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键盘精

所属系列:待机少女和她心软的神

键盘精

待机少女和她心软的神

我是个键盘精。

只要主人用力敲击键盘,我身上就会出现青紫。

腰酸背疼的我实在受不住他的折磨,准备亲自上门找他谈谈。

1.

化形成人时,是晚上七点。

由于我定位失误,被关在了门外。

敲了半天门无果后,我只能坐在楼梯上等他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上方幽幽传来了主人的说话声:「你是谁?怎么在我家门口?」

我抬眸望过去。

只见一个冷着脸的帅哥站在我面前眉峰上扬,薄唇紧抿,眉宇间透露着一种淡淡的烦躁气息。

看上去很不好惹。

像是小说说的那些阴郁反派。

我有些怂,如实说道:「我是你的键盘。」

他定睛看了我半晌,倏地笑了:「你看我像傻子吗?」

「……」我知道他不信,但还是说,「真的,不信你打开门看看,你的键盘肯定已经不见了。」

他顿了一下,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我紧随其后走了进去。

他走到卧室,桌子上果然只有他的电脑,键盘已经不见了。

「拿出来吧。」他转身冲我说。

拿什么?

「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到我家的,但是你要是缺钱,值钱的东西有很多,你随便拿。」

他抬手虚虚在空中划了一圈,「这些你都可以拿。」

紧接着话锋一转:「但是键盘不行。」

「为什么?」原来我在他心里这么重要的吗?

「我要码字。」

我站在原地垂眸看着地板,挣扎了半刻,抬眸试图和他解释:「我真的是你的键盘,我可以变回去,但你敲键盘的时候能不能轻一点?」

他挑挑眉,显然没信:「那你变一个我看看?」

我点点头,几秒后,我原来站着的地方变成了一个键盘。

他瞪大了眼睛,蹲下身摸了摸键盘,自言自语:「见鬼了。」

我见他看清楚了,重新变了回来。

于是,刚刚还在摸着键盘的手,现在就放在我的头上。

他反应了一秒钟,像是触电般收回手,「你……你来找我做什么?吓我?」

我猛地摇摇头,站起身仰视着他:「来和你商量一下。」

「和我商量?」

我点点头,把袖子撸了上去,漏出一片青紫,「你以后再用键盘的时候,能不能轻一点儿敲。」

他好像被我身上的伤刺痛了眼睛,只看了一眼就匆匆别过头,神色不自在地说:「这都是我弄的?」

我缓缓点了点头。

半晌,他转过头看着我,很真挚的道歉:「抱歉,以后我注意。」

我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开心地咧嘴笑了下:「谢谢你,那我先走了。」

说着重新变成了键盘。

他再次蹲下身,动作轻柔地把我拿起来,拿着消毒湿巾很认真的把我擦拭了一遍。

浑身清爽的我更开心了。

但很奇怪的是,他今天晚上却没有使用我。

2.

我等啊等,一直到他熄灯睡觉,都没能等到他碰我。

他该不是误解了我的意思吧?!

他以后要是都不碰我了,我的 kpi 怎么办?!

我辗转反侧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化作了人形。

现在是早上八点。

房间里静悄悄的。

只有一个人轻浅的呼吸声。

我跪坐在地上看着床上人的睡颜,心中微叹:长得挺帅一个人,阅读理解能力怎么就这么差呢。

正想着,门铃被人摁响了。

我连忙起身打开了房门。

「我跟你讲……」

门一打开,我就听到一个男生的声音。

结果我完全把门打开,看到他人之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了几秒,朝我微微鞠躬:「不好意思,我敲错门了。」

「……没事。」我摇了摇头,朝他笑了一下。

「哎不对啊,」他抬头看了看门牌号,重新折返回来,「这是乔瑞家吧?」

我点点头,「是啊。」

「……那我就没来错。」

「那你先进来吧,」我微微侧过身,「他应该还在睡觉,你稍等一下。」

他一脸懵逼地走进来,反复抬起眼皮看向我。

「那个……姑娘,」他吞咽了下口水,「你和乔瑞是啥关系啊?」

我熟练地到厨房拿了杯子接了杯水,放下的时候手腕处的青紫露了出来。

「他是我主人。」我把杯子朝他那边推了推,「你喝水。」

「……主…主人?!」

我点点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怎么了吗?」

他晃了晃脑袋,把目光定格在我露出来的手腕和脖颈处。

我察觉到他的视线,抬手用头发遮住了脖颈处的伤痕,把袖子往下拉了拉。

「姑娘,你…是自愿的吗?」

「什么?」我问。

「就…你认他当主人,是自愿的吗?」

我摇摇头,「不是。」

是他在网上挑中的我。

谁当我的主人不是我能决定的。

「啊?」他轻咳一声,「老乔这么变态呢。」

「你说谁变态?」

房门轻响,乔瑞从房间走出来,疑惑地看向我:「你怎么还在这?」

我轻咬了下唇,「我有话想对你说。」

「我昨晚弄疼你了?」

「……没有没有。」我连忙摆手。

坐在沙发上那个男生挑了下眉,缓缓地说:「乔瑞,你玩得挺野啊~」

「……」乔瑞懒得理他,坐在沙发上说起了正事,「我让你带的东西你带了吗?」

「带了。」

他指了指身旁这个长方形的盒子。

乔瑞指尖灵活地动着,没一会儿,一个崭新的键盘出现在桌子上。

「你不是有你那个宝贝键盘吗?为什么还要我再拿一个?」

乔瑞状似无意地瞥了我一眼,懒洋洋地躺靠在沙发上,语气懒散:「是啊,它娇贵。」

「……」

谁娇贵?!

哼!

果然人类都是忘恩负义的.

他一定忘了他用我给他创造了多大的利润!

「反正你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康晨已经习以为常,「你答应我的番外和结尾,必须要写。」

「知道了。」

他低头摆弄着键盘,「我就不留你吃早饭了。」

康晨看了我一眼,站起身:「那行,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乔瑞兴致缺缺地放下手里的键盘,「慢走不送。」

3.

「主人,」我走到他面前,斟酌着开口,「你以后要用新键盘了吗?」

他正在敲手机键盘的指尖一顿,手指悬停在了屏幕上,「怎么了?」

我垂下眼,轻声问:「新键盘是不是更好用一点儿?」

他动作一顿,不明所以点头:「嗯。」

「哦,」我淡淡地应了一声,「我在想,等你习惯了用好用的键盘,还会想起我吗?」

他愣了几秒,抬手摸了摸我的头,「哪个都没你好用。」

我安静一瞬,抬眼看向他:「新的终究是好用的。」

我们都是键盘。

但是新的键盘按键灵敏。

这毋庸置疑。

没等他开口,我轻叹道:「到时候就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他盯着我看了半晌,语气温柔地和我解释:「你受伤了,所以我只是想临时找个替代的。」

「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可是……」我轻咬了下唇,「人类都是喜新厌旧的。」

「我不会,」他笃定地说,「我证明给你看?」

我眨了眨眼,「怎么证明?」

「你别走了,待在我家,坐在我旁边看我码字。」

「盯着我是不是会对这个键盘产生感情。」

「如果我对它产生感情了,你就打我。」

「顺便报仇了,怎么样?」

我微微瞪大了眼睛。

嘴巴不自觉地张开。

哪有人类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也太离谱了。

「逗你的,」他笑了一下,「我之前不知道你的存在,现在知道了,我要是能面对你这一身伤痕还雪上加霜,这不就是家暴吗?」

「家暴?」

他是把我当做他的家人了吗?

「是啊,」他放软了语气,「你现在受伤了,所以我才会用新键盘,等你好了我就会继续使用你,好不好?」

「那好吧。」

我也确实该养养伤。

要不然也经不住这么造。

他充满探究地看了我一眼,张了张嘴,半晌才说:「乖。」

可是我的 kpi 怎么办?

4.

我重新变回了键盘。

他拿出了拔键器和酒精棉片,还有一堆清扫键盘的工具,花了两个小时,把我从里到外都洗了一遍。

昨晚一夜没睡的我,被他这么伺候着,没一会儿就昏昏欲睡。

再次醒来,我听到乔瑞的手机在响。

乔瑞正趴在床上呼呼地睡着,对手机铃声恍然未觉。

铃声响了一遍,几秒后,再次响了起来。

乔瑞终于被吵醒,声音沙哑:「喂。」

「哥,咱不是说好要稳定更新的吗?」

乔瑞「嗯」了一声。

「那你怎么没更新啊?」

乔瑞顿了一下,轻皱着眉翻了个身,敷衍道:「键盘受伤了。」

「受伤……等下,你是说你的键盘坏了?」

乔瑞没吭声。

「我不是给你送键盘过去了吗?新的你也弄坏了?」

「没,」他朝我这边看了一眼,「家里键盘不让用。」

那边陷入了冗长的沉默。

半晌,我都以为他挂了,他崩溃的声音传了出来:「乔瑞你大爷!你不想码字,想休息一段时间,起码要找一个听起来像样的理由吧?你说你自己受伤了都比说键盘受伤了有可信度好吗?」

他一口气说完,深呼一口气缓了缓,继续说:「键盘它是人吗?它不让你码字,我看你手不往上放吧?」

「……」

乔瑞抬起食指点了点太阳穴,等那边说完之后,他才不紧不慢地说:「反正等我键盘好之前我应该是交不了稿了,我之前不是有两三万字的存稿吗?你着什么急?」

「我急?」

他轻啧一声,「你搞搞清楚,是你答应了读者爆更的,你说明天就会完结,现在呢?你写了吗?」

我越听越愧疚。

乔瑞昨天不是都有新键盘了吗?

怎么还是没码字?

难道是卡文了?

总不能真的是因为我受伤了吧?

万分忐忑的我一不留神再次化形成人,凭空出现在他的床上。

「我知道了,我……」

他惊讶地看向我,话说一半没了下文。

「主人。」我轻轻唤了他一声。

那边轻咳两声,「那什么,我不知道你还没起床……你好好玩哈,刚刚的话当我没说。」

「……」

乔瑞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陷入了沉思。

许久,他开口问:「你在看什么?」

我已经坐起身,在卧室里四处打量。

听到他问,我转头说:「你键盘呢?」

他倏地笑了,笑声很低:「真以为我拿键盘是要码字的啊?」

我怔了怔,「是啊。」

他凑过来,拉过我的手臂,垂着眼皮轻笑着:「我如果真的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怎么会用你两年都没换?」

「我让康晨拿键盘过来,不是为了码字。」

他抬眼认真看着我,「是为了让你出现。」

我彻底懵了,「什么?」

「如果你没有危机感,你就不会化形。」

「你不化形,我就见不到你。」

「见不到你,我就会想你。」

他清了清嗓子,「就是我喜欢见到你,想和你待在一起。」

「你能明白吗?」

我只觉得脑子嗡嗡的,头皮发麻,脸蛋很热。

如果有面镜子,我应该能看到红透的脸。

「你喜欢……见我?」

「嗯,对我来说,你的喜怒哀乐比码字重要多了。」

「能和你待在一起,是金钱带来不了的快乐。」

他为什么会对我有感情呢?

明明之前我没有化形。

也并没有任何的逾矩行为。

我眨眨眼,「是因为我受伤了吗?」

他轻叹一口气,再次摸了摸我的头,意味深长地说:「还是慢慢来吧。」

这是什么意思?

想不明白,索性换了个话题。

我问:「那你真不码字了吗?」

「嗯。」

他应了一声,站起身就朝着洗手间走去。

「可是不行啊,你答应了读者明天要完结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他没再回复。

关上了厕所的门。

我转身走到客厅,在一个放闲置杂物的桌子上看到了昨天康辰拿过来的那个键盘。

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开。

一个非常漂亮的键盘出现在我面前。

是阿米洛的海韵。

连我都忍不住心动。

可他却因为我会不开心,原封不动地装好放了起来。

我手刚刚放到键盘上,他就从洗手间出来了,走到我旁边轻声问:「你喜欢?」

「没有,」我转头看他,「今天用我码字吧。」

他轻啧一声,不解地问:「你真的有受虐倾向?」

「什么?」

「上赶着让我敲你?」他手指摸了摸我脖上的淤青,「伤都好了?」

我摇摇头,如实说道:「因为我本身是连接你电脑的,所以读者的催更我是可以同步得到了,这两天已经有 10 万+网友向你催更。」

「而且,」我犹豫了下,「我们键盘是有 kpi 的。」

5.

「kpi?」

我点点头,「并不是每一只键盘都有化形成人的机会,所以为了约束我们,每周给我们规定了最少要被敲击五万次的指标。」

他挑挑眉,「这样啊。」

「嗯,」我凑近他,轻轻扯了下他的袖口,「你就敲我吧。」

我小心翼翼抬眸,对上了他一言难尽的目光,我斟酌了下,伸出一根食指:「就一下?」

他气笑了,极具侵略性的身躯靠近我,呼吸打在我脸上:「想被敲是吗?」

我咽了下口水,小幅度地点了下头。

他轻笑一声,猝不及防地在我的唇上碰了一下。

我有些懵逼。

这样……也算敲了吗?

哪有用嘴敲键盘的?

「我还没变成键盘……」

他抬手捏了下我的脸,「怎么?是亲的没让你满意,所以不算数吗?」

作数是作数。

但是这种方式我第一次见,觉得有些新奇而已。

他见我不说话,轻笑一声,突然伸手揽过我的腰,让我更好的贴近他。

在我一片茫然的神色中,他再次吻上了我的唇。

这次不同于刚刚那个敷衍至极的吻。

他像是在品味一道菜,慢条斯理。

我身体在他碰到我的那一瞬间就不可控制的紧绷了起来,后来慢慢放松下来。

甚至从中体会到了一种乐趣。

分开的时候,他凑到我耳边轻轻喘着气,「这下算数了吗?」

我舔了舔唇,有些意犹未尽。

从未想过,kpi 也有这么舒服的计算方式。

意识到他在等待我的回答,我连忙点头:「算数。」

「那就好,」他毫不留恋地松开我,转身进了卧室,「现在你是不是不会催我码字了?」

我看着他散漫地我在沙发上,没忍住凑近去问:「如果我催,你就会像刚刚那样惩罚我吗?」

「惩罚?」

他反应了一瞬,「你说接吻是惩罚?」

「不是吗?」

「当然不是。」

也对。

惩罚从来都是伴随着疼痛的。

哪有使人开心的。

「那……」我眼睛亮晶晶地望向他,「我可以亲你吗?」

他垂在沙发外侧的手指微微蜷了下,然后俯身过来亲了我一口。

但只是简单的碰了碰。

我心下不满,抬手勾住他的脖子,轻哼一声:「再亲一下。」

他任由我抱着,定睛看了我好几秒,喉结上下滑动了下:「你是在完成你的 kpi 吗?」

「……」

怎么可能。

我有些不满地嘟了下嘴,小声抱怨:「我的 kpi 很早完成了。」

也不看看他一天敲几万字。

「嗯?」

「我……我最开始就是怕你用别的键盘,才说让你敲我的。」我眼神不自觉地看向他的嘴唇。

他好整以暇地看着我:「那现在呢?」

我轻咬了下嘴唇,俯身将他压回沙发里,带着祈求道:「我就是单纯的想亲你。」

说着没忍住轻轻碰了下他的嘴角。

感觉到他紧绷的肌肉,才想起来问:「可以吗?」

他被我这先斩后奏的态度弄得哭笑不得,哑然道:「你真是太会勾人了。」

说着反客为主。

我揽着他的脖颈开始慢慢回应。

果然,接吻是一件能让人开心起来的事情。

分开时,他声音低哑地问:「还要吗?」

「你亲我,也是为了帮我完成 kpi 吗?」

我眨着眼睛,努力消散着眼前因为憋气产生的水雾。

他失笑:「怎么会。」

那他这意思是不是和我一样,是因为喜欢和他接吻?

我手臂撑着他的肩膀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刚想凑过去索吻时,门口突然传来了开密码锁的声音。

我们两个下意识盯着门看。

下一秒,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出现在我的视野中。

6.

仔细看和乔瑞长得有些相似。

我有些慌乱地挪开了手。

规规矩矩做好。

她有些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又把目光转向乔瑞:「你终于想开了?」

乔瑞眉头微蹙:「什么?」

她没说话。

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嘴唇。

然后眼珠微转,又看了我一眼。

我眨了眨眼,欲盖弥彰的舔了舔嘴唇。

「你之前……」那个女人看了我一眼,才缓声说道,「不是说只喜欢洛洛,除了她谁都不要的吗?」

乔瑞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转移了话题:「你来干吗?」

「来找你聊聊。」

空气僵持了几秒钟,他率先妥协:「先坐吧。」

女人坐在沙发上,乔瑞很散漫地坐在她旁边。

我很有眼色的站起身,「我去给你们倒水。」

我刚刚挪动脚步,女人就把视线转到我的身上:「女朋友?」

「嗯。」

乔瑞在我要摆手之前回答。

女人惊讶地抬眸看了我一眼,又微微蹙眉:「都有新的女朋友了,不打算领回家让家里人见一见吗?」

乔瑞眼尾微微上挑:「为什么要让你们见?」

女人被噎了一下,许久后沉声开口:「乔瑞,你想报复家里,这么些年也该报复够了。你现在都有新的女朋友了,还要死咬着之前的那些事情不放吗?」

「报复?」乔瑞把这两个字说得轻飘飘的,「我自己喜欢写小说,喜欢住在这个不到五十平米的房间里。我做我喜欢做的事,过我喜欢过的生活,怎么算是报复呢?」

女人微微皱了下眉,抬了抬手却又克制住,「好,爸想见你。」

「见我?」

乔瑞兀自笑了声,「他是想好怎么和我解释了?」

「洛洛都死了两年了,而且当时那场车祸纯属意外,我们也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女人轻叹一声,「你要相信我。」

洛洛?

这已经是我今天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她是谁?

和乔瑞是有什么关系吗?

「我当然相信你,」乔瑞笑起来,笑意却不达眼底,「但是我是不可能回家的。」

一场谈话不欢而散。

女人临走时,站在门前沉默了好半晌,最终还是回过头:「你最近小心一点儿,可能会有对你的不利言论。」

乔瑞「嗯」了一声,闻声抬头,神色认真了些:「谢谢姐。」

7.

「好了,她走了。」

他像是早就发现我在偷听,走过来把我逮了个正着。

「就刚刚,」他顿了下,「你想和我说什么?」

我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们键盘平时也是会上网的。

一般不知道的名词会通过连接到的电脑查询。

刚刚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我查了一下「情侣」这个词。

我神色变得严肃,「你是不是有女朋友?」

他哑然失笑,「怎么可能?」

我悄悄松了一口气。

百度上说,有女朋友的男人是不可以和其他女人接吻的。

差一点儿,我就以为他是渣男。

「那……洛洛是谁?」

乔瑞没说话。

沉默了几秒,他抬眸看着我,神色复杂,「我前女友。」

「所以你给我起名叫洛洛,是为了纪念她吗?」

乔瑞猛地摇头,「当然不是!」

「那你喜欢我吗?」

「当然!」他毫不犹豫地说,「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但是……」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铃声就很突兀地在这里狭小的房间里响起。

他看了我一眼,指尖在空中悬停少倾,滑动接听:「康晨?」

「你最开始出版的那本书,现在网上有人举报你抄袭,并且提供了很严谨的调色盘,我发给你。」

他神色暗了暗,嘴角的笑意收了个干净:「好。」

他打开电脑,随便翻了两页,对着电话那边说:「我大概看了一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看了我一眼,抿了抿唇,沉默了一下,「我当面和你说吧。」

「好,那来我家吧。」

他插上 U 盘,从电脑里拷贝了一个文件,站起身满脸歉意地看着我说:「洛洛,我现在有事,等我回来,咱们详细聊一下这个事情。」

我就算是想到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也是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的。

「你快去吧。」

8.

他走之后,我坐在电脑前开始看论坛上人们的评论。

「大神成名作原来是抄袭来的吗?」

「我就说他之后的写作风格和之前完全不同呢,我还以为他是转型成功了。」

「这都实锤了吧!网站和出版社也不管吗?」

「抄袭死全家!」

「原来抄袭才是财富密码啊?」

「我就说男作者怎么能写出这个细腻的言情小说啊,原来是抄袭的啊。」

「……」

后面一堆不堪入目的评论。

我光看就觉得气血翻涌。

真是太过分了。

我是键盘,是我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

现在被说抄袭,真的太冤枉了。

我都是这样,更别说他了。

于是我顾不上自己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变回键盘开始化身喷子。

同时开始试图联系人间的键盘精们帮我一起。

「洛洛?」

我听到了有人在喊我。

我连忙连接上,发现是我在成精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名叫开心。

「开心。」

「真的是你。」开心语气惊喜,「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我叹了口气,「我主人被人说抄袭,现在好多人都在骂他,我想要帮帮他。」

「可是……」她停顿了一下,「我看论坛上说的很明白呀。」

我摇摇头,「可是我相信他。」

「我觉得他是不会抄袭的。」

「而且他之后写出来的书都很不错。」

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洛洛,你不能感情用事,」她很严肃地看着我,「你知道键盘自己使用自己,会产生什么样的副作用吗?」

我犹豫了下,点了点头:「我知道。」

我停顿了下,如实说道:「可是我想帮他。」

「洛洛,你要冷静。」

开心严肃地说,「且不说你现在身子本来就虚弱,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是不是值得你为他这样做呢?」

值得。

「他说他喜欢我。」

开心沉默了下,「你对他有感情,是因为这两年以来的朝夕相处。但是对于他来说你们是才见面的陌生人,你确定他喜欢你吗?」

我没说话。

我不确定。

但是我喜欢他就够了。

我冷静的思考了下,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出证据。

我们键盘记忆力惊人。

只要是主人敲出来的字,我们都能记得他是什么时候敲的。

我点开调色盘第一页,发现那个作者最早发出来的章节是在两年前。

可是乔瑞这篇文的最早写作时间是在三年前。

只不过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发表而已。

「只要我把最开始的那个文件恢复,一切就可以说明白了。」我自言自语。

「你疯了?!」

开心的声音从脑海中传了出来。

「你知道你强行帮助主人恢复这么古早的文件,你自己会受伤吗?」

「我知道。」

但是我不想让他受委屈。

我刚打算操作,门被人敲响了,只好暂时作罢,打开了门。

「你好,我们之前见过的。」

是乔瑞的姐姐。

「你好。」我朝她轻轻点了下头,「乔瑞不在,他……」

「我不是来找他的。」

她冷淡地打断我的话,「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

「嗯,」她点点头,「我有话要和你说。」

我抓着门把手的手倏地收紧,「这……」

「那你进来吧。」

9.

我给她倒了杯水,她坐在沙发上轻声开口了:「乔瑞现在去处理抄袭事件了吧?」

我愣了一下,「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这就是我爸让人爆出来的。」

我猛地瞪大了眼睛,「……什么?」

「你难道对于乔瑞的过去不感兴趣?」

我手指紧紧搅在一起,没吭声。

她垂下眼眸,视线在我的手上定格一秒,「你大概不知道吧,这本书写的是他和她前女友的真实故事。」

「……所以你们知道这本书是他自己写的?」

「当然,」她叹了口气,「我爸拿的就是他前女友最早写的样稿部分做的调色盘。」

「他前女友……也出面解释这件事吗?」

她不紧不慢地说:「他前女友已经去世了。」

「……怎么会?」

如果是活人还好。

他如果真的还喜欢她。

我可以努努力,让他忘记她。

可是她死了,留给他的只是美好的回忆。

白月光一般的存在。

那他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她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神色如常地说着:「她是写小说的,和我家乔瑞的身份可谓是千差万别。那天我爸约她见面,因为说了她两句,她就跑了出去。当时下着大雨,司机没看清楚山路,出了车祸。」

「之后乔瑞就和我们断绝了关系。」

「他为了她两年多都没回过家,也拒绝见我爸。我爸想让他放弃写文,乖乖回到家庭,所以才会这样做。」

「……」我倒吸一口凉气,对于乔瑞的经历有些心疼,「所以你来找我……是想做什么?」

「我想让你帮帮他。」

她沉默几秒,「我这边可以尽力劝说我爸,你这边也尽可能缓解一下乔瑞的情绪。」

「他这个人比较倔,如果你能劝劝他和我爸和解,是最好不过了。」

我摇了摇头,「我不会干预他的决定,所以我不会劝他和他爸爸和解。」

「……那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如果,」我顿了一下,没把话说太死,「我是说如果可以拿出乔瑞没有抄袭的证据,你爸还会为难他吗?」

她明显愣了一下。

怔怔地看着我,良久才说:「不会有的。」

「是吗?」

「你该不会是为了乔瑞,要找这种不存在的证据吧?」

我没点头也没摇头,「总要试试。」

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乔瑞被冤枉。

她盯着我看了许久,轻笑一声:「你是真的很喜欢他啊,那看来不用我操心了。」

在她要出门的那一刻,我猛地站起身,还是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乔瑞他前女友,叫什么?」

「林洛洛。」

我刚刚绷起来的劲儿瞬间又散了。

原来,我真的是替身吗?

刚刚化形成人,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温柔到让我动心的男人,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我叹了口气。

想想也是。

人类哪里对喜欢一个键盘呢?

我过不了多久就要报废了。

他还是会有新的键盘的。

10.

哪怕他不喜欢我,我也不想要看着他被冤枉。

我走到卧室,打开电脑开始慢慢尝试着恢复。

恢复文件不太容易。

尤其是这种已经不知道换了几次电脑显示屏的文件。

我点了又点,最后终于操作好了。

与此同时,我的身上也出现了好多淤青。

吓人的厉害。

我把它拖动到桌面上,刚站起来准备去找乔瑞,却感觉眼前一黑。

我扶着桌子缓了好半天,才勉强反应过来。

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门口,门就被打开了。

看到乔瑞的那一刻,我整个人瞬间松懈了下来。

直挺挺地朝着地面倒去。

他一把扶住我,「洛洛,你怎么了?」

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入目是极致的白。

我眼珠一转,明白自己是来到人类的医院了。

身旁没人,四周都静悄悄的。

我动了动手指,想要挣扎着坐起来。

也不知道乔瑞有没有看到那个文件。

正当我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时,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洛洛。」

乔瑞快步走过来,伸手握住了我的手,「你醒了。」

我扯起嘴角笑了一下,轻声问:「我给你把你最初开始写书时的文件恢复了,你看到了吗?」

他猛地点点头,抬眸时眼圈红了,眼睛里满是红血丝,声音沙哑:「洛洛,你怎么这么傻啊?」

我摇了摇头:「不傻。」

能为他做点事,我很开心。

「你发到网上了吗?」

他坐下来,抓着我的手,「发了。」

「而且,我已经告诉他们我和哪本书作者的关系了,他们没再说什么。」

「……那他们和你道歉了吗?」

「嗯,」他眼睛里满是疼惜,「多亏了你。」

「能帮上你的忙就好。」

「洛洛,」他犹豫了下说,「我走之前,你问我说我是不是喜欢你——」

我原本因为生病而变得苍白的脸瞬间带了点粉。

「因为我喜欢你。」我对上他神色复杂地眸子,默默补充了一句,「我可以喜欢你吗?」

他似乎被我这个样子弄得哭笑不得,抬手摸了摸我凌乱的头发,语气温柔:「当然可以。」

「而且,我也喜欢你,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他喜欢我?

可是他不是喜欢他前女友吗?

连名字都是让我用的她的。

我抿了抿唇,还是没忍住问:「那林洛洛是谁?」

他惊讶地看了我一眼,「你想起来了?」

「什么?」

「谁和你说的?」

「你姐姐。」

他点点头,「洛洛,其实你就是林洛洛,林洛洛就是你,很多事情现在和你说不清楚,但是我不想你误会,所以还请你相信我。」

我有些懵:「可是林洛洛是人类呀。」

「你好好休息,等你好了,我带你去了解真相。」

我对上他的真挚的眼神。

直觉告诉我,他没有说谎。

11.

我是因为过度使用自己的能力,导致身体透支严重。

整整在医院休息了快要两个月,身上的青紫才算彻底消失。

但很奇怪的是,我并没有被催着交 kpi。

彻底好了那天,他带着我去了寺庙。

一位我看着特别眼熟的大师接待了我们。

他一脸慈祥地看着我,递给我一个小盒子,「送给你的,打开看看。」

我打开一看,是一串佛珠。

「你之前忘记了很多东西,如今苦尽甘来,还希望你能好好生活。」

我茫然地看着他,没能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用知道是什么意思,你只用每天带着就可以。」

他笑着看着我,一脸慈祥。

我觉得我好像从哪里见过他。

没忍住问:「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他轻笑一声,「等你想起来,可以再来找我。」

我懵懵地点了点头。

很快,我就发现了这个佛珠的神奇之处。

自从戴着这个佛珠,我就不会变成键盘。

而是和普通人类一样。

拥有饥饿的感觉。

而且,每天晚上,都是梦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内容。

都是一些碎片。

醒来想不起来梦到了什么。

直到一天夜里,一声闷雷突然响起。

我猛地坐起身。

怔怔地看着空中逐渐发紫的闪电,神情复杂。

原来,我真的是林洛洛。

12.

我和乔瑞在大学的时候相识。

从互相看不对眼到后来渐生情愫。

我从大学开始写小说。

在大学毕业这年,我决定写一篇我和乔瑞的恋爱生活。

我生日那天,编辑找我定好稿,却突然收到了乔瑞父亲的邀约。

这不是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

所以我简单给乔瑞发了消息,就一个人赴约了。

但没想到的是,他的父亲贬低我的职业、贬低我的家境。

甚至对我都在品头论足。

我受不住他的言语侮辱。

在掉眼泪之前跑了出去。

但是刚走了没一会儿,天就下了大雨。

在一片漆黑的山路上,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失去了意识。

「洛洛。」

乔瑞突然从身后抱住了我。

「下雨了,怎么在这儿站着?」

听到他低哑的声音,我只觉得鼻子发酸。

我没办法想象,在我没化形成人的这两年里,他是怎么度过的。

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从事了我的工作。

写了我没写完的书。

为了我和家里人决裂。

「乔瑞。」

我以为我足够淡定,但是开口时哽咽且颤抖的声音,还是被他发现了。

「怎么了?」

我转身回抱住他,「我想起来了。」

「我都想起来了。」

我抱着的身躯猛地一僵,双手止不住的颤抖,「洛洛。」

「我在。」

「你真的回来了吗?」

「是啊,」我重复道,「我回来了。」

我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神色认真地说:「我以后不会再离开了。」

13.

这两年,乔瑞的生活就像是与世隔绝一样。

对待什么都没有兴趣。

天天敲键盘也只是为了我能早日出现。

所以在我彻底恢复过来后,我开始慢慢让乔瑞的生活步入正轨。

「我记得你还有个番外和结尾没写吧?」

他轻咳一声,「这不是因为你当时受伤……」

「那你现在写!」

我叹了口气,「我已经和这个键盘脱离了。」

「脱离了?」

我点点头,「大概可能是因为我恢复了记忆吧,他们当初只是为了报答对我的感谢,才给了我一个键盘养身体。」

他再也推脱不过,在我的注视下,当天写完了结局和三千字的番外发给康晨。

康晨的电话紧接着就打了过来。

「哎呀妈呀,怎么今天这么自觉?」

乔瑞懒散的语调中夹杂着一丝无奈:「这不是老婆看着呢吗。」

「老婆?」康晨愣了一下,「你是说那天我碰到的那个?」

「嗯。」

「……」

那边沉默了几秒,转移了话题,「正好和你说一下,过两天对你有个采访,需要你配合一下。」

乔瑞轻啧一声:「我想去旅行。」

我没说哈,朝他眨了眨眼。

他语气瞬间软了下来,妥协道:「行吧行吧,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最多半个小时。」

14.

采访的时候,我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一会儿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因为,他们的对话大致如下——

主持人:想问下作者大大,您平时写作的灵感从哪里来?

他:和我老婆的相处中得来的。

主持人:前段时间您陷入了抄袭风波,最后是怎么反转的呢?

他:不需要反转,因为这两本书都是根据我和我老婆年轻时事情的改编,一样很正常。

主持人:能说说您最喜欢什么吗?

他:喜欢我老婆。

主持人:哈哈哈哈哈,除了这个呢?

他:喜欢我的键盘。

主持人:能说说原因吗?

他:因为这是我老婆。

主持人:……

这采访还能不能做了!

男主视角番外:

1.

洛洛死了。

她父亲说她变成了键盘。

敲够次数,她就会出来。

我想让她出来。

所以我拼命地敲。

2.

她果然出现了。

虽然变了样貌,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3.

她身上有好多淤青。

是我敲的。

没想到我的急于求成反而伤害到了她。

4.

我想再次见到她。

便找了康晨拿新键盘。

让洛洛出来。

我舍不得再敲击键盘了。

但我还是好想她。

5.

洛洛果然出来了。

什么都不记得的她好可爱。

我觉得这样下去也挺好的。

6.

没想到,她为了帮我竟然透支了自己的身体。

看着躺在病床上昏睡的她,我决定带她去恢复记忆了。

7.

她的父亲送给了她一串佛珠。

说可以帮助她找回记忆。

8.

「她其实已经不是键盘了。」她的父亲说。

我有些懵,「怎么?」

「键盘只是帮助她重新塑造身体。在她决定帮你的那一刻,键盘就不再保护她了。」

「那她以后就是人类了吗?」

他点点头。

「你以后可要好好保护她啊。」

「好。」

我会的。

不管她是不是键盘,我都会好好保护她的。

(全文完)

备案号:YX01oAly1L3KZ6q5r

编辑于 2022-04-20 16:47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死亡循环

赞同 464

目录
44 评论

分享

待机少女和她心软的神

黎落落

下一篇