如是说。

「所以你嫁给我就是为了喝酒吃肉?」

她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还能说啥呢。

作为一个皇帝,后宫三千是免不了的。

当然,可以少一点。

小时候蔻妃喜欢和我一起看话本子,话本子里的主角要么王爷要么侠客,有的穿白的有的穿玄的,但是都无一例外的,他妈的都是只有一个老婆。

「老娘以后要嫁人,就是嫁给这样专一的人!」小蔻妃如是说。

「可是,我母后说,喜欢自称老娘的一般都嫁不出去。」我认真的说。

然后我被打了。

我母后只告诉我喜欢自称老娘的嫁不出去,没告诉我她们会打人。

我的身份注定我给不了蔻妃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只能给她一生一世一群人的欢乐。蔻妃告诉我我是个智障,女人多了不是如我所想那样能给她找到好多牌搭子,而是意味着会输掉很多钱,输完钱还要输老公。

我说:「哎哎哎,你也不是那么单纯嘛,话本子里不是你这样的都应该与世无争吗,你怎么还会想到输啊赢啊的。」

蔻妃说:「傻逼,老娘就只高兴两个人。」

所以,我的妃子很少。

但是,我还是有皇后的。

1

我的皇后是个很贤惠的人。

皇后出身名门望族,说话也是和声细语,她并不是绝色,却望之如沐春风。是父皇在位时精心给我挑选的。论德论色,皇后,都是一位很出色的皇后。

皇后不妒,我跟她说起我和蔻妃儿时往事,她也只是温柔的笑。道:「原来皇上儿时也如顽童。」

当我不符规矩的直接迎娶蔻妃为妃位,引得朝廷非议如潮时,她也什么都不说。

蔻妃在后宫谁都不喜欢,只喜欢和皇后呆在一起,她说:「皇上啊,你这么多老婆里,只有皇后最靠谱。」

我心说一声你也知道你不靠谱。

蔻妃摆摆手说:「我要靠什么谱,皇上疼,皇后贤,妃子少,虽然做不到一生一世一双人,但还算安逸。」

蔻妃在说谎。

讨厌蔻妃的人很多,除了皇后,人人皆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

当然,我是看不出来的,我的妃子们面对我的时候都言笑晏晏,一派和谐。这些事情是我的暗卫告诉我的。

暗卫是我用来监视后宫是否和前朝有勾结的,隔段时间他跟我汇报完情况之后,我都会问一句:「蔻妃如何?」

暗卫面无表情的说:「蔻妃娘娘身份特殊,前朝后宫皆有所忌惮。」

大家都不喜欢我的蔻妃。

我请各宫宴饮的时候,淳常在娇滴滴的笑着朝蔻妃举杯,邬贵人冲蔻妃笑道,妹妹可真是有趣极了。莲妃也是冲她不假辞色。可见她们平时表面相处也许是融洽的。

但是我的暗卫说,前朝后宫都有所忌惮。

暗卫只是一言概之,但是背后的信息量却无穷无尽。所以我知道,我的蔻妃背地里并没有这么好过,但是蔻妃说:「女人不要随便告状,告状久了,男人就会烦,除非惹毛了,一状告到点子上,才是告状的正确方式。」

你看,她总是这么聪明。

今日侍寝,我招了淳常在,她年纪尚小,一派天真的趴在案几上看我写字,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她迷迷糊糊的醒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揉了揉脸说:「皇上你终于写完了啊。」

我笑道:「朕连日忙于政务,今日好容易得空写了幅字,你倒看睡着了。」

淳常在柔声道:「皇上卸下心头重担,在此写字,连臣妾都觉得安逸呢,不知不觉就睡迷糊了。」

我道:「自是安逸了,这次平乱还多亏了你阿玛得力,回头朕会好好嘉许他。」

淳常在喜笑颜开,粉色的面庞上似莲花层层绽放:「那臣妾就替阿玛先谢过皇上了。」然后徐徐下拜。跪倒在我脚边。

我招手示意一旁的小宫女扶起她,随口说道:「近日我倒是看你和蔻妃挺亲热。」

淳常在笑着说:「蔻妃姐姐为人爽朗又有趣,臣妾格外喜欢和她聊天逗趣,消磨宫中时光。不过,」她小心的看了一眼我的脸色,「臣妾绝非多舌之人,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自是分得清楚的。」

我笑了笑,没说话。

次日,淳常在晋为贵人,刘侍郎升为尚书。

春熙殿人流如织,给淳贵人道喜的几乎踏破门槛,阿玛得力比一夕得宠是更为重要的事情,这点后宫的人都心照不宣。

我中午去瞧蔻妃,蔻妃歪在窗户旁边嗑瓜子,我随手抓起一把,说:「朕在朝堂上忙的不可开交,你倒是在这儿悠哉游哉了。」

蔻妃一把坐起来,嬉皮笑脸的冲我说:「这不是看你忙吗,我去打扰你多不好,不如照顾好自个儿,把自个儿养的白白胖胖的,让你少操点心就是对你好了呀。」

我苦笑着说:「你倒是通透。」

蔻妃给我递过一杯茶说:「今儿个淳贵人大喜,大家都去找她了,没人来找我,我倒是乐个清闲,不磕瓜子不看话本就是浪费这大好时光。」

她歪着头看我:「对了,你上次不是说要被我画吗,我今儿个得空,你就让我画一张吧。」

蔻妃小的时候很喜欢给我画画,她画的难看,人不像人,花不像花。画个乌龟像王八。她又没什么耐心,画了两笔就把笔一扔,嗑瓜子的嗑瓜子,逮螳螂的逮螳螂。我坐在她对面的躺椅上任她摆布,她说:「你就躺那儿吧!哎哎哎,别闭眼,睁着眼看我,要那种爱死我了的眼神。」

我认真的看着她。

她今天上身着银,下裳穿红,清丽的脸庞一派天真,仿佛豆蔻年华时。

她说:「哎呀哎呀,你干嘛这么看着人家,色眯眯的…讨厌,你再这样人家不干了啦。」

我说:「你看起来好像一块五花肉。」

是夜,我醒来了,脸上的掌印隐隐作痛。

我歪头看向一边,蔻妃睡得正熟,一边睡一边说:「我要走了。」

我的心愀然抓紧。

她翻个身说:「是时候该下凡了。」

第二天,我出门,下了道旨,谁也不许再议论刘侍郎升职一事。

李嬷嬷说:「皇帝是心疼蔻妃的。」

我淡淡道:「这世上没人喜欢蔻妃了,朕不疼,没人疼。」

2

万寿节到了,也就是我的生日。

除了朝臣礼贺,众妃拜寿之外,还来了很多外国使臣。

外国使臣送来的东西都很新奇,波斯国的除了送来珠宝等物之外,还送了几只毛发长长,眼珠蓝黄的猫,缅甸送来了大象,还有送狮子的,还有送羊驼的。

我问掌事太监:「怎么这些使臣们是觉得我大丞风水看起来适合养动物是吗?」

掌事太监恭恭敬敬地朝我鞠躬道:「皇上,是因为去年进贡了几只袋鼠,听闻皇上很是喜欢,所以今年各国都把自家的珍奇玩宠送来了。」

我疑惑道:「袋鼠?什么袋鼠?朕怎么不记得了?」

掌事太监面露难色,犹豫了一下,朝左右看了两眼,低声跟我说:「皇上,您忘记去年蔻妃娘娘给您下厨做的那几桌珍奇宴啦?」

我想了想。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这跟袋鼠有什么关系?」

掌事太监擦了擦汗,战战兢兢地说:「那,那就是袋鼠做的。」

…………..

我还能说什么呢

犹记得去年,一向懒散的蔻妃突然兴冲冲的跑来跟我说:「我发现了一样东西很好吃!」

然后就拉着我去了她的无涯宫,下着雪,她居然颇有诗意的弄起了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意境,架着铁丝网不知道在烤什么,香喷喷,油滋滋响。她撒了大把孜然辣椒粉,我们两吃的呼哧呼哧响。

后来我还就这个场景酸溜溜的赋诗一首,以歌颂那美妙的令人难忘的雪夜。

还让人作了画,记录那豪气与诗意并存的画面。

后来她还勤奋的炮制了好几次火锅、火烧、肉排,我们又呼哧呼哧吃了好几顿。

我深呼吸了一下。调整了下我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心情。

「为什么没人告诉朕,朕吃的是上贡的野兽?」

掌事太监谄媚的笑着说:「皇上……瞧您这话说的……谁敢啊……」

瞧您这话说的……谁敢啊……

谁敢啊……谁敢啊……

只有她蔻妃敢。

朕还不能生气。

因为合宫上下都知道,这都是朕自己惯的。

「然后各国使臣知道了,忖度着皇上您爱野味,就都开始上贡自家的奇珍野兽了……」

我抬眼看了看左边的大象,

又看了看右边的蟒蛇。

3

我很生蔻妃的气,但是我不能气给别人看。

因为我一旦发了脾气,宫里的人就会见风使舵,议论纷纷,蔻妃的日子就会很难过。

所以我一气之下,让皇后带着蔻妃去礼佛。

有皇后相伴,大家就不会觉得蔻妃一怒之下失宠了。

是夜,天色微沉。我悄悄地来到了宝华殿门外。

窗内灯火辉煌,两个身影跪在佛像前。

自然,一个是跪,一个是跪坐。

一个压低的欢快的声音从窗内传来:「皇后娘娘,您不尝尝吗,这新出炉的瓜子是臣妾调制的新口味。」

一个轻柔的声音跟着响起:「多谢蔻妃妹妹美意,本宫用过膳了。」

欢快的道:「太可惜了,刚出炉的晾一晾正是最好吃的时候。」

轻柔的道:「本宫倒是有上好的清茶,稍后让嬷嬷给妹妹送去,最是去火。」

欢快的似是扭捏了一两声,然后迫不及待的:「好啊好啊,皇后娘娘,我记得你那儿还有酱鸭……」

轻柔的轻笑一声:「一并给妹妹送去。」

默了两默,轻柔声问:「妹妹整日便是在宫中饮食吗?」

欢快声含糊不清的传来:「是啊,我也没事做,也不能像淳贵人……也不能像莲妃……」

她的声音因为吃东西而断断续续,我听不清她说的什么,只能把耳朵再往里贴了贴。

轻柔声顿了一会,问到:「你是为了什么进宫?」

欢乐声没再说话。

蔻妃是为了什么进宫呢,我也想知道。

我爱蔻妃,我是皇帝,我也有这个权利三宫六院,娶不了她,可以纳了她。

但是蔻妃不进宫的理由却强过她要进宫的理由。

我跟她提亲那天,她想了想,点头了。

我说:「你也可以不答应,你要是真的不想进来,我不会勉强,你这辈子还是可以锦衣玉食的过下去。」

说完,我心砰砰的跳。

我希望她拒绝我。

我爱蔻妃,我希望她跟我说,她愿意,虽然我已经没立场要求她。

果然她同意我了,虽然没说我愿意。而且也没叫过我阿黄。

但我又有什么好介意的呢

她能留下来,已经是我的最大幸事。

还没等我煽情完,一声暴喝把我从思绪中惊醒:「皇后娘娘!有人在偷看!」

我回头尴尬的看向小李子,小李子尴尬的看着我。

「皇上,您看这……」

您看这进去吗?

我打了个手势––还是溜吧。

我一国之君在这听壁角,开什么玩笑?外面已经盛传我茹毛饮血(吃怪兽)的癖好,再加上偷听,活脱脱一个猥琐大老粗的形象。

还要不要混了?

小李子心领神会,我两轻挪莲步。

然后门开了。

蔻妃把脑袋伸出来,大喊:「抓刺客啊!!!!!」

刹那间四周墙动瓦催,脚步声不绝于耳。一群又一群的锦衣卫从天上扑通扑通跳下来–没有砸中我,算我幸运。

我虎着脸挥挥手––都给我滚。

锦衣卫们心领神会,一边憋笑一边滚了。

我对蔻妃说:「朕真应该把你送去守城门,你这一声吆喝很有做门卫的潜力。」

蔻妃说:「你咋不把我送去前线呢,我一喊,敌军就先被我柔美的声音酥倒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掩饰尴尬地打着哈哈想往宝华殿里走,皇后上前适时地接过话头,道:「蔻妃妹妹今日诚心礼佛,很是虔诚,皇上莫要再怪罪她了。」

我就坡下驴:「既然如此,朕就放心了。」见皇后一手扶着胸口,面色很难看,便问道:「皇后,你怎么了?」

皇后笑着说:「无妨,只是夜露霜重,臣妾略感风寒。」

蔻妃在一边低着头不说话,我瞟了一眼道:「已经知错了,就回去吧。」

顿了顿,又叮嘱:「回到宫内,不许胡吃海塞。」

蔻妃低低地应了一声,我笑着摇摇头,正欲抬步,她突然上前一把搂住我,冲我撒娇道:「皇上今日生了臣妾一天气,今晚就陪陪臣妾吧。」

我愣了一下,她这突如其来的小女儿态让我有些魂飞魄散,皇后也在一旁笑道:「今日蔻妃妹妹很思念皇上,皇上不去,只怕让她担心了。且入夜深寒,皇上忙了一天,也乏了。还是早些回去休息的好。」

我下意识地抬眼看了一眼宝华殿。

殿内灯火尚在,不复通明,隔着半掩的门,只能看见烛火摇曳,拽断了的轻烟里,宝相庄严。

我笑了,道:「好。」

蔻妃也笑了。

4

少年的时候,蔻妃是个很脆弱的小姑娘。

她年幼丧母,父亲的续弦对她并不好,名门望族不会少吃缺穿,但是教养嬷嬷和教书先生都

在她继母的教唆下,不会仔细教她女红诗书。

所以她经常在闺秀的聚会里被取笑。

大家笑她粗野蠢笨,登不得大雅之堂。

我是她唯一的朋友。

她常常哭,一边哭一边拍拍自己的胸脯说:「囡囡不哭,囡囡不哭。」

她在模仿她的母亲,假装她有母亲安慰。

有一次她哭了,我轻轻搂住她,那是我第一次搂住她,她全身哆嗦了一下,我的胸口湿湿热热。

她哭着回抱住我,低低呢喃:「娘亲。」

从很小的时候,蔻妃就没人爱。

我忘不了那天我胸口的温热,也忘不了她哭完之后缓了缓,又哭着跟我说:「我本来只是伤心一下,我现在觉得心里热热的,我还要再哭一次。」

从很远的时候,我就开始爱蔻妃。

所以,有的事,看见了,就当没看见。

备案号:YX01zwpMEkpMOORRK

编辑于 2021-02-09 11:56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我的蔻妃怀孕了

赞同 38

目录
6 评论

豆蔻已被煮成粥

许久望川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